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路向北 寻找最美秋天

13
无痕 (泸州) LV.4
2016-10-11 22:06 975/13
  • 出发时间/2016-09-10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9000RMB

太阳刚刚从东边山坳升起,一缕阳光透过树叶已经发黄的白桦林照射到小村里,小村上空泛起一层淡淡的薄雾把阳光映成金黄色。小村里全是原木垒建的小木屋,袅袅炊烟在小木屋尖尖的屋顶间荡开,在金色晨光的映衬下如同童话里的仙境一般。一张题为《禾木晨曲》的照片牢牢印在我记忆里。中国最美秋天在喀纳斯喀纳斯最美的秋色在禾木

一、出发

由于对喀纳斯,特别是禾木的神往,一直筹划前往。九月中旬遇中秋假期,加之“游侠客”摄影团的合理行程安排,于是义无反顾地一路向北,踏上寻找最美秋天之路。

为期9天的行程从乌鲁木齐开始,不喜欢坐飞机的我经过近4个小时飞行顺利抵达乌鲁木齐。虽然到酒店已经下午四点过,但是两个小时的时差仍然让我们体会到乌鲁木齐烈日的热情。

自诩吃瓜群众的同行表弟说自己不是摄影爱好者,此行主要目的是吃,我为美景他为美食。到酒店放下行李后,不顾烈日当头和我的劝阻,迫不及待地上街去寻找美食。

虽然我们住的酒店不在市中心,但是乌鲁木齐的美食似乎并不难找,出酒店门不远就好几个水果摊。九月的新疆也是水果大聚会的季节,瓜果梨桃琳琅满目,更有品种繁多的葡萄。西瓜、哈密瓜、柿子、石榴……还有什么蟠桃、西梅、木纳格、黑加伦……吃过的没吃过的,见过的没见过的,都想品一品尝一尝。一路吃一路逛,水果还没品够,吃瓜群众又在路边烧烤摊烤了10串三元一串的羊肉串。吃到肚子提意见才回酒店,顺手还买了两个馕。

吃得太多,加上两个小时的时差,晚上七点过我们才出门吃晚饭。吃货同伴来之前就一直嚷嚷要吃大盘鸡,于是跟着大众点评,在乌鲁木齐金色的夕阳里步行了半个多小时找到“新疆第一盘”。大盘鸡、手抓饭、烤羊柳……实在不想拉仇恨。只能告诉大家,到最后我用江中健胃消食片才安抚住我的胃!

二、北上

新疆的地形是“三山夹两盆”,喀纳斯在最北边的阿尔泰山。32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侠”在“游侠客”领队老A,地接导游阿霞的带领下,北出天山,沿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横穿准噶尔盆地,一路向北而去。

司机姓仲,少言寡语,驾驶技术超好,一路上只看到他超别人的车。导游阿霞是新疆建设兵团的后代,自称兵团二代,胖乎乎的脸上嵌着一双似乎永远都在笑的眼睛。领队老A主要负责摄影指导,虽然已经47岁,但长年户外活动使他看上去很健康很精干,用江浙口音的普通话给我们介绍此行拍摄要点和注意事项。

虽是摄影团,让我意外的是女多于男,女游侠占总数五分之三,不带摄影装备的“吃瓜群众”大概也是这个比例。“北方的云”一行6人来自贵阳,都是已退休的老大姐,年龄最大的都近70了。来自昆明“sun jy” 是军人,其夫人爱好摄影,“sun jy”主要负责背包,提供后勤保障。“清蒸化石”夫妇是河北廊坊人,石油企业职工,“清蒸化石”负责摄影,夫人“波斯猫”专职模特。“怪癖小姐”一行三女一男来自广东东莞,最喜欢当模特。老张和阿辉是广东中山的两位很专业的摄影爱好者。小台是重庆妹儿,跟来自北京的“人间烟火”一样都是独自参团的摄友,“人间烟火”已经是第二次来喀纳斯了。湖南长沙的“谜底”夫妇年经都不小了,但精神一点不输年经人。“琴韵禅心”是大学老师,跟她当导游学生一起来的,我们都称她学生为“小导游”。上海来的“Davis”单身一人,自己不摄影但喜欢跟摄影团的走。还有上海的一家三口,以及我们表兄弟等。

穿越准格尔盆地是一段漫长的路程,从地图上看到晚上住宿的可可托海近六百公里。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不是人们印象中那种茫茫沙海,而是固定、半固定沙漠。入秋后覆盖在沙漠上的植被多已枯萎,红褐色土地裸露在阳光下,星星点点的骆驼剌让沙漠看上去不那么死寂,偶见三两骆驼费劲地啃食着那点绿色。

一路上阿霞不停介绍新疆的地理、物产、景色以及她们兵团。讲得最多的是兵团的事,从当年王震带部队入疆,到她们这一代的生活。阿霞在讲到她们兵团孩子小时候故事时引起我的共鸣,很多事情跟我小时的经历非常相似。比如她们小学时采棉花,我小时候拾麦穗,她们用沙枣核做门帘,我们小时也用一种想不起名字的红野果串门帘……

