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马踏天山,回望燕然(上)——古来征战几人还

  • 出发时间/2016-09-23
  • 出行天数/1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前戏

“启奏陛下,西北大局已定!除伊梨几处草场枯黄及帕米尔高原过于偏远寒冷未有征服外,其余圣地已被一举屠灭,从此天山南北及巴尔喀什湖一带,尽入我帝国版图。天朝亿万斯年,盛世永固!”

 “兵部右侍郎、西北经略孙Reader,办理甚属奋往,朕心甚慰!升任直隶总督,授白头山大学士,封一等毅勇侯,加太子少保衔。”  钦此!

”谢万岁!“

”今儿就到这吧,退朝......"

.........

”孙中堂,此次西北用兵,才11天,就荡平了南北疆200万平方公里土地。立下此盖世奇功,想必斩获颇丰吧,说来给我们听听!“ 工部尚书老夏问到。

“既然各位如此之关心,那么我就从三个方面谈一点微小的认识吧。”

“第一,大家最为关注的安全问题。没去之前,有无数人跟我说新疆是如何如何的混乱,俨然一种没有红太阳普照之美帝的感觉。可是来了之后才发现,最最不用担心的恰恰是安全问题!前几年的暴恐之后,圣上加强了对全疆的安保力度,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到处可见全副武装的帝国军人。即便是去万达广场看场电影都被安检了4回,还险些因为这繁琐的程序错过了火车。”

“第二,花销问题。总的来说去新疆攻伐,费用比去内地的其他省份还是要高一些的,主要是在交通费用上。我和草亲王共花费近2万元,其中车马费近6成,真的是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除此之外,吃住价格还是很亲民的,当然喀纳斯禾木景区除外。”

“第三,风景问题。这个没得黑,新疆的确美得惊人,有种新疆归来,国内生无可恋、无欲无求的感觉。11天的征程可以说,从一个惊喜走向另一个更大的惊喜,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更大的胜利。喀纳斯禾木的美,美在原始广袤,即便之前在电视上见过无数回,却依然能为之倾倒;赛里木湖的美,美在意料之外,穿越果子沟隧道,仿佛时空穿梭一般,巨蓝无比的广阔湖面瞬间映入眼帘,我们真的以为自己回到了17世纪的准噶尔汗国;喀什葛尔的美,则美在温情脉脉,映衬在神圣肃穆的艾提鼐尔清真寺下的,是老城里维吾尔小朋友的天真和热情。”

“没错,这就是新疆,一个会变身的窈窕女子,每天都以完全不同的姣好面容出现在眼前,让无数游人甘心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山呼情人!山呼享受!”

阿勒泰挺进险急重重,喀纳斯受冻兵困图瓦

9月23日早,帝都大雾。在等待了一个小时后,飞机终于起飞,向3000km外,跨越两个时区的乌鲁木齐进发。

今天的能见度不错,帝国的名山大川一览无余。草亲王手舞足蹈,兴奋无比,不停地按动着手里的快门,记录这谷歌地图一般的景象。

下午一点,飞机抵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出口处的空无一人,和帝都的嘈杂形成了巨大反差。仿佛只要离开了北京城,全世界都安静了。

按照之前的计划部署,我们要坐晚上的火车前往北屯,然后转汽车进入喀纳斯。所以13点的时间,显然还是太早了。

于是我们来到了离车站最近的万达广场,打算消磨一下时间,顺便考察一下乌鲁木齐姑娘的颜值。

然而不去不知道,一去真是震惊!惊的不是姑娘,而是这世界上最严格的安检程序。

从外围靠近万达大楼,第一遍安检!

从楼外面进入商场,第二遍安检!

进电影院,第三遍!

发现播放时间还早,想去超市里买点吃喝,再回来,第四遍!

然而水还是白买了,并不能够带的进去。。。

就这样,我们终于坐在了放映厅的软座上。等待着一场,酣畅淋漓、催人奋进的史上超级大片。

电影的名字叫做——大话西游3。

怀着复杂而又严肃的心情,我们看完了它。

观后,作为影评界的泰山北斗,草王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这电影制作的垃圾,仿佛郭敬明附体!”

然而我毕竟还是仁厚长者,说起话来,从不伤人。

我说:“这电影剧本并不够烂,如果是我,还能把它写的更烂,就比如玉皇大帝和观音菩萨这段,完全可以搞个大新闻,让佛道两教,结出革命的果实嘛。”

影院出来,我们也都饿了,一边吃饭一边欣赏美女,自然是最惬意的。平心而论,乌鲁木齐人作为多民族多地区移民的杂交物种,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都是极棒的,和哈尔滨人不相上下。

就这样时间飞逝,转眼已经七点,处在东六区的乌鲁木齐,似乎还是没有黑天的觉悟!

