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新疆-喀纳斯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贾登峪出发

2013年8月29日,在布尔津的青年旅社查看了喀纳斯景区的地图,发现这个景区大的出奇,而且路途极为不便。白哈巴村、喀纳斯湖、禾木村从西向东扇形排列,每两者都相距50公里以上,前往三个景区的岔路口叫贾登峪,贾登峪距离我现在的驻地有将近150公里。我很惊讶这么大的范围竟然称之为景区,不仅如此,通往禾木村的路仅有马道,新的公路正在修建,这意味着从贾登峪必须徒步或骑马进入禾木,路程有35公里之远,全部是山路,当然也可以搭乘村民自家的SUV,但是路程艰难,危险度远高于步行,而且价格昂贵。
既然来到禾木,多数驴友的选择自然是徒步进入,我自然不会落后,备齐了巧克力、干粮和水后,早晨乘坐开往贾登峪的班车,150公里的路很漫长,开了大概有三个小时,中间途径了喀纳斯机场,到达贾登峪的岔路口。刚一下车就被很多哈萨克牧民包围住,询问是否要租马和向导,谢过牧民的好意,便和三个同路的驴友向山内进发,一对情侣,一个背着帐篷的老驴,看了下时间正是中午12点。
贾登峪的这里是附近设施最好的镇子,每年冬天山中的牧民就到此聚集过冬,山口众多的蒙古包整齐的排列在大片的草场上和湛蓝的天空下,牢牢的抓住了带有草原情结人们的眼球。进入山口的路上还时不时的看见有乌鸦落在枯树上,让人想起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与驴友分开

进入山口,柏油路就到了尽头,接下来只有不到5米宽的马道,路面坑洼不平布满了碎石子。这马道是难爬的很,一会上坡一会下坡,很少有平路,再背着三十几斤的背包很是吃力,幸亏路边有高树遮天,才免去被暴晒的辛苦。路遇岔路,分辨不清如何选择,老驴说了一句,“跟着牛粪和马粪走,如果两边都有就看哪边的牛粪新鲜。”我们仔细一看,确实一条路遍地牛粪,另一条干净的要命,这长期徒步的老驴经验果然丰富。不过走着走着,老驴建议走林中小路绕过票站逃票。起初跟着他走了一段,感觉他真是不走寻常路,放着大路不走,偏走硬踩出来的不到一人宽的路,虽然距离是近了一些,但是上下坡更频繁了,三公里刚过就气喘吁吁,这万里长征才开始第一步就这样,那后边的路就没体力跟下去了。突然想到一个朋友说曾经跟一个老驴野外翻山最后迷路,到太阳落山老驴直接搭帐篷露营,我这个朋友就只好在野外露天睡了一晚,还耽误了行程。三公里的路走了近一个小时,仔细一算,这种速度在天黑时候未必能赶到禾木村,于是拜别这位老驴独自赶路。那对情侣显然更不适应这种路,于是也返回大路,由于他们的步行速度要慢很多,和两位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开行动,这样一来,起初的四个人,尽管目的相同,但是都散开各走各路。

感受自然

离开了同伴后,我提高了我的步行速度,通过票站后大概一个小时就看不到身后的人了,向前望去也不见路人,只是望见有几个小房子座落在远方的山脚下。一个人的步行是孤独的,但是却充满兴奋,在这个空间时间里,蓝天、白云、山川、河流、绿草、森林仿佛只为我一人独享。蝴蝶成群飞过,阳光暖人心脾,张口双臂深深吸一口这混入青草气息的空气,洗去肺中的尘霾,忘却来时路途的艰辛,放松的身心完全融入到这大自然当中,我们的血肉之躯都取之于这大地的精华,最后也将终归尘土,所拥万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越是远离社会的繁杂,越能激醒内心深处那种自人类诞生以来想拥抱苍天与大地的本性。

