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台湾_路上的小幸运

24
野草 (北京) LV.7
2016-10-18 20:44 463/8
  • 出发时间/2016-09-10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8000RMB

说在前面的话:
我这两天一直在纠结一件事,写一篇干货,可纠结了半天,果然这方面我还是不行,写了大部分,却觉得就是流水账,不满意到让我对自己产生了陨石般大而沉的怀疑。所以,我想,果真还是不行啊,我还是先来碎碎念好了。写完才发现自己太墨迹了,字数太多,读起来都不方便,所以我拆成了两篇。里面更多的是我自己的一些所闻所感,实质建议不多,也省略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都像一个入口,可以顺着入口引领另一个话题,这些我想后续捡起来,比如-一个人旅行之行李打包篇哈哈。这篇,就当是回顾那些温暖。
台湾回来后,很多朋友会问适不适应,我想,他们想说的应该是我患没患假期综合症,奇怪的是,我自己的状态特别明确的告诉我-没有。虽然我到达首都机场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两地明显的不同,虽然我每天都在感受着这种文化冲击和对比,虽然我每天都很怀念那里的一切,但我的心很踏实的在工作,在想我该做的事情,在看大陆流行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跟以往任何一次旅行都不同,我不知道这种确定来自哪里,是不是,我见到了生命中的更多可能?

我在夜晚到达山城九份,九点多,人潮散去,我在FamilyMart里喝台湾啤酒,吃白米饭,心里有点美滋滋的,那种感觉来了,路上的感觉。我喝着手里的啤酒,会想到李大仁和程又青,是啊,台湾啤酒很好喝,没有青岛啤酒那么冲,所以暗下决定,每日一啤。等我走出FamilyMart,夜更深了些,灯火更明亮了些,我随便捡了条路,走进去,偶尔被黑暗包围,可却没那么害怕,来到1天多,戒心的墙慢慢被推到,可还竖立着那么一丢丢,我让它慢慢坍塌。我像所有游客一样,去找寻阿妹茶楼,攻略里说的汤屋的原型,零星的几个人在找各种角度咔嚓咔嚓,我找来找去,依然没有一个位置,让我觉得这就是汤屋,脑海里,千寻站在小桥上看着汤屋,那个汤屋很宽敞,小桥上的千寻,有些寂寞。可眼前的阿妹茶楼,即便深夜,仍有游客驻足,没有那宽敞,也没了那个孤独的身影。即便印象与现实没有吻合,这样的夜,被红灯笼散发出的橘黄色的光照亮的夜,依然让我心生感激与安静,而我,总是想寻找这样的安静。

踏着原路,看着山城一层层的灯火,回到旅社,Ann她们在玻璃房喝茶聊天。聊台湾人爱茶,聊采茶人,聊茶与泡茶,聊台湾的垃圾分类~或许还聊了更多,在那个透着夜色的玻璃房,隐约听到蝉鸣的玻璃房。
台湾很多的旅社都含餐,有些是西式早餐,有些个人营业的会是老板自己亲自下厨,给我们做早餐的是Amy,除了常规的,Amy特意为我做了素的九层塔蛋卷(不含蛋),还有山下阿婆自己种菜做馅的素包子。饱餐后,望着雾蒙蒙的山城,我有点后悔只住了一晚,有点后悔买了去花莲的票,眼前的景色,在我的期望里出现过,眼前的温暖,能触及到我,我开始动心了,对这次旅行动心。我想着,我应该还是会来,下一次,是在藤椅上看夕阳。
日本姑娘Modoka一起回瑞芳,俩人拉着我的行李箱爬那缓缓的坡,是的,我还穿了一条牛仔裤!气温已经不重要了,只是我决定以后出门不能只带牛仔裤了。到达坡顶的时候,大喘粗气的俩人相视一笑。我很感激她,这个热心,做记者,走了很多国家的姑娘,可相识太短,是否以后还有机会再见?我们在车站前分别,她去台北,我去瑞芳早市,继而花莲
我很喜欢陌生城市的市场,觉得,那里有我想要的生活气息,有驼背的老太太守着自己的蔬菜摊,有遛狗的老大爷挑水果,有早餐的热腾腾的气息氤氲,有送孩子上学的年轻妈妈,有背着书包买早点的中学生,有缓缓而过的机车,自行车,小轿车,蓝天白云下,随着马路延伸出去的,是他们的家,在马路上弥漫着的,是包围我的生活气。可能在北京一个人生活的太久,心里对这样的生活气,热爱到不行。它一点也不小清新,一点也没文艺腔,一点也不震撼人心,甚至有些杂乱,但正是这杂乱,生成了这气息,这气息,让我如此心安,让我如此向往。而不同的地方,这样的气息也不同,这不同,也让我心动,是的,不必震撼,不必心灵有所洗涤,不必智慧有所启发,这样平静的心动,让我愉悦与享受。

