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艺术的顶点-自然之美-莫高窟-雅丹地貌-月牙泉.鸣沙山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2
柯海天 (北京) LV.16
2016-10-16 16:50 275/0

鸣沙山-月牙泉

2013年8月20日左右(具体日期有些记不清了),经过一夜的火车,我和小太阳两个人从张掖到达了敦煌火车站。西部地区的火车站一如既往的空旷,从火车站到达市区还需要坐上20多分钟的车。
离市区越近,越能看清高耸的沙丘,车一直开到一座沙丘的眼前停下,这座沙丘就是鸣沙山的一座,车前是一道景区大门,门的旁边就是我们所入住的青年旅社。
敦煌的市区紧靠沙漠,沙漠和景区间仅靠景区的大门和围墙分隔,围着景区大门旁有不少酒店、宾馆和青年旅社,而我们选择的这个青年旅社与其他青旅相比光景大不相同,非但没有旅社的样子,反倒有种西部荒漠中的驿站的感觉。整个青旅就是一个坐落在沙漠上的院子,零星散散的布着十几栋房子、木屋,木屋间靠铺设的木栈道链接,栈道旁种着一些胡杨树,旅社老板养着的三条松狮懒洋洋的在晒太阳。
我们两人分别办好了入住手续,放下行李,洗了把脸,背上相机走向旅社旁的鸣沙山,等到出来一看,小太阳用墨镜和纱巾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按她的说法是怕风沙割坏了了脸。

如果说鸣沙山这个名字很多人不熟悉,那么在鸣沙山中的一个湖的名字可以说是耳熟能详--月牙泉。
月牙泉和鸣沙山是一处景区,月牙泉就在鸣沙山中,如一弯新月点在沙漠之中。
现如今月牙泉对于大家仅是一个景区而已,而在古代月牙泉是敦煌之所以能存在的原因,茫茫大漠中,月牙泉旁这片绿洲养活了整个敦煌,承载着几千年东来西去的人的生命。
而如今铁路和公路的发达到使得这里的意义不如历史那么重要,沙漠也就成为人们的观光之地。鸣沙山的沙很净,干净的让人不忍踩在上边,生怕自己的汗水污染了这片纯净,翻过两座沙丘后,一捧弯月状的湖水嵌在两个沙山之间,湖水平静无纹,清澈见底,黄沙清水映在蓝天下,一幅三个单纯色调构成的画便在眼前。纯粹的颜色一洗心中的烦恼,这一刻世界仿佛静止,自己忘记一切,好想就这样定格下去,直至时间的终点。月牙泉----鸣沙山,如此美妙。

脚下滑过细细的沙,发出蜂鸣般的响声,鸣沙,是这沙山的灵魂在歌唱。月牙泉是这沙漠里的精灵,与路过的人们已经嬉戏千年万年,精灵的生命很长很长,但是也终到了它寿终尽寝的时候了,如今的它已无法像久远之前那样载舟飞舞,只能靠微风吹过湖面的涟漪向众人挥手告别。敦煌,曾经骄傲的伫立在丝绸之路上,为世界所景仰,随着历史的远去,敦煌带着那份厚重沉淀为历史的化石。月牙泉陪伴着敦煌,见证了一切,而水却不能幻化为石,只能看着当初的同伴化为被世人牢记的奇迹后,一步步走向死亡。再过不久月牙泉就要干涸了,也许是三五年,也许是两三年。曾经对月牙泉挥霍无度的人们幡然悔悟,拼命想挽回它流逝的生命,想再现它的辉煌,不甘心它落得如此结局,可是英雄迟暮,红颜已老,人有逝,物有终,除非上苍怜悯,否则结局已定。月牙泉,敦煌的最后一滴泪水,终将回归于鸣沙山无尽的沉默,潮起潮落,轮回天定。

阳西下,原本耀眼的沙面开始变得明暗分明,沙子的颜色也从浅黄开始变成暗黄还有些浅浅的红。站在鸣沙山上,背后是城市,面前是沙海,驼印的痕迹在沙漠中很显眼,一直延伸到沙漠的深处,驼铃从远方沙丘后传来,清晰的铃声动听悦耳,仿佛远古的商队穿越千年从沙漠深处走来。不过这只是现今鸣沙山的娱乐项目,驼队已不是商队,那种旧时人们的艰辛已变成游人脸上的喜悦。