天色渐黑

路渐行渐远,仿佛远处的高山也始终在向后移动,我永远也走不到那山脚一般,“看山跑死马”,果然不假,距离感在这里消失,若不是刚才隐约可见的房子一点点接近,我真以为这群山和森林再和我捉迷藏。先前的房子越来越近,到了眼前,看见屋顶挂着“半路客栈”四个字。客栈是一家哈萨克牧民开的,店主人说这里是整条路一半多些,往后还有14公里的路,看了看表,时间已是接近下午6点,三个半小时14公里的山路,加上已经走了近6个小时,才走了20公里,体力已消耗大半,剩下的路恐怕有些吃。店主人看到我面露难色,对我说:“来的时候上坡下坡多,这后半段的路基本都是平地和缓坡,要好走一些,年轻小伙子应该能到。”休息了几分钟后,离开了半路客栈,临走的时候店主人那三岁的小孩子还叮嘱我说,“不要往树林走,有熊!遇到熊了要装死!”这小孩的话并非戏言,之后与很多禾木村的人聊天的时候得知这片山林确实有熊。

路遇四人组,加入队伍。

七点时分,看道路的路标,距离终点还有11公里,我这次徒步的准备确实大意了,竟然没有食物了,只剩下两瓶矿泉水了。饥饿感不时的袭击,只好不时喝几口水压一压不安分的胃,心想:“真蠢!带这么多水,就没多带一瓶可乐!”太阳已经在西边了,不久就会落下,由于高山的阻挡,恐怕八点只好就会暗下,路上仍然是前后无人,如果不在天黑前赶到禾木村,恐怕真的会有危险。危险的意识使我克服了饥饿的难耐,天渐渐的暗了下来,不时有一些SUV从身后驶来,期间之前分开的那对情侣在车上向我挥手给我加油。身体的疲劳加之饥肠辘辘,黑暗在身后追赶,好几次我真想拦下路过的车辆坐车到达终点,但是内心却非要和自己较劲,既然都走了快三十公里,最后的几公里一定要坚持下去,否则就不叫徒步了。又转过了两个弯,看到山后青烟四起,看来禾木村是要到了,太阳已经完全被身后的高山挡住,只剩下余光能看清前方的路。快要到达村口的时候,终于遇到了一组旅人,饥饿的我向他们讨要了一瓶可乐,一口气下肚,瞬间感觉体力回复,头脑清醒了许多。

这组旅人四人一组也是途中遇到,三男一女,女的叫lizy,一个男的是军队记者叫祥子,一个叫黄龙,还有一个韩国大叔,大家都叫他“阿佳西”,我也就这么叫他了。和他们几个人认识到现在,我们仍有联系。闲聊中发现我们五个人都是要住在这里的国际青年旅社,看来缘分不浅,进入村口打听之下另众人一下崩溃,原来这旅社竟然在村子的后山上,从村口到那里还要三公里。天已经黑了,还好村里的路很好辨认,可是没有路灯,之后借着手电和村民屋内的灯光沿路寻找,几经周折,又过了近一小时,大家才摸到青年旅社,放好行囊,几人是点了一顿大餐,胡吃海塞了一顿,才算让胃舒服了一些,在旅社的大厅又遇到了来时的那对情侣,很巧的也都住在这里,向他们打听那位老驴的消息,他们也不得而知。(照片按次序是“阿加西”大叔,lizy小李子,祥子、黄龙,由于黄龙兄的马跑的太快,只拍到了背影,拍摄于第二天的喀纳斯村)

