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走在河西走廊(三)

6
Derek (北京) LV.7
2016-10-15 03:44 208/4
  • 出发时间/2016-10-01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一个人

一路向东

       黎明的敦煌有点冷,我穿着厚厚的冲锋衣,背着沉重的背包,拼到了一辆向东行进的车,迎着初升的朝阳,告别了身后千年的敦煌,继续踏上我未完的旅途。
       其实拼车的司机小哥我早在出发河西前就在一个杭州朋友的推荐下联系好了,并在微信上和他确定了出行的时间和行程安排,但由于后来司机小哥的车被一个整团给包了,没有腾出空位,所以他就又很负责任地帮我联系了另一辆车,让我和随车的另外三对零散驴友一起走完接下去的行程。其实对于我而言,这样的安排正合我意,和零散的驴友们一起拼车同行,会让我觉得旅途中充满更多未知的乐趣和期待。
       新联系的司机小哥叫名叫马鑫,聊熟后我们一车人都亲切的叫他小马哥,但事实上他比我还要小一岁。小马哥是个挺帅挺幽默风趣的小伙儿,他总说自己人送外号“西北吴彦祖”,小名“马漂亮”,一有机会就各种逗趣耍宝,最关键的是还P得一手好图,这让我们车里同行的三个姑娘对他崇拜得屁颠屁颠的,我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其中俩姑娘的男票那种忧怨的眼神,每当小马哥开始耍宝出风头的时候,我就很想求一下那俩男票心里的阴影面积。也许有人问为什么随车的三对人中只有两个男票,哦,忘了交待,和我一起拼车结伴的分别是来自南京的雅莉小两口、来自深圳的阿德小两口和来自广州的晓榕母女。

       虽然我的这次独自的旅行并没有像朋友们期待的那样有个什么难忘的邂逅,但是我想说,我很开心能和这三对来自不同城市的驴友们度过了两天愉快的旅行。在路上,能碰到气味相投的驴友同行,这绝对是旅行途中的一大幸事。想起去年我去西藏时和我结伴的那个奇葩同伴,那种交友不慎的愤懑和影响旅行心情的胸闷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年我决定自己一个人出发的原因。
       离开敦煌后,我们中途在瓜州甜水井休息区做了短短的停靠,休息区里热情的瓜农们招呼我们免费品尝一下他们的哈密瓜,这不尝则矣,一尝就停不住了,那哈密瓜香甜的程度是我们平生仅见,简直太好吃了。一群人瞬间被吃货附体,纷纷沦为吃瓜群众,临走不满足,还买了两个哈密瓜让瓜农切成小块带走,装了整整三大塑料袋。广州的晓榕母女更是买了瓜农们很多果干,装了好几箱,并当场填写快递单打算邮寄回去。

