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哈巴雪山,即是结束又是开始

10
负小弱 (广州) LV.3
2016-10-13 11:15 677/9
  • 出发时间/2016-09-30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其它

      如果一个人没有梦想,那他跟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的梦想是赚很多钱,并不是登山,但登山可以磨练意志,珍惜当下,所以就去了。
      2015年开始关注哈巴雪山的活动,想着这个年纪不去,以后身体差了,就永远也去不成了。去年在广州暴走团报了名,但因人数不够没有成团。今年8月初也看到国庆有活动,就立马报名并买了29号早上广州丽江的机票,反正如果不成团,就自己从丽江出发去雨崩徒步,早定了省得机票价格在国庆期间涨起来。
      8月底暴走团通知成团,我开始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先熟读出发通知的每一天行程,理解活动的注意事项,按照清单买装备(补了头灯、防寒帽、保暖内衣、抓绒裤、冲锋裤、户外袜、手套和登山杖,趁商家搞活动时买些凯乐石,没有钱买好牌子),上知乎搜索雪山攀登的话题,看到一篇零基础如何登上喜马拉雅山的高票答案,各方面都写得蛮详细的。然后利用下班时间看完了两本关于山难的书,一本是《进入空气稀薄地带》,讲1996年喜马拉雅山难的,有同名电影;一本是《触及巅峰》,讲一个英国登山者在攀登雪山时发生断腿事故后如何靠惊人的毅力下撤。看了北大山鹰社回顾2002年希夏邦马峰山难的纪录片《巅峰记忆》,纪录片主角之一的严冬冬在2012年也因攀登技术型未名山峰遇难。哈巴雪山是初级雪山,危险性跟世界最高峰或者其他技术型山峰有本质区别,但我要坚信了一点:雪山永远是被敬畏的,不是能被任何人征服的,出发前做再多的准备也不过分,任何微小的失误在高海拔地区都会被无限放大。
      出发前一个月做体能提升计划,主要训练内容是跑步,从8月29日一次最多跑3.5公里,到9月7号后每次可以跑10公里,过程中克服了以往跑步肚子会痛的问题,但短时间内强行提高单次跑步距离,导致左脚板的弓型位置隐隐作痛。为避免脚上进一步恶化,9月7日到出发前只跑过3次10公里。其中一个周末去尝试攀岩,了解攀爬时重心掌握的作用。一个周末去花都附近海拔相对较高的王子山拉练(一个下午上下登3次的方式提高强度),顺便再磨合高帮的登山鞋。训练的效果是有的:穿着跑鞋的情况下,在平地随时都想蹦起来,抱着女儿上5层楼梯也不那么辛苦。

      出发去云南前两天开始有些紧张,或者是害怕,害怕源于对未知的恐惧。29号早上到的丽江,离30号晚集合时间有两天做高海拔适应。下飞机后海拔是2200米,明显地感觉身体有些变化,立马添加衣物,减慢步伐,饮用温水。到拿到托运的行李时觉得没事了。坐机场大巴到市区时,看了下车外黑压压的云,在车上重温一下行程的安排。下车后在路边随便吃了个牛肉面,豆浆和鸡蛋。背着两个超重的背包来到预定好的客栈,院子环境不错,老板也很有礼貌,就是礼貌完后向我推销她的拉市海180块一天游,这种活动应该是忽悠动手能力差的人的吖,奇怪。办好登记手续,回到房间后开始烧水喝并看起了动画《头文字D》,等喝水的量把尿液稀释到透明色后,背着小包外出瞎逛。原本想进古城看看,可客栈老板说白天进去要收80块古城维护费,那就算了,沿着老城的外围走了一阵,向着玉龙雪山方向前去,路边吃了几个羊肉串和臭豆腐。不知不觉去到黑龙潭公园,在公园中看其他人在跑步、摄影、打羽毛球。现在感觉加快些步行的速度身体也不会有不适了。太阳下山时往回走,在路边随便吃了个农家小炒肉和青菜,一个人点菜好难下手,孤独的选手。7点后没人查古城门票,可晚上有啥好看呢,估计是满街的购物点和喧闹的酒吧,还是回客栈把早上看的动画补完顺便继续喝水算了。