禾木村的美

我们五个人接下来的行程一致,于是组成了临时团体,住进了一个混住的八人间。青年旅社一般会留出一到两间多人间,男女混住,一是价格更低些,二是避免旺季出现有客人却有空床位,淡季也可以少开几间屋子便于打扫。接下来有两条路线可以选择,一是第二天早晨看完禾木晨雾后,租村民车原路返回,到贾登峪乘景区巴士进入喀纳斯湖;第二条路线是,从禾木村旁的另一条47公里的马道,徒步或骑马进入喀纳斯湖,路程是两天一夜,中间要在一个小黑湖的地方扎营,只能白天赶路,夜里不能赶路,因为那附近是真的有熊和狼出没了,禾木这条路上的熊狼算是罕见。第一条路线等于是围着禾木西侧的山绕了一圈,第二条路是直线翻山。鉴于大家今天的一路辛苦,五个人在十秒钟内达成一致选择第一个方案。
虽然有人说第二天路线的小黑湖风景优美,但是也有来过这里的朋友告诉我那边很坑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今天也看够了美景,更亲近了自然,遗憾总归会有的,不去想了,倒头便睡。
第二天太阳还未升起,天空依然黑暗,五个人起床沿旅社旁的栈道寻到禾木村边的小山上等待晨光的出现。听说禾木的日出很美,但是日出前短暂的晨雾更美,小山上一片寂静,可以听到大家的呼吸声,八月末的禾木已然寒冷,鼻息呼出的空气在夜灯下凝成一团白雾,寒风吹来,大家被冻得发抖,偶尔间听到上下牙齿打颤的声音。约莫过了十分钟,身后的天空开始放亮,黑色渐渐转成灰色、白色。晨光下可以看到村周围的山边零散着积着厚厚的白色,是雪吗?但是面积太小,只有几颗树下的范围内有白色,不像是雪。距离太远,无法分辨出那到底是什么?瞪眼观望,渐渐明白了那是什么,目光里白色在移动,忽大忽小,忽厚忽薄,竟然是雾,但是那浓厚的白却如雪一样,与其说是雾,不如说是在地上的云。天色又亮了一些,天空显现出了蓝色,那些地上的云逐渐连成一片向村落飘来,“云”的颜色淡了一些,终于变成薄薄的雾,这个时候村中的牛醒了过来,在牧民的驱赶下,伴着牛铃清脆悦耳的“钉呤-叮呤-”声来到草原上吃草,吃到高兴之时便发出“哞——”的悠扬的叫声。“霭霭薄雾,袅袅炊烟,芳芳嫩草,悠悠牛铃。”过了大约一刻钟,一丝暖意从后背传来,太阳升起将金色的阳光洒向这宁静的村庄。顷刻,笼罩在村子上的薄雾化去,转而披上金色的外衣。我和祥子手中的相机不断响起,lizy和黄龙静静的注视这大地的瞬变享受这其中的美丽,大叔“阿佳西”兴奋的发出“哇——”的感叹,并重复的说着他那句中文口头禅,“真的漂亮!真的漂亮!”太阳完全升起后,大家各自分散活动拍照,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回到旅社吃早饭,三十八公里的艰辛只为换这十几分钟的美景,若要问值或不值,只有来过这里的人才深有体会。

小争执

午饭过后,大家坐在院子里聊天晒太阳,用来打发等候汽车的时间。大家都对我们这位韩国“阿佳西”大叔感兴趣,就和他聊起他在中国的经历,“阿佳西”是韩国大学的老师,教的是韩国历史,他说韩国就那么大点地方,没什么可玩的,每年寒暑假他都来中国旅游,中国已经转了大半,算半个中国通了。期间我们还教了他一些中文,例如纠正他对副词的用法,他每次发表感慨都说,“真的好吃!真的漂亮!真的好玩!真的便宜!……”仿佛中国的副词只有“真的”一个,告诉他还有例如“非常、特别,很……”等等副词。每次有人问到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他就非常狡猾的笑着说,“我是韩国人,听不懂。”每次让他给大家拍照时,他总会说:“好的!一张五块!”被大家集体鄙视后,他又笑着搬出这套话,“我是韩国人嘛,我们那都这样。”当然他要钱也是开玩笑的。期间我们还争论了西安一些仿古建筑风格的问题,他指着照片中一些建筑的瓦当说:“西安好多建筑的瓦当和韩国的一样。”我说那是仿建明朝的风格,韩国历史上学习明朝最多,一样的风格很正常,他却坚持认为西安的建筑是仿造韩国的。大家各持己见,最终只能暂时搁置争议。

