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不只是吸血鬼故乡的惠特比

  • 出发时间/2015-12-16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RMB

文:洛特

下了好多个星期的雨,困在伦敦这个被雨困住的城市里也已经有许多时日了,离开英国前的最后一场旅行,不如就选在那个无数次听友人提起,却又无数次因为路途遥远而放弃的惠特比吧。

惠特比,它是什么呢?是位于英格兰北部东约克郡的古老小渔村,是吸血鬼的故乡--德古拉伯爵一文的诞生地,是库克船长度过了学徒生涯的青春岁月,或者是品尝“全世界最佳炸鱼薯条”的理想国。在我眼里,它只是一个地方,一个需要我起一个大早到国王十字车站追火车,一个到了约克城还要换两节小火车,一个到了斯卡保罗还得在雨里等巴士走盘山公路才能到的遥远地方。

火车一路经过的地方,都笼罩在烦人的细雨中,不久之前北部的狂风暴雨让不少乡村里的小河道变成了广阔的大河面,新闻里约克城每年都会在发大水的时候进城潇洒的天鹅群果不其然又上了头条,跑马场靠近铁路的一侧也遭了殃,高头大马只剩下小小的奔跑天地。火车能到达的基本是十里八乡中最大的城市,下车之后必然得转乘巴士去到不同的村镇,除了伦敦之外的巴士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不论是始发站终点站还是经停站,它总是准点到达准点出发过时不候。同车的有不少是附近村镇的老人家,老姐妹们相约周末一道出门再同路返回的喜悦一览无遗。双层巴士驰骋在忽高忽低的山路上,典型的英式乡村小屋一栋栋地从眼前飘过,低气温刚好创造了在车窗写写画画的机会,我们就这样在巴士里、在小路上,静静享受着一个寒冷的午觉。

到达惠特比的时候,夜幕落下,商铺也早早地打了烊,配上越来越大的冬雨,吸血鬼故乡的传说果然还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小镇被港口和Esk河入海口一分为二,友人定下的青年旅舍在小镇另一头高高的山顶上,毗邻惠特比修道院和圣玛丽教堂,我们必须走过连接小镇两端全长不过15米的铁桥,踏上始建于中世纪的石板路,最后登上199级台阶才能到达。说起199级台阶,虽然在2005年各方资金的帮助下修整过,但依然保持着朴实的石块拼接痕迹,扶手依旧是最初的细铁条的加固版,可惜山崖上没有遮挡,狂风大到再撑着雨伞就有被风吹走的可能,噼里啪啦往下砸的雨滴,间隔颇远点几盏昏黄路灯和灯下看起来瘆人的空荡荡的长椅,它们让人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于是我们也就没有这个荣幸站在这个据说是观赏惠特比日落和全景的最佳角度的地方一饱眼福了。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爬到了山顶,迎接我们的是卡德蒙十字碑(Caedmon Cross),这座接近20英尺高的晚期维多利亚凯尔特十字碑建立于公元1898年,为了纪念七世纪著名的昂格鲁-撒克逊诗人---卡蒙德,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惠特比,而他也被认为是英国最早的诗人之一。十字碑上刻着的文字与花案在海风的侵蚀中磨去了棱角,就如同它身后这一大片围绕在圣玛丽教堂外的墓碑一样,虽然长满了青苔,斑驳的痕迹仍向我们诉说着过往的故事。不过,我的胆量并没有大到在风雨夜里趁着微弱的灯光在如此大片的墓地中悲春伤秋,依稀能分辨出不远处的建筑物的轮廓正是惠特比修道院废墟的所在地,飞快奔跑着去寻找隐藏在黑暗中的旅舍,售票厅大楼暗着灯,干涸的水池中立着的雕塑,一阵大风把我们吹进了厚重的木门里,总算是到住处了。

山上的“条件”自然是比不得山下,木头楼梯都已经好几百岁了,上面的龙纹雕花特意用保护罩保护着,房间里的飘窗也贴着修复前的照片,似乎这座建筑原本也是与教堂有关,自助厨房里空空荡荡,店主人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呼应惠特比不光是吸血鬼故乡还是每年哥特节举办地的主旨,生生在通道里放了一尊1:1身高的橡胶僵尸大叔当作迎宾员,给人吓得够呛,逼不得已我们只好又一次冒着大风大雨再次下山“觅食”。

