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初夏漫步尼斯

18
Mo_Ami (上海) LV.9
2016-10-15 17:51 145/4
  • 出发时间/2016-05-01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0000RMB

初到尼斯(Nice),等待匆匆赶来的Emma和David带我们去位于老城的公寓,尼斯老城不大,但道路极其繁杂密集,没人带路很快就会迷失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我们的公寓位于一条通向海滨大道的斜坡上方,楼下是一个小型海鲜市场,靠近天使湾,房间是宽敞的二居室,整洁干净,还能闻到刚装修过的气味。世界上的酒店大同小异,民宿却千差万别,房东更是千奇百怪,有的跟你住邻居,有的会开车带你四处转,有的给你备了丰盛食物,也有的留下钥匙就消失无踪,租客提着门口菜场买回的本地食材自己下厨,就像短暂地做了一回当地人。
 

一天的开始,是在滴漏式咖啡机里煮好咖啡,配上自制蔬菜沙拉三明治,端到无比狭小、紧凑的阳台——喝上今天的第一口咖啡。欧洲的阳台普遍窄小,说的好听点叫阳台,其实不过是一个仅能容下半张圆桌和两把藤椅的小犄角,正对着临街的另一户人家,那家阳台的面积也小得十分了得,放了两把椅子就再塞不下其他东西,连续两天没见到有人出来晒太阳,所以始终对如何把硕大的身体塞进两把那么单薄的椅子里的欧洲邻居感到好奇。

尼斯是南法最有名的旅游城市,可能因为住在居民区的缘故,没有意料中的喧闹,相较其他闹哄哄的度假胜地,它的宜居更显得难能可贵。某天甚至心血来潮地跑到中介门口看房价,据说这也是中国旅行者每到一地最喜闻乐见的事儿,南法房价整体偏高,仅次于巴黎的消费水平让这里成了连法国人都不来的旅行地,一位常年生活在巴黎的朋友说,巴黎人宁愿去国外度假也不来尼斯,同样的风景,隔壁(西班牙)要便宜得多。

尼斯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50年,最初由希腊人建成,曾是普罗旺斯公爵和萨伏伊公爵的领地,因其特殊的历史地位几度更换领主,1860年撒丁王国将尼斯割让于法国。至今尼斯老城(Vieux Nice)保存了大量18世纪以来美轮美奂的巴洛克风格教堂,一些岌岌可危的老楼至今仍在使用中,砖红色房顶、明黄色墙面、淡绿色窗框,是老城的标志,把古老的东西都保存得无比完好,是每一个到过欧洲的国人都有的感慨。漫步于尼斯老城错综复杂的羊肠小路,是体会这座城市魅力的最好方式,与法国北部不同,这里的色泽和线条更加鲜艳、热烈、明快,不知是不是地中海温和的气候具有一种神奇功效,将人的心性打磨圆润光滑,懒散无忧,在这里度日如年,倒也是美丽人生。因此大街上的行人,脸上也多了一份无所事事的慵懒。 
 
喜欢在老城闲逛,起先是迷宫般的羊肠小径,一手拿着Google map,还得一边丈量着距离,街道之间过于紧凑,一不小心就走过了头,慢慢地,道路开阔纵横,形成渐渐眼熟的脉络,撇掉地图后,老城的样貌逐渐清晰,以生于此地的安德烈·马塞纳将军命名的马塞纳广场(Place Masséna)建于19世纪上半页,是尼斯的地标广场,黑白相间的棋盘状地面,粉黄相间的老楼房围绕在广场四周,古老的有轨电车于路间穿行。

不止一本书里介绍过萨莱亚广场(Le Cours Saleya)的集市,这里是老城中心为数不多的一块空地,不过大多数时候,广场被早市的摊位挤得水泄不通,据说这种集市已有近百年的传统,却能在如今的数据时代继续延续,让人称奇。鲜花水果杯碗碟盘的小推车,祖传旧物等待识货者的二手市场,逛早市也要精心打扮的老妇人手中必定捧着鲜花,各式瓷器上的彩釉欢脱明快……这一幕仿佛电影中的场景,真切地在此日日上演,这是属于南法的热情,也是属于南法的慵倦。

