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他与岳飞齐名,结局却和岳飞不同

0
inoolo鸚鵡螺 LV.2
2016-10-16 23:30 39/2

原创  inoolo鸚鵡螺

韩世忠是南宋中兴四将之一,与岳飞齐名。但杭州的岳庙和岳坟全国知名,这苏州的韩世忠墓却鲜有人知。今日闲来无事,与友人一道,探古访幽,前往灵岩山麓寻找韩蕲王的墓。友人上次特别来寻过,但没有找到入口,只看到路边的韩蕲王祠,也是大门紧闭。今天本也不抱希望就能找到,只是随兴而去。

我们开车来到灵岩山麓,过韩蕲王祠,折进山林小径,在一处院落的大铁门对面找了块空地停下车来,周遭犬吠不止,不晓得此处能否停车。这时出来一人,漠然带狗进入院内,将门关上,确定是不会有人来赶我们走了。

顺着山路,漫无目标迤逦前行,不多远,便看到一排绿色的铁丝网横亘在面前,正犹豫间,忽然发现有扇门虚掩着,遂推门而入。往前走几步,隐约看到丛林中一角飞檐,忐忑走上前去,只看一块巨大的半球状石头横在眼前。仔细端详,应该是一只残破的赑屭,无头无尾,只剩半球状的身体,上部还有明显的巨碑断裂的痕迹。赑屭的后方是一座巨大的碑亭,这才发现我们走的不是正门。碑亭内匾额处写着「宋韩蕲王神道墓碑」,下方是断为数块的石碑被黏合为两大块,并排嵌在水泥墙上,碑上书有「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落款为「选德殿书」,是为宋孝宗。这原本是一整块巨碑,上面有碑文一万余字,俗称万字碑,详细阐述了韩世忠的生平,应该是在神道的入口处。只可惜碑上文字甚为模糊,能辨出的字已很少了。不过文庙碑刻博物馆保留有拓片,也算是万幸。

韩世忠是西安绥德人,可一生大部分时间转战苏南抗击金军,归隐后在苏州生活,死后更是葬在了苏州,故而也是苏州人。今日恰逢重阳节,苏州重阳节是要吃糕的。有一种糕叫“定胜糕”,相传便是韩世忠在太湖狙击金军时,平江苏州)百姓送来犒军,韩世忠给取的名字。如今,苏州百姓乔迁新居时,必要送人吃这「定胜糕」。

我忽然想起了父亲,他老人家跟我提及过韩世忠墓在灵岩山脚下,路边有韩世忠祠,还提过这「定胜糕」的来由。可父亲在世时并没有陪他去探访过,他自己有无去过我也不得而知。父亲是个爱极人文古迹的人,生前写过不少介绍苏州人文历史的文章,老想着空下来要陪他去这去那,可是终究还是有太多的地方没陪他去成。他离世后便葬在离灵岩山不远处的五峰山,每年扫墓,必路过韩蕲王祠,但从来没有下来看过,这次也算是代他了却了一桩心愿。

再往里走去,看见一条较宽敞的路,两边散落有零星的坟茔。一般来讲,一年中只有清明时节,才可以昂然而不避讳的走在坟堆里,彼时心中是没有什么担忧或晦气的。其实虽然生人总是忌讳在坟堆里行走,但想想,这墓葬文化,其实是一个民族最能得到系统传承的文化了。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够大体了解古时的文化及习俗,除了生人的著书立说、代代言传外,这死人墓里挖出的东西,在我们对历史文化的认知中,可是占了很大一部分功劳的。

穿过了平民的小坟堆,远远望去,有一片高台,台前有大石块铺就的甬道,台上隐约见到一些石墩,走近了,发现不远处又有一座更高的高台,台的尽头,有一块碑,后面有一个巨大的石砌坟墓,上面杂草兴盛,「这才是真正的韩世忠墓」,我大声对友人说。那低些的台叫罗城,高些的便是宝城了。两边的石墩应是石像生的基座,中国古代规制甚严,只有帝王坟墓才能有如此规格,韩世忠封蕲王,所以才有如此规格的陵墓。看了重修碑文,方知这韩世忠墓还是一位富商巨贾出资修缮的,这石像生莫非是资金不够而没有完成?

