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雀儿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17
大侠 (成都) LV.6
2016-10-14 16:43 363/7

序曲

    下山后,有部国庆档电影已上映,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书是老早就看了,电影如何演绎没多大兴趣。只觉得片名和此番雀儿山之行很是切题。所以,借来一用.......
      今年6月,半脊大本营的夜里,苏拉队长为了延缓大家入睡抗高反时间,放毒无数。但凡看过雀儿山航拍视频的人,用美来形容,是不足以表达初见她的震撼。至少对我而言,当下就确定这座山是务必要去拜会的。所以,半脊顺利登顶归来,乘体能和热情还在,10月雀儿山之行立即排上了日程。ABCDE组排序分析档期,日落时分的咖啡馆,刚好一束光照进来,打在标签上,向来情怀作祟的我,敲定C组。坚持还是放弃,一念间。

行前碎碎念

        习惯性罗列行头。第一次上6000以上海拔,山高了,装备务必又升级补充一番,驼包冰爪高山靴算我的重量级补充装备了。防晒和保持呼吸一直是困扰我的一个大课题。面罩不管如何剪口子还是觉得影响呼吸。上次半脊整脸晒伤脸晒肿,就是因为面罩不停的拉下带上又是各种不舒服。本次研究了两个打劫头套面罩,一个日本透气面罩,统统带上。时间长了点儿,吃喝拉撒睡是越来越多了,生怕落下些东西,纠结的天秤终究明白临行前一天再打包是对的,以前老是老早装包又天天琢磨天天翻腾,也是经验。

       对我而言登山是个人的事。往往觉得协作是根本,队友皆浮云。对自己是真爱,自私是惰性表现。不太热爱生活,话少怕生慢热,也懒于说没营养的话,本不想约伴,但入群后懒于搭话觉得没个搭档还是操心,于是拉上老队友秋风。原本打算休息继续徒步路线的他还是抵挡不住雪山诱惑被拖进此番行程,也好。来自天南海北的我们,老张老李老何老周老秋DDMM等等, 所有在经历着进阶式雪山的我们,为同一个目标集结,就这样被川藏队编号为雀儿山国庆C组。借仁青队长拍的大头贴一组,里面集村姑抢匪路人占卜矿工巫师打酱油各种,没有美图秀秀,各自哭去。

成都—康定—甘孜

       集结地在甘孜成都甘孜可大巴经康定抵达。方便。时间长点儿,可以接受,权当虐足之前的福利。康定是每次317必经之地,为了便于第二天大早的继续上路,车站对面的7天连锁酒店,性价比蛮高是很好的选择。放弃在风雨中和队友去吃一桌所谓好吃的川菜,其实怕人多话唠,楼下凑合一碗煎蛋面也就够了。出门在外,刻意降低自己对食物选择的欲望,简单为主。尤其加入素食者大军后,可以不用面对那么多复杂的食物真是件快乐的事情,人类本来就不用面对那么多的选择。

       第二天大早出发,对于旁人老问司机还有多久到甘孜,如同对于登山过程中老有人问协作还有多久到达营地,我通常理解为无趣地没话找话,并一直对此嗤之以鼻。其实不太好,老用自己的思维模式去看待他人。好吧,权当是有的人看电视务必嗑瓜子吧,存在皆合理。个人想法,不求包容。
       甘孜县城的住宿条件就更好了,出入户外,只要不是帐篷,酒店或是客栈无论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有顶有墙有床我已满足。生活方式这种事情,真是无所谓。雅致OR古朴,选择而已。傍晚和秋风白塔公园溜达,适应海拔,权当观光。

甘孜-马尼干戈

        第二天,驼包打包,装车装人,正式出发马尼干戈开始本次登山行程。317国道一路坦途,祖国大好山川天路尽显,心情大好。途中遇坡顶一老者盘坐,皮卡车内众人无比激动下车爬坡上去膜拜拍照握手误认为是传说的赤脚大仙,几番寒暄下来回到皮卡却被小表哥说此仙非彼仙。无所谓。所有的相遇不都是久别重逢吗,都是礼遇。马尼干戈四个字,铿锵有力,听来就是酷,实地一看就一牌坊区分内外两天地,踏入即入征程。C组小伙伴聚集在此标配集体合影后开始一字纵队徒步挺进大本营。

