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伯利亚:漫长穿梭

7
谁在车上 LV.4
2016-10-18 00:16 121/3

喀山火车站的格局,和别处是有些不同的。这里没有候车大厅,也没有检票的机器,所有的乘坐手续就在火车站站台上完成。人们通过火车站外的安检之后,就到售票窗口买票,然后径直走到火车停靠的地方,这里有个小广场。拎着大包小包随意地在广场内选择一个位置,或站或蹲,或者干脆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这就算做候车了。小广场的边缘有一块简陋的电子版,上面显示着列车的序号,一旦序号旁边出现了列车停靠在哪个车道,人们就立刻拥挤到那个车道等候。
莫斯科共有九个火车站,分别负责不同的方向和范围,喀山是位于莫斯科东面的一座大城市,因此这座火车站的火车主要开往莫斯科往东直至远东地区。可想而知,在这里候车的人们大多是即将进行一次漫长的旅途,从他们繁重的行李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而我,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只不过对于来自异国的我来说,乘坐火车穿过茫茫的西伯利亚平原到达贝加尔湖,是一种完全陌生的体验,心中自然是充满了新鲜与期待。
检票是由列车员在进入车厢的地方完成的,古老的人工检票,老旧的红皮火车,放佛给我带来了远东的气息:朴素与荒凉。又看了一眼繁忙喧闹的火车站,我将在这里告别莫斯科,告别俄罗斯相对繁华的欧洲部分。然而这场离别只激起了一方的思绪,喀山火车站并不在意,即将把一位东方的旅客送回东方。

一切按部就班,进入车厢,找到位置坐下,床位的设置却让我惊奇。在国内坐过硬卧的都知道,床铺是分成上中下铺的,横放着占据着车厢一侧,而另一侧是供闲坐的小桌子。而在这里,取代小桌子的是竖放的床位,只不过最下面那张床的中间部分可以折叠成桌子,同时床的两端也就自然变成椅子,我的位置就是在这样一张床上。另外,这里的最上铺是不睡人的,只放置乘客的行李,而且下铺的床位下面也能放置行李。这样一来车厢内的空间几乎被最高效地利用了,同时相比国内拥挤混乱的车厢也显得整洁许多。
然而初来咋到的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行李和床铺如何设置,只好默默坐着观察俄罗斯居民们的行为。我的对面是一位挺帅的俄罗斯小哥,我先问他会不会英语,他很抱歉地说no English.于是我用俄语问他行李箱应该放在哪里,他便站起来把他放在第三层的行李整理出空间,好方便我把行李放了上去。坐下后又随便聊了几句,知道了他叫季玛,之后我要去乘点热水,谈话便暂时中止了。
“你好”,在取水的地方突然听到一声中文,吃惊之下转头发现是一位外表非常朴素,甚至有些寒酸的大叔。
他有些惊讶地望着我,“你会中文啊,我还以为你是韩国人。”
我有些无语,心说请问您是根据什么分辨中国韩国人的??不过我是真没想到在这列火车上还能遇到同胞,毕竟刚才在站台上完全没有见到东亚面孔。
在一列满哉外国人的乘客上遇到同胞,这总是难得的,不光是我,显然这位大叔也是这么想。我们在车厢边缘处热切的攀谈起来。
谈话中了解到这位大叔是北京人,从开车到伊尔库茨克,然后飞到芬兰,和老婆孩子在北欧中东欧玩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独自到圣彼得堡莫斯科,现在继续回伊尔库茨克取到车再开回北京。了解到这些之后,我就明白这位大叔别看他衣着朴实,其实应该是个有钱人。独行的背包客走这么多地方不新鲜,可如果要带着老婆孩子兜这么一大圈,而且根据透露的信息路上全是住正规的酒店,那这一趟可不便宜,毕竟北欧的物价在全世界都算是高的。
聊到一半大叔竟然犯了烟瘾,让我帮忙问问列车员能不能在车厢连接处抽烟。列车员告诉我要买满三百卢布的食品才能抽,于是乎大叔爽快地付了钱,列车员满脸笑容地带他挑了食品,我估摸着这些是他自己带来的私货,指着这些弄点额外的收入。
大叔抽烟去了,我凝视着窗外的风景。一成不变的沿途的白桦林,以湛蓝的天空为底色,就像一幅永远也展不完的画卷。

