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和瑞士少年和美国女孩在苏黎世度时日

5
Mini (成都) LV.7
2016-10-18 02:02 207/3

我那时的处境是和一组French speaker和一个美国女孩在一个瑞士小哥家party.他们的计划是drink game first,然后闲聊小酌,再然后,坐火车去down town,找一家bar喝酒,最后去club high.我只想感叹,社交欧洲年轻人,自己真得精力无限。

苏黎世之前我只知道苏黎世有座苏黎世大学。那还是高二的时候,高中的自由时间很少,上下午的课之间有两个小时的间隙,被老师们描述为午餐+自习时间。有那么几天我会旷掉自习时间,也旷掉午餐时间,去星巴克要一个超大杯的星冰乐,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已经忘记是《城市画报》还是《咖啡馆之歌》了,总之恰好翻到了苏黎世大学,也恰好记住了。它曾是我17岁时想上的一所大学,然而事实是,这是一个无从下手的目标。一次一个朋友跟我说:大学的自主招生考开始了,你留意下你喜欢的大学。我说:我喜欢的大学大概只能攒够了钱,两三年后去校园里逛逛了。他笑了一下,同时包含嘲笑和苦笑的笑容。

(如果你看到condomeria,那是情趣用品店的意思)

后来,我在重庆意大利语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读研的中国男孩。大我三岁,生活经历丰富地让我羡慕,他说要去芝加哥拜访一个朋友,第二天就小视频了烟花,地标芝加哥。两天前我联系他,他人在澳洲。

再后来,我在罗马的语言学校认识了一个叫Isabel的苏黎世女孩。大我四岁,金发,长腿,化妆只画眼线。不仅因为我是身高控,还因为在一边倒的更喜欢日本意大利,每次老师让两人凑一组自由讨论的时候,她都会特友好地朝我走过来,不怎么理会班上的另一个日本女孩,对她一直挺有好感的。有天下午上课之前,我们刚生日聚餐完,恰好那家餐厅红酒很棒,恰好那家餐厅的墙上写着il giorno senza vino è come un giorno senza sole.我就喝了一点,之后上脸,有点晕晕的,本想旷掉课回家睡觉的,结果Isabel一直搂着我的肩,硬生生地把我拽去上了课。我最佩服的是这个女孩的德语、瑞士语、英语都是母语水平,意大利还说的比我好。我晕酒,而她在酒精方面知识渊博,在罗马她兼职调酒师。

(小酌很是随性,想意大利人一样,提着啤酒站在街上就可以)

再再后来,我在couchserfuring 上认识了Loic.他比我大一岁,瑞士法国混血,现在在苏黎世学工程。虽然他是那种帅到逆天却也成天在pub,club,festival 泡的party guy,但不得不提的是他的礼貌让我印象深刻。另外,据说网球,水上排球,冲浪都很棒。

再再再后来Loic把我介绍给了Martin.Martin比我大一岁,学工程,挺高,有些肌肉,也是一位瑞士帅哥,可能是戴眼镜的原因吧,他比Loic 看着更像好人一些。

事情万般进展以后Martin 和Pheobe 来车站接了我,一下车他们两个都拥抱了我,可能这就相当于瑞士的贴面礼。Martin 接到我之后就去兼职了,应该是在pizzeria 揉面吧。就这样,最后的最后Pheobe 成了我的玩伴。

当时特别饿,Pheobe 就给我做了最简单的American food:吐司夹芝士、烧烤酱和香料,黄油双面煎,盛盘,沿对角线切开,配上一大杯橙汁。

后来我们在阳台上边聊天边等雨停。第一个信息Pheobe 是个弃婴,是一对美国夫妇领养的,第二个信息,Pheobe 和Martin 认识刚好两周,他们一周前开始睡同一张床,一周后,Pheobe 回美国。看我惊呀,Pheobe 补充了一段话:we're not going to marry,yeah,kinda of we're dating,but I do think it's so fast!Anyway,we're not going to love each other,it's just~ohh,you know it's just happened.

