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为什么贡嘎——贡嘎西南坡徒步记

16
hellocindy LV.17
2016-10-14 18:32 709/10
  • 出发时间/2016-10-01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一个人

       为什么贡嘎?当我一个人背着沉重的背包孤身行走在成都街头,当我在子梅垭口凛烈的大风中静静地守候日落金山和日出贡嘎的到来,当我在贡嘎寺长久凝望着贡嘎雪峰云蒸霞蔚,我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十一的这次贡嘎西南坡徒步,本来并不是在计划之中。很早就计划今年十一期间去阿里,毕竟这三年三进藏区两进西藏,居然没到阿里,内心总觉得很有欠缺。很早就与朋友约好了阿里的行程。但到了八月底,由于工作的原因,确定十一期间最多只能享受国家的七天假期,多请一天假都没有可能,去阿里时间是绝对不够的了。
      七天,不多也不少。太短的不甘心,太长的又去不了。偶然看到承办我一家七月去阿坝大环线的成都足迹户外俱乐部在十一有个贡嘎西南坡徒步五天的线路,算算加上飞机来回成都的两天,刚好七天。好了,那就是它了。

       说起“蜀山之王”贡嘎,虽然一直心驰神往,但以前只知道贡嘎大环线徒步,对我来说,兴趣不大。我并不喜欢太虐身心的线路,对很多人来说,徒步是种修行或修炼,追求那种历经艰难、终到终点喜极而泣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对此我理解、钦佩、仰慕。这种感觉,在我前年去跑深圳盐田山地全程马拉松,跑过一坡又一坡、被虐得死去活来到达终点之时,也曾体会过。但体会之后,觉得并不适合我。我觉得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挑战、又不致于太虐的线路对我来说比较合适。对于生活的现状我很满足,并不需要挑战什么、征服什么去证明自己,能够安静地去行走、体会和享受一段旅程,就已经很足够了。

       这次贡嘎西南坡徒步的行程如下:
       10月1日 D0 广州成都,集合。
       10月2日 D1 成都—147公里—雅安—168公里—泸定—49公里—康定—75公里—新都桥,工具:大巴。
       10月3日 D2 新都桥—20公里—甲根坝—43公里—沙德—99K—六巴—上木居,工具:大巴。
              上木居—9公里—泉华滩—9公里—上木居—13公里—子梅垭口—12公里—上子梅村,工具:面包车。
       10月4日 D3 上子梅村—贡嘎寺,徒步9公里。
       10月5日 D4 贡嘎寺—下子梅村—巴望海—界碑石,徒步28公里。
                          界碑石—25公里—草科,工具:大巴。
       10月6日 D5 草科—58公里—石棉—196公里—雅安—60公里—平乐古镇—95公里——成都,工具:大巴。
       10月7日 D6 成都广州

       组织这次旅行的户外俱乐部把这个行程定位为“休闲旅游”,其线路介绍里说:“相对于以往在子梅垭口露营一晚的行程,海拔4550米的露营,垭口到子梅村那枯燥乏味的公路,都是让人很崩溃的事情。修改后的行程,坚持了“有公路的地方决不徒步“的原则,又避免了在高海拔露营的头痛欲裂。看到的风景较之前有多无少,并且让行程更加安全和舒适”。好吧,这正适合我。

       各天行程海拔如下:
       1、新都桥:3400米,行程中最高海拔折多山口4298米。
       2、泉华滩:4000米,子梅垭口:4600米,上子梅村:3700米。
       3、贡嘎寺:3850米。
       4、下子梅村:3300米,巴望海:3200米,草科:1500米。

       虽然很想带家人一起出行,但女儿正是初三,十一期间还要补课。从自己确定出行后,也一直想邀请些朋友一起同行,但朋友们要么不感兴趣(朋友感兴趣的是稻城亚丁,对贡嘎这“蜀山之王”、“中国最美雪峰”,大多闻所未闻,大多数人居然不知贡嘎是在四川还是西藏,真令人感慨)、要么另有安排,我有些小失望,但也释然,想去看外面不同的风景,始终是要习惯于一个人出行。
      老婆开始对我独自出行有一些担心,但我给她解释了行程:三天坐车、两天行走,只是高原轻装徒步,最高海拔只有4600米,全程有专业领队.....她也就不再反对了。

      10月1日的早晨,女儿还在熟睡中,我不忍心叫醒她,在床头轻吻了一下她的头发。老婆开着车送我到搭乘机场大巴的车站。
      于是,我就这样背着背包出发了,去未知的远方、去认识未知的团友。

      这次贡嘎之行的一些预告片:

      贡嘎的日落金山

      日落后的贡嘎峰顶:

      北斗七星与贡嘎

        日出前的贡嘎

      日出贡嘎

       贡嘎寺近距离看贡嘎

      “小黄龙”——泉华滩:

       上子梅村:

      贡嘎河:

       巴望海:

      一路相遇的马帮:

       徒步的高原秋色:

D1 成都——新都桥:在路上

       今天开始了行程。领队通知:昨天出发的团队早上5点半出发,在318国道上遇上了严重的堵车,晚上9点还堵在雅安,因此今天早上4点半集合,5点出发。
       大巴在凌晨的成都出行,初初尚且畅通,但车过雅安,九点钟之后,堵车如约而至。

       318国道只是双向单车道,这一堵就是好几个小时。站在马路边,看着交警来回,却未见任何动静。

        开始还只是单边堵,很快两边都全堵上了。

        于是我很认真地向领队建议:以后你们上路必须在车上准备好一副麻将桌,绝对是需要的。

        直到下午2点钟才到了泸定,在路边的一个餐馆就餐。
        在餐馆门口看到了行程中的第一个雪山,有点小激动。

       下午的行程倒算顺利,只是耽误了太多时间,车过泸定桥,也没有时间停下来。隔着车窗用手机拍了一张。

      然后开始车行山路,一路欣赏着雪山。

        领队开始还乐观地说,按照现在的速度,能够在日落之前赶到新都桥,大家在那里可以看看贡嘎峰顶。但车接近折多山口时,又遇到了较严重的塞车。倒是在车上看到了未知雪山的日落金山

       最终经过折多山口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未做任何停留。
       过折多山口后是一路下山,终于在晚上8点到达了新都桥,吃完晚饭后以是晚上9点了。平时6个小时的车程,今天总共在路上15个小时,够辛苦的了,但比起昨天出行的团友,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新都桥,被称为入藏的体验高反的第一道“鬼门关”,领队反复向我们提醒:只要今晚在新都桥顺利,接下来的高原行程都会顺利,今天一定不要洗澡,不要乱动。
       吃完晚饭,在新都桥镇上走了一圈。镇虽然不大,但作为318的重要中转站,发展的不错,酒店很多。

       在这高原的第一天上睡得并不好,酒店房间正对着318国道,车辆而过的声音不绝于耳。
       早上7点半集合,8点出发。6点起来,领队说附近有一个观景台,可以看贡嘎峰顶,于是我一个人沿着公路向东而行,边问路边行。

        走了大概20分钟,终于见了观景台,但看着高处的观景台,知道无论如何不够时间爬上去了,即使是骑马也是不行。

        往回走,路边是连排藏民居,隐约感到一片金光闪过,第六感会是日照金山。但偏偏这时一群路人向我问观景台怎么走,然后又问了好几个问题。答完之后,匆匆走进藏民家的院子,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因为没带长焦,在朦胧的晨光中,无论自己如何手动对焦,都没法把远处日出的贡嘎金山拍得清晰,但这已经够让我激动的了。在从广州出发之前,看了天气预报,贡嘎整个国庆期间都是多云或小雨,所以心里颇有些惴惴不安,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今早的这日照金山,预示着今天我们到子梅垭口,也会遇到好天气。贡嘎欢迎我的到来。

D2 子梅垭口:等候贡嘎的魔法时刻

       早上8点从新都桥出发。
       对于新都桥,绰号“摄影家的天堂”,可镇上并没有什么好风景。当我向路边酒店的女主人打听观景台在哪里时,女主人嘴一撇:那里有啥看的,然后手一指:镇上最好看的就是我这里。

         我有些哭笑不得,女主人手再一指招牌,说:摄影家都是在我这里创作的。

        带着点失落上车了。但车转过县道之后,沿路的风景随着阳光、晨雾的相互转移,光影不断变化,加上已经渐显的秋色,让大家都不停赞叹。

       在一处休息处。

        与经过的风景相比,此处只是一般般,但因为今天时间非常充裕,领队也让我们在这里停留了很久。

       水转经筒:

        晨雾中的野花。十月,是它们最后绽放的季节了。

        11点车行到沙德,领队在这里要买今晚晚餐的各种材料(三辆大巴,一车30人共90来人,食材不少),因此停留了很长的时间。

        镇上并没有啥风景,这一呆就是一个多小时,有些无所事事。

        藏民居的装饰风格倒是很让我们感兴趣。

        一个藏族小男孩在打篮球。当我说给他拍一张照片时,他很高兴地答应了。

        然后他姐姐也出来了,两姐弟很高兴地合了影,并把QQ号给了我,要我发给他。

        这是这路上我第一次给偶遇的藏民拍照。让我感受到了川西藏民的纯朴和真诚。接下来我会更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