经过近八个小时奔波,下午三点到了此行的第一个景点——可可苏里。
可可苏里又叫野鸭湖,本是一片湿地,但是我们到时已经不能称之为景点了(虽然还是要收门票)。大部分湖水干涸,湖底淤泥也被晒成与远山一样的灰色。远处湖水没完全干涸处的芦苇虽有一些绿色,在烈日下也没什么生机。湖边稀稀拉拉的白桦树在半轮早早升起的上弦月下更显荒凉。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景区的公共厕所居然上了锁,问路边玉石摊主才知道因为没有水所以才锁了,摊主让大家到厕所后边的青山上解决问题。“三急”之下,游客们男女分堆,各自找相对隐蔽的地方去了。在后边几天的行程里我们还多次遇到这种“青山厕所”,或许是除了这个季节来的人很少,所以当地也没重视基础设施的建设。

因为已经进入阿尔泰山区,在前往可可托海的路边有很多牧场,领队老A也请仲师傅在合适位置停车,不失时机地组织大家拍摄夕阳下的牧场。

秋季的牧场里牧草已被收割,打成草垛堆在牧场里,红色的拖拉机忙碌地装运草垛。成群的牛羊在夕阳下悠闲地享受着秋天最后的晚餐,斜阳透过被牲畜踩踏起的尘土把牛羊的影子拉得老长。从山坡望下去,牧场边的小村落躲在群山和白桦树阴影中显得特别宁静。

三、可可托海

出发之前听的几次摄影课都提到新疆的星空,都认为新疆的星空不仅美丽而且前景丰富,所以把拍摄星空早已列为此次行程的必须节目。但是,行程中将遇到中秋节,明亮的月亮下会使前后两天都无法拍摄,加上从天气预报中了解到在白哈巴喀纳斯住那两天会下雨,看不到星空。因此,住在可可托海这一夜已经是不可错过的拍摄星空的最好时机。农历十二,月亮凌晨3.36落下,这个时间到黎明都是拍摄星空的好时段。宾馆对面就是一座怪石嶙峋的山,趁着吃晚饭的时间去探好上山的路。
早上四点,闹钟才响一声就一跟头起来,背上头晚收拾好的装备出门。宾馆的几道门都紧紧锁着,正在着急找不到人开门时发现负一楼有个后门可以打开。

月亮早已不见了踪影,之前还担心用手机软件才能找到的银河横在头顶,肉眼都能清楚看见。在老A的指导下关闭了相机的长时间曝光降噪和高感降噪,装上新置的大光圈超广镜头,架好设备就开始拍。因为是第一次拍,试拍了多数才找到合适的参数。反复试验,还成功地把自己放到前景里。很快天色渐亮,当东方泛鱼肚白使天空中小星星的光亮逐渐淡去时,北方的北斗星和北极星等却如同挂上一块蓝布背景上的小灯一样显得更亮。北斗星的勺柄从山头伸出,勺尖直直地指向北极星,小熊座躺在北极星下也清晰可见,仙后座侧还在相对较暗的西北边天空里。

天空完全亮了后登上更高的山坡发现日出没什么可拍,赶紧加宾馆收拾。非要跟着我一起看星星的表弟下山时不慎扭伤的脚,随后几天里一直拄着拐杖。

可可托海的主要景点是额尔齐斯河大峡谷,因为阿霞的合理安排,我们早早地就进了景区。

额尔齐斯河中国唯一流入北冰洋的河流,额尔齐斯河大峡谷两边是高耸的岩石巨峰,第一个景点神钟山酷似巨大的座钟镇守在谷口,对面的巨石山峰又好像瀑布从天而降,“瀑布”水花砸在山腰下边,把山腰以下的岩石砸出密密麻麻的蜂窝状凹坑。

