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无知的游历:从雪山到沙漠

17
赵老湿 (郑州) LV.7
2016-10-12 21:01 150/2
  • 出发时间/2016-10-02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世界最美的艳遇,是遇见另一个自己。

这句话是谁说的我忘了,但至少不是对我说的。

因为最有可能艳遇的,基本上都处于祖国大好江山的热门景点。

不爱扎堆的我们,选择再次西游,只愿能遇见最棒的自己。

出发的第一天最痛苦,

考虑到行程太远,必须有一晚要连夜驾车,

好在之前有过一口气从郑州开到敦煌的经验,

这次只花了22个小时,就跑完了高速+国道+省道的1650公里。

国内仅有的两次7天长假,注定一路车流汹涌。

直到我们抵达了青海湟源后,前往青海湖的车流一路向南,我们则一路向北。

朝着被誉为“东方小瑞士”的祁连开开开。

▲ 青海S204,当地矿产资源丰富,无休止的挖掘导致部分草原出现塌陷。

▲ 抵达祁连之前需要翻过4210米的大冬树垭口。

▲ 祁连县阿柔乡的一处草场。

▲ 祁连县S304,羊群们因为嘴馋,经常走下柏油路吃草,主人只好扔着石块驱使羊群归队。

这次是第二回到祁连

上一回阴雨绵绵,完全对这座小县城提不起任何兴趣,住了一夜后匆匆离开。

这次却不一样。

因为真TM冷。

夜里的西风吹着口哨在跑,室外温度只有5度。

早上起床后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来这冷地方了。

没想到一出房门,

holy shit...

▲ 祁连县一家宾馆的窗外。

这一夜的冷没白熬。

出了县城没几公里,

继续holy shit...

▲ 祁连县境内黑河边上的树林。

▲ 祁连县境内黑河边上的树林。

这条河叫黑河,源自我们这次的目的地之一——八一冰川

八一冰川以前是个野景区,没有铺装路,管理也跟不上。

一些所谓的户外探险者拿着冰镐爬上爬下,

造成冰川每年以数米的速度退化。

为了加强管理,顺便把收入搞上去,

当地旅游部门在进山处设置了一个检查站,

想进去的游客必须到县旅游局先备案。

说是备案,其实就是留下个人信息,

一辆车再交一百块钱,

还没收据。

▲ 祁连县扎麻什乡,这里似乎是条民族分界线,因为再往南的区域,就只是以藏族和蒙古族为主了。

▲ 当地人说,青海羊肉比内蒙的好吃,因为青海草场质量不如内蒙,羊群需要上蹿下跳才能吃饱,肉就更有嚼头。

▲ 这是一条通往大通河源头的小路。

祁连以西的S204让人惊叹。

完全不比四川的G318/317差。

因为沿途乡镇很少,加上补给不算方便,大多数到青海旅游的车辆并不会选择这条路线。

正因如此,我们见到的牛羊比人多,一车人完全陶醉在清晨的阳光下,

这比一日七八餐都管饱。

▲ 翻过这座雪山再走上100公里,就到了海西木里镇,那里有臭名昭著的超级煤坑。

出了峡谷,海拔开始逐渐走高。

祁连山系南侧的风很大,吹得天空万里无云,

气温再次下降。

winter is coming.

八一冰川有着两亿岁的高龄,融化的雪水汇成了黑河,养活了青海甘肃内蒙古大片土地。

几天后在额济纳,一位当地人跟我说,多年前内蒙和甘肃为了抢黑河的水资源,没少打架。

后来国家出面在黄委会下设立了黑河流域管理会之类的协调部门,不过总部依然设立在兰州

现在双方不争水,又开始争地了。

去年年底,甘肃金塔一帮人因为土地归属掀翻了额济纳旗设立的检查站。

都说西北人民风剽悍。

不剽悍能抢来资源吗?

如今的八一冰川外设置了围栏,

自觉的人站在外面随便拍照,

不自觉的也没辙,

这玩意永远都是只防君子不防小人。

离开八一冰川后,要翻过祁连山才能前往酒泉

话说3年前,我和L7单车沿着祁连山北麓(也就是丝绸之路)跑了4000多公里,

当时路上还在想,什么时候能到山那头转转,

结果3年后居然就成行了。

嗯,热爱开夜车还不睡觉的队友谁不爱啊,

除了能把崆峒念成kong dong,

也没啥缺点了。

跑题了。

▲ 从八一冰川下山的路,一半都覆盖了积雪。

▲ 现在前往八一冰川的路况好了很多,但仍需注意雪天路滑

青海S204转到甘肃S213时,路牌显示到肃南只有50公里。

这是一条超级烂路,还要翻越一座4300米的雪山垭口,

至于有多烂?

