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B伙伴游川西

3
KevinLee (广州) LV.5
2016-10-11 11:55 156/2

       去川西旅游可以说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初定去甘南的,结果由于小元的懒惰,迟迟不出攻略,而正好我做了去川西的功课,于是大家就选择了川西。 
     去前其实玩兴尽起,个个都异常兴奋,这多少和我们半年没有外出有点关系。从川西回来,似乎一直有自己忙不完的事,人也懒了。这次旅游很开心,也经历了不少,总想写写个中的点点滴滴,但应该写什么呢?或许,正是芳芳、maymay笔下的游记太过优秀,搞得我迟迟不敢动笔。下个月又计划一次川西之旅,突然感觉自己似乎要忘掉当时的美景、趣事了,只能勉为其难,记个流水帐吧。 
     以下记录的,是2007年4月26日到5月7日的川西之旅整个过程。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旅友,maymay(摄影动作指导)、芳芳(旅程的开心果)、渣聪(男首席摄影师)、小元(女首席摄影师)、阿瑜以及表哥表嫂。因为,接下来的游记趣事少不了他们,我也将慢慢写写我去川西的一点感受。 
     是为序。
     附上一张八个小伙伴唯一的大合照吧:)

天府之国“成都”

        为了避开五一旅游的汹涌人流,我们一行八人特意选择4月26日的班机到达成都。算算男女人数比例,我又注定要做渣聪和芳芳的超级灯泡了,一路给他们照亮。 
    成都去过三次。一次是去峨嵋,一次是去九寨,还有一次我怎么想也记不起为何要去的。哈,莫非我真的老了?还好,我依然记得我第四次去成都的目的。初到成都,这城市给我的感觉依旧,休闲、懒散以及幸福,这给我们这些来自广州的家伙带来了不少的冲击。芳芳干脆说要赖着不走,maymay甚至有在成都终老的想法。不愧是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之一。 

    那天,我们其中的六个乘坐8点30的飞机,maymay和阿瑜选择了中午的航班。经过2个多小时的飞行,到达成都已是中午了。来接我们飞机的司机姓黄,我们都叫他黄师傅。简单的介绍之后,我们驱车前往第一站的住处放好行李,自然少不了解决温饱问题。成都的小吃果然名不虚传,虽然时间有限无法一一品尝,但看着满街摊档,我们还是口水满地。中午,我们选择在老字号“龙抄手”用餐。18元一份的套餐,里面竟然有11种小吃。明堂是响当当,不过似乎言过其实,感觉一般般。不过,最喜欢那份又酸、又甜还带点辣的东东,味道很是不错,可惜忘了叫什么了。 

     吃完饭后,我们匆匆忙忙赶往武候祠。门票贵得离谱,考虑到性价比的问题,最终没有进去。回来听进去过的朋友说不咋样,暗暗为自己的明智偷笑。不过,在锦里古街乱逛也有不小的收获。重庆美女不少,想必成都也绝不在其之下。我们去了成都最繁华的春煦路,但终究没有见到黄师傅所说的张曼玉、林青霞,很是遗憾。去青羊宫是因为其收费最为合理。诺大的庭院只需五元,在参观时我们不由想到它的好处。 

      下午5点多的时候,maymay和阿瑜才风风火火赶到,我们一行八人的队列才正式收编完毕:) 晚上,选择在四川大学附近的朋辈川菜馆,味道非常正宗,点了八菜一汤。 高兴的是,汤是无限量的,很合算。   
    在回来的时候,我们还是成都——>广州。当然,少不了去泡吧、吃串串香、烤鱼、买手信....... 