        等了好久,领队终于把食材买好了,再度上路。一阵颠簸,进入了贡嘎山乡(即六巴)。

        车行土路,泥尘飞扬,但一路上藏民居的房屋却宽大鲜亮。

         最让我惊讶的是,路上无论哪个藏民,无论在做什么,见到我们的大巴经过,都微笑地向我们挥手致意。

        这位老奶奶和妇女,只是在路边晒太阳闲聊之时:

         这一群藏民,他们正运土上山,当我们大巴经过,他们回过头来,向我们微笑挥手。

         这一群藏民,他们应当正在盖房子的休息之际:

        可以说,在这里我见到了我所见过的最真诚的笑容。

        现在回忆整个旅程,最让我难忘的,不是一路的风景,而就是藏民的这份纯朴与真诚。

       中午一点钟到达上木居村口,大巴已经无法通行,改乘面包车。卸载下所有的行李,大巴只会在大后天的巴望海停车场再相会了。

         由于我们团人数较多,必须统一行车,结果车这一路口一等就是近一个小时。

       进上木居村先过一条危桥,所有车辆都小心翼翼而过。

        经过的上木居村。

        到达泉华滩之时,已是下午2点了。按照领队的安排,先到泉华滩玩两个小时,4点再从上木居上子梅垭口看贡嘎雪山。
        对于泉华滩,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这次我来的目的是贡嘎,难得有这样的好天气,而且高原上的天气说变就变,根据天气预报,我们今天是看贡嘎的最好、甚至可以说是唯一时机了。泉华滩号称“小黄龙”,但再怎么也比上黄龙。如果泉华滩耽误了太多时间,在子梅垭口看雪山会够呛(一般来说,所有雪山在非雪季由于午后阳光照射使山体温度升高,湿气蒸发容易云生雾起,因此在下午要看到雪山峰顶都要看运气)。现在天气尚好,应当可以看到贡嘎山顶,再到下午,云雾起来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看看指示牌,上木居到泉华滩9公里,到雅哈30公里,意味着我们离雅哈只有21公里。再问面包车的藏民司机洛桑,他信誓旦旦的说到雅哈垭口只要一小时时间。于是同小车的6人想法一致:包车,直奔雅哈垭口。
        我们把想法告诉了领队,领队同意了,可我们开车只走了几十米,司机又被叫回来了。团队的总领队对我说,大家出来就是一个整体,到雅哈垭口至少要两个小时,而且路并不好走,出来要保证大家的安全。
        藏民司机洛桑在旁边很不服气,不停地咕哝着:到雅哈垭口只要一个小时、路很好走、子梅垭口才难走。
        虽然我觉得洛桑的话不太像骗我,但并不想难为领队,我知道对于他来说,确保行程安全是最重要的,就放弃了去雅哈垭口的计划了。
        事实上,如果真去了雅哈垭口,是我们这个行程最好观看贡嘎的时机。后来在子梅垭口和贡嘎寺,由于时机的原因,很多团友这一行都没有看到贡嘎主峰峰顶。但我理解领队有他的苦衷,我们这一行共3辆大巴90人的游客,如果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他确实也没法保证行程统一。
       这几年出行,我都坚持自找朋友、自组小团队自助行出游,这样才能保证旅行的最大质量。这次出行之前也想如此,可没办法实现。

         那就看看泉华滩吧。
         沿坡而上。

        远处是贡嘎的卫峰了。我的心,其实都飞在贡嘎上。

         泉华滩的山坡,很有荒漠的即视感。

         其实我们脚下所踩的,就是钙化坡,非常珍贵的地质。

        走上这片荒漠般的钙化坡,是一片葱绿。

         既然来之,就好好欣赏下吧。
         泉华滩的钙化池。

         这些是加了ND1000滤镜后长曝的景色。

         泉华滩最好的景色是站在中间,能展现出整个钙化池优美的池坝曲线,拍拍环境人物像,是个不错的地方。
        只是要到中间,必须跨过水流,本来难度不大,只是我背着重重的相机,又手拎着三脚架,实在没有心机了。
        用团友给我们领队小Q拍的一张照片吧:

          到4点,所有团友终于从泉华滩下来了,出发向子梅垭口。
          盘山而上,从3700米直上4600米。山路蜿转,一个又一个大弯,我坐在最前排尚好,后面的团友颠得够呛、尖叫连连。藏民司机开车又极为迅猛,在这处处大拐弯的山路上居然也敢不断地来弯道超车。他开个五菱宏光面包车,在这山路上超丰田、奥迪、路虎这些豪华越野车就当玩似的,把大家都吓得够呛(刚出发时有团友提议早上再上子梅垭口,后来下山后我再提议时,再没有团友响应,应该是怕了这司机的技术)。

