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疯狂在SAHARA~摩洛哥的一十零一夜

  • 出发时间/2016-09-09
  • 出行天数/1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0RMB

[我的预约]

2016年7月的某天早上6点多,还在睡觉
shine微信问:去不去卡萨布兰卡
我:什么?等我查个地图~
2分钟后,我们约好9月去撒哈拉,在沙漠赏月过中秋。

Sahara~~~so cool!

手写不易,本游记所有文字图片视频,版权所有请勿擅自转载。
历史资料摘自《走进大丝路北非段》。

[出行准备]真的不用太多

        从各大论坛的游记看,得出一个可怕的关键词:骗子众多!有好几次都想要放弃这个出游。随着出行日子到来的临近,心态却放轻松了,带着一份随遇而安的心情去享受这段出游,最后我也的确收获了一段不错的旅程。在非斯被抢,在沙夫沙万被亲吻,摩洛哥就像一朵玫瑰,有着可恨可怕和可亲可爱的双面。

        摩洛哥的出游不用准备太多:
1,在有效期内的护照。不用签证哦~卡萨落地时候,海关会抽查个别人回答问题,都非常简单。
2,机票预订。出游安全第一,所以在法航官网预定好了法航9月往返机票,巴黎中转买买买。
3,外币。出游前换好了欧元,相比美元,摩洛哥Riad更偏爱收欧元。
4,预订好撒哈拉的3日团。马拉喀什接,送到非斯

        [行程安排]
        我准备了打印版的Morocco Schedule,准备着海关抽查,可是这纸并没有派上什么用场。
D1 广州巴黎
D2 巴黎 - 卡萨布兰卡 - 马拉喀什,Jemaa el fna广场
D3 马拉喀什,马约尔花园(70DH),库图比亚清真寺,Ben Youssef神学院
D4 沙漠团第一天,Ait Ben Haddou村
D5 沙漠团第二天,骑骆驼,住沙漠营地
D6 沙漠团第三天 - 非斯
D7 非斯舍夫沙万非斯半日游
D8 舍夫沙万,闲逛,山上看夜景
D9 舍夫沙万 - 卡萨布兰卡,Rick Café,海边清真寺附近闲逛
D10 卡萨布兰卡 - 巴黎,哈桑二世清真寺(120DH/人)         
D11 巴黎 - 广州
        整个行程最不顺利的就是完全买不到CTM公司的汽车票,应该提前找民宿老板帮忙购买。计划中的两段CTM改成了包车和另外一家大巴公司的龟速大巴。

DAY1 几乎就要赶不上

        出发的路上一路在赶,一路都在最后一刻刚刚赶上。
        提前5个小时去机场,结果全城大塞车,哎。。。。。。
        飞机晚点2个多钟头才飞,差点没赶上中转的飞机,哎。。。。。。
        开往马拉喀什的火车过来了,傻眼。。。。。。满车的人啊,门口都是人,我和我的箱子怎么可能上得去!!!!!最后终于在外国人民的友好帮忙下上去了,但是门为什么不关!!门不关!门不关!高速行驶的火车门不关!


        作为一名特别受海关青睐有加的新疆人,这一次没有被拉进小黑屋,只是被问:你去委内瑞拉?尴尬脸:啥???

        关于拍照:
        由于信仰和本地风俗,摩洛哥人不喜欢被人拍照,特别是妇女。在casa voyageurs的时候,当我举起相机准备拍一下铁路和火车的时候,立刻有工作人员从对面翻越铁轨过来制止,虽然没有听懂他讲了什么,但是态度很坚决,表情很严厉。所以后来的行程中很少主动给人群拍照,除非是询问得到当事人的许可。

DAY2 摩洛哥威士忌

        把赶飞机赶火车的行程都归成第一天,我的第二天从抵达马拉喀什正式开始,其实达到Riad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5点多了。
        大包小包在Riad的院落放下,很快就有美女服务生端上了热腾腾的茶-Mint Tea !这种薄荷味道的茶伴随了我整个摩洛哥的行程,味道非常nice。本地人都会介绍这是摩洛哥的威士忌。

        在马拉喀什的住宿选择在Riad Palais Des Princesses:
        位置特别好,步行至德吉马广场只要三分钟时间。(店家很贴心的在出行前会发邮件告知一些注意事项,会告诉你到达广场会派人来接,所以不用担心第一次找不到)早餐很丰盛,中国胃也可以吃饱。Riad整体很漂亮,非常安静。缺点是:wifi速度欠佳。房间打扫时间太晚了,下午2点回去的时候正在打扫。

        这是我们的房间,第一天房间的床上马桶上都还有玫瑰花,很公主的feel~和我们北京四合院相比,摩洛哥Riad有点不同:
1,大门非常隐蔽难找,很容易就忽略的小门,但是一旦进入发现别有洞天,一般都会有自己的小庭院在正中间;
2,楼梯走廊一般都很狭小;
3,浴缸非常非常的高,很难爬进爬出。。。。。。

        土耳其人称摩洛哥为Fez,波斯人则把摩洛哥叫做Marrakech;至于摩洛哥的英文名字“Morocco”和法文名“maroc”也都来源自马拉喀什。直到几十年前,对阿拉伯人、波斯人和欧洲人来说,摩洛哥当时被广泛的称作是马拉喀什王国。
        马拉喀什有着摩洛哥最大的柏柏尔人露天市场——Jemaa el Fna广场。我们稍作休整,就从Riad出门步行至广场。这个广场的历史和马拉喀什一样的久远,阿拉伯、柏柏和撒哈拉在这里相遇,城市与山村哉这里交流,古代和现代也来此汇聚。
        所以,人口聚集的广场无法避免的会有一个问题,想想我们国家也都是如此。之前为阅读到的游记中都会提醒道,这里是骗子和小偷的大本营,不要随便给卖艺人拍照,不要去人群聚集的地方,特别是离玩蛇的远一点,他真的会把蛇放到你身上的,然后收取费用。
        
        当我们步行至广场的时候,夜幕还未到来,商户们正准备开门营业,选择了西北角的一家可以俯瞰整个广场的餐厅吃晚餐,边吃边聊天,一直坐到夜幕来临。选择了各种塔吉,最后只有羊肉塔吉基本吃完,所以千万不要问我好不好吃。。。。。。真的挺怪的。