神奇九寨

    一晃就是四个月了。时间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但脑海仍然存留着九寨的美好回忆,它的宁静、它的惊艳、它的神秘...... 
    这是我第二次的九寨之行了。没有同伴的雀跃,却多了一份记挂。早上饱饱的吃过早饭,我们开始向九寨出发。经过几个小时的行驶,沿途慢慢地由平原变成蜿蜒盘缠的盘山公路。一边是陡峭的山崖,一边是滔滔的岷江,美景尽受眼底,但离九寨风光还是相去甚远。当然,每到一个急转弯时,车上的几位靓女总不忘送上几声尖叫,但处处险弯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都是绝佳美景。慢慢的,大家适应了这种行驶,也相信黄师傅的精湛车技,悬着的心总算放心来了。   

       到了汶川以后,路旁的风光也开始和九寨沾上了边。天正下着小雨,大家兴致不减,纷纷下车抓拍,他们不知道好戏在后头呢。在岷江源头,我们遇到本次旅行的第一场雪,兴奋、激动,渣聪和芳芳甚至是baodong(系统不给写,涉及到政治了),往我身上扔了不少雪,那个冷啊。不过心里面还是很高兴的,我可不是自疟哦。由于下雪,那风,可是刺骨的,我们在松潘已经有冬天的感觉。看着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的塑像,不难想象当年和亲的场景(给may批评过,不敢再犯错啦)。

        到达九寨风景区时,天已黑。黄师傅的盛情难却,我们拖着又累又饿又冷的身子去参观“九寨天堂”。其实,我们几个家伙对这些人工的东西一点都不感冒,进去几分钟就溜了出来。天气似乎越来越冷了,也下起雨来,不禁担心明起天的行程。晚上,在沟口的重庆火锅吃饭,味道特好,不过却是我们此行最腐败的一餐。坐了一天的车,个个都累得不成人样,早早就睡了。 

       早上打开窗户,窗外阳光明媚,而且还下过一场大雪!我们的好心情一下就来了。到沟口时,人还比较少,真兴幸我们提前几天。买门票时,由于带有学生证,可以美美地享受打折待遇,算算我们竟可以省下300大洋,so good。办理好第二次进沟手续后,我们开始了九寨之旅。 
    九寨沟包括树正、日则、则渣洼三条沟,呈Y字形分布。按照行程,我们先坐车到日则沟的原始森林区。当我们到达原始森林区时,我们被眼前的美景陶醉了。由于昨晚下了一场大雪,树木都披上了银妆,蓝天下分外耀眼。看着漫山的茫茫大雪,我们有补过“白色圣诞”念头。童心大发,我们几个家伙堆起了雪人。转眼功夫,一个漂亮的雪人就展现在我们面前。路过的游人都投以羡慕的眼光,有些甚至借用作为照相道具。嘻嘻,还得感谢阿瑜的围巾、表嫂的帽子以及渣聪捡来的“香烟”。或许太爱树了,maymay几乎和所有的树都来合照,以至后来我们都尊称她为“树女”。 

        离开原始森林,我们便沿着结冰的栈道下山,逐步游览点缀于九寨的每一个海子。由于结冰,我们三步两滑,跌跌跄跄的往前走。一路上,我们领略了充满诗情画意的熊猫海、铺满积雪的天鹅海、五光十色的五花海。当然,五花海没有让我们失望,夏天仍然保留着秋天的色彩斑斓,一草一木都是丽质天然。最令人难忘的是那水中的自由自在的优雅小鱼。听旁边带团的一位导游说,这些鱼寿命特长,或许这和水质纯净有很大的关系吧。

       穿过丛林,来到珍珠摊瀑布,脑里不由回想起唐僧师徒艰难趟过淙淙流水的画面,也想起那首伴随我长大的歌,“你挑着担,我骑着马......"。一转眼就到吃饭的时间,我们草草吃了午饭,继续前进。还参观了壮观美丽的诺日朗瀑布、平静如镜的镜海、姿态各异的盘景摊、倒影奇丽的犀牛海以及九寨心脏树正群海。晚上一宿,不在话下。(估计渣聪、may又要说我懒了:)) 

       第二天,我们二次进沟。 
       早上的九寨更美丽!看过真假难辩的镜海后,我们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爬上了最危险的老虎嘴。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站在高高的山腰上,孔雀河、五花海的美景一览无遗,那个爽啊。后来,我们还去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长海,湖水碧蓝晶莹,深沉神秘。旁边的独臂树还送上一段美丽的神话传说。五彩池是此次九寨之旅的最大败笔。人多不说,那景色也几乎被毁掉了,很是遗憾。 

