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伊犁没有草原

出门之前犹豫了很久,是拖箱子还是背登山包?以往的旅行都是背着60L以上的登山包,即使筛选很多遍还是会把背包塞得满满的,感觉什么都需要带,没有用不上的,只有用得上和可能用得上......背后背着登山包自然拿东西就不方便,所以前面必然会背一个双肩包,一前一后两个包,看起来像玩户外的,其实有时心里会觉得有些狼狈。出门几天,不徒步不搭车不露营为什么就不能让自己潇洒点儿轻松点儿逼格高一点儿呢?于是我拖着箱子出发,事实证明,由于我的个人原因,我可能很少会选择轻松点儿逼格高一点儿的地方,所以,真的不适合拖箱子出门,结果,刚到乌鲁木齐行李箱的轮子就掉了,我发誓,再也不装X了......
新疆真大,随便一走就是一两千公里,喀纳斯去不了,禾木村去不了,喀什去不了(将来留给走新藏线再去),最近的,去看看赛里木湖吧,在湖边住个蒙古包,晚上吹着冷风喝着小酒。有时间就去中哈边境,连霍终点——霍尔果斯口岸看看,毕竟是连接中亚各国的重要口岸,丝绸之路上重要的驿站,毕竟,连霍高速走了那么多次。

霍尔果斯

过来之后发现,它真的只是一个口岸。没有像红其拉普那样古朴的国门,甚至不能近距离去看一下界碑。唯一热闹的就是中哈边境贸易区,过去需要办边境证或者使用护照,这也是全世界唯一跨国界的、由两个国家的国土构成的边境合作中心。来这里的游客都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出去,无非是卖一些烟酒,干货和零食,价格不算低,据说还有假货。

这是我到过的第二个陆地口岸,比起中尼边境的樟木口岸,印象中,整个小镇排满了花花绿绿去尼泊尔的货车,鱼龙混杂,环境潮湿,昆虫还很多,所以第一次到那儿会让人产生一种紧张烦躁的情绪。然而在霍尔果斯,这里繁华太多了,类似内地的一个三线城市,人口不多,空气优良,绿植茂盛,实在不像是偏居在祖国西部边境。

果子沟大桥

赛里木湖

赛里木湖——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从伊宁出发去博乐的路上途经此地,一出赛里木湖隧道,就看到了湛蓝的湖水映衬着四周环绕的雪山,美哭了,真的。很少见到海拔这么低,长在地上的雪山,前天下了一天雪,到处都是白色的,远看湖面那么平静,想到她就这样存在了这么多个世纪,如果人能历经沧桑,看过数风云变幻之后,还能如此平静,宽广,博大,大概也可以如此一半,这样美丽。

比起湖,我更喜欢四周的雪山,每年都来看雪山,就像是一种信仰。喜欢雪山周围高耸的树,像一小片原始森林,想没有去过的北欧,据说这里被称为东方的“小瑞士”。屏蔽游客声音之后,喜欢这份宁静,雪是干净,是新的,没有被踩踏过。远方的树是静止的,没有风吹过,马、牛安静地吃着草,偶尔有一个蒙古包,一幢小木屋,仿佛他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在这里,与世隔绝的恬然安静地生活着。

带我们去赛里木湖的是伊宁伊栈青年旅舍的老板,苏北人,援疆工作到这儿的,四年,开了这家青旅。在新疆开家青旅特别不容易,办各种手续证件就用了半年多,新疆住宿查的严,住店都要安检,以前伊宁有几家青旅,后来陆陆续续都关门了,买台安检的机器就要四万多,青旅利润不高,好多家店都不想花这个钱,加上新疆时不时暴点儿乱,有易主的,有关门的,唯独伊栈开业至今安然无恙,老板未换。老板很善谈,也喜欢开玩笑,最让人佩服的是他操着一口苏北和东北口音一个词一个词说出来的英语,竟然和各国住店的外国人都交流无障碍,关键是对方都还听得懂,听得懂那种还带有儿化音的英语。每每听到他和外国人说话,我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厉害。