      第二天醒来,把行李寄存在客栈前台,再拒绝一次坑爹的一日游邀请,准备搭公交车去拉市海。出门找了个广东馆吃皮蛋瘦肉粥、煎鸡蛋和油条。在马路找着并不明显的公交站牌时,一个30出头的东莞小伙子说要一起同行,相互询问了行程后一并前行,多个人聊天是好的,也顺便学习下别人的旅行心态。公交转一次共耗时1个小时就到了,总共花费才3块钱,挺方便的。在中转站时有揽客的阿姨不厌其烦地让我坐她的车去目的地,无论我摆多少次手,摇多少次头,说多少声十分感谢都无补于事,于是我发动技能:来回地走。离开市区来到郊外的拉市海,一个辽阔的湿地公园,空气非常好,除了一段公路有太多马粪。拉市海有很多马场,还有划船游玩项目。个人对骑马没什么兴趣,觉得骑马的画面别扭,看不到美感在哪里,所以没必要耗费这样的钱玩项目。买了20块一张的公园门票,沿着湖边走走停停,人不多,经常两眼望去只有远处游玩的野鸭子和我们两,风景挺好的。今天减少了饮水量,走的路程也增加了不少,身体感觉跟在南方时差不多了。后再花20块进去别人拍婚纱照的栈道和花海去逛了下就回去了。东莞小伙在逛完公园后另有安排,我就一个人去搭公交,沿路经过了苹果园和桃子园,好奇进去拍了几张照片,果园主人问我要不要买一些梨子,欣然答应。她带我迈进另外的梨子园,路上一直跟我说话,但说的并不是都能听懂的普通话,我只理解到地上草多了是因为鸭子被隔壁的狗咬死了,逻辑是什么不理解。买了两斤梨,不用洗沿路就吃起来,挺好吃的吖。

      回到公交中转站处,因为还有一个半小时才到集中开会的时间,就去市场吃了个过桥米线,分量好足。吃完打算利用手机步行导航回昨天的客栈取行李,看了下手机还有15%的电量,走15分钟横穿古城回去预计是可以的。来都来了,好歹进城看看,走到古城中心,还剩8%的电,剩余路程12分钟,手机自动关机了,骗子!充电宝太重放在大背包里并没有在身上。问路,别人回答古城这种客栈成千上万,并没有头绪,慌了,试着靠方向感走十来分钟,但这个何其不靠谱。在一个叫四方街的地方求助服务站,但没有对应手机型号的数据线。身边有两个游客在投诉某商家诈骗还是别的什么,我借了幅古城地图就离开了,快步走到下一个服务站,在那里充电15分钟后继续开地图走向客栈,中途接了一次领队的督促电话,户外活动迟到不是个好习惯。从服务站到客栈需要10分钟,从客栈到集合客栈需要10分钟,时间挺赶的。但我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2400米的海拔,可以高速走起来。准时到了,代价是身体渗出了许多汗,放下书包换件内衣,开始连续打喷嚏,感冒了。
      来到大堂准备开会,这里共坐着14人,有12个是第一期出发的,分别是领队脚步,领队的体重近190斤且发型不是常见的大平头,而是那种炫酷帅炸的类型(但能说会道,经验和知识丰富,体能绝佳),有来自武汉年纪稍大的老烟,来自上海的军人蓝天,跑完全马的nancy,刚穿越完腾格尔沙漠、精力无限的飞雪和李坚,讲话头头是道的风吹落,cool man吖文,人缘超好的小湘女,还有三个来自暴走团的人,中国好舍友没有毒(后面都是和我分配在同一间房),跑半马的幺幺和非常普通的我:负小弱。因为暴走团只有3个人报名,我们不能单独成团,于是蹭团来的。老烟和蓝天应该也是其他户外团蹭过来的。大伙做了一轮自我介绍后,脚步开始说行程的安排,哈巴的介绍,个人体能的测定,以往攀登的经验,个人装备的检查等。会议结束后各自回去房间休息了。房间是标双,有独立卫生间,比我想象的好。