台湾乘车,有种回到本我,被尊重的感觉。不必安检,不必张成大字型被人扫描,不必被人说带包乘客请安检,甚至不必提前半小时进站,是的,甚至没有所谓的检票,那样子的感觉,好像有,又好像没有过,那种感觉被信任,尊重,那种舒服感,像是蓝天下呼吸着清新无比的空气般舒服,畅快。搭乘瑞芳开往花莲自强号416,火车里,没有瓜子香肠矿泉水,让一让,有的是前后调节的座椅,上升下落的脚踏板,干净到以为不是火车的车厢座椅,还有平价而美味的台铁便当。我靠在最喜欢的位置上,看车窗外擦肩而过的风景,外面的阳光撒的正烈,花儿开的正艳,绿植绿的正欢,心里有蝈蝈的叫声,以及蝉鸣,还有鸟语,花香。那一刻,心里的感觉只有,真好。那一刻,没有了目的,没有了责任,没有了回忆,没有了目标,也没有了梦想,甚至不需要分享,就是觉得,真好。那样的真好,真好。

花莲的人少,游客也少,有着不同于山城夜晚的宁静,吹着太平洋的海风骑车,再一次觉得,再也不能只带牛仔裤出门(送你一张热惨了的狗脸)~嗯,印象中这样的海风和裙子布鞋and草帽更配~

绕着弯弯曲曲的路去找时光书店,这无人走的小路,除了宁静,还有着彷佛理所当然,本该属于他们的美丽,不惊不扰的在那里迎接日出日落,看四季变化。作为比索隆稍强一点的路痴,找这样一个小书店,让我绕了好几圈,直到绕道墙迹斑驳的小巷,还是找错了,是一家民宿旅社,也叫时光,小帅哥非但没有因为我的打扰而不耐烦,反而送我地图,在地图上把位置标给我告诉我怎么走,那一刻小帅哥散发出的光辉,就是我遇到的所有热心的人的光辉。即使被这样的光辉指引,我,依然走错了……

时光二手书店在一个小巷子里,刚好坐落在路口,出门向前,向左,向右。日式木屋,日落后,被橘黄色的灯光笼罩,木屋本身彷佛因为这光,会散发迷人的香。走进去,两只猫咪分别在不同的位置睡觉,没有害怕人的眼神,没有自我保护的概念,彷佛知道这里的安全和静。我本来抱着找哈尔滨出版社的三毛来的,可来了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傻,那是大陆出版的书啊啊啊啊~不过如果能淘到其他版本的也不错,我的运气不错~虽然只有一本闹学记,也是足够我欢欣雀跃的了~书店里有两种捐款箱,一个是为人,老人,小孩,一个是为动物,那些无家可归的动物。这样的捐款箱,台湾的7-11等超市,早餐店,可以经常看的到。里面比外面更明亮一些,依然是橘黄色的明亮,这些书籍和手作在这样的灯光下,很美,我看到了我自己心里一直找寻的书店。可是,我也不过是来打了个卡,对这个我喜欢的书店,我又能做什么?离开时,夜更深了些,书店背后的天空,不是夜空,竟是深蓝,那片深蓝下,有被夜打黑的树木花草,树木下,有散发着橘色柔光的小木屋,木屋的低矮房檐上,挂着木牌子-时光。偶尔有人自拐角路过,向前,向左,向右。

这是一家二手书店,我爱这样的二手书店。没有“按斤卖”的红牌子,没有堆在一起的落满尘埃,书页残破的鸡汤文学,没有扑面而来的廉价纸张的味道。这里,干净透着温暖,每一本旧书,都被整齐的放在它该在的位置,书页被清理的干干净净,那些旧的痕迹,像一个陌生世界的入口,让你想象它曾经的故事。那一刻,觉得这些书籍真是幸运,没有被当成废纸按斤卖掉,没有被当作什么的替代品,而是仍然是作为自己,本身的样子,被另一个人,一群人珍视,不被践踏,本身的价值仍然散发着光热,这像是它自己的尊严一样。而给予它们这样尊严的时光书店,让我感受到了理想,情怀。