        这种饼看着很美味,但实际没什么味道,和我们新疆的馕真的是差远了。还有腌渍过的橄榄,勇于尝试过1次就好。。。。。。味道最好的是羊肉塔吉~和mint tea一样伴随了我们整段摩洛哥行程。

        随着夜幕的来临,广场上的人也越来越多。商户们的灯光也慢慢开启,烤肉的烟雾和各种吆喝声渐渐大了起来,就像一锅快要烧开了的水。

        晚餐后,我们便扛不住7个小时时差带来的困倦,决定早早回riad休息。离开热闹喧嚣的广场,进入小巷道,仿佛走入了另一个世界,是阿里巴巴与十四大盗的夜间:无人,成群的猫,诵经声。
        我正在拍这一群猫的时候,有只猫爬到了我的脚上,而我没有察觉,起身后踩到猫尾巴,猫咪一身惨叫逃跑,我也受到一万点的暴击惊吓。。。。。。

DAY3 马拉喀什没有那么不堪

       清晨推开riad房间的木门,一阵清凉袭来,这是我们在马拉喀什的第一个早晨。在riad用完不怎么习惯的早餐后,一行人出发开始认识这座城市。
       刚出门就又遇到了昨晚的那群猫咪,清早的它们又是如此可爱。晚上恶补了一下为什么马拉喀什有这么多的猫。

        伊斯兰教和猫
        在伊斯兰教文化中,猫享有很高的地位,虽然没有像古埃及人那样被视为神祗的化身,却受到广泛尊敬和保护。  
        在伊斯兰教信徒看来,猫不仅捕吃鼠、毒蛇等有害物,还爱干净,因而是善兽。在《哈底斯》中,有不少经文提到猫,有趣的是,有时还把它和狗对比,不过其地位远比狗高。猫是洁净的动物,可养作宠物。《哈底斯》中多处提到,穆罕默德称猫是是洁净之物,是人类的好伙伴。

        先去了昨晚吃饭的那家餐厅,想要寻找丢失的物品。可巧的遇见了第一对中国人,一对在非工作的华为夫妻,他们在马拉喀什已经呆了2天,告诉了我们一切不愉快的经历:傍晚在广场吃烤肉体验不佳,刚去买果汁(就是下图这家)给100竟然不打算找钱。。。。。。但是清早马车环城感觉不错。
        所以我们在马拉喀什第一日从马车环城开始。日照虽强烈,但是马车的帐篷里面依旧凉爽,在马拉喀什新城旧城间穿梭,感慨不同的年代文化竟然留在了同一个城市,且相处融洽。

       租马车的地方在杰马夫纳广场往库图比亚清真寺方向的地方,很多柏柏尔人的马车在这里排队拉客。他们的英文都不大好,但是专门揽客人的英文还不错,带法文或者西班牙口音,总之不是我们四六级考试的那种英文,真正让我开始怀疑我学的和他们讲的是同一种语言么。。。。。。
        马车环城一周大概有1个小时,马夫很地道的走满整个钟头,几乎逛遍了整个城市。和新疆马的不同,这里的马车是走在公路上的,而且是严格遵守交通规则等红灯的。
       马拉喀什新城相对于旧城Medina而言,更有现代商业味道,不论是快时尚如zara或者是奢侈品如lv都一应俱全,交通工具也是时尚漂亮的大bus,很多的老外就坐在路边的露天咖啡厅喝着咖啡,我们路过的时候还有人打招呼和拍照,哦,我们才是老外。。。

哎呦喂,这是要吃罚单的节奏。。。

        通过马夫蹩脚的英文,我知道了我们路过了政府机构,火车站,艺术中心以及家乐福。好吧家乐福成功的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傍晚专门打车来购物,的士司机双手拖把比划着说说:家乐福是一个big big big mall,可以逛一天呢~我们在家乐福成功发现了写着中文字的麻油,旁边就有人说:家乐福有every thing!!!
        然后,半个小时后我们撤退了,没有辣椒没有熟悉的方便面卖。

        Medina和新城就用这道围墙隔开,里面就是古老的文明和现代商业话的本地居民。
        我们知道第二天就是当地人传统的宰牲节,所以沿路看到很多待宰的羊。在新疆,宰牲节又称之为古尔邦节,“古尔邦”在阿拉伯语中称作尔德·古尔邦,或称为尔德·阿祖哈。“尔德”是节日的意思。“古尔邦”和“阿祖哈”都含有“牺牲”“献身”的意思。

        当地人的生活节奏比较慢,广场旁的咖啡厅里总是坐满了人,即使是盛大节日来临。都是男人,桌上一杯水或mint tea,感觉这样坐了一辈子。

        完成马车环城后,在果汁摊位购买了橘子汁,味道还不错。4dh+1dh的外带包装费用。第二天路过的时候,摊主竟然还认出了我~

        穿过广场旁的老城市场,我们抵达马拉喀什博物馆(梅内西宫)。博物馆周边的建筑物都非常古老,和后来去的菲斯的卡拉维因大学一带非常相似,所以后者没有再进入参观。
        马拉喀什博物馆也叫做梅内西宫(dar menebhi),建于1870年,法国殖民期间被亚特拉斯之王买下作为帕夏宫,摩洛哥独立后其收敛点财产被充公,而梅内西宫未受重视而逐渐破败。知道1997年因民间基金会重获生机,对大众开放。

        讲这么多,其实就是说这家门票略贵性价比最低(50dh每人)。但如果你热爱西班牙摩尔装饰风格的建筑物的话,那肯定可以值回票价了。

        这座大厅是由土耳其浴室改装而成的,据介绍经常举办音乐戏剧与舞蹈等文艺节目。

        从马拉喀什博物馆出门继续向前走不多远,就来到了最为著名的阿里·本·优素福神学院 (Ali Ben Youssef Madrasa) 。14世纪,马林王朝定都菲斯,建设舍拉古城的黑苏丹却把摩洛哥最大的伊斯兰学校建在了马拉喀什,是菲斯一般学校的2-3倍。
        但是相比较我们的故宫,景泰蓝,那真的是差好几条街道。建筑装光,工匠技术精湛华丽的词藻还是留给自己吧。。。。。。

        从学院出来,经过当地菜场买了一些水果,一路寻找餐厅,但是大家对塔吉实在是爱不起来。后来回到riad门口,发现了这家铁板烧,在做类似于煎饼果子的煎饼,可以选择鸡肉牛肉或者羊肉,经过本人验证味道非常不错~