          40多分钟的超级颠簸,贡嘎猛然出现在眼前,大家都欢呼起来了。

        这就是贡嘎,我一人上路,千里迢迢,只为一睹你而来。

        是的,贡嘎就在我的眼前,如此近,如此真实,为这一刻,一个人的上路,都是值得的。

        怀着激动的心情,记录下贡嘎的尊容。

        用三脚架自拍和同伴的帮助,在这贡嘎装起来、嗨起来。

       飞越贡嘎

        用尽了洪荒之力。只是有种被贡嘎峰尖戳了屁股的赶脚。

        一阵激动过后,我收拾起设备,一个人往垭口高处爬,为了更好地目睹贡嘎那壮观的V型冰型。
        一路爬一路歇一路看。

        有一阵,我忽然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向贡嘎顶礼膜拜。

        离垭口最高处还有最后一段距离,一些同伴已经上去了。但考虑到下山的因素,我决定不再爬了。我知道,当日落之后,必然还有一阵魔法时刻,然后天很快就会暗下来了,再往上走的话,要不等不到魔法时刻,要不就会在黑暗中下山。于是我就在这垭口的次高处支起三脚架,静静地等候着日落金山的到来。

        等候的时间似乎无比漫长,贡嘎峰顶上的云层越堆越厚,好像完全没有消散的可能。今天要看到峰顶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垭口的风非常凛烈。我把所有的棉袄、羽绒全部都套上来。后来手也冻得够僵,已经按不住相机快门了。
         心血来潮地把皮肤衣套在三脚架和相机上,看它在大风中来回飘摆。

         西边终于要日落了。贡嘎峰体的颜色也不断发生着变化。

        这是这次日落时贡嘎最美的色彩。

       所有人都在激动地记录着。

         可是这一刻只持续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当西边的夕阳落下,云彩由红而淡,贡嘎褪去了金子般的色彩,还原了它洁白的身躯。

        所有人都收拾着设备急匆匆下山,而我一个人在静静地等候着。
        天气变得更加寒冷,然后,贡嘎峰顶的云层迅速降落和凝结,峰顶猛然露了出来。

         我不停地记录着贡嘎峰顶显露的每一刻。

         大约二十分钟之内,当天空尚有亮光,原先笼罩在贡嘎峰顶厚厚的云雾几乎完全散尽。只剩下一抹云雾,如系在贡嘎身上的哈达。

        下到山,我是最后一位了。同车的队员不停地在喊着我的名字,领队都在等我。虽然我很有内疚之意,但我也知道,我用相机为伙伴们留下了贡嘎最美的记录。当我把照片分享之后,我记录下的贡嘎会是他们珍贵的记忆。

        然后盘山而下,八点钟才下到上子梅村。九点才吃上晚饭(我不知是否有我的原因耽误了全团队几十号人,对这点非常惴惴不安,后来在旅程结束的散伙饭专门向主领队道了歉)。

         反正菜一上来就是全光。

        好温暖的一餐饭。

         居住的是上子梅村的藏民客栈。条件当然没有什么讲究的了,大通铺,十三位男女混住。反正这里玩的就是原生态。领队反复对我们讲,这里已经很不错的了,明天到贡嘎寺那才叫差。
         无所事事,但一会儿就到十一点了。住的是二楼,到客栈一楼院子准备漱口刷牙之时,看到有人在拍星空,又在嚷嚷,怎么对不上焦。于是又忍不住上楼进房间把收拾好了的相机和三脚架拿了出来。给她们拍了一些星空照。

          天空仍有些云雾,很遗憾银河只是若隐若现,可相信这贡嘎的星空会令她们难忘。

         当然自己也留个纪念。

D3:贡嘎寺:那温暖的午后阳光

         早上5点钟起来,与洛桑约好了,5点半再去子梅垭口看日出。
         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去,无论是否我这车的团友,都对上子梅垭口的盘山路和藏民司机的车技心有余悸。我就这样,如同离家之时,又一人出发了。
        到了垭口,天是暗的,风是寒冷的,而星星在天空中明亮而闪烁。由于日出方位的原因,贡嘎这边的天空更加亮些,星星也较疏少,但北斗七星清晰可见。
        或许下面这贡嘎北斗七星是我最满意的照片了,拍黄昏时候日照金山的很多,但在凌晨拍七星下的贡嘎需要意志和运气。