        等车出沟口时,我们无意发现一个绝美的幽静角落,雪山、经幡、梨花、藏民居,貌似富士山却胜过富士山。细细想想,小日本富士山算个屁。 
        快乐的时光就是那么短暂,九寨之行就要结束了,这实在是一次心灵的洗礼和享受。我们又踏上了去四姑娘山的路,但九寨那山、那水、那树永远不会忘怀。

东方阿尔卑斯“四姑娘山”

        大一的时候,看了某师兄去四姑娘山所拍的相片后,就有去看看的强烈念头,那是98年。一晃就是将近10个年头了,却一直不能遂愿。终于迎来了这次川西的环回之旅,特意安排了四姑娘山一站,这让我兴奋得几近抓狂。看完九寨的水,再去四姑娘山,我们真的彻彻底底来一回游山玩水了:) 
        为了赶路,去四姑娘山的前一天晚上我们特别安排在茂县一宿。听黄师傅说,由于交通管制,我们必须提前走。因此,第二天早上,天还很黑(5点半),我们几个家伙就爬了起来,简单收拾好东西就出发了。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在映秀吃早餐,顺便休整休整。虽然路过,不过那却是我们此行最丰富的早餐了,以至我们后来几天都忍不住要怀念一下。映秀离卧龙不远,但路况非常差,我们到11点多才到达。中午时分,人又饿又累,且考虑到性价比的问题,我们最终没有进去熊猫基地参观那些可爱的家伙。看到旁边摆着卖熊猫(公仔)摊档,maymay、芳芳、小元都花了重金买回了一只可爱、乖巧的小熊,那却是我和渣聪恶梦的开始。后来,她们还和熊猫合照、和熊猫说话、还和熊猫睡觉.....总之,我看着就是一种折磨。哈,真是一群crazy women。

        不出所料,卧龙到巴朗山一段进行了交通管制。也好,反正我们没有午餐,就地在管制道路入口的一家饭馆吃饭。吃饱喝足以后,我们就玩起二十一点来了。斋等很容易令人浮躁,不过对于一群没头没脑的家伙来说,似乎很快就过去了。下午两点,我们从卧龙开始出发。后面的路况更差,车颠簸了3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4523米海拔高度的巴朗山,我们正式步入小金县管辖的范围。

       正在此时,下起了小雪。不敢兴奋、不敢激动,我们纷纷下车留影,芳芳她们甚至和熊猫合照,我晕!风雪越来越大,人有点难受,似乎开始有点耳鸣,也不敢久留。

      下山的感觉就是爽。很快,我们就到了“偷窥”四MM的猫鼻梁处。由于下雪,四MM被一层薄云遮住,偶尔可以看到雪白的山尖,很是神秘。对着雪山赞叹一番后,继续出发。

        不费周折,我们就到了目的地——日隆镇。也就在这里,我和黄师傅有了点小矛盾。黄师傅介绍的大酒店没有住上,我却选择了一家干净、价格合理的藏民房子,三房一厅,这是我们矛盾的开始。当然,最终的选择没错,这里也确实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特别是二十一点大战。嗯,管他,自己开心就好。

        按计划,我们第一天骑马参观长坪沟,第二天上午参观双桥沟,海子沟过远我们就不去了。
        长坪沟开发相对早些,也比较成熟,主要由森林、草甸、雪山组成。可以骑马,也可以选择步行。为了节省体力和时间,我们选择了骑马。由于五一黄金周,骑马的价格都抬高了不少,骑马到木骡子竟然要360元!我们的心在流血。交了钱,按照编号领了马,一行八人各自上马,我们开始了长坪沟之旅。坐定后,我们开始比划各自坐骑来,本人胯下的马估计是最神武的了。我们走着、说着、笑着,慢慢的沿着茂盛的森林、山间溪流、泥泞小路前进……