夕阳落下,月亮升起,红色的天幕变为昏暗的蓝色,阴影取代了黄色覆盖了整个沙漠,仿佛黑暗从地下瞬间升起,让月光下的鸣沙山更为神秘,虽然这里的夜空不及巴丹吉林沙漠那样美丽,但是明亮的月光却如路灯般给迟归的旅人照亮返程的路。

夜晚在青年旅社院中的吊床上歇息,仰望夜中的鸣沙山,月光洒落照出鸣沙山的孤寂,不久他千万年的同伴即将离去,只留他一人面对未来的路。院落中同样冷清,除了在院中散步的松狮偶尔路过和我对视,然后默然的走开。突然想起隔壁旅店的人说过的他们旅店的狗,每天凌晨都会在院中等候想逃票的人,趁着夜色带领人们穿越它挖出的狗洞进入景区。没有主人带领,只是这狗自己每天准时等候,准时出发,人们欣喜的是逃票,而这狗欣喜的是玩耍,如同月牙泉最后的灵魂。
鸣沙山—月牙泉……鸣沙山

敦煌古城

敦煌的第二天,小太阳离开了敦煌,去武威与敏哥、陈妍会合,我自己一个人开始了在敦煌的遗迹寻找的过程。
我很想去看敦煌古城,但是无论是公交车还是地图景点上的敦煌古城其实是二十多年前修建的一个影视城而已,而真正的敦煌古城却鲜为外来人所知。
几番打听,终于寻得敦煌古城遗址的下落,就在敦煌市的西侧不远的地方,步行便可前往。敦煌其实是一个不大的镇子,无论从南到北还是从东到西,不幸半小时即可,脚程慢的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我走到一片树林和耕地夹杂的地区,这个季节耕地无人耕种,仪式杂草丛生,这里没有人烟,除了悠闲吃草的羊群外,只有我一个游人,可以看出这里鲜有游人到来,在耕地的深处有着一排低矮的土墙墩,低矮的土墙墩也被周边的居民占据,还在个别的墙上挖出土洞作为仓库用,这就是敦煌古城的遗址了。在敦煌的公交车还有很多旅行社的旅游介绍上有一个敦煌古城,大约在这里向西20公里,很多游人都慕名而去,不过那个古城只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修建的影视城,根本称不上“古”。此刻,我脚下踩着的这片土地才是真正的敦煌古城,这片土地有着2000年的历史,当年汉武帝为了威慑匈奴欲与西域各国通商,在此设立敦煌郡,成为了这里辉煌历史的开端,东晋的西凉国在此建都,敦煌第一次作为国都登上历史舞台,虽然短暂旋即灭国,但是敦煌作为国都却被永载史册,隋唐时丝绸之路繁荣至鼎盛,敦煌也成为世界耀眼的明星,敦煌当地的百姓都说古代的敦煌要比现今的敦煌繁华。如今的古敦煌不但荒废,还被遗忘,就连名字也被一个现代游乐场所窃取,这是否就是彻彻底底的埋葬?黄昏已至,阳光从林间穿过斜照在废墟上,散发出舒心的暖意,好似这古城在向我致谢,感谢有人还记得它前来看望,它并不遗憾,经历过繁荣与落寞,两千年的岁月让它能坦然接受一切,包括遗忘,如今安静的在城市中隐居,聆听后人的快乐。