       我们一行人吃着瓜,聊着天,听着小马哥车里的音乐,不知不觉就到达了那座久负盛名的西北第一雄关——嘉峪关。这座和“天下第一关”山海关齐名的西域堡垒是在当年明初大将军冯胜的主持下修建的,作为明王朝最西端的军事关隘,嘉峪关的修建事实上是明王朝战略收缩内敛的象征,同时也意味着繁荣了千年的路上丝路贸易最终走向没落。从明太祖朱元璋建立明王朝开始,他制定的朝贡制度和海禁政策,使得中原王朝在达到封建中央集权极致的时期,国力走向了衰落。嘉峪关,作为从哈密卫通往中原地区唯一合法丝路上的关卡,它的存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中西方贸易和文化交流的畅通。数百年前,葡萄牙传教士鄂本笃怀着对《马可波罗游记》的向往和利玛窦关于“契丹”的猜想,从印度出发,翻越帕米尔高原,通过路上丝绸之路寻觅传说中的“契丹”,却由于明王朝闭关锁国的政策最终止步于嘉峪关,面对着东方万里的锦绣河山,背负着西学东渐未完的使命,他抱着遗憾病死于此,这是鄂本笃的悲壮,也是中原王朝苦难命运的开始。
       公元1842年,作为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政治牺牲品,林则徐被清廷流放到这里。面对着这座西北第一雄关,他写下了“除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的诗句。为了赶行程而只能站在雄伟的嘉峪关前匆匆一瞥的我,无法去深刻地体会这位乱世中的清流砥柱内心沉痛而又寂寥的心境,只能远远地仰望着这座雄关,奉上我对无数先烈和英豪由衷的敬意和悯惜。这座在很多人眼里无比自豪的历史杰作,此刻在我看来却是那样的悲凉。看着嘉峪关,我深深地体会到,一个王朝一个国家最核心的竞争力绝不是靠一座固若金汤的军事堡垒那么简单,而是靠人本身,是靠一个内外兼修有容乃大的清明政治。我不禁想到清朝康熙年间文华殿大学士张英的一句诗: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我们的车一路向东,在傍晚时分,抵达了张掖的丹霞国家地质公园。张掖号称“塞上江南”,最早的时候为月氏国属地,后来被匈奴占据,成为了休屠王、浑邪王领地。汉武帝时期,骠骑将军霍去病驱匈奴出走西域,并收编了休屠王、浑邪王部队,汉朝始在河西走廊由东向西设置了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自此河西走廊尽归汉朝版图。张掖之名就是取“断匈奴之臂,张帝国之掖”的意思,可见当年汉武帝经略河西走廊通达西域的良苦深意。
       当看到张掖七彩绚丽的丹霞地貌时,我们一行人已然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地吸引,如果说雅丹带给我们的是苍凉广袤的肃杀,那么丹霞带给我们的就是秀丽妖娆的美艳。自然力的鬼斧神工赋予了河西走廊这片土地丰富多样的地域风情,增添了这里神秘传奇的迷人色彩。
       同样是日落,在我看来,玉门关的日落是以景衬日的英雄悲歌,而丹霞的日落则是以日衬景的霓裳羽衣。正因为丹霞如此美艳,所以参观的游客也是比肩接踵,为了欣赏夕阳晚霞中不同姿态的丹霞,我们需要乘坐观光巴士游走于不同编号的观景台。在日落前的半个小时,我们抵达了4号观景台,传说在这里能看到丹霞最美的夕阳。

       然而夕阳晚霞虽美,我们一行人的眼球却被观景台边的热气球所吸引,尤其是在夕阳、晚霞、丹霞地貌的衬托下,飞升的热气球宛如飘逸在一幅美若童话世界般的油画里。想着要是能坐在热气球里看夕阳,那绝对是一种无比浪漫的体验。我们兴奋地跑过去问乘坐的价格,票价是250元一位,只不过因为排队乘坐的人太多,起码需要等候半个小时以上,我们算了算时间,等轮到的时候估计夕阳已经完全落山了,于是只能遗憾的作罢。但是我们却也没因此而放过好不容易遇到的热气球,一行人拿着相机、自拍杆,或互拍或自拍,以热气球为背景摆各种搞怪pose,玩的不亦乐乎,完全忘了此行最主要的目的是来看丹霞日落的。

       当天晚上我们一行人在丹霞地质公园附近的宾馆下榻,原本三百多的房费,在司机小马哥的努力下砍成了两百多,而且房间条件绝对够得上星级标准,比我在敦煌住的客栈不知要好多少。不过后来小马哥带我们去的一家清真知名连锁饭店吃饭,却成了有史以来我吃过最难吃的一顿,不仅量少,还难吃,一盘所谓的鱼香肉丝更是刷新了我们对传统鱼香肉丝原有的概念。然后,大家在胡乱扒了两口饭之后,纷纷跑到外面的烧烤摊买羊肉串去了。
       第五天,因为同行的雅莉他们小两口打算赶当天晚上从西宁发车的火车去西安再玩一下,加上阿德他们两口子也临时改变行程想提早回家休整,好应付接下去连续七天的上班。所以经过商量后,我们一致决定一早出发,不在原定的祁连县留宿,直接一路游玩过去,提前一天到西宁过夜,然后在那里各自分别。于是我也将我原定于第六天傍晚从西宁兰州的火车票改签到了中午。
       临出发前,小马哥带我们去吃了一下当地的特色早点——牛肉小饭。那酸辣的味道又开胃又解馋,连我这不爱吃面食的人也将整整一碗小面吃得底朝天。