        作为Yves Saint Laurent的资深粉,必须要拜见一下马约尔花园。

        马约尔花园前后隶属于两任主人,第一任主人插画师马约尔用了毕生精力设计建造了它,使其成为20世纪最神秘的花园之一。传说这里有一百多种不同的仙人掌,这是第一代花园主人马约尔寻遍世界各地搜罗回来的藏品。第二任主人是Yves Saint Laurent。他使这座花园更加闻名于天下。1980年,他与伴侣共同买下了这个花园,常遁隐在这里寻找灵感,去世后更选择在此举行葬礼,并将骨灰撒在园中。
       如今的saint Laurent钟情的小别墅,已经改为柏柏尔人博物馆和书店,那个他曾经三十年里整天整天坐在这里守着花园的别墅,正敞开大门,迎接世界各地的旅人。
        

        Yves Saint Laurent爱着中国,我也爱着Yves Saint Laurent的💄。。。。。。

        在摩洛哥有一项每天都要进行的日常工作,和的士司机讲价。一方面他们漫天要价,另一方面又用蹩脚英文穷追你不舍。在卡萨,我从清真寺打的去morocco mall,司机开价1000dh,我真想问:没问题吧大叔!
        所以在此感谢每天都要浪费一斤口水在讲价的shine夫妇。

        马拉喀什的家乐福外观看起来很大,里面只能逛半个小时。此为方便面区和作料区。没有汪涵的面,怎么能叫完整的方便面区?!!!

        晚餐我们选择了一家西式餐厅吃牛排,正是早上马车巡游时候发现的,人气最旺的那家(L'adresse)。打的到新城的麦当劳,发现竟然没有麦辣鸡翅卖,伤心。过了一条马路吃牛排。

        让我们举杯感谢此行担任同声翻译工作的shine家属,给自己点了薯条,给我们一人点了一个黑椒牛排。

        夜幕中回到杰马夫纳广场,依旧像一锅煮沸了的水,依旧不敢随意端起相机拍照。早上听了中国夫妇的故事,对热火朝天的烤肉和蜗牛没有任何兴趣。

Day4 宰牲节和默罕默德大叔

        在摩洛哥的每一天都从猫咪开始。
        这一天正值宰牲节,天还没有亮,就听见诵经和宰杀羊咩咩的声音。爬到riad顶楼也看不见任何现场情景,只看见老外晒太阳。然后就出门到处乱晃一下,等待我们沙漠团司机来接我们。

        马拉喀什的Medina非常干净,宰牲节早晨的小巷子里面鲜有人,偶尔有背着羊皮走过的青年,有正在疯闹的小朋友,最多的还是各种的猫咪。

        我们又来到了杰马夫纳广场,昨天买果汁店店铺小哥热情的和我们打着招呼。整个广场就他一家果汁店铺开门,生意当然好得不得了。
        我们又开始走进小巷子希望能拍到一些宰牲节的照片。在我的家乡的的古尔邦节,比这里的宰牲节要晚一天,通常大家都会买只羊回家吃,而这里的节日气氛显得更加浓厚,我们的司机也因为要在家过节,推迟了过来接我们的时间。

        一群年轻人正在烧羊头,右边的墙上写着90dh a photo。旁边老外拿起手机拍了1张照片,就有人跑过来收费。我赶紧盲拍,马上撤。
        在路上,又遇到了背着羊皮的当地年轻人。他们很搞怪的假装把把带血的羊皮往你身上扔,询问是否可以拍照也很开心的答应。

Tips:看到下图中的绿色推车了吗?好像垃圾车的那个。它其实是各家Riad接送客人所用的推车,上面都有印刷Riad的名字。认准了就不怕被骗路费了哦。

        当我们还在街头乱晃。忽然有位阿拉伯大叔走过来搭讪,问是不是从中国来,正当我们非常谨慎的准备说nonono时,大叔拿着手机打开手机登陆微信,哦~~~原来是我们撒哈拉沙漠团的导游+司机默罕默德,他杀完羊提前来接我们了!
        这次沙漠3日团是在国内的时候预定好的(http://www.tenere-tours.com),舒适游为主,全程一对四服务。主要的行程包括:马拉喀什非斯出,在玫瑰小镇和沙漠各入住一晚;在沙漠中有小哥带着我们一队4头骆驼,爬上top等日落,日落后在月光下骑行至营地用晚餐,第二日在无人的沙漠中等日出,出了沙漠后送我们抵达非斯riad。
        第一天的行程主要是在路上,从马拉喀什至玫瑰小镇(卡拉玛古纳镇)的沙漠酒店,穿越高亚特拉斯山,沿着Ounila河谷下行,途径《权利的游戏》龙母的城堡-艾本哈杜城寨(Ait Benhaddou)

        高亚特拉斯山斜着切过摩洛哥,绵延700公里的山脉分割出了南北不同的气候。北面属于地中海大西洋气候圈,水流充沛绿意盎然,所以也有雪山适宜极限攀登滑雪等运动;山南则是截然不同的天地,再往东南便是沙哈拉沙漠。
        高亚特拉斯山区事最古老的柏柏尔人的居住地之一,他们拥有自己的语言,传承着特有的音乐。我们的司机阿拉伯人默罕默德,专门为我们准备了介绍柏柏尔人音乐视频,他们的音乐喜欢不断的重复同一句歌词,舞蹈等动作很像动画片里面的点点先生点点太太,听着音乐在默罕默德的带领下,整车气氛很欢快。当然我们更担心拖把拍手的默罕默德,这可是山路!