本地人宁愿绕行200公里都不愿意走。

进山后迎面遇到两辆豫A牌照的车,车主说他们开了4个小时,

我一脸不屑。

后来我开了3个小时,尽管比他用时更短,

但我开了70公里,分明是被路牌骗了。

▲ 这是到肃南县之前最好的路况。

▲ 即将翻过4300米的垭口。

▲ 垭口朝甘肃方向。

肃南县还有10公里的时候,迎面遇到一辆崭新的A6L。

通常来说,单车在路况不明时有两个选择。

1、看对向是否有无来车,车上干净程度如何。

2、找对向来车问路。

但这辆A6L只是以不到20公里的时速从我身旁挪过,什么也没做。

颠死你也别怨我。

离开肃南县后选择了S220前往酒泉

又遇到了神一样的落日,把车子变成了小面包。

从这里开始,我们离开了高原雪山区域,进入了沙漠戈壁滩。

▲ 酒泉卫星发射基地附近的一个雷达站。

▲ 东风镇附近的一处胡杨林。

▲ 我最喜欢的JCSS模型,但貌似只有西部才有。

▲ 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周边几百公里的戈壁滩都被围上了铁丝网。

刚到戈壁滩的时候,觉得一望无垠,感觉十分ok。

其实在这儿待久了,不烦才怪。

多年前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在这里建设,图的就是战略纵深,安全。

安全归安全,可这里的环境是在太糟糕了。

直到现在也没什么改变。

一路设置了不少区间限速,

为了打发时间,除了撒尿,

就是下了主路在戈壁滩刨坑。

临到额济纳前天还大亮,我们决定去黑城遗址碰碰运气。

▲ 一位在黑城遗址自拍的游客。

▲ 一个被家长要求站在围栏外拍照的小孩。

关于文明旅游这个话题,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

可就是有人不长记性。

画面这个小孩,是被家人要求翻过围栏拍照的。

其他的游客看到有人带头,一个个也翻过去满足自己的拍照欲。

远处的工作人员发现后,用大喇叭驱赶不自觉的游客。

然后让人咂舌的一幕出现了,

刚才还在给小孩拍照的中老年人(应该是爷爷)居然朝着工作人员竖起了大拇指,

还说“撵的好,这些人就是不自觉。”

尼玛……

还真是坏人都变老了!

▲ 黑城遗址,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名负责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

▲ 一位当地人说,平时胆子大的游客会直接爬上城墙头,只是假日期间景区才加派了人手维持秩序。

▲ 流沙行进的速度非常快,几个月的功夫就能侵蚀数百平米的土地。

▲ 有沙漠自然就有骆驼。

出门在外,当然也有一些幽默的插曲。

一哥们在黑城遗址给女朋友拍照时,

一个劲地指挥:

“(用手)托个塔呗。”

“不托。”

“托一下呗。”

“托你大爷啊。”

哈哈。

▲ 在黑城遗址合影留念的男女老少们。

黑城遗址建于西夏时期,现在能看到的城墙是在元代扩建的。

除了城墙外,城内大部分建筑都被沙漠吞噬。

算是额济纳地区比较有看头的一处景点。

至于景区内的另一处地点——怪树林,

到了晚上一定很阴森。

大部分游客都守在此处等着拍落日,

我倒是觉得画面如果没有人就不完美,

所以有了下面这张……

纯友情拍摄不收费。

当然,有需要的朋友也可以找我,

适当打折。

最后的落脚点在额济纳。

来这儿不看胡杨林,

等于没来。

所以我们每人花了200多块买了门票,

依然是——

人比树多。

我扭来扭去,

怎样都拍不到一张没有游客的照片。

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回程是枯燥的。

但也有足够的时间用来思考。

瑞士作家尼古拉-布维耶曾经在《世界之道》中写到,

“旅行的好处,就是可以先把生活清理干净,然后再赋予它新的内容。旅行虽然能为你提供玩耍的机会,但却无法像我们以为的那样,为你带来自由。它让你体验得更多的是一种删繁就简,环境不再熟悉,大包小裹的习惯难以为继,旅行者会发觉处处都要受制于最低限度的约束。同时还要更多地依靠好奇心,依靠直觉,依靠当机立断。”

当然,

愿每个人都能在旅行中遇见最棒的自己。

本篇游记共含3203个文字,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上了这么久的班都没有休过假,是时候请假出去玩了!

2016-10-13 12:27

不会写游记的默默路过,点个赞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6-10-17 12: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