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台湾环岛练习曲

19
刘波 (长沙) LV.8
2016-10-17 01:05 502/4
  • 出发时间/2011-11-26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其它

说明

这篇游记是我2011年下半年在台湾淡江大学交流学习,用九天时间环台湾岛后写的,最初发表在QQ空间。

环岛用时九天,从淡水往南基本为火车+汽车,到达台东后开始骑车回淡水,苏花公路是包车走的,有两小段是搭车旅行。

Day 1:淡水——三义

前一天晚上打保龄球到十一点多,然后查路线到三点多才睡(之前都没怎么准备),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十点多了。这次环岛没有太用心的计划,走得也很随意。同一天早上我还有两个交换生同学一起骑车环岛,本来早起还想去送送他们的。。。

三义火车站内,台湾台北外都是这种小火车站。

第一站选苗栗三义,是因为想看看《五月之恋》里的四月雪小径,这是一条登山步道,在三义的慈济山上,山上全是油桐树,一到四月份雪白的油桐花落在小道上就像下雪一样所以才有这个名字。当然我去的时候早已经没有花了,不过这条步道还是很幽静漂亮的~~

沿着步道走上山,到山顶后豁然开朗,一片茶园映入眼前(后来才知道叫慈济茶园),仿佛老天预备好的礼物,放眼望去一片一片全是茶园,以及茶园周围的树林和远方若隐若现的山峦。我也忘了自己是來旅遊的,就在这条清新的小道上闲适地走着,不管是下午几点了,也不管前面通向哪里,总之,那种感觉实在太享受啦~~

顺着茶园走了不知道多久走到了尽头的公路上,然后找路回木雕博物馆。三义的木雕全台有名,还经常举办大型的木雕竞赛,里面的木雕展品也是非常精美,可惜不让照相。出博物馆已经下午五点了,就在旁边找了个旅馆住下,放完东西出来逛木雕街。因为在住宿上花了太多钱所以强忍住了购买的欲望,只是到处看看就罢。到快六点这些店铺也都关门了。 

一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才意识到,我的旅程已经开始了。

Day 2:三义——雾社

睡到八点多自然醒,收拾完吃完早饭去三义火车站,路上碰到的一个高职生带我走近路,边走边聊到火车站竟然已经快十点了,看来今天又不能走多远了。。

在等火车的时候旁边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大爷,他年轻时也是登山爱好者,然而母亲死后就再也没登山了,因为他以前登山都是和母亲一起,再登的话会想起死去的母亲。台湾大部分地区他都了如指掌,还在去台中的路上不断给我指一些小地方的风景,比如这个地方原来有个著名的庙,那里有一处古迹很漂亮等等,最后送我到去东海大学的公交上才离去。

东海大学是我见过的台湾最漂亮的大学了(虽然我也没去过几个大学),放眼望去全是绿化,建筑变成了陪衬隐藏在绿化里,而且主要的建筑风格都是唐式(与日式建筑很像),一看就是有深厚积淀的地方。

东海大学当然是要看贝聿铭设计的路斯义教堂的,四片水泥做的叶子拼在一起,处理得很简洁精妙,坐落在一大片绿草坪上。我去的时候刚好是周日上午碰到里面在做礼拜,所以有幸看看室内的模样,原来是水泥组成的网格支撑的整座建筑,而这也是我第一次听祷告做礼拜。

做完礼拜出来又在校园里逛了逛,不经意走到了文理大道,特别有感觉。

晚上本来是想去清境农场的,只是到埔里后没车了就干脆去雾社看看,雾社是雾社事件的发生地,《赛德克·巴莱》主要说的就是这事。在车上的时候问前座一人现在在雾社还能不能看到赛德克族,他楞了一下说我就是赛德克族啊。。。原来现在大部分赛德克族也不在脸上刺青了,现在大部分的少数民族也就只在身份上是少数民族了吧?他还说想第二天带我下到他们的部落看看,被他左边的妻子(应该是)以一句‘你明天还要不要工作了’给否决了。。晚上在雾社随便逛逛,又看到了美丽的夕阳和晚霞。

 莫那鲁道像

 纪念碑后是莫那鲁道墓,上面放的不是鲜花而是烟头和白酒。

从雾社龙德宫往下望的雾社全景。

雾社晚霞

Day 3:雾社——日月潭——和社

山里的早晨阳光和空气很好,早起坐去清境农场的车,雾社还没有苏醒,街上只有去农职上学的学生。去清境农场时的司机很有意思,看我在拍照就在几个漂亮的地方故意把车开得很慢通过~~到达清境农场是还很早,游人比较少。

清境农场是在山顶上,周围被群山围绕着,有一片起起伏伏的小草原(确实很小),叫青青草原~~然后我看的那一块主要是绵羊区,可惜都剪完毛了,但绵羊摸着还是特别软绵绵的~~
环境很棒,天气也很好~~

