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白首想见江南

28
朱颜 (重庆) LV.20
2016-10-15 21:46 1029/12
  • 出发时间/2015-09-20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6000RMB
缘起

       去年九月,刚学会使用微信朋友圈的父亲开始念叨江南江南杭州杭州有西湖,西湖边有老友。父亲说和老友曾一起在篮球场上飞奔扣球;也曾一起到工厂实习,你扛大锤,我持虎钳;也曾同窗夜话,慨谈未来。一朝毕业,各奔东西,恰逢动乱年代,从此音讯渺茫。匆匆五十年,倏忽而过,青年情谊,仍存心间。在我教父亲学会使用朋友圈后,他终于通过同学的同学的……数不清的关系找到了这位老友。这位老友,在杭州,在江南
       父亲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发着光,我知道,他是在怀念自己的青年时代,怀念自己的江南老友。父亲年已过七旬,满头白发,我微笑:白首想见江南,爸爸,走吧,我陪你去江南
      于是,我陪着父亲,在九月下旬,在整个江南都沉浸在桂花香中的时候,从绍兴杭州,然后从西塘逛到苏州,最后从南京返回。因父亲年迈,我时间安排得比较宽裕,又逢国庆前各景区游人较少,传统的江南旅行线路,因为这份宽松,倒有了几分闲适。
      从千古流芳的兰亭开始,到乌衣巷口夕阳斜的王谢旧宅结束。对于酷爱临摹王羲之《兰亭集序》的父亲来说,是一种圆满。
      对于我来说,江南是一个去过很多次,以后还将会去很多次的地方,江南承载了中国传统美学中最精致的那一部分,是青山隐隐、流水迢迢, 是夜船吹笛、画舫听雨,是千里江山寒色远,是一蓑烟雨任平生。是唐诗里的山水,是宋词里的小令,是二八少女手持红牙板悠悠吟唱的一曲《雨霖铃》。 
      江南江南,是眉间心上一缕淡淡的相思,是午夜梦回时最温柔绮丽的想念,是白发老人暮年回首的隐约惘然。 
        照片放了整整一年,中间断断续续地选片修片,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主题,也就一直没有完成这篇游记。直到某一天无意又读到那句“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因为父亲,白头想见江南,还有比这更合适的主题吗?就从这里开始吧,写一首打油诗,给我的江南
      兰亭流觞沈园旧,
      白发最忆是杭州
      风雅千载平江路,
      桨声欸乃西塘秋。

绍兴——兰亭流觞沈园旧

        窗下有一只旧粉青瓷瓶,是把陈年花雕喝完后留下的,并不算特别精致,只是瓶身上印有小小的两行诗句: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那一抹温润的青绿,很容易就让人想起了越中的山水,稽山空濛,鉴湖氤氲,那是绍兴山阴道中的绍兴,乌篷船上的绍兴
        绍兴在我的印象中,是一副淡墨的山水画卷,粉墙黛瓦,曲水深巷,一切都是缓慢和从容的。雄图天下的霸主,倾国倾城的美人,冠绝千古的书圣,愤世嫉俗的狂生,所有的惊才绝艳,在绍兴的斜风细雨中,渐渐浸润开来,岁月风化了事迹,历史模糊了容颜,只有那山、那水、那传说留下一卷千古风流。
        那是晋代衣冠曲水流觞的风流,是西子浣沙素手如玉的风流,是沈园题诗情深如许的风流,是泼墨写意笔底明珠的风流……这一段段风流,浸透在绍兴山水树木、老街深巷之间,犹如那深埋树下的花雕,历久弥香。斑驳的墙根下盛开着粉色的牵牛,苔色苍绿的石狮子上缠绕着青藤,仓桥直街的老台门里飘出桂香,兰渚桥畔的门牌已经锈蚀,漫步于其间,一不小心便已老去千年。
        纸上数行字,空中几朵云。
        就这样平平常常、散散淡淡地,行走在水墨与丹青之间,行走在传说与故事之间,行走在诗词与越剧之间。
        就这样,于沈园里叹悲欢离合,在鉴湖上观吴越春秋,青藤门下作走狗,山阴道中自风流。
        就这样,不温不火,不紧不慢,不疾不徐,不即不离。
        就这样,在绍兴