虽然我隐约有些担心,这未竣工的新站会不和大庆西站如出一辙呢?

不过,在目测万达广场和乌鲁木齐新火车站也就十分钟步行距离之后,我还是做出了本次行军途中的第一个错误决定:散步前往!毕竟离8点半还远着呢。

然而,事情总是惊人的相似,这新站,还真的就像大庆西站😢:你能遥望到他的身影,却永远也到达不了。即便是出租车司机,都找不到火车站的正门在哪。。。。。。

在围着车站走了大半圈以后,终于看到了进站口,此时已过八点了。

可是困难还远未结束,一层又一层的安检开始了,安检员们一本正经地走着程序,我的拉杆箱和草王的先进摄影装备成为搜查的重点。

最终我们历经磨难如愿登上了火车,一看表8点29分,距离发车时间还有5分钟。

真是生死时速啊,因为到北屯的车只有这么一趟,飞机也只能白天才有,如果今晚没有赶上,那么这十一天的战略规划可能就要被全盘打乱了。

出现如此大的危机,责任完全在我,真是出师不利啊。

不过,过程虽然凶险,结果还算成功

喀纳斯,我们终究要见面了~

9月24日早七点半左右,火车到达了北屯站。

虽然有所准备,但是这里的冷,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当然这也给之后的惨痛经历埋下了伏笔。

出站后,我们坐上了去往喀纳斯的🚌。大约在下午两点,到达了景区的大门---贾登峪。

这里我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喀纳斯景区的线路图,以便给以后要去的驴友做个参考。

喀纳斯景区的大门,也就是售票口所在地,叫做贾登峪,这附近有很多旅店和餐馆。不想住在景区的人,可以选择住在这里。

进入景区后会有区间车,不管你是自驾还是跟团,进入景区内都要换乘区间车。

区间车的终点站是游客中心,大概一小时的车程。途中会路过喀纳斯最著名的三条湾:卧龙湾、月亮湾、神仙湾。每到一处司机都会停车,你可以自己选择是否下车。下车以后拍完照片,可以坐下一趟区间车继续前往游客中心。

游客中心,是整个景区的核心地区。

在这里换乘其他区间车去你想去的地方:喀纳斯湖、观鱼台、图瓦老村和新村,当然回贾登峪的车也在这里坐。

由于我们的辎重都很多,当然是先去事先订好的酒店。酒店的位置在图瓦新村。

这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住在农村吧,眼前的场景着实令我崩溃,这特么也是人住的地方吗?

近千元的酒店标间,就是一栋看似木屋实则铝皮打造的平房,附近的牛叫声此起彼伏。

屋里休息片刻,我们出发了,由于今天坐车也比较辛苦,就不打算走太远,附近溜达了一圈。

风景还是很不错的,散发着原始森林的气息。

不多说了,看图去感受吧。

一会儿,饭点儿到了。

在这么原始的部落,吃饭真的是件难事,更别想着吃好了。

毕竟我不是草亲王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快饿死的人会觉得天空很蓝很美吗?

回到我们的驻地吃饭,店老板居然把米饭弄糊了……

为了补偿我们,他拿出了他家的传家宝——馕!

我操,这东西比石头还硬。能吃吗?

在我思考判断的时候,草亲王已经大快朵颐的啃了起来。

牛逼!我服了!

喀纳斯这种地方,太阳一落山,温度就会骤降。吃完饭已经十点多了,凛冽的西北风呼啸而过。

我本想回屋睡觉了,然而雄才大略的夜猫子草王,此时又弄出了个幺蛾子。

要拍星空!

好吧,就这样在伸手都费劲的寒夜里,草王不厌其烦的调试,最后成功拍下了银河。

据说这是草王的第一次!

回到屋里,我们已经冻透,试了一下热水器,果然还是摆设,似乎更凉了。

唯一令我欣慰的是暖气来了。就这样,简单洗漱之后,伴随着罗振宇的声音,我进入了梦乡。

然而,坏事总是无法预料。后半夜一两点钟的时候,暖气:

停了!!!停了!!!停了!!!

此刻外面更加猖狂的西北风,穿过这四处漏风的铝皮房子,钻进了我的被窝儿。

这种感觉似乎让我想起了,大学四年的交大宿舍。。。

我内心深处就一个念想:艹!不玩了,明天直接回家!!