BC大本营

       在大本营适应海拔,加上练高山装备,入住两晚。大本营是个好地方,户外五星配置,依山傍湖好意境。大伙儿落营后无事几乎都去膜拜赤脚大仙的住所。个人逆反心气儿太重,用友人的话说是成长期遇到转折点方向没整对,所以见不见大仙我确实兴趣不大,膜拜和敬仰之情待队友去完成吧。川藏队安排周到,指挥帐队员帐伙食账器材帐还有厕所帐种种类别清晰合理。如不登山,大本营待个几天也算休闲游了。
       专门带上一本书,薄,尺寸小,方便携带轻量化,《不必交谈的时刻》。是本好书,适合心境沉淀下来的人。期间老张借来一阅,提醒他此书挑人,为人孤僻自我估计能懂。老张是个热血好兄长。本次第三次再向雀儿山,很像当年三上四姑娘三峰的我。很是照顾队友,在此谢过,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同行。营地里,除了拍照、闲聊还有就是听苏拉的话,不停的喝水,咖啡对于我是行程中的标配,够苦够暖够味道....
       高海拔的星空,都是璀璨的,清冷的空气中,我想只有在大本营的夜里才有心情仰头专注对视吧。mensa、simon、我。Mensa专心摆弄相机,我负责打灯,simon则是扮演专家指导拍摄角度。有趣的是,各自抬头看天的瞬间,我和simen分别看到一颗流星,mensa却没有。对于几百年没见流星的我,自然是兴奋不已,流星轨迹特短,镜头是没能捕捉到的。

C1

      C1一晚。
      风和日丽刚刚好。
      进入冰川地带,上高山靴上冰爪开始冰川训练。队长教的踩冰这国那国式统统忘了。总之就是怎样舒服怎样踢;
       C1其实也是蛮幸福的地儿。开始睡小帐篷,之前一直担心自己被混账,还好被shirley和若函收留,终于放心了。这两个女生的体能其实都很好,尤其shirley扮演了c组红裙子角色,快乐就好。下撤的时候shirley和我们结组,她第一个冲回了营地。还是佩服。C1营地依然是传统标配鸡汤饭伺候,依然提供了一个公共帐供大伙儿室内消磨时间,杀人游戏在c组队伍里是明显是搞不动的,鼓捣拖拉到十点入帐也算是费尽心思,众人所谓嗨歌各种拖延中结束。
       游记用了一首谭咏麟的朋友,好像c1有人唱过?不记得了。旋律当是纪念c1夜晚的我们,繁星点点,与你同路,从不相识开始心接近.....歌词权当送给本次雪山行的我们。

C2

       C1-C2。第一次接触结组是件新鲜事儿。习惯打头阵,战术也好,或是心理素质差也罢。秋足或是东作带队,华仔、闲云、我和mensa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华仔是我此番贯穿雪山行最得力的领跑兔子,承蒙是个好搭档,欠蓉城鸡爪子一顿。结组行走,一路上吆喝得最多的就是:走!!停!!每逢停下来休息片刻,被华仔或是协作收绳的时候总感觉自己是头无奈被回收进圈的猪。尤其mensa,莫明回头居然身后是他跟着,顺德人,普通话障碍,此行对伙食的要求是“要7饱”。下山后此哥们最后一个离开成都,我作为东道主,管饱。途中遇到伴随B组下撤挂念很久的鸡蛋哥,当初半脊是一路跟着他上去的,拥个抱道个好,真心觉得协作才是雪山行中最铁的兄弟。高山眼镜配了副佳宝但始终受不了粗粗的眼镜腿儿,本打算依然蛤蟆镜凑合被秋足发现然后和我互换高山镜,本想下山为此留个纪念,结果他说其实他戴着也难受,感恩。
        C2一晚。帐篷一字排开,营地大美。
       迫于预计的冲顶日天气会变差,或许是大伙集体意念加上和仁青队长的沟通,一致决定迈过C3直接冲顶。此处应该有掌声。天黑八点入帐,营地在垭口,凹凸不平的雪地,身下要么鼓着一个大雪包顶着腰,要么就是屁股那凹了一个洞,是不可能睡舒坦的,加上午夜起大风,风呼啸起时落雪压帐,分析是营地在垭口,风大而已,没有下雪就好,诚惶诚恐中度过,估计无人能眠;