白桦树挤在山顶和山腰有空隙的地方,树叶已经渐黄,中间偶有火红树叶的欧洲山杨共同点缀在巨石之上。

深壑里额尔齐斯河静静地流过,灰色的祼石、蓝天,以及绿、黄、红色的树木在阳光映照下一并倒映在清澈的水面上,把河水映衬得如同翡翠一般诱人。

午饭后,仲师傅拉着我们前往哈巴河县。从可可托海景区出来的公路特别颠簸,七八个小时的车程把我的骨头都快颠散架了。漫长的中途中阿霞又开始讲兵团的故事,其中一个兵团老战士的故事讲得她忍不住抹眼泪,我在后边听得也悄悄流下眼泪。为了把这个故事复述准确,我在网上找到了这个故事:
这群老兵是原二军五师15团的进疆老兵,他的前身是三五九旅七一九团。
1949年11月底,和田发生反革命暴乱,需要解放军紧急去平叛。于是,驻守在阿克苏的五师15团就承担了这个光荣任务。那里到和田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公路,是大路也是土路,但走起来很遥远,恐怕需要1个月时间;第二条路是小路,要穿越中国第一大沙漠,十分危险。为了早日完成任务,15团的指挥员果断地选择了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他们历时18个昼夜(战士们遇到了沙漠风暴,补给中断,最后不得不铸杀了最心爱的战马才走出沙漠。以下括号中均是阿霞讲述内容),行军790多公里,及时进驻和田,平息了暴乱。
进驻和田之后这些老兵就地转业,建立起十四师47团,从此他们就像一棵棵胡杨一样,把根深深扎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挺立守望,驻守边疆。几十年过去了,他们大部分已经去世,将自己的尸骨也撒在这片荒漠,把子孙后代也留在了这里,目前健在的人已经不多。
建国50周年前夕,兵团领导去看望他们(健在的仅7名老兵),问他们有啥愿望。这些老兵有的说没坐过火车,有的说没到过乌鲁木齐,还有的说离开王震将军几十年了想见见王震将军。
其中有一个老年痴呆的老军垦,在大家交流的时候他不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当问到当年这些战士的部队番号和名字时,他马上站起来敬礼,准确地报出“二军五师15团”。这个军礼让兵团领导热泪盈眶,因为这个老兵已经把这个番号、这份忠诚融进了血液里,刻在了骨骼中。
后来,兵团领导把这些老兵带到乌鲁木齐,安排在最好的宾馆(老兵们从自家箱底找出已经洗得发白,补丁重重的旧军装,穿戴整齐去的乌鲁木齐)。晚上这些老兵看着雪白平整的床单,竟然舍不得在床上睡觉,不认识翻盖的冲水马桶,一拧就出水的淋浴喷头不知道怎么用,他们衣服也没脱就在地毯上躺了一夜。第二天服务员进房间打扫卫生,看到没一点褶皱的床铺和躺在地毯上睡觉的老兵们,一下子泪流满面,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他们到达了第八师石河子市。面对广场上矗立的王震将军雕像,没有任何人组织,没有任何人命令,步履蹒跚的老军人自动列队,颤抖着双手向将军行了庄严的军礼,喊出他们驻守和田完成任务发自肺腑的声音:“报告司令员,我们是原五师15团的战士,你交给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共和国有多少这样的老战士,能被人记起的又有多少。老战士们奉献了一生献子孙,当问到他们这什么需要时,他们却只要求去趟石河子,去向老领导报告!但这些渐渐被人们遗忘的老战士却是国家稳定,边疆安定的定海神针,他们的坚守才换来今天的安宁!
之后几天里阿霞还讲了很多有关兵团的故事,包括著名的八千湘女上天山等,都听得让人动容。所以我在最后行程结束时说,有阿霞这样的兵二代、兵三代在新疆,我们对新疆是放心的!

途经布尔津附近时已近黄昏,正好路边有大片的风力发电风车,老A跟仲师傅一商量,找了个合适位置停了车,让大家拿家伙拍风车日落。风车下面本来是大片的向日葵地,向日葵已经收割只留下一米来高的光杆。通红的夕阳把天边的云映成紫红色,懒洋洋转动着的风车叶和向日葵杆都被照射得发着金光。

晚上九点过才到酒店,安置好后一行人到街上找晚饭,可是连走了几条街后发现多数饭馆都关门,本以为是我们来晚了饭馆已经打烊,后来打听路人才知道当天是古尔邦节,穆斯林都回家过节去了,无奈只能在路边一个烧烤摊解决肚子问题。不过烧烤摊的烤狗鱼、羊肉串、烤馒头、炒面等都很好吃,一行人又吃的肚圆。

四、边境小村

喀纳斯地区在中国这只大公鸡的鸡屁股尖上,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国接壤,我们去的地方有很多都距国境线很近。游侠客独家开辟了一个边境小村—齐巴契列克。
齐巴契列克原名齐巴尔希力克,位于哈巴河县铁列克乡,从地图上看紧挨着国境线,曲曲弯弯的公路告诉我们那里一定很僻静。

阿霞说路上有两个边境检查站,特别是第二个检查站不一定让我们通过,如果过不去就只能放弃这个行程。第一个检查站没注意就过了,到达第二个检查站时车被拦下来。阿霞下车跟检查站的士兵交涉,谈了很久后又让我们全部下车清点人数,士兵还上车检查。正当我们回到车上以为可以通过时,检查站的执勤士兵换岗了,新来的士兵又重新对我们检查一番,几经周折最后还是齐巴契列克的村长亲自来才让我们通过。

齐巴契列克是一个哈萨克人居住的村子,村子不大,站在村子中间两头都能看到村口。村子里沿公路两边修建的木屋,全是原木拼垒的墙,木板搭建的“人”字型屋顶。院子也是用三、四根原木搭起围栏,只能拦住牲畜。只有小学校和村委会办公地的木屋外墙刷了漆,其它木屋全部保留原始风味。

村里人不多,据说只有六十多户。路过一家小院时,看到四、五十岁,黑黑的肤色圆圆的脸膛,一看就是哈萨克人的汉子在院门口,我主动搭讪后,主人很热情,马上邀请我到他们家里参观。