可是反观我们自己的理想,大多数,都没待在它该有的位置。或被掩埋,或未被发掘,或被抬的太高,或被践踏,我们即看错了它,也错放了它。想把它摆正,首先需要重新去认识它,认识你自己。留居小镇不一定是逃避,环球旅行不一定是真正的理想驱使。任何事物的多面性,都需要和心对应。

第二天去游太鲁阁的时候,看到小岛的大美,其实大山大水,大陆很多,每个人见到很多,见得多了,眼里或许这大山大水就不再是重点了,而是在大美怀里,面前,你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这一路风景,一路遇到的人和事情,你长成一个什么样的你。那时候我想到,曾经有几个朋友问过我一个问题,你去过的地方,你最喜欢哪里?我在太鲁阁的时候,有了答案。内蒙古

我是在天祥公园的时候知道这个答案的,那时心里突然就像拉起警钟一样叫了一下,告诉了我这个答案。是,内蒙古有辽阔到让你觉得渺小的大美,也有熨帖人心的鸟语花香。我时常想起,时常怀念,内蒙古不同地方的落日与朝阳。家里,落日余晖,光线是温暖的,色调是柔和的,像温暖的手,有鸡鸣狗叫和饭菜香,还有浅浅的风以及随风浮动的柳枝条。阿拉善的落日,红的浓郁也黑的浓郁,跟那广阔的天,很是相称。她那么多的美,春天的杏树林,夏天的柳枝飘,蝈蝈叫,花草香,秋天的向日葵,庄稼地,冬天的大雪和红彤彤的糖葫芦~说不完,也看不完,却那么多年的被我忽略了~

是,大美面前,人很容易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或许当时我还想了更多,只是那更多,像被消化了一样,如何也再拼凑不出一个句子,一组词。

下午到达七星潭的时候,因为台风警戒,海边不能靠近,拉起了警戒线。只是打完卡就回去了,跟琳姐聊完天,去旁边的超商买啤酒,跟休假的服兵役的小哥哥喝,听他讲台湾服兵役的义务以及作为义务者的不情愿,听他讲他们的大学,以及异地相处的女友,原来,我真的很爱听别人说话,说有意思的话。

第二天的台风,自垦丁登陆,但花莲的风雨依然不小,Ann之前就提醒过我们,台风来临前,一定要记的买吃的,然而,我竟然忽略了,看着外面黑乎乎的天,我格外的想念Ann。8人宿舍,我一个人站在窗口看街道,空无一人,只有风雨,我感觉到孤单,孤独和一点不知所措。很多朋友说佩服我总是一个人出行,很多人听到我一个人出行会说“一个人多没意思”。我不知道别人期望我怎么回答,也许他们心中本来就有一个答案,他们自己的答案,只是想通过别人的嘴巴说出来而已。而我,一直有答案,答案,也一直在更新。

是的,一个人旅行,有焦虑,有担忧,也有孤独。但这孤独,也应该是你去寻找和面对的一部分。我们身居都市,让自己被忙碌的生活占满,终于有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刻,会让网络和社交把这仅有的空隙填满,我们不允许自己有面对自己的时刻,我们害怕孤独的感觉,那种惶惶然,无着落的感觉,被本能的逃避掉了。正因如此,正因为我们害怕孤独,才要去面对,因为那一刻,才是真正的面对自己,正视自己的脆弱,正视自己的丑陋,正视自己的悲伤和倔强,正视,是第一步,而这一步,总归是需要踏出去的。这样,才有办法跟自己和解,让内在的自己,有力量,并且找到安定。这样的孤独,是旅程以及生命的一部分。

然而,除了孤独,旅程还有更多的温暖意外,鸟语花香,以及你能看到的,未能看到的自己,他人,和生命的多种可能性。因为这些可能,因为面对自己时的惊慌恐惧,我爱自己一个人的旅行。一个人旅行,还有更多的好处,跟本主题无关,我就暂且略过。

风雨变小的时候我决定离开花莲台北,原本计划的庆修院留待了下次。打电话预约计程车,还没来得及写完留言薄就到了,没来得及跟楼上服兵役的小哥说再见,留下一段未写完的留言薄,离开晴空客栈,离开花莲,忽然有点不舍得了。而我自己也分不清,这不舍,是因为雨,还是因为不安。