喀纳斯村,Lizy姑娘被哈萨克小伙求婚。

离开了客栈,五个人挤着一辆SUV出了禾木,来时十个小时的山路,开车只用了三个小时,不过那种徒步的心情是在车中永远无法体会的。贾登峪的喀纳斯湖售票处,祥子拿出他那军官证,继续免费通行,真是羡煞我们这群人,他却说:“光看见我免费了,没看到我练操时候累的跟孙子似的,这免费是用了很大辛苦换回来的。”景区穿梭车沿公路启动后,车上的随车讲解员开始了对喀纳斯景区的讲解,从贾登峪的大门到喀纳斯的中心换乘站要有四十分钟的车程,全程三十五公里,这里的动植物有欧洲冷杉,欧洲云杉,欧洲落叶松,欧洲羚羊,欧洲……听到这里,惊讶这喀纳斯的生物物种都是欧洲系生物,加之这里的山林草原视野开阔,怪不得人们把这里称为亚洲瑞士,车程的后半段沿喀纳斯河北上,绿色的河水如流淌的翡翠镶嵌在这群山中,喀纳斯河与湖一年四季的颜色不同,五月灰色,六月蓝色,,七月乳白,八月墨绿,九月十月是翠绿,进入十一月直到第二年四月是冰封期,整个喀纳斯都是白色。传说喀纳斯湖中有水怪,不知道此行是否幸运能够一睹它的尊容。
晚饭前到达了喀纳斯新村的青年旅社,真个村落就是在草原上排列的一排排院子,他们四人提出要去骑马,而我不喜欢这个活动便在院子里晒太阳。躺在院子里的藤椅上,仰望天空,忽然间头上飞过密布的黑色,定眼一看原来是数不清的乌鸦,店老板阿德列奇说:“每天晚上这些乌鸦就来村子里过夜,这到饭点了就过来了。”期间还有不少鹰在空中飞,我问他着鹰是不是要来抓这院子里的鸡,他抬头看了看那几只鹰说:“这鹰太小了,打不过这几只鸡。”听到这话将我心中鹰吃鸡的自然法则完全打破,看来这里的鸡都不是一般战士,确实,院中这些鸡跑起来远比城市中见到的要快的多,说是跑,其实用飞奔来形容还差不多。阿的列奇说:“这个喀纳斯新村只有几百个人,设施很落后,前年通的电,去年通的自来水,到现在电力还是不稳定,时常停电。每年冬天的时候很多人就都到贾登峪甚至是布尔津去住,这里只有几户人家留下来看着羊群。”我看到很多羊的身上有不同颜色的花纹,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就是牧民涂上去用来标识自家羊群的,反正大家放羊都在一个草场上,难免走到别人家的羊群里去,卖羊的时候看着颜色就不能抓错羊。”这草原人就是有草原的办法,这要是在大城市不得为了争是谁家的羊弄个DNA鉴定了。和阿的列奇聊天之后我就到村子里闲逛,村子看似很小,但是绕着整个村子转了一周竟然花了一个多小时,天色已暗,我便走回旅社等着开饭。大约又过了半小时,完全黑天了,就见lizy绷着个脸和其余三人进来。我看着是有些情况,于是询问发生了什么事,lizy没好气的说,:“被这三个家伙给卖了!”我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只好继续询问详情。原来四个人一骑上马,由于lizy不会骑,年轻的哈萨克马主人就和lizy骑一匹马飞奔而走,被拉到草原很远的地方,哈萨克小伙子就下马向她唱情歌和求婚,路上还被那小伙子揩油,也没见他们三个来救她。这时候祥子没正经的说:“我们不是追不上吗?再说了,牺牲了你一个成全了大家,你这不也单着呢吗,干脆就答应那小伙留下来吧。你看因为他把你拉走这一个小时的马费最后竟然骑了两个多小时,你要是留下来,我们就能天天有免费的马骑了。”旁边的黄龙和阿佳西大叔也是一阵坏笑,招来lizy的怒视。店主阿德列奇说:“那些养马的小伙子没一个正经做生意的,看见漂亮姑娘免费骑马都行,就想占便宜连那十来岁的小娃子都会揩油。别看他唱情歌求婚啥的,他看见谁都这样,还别说,真有上当的,别理他。”lizy双手捧着自己下巴聚着头,憋了一肚子气,直到吃过晚饭才消气。
吃过饭,大家便早早睡了,喀纳斯湖附近的夜晚非常冷,木屋内没有取暖设施,只能将厚衣服压在被上防寒。