木屋外表看上去很简单很原始,但屋内却布置得很讲究。按我们的标准木屋算是两室一厅吧,进门有一道门厅,再进去是两间套屋,里边那间是套屋主人的卧室,卧室正对门帖墙打了一铺炕,炕上铺着漂亮的羊毛毯,墙壁上也挂着精美的壁毯,炕前木桌上摆着水果和糕点。主人和他女儿库丽加依陪着我们,看着墙上一家人的照片,库丽加依告诉我们他们家4口人,爸爸是村卫生所的医生,哥哥当警察,她自己上高中明年高考,到时想报考沈阳医学院。

出了小院在前边不远另一个小院里看到一群孩子,其中一个小姑娘弹着冬不拉。我们让孩子们配合我们照相,孩子们纷纷聚过来,表弟大方地说一会儿到车上拿糖给你们吃。

村口小河边白桦树里感受着北方秋季的宁静,牧场里的牛羊也怕打破这宁静,低头悄悄地啃食着青草,三两匹骏马耳鬓厮磨时发现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只是抬头静静地看着,并不声张。

我们回到村里,见一群孩子在我们的旅行车附近玩耍。仲师傅见我们马上说,孩子们在这里等了很久了,说你们要拿糖给他们吃。表弟赶紧跑上车,在行李里翻找零食。因为哈萨克人信奉伊斯兰教,表弟很细心地一一检查哪些是清真食品。孩子们在仲师傅的指挥下,高高兴兴地排好队等待分吃的之际,不知道从哪里又跑过来几个孩子,听说有糖吃也主动排到队伍里。不一会儿,原本五、六个孩子的队伍变成了十多个孩子了。我喊表弟快点,一会儿孩子越来越多你那点零食不够分。表弟拿出来桃片、巧克力、甚至榨菜等,一一分给孩子们,孩子们都很自觉站在队伍里等待。孩子们拿到零食后自己还检查一下,不确定是清真食品的主动还给表弟。待孩子们吃完零食,一群摄友又拉住孩子们不停拍照,孩子们也愉快配合。
回来后还常想起齐巴契列克孩子们的可爱,在当当上给他们买了些寄过去,前两天收到信息说书已收到。

离开前在小卖店买了一杯才煮好的新鲜牛奶,喝到嘴里第一口就让我回想起了童年的味道。小时候妈妈订新鲜牛奶给我们喝,牛奶煮好后表面那一层奶皮特别好吃,才煮好的牛奶那种鲜香味也是任何包装好的牛奶没法比拟的。

恋恋不舍地离开齐巴契列克后前往被称为西北第一村的白哈巴
正值秋季转场,路上我们又遇到转场的牧民。比起前两天遇到的转场,这次看到的规模大得多,数百上千只羊在头羊带领下铺天盖地走过来,踏起的尘土灰扑扑一大片看不到边际。阿霞早已叮嘱多次拍转场时不能站在转场队伍前,怕惊着牲畜。大家站上路边用镜头跟踪着羊群,牧民骑着马经过我们面前时有人说了句:你们看这马好帅。那匹马好像听懂了在夸它,竟然不失时机地咴啾啾地嘶鸣起来,引来包括马背上牧民在内所有人大笑。

五、白哈巴

白哈巴景区门口我们背上自己的行囊,暂时告别仲师傅。因为外边的旅行车都不能进景区,我们要将自己今后这四天三夜所有日用品背包带入。相机、镜头、三角架、换洗衣物、盥洗用品、干粮等都打在一个背包里,一再精简竟也有几十斤重,嘿啁一声背起背包开始了喀纳斯核心景区的行程。

景区交通车在第一个停车点是中哈边境大峡谷。观景台在高高的山脊上,视野非常开阔,峡谷对面就是哈萨克共和国。峡谷两边的山坡植被枯萎已经变成深褐色,浅绿色的阿克哈巴河在河边白桦林间蜿蜒而过。因为多是灰、褐等中间色调,拍摄出来效果不太好,所以匆匆照了几张就继续前行。

一路上遇到很多驴友徒步进景区,很是佩服。

到达白哈巴已是下午四点过,由于景区旺季接待能力所限,我们的住宿只能4人一间,据说这已经是不错的了,老张、阿辉和我们一间屋。因为路上已经用干粮解决了午餐问题,所以安排下来后我们抓紧时间洗了个澡休息了一会。

五点过老A带我们坐摩托车到白哈巴村东面的山坡上拍日落,摩托车50元两个人,不讲价。
从山坡上望去,白哈巴南面峰峦起伏,绿黄相间的茂密树木在蓝天白云映衬下非常壮观,试着照了一组接片回来处理后还可以看出效果。

太阳慢慢向西边山坳沉去,阳光透过云层斜射进小村,把村边白桦树已经发黄的树叶映成金黄色。炊烟缭绕的小村里木屋与夕阳、周围白桦林共同组成一幅金黄透明的画卷。

有细心的摄友用手机地图查了一下,我们拍照的地方已经是中哈边境了。

老A说早上拍摄晨景的好机位有限,需要早点去占机位。不到6点就到白哈巴那块标志性大石头的观景台处占领机位,天还很黑,几颗星星透过薄薄的云层显得特别亮。山区温差大,虽然穿上了羊绒衫还是觉得冷。