       随着日出时间的来到,贡嘎山体也越来越明亮了。

        这是我这几天行程中唯一一次,完完全全地看到没有任何遮挡的贡嘎主峰。它直指苍穹、金字塔般的宏伟峰顶、壮观恢宏的巨大冰川、刀刃般锋利的山脊,都让我再一次赞叹。

       日出的光影开始映照在贡嘎主峰之上了。

        但日出时子梅垭口的贡嘎是逆光,仅仅侧峰有些日照金山

       这是日出前一刻拍的九张照片的接片,比单张会更清晰些(但蜂窝压缩后应该没什么区别)。

        由于贡嘎太高,直到七点二十分,太阳终于升出了天空,比我在新都桥看到日出整整慢了近二十分钟。

        令我失望的是,由于逆光,当太阳升起后,在早晨那略显朦胧的光线下,连山体也再难以看清了。

         到了七点四十分,山体在早晨阳光下仍然无法看清,由于我在昨晚向领队汇报我要再上子梅垭口之时,已经承诺了7点40分之时一定下山,不能再等了,就匆匆下山了。
        在下山的路上,在好几个山路段,我叫洛桑停下车,但都没法把山体拍得清晰。

        但如果问我后不后悔到子梅垭口看日出,我是否定的,毕竟旅行就是为了不同的体验。而且因为这一次日出之行,使我成为我们这一团中唯一见到没任何遮挡的贡嘎全貌。

       下到上子梅村,吃完早餐,队友们在院子里集合。

        在上子梅村小走了一会,这贡嘎雪山下的小村的风景真是不错,颇有世外桃源之感。

        集合了,领队大声喊着注意事项。一个藏民小孩乱入了。

        九点向贡嘎寺出发。大行李由马驮,我们轻装而行。

       今天总共要徒步9.5公里,主要是爬升。

         虽是高原,但这里树木郁葱,与平时行在山中无异。

             秋色已经开始显现。

        从这里开始下坡。

       向贡嘎寺而行。

        要过一座小桥,看似无甚难度。但领队反复叮嘱我们不得在桥上拍照,说这座桥连接两边上下坡,上次已经发生了事故,有团友因拍照,后边马帮冲下来差点被马群挤下了激流中。

         领队就一直守候在桥上,等我们全部通过。

         然后开始了一直的爬升。

        回望我们昨晚住宿的上子梅村。

       一路上的红叶。

        沿途的树上总是垂挂着漂亮的松萝,随风飘舞。

         一路上都遇到了马帮,他们驮运着我们这些步行者的行李。

        每个马帮的人都挂着笑容,热情地向我们打着“扎西德勒”的招呼。
        这个马帮的女人,当我说给她拍个照时,满是笑容地同意了。

         这个马帮的小伙,当看到我的镜头时,特意摆出了个酷酷的姿势。

         到了一个山门,这是上子梅村与下子梅村上下山的分界处。

        记录我的来过。

       队友们在这里休息了一阵,等待团友重新集合。

       继续上路。

       然后一路都是爬升了,行走在郁郁葱葱的山路中。

         如果不是这经常可见的玛尼堆和经幡,画面会让人分辨不出是行走在3700米的高原之上。

         我一个人走着,享受着这行走。

        到了贡嘎寺的山门。

         这位喇嘛,已经管理着贡嘎寺山门快要十年了。

        当提出和他合个影时,他很乐意地同意了。

       继续往前走,看到了贡嘎山的侧峰,一阵激动。

        然后又看到了在云雾中露出的贡嘎主峰峰顶,加快了脚步。
        可就在这十来分钟,当到了贡嘎寺,贡嘎主峰峰顶却已经被云雾完全遮住了。

       在贡嘎寺门口看贡嘎

        进入贡嘎寺。寺庙占地面积不大,庙内就像一座四合院。

       出来总要装一装。

        马帮将我们的行李也运到了。

         马帮的女主人,虽然每天都从事繁重的劳动,但姿色犹在。据说丹巴藏人女子的姿色为藏民之最,这一路看过,确为事实。

       简单吃了点干粮,我往贡嘎寺前方走去。

       除非攀登,这里是离贡嘎主峰最近的地方了。贡嘎山体的每条脉落,都可以看看清清楚楚。

        贡嘎主峰下藏民的帐篷。

         藏民男主人坐在阳光下发呆。

        女主人在逗着小孩。

         小孩羞涩在躲避着我的镜头。

        再往前走,一块标志性的大石头。

       旁边经幡飘舞。

        阳光正好,我决定不再往前走了,就在这块大石头后坐了下来,看贡嘎主峰云起云落,等候着贡嘎主峰的出现。

        高原午后的阳光是如此温暖,晒得我一阵阵泛困,于是我干脆倚靠着大石头,半躺着眯起来睡午觉了。
       一边半睡,一边偶尔睁开眼睛看贡嘎主峰是否显露出云层。

         就这样晒着太阳半眯半睡,尽情地享受着贡嘎午后阳光,切切实实有“暖风吹得游人醉”的那种感觉。无数旅客在这块大石头后合影、欢呼,可我却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应该有一阵我在这和煦的阳光中睡着了。