       第二天6点起来,收拾好东西6点半去附近吃早餐。没有毒推荐了隔壁10块钱任吃的早餐店,豆浆鸡蛋包子随便吃。我们7点搭中巴从丽江往哈巴村前进,中途路过虎跳峡,下车去参观了一小时。10月1号的景区还不是很多人,可以安静地欣赏气势磅礴、湍急的江水,想起之前在微信很火的关于30年前长江漂流的文章。漂流最凶险的关口就是这里,死了好几个人,佩服他们的勇气,可又替他们的愚昧感到可惜,但这是那个时代的错,就如你不能责怪原始部落人吃人年代的事情,都是在努力活着。从江面观赏台回到车子需要连续登上几个长步梯,当我迈开腿准备登梯时,发现全马队员在身后!心想不对劲,好大压力,不能轻易被认为我是一个体力不靠谱的队友。于是就以固定速度和稳定的呼吸、闲庭信步般上升15分钟,头没有乱张望,没有透露一丝怯意。结果回到车上时又出汗了,哈哈。快到中午时间,我们来到村口上方公路,脚步让我们下车看下村子的全貌,告诉我们当地的主要经济作物是核桃和花椒。活动一会后,我们乘车进入村子的小道,有些路边的果树把枝头伸了出来,坐车子前端的蓝天顺手帮我们摘了几个沙梨(经确认是可以随意摘的)。几分钟后来到今晚的住处哈巴村老罗家。老罗是这次攀登活动协作的负责人,也是运送行李和队员上大本营的马匹提供者。脚步说,老罗是村子第一批参与哈巴雪山开发的人之一,但为人比较实在,并没有因攀登者的到来而显著地提高生活水平。老罗家前是两片玉米地,过了玉米地迎面是一个种了苹果树的院子,院子左边是厨房和饭厅,左边抬头望可以看到完整的哈巴雪山。院子正面是两层的客栈,一楼有3间房,每间房有3至4个床位。右面是一堵挂满了户外俱乐部旗子的墙。后院有一头牦牛,一颗结满果子的核桃树。当我放下行李走到后院时,看到老罗的妻子在喂牦牛,我问它不用上山去吃草吗,她说有几个月是自己在山上吃草的。我问在山上那么长时间会不会被偷走吖,她说不会被偷,有时会自己下来,但担心它自己走到一些没有路的地方钻不出来,所以会喊小罗(一个看着约七八岁的小姑娘)用两天时间赶它下来。大伙都在客栈前的门廊坐下后,我们面前就摆上了煮好的玉米和小土豆,新摘的核桃和梨。吃完这些后又吃了一锅鸡蛋面条。舒适的环境配合着信号强烈的wifi,对!可以上网!这里美好得并不像登山的根据地。

      饭后我们开始了今天的培训课程,主要由脚步讲解工具的使用,包括头盔、安全带、上升器、主锁、冰爪、冰镐。另讲解了结绳的技巧、滑坠后制动的方法,高反的症状等。我很认真地在听,因为这种带知识讲解的户外活动好难得,每知道多一点知识就能相对提高登山的安全性。来云南之前,自己也查了哈巴雪山的登山事故,其中一例就是2010年造成2人遇难的的滑坠事件。多了解负面信息可以不断地要求自己始终以谨慎的心态去做准备工作,并不是为了吓唬自己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回来后朋友开玩笑说下山的时候体力不支,可以滑下来或者滚一小段,其实这种玩笑并不好,虽然并没有恶意。课程结束后脚步带我们作8公里的高海拔适应性徒步。路上,蓝天说他再爬一次雀儿山就不再参加这种活动了,没有毒问脚步要不要爬一次喜马拉雅山,脚步说有生之年一定会登上去的。而我根本不会想这个问题,一是没有钱做登山费和买装备,那之前要克服6000米雪山,要克服7000米雪山,二是没有那个勇气,知道自己的意志力到的是什么程度,没有惊人的求生欲是回不来的,所以,虽然没有人问我,但也要回答自己,NO!老罗家的狗小黄跟着我们走了好久,回来的路上下了一阵雨。脚步去饭馆买了一条鱼帮我们的晚餐加菜。全程走下来,大伙基本上都是挺轻松的,体力还可以,我是以左脚板感受不到疼痛为前提步行跟进,因而有时会落在队伍最后面。晚餐很丰富,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农家菜了,领队蒸的鱼并不腥,肥肉一点腻的感觉都没有,煮的香菇也跟平时吃到的不一样,总之很满足。大家感慨:发现了脚步常年登山却体重不减的核心原因:吃得太好。晚上在院子可以肉眼看到壮观的银河,这次行程的主要目的不是看星空,所以没看久。今晚住的是4人间,我在第二个床位,晚上睡得并不好,因为感冒并没有好,而且有两位哥们打呼噜。哈巴村的海拔跟丽江古城差不多,2600左右的海拔。

      2号早上9点多,我们开始向大本营前进。行李统一由马驮上去,我们分成两小队,一队骑马上去,共5人。一队徒步上去,共7人(领队、没有毒、蓝天、飞雪、李坚、nancy、负小弱)。脚步建议大家评估自己的体能后自行决定是否骑马上大本营,因为次日凌晨2点就要起床准备冲顶,为提高冲顶成功率,骑马会好些。我反复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徒步6个小时登山,对高海拔的适应会好些(起码心里作用),登顶的概率会低些也无所谓。2号上山准备冲顶的人比较多,脚步说队员加协作预计有230人,于是一路上都能看到马队在运送行李和队员,浩浩荡荡。有马队的好处是根本不会迷路,不好的地方是有很长一段丛林的上升路段有浓烈的尿骚味。我以尽量不进入疲劳状态的速度前进,以确保第二天能顺利跟上大部队。路程前段落后于徒步小分队,中段能走在最前面,后段由于没有及时补充能量,落后小分队起码半小时路程。下午3点多到达大本营,大本营的标志是高山草甸和灌木丛、近在咫尺的雪山、炊烟和散落的帐篷。我在写着4100米海拔石碑处拍了张照后开始寻找老罗根据地,来到根据地后被通知要搭帐篷。