不一会儿,“人间烟火”一个人也来占机位,看到我时说没想到还有比她早的。“人间烟火”在北京工作,只要有时间就会出来旅行,对摄影也很敬业,随时都挂着两个沉重的相机。接着,几位上海摄影爱好者也在我旁边架好相机,打听得知他们的团早上八点就要出发,我遗憾地说你们拍不到日出了啊!他们称都来了还是要来抢拍几张照片,或许太阳出来前能拍到一两张喜欢的照片呢。说实话,这次北疆之行让我对摄影人有了重新认识,很多如“人间烟火”、老张、“清蒸化石”等摄影人都让我感动,感动他们对摄影的那份专注和执着,与他们相比我自愧不如,也明白这是我一直拍不出好片的重要原因之一。

零星的灯光带着小村迎来渐亮的天色。眼看天亮越来越亮,但东方山头上仍然层云密布,没有散去的迹象。无奈中准备收拾装备了,“人间烟火”劝我再等十分钟,反正离出发时间还早,于是我又静下心来等待东方天空的变化。奇迹的发生还不需要十分钟,大约六七分钟后东方天边果然开始变化了,云层逐渐变红,如同山那边燃烧起大火,先把山上的树引燃,山坡变成了紫红。霞光慢慢翻过山坳撒向小村,使小村整个笼罩在橙红的霞光中,美不胜收!

也仅仅大约十分钟左右,霞光渐渐散去,小村又回到先前的平静中。感谢“人间烟火”的十分钟!

六、喀纳斯

早饭后离开时白哈巴时下起了小雨,因为一辆景区交通车坐不下我们团的人,我和老A等四、五个人被安排在一个都是上海人的景交车上前往喀纳斯
车开出去不久就遇到前边封路不让过,下去打听才知道是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了”节目在前边拍摄,所以让景区把前往喀纳斯的路都封了。车上乘客得知原因后都非常气愤,认为电视台录制节目不应该霸占景区,当下正值喀纳斯景区的旅游旺季,不该造成这么多游客滞留。一位上海大妈愤怒地找拦住车的边防派出所警官理论,无果后上车来鼓动大家走路过去。竟有十来个上海游客下车冒雨往前走,派出所警官拦也拦不住。正闹得不可开交时,有转场的马群从旁边经过,警官说大家赶快拍马群,你们看马群跑得多好看,于是部分人把注意力转到马群这边。待马群跑过,游客们又围住警官理论。这时也许是那边录制结束,警官同意旅游车通行。一位上海大叔上车来时手里举着一个红本本,一边晃一边说:我把工作证给他们看了,我都是广播电视局的,你们不放我过去就曝你们的光,他们怕我曝光才同意我们过去了!
到达喀纳斯时雨下大了,阿霞看着天说现在也不能出去了,大家吃了饭先休息,下午四点钟再看天气情况决定怎么走。
下午四点,老天爷好像照顾我们一样,按时把雨停下来了。
观赏喀纳斯必须登上湖边山上的观鱼亭,到观鱼亭来回交通车120元属自费项目。交通车在曲折狭窄的盘山公路上一路向上,把我们观鱼亭停车点,下车后还需要徒步一千多梯栈道才能到观鱼亭。

一路走一路欣赏,周围景色尽收眼底,湖边山顶上压着厚厚的云层,一团团棉花般云雾在山腰间轻轻飘荡,山上绿树黄叶时隐时现,没有树木生长的山坡和土地现出原本的红褐色。登上观鱼亭,喀纳斯湖全景呈现眼前,浅绿的湖水静静地躺在群山之间,显得特别凝重。拍摄得忘返,竟错过了阿霞要求的集合时间,下山时只有老A在停车场等着我们几个迟到的。

从观鱼亭再回到喀纳斯湖边,乘坐游船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在湖边随手拍拍。湖水清澈,几米深处的石头都清晰可见,湖边的杉树、白桦用各自的色彩装点着脚下的湖水。

游人渐渐散去,一只孤雁从头顶飞过,让我想起那句“一只孤雁云天路,万千寂寥写长天”。千百年来,喀纳斯湖一直这样静静地守在群山之间,看着匈奴人、鲜卑人、突厥人从身边走过,看着如我们这样游人经过,然而她的寂寥或许只会与孤雁共鸣。

三湾是喀纳斯著名的景点,三湾是指神仙湾、月亮弯、卧龙湾。为了赶在大批游客之前欣赏美景,我们乘上第一班景区交通车前往三湾。第一站是神仙湾,据说神仙湾的湖水会随着季节变换而变换出不同颜色。我们在老A的带领下登上神仙湾旁边的山坡,俯看下去,神仙湾上飘荡着一层白雾,湖水倒映着白雾变换出周围翠绿中间乳白的神奇色彩。