这个公寓本来是三个瑞士男孩合租的,现在一个在美国度假,一个在西西里岛度假,Martin在忙双份兼职,早出晚归。于是就剩我和Pheobe在这里撒野了。

我们两个一起上街,看湖,看天鹅,吃泰餐,两个人被辣到舌头都收不回来,她跟我抱怨美国男孩,我跟她讲中国男孩的坏话,最后我们一起夸瑞士男孩。

Martin 是凌晨一点才回家的,于是我们三个就人手一杯啤酒开始絮叨。Martin 不喜欢法国人,他来自瑞士的法语区,总结起来,我觉得情况类似于香港人不喜欢大陆人。

不过后来发现我跟Martin 根本没法儿做朋友。他认为意大利是美食之最,大爱。而我觉得意大利只是pasta e和pizza ,太无聊,各种换汤不换药。Martin 对中国的印象也真心有点差,不过不是受政治和媒体的影响。

比如在他大学里的中国留学生(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穿着都很一样~加上Martin 描述时的表情和语气,总结下来就他们是外表气质很low.和他们沟通觉得他们不“cool”

比如他和两个认识才四天的中国女孩和咖啡其中一个去上厕所的时候,另一个突然冒一句:do you want marry me?他说其实那是个太安静,太害羞也太拘谨的女孩,用厕所之前会先问,他说可以之后,女孩会连说三个谢谢,并有轻微的附身感谢之意。他说那女孩那么害羞,谈话都不能在一条直线上,当时着实快把嘴里的咖啡给喷了。

Martin 和Pheobe 聊天脏话是整段整段。

而当时去上厕所了的那个女孩会隔周岔月地以那种站在朋友的角度关心他,以为他遇到了真爱的心态来八卦他和那个女孩。

另一个他认识的另一个中国女孩,冷不防就来一个:你觉得Hong kong 是中国的吗?Martin 说不是,那女孩就有一种你不尊重我,你不尊重中国的反应,有点带生气和教育意义的口吻给Martin各种强制普及。第二天问的是Tibet ~其实意大利法国也是,“普通人”一般会认为Hong Kong 是Hong Kong,台湾台湾,Tibet 是Tibet,中国中国

我问过Pheobe ,瑞士男孩是什么风格,她说:they're like Americans,they don't even care.

不过我觉得在意大利中国留学生外表和气质上会好很多。可能交友上the personality is more important than internationality.

临睡前Martin 说明天他和朋友要办party,让我一起,可能凌晨6点才结束。

后来我发现欧洲的年轻人大都以优秀自我为先,然后沉迷在自己的生活里。而中国年轻人大概是做个普通的好人,善待集体,呼吁整体提高。

第二天下午Martin 有带我和Pheobe 去爬山,登顶,苏黎世是一座树林,城市建筑,湖泊和山完美结合的城市。也是欧洲最贵的一座城市。其实挺不错的,就是太小了,都不知道有没有成都的金牛区大呢。

大家玩嗨了的时候,顾不了统一英文了,Martin 和Pheobe 说英文,和西班牙小哥说西班牙语,和他家乡的两个朋友说法语,最任性的是他偏偏要选择和我说意大利语~苏黎世瑞士的德语区,Martin 的德语也是好的一逼,加上瑞士语~

我觉得Martin 最大的优点是他的领导力,带一组不同国籍的生人玩在一起,并让我们心生乐意,做的是恰到好处。

第二天Martin 给我和Pheobe 做了早餐,奶油培根土豆荷包蛋,配橙汁,可能他的其他亮点已经让做早餐这一点微不足道了吧,也感觉自己写不出什么细节了。

典型的现代欧洲优秀大都市,这些形容词既对苏黎世也对Martin,外加一个wild.
罗马呆久了,我一直觉得外国人外表归成熟,其实脑袋里面很空伐,我最常用stupido 来形容意大利人。但Martin是真的成熟,一种成熟的气息包裹。说他浪,毕竟他是在全球工程专业排名第五的大学学习。

这里的教育环境因材施教和弱肉强食很极致,不过我很喜欢,去认识那些社交圈里优秀的年轻人,真正认识以后,在一起很渣地度时日。

本篇游记共含3249个文字,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2016-10-18 17:18

引用 typhoonelectric 发表于 2016-10-18 17:18:05 的回复: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回复typhoonelectric:你也可以取体验一下,说不定可以碰撞出些什么

2016-10-18 17: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2016-10-24 10: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