        现在山区里面还居住着柏柏尔人,他们以石块,粘土在陡峭的山坡上搭建山村房屋,千百年来过着自给自足,遗世独立的生活。这个在北非生活超过5000年的民族,在强势的阿拉伯文化的主导下,自己的语言一度几乎销声匿迹,直到2011年摩洛哥官方将柏柏语列为官方语言,与阿拉伯语,法语并列。

        我们的沙漠团的老板Rachid就是一名英俊的柏柏尔人,据说他曾在欧洲留学,后来回到家乡开办了这家旅游公司。特别令人钦佩的是,他的的语言天分和他的勤奋好学。在这条线路上,我们遇见了好几次老板Rachid,他的团是来自香港的4名女生,一见到我们就开始掰着手指头开始用中文数数。回国后,他在微信里面甚至用中文发朋友圈,并且用中文回复,实在是厉害~有兴趣的可以加他的微信(电话号码:00212662050499)

        中午在半山店一家餐厅用餐,我们还是选择了最好吃的羊肉塔吉和薯条套餐。这里盛产的是一种可能叫做“阿甘油”的东西,(下图中间的那个小碟子)可以沾饼子吃,很像芝麻酱和花生酱的混合物,确实很香,吃多了略腻。我们担心无法托运回国,就没有购买。

        还盛产这种晶石包体,在马拉喀什的市场上,有很多被涂的五颜六色非常漂亮的成品出售。

        这个就是榨取“阿甘油”的果实的壳。对这个我没有研究,所以可能翻译有误。

        翻越高亚特拉斯山脉的提齐伊斯卡。

        虽然一人霸占2个位置非常舒服,也经不起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好容易下了山一条笔直的路通向无尽的远方,4人下来蹦哒蹦哒,假装这里是苏花公路。

        在特洛维看到柏柏尔人学校,非常简陋。

        从特洛维继续下山,沿着祝欧尼拉河谷下行,车行不到50公里就可以看到艾本哈度城寨。

        这座独属于本哈度家族的聚集地城寨,建于17世纪,距离瓦查查30公里,是撒哈拉通往马拉喀什古道沿线的最大城寨。而今他被世界人民认识是因为这里也是好莱坞大片之城,是20多部好莱坞电影的取景地。最熟悉的是他是《权利的游戏》中龙母的城堡。

        默罕默德在讲解这里拍过哪些大片,but英文名字和中文名字通常都不一样啊。。。。。。同传工作担任者还要用手机百度出中文名字。。。。。。

        这个城门是后来为了拍摄电影新建的,并不属于原本的城寨。1999年为了拍摄《角斗士》在我们脚下这片干枯的土地上搭建了一座竞技场。。。。。。

        和艾本哈度城寨一河之隔(如果那条也能称作河)的是本哈度村现在的居住地,有一些小商店和酒店。

        也许是因为当日是宰牲节,整个村子只有这个商店开门,全村只看到了这4个男青年。这一群人笑得快乐,是因为他们进行了一项全球烟民热爱的活动——交换香烟还有借个火。。。。。。

N10公路向东延伸到阿尔及利亚边界。

        经过 曼索艾达荷比水库,在荒芜的公路上突然跳出来一个水库,十分突兀。达拉河谷在史前时代即有人居住,北非史前岩画记载了公元前6000年到古希腊文明诞生前的新石器时代,记录了人类在这个地区变成大沙漠之前的生活情景。
        有水源的地方就有人居住,就有村落。这里就是克拉玛古纳镇,这个镇是顺着水流形成的狭长镇。

        夜宿卡拉玛古纳镇,5月初这里会有一年一度的盛大传统活动,连续3天庆祝收成,最后还会选出一位玫瑰皇后。知道这些都是因为阿拉伯大叔默罕默德出生在这个玫瑰城。入住的酒店叫这个名字Hotel Xaluca Dades,四星级酒店景色非常非常不错(沙漠团包的住宿哦~~~)。

      这位女青年和我一起爬木栏杆拍落日,不幸的被木头扎烂了手指,我这皮厚肉糙的就一点事没有。。。。。。

        酒店有免费的自助晚餐,酒水需要另外单点付款。可是法语菜单看不懂,在旁边的西班牙美眉推荐下,我们点了这款玫瑰味道的红酒,味道不错,度数有些高。晚餐后来不及去按摩就都头晕的回房间睡觉了。

        在非洲的十多天,特别不适应的是干燥。开始的时候每次买一瓶300ml的矿泉水,到后来2L的水,再后来只能喝2L的苏打水,一买就是一件。晚上不想开空调,就开着阳台门睡觉吧~谁知半夜被月亮晒醒了~被月亮晒醒了~被月亮晒醒了~除了飞舞的黄沙,这里的空气质量真不错。

DAY5 撒哈拉的一千零一夜

        在卡拉玛古镇的早上也是被猫叫醒。还在睡梦迷糊的时候,被阳台上的一只猫惊醒,等我找到相机,它又一跃不知跑到哪去了。一会儿,阳台栏杆上又站了对麻雀。

        早上十点,自称默罕默德一世的这位胖GG来接我们了,换了一身衣服差点没认出来;和我一样,默罕默德也对歪果仁也有脸盲症,他总是傻傻分不太清楚我和shine,甚至说我们长太像了是亲姐妹。。。。。。
        这天的行程主要是:从沙漠酒店出发,穿过达底斯峡谷,在陶德甘峡谷戏水,在傍晚日落前抵达赶到沙漠入口,骑行骆驼,在撒哈拉沙漠看日落,享用沙漠餐欣赏非洲鼓表演。
        这半天的路程经过的不是戈壁就是沙漠,绿色变得非常奢侈。即使峡谷里面有溪流有植物,也在黄沙飞舞的显得不那么绿意盎然。很难想象当地人是如何生存。

        窗外景色很枯燥,默罕默德拿出手机给我看,是他专门为我们下载的柏柏尔人的歌曲,歌词大意是:welcome。

        摩洛哥曾经为法国殖民地,英语并不是官方语言,很多名词包括地名都是由法文音译过来,英语小白直接降级成了英语白痴。默罕默德和我们沟通一直拿着手机,碰到关键词直接通过翻译app用法文直接翻译成中文。
        从碧欧美仑开始,我们就进入达底斯峡谷。这么干燥的地方在1.5亿年前曾经是海洋的一部分,在700万年前的阿尔卑斯山运动中,形成了亚特拉斯山脉,达底斯河以及峡谷。

        艾特阿比的红色岩石最为漂亮,据说远处哪些类似于大脑表面的褶皱被称之为“亚特拉斯之脑”。

        默罕默德在车里做着鬼脸。他告诉我们这里主要种植一些苜蓿草,来喂养牲口。突然恶作剧的问他,知不知道鸭子,北京烤鸭很好吃哦。然后换他一脸萌比。。。。。。

        继续又行驶了大概50公里,抵达陶德甘峡谷。峡谷的长度不到1公里,却因为宏伟的气势而名气比较大。车子开到峡谷门口就可以下车步行进入了。两边是超过500米的红色绝壁,中间有条浅浅的溪流。河边还有柏柏尔人家族在烧烤,完全无视我们这些观光客。
        这里是旅游观光客必须签到的景点之一,因为碰到了很多团。团友以欧美人为主,中间有几个亚洲面孔,看见我们同为亚洲人就热情的打招呼:阿尼阿塞呦~