从清境农场出来又回到埔里再转车到日月潭,很郁闷的问到去阿里山塔塔加的车只有早上七点和九点两班。。于是想坐去和社的车再在和社搭车去塔塔加。

问好车次后就租了一辆捷安特沿着湖骑,那时阳光正好,照在蓝蓝的水面上波光粼粼,湖上船来船往岸上人来人往,整体来说很漂亮但也没太大特色,但却是大陆人最耳熟能详的台湾景点了。

 水社码头,正中间那个是拉鲁岛,就是把日月潭分成日和月的小岛。

去和社的车只有我一个乘客,司机在途径信义时停了半个小时让我参观。信义很小,只有很少的几间房子建在路的一侧,还有一个纪念品店和一个展览馆,貌似是台湾原住民的地方,有很多有爱的雕塑很好玩。

由于司机错误的信息让我坐过和社坐到了东埔,然后走了一段发现不对劲又转车回和社,到那已经四点多了,本来还想搭车的但是日月潭阿里山的路晚上五点开始就禁止通行所以今晚就住和社了,和社只有一间旅馆是台大实验林管理处开的,在一片二十多米高的树林里很是清幽,天黑前还和当地的高中生小朋友们打了会篮球。

Day 4:和社——阿里山——三地门

山里气温低早上起来感觉有点冷,空气清新。搭上第一班去往阿里山的火车,车上已有十多个人全是大叔大婶,一路上聊个不停。这趟车每到一个景点都停下来休息拍照,走走停停。

车上看到的玉山主峰,海拔三千九百多米,台湾最高峰。

这两棵树叫夫妻树,都是一次很大的森林火灾后余下的红桧树,枝干上有新芽,还活着。

塔塔加游客中心,攀登玉山前哨站,只是出发的太突然没有提前申请,不然第二天就去登玉山了。

这棵树叫鹿林神木,树种是红桧,已经两千七百多岁了,直径六米四。

阿里山陷入了大陆人的包围圈,几十个旅游团全是来自大陆的,在路上我甚至还听到了湘潭口音。。我网上查到的消息有误,阿里山的小火车还没有恢复行使有点遗憾。云海日出什么的也没有,就只是去神木那边看了看。

树林里的树都几十米高,而且都很笔直的朝向天空,这样的树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的很不错。在密密麻麻的小书中还参杂了好多几百上千岁的巨木(所以才叫神木林道)。

木结构的阿里山火车站。

相机摔坏了感光一直有问题,碰到这种对比强烈的景色就很容易拍出不正常的照片,这里本来是很阴暗幽静的。

神木火车站,四月份大陆游客的事故就是在神木站和阿里山站中间发生的。

出来阿里山坐汽车到嘉义,连续六十多公里的下坡啊。。当时想着要是能骑车放坡下来拿就爽歪歪了~~

嘉义坐火车到屏东,邻座是一个到高雄台湾人,知道我来自大陆后就开始跟我说大陆怎么不好台湾怎么优秀,甚至直接说‘我们的素质比较高’,明显的贬低大陆。。我被激怒了就在那和他理论,一直扯到他下火车。说实话,他说的温州火车和食品安全等等我也只能恬着脸蒙混一下。但是,我们可以说自己的国家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但不需要外人来插嘴。

到了屏东已经天黑了,因为想第二天早点去赛嘉航空公园体验一下滑翔所以想再往前走一段,遍寻网吧不着,灵机一动找了个复印店去查地图找信息,然后搭车去一个叫三地门的小地方。当时已经比较晚了,到后面车上又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一段路没有路灯,当时心里就有一种没有着落和心慌的感觉(毕竟这么晚了都不知道要住在哪里),还好刚下车就看到了民宿。

晚上的三地门,这么小的地方竟然有网吧。

Day 5:三地门——垦丁——台东

搭计程车去赛嘉公园,公园里大雾弥漫,朦朦胧胧,偌大一个公园就我一个人在其中漫步。

到了园区问工作人员,才知道玩滑翔都在七八月份,或者周六周日才可能会有人。。又白来了。。走出公园,我懵了,这是没公交没的士郊区。。

好吧,那就搭车。前面拦了两辆车都不是去屏东三地门的,第三辆的司机虽然不顺路但可以送我到能搭客运的地方,就跟他走了。

他是当地的民意代表(大陆的人大代表),一路载着我还去当地的农家去谈话调查,顺便给我讲讲当地的农业和发展,然后到里港之前顺道带我去他家喝茶,他家里挂得满满的全是匾额,都是当地人和单位送的,说明在当地很有人望(而且路上碰到的人基本都认识他还亲切地打招呼)。喝完茶出来请我在当地一家比较有名的混沌店吃了一碗混沌(店里竟然有阿扁和宋楚瑜的题词),然后送我到里港坐车,告别。

去的一个农家,这是台湾的少数民族,名字我忘了 。

老阿公阿妈 

他叫陈荣昌,还请我在他家喝茶。

恒春的司机也很有意思,跟我大肆的谈民国年代的历史,其中好多我从来没听过的人名和事件,还吹牛说一个教授和他谈话后自愧不如想请他去大学里当讲师,因为他自己觉得水平不够就回绝了。。到了恒春终点站所有人都下车后又开车送我到恒春的东门。