      刚到大本营的我有点头胀,于是立马坐下来喝热水,一动也不动,直至一壶500毫升的水慢慢喝完才恢复正常(直至活动结束后我才意识到我的水壶容量并不是1升,这是导致我下山过程中缺水的原因之一)。喝水的短暂时间,没有毒已经自己把我们俩的帐篷搭好了,还去远处把我们的大背包抗了过来,怒赞好室友!由于三位妹子、老烟和蓝天不擅长搭帐篷,上蹦下跳的飞雪和李坚协助他们弄好了帐篷。老烟后来说他这次出远门,第一次用滴滴,第一次用携程,第一次住帐篷。飞雪后来说,搭了几个帐篷后,运动量太大了,晚上睡觉头疼睡不好。帐篷弄好后,吖文去玩延时摄影,小湘女和幺幺去隔壁拍照玩乐,nancy有点头疼坐在地上,风吹落去炊烟房子装多一壶水来喝,我在想今晚应该带些什么东西冲顶,其实这个问题早就想好的,但现在思考的速度比平时慢了好多。5点半去吃东西,晚饭有牛肉、鸡汤、米饭,能吃饱的。饭后每个人拿到了自己的安全带、上升器、头盔、冰爪和冰镐。这些装备要现在调试好,明天自己背上雪线后直接使用。此时天还没全黑,约6点半左右,我和没有毒钻进了帐篷,穿好保暖内衣、抓绒、毛衣,戴上防寒帽,把头灯装在安全帽上放一边,收拾好冲顶包,把鞋子等放进帐篷内防止潮湿,都搞好后就睡了,帐篷外的星空稍后一定很美,但我不想看。然而这次睡眠质量很差,从没在海拔4100米高的地方睡过觉,基本每隔15分钟就醒一次,但头不痛,身体没有任何不舒服,就是无法进入深度睡眠。可以听到隔壁帐篷的呼噜声,隔壁帐篷是吖文和风吹落,李坚后来说飞雪当晚也贡献了不少这种“高山协作曲”,能睡着真好。

       看着手表指针指向2点,我们起来穿冲锋衣、冲锋裤、鞋子、安全带和头盔。动作很慢,我快不了,感觉要使劲地用脑才能让当前需要做的事情清晰起来。我准备好时大家都已经离开帐篷了,慢慢地往亮灯处的建筑走去。我透过照在地上的光线认起路来,但其实没有路,晚上和白天看到的路面不一样,确保方向对了就一直往前走。早餐有面条和蒸鸡蛋,脚步说吃6成饱就可以了。时间过得好快,或者我们动作太慢,到出发时,已经3点半了。