喀拉峻草原

新疆的那拉提草原很有名,去到之后我才知道还有个喀拉峻草原,研究了很久的地图,周边的地方都很远。我很少看攻略,都是直接看地图,能去哪儿就去哪儿,周边似乎所能及的就是特拉斯的喀拉峻草原,我想去。老板和义工都劝我,太远了,除非包车,一天很难往返,一个人包车去的费用在九百左右,太贵,非常不划算。可是来到伊犁不去草原似乎很遗憾,没办法,都不建议我去,索性睡觉,睡醒再说。
第二天八点醒来,天还未亮。决定去特克斯,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客运站大巴来回也不超过五十,据说沿途有雪山,大不了坐车去坐车回,看看路上的风景,顺便看看这座八卦城。伊宁特克斯138公里,过了巩留一直在修路,走了将近四个小时。不过我特别喜欢在大山之间穿行,连绵的山脉,想起了祁连,我喜欢带有古战场气息和英雄情结的地方。历史特别厚重的地方总给我很踏实的感觉,何况还有雪山,即使车程再走几个小时又何妨。

喀拉峻——中国古代最大游牧古国乌苏国所在地。在特克斯直接包了辆车去了喀拉峻草原。Bad season.初入草原,还能看到草色有些绿色,时不时的可以看到几个蒙古包和牧群,往里走,草色开始变黄,有一部分草已经被割过,牧群越来越少,牧民都转去了秋季牧场。再往里走,渐渐地草地上开始有雪,越往里走雪越厚,时不时会有几个小木屋,听司机说,冬天的时候会有一些滑雪爱好者自己带着装备住在这些木屋里,在此滑雪,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是不是真的像生活在北欧过着牧民的生活。

司机说,六七八月份的喀拉峻才是最美的,所有的草都是绿的,一望无际的草原开满了野花,如果去琼库石台的山顶,还可以看到一面是雪山一面是草原的场景,他说的自己陶醉其中,而我想象的却是满天的繁星和银河。这个季节的伊犁没有草原,光秃秃的泛黄的山,还要一望无际的雪原。无所谓,因为,我还会再来。

晚上回到旅舍,睡前房间里住进来一个外国女孩儿,看到她提着几包骑行的装备,忍不住找她聊天。她是英国人,29岁,在日本工作了一段时间,从泰国开始骑行,准备骑回英国。在中国境内从云南骑过来,骑了两个多月,有时路况不好,新疆境内下雪特别厚的地方,她会搭车走,她说,前两天她在野外扎帐篷,第二天醒来,帐篷里都是雪,特别特别冷,现在能住在有房子遮挡的地方已经觉得很幸福了。我问她路上有危险吗?路人都友善吗?她回答,都挺好,很多人会给她食物,偶尔有一些向她乱喊的人,她都当做没听见。问她最喜欢在中国路过的哪个地方,她说,大理太繁华,人太多,大理旁边有个地方叫沙溪,那里人很少,很安静,她最喜欢那里。我说我也很喜欢沙溪,我去过两次,最近一次就在今年二月份。聊了一些女生之间的话题,她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她说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她有很多堂兄妹,关系都特别好,她现在很开心,她相信自己以后会遇到一个特别的人,special man.我也相信。祝她一路顺利,平安到家。
来之前想象了无数我该度过的夜晚:在赛里木湖的湖边住蒙古包,晚上坐在篝火边喝酒,天亮去湖边打水洗脸;在某个草原喝着当地的酒来一场宿醉,然后躺在草原上抹着眼泪看着星星,不,是银河。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总不尽如人意。还好没有错过乌苏,大冰笔下的夺命大乌苏。大冰如是说“遥远的新疆,要命的夺命,追魂裂魄的,怎么戒也戒不掉的大乌苏。病愈后的若干年,啤酒只在新疆喝,醉酒只因大乌苏。有那么好喝吗?当然没有,苦的很,还上头。谁说好喝才喝,想好喝,喝旺仔牛奶、养乐多、蜂蜜柚子茶去。金波狂药般若汤,苦才是啤酒,苦酒解忧,酒苦话勾,苦酒配上牛鞭马肠羊腰子、红柳枝烤肉……再配上老友。接风或送行,惜别或重逢,万般风尘,十方江湖,皆沉在杯中。”幸好有带书出行的习惯,没有错过新疆的大乌苏。买了两听乌苏,两瓶奶啤。奶啤是青旅老板推荐的,没有酒味儿,却比菠萝啤好喝一百倍。两听乌苏,一听绿瓶,一听红瓶。红瓶度数高一些,在火车上就着泡面喝了,绿瓶度数低一些,在机场安检前喝了。没那么苦,也没那么上头。只是少了些味道,酒要配着朋友和故事才好喝。我不喝酒,很久了。

本篇游记共含3019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求更多美图放送~表吝啬嘛

2016-10-17 22:2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