那一天,在雨中移动的列车上,我看到了这句话-被人理解并不是生活中最本质的事情。当你把取悦自己这件事优先于取悦别人,你内心的力量才会是强大的。

对于旅行,我是慢热的人。好像之前没听过有人这么用慢热的,但对我的旅行来说,这个词很合适。出发前我会无比焦虑,对未知美景,有趣事情的向往,会被焦虑打败,回顾以往,每次长途旅行,都会有这样的焦虑,或深或浅。即便到达了目的地,我也没有别人的激动,反而很平静,只是焦躁少了几分,前期的游玩,那种游客身份,像是标签一样,粘在我的身上,让我的心,也只是看看类似的风景,逛逛类似的马路,我的心无法沉静下来去感受,流连越久,我的心才能越静。这是我的慢热,我的短板,当我走在迪化街的时刻,我很深的认识到这一点,那一刻,我比前3天更喜欢这个小岛,也更享受这路上的感觉。

台风对台北的影响很少,街上依然人流穿梭,其实我对台北的第一印象没有多好,也没有多差,只是稍有不适和熟悉,不适在于它跟花莲的差别实在很大,熟悉在于它让我想到北京。后来我才慢慢感觉,它不是花莲,不是北京,它是台北,它的魅力,这两个城市模仿不来,替代不了。

我住在暇葩台北,旁边是警察署,而且还是类似飞虎队那样的特战队,每天路过都能看到穿制服的队员站在门口,所以我每天路过的时候都会偷瞄,警署标志莫名的,在我眼中很美腻~心中猜想特战队员是不是都很高冷,有一次向他们问路,竟然像其他台湾人一样,无比热情和温柔,不知道的时候还找队员询问,甚至请我进去喝茶,是的,单纯的去警察局喝茶,我心里多想啊,一万个想啊~可是约了叮当要见面,假装知道路的样子跑开了~可是,心里还是老想了~

本来没计划在暇葩台北待那么久,它的格局,略显拥挤,我想要花莲那样的大窗户,可第一晚,我在大厅吃白米饭喝啤酒的时候,认识了叮当,说话比较投契,相约第二天一起玩,就从混合宿舍搬到了女生宿舍,然后一直住到离开,这几天,因为这里的人,慢慢爱上这里。

来到台北的第二天,也就是中秋节,有了叮当同行,我们本来打算去龙山寺的,可遇到一个阿婆,对那里评价差到不行,我俩稍微动摇了一下,然后彻底动摇了一下,转而去看吉卜力工作室的展览,小雨,人很多,好像300台币的样子。进去后跟我的预期并不一样,里面是一些根据原型做出来的场景,实质内容很少,不过是供给游客拍照,跟当时在北京看的小丸子展览是一个性质,来过,但我的评价是这样的展览可以不看。一直令我怀念的是当时新海诚的展览,当时是趁着午休时间去的,很多原画草稿,构思采访,值得你慢慢的逛。

出来后正值中午,开始犯困,我俩顺着忠孝东路找7-11,familymart,嗯,为了吃中餐,总觉得,叮当跟我结伴,也是辛苦,只能吃这些东西。以前还想着忠孝东路走九遍,这次就走了一小截~我们的目的地是迪化街,当地人办年货,三毛淘花布的地方,比较纯正的老街。插曲一下,路上遇到一个类似做公益的学校组织,把学生们彩绘的小猪储存罐摆在了天桥的阶梯上,五彩缤纷,顿时成了一道风景,据说10,1期间会有活动,这次只是来拍照片,我拘谨的举起相机,她们会刻意躲开让我们拍,还邀请我们参加活动,可惜到时候我就要离开~我们沿着林荫小路一直走过去,这一带的老街氛围已经很是浓郁,游客甚少,惬意的感觉把人包围。我们沿着迪化街走过去,看那斑驳的老房子下,当地人都会办些什么年货。辅料,虫草,茶,花布。以大稻埕为分界线的后面,就会有很多的布店,手工辅料批发店,拐进不知名小巷,还有一些卖小东西的店,比如氤氲着浓郁香气的手工香皂店~我想买茶,可又不得门路,幸亏长了一张喜欢开口的嘴,问了几家店老板,指引到一条做茶叶批发的街道。那时候下午三四点,人们开始往外摆BBQ的炉子,茶已烧好,有些家已经开始围在一起吃上了~我选了一家店面里没那么整齐的店子,出来招呼我们的是年轻的小哥,他没问我们想买什么茶,先问我们想喝什么茶,我们三个,就在那一夕木桌上,喝了两三个小时的茶,从东方美人,到高山茶,四季春,还有什么什么茶,从听他讲茶,到听他说在大陆上学的日子,最后喝到舌尖有点麻木,胃有点酸痛,膀胱有点涨,天色有点黑,想着Mike之前邀请我们参加今天的BBQ,买一大包茶叶回程。口中的茶香让人觉得格外满足,因为他们貌似做的并不是零售,店面很小,没有典型茶室供客人休息店地方,只有一条木桌,周围有些杂乱,没有想象中喝茶配古筝,中途来了头发花白的老大爷,小哥也是什么都不说,先送上一杯泡好的茶。我不懂茶,可因为来喝茶,让我觉得,我的慢热病在这一刻治愈了。