再往前去,能清楚地看见墓碑上写着「宋韩蕲王墓」,这当然是后世重修的,当年这碑上应该有一长串的敬语和官职。但这块也有相当的历史了,墓碑已断为好几块,被重新黏合起来,周边以金山石固定。

整个墓道和罗城、宝城均为苏州产的金山石铺就,这是近十年前修葺的,还能找到苏州特有的金山石,这也算是苏州给韩蕲王的一点优待,放在今日已是不可能了,因为金山已经禁止开采了。

天色逐渐暗去,我们循着来时的路返回,走到和大马路的交界处,忽然发现来时关着的「韩蕲王祠」门开着,二话不说,便走了进去。

祠堂里面颇为萧瑟,但院中的两个古木郁郁苍苍,树龄已有180余年。祠堂分为两间,东边一间飨堂供奉着韩世忠的戎装坐像。像塑得很一般,应该不是出自名家之手,上面落满了灰尘。可怜韩蕲王不但形象被塑得不甚威武,还落得个灰头土脸。后面的匾额写着「忠勇」二字,更显凄凉。前面有一副抱柱联,上联已不知去向,只有下联。好在此联甚为有名,根据下联很容易查到上联,是林则徐祭拜韩世忠墓时所撰:「祠庙肃沧浪,更寻来一万字穹碑,彩焕岩前榱栋;威名镇吴越,还认取七百年华表,遥传江上旌旗」。

要说网络有时实在容易以讹传讹,原罪当然就是百度。查这篇上联,百度百科出来的是「祠庙肃沧浪,更寻来一万字,弯碑彩焕岩前榱栋」,「弯」字还煞有介事的注解为蕲王的大墓碑,这怎么就弯了呢?字错,句子断得也错,碑没弯,腰倒是弯了。更负面的是很多其它的页面也是照搬自它,以讹传讹,害人非浅。

苏州是一座文化名城,历史文物众多,韩世忠墓在苏州可能并不太受待见,故而保护得也并不十分尽人意。但是因为中国人实在太多,我虽希望它得到更好的保护与修缮,但却不希望其被过度的开发,而被游人挤爆。所以这确实有些矛盾,从本意来看,希望它能修得更好些、名气更大些,但从幽静、肃穆这方面来看,又不想让其太过出名。不过,蕲王祠扫扫干净,蕲王像掸掸清爽还是有必要的。

韩世忠墓在学术界有些争论,无非是真墓还是衣冠冢之类的老生常谈,有兴趣可以去查阅一下。但这并不妨碍韩世忠、韩蕲王祠、韩世忠墓和这方土地的密切干系,也不妨碍后人对这位忠武的著名人物的缅怀与追忆。

当年金兵南下,正是有这些中兴佐命的将才,和不想亡国灭种,奋起还击的华夏子民,才使得赵宋江山又延绵了一百五十余年。想想这近千年前中华大地上的金戈铁马,真是令今人感怀,战争、生存、发展、富贵、贫穷、权斗、亡国,这些亘古不变、循环往复的场景,不可避免地永远的持续着,这便是历史,这便是文明,这便组成了我们人类的世界。

要说着中兴四将,韩世忠是生前最得善终,身后流芳百世的一位,很符合中国人忠孝廉耻勇的为人之道。比起岳飞,韩世忠处理君丞关系、同僚关系肯定要有谋略得多,比起张俊、刘光世,韩世忠又要比他们有建树得多、忠勇得多。悲壮的去死,故重若泰山,但坚忍的活着,对于人性而言更无可厚非,这为人处世之道,韩世忠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古人的内心和性格其实已无法揣摩,但有一样东西,却是能够窥探其一二,那就是流传后世的诗词作品。韩世忠早年不怎么识字,后来自学成才,更留下过一些诗词,选一首《南乡子》来感受一下这位戎马一生的大将军的内心。

《南乡子》
「人有几何般。富贵荣华总是闲。自古英雄都是梦,为官。宝玉妻儿宿业缠。年事已衰残,须鬓苍浪骨髓干。不道山林多好处,贪欢。只恐痴迷误了贤。」

英雄的无奈,未尽的遗憾,人生的短暂,在这里抒发得淋漓尽致。其实,人生大都如是。

晚上妻带回了重阳糕,让我给母亲送些去。到了母亲那儿,她高兴的拣了两块,边拣边跟我说:「今日你大哥打电话来,祝贺重阳,我都忘记了。随后就去盘门爬了城楼,也算是登高了。你父亲若在,他肯定早早地规划好今天要去哪里了⋯⋯」我望着母亲日渐伛偻的身影,想到:父亲若在天有灵,一定晓得我替他去寻访了韩蕲王墓,虽说他已不在,但所有的人不都是「人有几何般」吗?

2016年农历9月10日,重阳后一天

本篇游记共含2971个文字,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10-26 12:48

2016-10-26 13:1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