       旁边草地上,同车的两位女团友比我还更惬意地享受这高原的阳光。

       但贡嘎主峰上的云层越来越厚了。

        左右两边的云层都向贡嘎主峰汇合。

        到了下午四点,天忽然阴了下来,整个贡嘎山系都被云雾所遮盖了。

        然后风也转凉嗖嗖了。
        再这里躺下去已不再合适了。于是我起身,去贡嘎寺周边转了转。

        后面来的游客坐在山坡上,看着贡嘎,满是失落之意,我都替他们有些难过。

       贡嘎寺始建于公元十三世纪中叶,由第二世噶玛巴·噶玛巴希的亲传弟子扎白拔(第一世贡噶活佛)所建,至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为历代贡噶活佛之修行闭关圣地,也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教派(白教)的三大圣地之一(西藏楚布寺四川德格八邦寺和贡嘎寺)。爬上贡嘎寺后的山坡,这里本是拍摄贡嘎雪山下的贡嘎寺的经典角度(人们把贡嘎寺和贡嘎主峰之间遥相呼应的协调性称为凝聚天人合一的神喻),可是现在远处的贡嘎雪山完全隐没在云雾之中。

        贡嘎寺的大白塔。

        被拦起来的灵塔。

        转经筒。

        贡嘎寺的喇嘛。我们所在的是老贡嘎寺,由于高寒偏远,平时只有一两个喇嘛在这里念经和打扫寺庙。而且据说是每月一换,轮流值班。

       回到寺内,同伴在打着“掼蛋”牌,真羡慕一起出行的。

        领队们从中午起就一起在贡嘎寺的厨房里为我们忙着准备着晚上的饭菜。
        到了六点钟,排队打饭菜。

       这一顿饭菜会让很多人难忘。

         天然后很快就暗下来了。云雾紧锁,拍星空是绝无可能的了。
         我被分配安排到了一个狭窄的小房间,房间堪堪只够摆三部折叠床,同住的是一对小夫妻,我顺理成章被安排到靠门的那间床。尴尬的事,我这折叠床是四节,如果把最后一节翻转下来的话,房间门就没法关上或打开了。如果不翻下来的话,床就只剩一米,脚都没法伸直了。
        最后我还是把登山包放在床最尾处,当垫脚之用,算解决了这个问题。只是这样,我这张床高高低低分为了三个起伏,算了,将就一晚吧。

        可又发现房间居然没灯,找贡嘎寺管理员,管理员手一摊:我们这里就是这样了,不住的话可以退房。
        这句话把我噎得说不出话来。最后管理员还是拿来了蜡烛和手电,算解决了这个问题。

        昨天拍星空的女团友叫我去拍光绘,我没有兴趣。钻进睡袋,倚靠在床上看了一部手机上的电影,十点来钟睡觉。今天走了十公里,有点困,很快就睡着了。然后睡到三点,因为枕头太低(聊胜于无),脖子睡得生痛给痛醒了。最后把棉袄拿来出来垫高了枕头,才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D4:贡嘎寺—草科:秋色中的行走