       我们每两个人分配到一个协作,也就是3个人为一个小组出发,期间会根据各人速度的差异再重新组合。我和没有毒一队,飞雪和李坚一队,风吹落和吖文一队,nancy和蓝天一队,小湘女和幺幺一队,脚步自己带着老烟。刚开始是一段平路,快步走的速度,穿着三条裤子四件衣服两顶帽子其实走不快,我也怕节奏高于我的可承受范围,于是碎碎念慢一些。然而,也许分配到给我们俩的协作是以当天首批冲顶为目标,并没有理会我,当然在我明显跟不上时还是会停下来等的。过了几分钟,觉得身体开始热起来,就松开一点外套的拉链。由于夜晚的高山比较安静,走起路来如果大家都不说话,大家也不愿说话,自己就只能听到自己嘴巴和鼻子共用的呼吸声。路上没有风景,周身被漆黑的冷空气包围,脚下是头灯照出的一圈石子路,抬头可以看到远处弯弯曲曲、断续的光点,那是前一批出发的人爬到了更高的位置。一段时间有个其他协作跟在后面时,会听到高音喇叭在放当地的民族音乐,我一句也听不懂,觉得有些吵闹。我的感冒并没有好,隔一阵子产生一些清水一样的鼻涕,比较影响呼吸。摸着外套袋子里的东西,只剩两包纸巾,奇怪我明明多备了几包的,看来到4900米雪线前只能用一包了(下山后才知道当时外套另外两个袋子还有2包)。我和没有毒交替着前进,一般爬40到50步后停下来休息10秒,这样持续了约1个小时,追上在路边休息的吖文和风吹落,风吹落有较强的高原反应,应该要休息比较长时间。我们重新分配了协作,我的高速协作带着我和吖文先行出发,没有毒和风吹落休息一阵子。可是出发才几分钟,已经见不到协作和吖文的身影了,太快了!完全跟不上吖文,协作隔一阵子在某个地方等见到我后,又去追吖文。这样约过了半小时,吖文追上了先头部队飞雪和李坚,李坚觉得跟着飞雪走太快。于是我们再分一次协作,高速协作带着吖文和飞雪消失在黑暗中,我和李坚跟着新协作小沙(这里应该是老沙,另一个人,后面会提到)在后面出发,我们俩的速度差不多,李坚也是喜欢走40来步休息10秒,结伴而行的感觉真好。小沙没有催我们快走,只在旁边为我们打气,当然如果催也是合理的,越早到顶越安全。李坚提醒我用小步走没那么累,用嘴巴呼吸最好,又喃喃自语跟不上飞雪的原因是早上吃太饱了肚子不舒服。这时候我已经放弃用纸巾了,用完一包了,过几分钟用手把鼻涕擦在地面的石头上(并不脏,莫多联想),这样做后整个人好清爽,少了些无形的负担,应该是解决了先前吸氧量不足的问题。走走停停了好长一段时间,在海拔4500米的时候喝了一罐红牛,红牛并不好,打开了要一次性喝完,多冷的液体,中间小息时吃了两包旺仔小馒头,牛肉干太硬吃不下。约去到4600的时候,看到吖文在石板上休息,腿抽筋不能继续前进了,好可惜,明明体能超好(后来他又爬到了4800)。这里又分配一次协作,小沙带着飞雪、李坚继续前进,我、吖文和速度协作一组,但我先往前继续走,吖文和速度协作原地休息一会。不多久,左侧的天边出现了红光,太阳准备出来了,掏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手机就自动关机了,太冷了!过了10来分钟,速度协作追上我,问我是否可以让他带吖文先撤退回去,他判断脚抽筋的情况下自己下撤比较危险。我想这个问题并不难吖,优先保护伤者便是了,我自己跟着这源源不断的攀山人流前进就好,也不会迷路。速度协作说他会告知后面的队伍找人接应我,前面也有小沙在带着两个人,喊我不用担心。我自己走到了4800的位置,有个非老罗家的协作带着人路过,说不能一个人往前走,没有协作不许往前走,我说我后面有人,不怕。但被这个人说了下后,自己又有些动摇,于是坐下来再喝了一罐红牛,担心这玩意上雪线后变成冰块浪费了。黎明的这段时间好冷,我放下书包拿出了薄羽绒穿在里面,好些。透过晨光,这里已经可以看到雪坡就在不远处了,我开始逢人就问有没见到老罗的队伍(登山的人虽然多,但协作一般都认识老罗及他的协作),大家都摇头说看不到。我有些灰心地坐了大概有半小时,决定往雪线再走走,刚走几步看到一个协作迎面走来,我问他有见到老罗的队伍吗,他说他就是,他来带我的,雨过天晴!他说后面有蓝天和nancy,前面没有人了,我说小沙带着飞雪和李坚在前面呢,他说他就是小沙,前面没有人,我记忆有点混乱(后来知道,协作中有老沙和小沙,两个人,但分不清上山时谁什么时候带我们了)。我喊了一下在后面正在走上来的蓝天,后说自己先去4900的地方看看,于是自己走了一段。从4800到4900走着时安全带开始从腰往腿下掉,安全带穿着的时候套住大腿和腰部,如果往下掉会影响正常走路。我开始后悔出发时为什么没有把那些复杂的接口卡紧些,按照脚步的建议,安全带与身体的松紧度应该仅能把手掌伸进去,在这里整理装备会耗费大量时间,因为手脚不灵活。掉了几次还是弄不好后,我把它脱下来拿在手上走到雪线处。

       这时小沙已经超越我并在雪线处帮蓝天穿冰爪,我们的冰爪是绑式的,适合这种初级雪山,但穿戴起来比较麻烦,虽然在培训时已经知道怎么弄,但协作还是帮每个人都绑好(出发前已经调整好脚板长度)。小沙过来帮我把安全带所有扣都解开,重新绑到身体上,一点也不会影响走路了。再绑上冰爪穿好手套后,我开始跟着路绳往上爬。除了协作,其他队员都是沿着路绳往上爬的,所以可以看到雪坡的坡面虽然无比辽阔,但一眼望去,大家像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缓慢地上升着。登山杖收回背包里,冰镐拿在左手上,右手握住上升器,行进方式开始不一样,右手通过上升器拉着绳子能起到很好的辅佐作用。问了两个其他队伍的协作,他们都说从现在开始要3个小时爬到顶,后来看我大概用了5到6个小时。踩在雪上并不好走,虽然雪面并不松软,雪面底下是蓝色的坚冰,可一脚一个印,那雪面应该是卸了我一些力的。4900后的空气更稀薄,在刚开始的缓坡面就要走10步休息10秒,再多一步就会头痛,缓解头痛的方法是不断暗示自己这不是高反,休息的那10秒也会让身体得到缓解。我要外八字地走着,免得冰爪把裤子蹭破了,但走着走着鞋的位置和冰抓的位置就出现偏离了,没绑紧!脚的受力方向不对,可现在也不能停下来自己重新弄,小沙跟蓝天走在前面去了,我只好就这样继续走。眼睛一直是看着雪面的,所以雪镜或墨镜的重要性就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到现在天气还是超好,云都不见一片,雾也不起,太阳顶在头上。要超越或者已经登顶回撤的人总会鼓励几句,没有毒这时已经追上并赶超我了。这样的节奏过了好长时间,我来到坡度更大的绝望坡上,咬了一块士力架,好难吃,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难吃的食物,喝了点水送一下,发现水只剩半壶了,吃一个卤鸡蛋,口感奇差,吃到一半吃不下。有两个下撤的协作提醒我冰爪歪了要弄一弄,于是我问他们有没看到老罗的队伍,答案是没,如果我在村子培训时自己试试怎样绑,那我现在就不用担心处理不来而不敢去弄。