        从陶德甘峡谷出来,进入的是一片真正的戈壁滩。在我们的新疆也有大片大片的戈壁滩,我的姥爷也正是支援边疆建设,改造了戈壁滩,建设出了现在的伊犁兵团的大片大片果园。(更多我的游记请点击进入我的窝)

        沙漠中遇到一大群柏柏尔游牧民族图瓦瑞格人放养的骆驼。在非洲沙哈拉沙漠的骆驼都为单峰骆驼,生活在温带沙漠的骆驼是双峰驼。

        然后我们就被默罕默德带到一家服饰店,购买本地衣服,可巧的是他们老板Rachid刚好也在。店主女儿们还帮我们在手上画了一朵花,这个叫henna。貌似小姑娘只会画这一种花样,而且只会讲法语。

        午餐又是吃羊肉塔吉。这次的餐厅遇到了10+个中国人,有从欧洲过来的4位俊男美女,还有一群咋咋呼呼的东北旅游团。

桌上的小鸟以及椅子上的猫咪。

可爱的路标,注意这里有单峰骆驼~

        黄昏前,我们终于到了撒哈拉沙漠入口,又遇到了高颜值老板Rachid。默罕默德又调皮了,让他帮我们拍照,竟然自己先自拍个。。。。。。

        摩洛哥的东南边界一带以及西撒哈拉地区都是撒哈拉沙漠的一部分,这个世界上第三大荒漠从大西洋岸横贯北非直抵红海岸,占整个非洲面积的21%。在我们的印象中,撒哈拉就是一望无际的金黄色沙海,可是事实上撒哈拉的沙质沙漠只占一小部分,主要是饱经风蚀的戈壁地貌。
        我们的沙漠营地位于谢比沙丘,这里距离国界只有15公里。

        从沙漠入口换乘骆驼进入营地,整个骑行过程大概在1个小时。其实只在撒哈拉沙质沙漠的周边打了一个转,但我想说沙漠这么危险的地方,小白还是不要深入腹地了。。。。。。

        ps.为什么穿上柏柏尔人服饰店我更像哈萨克族了呢。。。。。。

        前面还有别家的8人团,已经走远,他们的营地比我们更遥远。而我们准备下骆驼,爬上沙丘的最高峰,看日落。

        这是我们骆驼骑行的导游,也叫默罕默德,在半山上等着我们。用他的头巾把我们一个一个拉倒Top上。

        在进出营地等交通工具上还有多个选择,可以选择骆驼,4区越野车,又或者是下面这位小哥骑的沙滩车,都可以提前预定。我们爬了半个钟头的山头,这位小哥的沙滩车3秒就上来了,实在拉风到不行,可惜在山顶陷在沙子里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金色的沙哈拉沙漠看日落,和你们在一起。这是我和shine的第二次旅行,是我们4个人的第一次旅行。不论生活压力有多大,工作有多忙,我们约定脚步不止。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 

        看完日落,在月光下骑着骆驼去营地。
        月光下,只有骆驼脚踩沙子的声音。
        吃完沙漠大餐后,在露天沙发上喝茶赏月聊天。
        刚好正值中秋节,星星们都暗淡了,只有明月。

DAY6 撒哈拉的日出日落

        最不耐烦的是早起看日出,却不想错过撒哈拉的日出。早早起来,等着。

我们的营地不远处已经不是沙质沙漠了。

       一早上就在沙丘上跑来跑去,我跑完了换shine跑。。。。。。

这个帐篷是我的,有马桶浴室和大床,非常舒服。

晚起的人也要爬上沙丘。

我的🐭和🐧。

当我们正准备去早餐的时候,其它营地的骆驼部队已经开始返程路过了。

丰盛的早餐后,出发返回沙漠入口。

        在沙漠中,手机是完全没有信号的,快到出入口的时候,r总的电话又响了。

没人没草没石头的金色撒哈拉,真的是美的快要飞天!

        和撒哈拉沙漠说再会!

        默罕默德0世已经等候我们多时,和默罕默德兄弟再见,上了默罕默德大叔的车。

中午,我们到了某城市,在这里吃了一顿烤羊排,是整段行程当中最好吃的一餐。

        车行往北,穿过中亚特斯山,目的地是老城非斯。在翻越山脉的时候,路边突然有群猴子,没错真的是猴子。原来这是国王的一处行宫,这里气温非常凉爽,体感只有10度左右,街边的法国梧桐长得茂盛。 

        抵达非斯老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和陪伴了我们3天的默罕默德大叔拥抱说再见。阿罕默德小弟带着推车和他的几个兄弟就来接我们了。阿罕默德是我们预订的Riad Rcif & Spa的小弟。
        在房间拍了几张Medina的照片,就匆匆出门去新城买CTM的大巴票。我只能说,接下来发生的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因为时间比较晚,而且之前做攻略的时候了解到了非斯比较坑爹,所以我们在老板的推荐下包了一辆车,接送我们到新城的ctm售票点,lai我们的司机是柏柏尔人,名叫阿克杜罗伊。
        我们欢快的到达CTM车站,被告知这两天是宰牲节,所以买票的人比较多,第二天到舍夫沙万的车票已经卖光了。当我们失望的出门准备上车时,围过来了一群年轻人,每个人都上下打量着我们。我以为是对亚洲面孔的好奇,直接绕路过去。这时候阿克杜罗伊招呼我们上车,r总坐进副驾驶,突然有双手从副驾驶的车窗伸进来,抓住了放在胸前的背包。我们吓到只有尖叫,刚上车的阿克杜罗伊突然就用本地方言开始教训对方的那一群年轻人,然后下车继续吵架大骂。当然我们只能通过语音和语调来判断他们真的是在吵架。
        背包里面有我俩的护照和未来几天的钱财,如果被抢后果不敢想象。

        我们用了我们以为最安全的方式出行,却还是没躲过。
        回到Riad发现位的房间大门- 敞开,吓死我的小心肝了,然后发现门锁是坏的根本锁不上。还好Riad的安全措施做得好,门口有监控有门铃- 。