说到BBQ,这是这里中秋节的传统,一家人聚在一起,把亲朋好友聚在一起,把炉子摆出来,喝酒聊天。我们是住在这个旅社的人一起。Mike,Kenny,Nini,Emma,还有一个台大的高材生,忘记叫什么了的魅力姑娘,还有一个传媒大学的学生,以及叮当和我,知道我吃素,Mike特意准备了菌菇类素食。Kenny会讲很多台湾有意思的地方,嗯,我第二天的路线规划就是根据这么聊天制定的,当我说到内蒙古的辽阔,他会很赞叹,很向往。大家天南海北,聊的也都是天南海北的话题。Emma是英国学医的姑娘,但不喜欢医学,所以跑到韩国做老师,她说她热爱当老师的感觉。叮当是学法律的,说走就走的来到台北,声音温柔,待人温和。Mike上完学等待服兵役,英文系,热爱攀岩,像所有人一样热情,却没有他那个年纪我曾经所见到的浮躁和轻狂。Nini,我很喜欢这个姑娘,说话清亮,热情的姑娘。Kenny说她曾经去澳洲工作旅游一年,现在做配音工作。因为大家都是非固定性工作,所以会聚到这里,所以这样的氛围会让我看到生命中这么多的可能性。

我的想象力不够丰富,眼界狭隘,心胸不够宽广,在未知面前,我看到了自己的无知。但我并不觉得羞耻(这本身或许就是一件足够羞耻的事情了),我觉得,能看到自己的无知,是一件幸事。所以在无知面前,我欢欣雀跃,并且尝试寻找蛛丝马迹的光亮,引领我填满这无知。那时候我想到,我们的生命有N中可能性,N-M种是我们可以选,也能够选的。如果M无法减少,让N增加,是最好的方式。我希望我的决定与选择,不是无知的掷骰子,而是遵从内心,了解了多种可能后,真正的选择。我喜欢无知,可我不希望无知持续。看她们在那里忙碌的身影,我想,这个N,多了一点点。

接下来的一天,天蓝的不像话,故宫博物院在那样的蓝天下,感觉跟山融成了一体。去填无知,也被冻的很惨,另外,我有个一直特别纠结的问题,展览这种东西,不应该是安安静静的去看和感受吗?

看完展览去投奔北投图书馆,遇到了我的幸运。不用存包,不用安检,不用身份证件,不用扫描,就背着包包走进去,找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或席地而坐,或在书架中间的座位上蜷起来看个起劲儿,旁边大大的落地窗,多数人都不像是游客,更像本地的学生和本地人来学习,看书。这样的氛围,让我很不好意思举起相机。我游走于一个个书架,它们都是150cm左右高的书架,几乎人手可即,看书,也看人。因为是木质房屋,跟橘黄色灯光格外相配。就在那个位置,我看到了《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而且,就是那个版本,英送给文的那个版本。对别人来说,它就是普通的一本书,一个版本,但对于喜爱《似水年华》的我来说,那个版本的那本书,足够触动我的心了。我的心平常稳如磐石,却容易被一些奇怪的小事打动~也是醉醉滴~

我想我是幸运的,遇到叮当,我们志趣相投,在图书馆不同的位置看书,不必迁就,不必伪装,两个人都可以沉醉于书店而忽略了外围的风景,这样的同伴,对于我,很难得。因为这附近人太多,并没有拍到我想拍出的照片,后来发现所有人都在低头玩Pokermon,可以说是全民Pokermon。这样的热情和规模,我是第一次看到,感叹的同时,觉得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离开北投,时间刚刚好去淡水看日落,到达时日头正在往下掉,其实更早一点到会更好些,可以沿着岸边多走走,或许3,4点的时候就可以到了,在老街上买点东西,围着岸边一直走,一直走,累了就停下来等日落~我想象中的日落,不过红橙黄几种颜色,可这次的日落,层次更加丰富了些,相机里的瞬间,会有极光的感觉。那么美的日落,那么,我们为什么都这么喜欢日出日落呢?看一次不够吗?我那么喜欢,可我却说不出原由。