神仙湾前行三公里就是著名的月亮湾,就是人们在网上看到最多的那个反S弯。从路边观景台望下去,河水在黄绿相间的密林静静穿过,走出一个大大的S形。一层薄雾从山那边慢慢荡过来,抚过翠绿的河水上空。S弯旁边一个酷似脚印的绿地,据说是当年成吉思汗经过时留下的。从月亮湾的栈道走下去,步行到卧龙湾。一步一景令人流连,转过一道弯是一道景,回头望去又是另一道景。树林后边翠绿的湖水、黄色红色树叶倒影的斑斓、林间小路的宁静……

路上遇到被我誉为最佳后勤保障的“sun jy”,“sun jy”背后背着一个特大的双肩包,胸前挂着一个中等大小的旅行包和一个大水壶,手里拿着三角架。见我过来忙叫我帮他夫人照张相,还说“我照的她总说没照好”。后来我还开玩笑地跟“sun jy”:从你身上我看到了我们军队的后勤保障,有这样的后勤保障就没有我们战胜不了的困难,没有我们打不赢的敌人。

卧龙湾是因为湖中有一块绿洲像一条巨龙而得名。

从卧龙湾乘坐景区交通车便出了喀纳斯景区。到达50公里外的贾登峪,出了喀纳斯景区发现分别两天的仲师傅在那里等着我们,阿霞告诉大家因为喀纳斯那边游客太多,贾登峪到禾木的景区交通车都被调到那边了,所以才紧急调来仲师傅的车送大家到禾木景区门口,再换成禾木景区内的交通车才能到达下一站禾木

七、禾木

今天是中秋节,我们在禾木的小木屋旅馆安顿下来后,阿霞征求大家意见后找旅馆主人晚上给我们杀只羊,吃一顿手抓肉也算过个中秋佳节。
山区里一个山沟就是一个天,早上的喀纳斯还阴云密布,到了禾木却是晴空万里。禾木的小木屋跟白哈巴、齐巴契列克看到的小木屋一样,原木做墙木板为顶,院子的栅栏也多数是三两根木头象征性地围起来。

我们避开游人较多的观景台,几人相约到村边的白桦林。走入白桦林,偶尔遇到三两游客坐在林间小憩。阳光从树梢洒落在林间落叶上,显得格外温暖。抬头望去,白色的树干、绿色和嫩黄的树叶、蓝蓝的天空共同绘制出一幅美丽的图画。一阵风过,沙沙声中树叶飘落在木栈道上,静谧的画面令人陶醉。

再从白桦林直到河边,蓝天把河水映成宝石蓝色,小木屋在蓝天、绿树和河水间显得特别协调。

不知不觉已近日落时分,眼见时间不够了,赶快骑马到观日落的山坡,到山坡看到老A等一行摄友早已做好准备。这时,太阳已经西斜,与白哈巴不同的是禾木的木屋更多更整齐,屋顶在夕阳照射下呈现一样青灰色,淡淡的炊烟在青灰色的屋顶上空把阳光折射出点点光斑。随着夕阳继续下沉,村边的白桦林也由开始的嫩黄逐渐变成了橙黄色,小村也在这种橙色中慢慢迎来夜色。

明月初升,旅店老板已经准备好了手抓肉、烤羊肉串、手抓饭等,阿霞也托仲师傅带来了密瓜、苹果等慰问大家,一群摄友就着月色过了一个不一样的中秋。

从我们住处到观晨景的观景台需要步行近一个小时,早上四点过便起床,皓月依然挂在西方天空中,几颗不服气的星星在月亮周围与明月拼比光亮,月光下一层淡淡的雾气从屋顶飘过。北方天空边已渐渐变成蓝色,北斗七星等清晰图片可见。

登上观景台所在的山坡,找到老A他们,架好相机后天还没亮。早上的禾木气温较低,只有几摄氏度,我穿上带进来的所有衣服——秋衣、秋裤、羊绒衫、薄羽绒服,戴上了手套,把游侠客发的围巾也套上护住耳朵。

天色渐亮时云雾也渐浓,由南向北慢慢铺向禾木的上空,趁着雾气没完全弥漫抓紧拍了几张照片。不一会儿雾气就把整个禾木严严实实地盖住了,最想拍的朝霞下的禾木没能拍到。

准备收拾装备时,旁边的老A和“北方的云”都说再等十分钟呗。想起白哈巴那十分钟,我又等了有半个小时,结果这次没有那么好的运气,雾气一直没散去。也许是禾木故意让我留点遗憾,希望我下次再来。

八、归程

离开禾木此行的主要景点就已经走完。剩下的行程里还有五彩滩、胡杨林、魔鬼城等。
五彩滩距布尔津县城有几十公里,为了拍日落时的五彩滩,我们快下午七点才到景区。
五彩滩是典型的雅丹地貌,额尔齐斯河左岸红色、褐色、黄色的怪石突兀,沟壑纵横,右岸绿树葱葱,倒映水中。如血残阳照射下水面雾气蒸腾,细数起来岂止五彩,斑斓绚丽,色彩缤纷。夕阳刚刚西沉,明月便急冲冲爬上山岗,映衬出天空的蓝、地面的红、风车的白。