        一方面第二天的大巴票已经卖光,另一方面也为了安全,我们决定租用阿克杜罗伊的车,第二天送我们到舍夫沙万

        去买车票的时候没有背相机,随手用手机拍了上面这张照片。第二天就是这张毫不起眼的照片救了命。在黑人mm的帮助下才找到回去的路。
        下面是非斯车站的列车时刻表,如有需要请提前联系Riad老板帮忙订票。

DAY7 带着保镖逃离fez

        摩洛哥的伊斯兰时代始于非斯,而伊斯兰的黄金时代也是以非斯为代表城市之一。土耳其语干脆称摩洛哥为“Fas”
        今天的非斯人口过百万,在摩洛哥是仅次于卡萨布兰卡和首都拉巴特的第三大城市。这里新城的建筑更现代化,有我们熟知的家乐福,costa,汉堡王等。目前任然有四分之一的非斯人居住在Medina,这个旧城围绕建于13世纪穆哈德王朝的城墙,面积有近250公顷,是世界上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中世纪阿拉伯城市。

        天还没亮的时候,楼下就有人在忙活了,边唱着歌边整理垃圾。为也是醉了。。。。。。索性起来去楼顶等日出。

shine夫妇比我们还早。

        人生一大乐事:在诵经声中有一大袋乐事薯片,还是辣的。

        我们Riad的奢华风和隔壁家形成了鲜明对比。我把早晨的非斯发到朋友圈,立刻有人点评以为是刚被炸过了的。呃。。。。。。

        在Riad享用早餐,隔壁那桌是位日本妹妹,独自一人出游。

        非斯=迷宫
        昨晚发生的抢劫未遂使我们心情比较低落,放弃了自己寻路逛迷宫,找Riad老板请了一位向导。这位向导老先生也叫默罕默德,已经60岁,在迷宫中腿脚比我们快,上山下楼梯走的很快。

楼上窗户站了一只猫咪,一直在喵~

        非斯旧城的错综复杂,不乏这种又窄又深的巷道,正当我拍照的时候,旁边的门一开,蹦出来一个小孩,就让我给他拍照,刚一按快门,他就开始动手要小费,不给小费不让我过去。。。。。。。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地方。

        踩着阳光走下来的穆斯林,这才是我心目中古城非斯应该有的画面。可是下一秒又担心有人跑来问我要小费。

有只猫咪。

        默罕默德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一处卖布的地方,店家热情的介绍使用沙漠里面的一种植物抽丝织布,然后开始推销他家的床单,但是价钱太贵了,好像我们最后想砍价到80人民币1个靠垫套都没有成功。对于这样的购物点,我们的内心的崩溃的,r总的表情说明一起。。。。。。

        最后去了臭气熏天的露天鞣革场,味道太重,胃翻腾的厉害。

        旧城的建筑太密集,清真寺和马拉喀什比较相似,又无时不刻不在担心拍到不该拍的被索取小费,当然最主要的是前日差点被抢走的背包,弄的大家都没有兴趣再逛下去。所以我们提前结束了非斯旧城的半日游,和默罕默德说再见。

        然后,我们又做了一件傻事。想去新城汉堡王。再次回Riad时候打不到的士,因为一辆的士不能乘坐4个人,所以被迫分开行动。送shone夫妇上了的士后,我们连着拦了十多辆的士通通拒载,最后好不容易在一位黑人mm蹩脚英文的帮助下上了的士,顺利找到回去的路,然后1个多小时后,shine还没回来!!

        据事后shine同学汇报,他们被的士带到了一个不知道的地方,然后迷路了。。。。。。在旧城每个角落都坐着年轻人或者小孩,看见迷路的他们就会大叫lost!lost!lost!她的七魂六魄都已经被吓飞了。万幸的在最后一刻找到了Riad路标,一路跑回去了。
        

        在等待司机来接我们的这段时间,有时间好好拍一下这家Riad。经理正在楼上晒太阳喝茶,和我们打招呼。从每个房间的装修,大厅花园里面的每扇木头雕刻的门,无不在诉说了老板是花了很多的心思来装饰Riad的,没有一处不是精心设计,堪称为一个mini的宫殿。

        我们的司机由于迟到而感到非常抱歉,临行前还邀请我们去他的家里面做客,喝杯Mint tea。我们来到阿克杜罗伊位于在新城的家,类似于我们这边二三线城市的小区住宅,房屋看上去还比较新。推门进去是宽敞的客厅,和我们装修习惯不同的是,他家的客厅里面全是沙发,围绕整个方形的客厅一圈都是沙发,中间铺着地毯,没有其它家具。
        阿卡杜罗伊骄傲介绍,他有9个兄弟姐妹,和他们的母亲一起住在这里,他自豪的说他有一个big big family。

        图中就是阿的母亲,老婆和哥哥。在摩洛哥遇到的绝多数人知道中国,只知道成龙李小龙,阿克杜罗伊的哥哥看见我们就开始称赞我们的习大大,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领导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非斯的皇宫门口,我们准备拍照。忽然看见有人跑过来,大声喊着什么。吓得以为又是收取小费阻止拍照,腿脚慢了点那人就已经跑近了。原来是护卫,让我们站到中间好好的拍照。

        和非斯古城说byebye。出了非斯,车行70公里经过梅克内斯,然后转北,经过佛露比里斯后大概150公里就抵达舍夫沙万

        上帝是公平的,他在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打开了另一扇窗。非斯的遭遇让我不会再来一次,但是去往沙万的路上却给了一个巨大的惊喜。在经过佛露比里斯后,窗外忽然一片金黄。车窗左边是正在落下的夕阳,右边是已经升起的明月。难得一见日月同辉不同框,在非洲草原上。

        金色的夕阳给正在吃草的羊咩咩;忙着给我们拍照的柏柏尔人司机兼职保镖阿克杜罗伊(如果想租车包车,可以通过Riad经理联系)

        夜幕中,我们抵达沙万。

        在保镖阿克杜罗伊的帮助下顺利入住沙万公寓-Résidence Hoteliére Chez Aziz(切斯·阿齐兹公寓式酒店)。这个城市没有选择老城Medina还比较明智。公寓酒店距离艾因门只需要步行十分钟的新城,非常精细的是这个公寓是有厨房的!让我们无处安放的中国胃终于可以释放了,先煮一锅带鸡蛋的老坛酸菜面。