蔚蓝的天使湾(Baic des Anges)海滩旁边是著名的——英国人林荫道(La Promenade des Anglais),这条种植棕榈树的林荫道,由艾伯特一世花园通向尼斯老城,因在1820年由英国侨民筹款修建而被俗称为英国人林荫道,这里聚集了尼斯最好的海岸风光,同样聚集着尼斯最多的高级酒店和外来游客,大多数时候热闹非凡,游弋者众,而清晨雨中的海滨则给人一种另类的宁静和谐,此时这条路才真正称得上“散步道”。

英国人林荫道一路向东,是尼斯城堡山(La Colline du Chateau),这里据说是尼斯城的源头,数千年前希腊弗凯亚人在此建立了贸易港口,之后罗马人把这里开发为小城镇,最后,城堡山和下面的尼斯老城被统一成第一个中世纪的坚固要塞。传闻城堡山会在每日正午十二点鸣响礼炮,不过我在这里住了三天都没有听到。如今的城堡山,修建着供游客登顶的直达电梯,观景台是俯瞰天使湾和尼斯旧港以及整个老城区的最佳位置。古希腊的商船鼎沸,中世纪的战火弥漫,都已消失不见,旧港依旧停泊着游艇船只,天使湾仍划出优美的蔚蓝弧度,远处的红房顶,近处的大教堂,此时的尼斯如此风和日丽,岁月静好。

如此美丽的画面,实在不想被一个尴尬的问题打扰。但是,去过法国的人,一定都曾被这个问题困扰——上厕所。是的,法国的公厕数量稀少,而且一半以上都要收费,我上过的最贵的厕所,在巴黎圣母院门口,每次0.8欧,无奈手握七毛钱,黑脸“所长”板着副恕不还价的高冷姿态,结果刚上完,就发现圣母院背面的免费厕所开着大门……无论是在埃兹山头,还是摩纳哥公国,或者阿尔勒小巷,上厕所的尴尬无数不在,经常为了找厕所,不得不掏钱买点东西,买完后顺便问洗手间在哪里,谁料店员说这里没有厕所,想上厕所请到旁边那家——顺势望去,旁边是间咖啡馆,一分钱没花怎好意思去问人家借厕所,但有时实在逼急了,顾不上脸面,硬着头皮往里走,心想万一被店员叫住就尴尬了,幸好店员都不注意谁在偷用厕所。所以切记:尽量在家解决好再出门、出门了就少喝水。将如厕次数降到最低。

离开尼斯的那天,一边吃着粉红色树莓蛋糕,一边看着站台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心理想着下次不知何时故地重游。当初看《花样爷爷》刘烨带四位老人一同前往位于尼斯的家里,阳光饱满的尼斯和像熟透的果实一样的尼斯居民都让我感叹生活在这里的人何其幸福。当终能身临其境漫步于英国人林荫道,却没想到三个月后这里即将历经的浩劫。恐怖组织入侵尼斯的那天,是法国国庆日,人们倾巢出动,一睹天使湾上升起的焰火彩虹,一同目睹的,还有八十四个遇难者体内迸出的焰火一样的鲜红。如果没有走在日落后的英国人林荫道,如果没有在城堡山看过壮丽的天使湾,尼斯的惨剧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无数人间悲剧中的一场,但经历了老城的日出月落,风起云舒,方才更能体会习惯了安逸的老城人对于突如其来的悲剧所迸发出的无力招架的绝望。当我回想起在马德里广场上看到的“欢迎难民”的条幅时,这种绝望尤其让人难以释怀。尼斯城很像一个把所有尺度都平衡得刚刚好的理想之境。但一切关于理想的执念,都建立在和平的基础之上。唯有西线无战事,方能人间有炊烟。
 
祈愿世界平和,老城无恙。

本篇游记共含2685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2016-10-17 15:25

引用 lavender 发表于 2016-10-17 15:25:34 的回复:

不错哦,顶一个!考虑去看看,有问题可以问楼主吗?在不能出行的日子里,也只能看看游记咯。游记写的不错,互相关注哦

回复lavender:谢谢,欢迎提问哈

2016-10-17 19: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用什么相机拍的啊?

2016-10-17 21:00

引用 天上之永恒 发表于 2016-10-17 21:00:41 的回复:

楼主用什么相机拍的啊?

回复天上之永恒:苹果6加索尼a6000

2016-10-18 10:4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