西千佛洞

阳西落东升,又是一天过去,白天在院子里懒洋洋的度过一天,享受沙漠中的日光浴。下午准时出发开始敦煌西部的探索,路途遥远和旅社的三个人拼了辆车,汽车驶出敦煌城,立刻就深入到茫茫的戈壁中,戈壁与沙漠的景色不同,这里没有沙丘到处都是碎石,视野开阔到极致,没有遮挡,可以望到天边的山。
车行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了一个小山处,这里就是西千佛洞了,这里的石窟很小,但是历史悠久,要早于莫高窟,鼎盛时期有五百多米长,后大部分毁于地震,现存不到短短的几十米。如今石窟的外围都被封闭,以延缓空气对壁画的侵蚀,这里以及莫高窟的很多防护设施都是邵逸夫先生当年捐赠的,老先生对中国的教育和文化古迹保护事业的投入是值得所有人尊敬的。
景区的导游讲解的很细心,耐心的回答了大家的各种问题。这里的洞窟比较小,一般能容纳十余人,洞内昏暗,需要用手电才能看到壁画。洞窟内的壁画历经千年,由于被空气氧化以及二氧化碳的腐蚀,色泽已经淡了许多,尤其是洞口的壁画有很多都已经变成黑色。壁画的内容和精细程度令人叹服,有仙女飞天,有菩萨像,还有佛祖和法师像等等。
导游说这里的洞窟壁画与莫高窟相比要早很多,但是规模要小很多,而且从艺术的角度看也不如莫高窟,主要这里的石窟是民间商人所刻,莫高窟是官府所刻,在古代民家是比不过官家的。
先看西千佛洞正好是给莫高窟预热,这里的佛像很多都是没有头的,主要是这里的居民有拜佛头的习俗,经常有人将佛像的头偷回家中供奉,但是时间长了又有些害怕佛祖怪罪,于是将佛头送回,别人再把佛头偷走供奉就这样折腾多次,最终佛头被毁或被遗失。
这时导游将手电照到一个菩萨画像上,这个菩萨画像保存完好,青色的袈裟以及五官线条清晰可见。导游将手电的光在菩萨的腿上晃了晃,让大家注意这部分,仔细一看,原来菩萨穿着好像丝袜的东西。正在大家疑惑的时候,导游说了:“大家想的没错,菩萨穿的就是类似丝袜的东西,这幅壁画画与唐代,其实唐代人的穿衣就如画中所画一样,那个时代的人有穿这样的服饰,如果大家去东千佛洞,那里还有的菩萨像穿的是渔网袜,莫高窟里能见到抹胸装的仕女图,还有很多穿喇叭裤的菩萨,所以当今人穿丝袜、渔网袜抹胸什么的不叫时髦,其实是复古装而已。”看到这些壁画并听到导游的话之后,我心中有了不小的震惊,看来我们平时所了解的古人与我们课本中所学到的有很大的差别,就如同我第一次听到宋朝皇帝为了扩建皇城要跟皇城周围的百姓商量搬迁,百姓不肯搬走,皇城竟然没有扩建成功,这与我们所学的古代封建帝王帝横征暴敛有着天壤之别。当我们以现今的科技和富裕与古人相比而自我感觉良好的同时,古人是否也在嘲笑我们对艺术和思想的无知。

玉门关

从西千佛洞出来,我们继续西行,路边的风景依旧是戈壁,又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来到了第二站,一个十几米见方,约四米高的小城遗址,城墙已被尘土染成黄色,墙砖已凸凹不平,一角已经残破不堪,这就是玉门关了。
玉门关虽是偏僻的一个小城,与长城等相比谈不上宏伟,但是玉门关肩负了太多文人骚客的历史情怀,无数千古流传的诗句为玉门关而题,在国人心中这是一个非常重的小城。站在这里环顾四周的景色,远处的群山隐约可见,茫茫戈壁中唯此一座孤独的小城,视野内除了一些将死的胡杨再无其他建筑可寻。顿时不得不佩服古人对景物的描写,正如王之涣那首诗: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二十八个字不仅恰当的描写了这里的景观,而且将那种凄凉之意表达的淋漓尽致,以致后人再想超越这种描写都是显得徒劳。
汉时这里是汉地的最西边,再往西去便是西域,遥想当年从这里出关的商队与士兵,有多少人驻足关前回头东望,又有多少人再也无法返回。为了把好这边陲西门,多少七尺男儿在这里血染沙场,不知倒下的那一刻他们是否想起远在中原的妻儿父母。铮铮铁骨,客死异乡,无墓无铭,只残留玉门关存念往日的英魂。