DAY8 舍夫沙万的中式大餐

        里夫山脉横穿了摩洛哥北部,高度从得士安以南开始逐渐增高,美丽的山城舍夫沙万Chefchaouen就位于山区一处山谷开口,海拔在500-700米,人口不到四万人。舍夫沙万Chefchaouen简称Chaouen,西班牙文Xaouen。
        1471年为了防备葡萄牙入侵而建的城堡是Chaouen的建城之始,当时这里由瓦塔斯王朝的一个半独立公国控制。由于地形优势,5个多世纪以来本地居民十分排斥外人,深山里的Chaouen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一直到1920年西班牙人进入Chaouen。
        也正是因为这些历史原因,Chaouen像一个历史空罐保存了鲜明的古老安达鲁西亚特色,成为了热门旅游观光区。

        在沙万的第一天我们睡到自然醒,所以没有可能拍到日出。打电话到前台,很快就有新鲜出炉的面包早餐送到房间。

        出门解决头等大事-买CTM车票。

        上面的这间才是CTM公司的售票办公室,但是我们到的时候车票又已经售空,后来我们去了下面那家买好车票,还是手写票。关于大巴后面再详细说。

        蓝色小镇沙万非常小,适合徒步。图中左侧泥土大门便是艾因门,此门至城堡以南是昔日的犹太社区。

        早晨的艾因门门口,有本地人贩卖仙人掌果实和一些蔬菜。通常几块钱就可以买一桶。

        当然,最初吸引我们来到这里的还是她的蓝色魅力。小镇的Medina的房屋墙面除了白色以外,其他都一律粉刷上深浅不一的蓝色,大门不是维持原色,就是也被漆上了蓝色。据说最初是为了防止蚊虫。

        就连商店都是蓝色的。沙万本地人英语也不太好,商店老板都是用计算器来卖东西,但也价格实惠看不出宰客。

        旧时的城堡在1926年西班牙殖民政府镇压反抗军后,改成了监狱,里夫反抗军首领里夫姆曾被关押在此。现在城堡内外大树成荫,一部分已经改成了沙万博物馆。下图中便是紧挨着城堡建设大庆真实的的八角柱形宣礼塔。

        在广场兜兜转转的寻找Riad老板推荐的餐厅-阿拉丁。转了3圈才蓦然回首发现,就在城堡旁边大树后面啊。当我们走进却发现根本没有进入的大门,这是坐在树下一排抽大麻的本地人告诉我们,门在背面呢~得绕道后面去~~~

        沙万的民风非常淳朴,早上在老城转了一圈便有深刻体会。在我们边走边晃的时候,从一间房子出来一个面色潮红的老头,他高兴的主动介绍说:他刚刚洗完土耳其浴(感觉就是澡堂子之类的),非常舒服,建议我们也去试试~当我们在路口商量不定往哪边走的时候,一旁卖画的站出来指了个方向,顺着一走就看到了城堡和广场。所以,抽着大麻也不妨碍他们热情的指路。

        午餐过后分头行动,开始筹备舍夫沙万的中式大餐了。

        利用极其有限的条件,R大厨做出了5个菜,和一锅大米饭。来不及细细拍照,结果就是一扫而光,渣都没有剩下来给我拍照消毒。

        晚餐后已经6点多了,赶着出门去沙万东南山坡上的西班牙清真寺看日落。在Riad前台服务生的帮助下,以20dh的价钱就坐到了的士赶往清真寺。

        可是似乎有点晚,从下车的地方就开始往山上狂奔,结果只到了一半的地方,太阳就已经下山了。。。。。。

        在问气喘吁吁爬到清真寺的时候,太阳已经没了踪影,只有余晖。很多本地年轻男女都会在这里聚集看日落和夜景。不乏有很多中国人,遇到一北京大哥,架着三脚架在旁边狂拍,这么重~背来可不轻松~~

        晚霞。
        灯亮了。

        下山了才发现,在半山腰的地方才是拍摄整个舍夫沙万的最佳位置。的确比西班牙清真寺拍摄的要美很多。

        在步行回Riad的路上,被一个女孩子亲了脸颊!亲了!亲了!
        一行人正在看手工皮革包包,我正在纠结举起相机拍吗?还是不拍呢。旁边一群年轻的女孩子跑上来想和我合影,然后问是日本人吗?我说不是,是中国人。然后她就亲了上来~很惊喜!

        回Riad一路都是下坡,只有到城堡附近,有特别多的人聚集,其他都人迹罕至。
        1个小时左右就可以从东南山坡步行回到Riad,沙万真的不大。相约在Riad顶楼聊天,顶楼有很多大沙发,玻璃灯特别漂亮,窗外是沙万的迷人夜晚,耳边还有阵阵诵经声,还有必不可少的Mint Tea。
        我们聊起这段旅程还剩下最后一站了,马上就要回到日常的工作生活了,压力必不可少,旅行也必不能停。。。。。。所以下一站在哪?

DAY9 被拒之门外的卡萨布兰卡

        如果列一个摩洛哥的城市黑名单,非斯排第一,那么卡萨就排在第二位。
        当然这一切要从沙万开往卡萨的大巴说起。早上6点,吃完公寓专门为了我们而提前准备的早餐后,就出门走去车站乘车。从舍夫沙万卡萨布兰卡的酒店,google地图上显示只有300公里,而我们从早上7点开车,一直到了下午3点才到。所以这个40多的时速我真的是醉了。。。。。。不评价了。。。。。。。。我们根本没有堵车哦!

        抵达最后一站卡萨布兰卡的酒店:Sofitel Casablanca Tour Blanche (卡萨布兰卡布兰奇索菲特大酒店) 。据说与其他五星级酒店最大的不同之处是这间酒店是由一座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王公贵族的宫廷改造而成。当年宫殿的建筑风格和基本装修都保存完好。

        预定这家酒店还有一个小故事。其实一开始预定的并不是这家,而是隔壁那家,在booking上预定的。一周后,收到短信提示我在booking预定这家酒店的卡被盗刷,在罗马购买了5刀的服饰。我立马通过招行挂失换卡。当时我以为是平时海淘时候泄漏了卡的信息,所以马上又更新了另外一张卡来预定担保,更新的那张卡马上就又被盗刷。真是No Zuo No Die的剧情。
        后面就是和booking投诉,举证,要求撤销预定。和店家电邮拉锯战,和booking新加坡的客服电话吵架战。实在是太累心了,改成了隔壁这家五星酒店。