杭州——白发最忆是杭州


        一到西湖边,就挪不开步子。到过杭州多次,可传说和图片中很美的西溪、云溪竹径、龙井问茶等非西湖景点一次也没去过,钱塘江是路过时看了一眼,灵隐寺也是这次陪父亲才去了一遭。每次到杭州,就在西湖边找个酒店住下,然后每天就游荡在湖边,从内湖逛到外湖再到茅家埠野西湖,周而复始,乐此不疲。苏堤上的垂柳、花港里的锦鲤、西冷桥边的慕才亭、茅家埠的竹篱草舍……波光潋滟的西湖,诗情画意的西湖,在岁月长河中浮沉千年妩媚如旧的西湖,仿佛一块磁铁,吸住我的脚步。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那杭州忆,最忆的想来想去,还是西湖,也只有西湖。西湖之美,形容它的文字已是汗牛充栋,浩如烟海,也不须我多言。只是我每每漫步在垂柳如荫的苏堤上时,总是感谢那两个千年之前的风雅太守,是他们,用诗人的眼光,用太守的权力,把西湖变成了人间的天堂。这两个太守,一个姓苏,一个姓白。
        于夕阳西下时在湖边散步,落日溶金,暮云合璧,远看苏堤,绿杨如烟,倚栏而望,一湖秋水,碧波如染;湖上风来,水木清华。沉吟半晌,脱口而出的还是那几句被传唱千年的“湖上风来波浩淼,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的确,西湖之美,不仅仅在于她的绝色倾城,也不仅仅在于她的诗情画意,还在于她的雍容大气,她永远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在她面前,没有王公贵胄,没有下里巴人,只要你靠近她,就可以欣赏她、亲近她。她的美不是高高在上,供人仰望,而是一派天真坦荡,具有无与伦比的亲和力。她是天堂,但这天堂在人间烟火中。
        红尘茫茫,流水汤汤,旷逸放达的东坡居士,隔着一蓑烟雨回首时感叹:“梦想平生消未尽,满林烟月到西湖。”半生颠沛,不改初心,澄澈的眼光穿过千山万水,白发萧索的诗人心里深念的,依旧是西湖的一湾湖山。
        隐约有晚钟声起,回头看雷峰塔,已是暮色苍茫,湖光山色中,竟不知时光匆匆。

苏州——风雅千载平江路

        闲逛在平江路的那晚,正是中秋,月色极好,水波荡漾,月光与街巷的灯光上下辉映,一派繁华旖旎。游人很多,往来熙熙攘攘,随着人潮缓缓行去,突然听到一缕箫声,呜呜咽咽,如虚如幻,抬头,见小楼二层,雕窗半掩,有人坐于窗后,持一管箫,幽幽地吹。不知是男是女,也听不出是什么曲子,只觉夜凉如水,悠远清丽。周遭嘈杂,浮躁的情绪如茶叶水中翻腾,慢慢沉淀,慢慢沉静,眼前只有这一轮照彻千古的明月,耳边只有这一曲箫声。一曲终了,窗后再无动静,我站在桥上静默许久,最后感叹:如此风雅!
        风雅,是的,是风雅,这是平江路给我最深刻的印象。
        粉墙浸润了青苔的苍色,斑驳如画;木质栅栏上开满了蓝色的细碎花朵,美丽得仿佛一个不愿醒来的旧梦;藤蔓攀上雕花窗棂,窗内一袭旗袍,悠悠摇曳着岁月沉淀的芬芳;临水的木台上放一本兰草,檐下挂一盏手绘纸灯,桨声欸乃,竹影婆娑,平江路上,随处都是这样小景,随手一拍都是一副精致的画。
        苏州,本来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最精致的那一部分。
        其实,这样的精致偶尔在其他城市或古镇也能见到,可这般随处可见,目前我知,唯有平江路。更为难得的是平江路的商业不是脸谱般的千人一面,没有新修的仿古建筑,没有大多数古镇都在经营的“东巴记忆”、“上海故事”,虽然也有“猫的天空之城”这类文艺连锁小店,但更多的是苏州自身的特色小店,精美的香囊,缂丝的团扇,透雕的妆盒,手绣的旗袍……在隐约的昆曲声里闲闲逛去,仿佛走进了旧时的优雅散淡时光。
      但更深刻地打动我的是平江路骨子里的风雅,那是一种超凡而不脱俗的雅致和深藏不露的底蕴,这风雅,来自于这蜿蜒流水,来自这粉墙黛瓦,来自这依依垂柳,来自那清幽静谧的姑苏小巷,来自那曲折往复的园林深处,来自那窄袖襦裙,衣袂飘飘行走在平江路的清晨里的女子,来自那月下吹箫动人心神的一刻, 来自那唐时的诗、宋时的词,来自姑苏城外寒山寺的钟声,来自千载文化的沉淀,那是我们的中华文明,淡泊古雅,温润如玉。
        春风渡与春风客,思君思至老白头。
        果然如此。