汉长城

离开玉门关,我们的车又向西开了一会,在沙漠中看到了一段残破的城墙,看样子已在这沙漠中经历风霜雪雨有千年之久,土质的城墙下部堆满了黄沙,上部残缺不齐,高点的能有两米,矮的地方还未及膝盖,这就是汉长城。残存的城墙断断续续延绵有几百米,两千多年的历史后仍能有这等景观,可以想象当初的汉长城有多么宏伟。一道城墙南北之隔,一边是黄土,一边是草原,这道城墙隔断了多少匈奴人的铁骑,也隔断了多少草原民族的思愁。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如今金戈止息,汉长城也随着城墙内外的血泪一起成为历史。

敦煌雅丹地貌

我们的车继续西行,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平坦的戈壁开始出现一座座小土丘,越往西土丘越密集,我们到了今天的终点站,敦煌的雅丹地貌区。“雅丹”是维吾尔语,意思是“陡峭的小土丘”。戈壁滩上密布这些雅丹,每一个都造型各异,犹如手巧的工匠精心雕琢过一般,有的形如雄狮,有的形如孔雀,还有的如成群的舰船在戈壁的海中列队。地面的碎石经烈风打磨,表面已经光滑如涂了一层黑色的油,每一个脚印都将在这里留下上百年的时光去消散,风最终会将这些雅丹侵蚀坍塌变成一望无际的戈壁,这个过程也许还要经过万年甚至亿年,时间在这里仿佛变慢,人类的整个历史在这里也只不过是一瞬。
躺在远处的戈壁上环顾天空,无论向哪个方向望去都可以望到天际线,平坦的大地与天空在远方相交,第一次看到了“圆”的天空,天空如同一个盖子盖在这大地上,云彩与太阳便是这盖子上播放的电影。
阳西沉,透过云间的缝隙落下一束光锥,仿佛天使降临人间的天梯。转瞬,越来越多的光透过云层,将西方染成了红色,耀眼的夕阳在每个人的身后留下了长长的影子。接下来西方的颜色变成更深的红,红的不可理喻,不仅是云彩,大地也披上一层红霞,那无数的雅丹如火海中的舰船在追逐哦西方的落日,这一刻好似天地间只有红这一种颜色。太阳徐徐下落,大地暗了下来,天空的颜色开始由红变紫,再由紫变蓝,最终随太阳的沉下而变的昏暗。这不到十分钟的落日是上天演绎的魔术,伟大的魔术师将天地作为舞台为我们上演一场光的盛宴。
返程时,司机师傅说他每天拉游客到这里来,十几年了,这是他看过最美的落日。确实如此,好运这次眷恋了我,戈壁上的美丽落日再一次唤起我对美景的追寻。