       马匹走得不紧不慢,我们也在马上悠哉悠哉的。阿瑜的马无意中作了头马,我的也紧跟其后,看着前面的美景或转头看看同伴的前进步伐,心里莫名升起阵阵激动。到了二道坪后,大家似乎都已经和自己的坐骑培养出一定的感情,唯独芳芳的马不太听话,不过她的押寨夫人造型还是帮上不少忙。本来喂马也是一种乐趣,不过我匆匆买过一包蚕豆后就交到马夫手上,随她去了。说到这,我不得不佩服那个马夫,一边是走路如履平地,一边是大唱山歌,而在高原区域我们这些家伙是断然不敢的。马夫是个女的。听她说,她已经有两个读大学的孩子了,不过我怎么也看不出来。或许,常常走路使她keep得较好吧,这在藏区可不多见。

       越深入,景色也越来越美,离四姑娘山、外婆峰也越来越近了。在我的再三要求下,马夫同意我下马拍摄,好不容易抓拍到几张美美的外婆峰,暗喜。后来,到了枯树滩我竟然不好意思要求下马,就那样过去了。一路上,还经过龙洞、沙棘林、甘海子、两河口,蓝天、白云、雪山、森林、草甸以及可爱的同伴们一直伴随着我的左右,人也慢慢陶醉了,完全忘了骑马的辛劳。也就在此时,我的坐骑横冲到小溪喝水,人也差点掉到水里,这才把我惊醒。同去的猪朋狗友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尽情开怀大笑。我那个气啊,哼,我哼哼哼。继续前行,路也越来越难走了。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们到达了木骡子。“看啊,四姑娘山!”,同伴雀跃起来。是的,眼前就是我一直期盼、魂牵梦萦的四姑娘山,那厚厚的冰雪似乎是那么触手可及。阳光下,翠绿的草甸、安静进食的牦牛、洁白无暇的雪山、清澈见底的溪水、极其简陋的藏民小屋,一切的一切无不让我振奋。更让我们高兴的是,整个草甸就只有我们八个,这风景真真切切属于我们,芳芳不忙想到反季节旅游的好处。简单的吃过自带的干粮后,我们尽情地拍摄,那么一个小小的角落也生怕漏掉。

        回去的道路依然难行,不过我们已稍有适应,很快就到了枯树滩。途中,还遇到一只流浪的可爱小狗,顺便借用装下B。剩下的路,我们经过2个多小时的艰难徒步才走到大门,令人不解的是表哥、表嫂以及阿瑜竟然比我们几个“高手”还快,真是大跌眼镜。拖着沉重的身子找到电平车,回到住处简单梳洗,我们又是一番腐败。或许累了,那晚睡得特别沉。

        第二天的双桥沟就简单得多了,全程观光电平车,每个景点都可以上落。这是我旅游最喜欢的方式之一。买完门票和观光车票后,我们就出发了。不过,令我郁闷的是,我的研究生证不能打折,这那门道理!一行人这可是唯一货真价实的学生证啊!郁闷归郁闷,路还是要走的。坐在观光车上,我们一路经过阿妣山、古猿峰、猎人峰、布达拉宫雪山,直到红杉林。天又下起雪来了。没有兴奋、没有激动,有的只有刺骨的寒冷,我们终于也有不喜欢雪的时候。

        一路返回,处处皆美景。坐在草地上,头顶是蓝得一塌糊涂得蓝天,身下是绿成一片无尽的草甸,抬头是若隐若现的雪山,旁边是自由自在的牛羊,而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画面中。Maymay甚至情不自禁,在草地上滚来滚去,那是有经典照片为证的。或许返还路上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徒步的,溪水的涓涓流动、枯树的暗影浮动、瀑布的隆隆作响…… 无不令我感同身受。很快我们就要和四姑娘山说再见了,但她的一草一木都成为我最最美好的记忆。不想忘掉,也不会忘掉。

最美古村寨——丹巴

最美国道318——八美、塔公

本篇游记共含5701个文字,6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字码了不少,要是有点图就好了。

2016-10-11 23:48

字码了不少,要是有点图就好了。

2016-10-17 15: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