晨观喀纳斯湖

第二天凌晨,天还黑着,我们预订的汽车来到旅社院外接我们去爬山看喀纳斯湖的日出。韩国大叔由于劳累没有同行,我们四个人夜间乘着汽车绕到了观鱼亭的山脚下,由于景区的车在8点后就会运营,私家车不准在这条路上跑,所以我们必须在7:30前下来。山脚下到山上有木栈道和木制台阶,抓紧时间上山,大约20分钟就爬到了山顶的观鱼亭。天色已经转明,俯瞰喀纳斯湖绿色的湖水,如同人的臂膀一样在中间折了一下弯向北方,怀抱着东方的山峰。湖边的村落如同电影中瑞士的村落别致如画。观鱼亭上的风在耳边呼呼作响,身体都随着风晃动,这里的气温很低,还不到零上10度,夹着湿气的寒风可谓风过透骨。趁着日出之前大家的视线在湖面上搜索是否有不寻常的迹象,想试试我们的运气是否好到能够目睹传说的水怪,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东方的光芒升起,这喀纳斯湖的湖面仍然死寂般的平静,不免内心有小小的失望。过了不久,太阳完全升起,回头望向居住的村落,又见到如禾木所见的金色村落,不同的是喀纳斯新村的木屋如同积木般散落在辽阔的草原上,从山上俯视犹如孩童的积木。
从山上下来后,每个人又都钻进了被窝以驱赶寒意,并且补了一觉,下午他们四人离开了喀纳斯伊犁而去,我的行程不同,便留了下来,给自己放松一天,一洗这几天来的疲惫,夜晚的时候只有我一人住在这个旅社中,不免有些孤单。当晚的气温又冷了些,便早早睡去。

喀纳斯 9月1日的雪

第二天,9月1日,推开房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边的山已被白雪覆盖,9月初就看见雪,这辈子还是头一遭。扭头一看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个前些天一同在禾木徒步后来不见踪影的老驴,和他聊起那天之后的事。他说他走小路迷路了,天黑时才走到村口,找到一个村民家住下。之后第二天从小黑湖路线徒步过来,昨天很晚才到达这里,很凑巧就住进了这个旅社,看来喜欢青旅的人是很容易在青旅遇到的。可惜刚刚重逢就又要分别,我的计划是今天就离开,他的计划是再住一日。
道别之后,我独自前往喀纳斯湖。沿着湖边的栈道一直向湖岸的深处走去,松柏密布,栈道在林中蜿蜒前行。看到了许多飞蹿的松鼠,在我的镜头前躲来躲去,又时而从树后探头窥视我手中的相机,好似在和我捉迷藏一样。栈道旁湖边的石头上,不时有水鸟飞过停留梳洗毛发,沿途有很多被风吹倒的树,一棵棵被风蚀的树犹如一座座天然木雕,工匠再精巧的刀也不由这无形的风刀细腻。还有许多丛生的蘑菇,有的小如指盖,有的大如手掌,色彩鲜艳不知是否有毒。这里的空气潮湿,树木的表面长满了菌丝,放眼看去就像整片树林都长了绿毛一样。
大约2个小时后,来到了栈道的后半段,栈道从树林中转出,延伸到了一片岩石上。这是一片留有冰川痕迹的岩石,从岩石旁的讲解牌上可以分辨出亿万年前冰川留下的信息。回头向村子方向望了望,发现视线很模糊,眨了眨眼睛以为是自己累了、眼花了。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自己头上是晴空,而村子上方是重重厚云,再仔细看村子,发觉那模糊的视线在波动,原来是村子那边在下雨。草原和湖面的辽阔,让我能清楚的能看到远方的雨云,这在视线狭窄的城市是不可能有的经历。风向突变,那带着雨的云向我这里飘来,脚下的栈道也到了尽头,只有一条被人踩出的路继续向山林里延伸。
向前还是向后?前方应该人迹罕至,但是会有更美的风景,不过这雨云不久就会飘来,贸然进入山林会有危险,向后却又有些不甘。最后冒险的心理战胜了理智,决定再向前走上半个小时,为了避免进入山林迷路,接下来便沿着湖边走,这踩出来的路到了湖边也就没有了,只剩下砂石的湖岸,踩着碎石艰难前进,发现这里的湖水是越来越清,湖岸上有数不清的紫色松塔,却看不见一只前来搬运的松鼠。湖面远处,游湖的快艇开过,向他们挥了挥手,不知道他们看到这山林深处还有旅人是否也会惊讶。再往前方,有很多横倒的枯树,一会要翻树而过,一会要低头爬过,飞来九牛二虎之力,来到了湖岸碎石的尽头,右手是无法攀爬的岩石,左手是湖水,看了看时间也该返程了,否则会被那片雨阻在这山林中。返程加快了步速,刚好走上栈道,细雨便浇在了头上,低头快速小跑,不一会就来到了湖边的车站。雨开始大了起来,钻进汽车,心想:“运气还不错,如果山中遇上大雨肯定会弄得狼狈不堪。”