        窗外可见大西洋,和哈桑二世清真寺。酒店对面就是火车站。

        一路都没有买到车票,所以这次提前一天过来踩点火车站,顺便吃了一个麦当劳和星巴克。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拍出那么美丽的哈桑二世清真寺的。而我对他非常非常失望:1,灰霾太大;2,海边全部都是垃圾,3,旧城的一群一群年轻人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我请酒店前台帮忙预定了rick 咖啡的晚餐。等我们在约定的时间抵达后,门口的服务员不让进入,说我们1个穿了短裤,1个穿了拖鞋,还有2个穿了球鞋。。。。。。。OMG!而且我这个小身板站在楼梯下只能到他们腰部,抬头讲话脖子好酸。。。。。。

        和卡萨说再见。金色夕阳很美,乱石太多,但就是喜欢不起来了。

DAY10 Byebye Morocco

        取消了计划中再去哈撒二世清真寺的计划,提前出发,和Morocco说再见。

飞机上俯瞰整个卡萨,很容易就找到了哈桑二世清真寺。
这一次的飞行,我很幸运的拍到了金色的大海,和巴黎机场火红的落日。

后记

        很多人对于古城遗迹最大的兴趣是它们背后所承载的历史,政治,文化故事,所以我们的感情非常纯粹。抛开他们身上所承载的上千年的历史文化符号,那些雄伟的建筑随着时间逐渐衰退,或被人遗忘,英雄末路的衰败产生的反差美令人动容。
       
        有着久远历史的文化古城,却每日每日的发生着不和谐的事情。对于抢匪骗子的行为,我试着去理解。或是为生活所迫,或是误入歧途,让他们走上了这条不正确的路,对旅游业来说这都是难以剔除掉的毒瘤。不是因为经济因为国家因为信仰,我生活的广东出生的新疆,都有类似的事情一直在发生,因为这是人性中的弱点。
        但我始终相信人性本善,所以当我们走丢找不到路的时候,有黑人妹妹主动帮忙翻译;当我们遇到抢匪的时候,有柏柏尔司机帮忙护着几乎快要被抢走的背包;甚至在我们兜兜转转找不到餐厅的时候,在一旁抽大麻的本地人,招呼我们指明方向。
        我带着我的真诚纯粹来到传说中的摩洛哥,带走摩洛哥的真诚纯粹。当然,还有一个吻。其它的说声抱歉,再也不见。

本篇游记共含17673个文字,49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的图片:

2016-10-17 15:05

楼主你好,请问你的沙漠团在国内预订时交定金的,你们四人的一个这样的沙漠团,是多少欧一人的?若是我们一行15人,是不是会更便宜?

2016-10-18 09:35

引用 johndy 发表于 2016-10-18 09:35:40 的回复:

楼主你好,请问你的沙漠团在国内预订时交定金的,你们四人的一个这样的沙漠团,是多少欧一人的?若是我们一行15人,是不是会更便宜?

回复johndy:我们在国内交了100欧的定金,剩下的在离开沙漠酒店的时候付的现金,我们4个人这样的团是1000+欧,人均260欧的样子。15人的团人均肯定会便宜很多。但据我所知,国庆节后他家涨价了,国人太多了。。。。
你可以和老板Rachid询价试试,不同酒店不同营地不同车型不同的接送地,价钱都不一样。微信号就是电话号码电话号码:00212662050499 告诉他你是shine的朋友哦~

砍价不成可以要求更好的服务,Rachid可以办到!

2016-10-18 10:16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发表于 2016-10-18 10:16:37 的回复:

我们在国内交了100欧的定金,剩下的在离开沙漠酒店的时候付的现金,我们4个人这样的团是1000+欧,人均260欧的样子。15人的团人均肯定会便宜很多。但据我所知,国庆节后他家涨价了,国人太多了。。。。
你可以和老板Rachid询价试试,不同酒店不同营地不同车型不同的接送地,价钱都不一样。微信号就是电话号码电话号码:00212662050499 告诉他你是shine的朋友哦~

砍价不成可以要求更好的服务,Rachid可以办到!

回复疯狂的话梅糖:谢谢!因为我英文很差,我让我另外一个旅友跟他联系,我们是过年时去。

2016-10-18 10:52

引用 johndy 发表于 2016-10-18 10:52:04 的回复:

谢谢!因为我英文很差,我让我另外一个旅友跟他联系,我们是过年时去。

回复johndy:Rachid很厉害,会很多语言,最近他的朋友圈都用中文。

2016-10-18 11:09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发表于 2016-10-18 11:09:09 的回复:

Rachid很厉害,会很多语言,最近他的朋友圈都用中文。

回复疯狂的话梅糖:那我发中文他能看得懂吗

2016-10-18 11:20

引用 johndy 发表于 2016-10-18 11:20:38 的回复:

那我发中文他能看得懂吗

回复johndy:可以从简单的开始试试。我很佩服他的语言学习能力~

2016-10-18 12:22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的图片:

EXO ME?这是机场?看起来是火车站啊

2016-10-20 16:24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的图片:

酸黄瓜是我这个什么都吃的人都无法忍受的一种食物

2016-10-20 16:30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的图片:

我好像在别的游记也看到过吐槽这个人

2016-10-20 16:32

引用 卟①樣の亽甡 发表于 2016-10-20 16:24:04 的回复:

EXO ME?这是机场?看起来是火车站啊

回复卟①樣の亽甡:机场负一楼的火车站

2016-10-20 18:15

引用 小丸子の吃吃吃人生 发表于 2016-10-20 16:30:40 的回复:

酸黄瓜是我这个什么都吃的人都无法忍受的一种食物

回复小丸子の吃吃吃人生:我只能说,相比之下,酸黄瓜下面的肉还可以吃。。。。。。

2016-10-20 18:16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的图片:

这也是橄榄么?他们真的好爱吃这口儿

2016-10-20 20:07

引用 单面 发表于 2016-10-20 20:07:57 的回复:

这也是橄榄么?他们真的好爱吃这口儿

回复单面:腌渍的橄榄,那味道太难以描述了,4个人吐了3个。。。。。。

2016-10-20 22:18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发表于 2016-10-20 22:18:03 的回复:

腌渍的橄榄,那味道太难以描述了,4个人吐了3个。。。。。。

回复疯狂的话梅糖:可以想象那味道了

2016-10-21 11:16

引用 疯狂的话梅糖 的图片:

好美~~~

2016-11-30 13: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