冲顶

        凌晨1点40,闹铃响了,风依然很大,反正睡不着,秒等两点到来。队长没有发号施令,很是担心。估计操心过度终于迷糊了一阵,听到队长高吼一声起床了,热情瞬间点燃迅速起身。原定凌晨2点的动身估计被天气推后了1个小时,忙活一阵后340正式出发。
         冲顶途中,一个雪坡,一个冰壁。自己的臂力不够,用尽洪荒之力。尤其经历冰壁的时候,华仔大长腿儿在前,本排在第二个的我,被秋风和老张又两个大长腿儿给依次超过了。四周无人只有拼命向上那一瞬间,我终于是有些虚幻和担心,上臂的力量依然不够,左手推上升器,右手挥镐无力,腿上也踢冰无力,怕两脚跟儿不乘力掉下去,内心惶恐下山唯有减肥10斤减轻自重方可减缓以后再次面对的重力和压力。终究还是上去了。
        10点40左右到顶,天气模糊,不重要,踩在雪地里的踏实超越一切……在我之后,罗吉、驼马也依次上来,所有小伙伴全体到达11点左右。短暂停留,拍照留念。
         难得过程碎碎念,这次念念也无妨,再写也都成为流水账三颗星级别了,以下皆为过程中图流,行径中的画面,都是大爱。

下撤--C2---BC--甘孜

       冲顶后下撤都是撒欢了。
       下撤回到C2,继续风起雪落一晚,再次经历雪淹帐篷,心无负担一切随意了然没了压力。
         次日回撤大本营,收拾打包后,大部分人选择骑马出营,小众人群包括我,继续徒步,就我而言,登山有始有终方可圆满。      
         回到甘孜,川藏队安排的一顿中餐显然没能满足大伙儿准备大肆犒劳的胃,中餐过后,当天过生日的老李和驼马撒野一群大老爷们继续牦牛火锅,不吃肉的我是把几百年没碰的黑暗烧烤素寻了两大盒加上一瓶果酒,方可小过一把瘾。要不是考虑第二天大早六点要赶路,再来一打方可求个一醉。房间里没有开瓶器,想办法无数,电酒店大堂电高度均无果毛了终究被自己用牙给咬开了。想想这一年为了爬山,把以往大量泡在咖啡馆和电影院的时间改成了健身房,加上对饮食的严格控制...够了,喝!

END

         雪山之行对于我而言,如同修行,是唯独属于自己的纯粹空间。人这辈子和自己独处的时间不多,无需多言,专注于脚下的行走。不同的雪山,每一次海拔的提高都是对自己高反程度的试探和适应。简单的食物,一顿煎蛋面,一口白粥就着过量脂肪的油炸花生米,几个脆苹果,一壶热水,方便面、粉丝等等容不得选择但已满足。过量准备的各类能量棒能量胶勉强上山途中服下,在下山的时候是丝毫不想再碰了。 
         接下来该爬哪座山,成为下山后队友之间彼此关心的话题。作为进阶式雪山,下一座山的名字毋庸置疑。有趣的是,每个触及这个话题的我们都提醒到了费用二字。是啊,越往上,抛开自身体能问题,装备的升级、时间,尤其费用,是需要考虑的了。拉赞助不够格,靠自己其实也算一笔大开销。毕竟有时候觉得都是欲望作祟。需量力而为。回看三个月前让自己排期的小便签儿。想想要促成一个行程其实往往不易,中间的过程估计每人一个故事,但一旦完成后再看看,当初那些拍脑袋也好犹豫也好都是值得。作为目标型重度患者,此番完结必定注定另一个开始。
        回到人间,习惯性醉氧。脚趾甲再一次挂了,没有意外。修脚师傅直接把坏甲揭开,全是血。脸还是伤了,尤其鼻子,皮是脱了一层又一层。刻意延续延长山上的状态,简单食物,吃饭睡觉,不约不聊。咖啡一杯接着一杯,用文字努力记录,为了即将忘却的记忆,是因为记忆有盲点,再怎么深刻终究会慢慢淡忘。
       雀儿山,6168,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之你而后,我定会去到更高远的边际……
       尊重此行所有队友和协作,还是那句老话,岁月年年,雪山不改,后会有期!

本篇游记共含4533个文字,10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出去走走就好了。真心不错,图片修饰一下可能会更棒吧。(只是一个小建议,嘻嘻)

2016-10-15 21:25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2016-10-17 11:00

引用 susan_ 发表于 2016-10-17 11:00:57 的回复: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回复susan_:十月内都没问题吧

2016-10-17 11: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目送着海拔一步步增高…

2016-11-09 14: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疯马漂 发表于 2016-11-09 14:19:37 的回复:

目送着海拔一步步增高…

回复疯马漂:居然被你看到了

2016-11-09 15:5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大侠 发表于 2016-11-09 15:56:53 的回复:

居然被你看到了

回复大侠:我是来仰望的

2016-11-09 15: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大侠 的图片:

2016-11-11 14:3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