莫高窟

敦煌的最后一天,拜访了莫高窟,每个喜欢艺术的人都不能错过莫高窟,中国的壁画和雕塑艺术在这里发扬到了极致,每个到来的人都有对敦煌有着各种想象,想看看这个媲美欧洲的艺术洞窟究竟能有多么惊为天人。
莫高窟距离敦煌大概十公里,敦煌为此专门开辟了一条旅游公交,正值暑假,所以每辆车都坐着满满的人,大家的目的相同,都是希望一睹这个世界传奇。
我对于莫高窟的想象多数是来源于小时候喜欢集邮,在敦煌的纪念邮票上看到的敦煌壁画,由于邮票的大小有限,壁画并不是很清新,所以我幻想的敦煌壁画是很粗糙的,最多就是我去过的其他三大石窟那样,残破不堪雕塑和佛教主题的彩绘。
大概二十几分钟的样子,就到了莫高窟,跟随景区的导游进入景区,石窟的外部和想象中的差不多。在小山上早有三层石洞,看样每个洞内就是各个石窟。
先进入的是一个唐代的洞窟,94号洞窟,刚一进入就打破了我原有的想象,这个石窟大的出奇,大概有二十米见方,十余米高,在洞窟中央,理由数尊唐代的佛像雕塑,四周墙壁画有各种佛经的故事,虽然年代久远,但是壁画仿佛如昨日新画,各种色彩依然可辨。最奇怪的是在洞窟中央的佛祖像前,竟然立着一位长袍老者,头束发髻。俨然一副老子的形象,不知道这佛洞中为何有道教风格的雕塑。
第一个洞窟如果是称奇,那第二个洞窟应该就算是天匠所造。一尊二十余米长的唐代的佛祖涅槃彩塑像横在洞窟内。雕塑上所画的佛祖涅槃时的皮肤肤色至今仍显的有光泽,围在佛祖周围还有他的一百余个弟子的雕塑,每个弟子的神情各不相同,有哭、有喜、有漠然、有镇静自若、有焦虑、有愁容、还有闭眼睡觉……这一组雕塑好似将佛祖涅槃的时空搬至于此,用看呆了形容这里的游人在为不过。除了导游的讲解没有任何人说话,在国内游玩中,这种情况实属罕见。
由于石窟内最大的佛像在加固洞窟无法参观,我们就来到石窟内第二大的佛像参观,这个佛像建于宋代,宋代的雕塑与之前唐代的相比,雕工明显粗糙了许多,但是仍旧很有气势,佛像大概有二十多米高,从下向上望整个佛像,好似佛祖微微点头看着前来参拜的人们。导游说这佛像是五头身,比例其实非常不协调,但是由于佛像太大,人们从下向上看,由于近大远小的原因,看到的佛像却恰到好处,看来宋朝人虽然精致差了一些,还是很有手艺的。
三大主窟参观完毕后,来到了428号洞窟,这个洞窟开凿于北周时期,来到这里之后让所有游客都傻眼了。整个洞窟里壁画的佛祖、菩萨等形象全部是印度人的形象,浓眉大眼,卷发还有大胡子,很多袈裟都是袒胸露乳。仔细想想这也不奇怪,毕竟佛教是由印度传入,北周时期的佛教处于汉化的过程中,有这么多印度人面孔很正常,只是我们平时看到汉化后的佛像太多太多,所以以至于见到这原汁原味的佛像反倒奇怪了。就如同有个笑话,喝假酒喝太多了,最后喝真酒反倒觉得喝的是假酒,长期生活在假相里,真的有可能把真理当做谬论。
接着又参观了427号和420号两个隋朝时期的洞窟,隋炀帝好大喜功,这种兴佛之事自然不能少了他,隋朝时期的佛教虽然已经有很大程度的汉化,佛像都是中原人面孔,但是佛像的服饰却充满一股西域味道。菩萨像身贴有金箔,至今仍旧存在,闪闪发光。菩萨的长裙是波斯款式,雕塑完整的再现了波斯古国花裙的精致,细腻的编花,多变的色彩,如同将波斯古物再次呈现在现代的我们面前。还有几个菩萨的衣着虽然与这些波斯样式相似,但是明显颜色深了一些,导游说这些就是中亚的风格。在场的每一人都不得不被能工巧匠的技艺所折服。
接下来是一个很小的唐代洞窟,看到那么多精美的雕塑和壁画后,想尽了词语来形容所见过的壁画雕塑,再看到眼前的这尊佛祖雕塑,只能用佛祖下凡来形容了。一座唐代的释迦摩尼像安详的坐在洞窟内的莲花座上,面容表情如真人坐化,佛祖红色的袈裟被金粉所包裹仍旧闪着金光。佛祖盘坐于莲花座上,却看不到莲花宝座,因为工匠将佛祖的袈裟罩住莲花座,用袈裟的形状暗示大家这下边是莲花宝座。袈裟的纹理如同针织,最绝的是,袈裟的前端要从莲花宝座边垂下近半米,从侧面可见这泥塑厚不过手掌,就这么吊在空中上千年,至今形状如初。如果不是佛祖亲自下凡坐在于此,这泥像为何经历这么漫长的时间后,色彩丝毫不退,外观丝毫不损?与这尊佛像相比,西方的维纳斯都要黯然失色,就连被西方奉为雕像之极的大卫都要退让三分。这千年前的泥巴竟然要比我们很多现代工程都经久耐损,古人技艺之精绝,确实我们是失传了。