       攀爬绝望坡的速度更慢了,走5步要休息20秒,过程中nancy和小湘女也追上并超过我了,她们见到我好开心,也许是一直看不到前面的自己人,以为今天肯定无法登顶了。已经先行撤回大本营的有老烟、受伤的吖文、高反的风吹落,去到5000的幺幺,现在她们俩信心有些增加,就呼啦啦地超过我了。我感觉不到时间在慢慢流失,因为节奏是很固定的,这样来到绝望坡的一半,有几次想放弃的念头,可一想到先前告诉了兄弟们我去登雪山,顶都没上去不好交代,咬咬牙继续走,哎,不应该装逼,下次去这种活动要先默默地进行。见到3个人在不远处坐着休息准备下撤,问他们有没见到小沙,说冰爪松了,他们让爬到他们的位置然后帮我弄,这是顺便激励我走多几步么?来到他们身边后,我放下书包坐了下来,协作说我这绑的方法不对,这样也能走到这里也是怪了。我问他们见到老罗的队伍不,他们说他们就是吖,细细一看,原来是冲到最前的飞雪和李坚,包着头大家都一样,出发时天又很黑无法分辨,他们的协作是老沙。老沙把我的冰爪拆下来,长短也重新调整了,然后再熟练地帮上,胶帮和脚尖位置都相应和某个点卡住,搞定!谢过老沙后我继续前进,这时后面已经没有人上来了,也就是我身后是没有人继续往进,原来已经慢到这个程度了。但若攀过绝望坡,就剩难度很低的月亮湾和最后几十米的顶坡,太诱惑了。这时下撤的人鼓励方式已经不一样,“加油,快到了。”“来到这里就是到顶了,加油”,感谢在外互相不认识的朋友们。可也有其他队的人认真地说“你的协作呢?不能再往前了,已经到关门时间了”“下次再来吧,下午会变天”,他们说还有一个小时才能上去。我想还没到12点呢,我得再走走。有一个协作建议我放下书包先爬上去,峰顶有老罗的人在,放心。我前面能看到的在往上爬的也不剩谁了,除了一个哥们被两个人搀扶着往上走。后来听李坚说,这哥们是第五次来冲顶了,这次一个人请了两个协作,趁着好天气,怎么也要到顶上去。这样子的状态估计下撤也是全程扛着下去的吧。我想了一下刚才的问题,拿起冰镐在60度的雪坡上铲起了雪来,等一个坑状的位置弄好,我拿下水喝了两口,嗯,剩下不多了,就把背上的所有东西放在那继续走。放下书包后,我能以至少原来5倍的速度前进,天啊,好轻松的同时好后悔,为什么我不在冲顶包的减负上下功夫。两根登山杖应该放在雪线下,雨衣应该放在大本营,手机和微单不应该同时带,多功能头灯加两个大3号电池有一斤重,用完的两个空的红牛瓶子也应该暂时放在雪线上(回去时记得拿就好)。我是快步爬的,冰镐是提起来拿着走的,不一会就翻过了绝望坡,月亮湾没有坡度,一会儿就完成了,来到最后的顶坡,爬一阵子后已经可以看到没有毒他们在5396的牌子那里拍照!!我喊了一下蓝天,nancy和小湘女也在上面,小沙和另一个协作下来扶着我上去,他们解开了我的上升器,快步往前,扶着也是要迈20步休息一下,走得快头痛。登顶了!