        今天全天徒步,全程28公里。
        早上6点半起来,去昨天倚靠的大石头看看,贡嘎山完全隐没在白茫茫的云雾之中。

         贡嘎山下的经幡在雾中时隐时现。

          许多重装徒步的人就在这贡嘎寺边的山坡上露营

         马帮的骡马也还在休息中。

         我们就在这雾中出发了。

         走过白塔,再见贡嘎寺。也再见贡嘎了。我们这一路上不会再见面了。

         先要走到山门,昨天下山的路,今天就是上山了。

         偶尔可以看到雪山。这路上将基本上很难再看到了。

        今天主要还是下山的路。

        虽然天阴,但更显秋色。

        有时候我都很希望有人能给我拍一张这样的照片。

        到了山门。这是上子梅村下子梅村的分岔路口。接下来我们要走与昨天完全不同的路了。

        我们往下子梅村而去,一路下山。

        看到了大片的松萝,随风飘逸,如梦如画,足以称为松萝林。非常惊艳。

        在川西高原上松萝见得多了(如黄龙毕棚沟),但这么一大片松萝,还是第一次见到。

         贡嘎河湍急下流。

        各种色彩交织在这河的画面里。美极了的秋色。

        实在忍不住在溪边长曝了一会。

        马帮是我们旅途的好伴侣。这一路上很远传来叮叮的铃声,就知道马帮来了,很多时候是我们所期盼的。

        这张照片的意境,跟我们这个有点特立独行的团友有点相符。

        中午12点钟走过了下子梅村。这里开始可以通面包车,一些团友也在这里开始搭车。

        开始了一段沙石土路。

        但两边的风景非常美。

       这些贡嘎大环线的重装徒步者,今天应该是他们的胜利日。

        沿途有藏民司机摇下玻璃说免费给我们搭车,我们都拒绝了,出来这段旅行,就是为了欣赏这路上的风景。为了这风景,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值得的。

        接下开始连续一段涉水路。
        只有一根木头横跨小溪。

        藏民的小面包也在水里熄火了。

        接下要走这路上最艰难的的涉水路了。

       木头晃啊晃。

       摇啊摇。

         看到好几个人平衡没把握好,一脚陷进了水流中。

        常在河边走,要想不湿鞋,还是要有点技巧的。

       摸着,不,踩着石头过了河。

       当地农民拉两根木头横在河上,承蒙惠顾,收费十元一位。

        就差收钱的藏民大吼一句“此路是我开,此桥是我搭,若要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了。

       马帮倒是潇洒地涉水而过。

        走完涉水路,再走沙石路和上坡路。

        两边秋色层林尽染。

        过完这个水塘,巴望海休息点到了(其实就是一上木居村的藏民在此搭个帐篷的小卖部,可提供热水)。

       风景不错。

         已经中午两点了,在这里匆匆吃了干粮。看了一会儿风景。

        沿着山坡而行,行走巴望海。

       如果是晴天,蓝色的海子、金黄色的山林,是何等美境。

        只是今天是阴天,景色还是打了折扣。但我们的心境不错,在城市里呆久了,任何一点景色都会让我们满足。

       沿巴望海而行,是一阵上坡又一阵下坡。

      又走回了贡嘎河,就是走出巴望海了。

        远处那根木头桥,再度收费10元。

      站在桥上拍这张照片,还真碰上了疾驰而来的马帮,幸好同伴提醒。

        接下是长长的这种树荫中的土路。

        这算是我这一路上拍得最好的马帮照了。

        沿着小溪而行,路途不远了。

      走出了林荫路,沿着灌木坡下山。这一路海拔的下降,让我们充分体验了植被的变化。

       偶尔见到阳光洒在山坡上。

       要到出口了,一段满是秋意的景色,让同行的一位女伴失声惊叫:“四川的秋天,你怎么能够这么美!”
       哈哈。

       下午四点整,终于走到了停车场。

      然后看到了在巴望海碰到的一个步行者带着她小狗也出来了。唉,我们累成了狗,还真不如狗。

        坐上大巴,盘旋下山往草科而行。路边的贡嘎河,水流湍急,卷起千堆浪花,咆哮而下,令人惊叹,即是隔着车窗玻璃,也仿佛能感受到吼声如雷的气势。
        就在这下山路上,见到了一条白练腾空般的瀑布,从重重云雾中直泻数百米而下,仿似天门洞开,银河飞落人间,这一刻真有瞠目结舌之感。这是我这一路上,见过的最壮观的风景。只是车窗玻璃已经起雾,无法进行拍摄。
         确实应验了那句话: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

         车行了三十分钟之后,手机终于有信号了。整三天,我度过了毫无手机信号、与世隔绝的三天,手机一开机,都是老婆的未接电话。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老婆和女儿报平安,她终于安下心了。

         到了草科,第一时间是洗澡,毕竟三天都没洗过澡了。然后是团友们的狂欢,啤酒走起。

D5:草科—成都:归心

        今天就是回成都之行。一路都是阴天。
        行过平乐古镇午餐。我收起了相机,静静在这古镇小逛了一圈。小镇虽然人多,但非常安逸,让人有“少不入川”的感叹。
        只在古镇的乐善桥上,留下了到此一游的一张照片。

        车上了高速,与来程相比,非常通畅。下午3点就回到了成都
        回到出发集合的酒店,团友们互相告别。
        我一个人背着背包,又一次孤身走在成都的街头。重回闹市,重回人间,自己却似乎仍迷醉在贡嘎的午后阳光中,这里的繁华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发出了这张图的微信后,同学马上复我:同学会,等你了。
       作为在成都读了七年书,成都是我的第二故乡和根据地了,因为自己这几年重回了成都几次,加上以后可能也会多跑川西,实在不好意思惊扰同学,想着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结果还是促成了一次同学会。同学安慰我说:我们虽都居于成都,但平时见面的机会基本没有,好多同学几年都没见过一面了,你来了,正好是我们聚会的借口。
       这也算是这次旅行的意外之喜吧。