这之后参观了几个由多个朝代所修的的洞窟,因为古代洞窟也有破损,唐代的洞窟经历宋、清等多个朝代的重修,行成了一种画下画的现象,这种情况在宋代的洞窟内最为常见,宋代人修洞窟直接是在原来的壁画上涂上一层泥,然后在泥上画上宋代特色的壁画,现今有些外层壁画脱落就露出了内侧的壁画。而清代的雕塑一眼就能分辨,不但雕工无法与唐宋的相比,佛祖菩萨都是表情呆滞,连色彩也单调了许多,在莫高窟这里是非常扎眼。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看来这工匠的手艺也是怕比的。
又看过了几个洞窟之后,来到了最后的“藏经洞”,100多年前,这个隐蔽的洞窟被王道士发现,从此敦煌被世界所知晓。世界各地的探险家、历史学界、文物贩子前来这里向王道士购买经书,与其说是买,不如说是搬,因为价格实在是太低廉。这个王道士根本不知道这些经书的价值,根本不知道他发现的是个轰动世界的历史。小的时候在学校,一提到敦煌,就骂这些外国的寻宝人是盗贼。不过如今在莫高窟这里看到那段时间完整的历史介绍,却是骂不出口,剩下的只有心痛与伤心,甚至还有些“感激”这些盗贼以及这个被人骂的王道士。
王道士在1892年因为这种机缘来到这个石窟进行管理,当时的石窟多处被沙子掩埋,王道士觉得自己虽为一个道士,但是对佛祖仍然要尊敬有加,于是四处奔走筹集善款,并用自己积攒下来的钱雇人清理洞窟的泥沙,到1900年时,清沙工作已经持续有两年多,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隐蔽的藏经洞洞窟墙壁坍塌,大量经文出现。虽然王道士不是佛门中人,但是他也知道这些东西应该是有价值的,于是就找了管理敦煌的县令,这个县令将这些经书当做废纸不理不睬。又过了半年敦煌换了个县令,王道士又找上门去,县令带人来拿走了一些经书,告诉王道士要好生看管这些经书就扬长而去,之后再无音讯。王道士觉得不能这么等下去,于是长途跋涉到酒泉找到更大的官员,这个官员看到经书说这经书没他的书法好看就置之不理,就这么过了有四年多,王道士发现经书的事传到了甘肃省府,省府下令要保护这些经书和石窟,但是清末的官员哪有心思管这些事,命令是一层推一层,最后还是一句话,“让王道士好生看管。”没有经费也没有地方能保存这些经书,王道士就写了封信给慈禧请求清廷保护这些经书,可是这时候的清政府是摇摇欲坠,这封信是杳无音信,应该是没有到慈禧的手中。
七年过去了,王道士是对清政府没了信心,最终等来了一个人,英国人斯坦因。斯坦因利用王道士急需资金清理洞窟的心理,低价买了很多经书。斯坦因在世界宣传敦煌的发现,清政府的官员引起了“重视”,不过不是重视保护,而是利用官职之便中饱私囊,私拿经书,用来贿赂高官。有记载,曾经北京官府来莫高窟搬运经书,路中丢失损毁大半,有两位官员为争抢一本经书争执不下,最后决定将经书分为两半一人一半……“保护”的人毁了经书,而“盗贼”盗走的经书现今完好的保存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
看到这里,大家莫名的心痛与心喜,心痛的不是这些经文流失国外,而是被我们这些本该保护它的人的贪婪所毁灭;喜的是,幸亏这些经书被这些“盗贼”事先买走很多,否则要是真被清政府的盯上,恐怕现今的世界就不会有辉煌的敦煌历史。
这些盗贼中有一个人很特别,法国人伯希和,如果说斯坦因买到最多的经书,那伯希和买到的是最精的经书,因为这个盗贼精通英语、法语、德语、俄语、土耳其语、阿拉伯语、越南语、波斯语、汉语、藏语、蒙古语、吐火罗语,他能看懂经文的内容,所以能买到其中的精华,这么有才华的盗贼,恐怕是千古难寻。
不知道这些“盗贼”与王道士用什么“花言巧语”来骗到这些经书,现如今确实这些经书完好的保存在国外,而留在国内的经书损毁严重。
相信大家看到这也会有种说不出的痛,就如自己因为一件事怨恨一个人多年,最终发现原来是自己的错与无能,想骂骂不出,想哭哭不出,想道歉又不合情理,想感谢也不对,仿佛所有的情感在这一时间汇集,印证了那句成语,百感交集。
日落之时我离开了莫高窟,将欢乐与悲伤全留在了这里。

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来说,莫高窟不准拍摄是美中不足,知道最近我才找到这么一张莫高窟的照片,大家可以参照一下。

本篇游记共含8418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