台湾第8天的时候,第二次台风来袭,台北的各个景点,也停止了营业。我们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了中正纪念堂,虽然因台风原因未开放,可是卡打过,路走过,雨中漫步何尝不好,更何况还有公交专车给我俩坐。虽然当时阿婆极力不推荐龙山寺,我俩还是想去看看,看看艋舺,传说中的艋舺。这一路随机游荡,很舒服。

第九天的时候,天空放晴,懒散的逛逛台大,坐坐缆车,想着明天即将启程。有意犹未尽,有稍许遗憾,有稍许眷恋,还有更多的坚定,坚定自己日后仍然会来。

下次,来看未曾逛完的二手书店,去宜兰泡汤,去清泉探访三毛足迹,去永康街,去忠孝东路走九遍,去九份的山城喝茶看日落,去金瓜石,黄金博物馆找寻旧时代痕迹,去看贝聿铭的建筑,去忠信市场,去彩虹眷村,去高美湿地,去南投日月潭看日出,去嘉义北港牛墟,去阿里山看萤火虫,去台南的草祭书店,去台湾文学馆,去西门市场和海安路,去高雄的美丽岛,去港湾骑行,去看驳二艺术区,去垦丁,感受恒春的美,去台东的铁花村找寻素人艺术……还有很多,等着我再次探访。

从出发前的焦虑,到回来后的回味,我的心里充盈着温暖。被那里的人文环境,被那里被尊重的氛围,被那里人的热情。在台湾行走,我不用担心钱包会丢,包包会被拉开,不用担心手机被扒,把双肩背挂在胸前,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我可以踏踏实实,像正常背背包一样,把它放在该有的位置,钱包放在最外层,也没有丝毫的担心,每一个人友好的祝福,都不会让你觉得有所意图,你就安安心心的享受你的旅程,你进的火车站,捷运站,图书馆,都会被尊重,不被怀疑,没有设防,你不会听到马路上有汽车的鸣笛声,你不会看到有人拥挤进车厢,所有人都排在那个线格子里等着自己的位置,你不会看到有人在马路上挥舞着手吸烟,随手将冒着火星的烟头扔在地上,你不会看到满街的卫生清理员,也不会看到树木下堆着的垃圾,更不会看到捷运里有人在吃东西~你不会看到的东西太多。你也能看到太多,她们会放下手中的工作给你指引道路,她们会把素食荤食分的明明白白,她们会在你消费完礼貌的讲谢谢,她们在跟你没有任何利益来往的时候仍然报之以温暖的微笑,她们的祝福,一点也不做作,她们的温暖,持续很久。

风景醉人,不过瞬间,并且许久后,渐渐模糊,人情醉人,渗透到心,愈是回味,愈是醇厚,日后,慢慢揉成了你自己的一部分。我爱这温暖,不炙热,不冰冷,刚刚好,像木屋里橘黄色的灯光,或许,我可以不用满世界去寻找这暖,可以自己先成为这样一种光。



更多内容,或者打赏,跳转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8171584cf747/latest_articles
(送你一记坏笑)
谢谢看到最后~

本篇游记共含8934个文字,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2016-10-19 21:25

2016-10-20 10:06

给楼主的摄影技术赞一个,好棒哦!我上个月也去了台湾,是在易途8包车自由行的,第一次体验自由行,真不错啊,时间充足,可以好好玩。

2016-10-20 14:03

引用 嘟啦啦嘟 发表于 2016-10-20 14:03:48 的回复:

给楼主的摄影技术赞一个,好棒哦!我上个月也去了台湾,是在易途8包车自由行的,第一次体验自由行,真不错啊,时间充足,可以好好玩。

回复嘟啦啦嘟:谢谢😊😊

2016-10-20 15:2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northstarboy 发表于 2016-10-19 21:25:24 的回复: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回复northstarboy:去一次是不够滴😜

2016-10-20 15: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10-24 09:53

引用 野草 的图片:

一直想去台湾呢 下次休假一定去

2016-10-30 14:40

引用 嘟啦啦嘟 发表于 2016-10-20 14:03:48 的回复:

给楼主的摄影技术赞一个,好棒哦!我上个月也去了台湾,是在易途8包车自由行的,第一次体验自由行,真不错啊,时间充足,可以好好玩。

回复嘟啦啦嘟:

2016-11-01 20:1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