白哈巴 一言不合就挂彩虹的地方

不一会车就到了景区的中心换乘站,搭上前往白哈巴景区的巴士,去看这国境线边的图瓦村落。景区的游览车带着我们一直向边境开,直奔边境的中哈7号界碑。到达7号界碑的所在地,这里没有哨兵,只有长长的铁丝网,铁丝网后是长长的界河,河对岸就是哈萨克斯坦了。讲解员说原本这里是没有铁丝网的,游人可以走到界河边去用界河的河水洗手,只是我们的游人经常越界跑到河对岸,哈萨克斯坦就对我们的边境管理抗议,于是在前两年装上了铁丝网,避免这种边界纠纷。从7号界碑所在的平台俯视小山下的白桦林,竟然发现整个树林竟然是个倒过来的中国地图,如果是十一时节来到这里,就会看到金色的小中国。向远方望去黑云压山,远方大片下着暴雨,阳光从云的另外一侧照射过去,便出现了彩虹,而且竟然是双彩虹,彩虹下的村落在阳光照耀下显得异常渺小,映衬在绿色的草原上犹如绿野仙踪里的奥兹仙境。离开了七号界碑,前往边境深处的大峡谷,在这里峡谷深不见底,界河也从小河变成了奔涌的湍流,雨水从小雨变成了暴雨,峡谷对岸的山脉在雨势下也显得异常雄伟,阳光从乌云的缝隙中透下来,阳光中的暴雨闪着金色,原来这雨也可以是金色,在这里看到什么都不觉得奇怪,这大概就是大自然的魔力吧。
雨太大了,只好返回村子,村子里的雨已经停了。这里的青年旅社建在军营后的小山上,由于刚刚下过雨,村中的土路满是泥泞,还好这旅社离公路并不是很远,五分钟便走到了。推开院门,满院的鲜花映入眼帘,旅社后边的天空挂着一道彩虹,看来我是走进了梦中的仙境,是不是会有仙女从木屋出来迎接我的到来。不过这有些痴人妄想了,今天我是最后一班到村子的游客,这个旅社除了店老板、厨师、管店的实习生外,只有我一个客人,一人包了整个旅社,这种服务真是头一次享受啊!离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就在村里逛了一逛。这里的牛羊都很悠闲,自己在村子里和草原上散步寻找草来吃,到了晚上就自己走回牛圈,根本不需人们看管。自然的生活画面,住在家中推开房门便是鲜花草原,除了我们这些偶来的游客打扰,这里的确是躲避纷扰的好地方。不过,还是有不和谐的事情出现,在问路的时候竟然有个村民说要给钱才带路,不过多数的村民还是会热情的指路不取分文,这算做一个小小的插曲吧。日落之后回到房中歇息,夜间的白哈巴寒冷异常,盖上厚被子都能感觉寒气逼人,本想住上两个晚上的我提前打了退堂鼓,第二天起床便决定离开。白哈巴的清晨,院子中的草地上了霜,我在想这的冬日会怎样?九月初便只有零上2度,那十二月的寒冬会是一番什么光景,古代的图瓦人是如何生活?连我这东北出生的人都无法想象。是否会厚雪封山,一片孤白?偶有狐狸和野兔出来觅食,猎人拿着猎枪带着猎犬在暴雪中注视着猎物的一举一动?村中的老人说,这里以前的冬天深雪过腰,积雪没人,如今的雪情已不比当年,冬天是暖了,但是以往的白哈巴只是在记忆中了,也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如果想看真正图瓦人的生活需要到深入边境的戈壁边缘,那里有些游牧散居的图瓦人仍然过着几乎与现代隔绝的生活。听到这里,心中有了小小的吃惊,这炊烟四起,远离都市的村落虽然在我眼里已经很古朴自然,但是却已经不是昔日图瓦的风景,现代化给人们带来的生活更舒适了,却使得一些记忆永远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就如同我们追寻古代唐人的生活方式,也只能是在历史文献中的想象,这也许就是前进的代价吧,有得必有失。

离开白哈巴

9月2日,从白哈巴寒冷的木屋中醒来,赶上大巴车,返回喀纳斯村,并沿着大巴车的线路观赏喀纳斯河的各个美湾,如月亮湾等好听的名字,名字太多记不住了,只记得在其中一处,偶遇一小猫,很入镜,拍上来给大家瞧瞧

本篇游记共含8755个文字,8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