恒春很小,家家户户都有人嚼槟榔,古城墙像新修的。

垦丁鹅銮鼻是和两个荷兰人johan和edmund一起游的,他们俩来台湾旅游竟然一点中文都不会,同时我发觉我英文也没烂到不能和人交流的地步~~~最后把我的地图给了他们。

这就是台湾最南端了,天和海都好阔大,美不胜收。

晚上坐火车去台东和两个骑车环岛的同学会和,在等去台东的火车时在枋寮艺术区看到的三只猴子。

Day 6:台东——瑞穗

今天王宇轩坐车去花莲玩两天等我们,我和薛楠骑车。

九点多去火车站旁的捷安特店租车,计划在八里还车(捷安特有甲租已还服务),刚出发就下起了小雨。薛楠骑了五天很累所以就把东西放我驮包里(他的车没货架)。

没有走沿海,一是反正以后都是沿海了不差这点,二是想走花东纵谷。

由于前一天的南回公路的阴影,薛楠已经有上坡恐惧症,逢坡必推。

花东纵谷里面基本是农业地块,一路看到各种农作物和谷物,一派田园风光景色不错。

由于东北季风实在太大又出发的晚,下午四点才到池上,所以决定再次搭车到瑞穗。

拦的第一辆车就成功了,司机下来把农作物一收空出地方放自行车,然后载我们到了玉里

玉里再等第二辆车,时间已经比较晚了。由于车小所以自行车放上去挤着放着很不稳于是我就坐在卡车后面扶着自行车。车开了一会儿天就完全黑了,有些路面还铺着厚铁皮,车开过发出刺耳的响声。我在黑暗中又冷又饿又惊又怕的度过了这半个多小时,直到瑞穗。

Day 7:瑞穗——花莲

今天路程很轻松,到花莲也就七八十公里,一路上风景和昨天大同小异,也就没怎么拍照了。

到达花莲才下午两点,把包放在民宿里又骑车出来玩,花莲除了太鲁阁和七星潭(都很远)也没什么好玩的,于是就一个人去海边看海。

海边风很大,看了会海发了会呆就走了,中间拍照时还不小心被一个突然的大浪把衣服打湿了。

Day 8:花莲——福隆

今天就要走苏花公路了,那传说中台湾最美的沿海公路,那美丽的清水断崖。由于前一天晚上查的路况比较危险,所以三个人商量一下还是决定包车走。

清水断崖景区

这段公路隧道多,而且没有人行道,有些路段塌方正在抢修,如果骑车还是很危险的。

面包车只送我们到头城,下车收拾好吃个午饭再出发,中间薛楠骑车不小心和王宇轩撞上了摔倒在地上,膝盖受了伤,骑了一段后又发现自行车也有问题,弄了很久没有解决找了一个修车铺,薛楠受伤骑不动了等车修好后直接坐火车到福隆,我和王宇轩赶了一段夜路才赶到那。

路上看到的宜兰博物馆。

这个洞口很有意思。

洞口后就是一片沙滩。

礁石上钓鱼的人很多 。

远处有若隐若现的龟山岛。

转了这么多天又回到新北市了,激动啊。

东北角海岸,这种海岸地质叫 莱莱地质。。。

 三韶角灯塔,台湾的最东边。

 夜骑,前面那一线灯光就是福隆,今晚的目的地。

Day 9:福隆——九份——淡水

最后一天了。

薛楠坐火车回台北,我和王宇轩骑车,然后再金瓜石分开,我去九份,再绕到基隆台北,王宇轩骑到瑞芳去游览平溪火车线然后火车回台北
 

九份是一个山城,依山傍海,从金瓜石到九份的坡又陡又长,连骑带推走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一路下坡直到瑞芳再到基隆。本来想再走东北角去朱铭美术馆和邓丽君墓的,只是时间有点赶就放弃了,直接骑回台北

金瓜石原来是一个矿区,溪水也含有一些金属元素而显金色。

上坡时看到的一个小瀑布。

九份远眺基隆港 。

竖崎路,九份最著名的一条小道。

瑞芳到基隆经过的叫暖暖的地方,据说梁静茹的“暖暖”MV就是在这儿拍的。图中是暖暖的暖暖街。

两点到台北捷运南港站,连人带车坐捷运到关渡,从黄金水岸自行车道骑车回淡水。刚好是周日这条路上骑车的人也是特别多。

淡水捷运站前的B-BOX表演,淡水我又回来了。

淡水河岸的假日还是一如既往的游人如织,拥挤程度不比大陆的旅游景点差。不禁感叹绕了一圈最受欢迎的地方竟然就在自己身边。

又看到了熟悉的淡水夕阳。

从去八里的渡船上看到的夕阳。淡水夕阳总是那么美~~~

当天的晚霞也非常绚烂,仿佛欢迎我的回归。

本篇游记共含4955个文字,16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写的不错呀,给你点赞,哈哈,欢迎交流游记哦,加你了哦

2016-10-18 00:19

2016-10-18 08:13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2016-10-18 12:27

我是来跟lz学习怎么写游记的……

2016-10-24 20: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