       山顶上没有什么风景,起了点雾,大家注意力也都在那块木牌子上。我和没有毒拥抱了一下,大家拍了几张合照,就下撤了。脚步后来说,能登顶都没什么,难就难在下撤,体力透支,精神状态不稳定,容易发生事故。我的精神状态还可以,体力到什么程度不知道,因为28年从来没试过透支的感觉。两位协作把我们的上升器取走,下山时还是沿着路绳(怕月亮湾某些地方有冰裂缝,也担心身体不稳会往下掉),把主锁扣在绳子上后,左手提着绳子慢慢走,小沙教我们用脚后跟先触地,这样小腿不会痛。没有毒走在最前面,不一会就走远了。Nancy和小湘女一路上在赞美小沙,混在妹子的队伍中真好,小沙在赞美声下一路上帮我们在路绳与路绳的交接处换主锁(一段路绳约100米长,交接口需要队员蹲下来把主锁从这一段锁到另一段上),还帮我们拍了许多照片,虽然我觉得还是尽快下撤比较好,不要要求小沙帮我们拍照了,云层也不知什么时候在头上的。下到绝望坡时没有毒已经离我们比较远,蓝天和两个小姑娘走在前面,我殿后并拿到了落下的背包,每次跪下来换主锁(落后了要自己换),我就顺便歇几十秒,然后听到前面的人喊负小弱加油时,再站起来继续走。下完绝望坡,看到蓝天在地上抓了一把雪来吃。嚓,我脑海闪过的画面居然是《绝命海拔》里的哈里斯意识混乱时在8000米的珠峰把自己的衣服脱掉,其实我想多了,并且应该意识到抓些雪放进我的水壶里,水壶这时已经没有水了,我身上一滴水都没有了。

       下到4900米雪线处,天开始下起了雪,不是雪花,是一颗颗小圆球,打在头盔上会啪嗒响。没有毒和蓝天已经走远了,小沙帮我把冰爪拆下来,冰镐和冰爪都由他带下山,这样让我减负不少。我再看了下书包,此时体力并不好,得再减负,我把雨衣取了出来想放在这,国庆一直有人登山,有人会要的,不会污染环境,问了下小沙要不要,他觉得可以,就给了他。雪线下面是大石头路,需要跳跃,可一往下跳头就痛,甚至往下迈超过30厘米高的步子也会头痛,然后我就暗示自己,海拔在不断下降,不可能是高反,头痛立刻会消失的,有效果。小沙督促我们快些,因为下雪后前面的大石板路滑起来不好办,雪线下并不会有路绳。我和nancy、小湘女缓慢地下降着,下降也需要走20来步休息20秒,但跟上山时的休息不一样,上山时数完秒数后马上继续前进,身体是很听话的。现在数完20秒,身体还渴望再多数20秒,数完后想不如再多数10秒,他们三个在前面喊我加油,我就继续走起来。下完碎石路来到大石板,这里应该是4700左右,雪停了,口渴得不行,吃了一个士力架,没水难下咽。小沙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罐可乐,平均分给了我们三人,他并没有自己喝。下降的速度好慢,小沙不断地在前面鼓励我们,nancy的体力比我们稍多一些,走到了前面,我和小湘女前后脚。下到4600的时候,听到有溪水声,跟小湘女确认一下不是幻觉后继续走。看到有一个大石头上有些一两厘米深的小坑,上面有些雪融化后的积水,站着想要不要把脸凑过去喝一点,想想还是不要了,4100就是大本营了。下到4500的时候,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意志力开始下降,风有点大,吹在脸上挺冷的。太缺水了,全身也有些发软,怕再走会跌倒,拿出一根玉米肠吃起来,干瘪瘪的,咬着没有味道,勉强吃了半根放回包里。小沙问为什么不走了,我说没有水走不动了。他说他先送nancy下山,然后再上来找我们。一想到这哥们明天早上3点还要出发带其他队伍,要他下去再上来,好内疚。小湘女鼓励着我再下撤了一段,我艰难地挪动着步子,天开始没那么亮,这时已经下午5点了,原来已经下撤了4个多小时了。小沙回来的时候带了四分之一瓶的可乐,说是问下撤的路人借的。我咕噜咕噜地喝完,身体感觉好了很多,斗志又恢复不少。小沙帮我们脱下安全带,我们的背包由他背。他说脚步和老罗都在下面等着,他们还问小沙要不要救援(指两人担架,4000块费用),小沙判断我们是可以继续走的,所以笑着答不需要。小沙扶着我走了一小段,然后发现小湘女走得更慢些,就去扶小湘女了,其实没有背包我是可以走挺快的。于是我重新按节奏走在了他们俩前面,这样走了半小时,看到大石板上的老罗在等,老罗都上来这边等了。汇合了老罗,我跟老罗说小沙是一个好协作,老罗说,那就应该再努力些,也要多为仍在大本营焦急等着我们的脚步着想,是啊,我们原来说好无论如何4点要下撤到大本营的。再下撤20分钟,走完了大石板路,这里是4300左右,马匹可以上来这里,老罗安排了两匹马让我和小湘女骑着完成最后一段下降,太他妈完美的安排了!

