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生活会因旅行而改变吗?【回记15年11月的云南,徒步雨崩,漫步大理】

回味

旅行于我而言,是寻求改变生活的机缘,寻找内心驻足的故乡。一旦遇到合适的机缘,我会毫不犹豫地剥离现在的生活,尝试新的开始。
喜欢一部电影和它的影评,《摩托车日记》1952年1月出发,8个月间,行程2万多公里,在一部Norton 500摩托车上驰骋于拉丁美洲的大地上。车子彻底报废,徒步、乘船、搭便车。切·格瓦拉为这段旅行写下了《摩托车日记》,其中前言写道:“写这本日记的人,在他重新踏足阿根廷土地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死了。组织与打磨过这本日记的那个我,早就不再是我;至少现在的我,已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了。漫游南美洲对我造成的改变,远远超过我所能预见的。”

一条影评:在很多年之前,我就发现我已失去了理想,在现实的空气里愤怒而又颓废。然后在漫长的成长岁月我的所有锐气被蹉跎得消失跆尽,然后慢慢在低潮中苦闷挣扎。浮出水面的那一刻我渴望找到一个寄托,似乎所有的英雄偶象都显得华而不实,我连崇拜都不再愿意。你可知道失去理想就意味着你连白日梦都做不了,人仿佛变成了一个孤独的游魂,又或者是行尸走肉,看不到光明眼前只有灰暗。我想这样的生活往下走就是越来越严重的抑郁症,某一天我会象海明威一样给自己一枪,不过我连枪都没有,只有别的方式可以选择。

一次旅行激发的这样一个宏大的生命历程,当然是不可能刻意为之或者遇到的。但每个人都可以追随内心的变化,心变,生活变。

旅行的不是你我的风光,而是你我的独特体验。

这个神瀑挺有有意思,很多人都光着膀子沐浴神瀑的水,高原,秋凉,但是据说没有人因为沐浴神瀑的水而感冒。

为什么来这里呢?    飞来寺远观梅里雪山(卡瓦格博)

黄昏紫霞映雪山(奢侈难遇)

翌日清晨,哈达献神山

雨崩村远观的样子

饿了,吃掉雨崩

去神瀑之路,这个时节,这个天气下我所看到的样子。我只去了神瀑,雨崩的几天感觉在洗肺,在锻炼腿脚,累的爽啊。进出雨崩,为了不走回头路,进雨崩走的西当,出雨崩走的尼农峡谷(一点点吓人)。特别想说的是,走尼农线出雨崩虽然要走超过半个小时的悬崖窄路(因为恐高,都没顾上拍一张,眼睛盯着1.5米宽的小路,耳朵机警地听着前后方是否有驴子经过,但凡有风吹草动,靠在崖壁上不动,以策安全,会死人的),但是风景绝美,一路如入无人之境。绝对值得一走,只要不作,安全还是有保障。

然后一路南下,德钦直奔大理,不得不赞一下大丽路(大理-丽江的路),美啊。去大理的途中就可以感受到一种内心的惬意了。(先苦后甜的旅途)

大丽路沿线

大理,第一次在这里住了几天,我不得不说,我喜欢这里。张扬导演拍过一部纪录片叫《生活在别处》,讲的是各路艺术家,攀岩的,摄影家,背包客从世界各地决定来大理定居的故事,可以一看。我喜欢的是这里的色彩(美),聚集着的非主流人群(有梦的,没梦但是追随内心的),因为很容易聊在一起。各种各样任性的生活方式。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旅行本身很难改变什么,改变你谋生的方式,你的生活才能随之改变。改变你解决衣食住行四件事的方式,你就可以任性了。否则我们只能辛勤谋生。

这摊不是她俩的,两个不知来自哪里的女孩,估计喜爱音乐,就和摊主要了吉他即兴唱了几首歌。

空雨,执着于大自然的声音,做着自己内心的事儿,就是屌。

作家北海,追随内心,老又如何,卖自己写的书,足矣。

人民路上的一家酒馆,一个山西老爷们(老板),用自己的方式唱着别人的歌,快把我唱哭了,真他妈的有感染力。

这家店主据说是个韩国人,之前在韩国现代还是三星之类的企业工作,厌恶后来了大理,自己画定制T恤,经常失踪。也许就是这样一些任性的人,成为了不一样的大理

作为暂时的过客

如画的洱海一隅和垂钓的老人

再加上…

倚着自家的栏杆,晒太阳,打哈欠。贝勒爷的幸福生活。(香格里拉某店)

一路上吃了什么?酥油茶、青稞饼、牦牛火锅、喜洲粑粑。

总结一下,雨崩徒步是一种体验,是接近自然,大理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人文探索。这次出行赋予我的意义是,终于有那么一个地方让我产生向往,今年(2016)又到金秋,马上又要去云南了,期待未知的改变,毕竟有变化才有意义。

本篇游记共含1640个文字,2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结束了嘛?有种还没完成的感觉,嘻嘻

2016-10-14 15:26

引用 通往自由的囚徒 的图片:

2016-10-14 15:38

强烈关注楼主~请继续!

2016-10-17 20: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