又一次心惊胆战地从陡峭的199级台阶下山,无心欣赏惠特比雨夜里的风景,却隐约中看到了入海口处耸立得像灯塔一样的建筑,港口与入海口不过一两百米的距离,却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港口里停靠着大大小小的渔船、游览船还有专门在夏天提供海钓活动的渔船和那些休渔期岸边堆放着的捕鱼筐发出阵阵“海的味道”,一桥之隔的入海口却只有惊涛拍岸。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带来了丰富的海产资源,让惠特比成为了最适合品尝鱼和薯条这道英国国菜的地方之一,虽然我们没有去到那家据说供应着世界上最好的鱼和薯条的店,我们去了一家提供礼品券的餐厅,虽然在国内很常见,可是在英国能提供礼品券,甚至让顾客愿意把礼品券当做伴手礼赠予友人的就不多见了,菜单不过是一张纸,光是鱼和薯条这道菜可选的种类就有好多,再加上其他海鲜菜系主打,才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黑暗料理,难怪也有不少当地人举家来食,更有甚者愿意在这里举办生日宴会了。

一夜狂风暴雨,古老的房子弊端还是很多的,比如说风总是从木框里漏进来,现代化的暖气片没有办法让大房间温暖起来,窗外掉光了叶子的树杈总在轻叩玻璃…修道院外围的柏油路通向的是山后未知的小村庄,一条蜿蜒石子路口伫立着的石碑,年代久远得除了隐约可见的石碑造型和顶端神兽,远看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指示牌告诉人们沿这条路能够到达的村庄名字,索性就沿着这条小路往前走一走,惊涛拍岸和暴雨倾城,这里一侧的万丈悬崖只有随意的几条带刺铁丝网,和那里另一侧的草场属于为数不多的人家。

圣玛丽教堂, 这座被认为建立与公元1110年的圣公会教区教堂成为了我们的避雨处,它坐落在小镇东部悬崖,在这里你能俯瞰到河口亦能看到惠特比全貌。挑上一张明信片,同和蔼的老太太短暂交谈,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在擦拭着教堂内满满当当的长椅,雨天里木头的潮湿味反而显得教堂有一丝阴郁,中心处两人高的大锅炉也并没有释放出它应该带来的温暖。笼罩在阴霾下的教堂的墓地,或大或小、或布满青苔或铭文不清,包围了教堂也遍布了远处山坡,正是被用在作家斯托克《德古拉伯爵》一书中的场景。

英国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消一刻,亲爱的太阳先生露面了,终于可以去这趟旅行的核心目的地惠特比修道院了。惠特比修道院隶属于English Heritage管理保护,它原本是一座本笃会修道院,最早于公元657年由盎格鲁-撒克逊时代的诺森布里亚国王建立,其后在公元867年到870年间遭到连续袭击因此荒废了200多年。之后再由一位名叫Reinfrid的修道士重新建立,而新建的修道院在公元1540年亨利八世实施「解散修道院法令(Dissolution of the Monasteries) 期间,被士兵破坏摧残。之后在一战时期,惠特比修道院遭到炮击损害严重,最终成为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

从售票处后面楼梯爬到二楼,一个简约的展览室向我们展示了修道院大致的历史,握着讲解器推开玻璃门,没想到英国人真的秉持了原汁原味的原则,没有修任何一种石头路在修道院前广阔的草地上,我们只能小心翼翼地避开隐藏在草地里的泥坑水坑,一步一步走向在风中飘零的惠特比修道院废墟,更重要的是除了必须的示意图,废墟里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工痕迹,并且全部的废墟你都可以用手去触碰,可惜修道院只能凭借仅剩的修道院框架与讲解器里传来的话语来补足脑海里的画面里。主题建筑只剩下一面墙,和澳门大三巴相似但更加古老与残破,不复存在的穹顶和残缺的回廊,还有圣殿曾经的石柱留下的底座,眼前的这个废墟,已经很难让人想象出这里曾经布满彩绘玻璃和蜡烛的样子了。外围石墙边残留的拱顶式石块仿佛在提醒我们这废墟与哥特式建筑的关联,草地中央低洼处是一块长方形的墓地,寥寥无几的棺椁葬着大人和小孩就与修道院一起到地老天荒。

看过了阴郁的惠特比修道院废墟和圣玛丽教堂,趁着太阳还未落山,赶紧穿过整个小镇赶到河口看大海。又一次回到连接小镇两端的铁桥,正在感叹雨后天空湛蓝,不得不留下拍张照的时候,魁梧的大叔居然开始赶人了,才发现桥的两端已经放下了栏杆禁止人群和车辆通过了,河面上果然停了一艘小船等着通过。看过了伦敦塔桥桥面每天定时垂直打开关闭让大船通过,也看过了科隆巧克力工厂前直接旋转桥面为帆船让道,突然有点好奇这样一架小桥是如何让道的,于是在寒风里眼巴巴地看着,原来铁桥像工地的吊车一样往一侧旋转移动的啊,而且速度不算太慢,还好小镇的人口和车流不大,不然堵塞交通就很不方便了。