      下到大本营是6点半,从出发到现在共走了15个小时,此时天半黑了。其他人已经先骑马下村子了,我和nancy也想今晚下去,我不想再多留一晚了,先前答应了家里人没信号的时间只是两天,要下去有信号的地方报平安才行,而且我是第二天晚上的火车回广州。老罗说现在再下去两个人比较危险,天黑路不好走。想试试,但如果大家拒绝,我会绝对服从且理解的。脚步提出他帮忙赶马,问老罗是否可以两个下去,老罗答应了。我在大本营喝了50毫升水(天黑急着出发,喝不了多,水都是刚烧好很烫的),感觉整个人复活了。老罗在前面牵着我的马,他用头灯照路,我的马和nancy的马用绳子前后牵着,后面跟着两匹运送行李的马,脚步殿后。7点出发,9点半左右就下到村子了,超快。坐在下山的马上并不舒服,蹦蹦跳跳的,双脚需要蹬紧马踏,双手前后抓,身体往后倾,倾斜的角度跟每一段坡度对应好,保持重心稳定手才不会累。我喝了水觉得体力可以驾驭这种程度的颠簸,nancy则不是很适应,手应该是磨损了些,脚也有些麻。在路过一个狭窄的U型回旋路时,一匹运送行李的马踏空,从U字上面的道往我们U字下面的道滑下来,差点撞在一起了,好险。
       回到村子,大家围在一起吃饭,东西都吃不下,没人夹肉,都在拼命地喝汤。没有毒拿出了威士忌来庆祝,可气氛似乎不对,脚步认真地说我们不应该那么迟下撤,体力分配不对,不应该勉强冲顶,没有在4点前下撤完,没有为自己的安全着想。确实今天的攀登并不是很顺利,我们有5个人在关门时间还在山顶,评估体能并放弃登顶是一种莫大的勇气。最早下撤的飞雪李坚小队也是5点多才回到大本营,老罗被迫天黑赶路下山,群里又发生了有队员家属因没信号联系不上人而报警的情况……
       这并不是一次旅行,这是一次修行。
       坐火车回广州的时候,我觉得火车真是一个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食物和水随处可得,空气不冷,海拔不高,氧气充足。
       回到广州一周后带女儿去逛动物园,一整天的活动以前会觉得累,现在觉得根本不是事儿,只是回到家后倒头就睡着。这也是登山的好处之一吧,不矫情了。
       没有毒说再也不碰雪山了,现在过了一周,我们在看他什么时候开始反悔。
       吖文说,明年再来一次,希望他成功
       哈巴登山群里见到黄河漂流的闪米特,他5月登的哈巴,9月底成功登顶海拔8163的玛纳斯鲁峰。
       等我可以跑半马的时候,我要报名参加半脊峰或者四姑娘山二峰登山活动。
       再次感谢脚步和时光户外,感谢广州暴走团,感谢小沙、老罗,小湘女,没有毒,李坚和其他队员,感谢路上包着脸互相鼓励的朋友。
       用脚步在群里发的一段话做结尾:
      “感谢2016国庆哈巴雪山攀登的所有队员!你们的艰辛卓越成功登顶,也感谢你们能在前进的过程中勇于放弃的!不论结果如何,我想在此过程中的意义将大于所有的泪水和汗水,将影响着你生命很长的一段过程!哈巴不是结束只是开始,去更加愉悦的享受你们的生活吧!” 

                                                                                                              负小弱
                                                                                                         2016.10.13

本篇游记共含13234个文字,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是太精彩了,先收藏,然后再细读!

2016-10-13 14:44

2016-10-13 15:5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负小弱 的文字:

小沙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罐可乐,平均分给了我们三人,他并没有自己喝。

这是我的可乐!

2016-10-13 18:0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你是很棒的队友!

2016-10-13 18:05

引用 没有_毒 发表于 2016-10-13 18:03:40 的回复:

这是我的可乐!

回复没有_毒:哈哈,原来是你的,我就奇怪为什么会有罐装的可乐,好厉害!!

2016-10-13 21:37

引用 没有_毒 发表于 2016-10-13 18:05:43 的回复:

你是很棒的队友!

回复没有_毒:那是有你们支持的前提下

2016-10-13 21:38

太赞了.

2016-10-13 23:02

你好,楼主,你的游记道出了别样的风采,很感谢你的悉心分享,如果有时间,希望可以帮忙支持一下我的游记,欢迎点赞和留言,谢谢~
http://www.mafengwo.cn/i/3481347.html
我认为,有意义的旅行,就是在路上。

2016-10-14 09:58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2016-10-17 16:56
相关目的地:   香格里拉   云南   迪庆
3938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