出了景区,“小导游”向大家炫耀她刚才的一张自拍像,红色的头巾镶嵌着绿边,火红的上衣,黄色的围巾中间包裹着“小导游”苹果般红扑扑的脸。我看到照片委婉地告诉她红色不该跟绿色搭配,她却说:我就觉得这样才好看,我喜欢。是啊,喜欢是每个人心里的感受,喜欢不喜欢只有自己知道,何必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
胡杨树号称生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腐。我们参观的胡杨林在克拉玛依市的乌尔禾区,面积不大。到景区时正值下午三点多钟,相当于北京时间的下午一点过。景区导游很负责地带着大家参观,逐一给大家介绍,但团友们跟着导游没走多久就因受不了烈日的炙烤纷纷散去。骄阳下的胡杨树显得特别孤独,粗壮的树干上长着细小零星的树叶,为了适应生态环境,有的品种一棵树上竟然有三种树叶。枯死的胡杨依然挺立,枯萎的树干仍然共舞,告诉人们他们生前的故事。倒下的树干蜷缩在路边,深深的纹理讲述着数千年的见闻。

同处乌尔禾的魔鬼城算是本次行程最后一站,魔鬼城也是一处出众雅丹地貌景区,而且分布广,且形状和色彩极其丰富。
赶在夕阳前抵达魔鬼城内,风蚀造成魔鬼城内的土丘有的像展翅雄鹰,有的像埃及的斯芬克斯,有的像泰坦尼克,有的骏马奔腾……夕阳下,形态各异的土丘山峰在暗红的光影下透出一种神秘。

从一个小山坡下来时正好碰到“清蒸化石”给他夫人拍照,只见“波斯猫”站上土坡上,“清蒸化石”左手抱着“波斯猫”的衣服,右手单手拿着相机,向前弓着身子,偏着头以竖拍机位给“波斯猫”拍照。按下快门后,“清蒸化石”一边艰难地直起身体一边说“累死我了!”。“清蒸化石”夫妇真是和谐的一对,一个摄影一个当模特,回去后还一起做美篇,一个负责提供照片一个整理文字,特别羡慕他们。

最后一天早上,我们早早出发赶在日出前到达克拉玛依油田,拍摄日出时磕头机的剪影。天边的云层较厚挡住了大部分阳光,试着拍了几张都不满意。

可是照片没拍几张却被蚊子咬得受不了,我问阿霞:我们没来时蚊子吃什么?阿霞说:吃昨天早上来拍照的人。哦!摄影人就是拿来喂蚊子的!

九、吃瓜群众的愉快旅程

本来不打算写吃的,怕拉仇恨,可是一路美景之余不介绍美食也是一种遗憾,特别是为美食而来的同伴扭伤脚后还一路拄着拐棍走完全程,为了他也必须提一下一路所吃。
先说水果吧,新疆的水果全国有名,大家都知道的各种葡萄、哈密瓜、香梨等等。吃货表弟第一天去买水果时我就一再要求多买几种葡萄,我要品尝不同口味的葡萄。于是我们品尝了黑加仑、木纳格、玻璃翠、玫瑰香等,各是各的味道,到现在我也忘记了哪个最甜哪个最好吃。还有柿子、和田红石榴都很甜,喀什毛桃也又脆又甜。一种叫蟠桃的水果我从来没见过,买来尝了尝,粉粉的果肉有一种别样的香。
哈密瓜也有很多品种,记忆最深的是一种叫蜜瓜的,比哈密瓜圆一些,味道比我们常见的哈密瓜好很多,香甜脆嫩,非常可口。另外还有白兰瓜、西瓜、香瓜等等……

吃瓜表弟每到一处看到羊肉串就想吃,街边的、饭馆里的、景区里的,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羊肉串。价格也各不同,三块的、五块的、甚至十块的,还有十二块一串的烤羊柳。最后总结还是第一天在路边吃的三元一串的最好吃。

新疆还必须吃大盘鸡。大盘鸡也有多种招牌,第一盘、血站等。我的印象大盘鸡的盘子确实大,鸡肉也大块,但我觉得最好吃还是大盘鸡里的土豆和馕。

2007年到新疆就对手抓肉印象特别深,所以这次专门吃了手抓肉,还是记忆中的味道,香嫩可口,令人怀念!
布尔津那天阿霞专门向我们推荐了一家羊拐抓饭。整根羊拐的酥软香嫩,一上手就舍不得放下,一口气就吃完了。盘里的手抓饭加了羊肉、黄色的胡萝卜等,也很好吃。团里好几位游侠中午在那里吃了晚上又去吃。