就这样熬啊熬,终于迎来了红太阳升起的时刻,温度急剧升高。缓过来的我,又焕发了青春。

简单吃了点东西,我们又出发了。

今天的目标是去喀纳斯湖和三湾。

正如我前面所说,去这些地方都必须先回到游客中心换乘区间车前往。

我们先来到了喀纳斯湖,就是有湖怪的那个地方,这里的确是美,美到居然让我觉得之前吃的苦都是值得的。

之后我们又去了三湾,说实话,三湾比起喀纳斯湖还是逊色了不少,当然月亮湾还是不错的。

晚上六点左右,我们坐上了离开喀纳斯的区间车,返回了贾登峪。

就这样,喀纳斯的争程结束了。

点将台落霞孤鹜齐飞,禾木村清晨羽化登仙

9月26日,我们坐着一个商务车从贾登峪的新乐酒店向禾木进发。

同行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年龄和父母差不多大。

因为听到了带儿化的四川话,感觉好亲切,于是搭话一问,嗯!果然是成都滴!

于是就愉快的聊了一路,一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到了景区门口,还是坐着区间车来到了禾木的中心地带。

这里和喀纳斯的图瓦新村很像,但却又完全不同,因为这里的包装很商业化。

我喜欢商业化,因为这才是人呆的地方,不要再跟我说大自然、纯天然如何如何的好。相信我,我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年轻人在那样的环境下是活不了几天的。

我们顺着地上的马粪往前走啊走,看到一条河和一片白桦林。

天啊,简直美呆了,或许也只有北疆和我大黑龙江才能有这等秋色吧。

我要一万个墙裂推荐!

禾木此生一定要来!一定要来!一定要来!

禾木村头有一处高峰,叫做点将台,据说成吉思汗在这里检阅过十万精兵!

当然这种传说都是胡扯,不过这里确是一览禾木全景的最好去处。

走下点将台,我们已是精疲力尽。

吃过了饭,就回到了酒店。

禾木的这个木屋酒店,还算能够接受。最起码不漏风、有热水....

没错,人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妥协堕落的。

9月27日清晨,在一阵急促的牛叫声后,我醒了。

外面下了一整夜的雨,此时才刚停。

洗漱完毕,走到屋外,眼前的迷雾着实让人陶醉。

远处的美丽峰,被雨雪装扮成了雪人。

我想此情此景,即便是再牛逼的相机,也无法原原本本的将其记录下来吧。

我们是24号到达阿勒泰地区的,今天已经是第4天了,是到了和这说再见的时候了。

离开景区的区间车,是上午九点才开始运行的。我们吃完饭十点钟,发现等车的长队简直令人绝望。

由于回乌鲁木齐,无论是飞机还是火车,班次都少的可怜。

每一个游人,都生怕自己赶不上,车一开门,就拼命的往上挤。

加之雨后冷风瑟瑟,我想起了德国人拍的《斯大林格勒战役》里的一个场景:在零下四十度寒夜里,饥寒交迫的德国伤兵,等待着最后一架离开苏联的运输机。那个画面,别提有多凄惨了。

然而,我们不是狼狈不堪的德国兵,这里有的是车,完全不用担心。

不一会儿,我们也上车了。

禾木北屯火车站,又是难熬的一天啊。

晚上五点半六点的样子,汽车抵达了北屯火车站。

在车站外唯一的餐馆里,我们结识了张童鞋。

张童鞋是喀什人,正是她的一席话,让我们坚定了征服南疆的信念。

很多人都说新疆很凶恶,南疆则是万恶之首。

然而这些人毕竟都是道听途说的局外人,不足为信。

像张童鞋这样的当地人的话,才更令人信服。

或许直到此刻,草亲王和我才彻底打消了顾虑吧。

21点刚过,我们进站了,最后回望一下这个地方吧。

这是一个魔鬼与天使并存的神奇之地。

一个字儿亮,一个字儿不亮,就连车站都是如此之神奇。

上车之后,我们都坚信:此次出征新疆,可能也就这样了,因为最美之景已被征服。

然而,我们都错了。更加屌爆的色彩在等待着我们~



上篇完~

本篇游记共含4684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每次想粗去玩了,就来看看别人写的游记哈哈!!

2016-10-14 17:48

引用 qqtse 发表于 2016-10-14 17:48:07 的回复:

每次想粗去玩了,就来看看别人写的游记哈哈!!

回复qqtse:这是又要去哪玩呀?

2016-10-14 18:18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2016-10-17 09:57

引用 伪装的视觉 发表于 2016-10-17 09:57:36 的回复: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回复伪装的视觉:

2016-10-17 10: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