到傍晚的时候,我正端着手机看电影,大叔来邀请我去餐车喝几杯,我爽快地答应了,毕竟还没见过俄罗斯的餐车。出乎我意料的是,餐车非常的豪华,干净整洁的桌子上摆放着菜单,就像是一个独立的饭店。服务员也非常的热情,直接带我们到冰柜选酒,因为搞不懂各种酒的区别,随便挑了两瓶啤酒了事。一盘蘑菇烧牛肉,一盘土豆块,一小碟炒饭,吃的是津津有味。两三杯酒下肚,我们聊了不少事情,我了解到这位大叔东南亚,日韩,远东,欧洲几乎都玩了个遍,下一个旅行目标是美国。同为旅行爱好者,我们聊的还是比较投机,不过过了一会儿大叔烟瘾又犯了,便又出去抽烟了。
我则继续坐在原处喝酒,过了一小会背后有人用俄语叫道“молодой человек(年轻人)”,第一遍我没回头,第二遍才转成头,一瞧是个挺年轻的姑娘。所以我感觉俄罗斯人称呼别人的习惯还是挺奇怪的,同龄人之间也称呼年轻人。这姑娘问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我说是中国人之后显得挺高兴,她说她在火车上见过挺多日本人,德国人,英国人,但是很少见到中国人和美国人。话匣子打开之后我们聊了许久,大概就是说些关于旅行和文化方面的事情,她还问我喜欢哪个俄罗斯画家,我第一反应想说列宾,后来一想还是说个名气小点的比较有格调,于是答曰希施金。果然她一听挺激动,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关于希施金作品在莫斯科的展览,还说我没去看很遗憾什么的,有一些我也没太听懂,总之装出很遗憾的表情就对了。
期间大叔也回来了,坐在那看我聊天,之所以说看是因为他完全不懂俄语。过了一会儿姑娘起身出去一下,他就对我说俄罗斯的姑娘真是豪放,一个人坐在那里喝一瓶酒,我一瞧还真是。
这时餐厅又进来三个人,因为餐厅实在是比较冷清,所以来往的走动都会被注意到。进来了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还有一老头,我以为都是俄罗斯人,就没多做观察。过了一会儿刚才那俄罗斯姑娘回来了,经过他们那桌的时候被叫住了,不知道说些什么,然后过会就听她喊我。走近才听她说要让我翻译菜单成英文,我一问才知道那一对年轻人中男的是英国人,女的是德国人,而老头是俄罗斯人。那对年轻人一听我是中国人又挺高兴,原来他们离开俄罗斯后下一站就是北京,准备在那呆一周。在后来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他们是一对情侣,那个英国人现在在德国工作。因为感觉把大叔丢在一边不太好,我稍微和他们聊了几句就又回了自己桌。不过那俄罗斯姑娘感觉酒好像没喝过瘾,又点了一瓶啤酒和他们三个一起喝。
过了一会儿我们觉得有点困乏就回车厢了,临走还和他们告个别说明天见,不过明天就没见到了,因为他们在叶卡捷琳堡就下车了,而我要去新西伯利亚

晚上又看了部电影,夜间醒来好几次,醒醒睡睡,毕竟是火车,始终是不如旅馆舒坦。
第一天的时间是比较好过的,往后的日子就变得有些枯燥。广袤的西伯利亚有着无尽的荒野,穿过平原,越过高山,火车在缓慢地向着遥远的城市行驶,时间开始变得越来越漫长,心中对目的地的期待越发增长。直到身边闪现出城市的景观,静静的安加拉河从窗外流过,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穿过了西伯利亚,来到了这座远东的明珠-伊尔库茨克。在这里,古老的贝加尔湖等待着远方的来客。

本篇游记共含2781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写的真好,要是能多加点攻略信息就好了。

2016-10-18 13:42

引用 yatoupianzic 发表于 2016-10-18 13:42:03 的回复:

游记写的真好,要是能多加点攻略信息就好了。

回复yatoupianzic:写详细的攻略的话,太花时间了,只能写点见闻聊以抒情罢了。

2016-10-18 14: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2016-10-24 10: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