沿着临海的一条街走,凶残的海鸥成群地占领了有利位置,对着经过的人群声嘶力竭地嘶吼。听说有家喜鹊餐厅能做出惠特比乃至全英国最好吃的炸鱼薯条,就连外卖窗口都永远有人在排队,不过炸鱼薯条的魅力远远没有即将到达的河口魅力大。踏上河口的长堤,脚下是波涛滚滚,辽阔的海面上看不到一艘船,专门提供给垂钓者钓鱼的一段堤坝入口还上了锁,只有获得许可的人才能进入,路面上镶嵌着古生物遗骸,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靠近修道院山坡一侧的长堤只能从山坡处进入,几人高的大浪拍在山壁上还是很吓人的。果然还是冬日里的海边啊,海风吹来冻得人瑟瑟发抖,没用勇气在长椅上稍作片刻,不过每张长椅上都有一片小铭牌,大多都是家人为了纪念逝去亲人而以他们的名义为这个小镇捐赠的长椅,从铭牌上可以瞥见他们的一生缩影,虽然沙滩被涨潮的海水淹没,但是通往沙滩的下坡依然开放,而且告示牌精心标注了不要让狗狗冲下沙滩玩耍,因为可能会被冲上岸的树枝误伤。

慢慢落山的夕阳给这个小镇镶上了一圈金边,爬上与修道院隔水相望的西边山崖,这里是旅行的最后一站了,和东边山崖上的卡德蒙十字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是,这里有一对在1963年由挪威的渔民送给惠特比的鲸鱼下颌骨,就像是一个入口,它身上蔓延的青苔向后人诉说着这段捕鲸人的历史。1753年惠特比驶出第一艘前往格陵兰岛的捕鲸船,到了1795年这里开始变成主要的捕鲸港,特别是在1814年创下了八艘船捕获了172头鲸鱼的纪录,而且因此使得原油产量达到了230吨,鲸鱼骨则在紧身衣贸易业产生了深远的作用,另外鲸脂燃烧产生的油用于河口处的灯塔照明。但随着鲸鱼产品市场下跌,捕鲸业也就慢慢退出了惠特比人民的生活,但不变的是曾经使惠特比名扬天下的捕鲸盛名。不远处落满海鸥粪便的雕像正是大名鼎鼎的库克船长,他是英国皇家海军军官、航海家、探险家和制图师,曾三度奉命出海前往太平洋,带领船员成为首批登陆澳洲东岸和夏威夷群岛的欧洲人,也创下首次有欧洲船只环绕新西兰航行的纪录,青少年时代的他来到惠特比作为见习学徒学习了关于航海的各个方面为以后的航海冒险打下了基础。


站在西山崖眺望东山崖,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就和即将到达尾声的旅程一样,这样一个小镇却有着不输大城市的历史和文化,虽然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再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花上大半天的时间赶路到达这里,担惊受怕地跑过教堂的墓地,瑟瑟发抖地走到灯塔边看海,或者好奇心爆棚的在90年代装修风格的餐厅大快朵颐,但我会永远记得离开英国前在惠特比的每一天,对,就是从狂风暴雨到风平浪静的这几天。

Tips

1. 惠特比虽然也有火车站,但是班次却不多且价格昂贵,不少游人还是愿意选择性价比相对较高的模式,从各地搭火车到达约克城,尔后转乘前往斯卡保罗的小火车,最后再乘坐连接小城镇的双层公交车到达惠特比。需要注意的就是班车时刻表,因为一般这样的公交车都是一小时到半小时一班,而且有着令人惊讶的准确性,另外就是火车时刻,较为廉价的火车票通常都有着严格的时间限制,一旦错过时间不得退票,只能另买,若是在火车上被发现使用了不当时间的火车票还面临着必需补高价票的情况。

2. 惠特比修道院不同季节的开放时间不同,出发前记得在官网查好时间。它隶属于English Heritage管理,加入这个机构的会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之后就能够免费进入同个机构对外开放的400多处名胜古迹。

3. 小镇人民生活规律,通常5点之后就鲜少有商铺开门,到了周末,整个城镇就进入了开门晚关门早的情况,镇中心的Burgens超市营业时间相对较长,能够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

写在最后

本文仅发表于蚂蜂窝,请勿用作商用。
如需转载,请私信我告知。

本篇游记共含4771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2016-10-17 01:05
相关目的地:   英国   斯卡伯勒   英格兰
115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惠特比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