祁连山下千年梦

       车继续向东行进着,看着车窗外山峦叠起雄伟壮阔的祁连山脉,我一时为它的龙脉走势所着迷。杂学颇多的我因为曾粗浅地看过一些风水学的书籍,此时竟下意识地去印证和寻找书中所记载的种种藏风聚气的风水福地,只不过有些按图索骥,只能模凌两可地辨别着哪座峰是太祖山哪座峦是少祖山哪道岭又是父母山下玄武砂结穴,却不知到底正确与否,想着若此时身边能有一个精通风水的大师根据沿途的山川地貌向我指点这一路的风水,那才叫受益匪浅不虚此行。
       河西走廊的这一路过来,虽然还了我多年的心愿,让我能亲自走一趟这古老的丝路,追溯和缅怀一下千年长河中的先贤志士,却始终还是留下了点遗憾,比如没来得及去一趟瓜洲的悬泉置,瞻仰当年长罗侯常惠纵横捭阖的外交风采;无缘探访祁连山下焉支山畔水草丰茂的山丹军马场,驰骋一回名满天下的大宛国汗血宝马;也到不了当年“凉州会盟”的武威,去幻化寺感知萨迦班智达和一代帝师八思巴的佛陀智慧。可是世间又能有什么事可以做到处处尽如人意呢?正如我一直认为的那样,旅行就是旅途中的人生修行,只有珍惜眼前,放下执念,才能不忘初心,得偿始终。留点遗憾就等于留了点念想,或许这恰是旅行真正的魅力所在吧。
       当我看到路边扁都口景区的告示牌时,原本沉醉在祁连山风景中那颗平静的心突然兴奋了起来。我对司机小马哥说,别的地方都可不停,但是到了扁都口,一定要停下来让我伫足片刻,咏怀一下这个充满传奇故事的地方。
       车在扁都口停了下来,可是我们被眼前蓝天白云下漫山的花圃所深深地吸引,橘红色的万寿菊在扁都口的祁连山下犹如绵绵的花海,那种视觉上的反差和冲击,感觉像是走进了世外桃源一般,真不愧有“塞上江南”的美名。

       扁都口地处祁连山中段,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通往河西走廊的必经要塞。汉武帝时期,张骞使团出使西域就是通过扁都口穿越的河西走廊。公元609年,即隋朝大业五年,意气风发的隋炀帝为了经略西域,重新疏通自魏晋南北朝以来被战火阻断了几百年的丝路贸易,率十万大军御驾亲征不断滋扰河西的吐谷浑,并大获全胜几乎全歼吐谷浑部。随后,隋炀帝在黄门侍郎裴矩的穿引下,率大军和后宫嫔妃及侍从穿越扁都口,西巡至焉支山下的张掖,会见西域27国使者,并召开了史无前例且为后世留下深远影响的“万国盛会”。当然,隋炀帝也就成了历史上第一个西巡至河西走廊的皇帝,这即便是当年的汉武帝也只能是站在黄河边可望而不可及。在次这西巡的途中,隋炀帝还写下了著名的诗篇——《饮马长城窟行示从征群臣》:
       释兵仍振旅,
       要荒事万举。
       饮至告言旋,
       功归清庙前。