        为什么贡嘎?当我走完这个旅程,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我看到了贡嘎的日落金山、七星拱照、朝阳东升、云蒸霞蔚,经历了子梅垭口黄昏和黎明的凛烈大风,享受了贡嘎寺午后煦暖的高原阳光。这一切,都足以让我去向每个人传诵贡嘎的伟耀与荣光。
        我在徒步中看到了川西高原的无边秋色,“四川的秋天,你怎么能够这么美!”这句话像信念一样扎根在我的心中,会不时呼唤、催促我重回川西,一遍遍去欣赏和记录它的美丽和灿烂。

        我一个人上路,认识了许多来自天南地北的团友,虽然大家以前从未相识,但一路上相互支持、相互帮助,使自己的旅途并不孤单。
        来自北京、刚毕业的雨潮,我们这群中唯二独自上路的团友,下一步有着行走ABC和珠峰东坡等诸多计划,祝他顺利。

        来自广东、与我另一个城市的风哥、兵哥等,与我年纪相仿,都一样有着年轻的心,希望有机会再结伴上路。

          来自贵州的祥祥父子。父子俩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10岁的祥祥走完了两天半的全程徒步,在贡嘎寺到界碑石一段与我同行,数着我踩过了多少次马屎,淌过了多少次水,让我这段徒步充满欢乐。

         在路上,我认识了很多偶遇的徒步者、摄影爱好者,彼此互相打气和鼓励。
         这一群自发组织徒步贡嘎大环线的年轻人,在日出的子梅垭口相遇,我给他们拍下了他们这路上的第一张合影。

        给这个年轻人Colin拍下这张贡嘎照时,当时我急着赶下山,已收起了相机,又答应拍了这张。当他收到照片时,立即把微信头像换了,这对我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满足和成就。

         在路上,无论是车上或是行走途中,我见到的藏人,都向我们微笑致意,在这里我见过了最真诚的笑容。
         在贡嘎寺边的帐逢,我给这个叫克珠的藏民一家拍下了一张照片,他们一家都非常高兴。后来我自己坐在贡嘎寺门口,克珠路过,我请他为我拍一张照片。他腼腆地端着相机,为我做了留念。这一刻,我们都是开心的。

        为什么贡嘎?我想,有了这些满满的温暖的回忆,如果哪天自己再独自上路,这些都会是支持我前行的动力。这也是自己这次行走贡嘎的最大意义。

本篇游记共含14081个文字,36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hellocindy 的图片:

电脑桌面水瓶

2016-10-18 21:00

引用 hellocindy 的文字:

于是我很认真地向领队建议:以后你们上路必须在车上准备好一副麻将桌,绝对是需要的。

在成都 是不是小孩子都会打麻将呀?

2016-10-20 19:48

引用 夏小文明 发表于 2016-10-18 21:00:47 的回复:

电脑桌面水瓶

回复夏小文明:过奖了。我是拿来当电脑桌面了,敝帚自珍

2016-10-20 23: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鹿尤 发表于 2016-10-20 19:48:55 的回复:

在成都 是不是小孩子都会打麻将呀?

回复鹿尤:谣(dang)传(ran)啦

2016-10-20 23: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hellocindy 发表于 2016-10-20 23:30:39 的回复:

谣(dang)传(ran)啦

回复hellocindy:哈哈哈哈哈哈后悔自己没生在成都

2016-10-21 11:06

引用 hellocindy 的文字:

我有些哭笑不得,女主人手再一指招牌,说:摄影家都是在我这里创作的。

生活在那里的人应该都习惯了美景,并不觉得有什么美

2016-10-25 15:51

引用 hellocindy 的文字:

11点车行到沙德,领队在这里要买今晚晚餐的各种材料(三辆大巴,一车30人共90来人,食材不少),因此停留了很长的时间。

楼主,你们的这个团是含餐的嘛?一个人大概多少钱呀

2016-10-25 15:58

引用 hellocindy 的图片:

如梦如幻

2016-10-25 16:08

引用 hellocindy 的图片:

看来楼主木有高反啊哈哈哈

2016-10-25 16:11

引用 夏目的旅行詩篇 发表于 2016-10-25 15:58:25 的回复:

楼主,你们的这个团是含餐的嘛?一个人大概多少钱呀

回复夏目的旅行詩篇:承办的是"成都足迹户外俱乐部",可百度其官网,有路线说明及费用

2016-10-25 18:5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