新疆的面食也很出名。街边小店里有各种口味的馕,在乌鲁木齐里我们这了准备路上的干粮去买了两个馕,可是没等到需要吃干粮里就全当零食吃了。

拌面也有各种口味,特别是一种叫着过油肉拌面的,筋斗的手拉面配以羊肉、洋葱、西红柿等炒制的佐料令人欲罢不能。有一天突然想吃牛肉面,找到一个牛肉面馆,一大碗加肉牛肉面最后吃到大碗见底,胀得我后来只能看着表弟吃羊肉饺子。

十、孤独的摄影人


在魔鬼城拍下了这张照片,一位摄影人独自背着包拿着相机四处游荡,寻找合适的拍摄角度,于是想起还是专门说一说摄影人。

虽然在外人看来摄影人扛着长枪短炮各种摄影器材游走于名山大川,但背后所付出的努力、艰辛和孤独只有摄影师自己才最是清楚。为了追逐光影抢个好点的机位,经常提前几个小时独自去守候。随团旅行时经常冲在队伍最前面,各自去寻找自己觉得最好的那个角度,走时却掉在队伍最后边,不小心还会迟到。按摄影人自己调侃的话说: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跑得比马快,吃得比猪差。披星戴月,起早贪黑,忍饥挨饿,受冷受冻,使出洪荒之力还不一定换来满意的作品。
禾木拍日出那天早上,步行近一个小时还需要爬一段山路,日出前漆黑的天必须打手电才能看清路,天气寒冷得让我穿上了所有带去的衣服。可是我刚到一会“北方的云”一行也到了,这些天一路走来,几位六、七十岁的老大姐从来没落下过,不管多早,无论多远总能看到她们的身影,后来我跟“北方的云”说,从你们身上我明白一个道理:做自己喜欢的事,什么时候都不晚!
禾木早上下山后遇到“清蒸化石”,他觉得对面山坡上也许没被雾遮盖完可以看到阳光下的禾木,邀我一起上去看看。我算了一下时间,除去吃早饭和收拾东西的时间,来不及再去了,于是“清蒸化石”自己匆匆而去。吃早饭时她老婆跟大家说他走迷路了,就不来吃早饭了,我们去等交通车时“清蒸化石”还是按时赶了回来,早饭已经来不及吃,只啃了一个冷馒头就跟我们一起又出发了。

摄影人喜欢去的很多地方都比较偏远,我们此行很多地方手机信号都不好。山高路远,基站分布少,这里的手机基站还都是太阳能加风能的。

除了摄影人还有陪同摄影人的,如最佳后勤、如“波斯猫”、如吃瓜表弟……还有如阿霞,我曾对阿霞说她是我遇到的素质最高的导游,她不像以前遇到过的那些导游,要么一路上都在动员游客买东西,要么讲一些荤段子,要么拿游客打诨开涮。用表弟的话说阿霞一路上讲的都是充满正能量的,她讲兵团动人的故事,讲新疆的美丽和民族团结,讲中国与周边国家相比的优越,甚至讲夫妻相处家庭和谐的感悟。
离开禾木时,乘车游客很多,排队等车时老A还因为帮我们争位置差点跟其他团的游客打起来。虽不鼓励但还是很感激,几天下来大家都觉得是一个整体了。正如“清蒸化石”说的,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和谐的旅行团。
或许因为是摄影团,团里的游侠们素质都很高,相互关心,相互帮助,相互包容,至今大家还经常在微信群里交流。九天以来,感悟颇多,收获颇多!

本篇游记共含12759个文字,1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2016-10-12 17:40

引用 rubywu_ 发表于 2016-10-12 17:40:04 的回复: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回复rubywu_:值得去,而且值得多次去。我都还会去

2016-10-12 19:49

不错,我很喜欢。登录好麻烦。

2016-10-13 15:30

引用 西部老农民 发表于 2016-10-13 15:30:47 的回复:

不错,我很喜欢。登录好麻烦。

回复西部老农民:谢谢关注!

2016-10-13 17:22

大表哥细致的描述把我又带回北疆A线9日游,太多的感动感慨令人难忘,图美文美,满满的正能量,大赞  

2016-10-13 23:20

为了回复表扬你,专门注册了🌝加油!支持你的爱好,期待你的影展!💪💪

2016-10-15 15:39

引用 九寨公主 发表于 2016-10-15 15:39:55 的回复:

为了回复表扬你,专门注册了🌝加油!支持你的爱好,期待你的影展!💪💪

回复九寨公主:呵呵,我必须继续努力了

2016-10-16 19:25

楼主用什么相机拍的啊?

2016-10-17 01:02

引用 thorpewen 发表于 2016-10-17 01:02:32 的回复:

楼主用什么相机拍的啊?

回复thorpewen:什么相机不是很重要哦,不要当器材党

2016-10-17 10:53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2016-10-17 15:52

引用 dairongzhen 发表于 2016-10-17 15:52:36 的回复: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回复dairongzhen:好啊!

2016-10-17 16:42

楼主的文字风格还蛮有味道的

2016-11-14 18:53

引用 港漂背包姐 发表于 2016-11-14 18:53:49 的回复:

楼主的文字风格还蛮有味道的

回复港漂背包姐:

2016-11-27 15:4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