西塘——桨声欸乃西塘秋

        十多年前就到过西塘,印象极其美好,吴根越角,白墙黑瓦,乌篷欸乃,灯影流虹,掩映烟雨长廊,江南风流,一至于斯。
        再到西塘,是夕阳西下时分,沿着烟雨长廊往古镇深处的客栈走去,越走越慢,故地重游的欣喜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昨是今非的悲凉。水还是那水,桥还是那桥,房子依旧是原来的房子,可西塘的灵魂已经没有了,那淡雅灵动的水乡风韵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星罗密布的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龙凤桥墙壁上乌七八糟的到此一游还有全国任何一个古镇都可以买到的劣质纪念品驱赶得无影无踪。
        我刚刚到达,却想立刻离去。
        天色晚了,客栈也早预定,勉强住了下来,父亲对如夜场般喧闹的古镇毫无兴趣,早早休息了。我背着相机游走在人群中,随手拍片,记录下这又一个被毁掉的古镇。十多年前我拍了一组西塘照片,但可惜随后在苏州被人偷走了移动硬盘,西塘从此存在我记忆里,荆钗布裙,风鬟雾鬓,不掩天姿国色。记忆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西塘容颜如旧,却已满身风尘。十多年前水边初见惊艳不已的水乡女儿,早已死去。
        悲哀,西塘的悲哀,丽江古城的悲哀,磁器口的悲哀,中国所有同质化古镇的悲哀。
        次日凌晨,出于摄影爱好者的本能,早起,到环秀桥边拍日出。清晨的古镇,有着难得的短暂的安宁,朝晖万千,斜照长廊,人潮散去后的长廊唯有朝阳光影错落,水光潋滟,岸边一棵老树,零星黄了几片叶子,衬着临水民居,若有若无的一抹秋意。而当古镇的环卫工摇着小船顺流而来,一手摇橹,一手持着长杆,长杆中系着网兜,打捞着河中的垃圾,桨声欸乃中,我站在桥头,突然有了几分泪意。西塘,在这一刻复活,安静的生活在桨声水影中。
        可惜,仅仅是一刻,新的一天即将开始,昨日的喧嚣又将卷土重来。
        可惜。
        

余香

        江南美食如同江南秀色,卖相好,一碟豆皮荠菜,包裹着仿佛是整个江南的春天;一碗桂花藕粉,在江南的初秋的满城桂香里吃来分外应景;就连那碗枫泾大肉面,看上去寡淡油腻,吃了之后方觉淡薄之间滋味长。我作为习惯了麻辣重口的重庆人,偶尔也喜欢吃江浙菜,那种碗碟方寸间透出的精致,食材搭配时色泽的淡雅,于我是另一种体验。
        这种体验,让人想到小桥流水,想到杏花烟雨,想到青山隐隐水迢迢,想到芦花深处泊孤舟。
        这种想念,仿佛线香,仿佛不在,又仿佛无处不在;这种想念,沉浸在每一个迷恋中国古典文化的人心底;这种想念,从青丝直到白头。

本篇游记共含4233个文字,1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朱颜 的图片:

雕栏玉砌应犹在

2016-10-17 13:03

引用 朱颜 的图片:



意境深远

2016-10-17 13:0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拍的真好,最喜欢杭州和苏州的两个章节。不太喜欢西塘的喧闹;绍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茂林修竹和流觞曲水

2016-10-17 13:08

美文美图!欣赏了!3顶

2016-10-17 13:25

引用 朱颜 的图片:

西湖江南,萬頃碧波,清波曼舞,殷殷醉人,翠綠蒼蒼鬱鬱,身心似乎也跟著綠透了,綠蔭茂林,如夢似幻,各種水閣和廊棚透出水鄉悠悠韻味~

2016-10-17 21:0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2016-10-21 21:16

引用 朱颜 的图片:

我饿了

2016-10-26 17:50

江南都在你的字里行间,配上这段古音,画面感特别强,仿佛一女子撑了把油伞正娉婷漫步这醉江南,哈哈

2016-10-27 10:29

引用 朱颜 的图片:

2016-11-02 08:20

引用 朱颜 的图片:

最忆是江南!

2016-11-19 14:55

引用 朱颜 的图片:

2016-11-19 14:56

引用 朱颜 的图片:

拍得漂亮!

2016-11-19 14: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