       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还可以从这首诗中品读到当年隋炀帝的万丈豪情。只是,一路旗开得胜的隋炀帝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带领的这支大破吐谷浑势不可挡的大隋铁骑会在如今这花团锦簇的扁都口遭遇到了突如其来的暴风雪,竟超过一半的士兵、后宫嫔妃和随从在这场严寒中被冻死。然而在经历了这大喜大悲后的隋炀帝最终还是不负众望地到达了张掖,并在接下去会见27国王公使臣的“万国盛会”上依然不失大国之君的威仪。通过这次盟会,隋炀帝让中原王朝与丝路沿途的各国在政治、经贸、文化方面的交流得到了全面的恢复,隋朝的国力也进而达到了鼎盛,这也为后续唐王朝兴盛的丝路贸易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扁都口,恰是见证了这丝绸之路上里程碑式的历史时刻。
       尽管很多史书将隋炀帝杨广批判成穷奢极欲荒淫无道残暴不仁的末代昏君,并以炀帝为鉴,歌颂李唐王朝的贞观之治与唐太宗李世民的英明神武。然而在我看来,隋炀帝虽一手断送了盛极一时的大隋天下,却仍然堪称雄才伟略高瞻远瞩的一代帝君。所谓炀帝的种种罪状不过是后续的王朝为了树立其取而代之的合法地位,强调其天命所归的权威性而刻意泼污抹黑的惯用伎俩,正如后来满清八旗入关后修订的《明史》,愣是将明朝历史刻画成了血迹斑斑昏君迭出的形象一样。
       客观地讲,隋炀帝的败落究其根源是这位少年得志文韬武略的皇帝太过英明神武精力旺盛,他超前的战略眼光和过人的智慧已超越了其所处时代的水平太多,这注定会被那个时代所不容。同时他在为实现自己理想和抱负的过程中又太急于求成,使得穷尽民力耗尽国库,最终导致了王朝在最鼎盛的时候被颠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欲速则不达的悲哀。可是,纵观炀帝一生的杰作,二十岁挂帅平陈,实现了继西晋之后中原的再次大一统;建东都、凿运河、开创科举制、平定吐谷浑、会盟西域27国疏通丝路贸易,这种种文治武功无不对中华后世形成了深远的影响。试问,这些不可磨灭的丰功伟绩又岂是一个荒淫无度只知享乐的无道昏君可以做出的大手笔?别的不说,按《资治通鉴》所载,就凭大唐王朝在同样经历了两代皇帝的经营,而且其中还有一位号称皇帝楷模的唐太宗的治理下,却直到贞观十三年,经济、人口、疆域还远不及隋炀帝大业五年的水平,由此可见,纵是被后世称道的一代圣主李世民,较能力,也不能望炀帝的项背。只能说隋炀帝这富有悲剧色彩的结局,是因为他生错了时代,正如一些后世学者对他较为客观的评价:其罪也彰,其功也卓,弊在当代,利在千秋。
       看着如今这如画境般的扁都口,我们已很难想象这个地方当年暴雪严寒下惨烈的光景,不过这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用快门记录下此刻欢呼雀跃的记忆。阿德他们两口子干脆撇下了组织,牵了农户们饲养的马自个儿骑着玩去了。雅莉和晓榕她们则是采来了万寿菊戴在发鬓上,还硬拉着小马哥,说要和花样的“西北吴彦祖”各种同框合影,可怜的雅莉男票就只能流露着忧怨的眼神充当摄影师。

在西宁说再见

       离开扁都口的时候,我看着后视镜中的景色,感觉却是犹如在和一位老朋友告别一般,心中总是围绕着一丝丝的酸楚。记得有人说过,当一个人从西到东穿越河西走廊的时候,即便路途艰辛,却也是充满希望;而对于从东到西穿越河西走廊人来说,路途总是充满寂寥与失落。可是我明明是一路向东,却为什么离家的距离越近越是感觉怅然若失。或许,是因为心里隐隐的那种即将离别的不舍吧。
       在中午时分,小马哥开着车,带我们到了祁连山下隶属张掖的一个小镇,他说要带我们尝一尝这里特色的羊肉砂锅。
       这是一家很小的清真饭馆,小到只能放下6张小桌子,稍微来几波人,就会拥挤到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其实对于清真风味的东西我并不是很有感,也许是因为我从小最爱吃的东西恰是清真的禁忌。不过,当店老板端上一锅热气腾腾的羊肉砂锅时,我还是被诱人的香气给吸引到了,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尝了一勺,没想到羊肉汤的鲜香在入口时的瞬间迅速征服了我的舌头,那种鲜美里带着恰到好处的胡椒辣,能在嘴里分离出饱满且具有层次感的味道,而且不知道是羊好还是烹饪手艺高,这一整锅的羊肉砂锅愣是吃不出一点羊膻味。接下来,大家手里的勺子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天虽然冷,但还是一边吃一边冒汗,直到将一整砂锅吃到见底为止,这绝对是我们这几天来吃过最带劲的一顿了。除此之外,我们还在饭馆门口的牦牛酸奶摊买了好几盒牧民自制的牦牛酸奶,吃起来感觉酸酸咸咸,拌着蜂蜜或白糖吃,味道说不出来的好,这在别的地方还真没吃过这么独特的酸奶,若是在北上广能开上一家卖这种口味酸奶的店,相信绝对可以火爆到店门口要摆一个排号机的程度。

       吃完中饭,我们一行人继续上路。雅莉提议说,过完今天大家就要分别了,走之前一定要找个风景独好的地方大家拍一个大合影作留念。然后一群人要求小马哥找个特别能代表祁连风景的地方拍照。小马哥拍拍胸脯说:“跟我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我们看到大雪山前放牧着成群的牦牛和绵羊的时候,小马哥说前面还有更好的风景,于是我们竟然就真的相信了,直到沿途连绵的祁连山从白雪皑皑到雪线彻底消失,就再也没有找到一处让我们有兴致拍照的地方。而小马哥只得在进入海北藏族自治州地界的时候找了一处山路边的观景台停了下来,算是给我们一个交待,可是和延绵不绝的祁连大雪山风景比起来,此处的观景台真是找不到什么可圈可点的景致,因此直到最后,我们还是没能如愿地拍一张旅行全家福留作念想。不过好在观景台上有几个穆斯林摆了个烧烤摊在贩卖烤羊肉,而且这羊肉还是当场切当场串当场烤,这对于我们一群吃货来说,算是一个小小的慰籍,毕竟在祁连山上看着风景吹着山风吃着烤羊肉,也是一番别具风格的体验。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行走河西走廊的最后一站——西宁。几天的一路同行,到这一刻终于是时候要说再见了。先送走了晓榕母女,再送别了雅莉两口子,接下来就是我。下车时我冲着车里的阿德两口子和小马哥挥了挥手,互道一声珍重,从此应是天涯各路,可能会在未来某一天彼此重逢,亦或许此生再也不会相遇。我知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但留在最后走的总是最过失落的,我庆幸的是,我不是最后离开的那一个。
       然而,一段旅行的结束,却也是另一段旅途的开始,生命不息,行走不止,我们一直在路上。我将继续我的行程,转道前往兰州,打算最后去看一看那条穿过城市的黄河,以及那座横跨在黄河之上的中山铁桥,然后辗转飞回北京,在心灵得到小小的放飞之后,重新回到那个朝九晚六的轨道上。
       离开西宁的时候,我在西宁火车站前用自拍杆拍下了一张自己背包旅行的照片,我只想给这次河西走廊之行印一个标记,画一个符号,然后大声呐喊一声:青春不远,激情还在!

       青春,其实一直都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不曾远离。

                                             (完)

                                                                                 ——纪念此次记忆深刻的河西走廊之行

本篇游记共含6889个文字,1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我也准备出发了,希望能顺利~

2016-10-16 22:28

引用 katsumakay 发表于 2016-10-16 22:28:03 的回复:

我也准备出发了,希望能顺利~

回复katsumakay:祝一路顺风魂风

2016-10-17 01:09

唉,看楼主玩的这么开心我也想去了。

2016-10-17 09:57

引用 phipippo 发表于 2016-10-17 09:57:55 的回复:

唉,看楼主玩的这么开心我也想去了。

回复phipippo:只要有时间就多出去走走

2016-10-18 00:2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