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法国合辑:斯特拉斯堡、巴黎、雷恩

6
Mini (成都) LV.6
2016-10-19 04:47 127/7

斯特拉斯堡(1)

我是在罗马认识Leo的,他当时在罗马旅游,二月正中旬他穿着短裤和短袖。

今年上半年他在法国学音乐,于是我在斯特拉斯堡的时候也就说好要见见他了,当他按响Emile家门铃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美国小伙伴来了,再也不用听你们四个讲法语了。

那是我第二次见Leo, 但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开心。

我们在Emile的目送下向寒冷中的城市走去。晚上9点过,寒风瑟瑟,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斯特拉斯堡很是清冷的一座小城。
Leo说要带我去一个很棒的船吧,我裹着长尼大衣和Emile的黑色围巾,一路笨重却也欢快地跟着。

斯特拉斯堡的建筑很可爱,像是姜饼屋,或是巧克力翻糖蛋糕,还有一条河,刚好把市中心环成一圈,湖光夜里的天鹅仍旧很显白,不过比想象中的肥。

Leo一路给我介绍着沿街关得死死的店面,那家Jimmy是很美式的酒吧,这家Africa food超级棒,他前天在那家印度餐厅吃饭,和服务员说要超级辣,结果一点都不辣,这家稀稀拉拉有几个人的勉强算是Club,不过是一个小酒吧放点比较high的音乐而已……

船吧很漂亮,就在有着天鹅的河上,很多法国情侣在里面谈情说爱。爆满,只剩甲板上的位置了,在0度的夜里甲板上吹河风的寒冷可想而知,于是我们一路走去电影院。

Leo有偷偷牵起我的手,看着两边巧克力样的房子,总觉得我们走在童话里。

我们谈论着我住的意大利和他住的法国,Leo问我意大利人一般怎么看美国,我说他们一般用simple 这个词,Leo马上就像演喜剧小品一样说到:I know it! Simple like stupid?I fuck know it!他的反应很好玩,同时我也感到一丝安慰,其实不管你的国家再强大,身在国外,没有100%受欢迎这一说。也曾有意大利人跟我说他很无语很多外国人提起意大利就只知道pizza 和pasta.

Superman Vs batman,我称它为Traditional American movie. 一点都不适合手牵手一起看。

斯特拉斯堡的橱窗总是彻夜亮着的,尽管商店可能在5,6点就结束了工作。午夜,我们经过各式橱窗,瞎聊着。其中一个橱窗仅有一本厚重的书,法文,我故意考验Leo问他翻开的这一页大概说的是什么,他认真的读了几句说是一个男人,嗯,没衣服穿了。我表示鄙视地瞥了他一眼。

按着地图Leo送我回家,手机死机的某个片段里,Leo有抱我,我的身高线没超过他肩线。额头上轻轻落吻。

深夜一点,我们在宽敞无人的马路上采蒲公英,不过这蒲公英长得有点太牢靠,一点都不像电影里那样洋洋洒洒,我和Leo吹得腮帮子都鼓了。

Leo把我送到家的时候Emile已经睡了,只穿了条裤衩来开门。leo在门口亲了我一下,特别浅。Emile笑笑的,还向我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感觉像是小妹约会被大哥抓包的感觉。房间里开着红色的墙灯,床也已经被铺好,感觉自己是在过圣诞,一切都那么温馨甜蜜。

后天下午见Leo是在教堂门口,远远地看见leo和他的朋友向我走过来,像是两个罪犯。
他们都是95年的美国男孩,不过cio留了胡子,看着像意大利人。

我们有在一家咖啡厅里面吃汉堡,我要了咖啡和提拉米苏,超难吃。餐后我们有去另一家很不错的咖啡厅喝咖啡。

关于法国学生为什么看上去更优雅这个论题,他们俩一致认为是围巾/丝巾的原因,所以他们打算从明天开始也围围巾。

那是我在斯特拉斯堡的时候唯一有阳光的一天,我们晃悠在大学校区里,河边,在长椅上缩成一团,谈论着各自过去的事和目前的想法。

leo有过一个前女友,她的梦想大概是有一座大房子然后挣很多钱,她喜欢小动物,不过在生物专业和经济专业之间她毅然选择了更具商业发展的经济专业,她不支持leo留学,不相信他的音乐能力有成功的可能。leo还告诉我他的音乐梦想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日益壮大,他在法国学到很多东西,像是打开了全新的感官,给他带来创作动力。

与我来说,我并没有像一年前那样确信自己会走摄影道路了,但我从摄影中获得更多的乐趣,更自由地创作我想要的图集,不会有人在周边用固有的框架审视我,会有新的事物撞击我,赋予我复杂性,我感觉到了自己未来更为宽泛的可能性。

接近7点,我要跟他说再见了,leo这个周末会去马赛,21号就回美国了,他说如果哪天我去纽约,他可以从他的城市来见我。我们故意错过了一班有轨电车,等待着下一个三分钟。

我不记得最后的时候他有没有亲我的脸颊了,一切在说再见以前就变得不重要了,这是属于我们这个年纪特有的相识和离开,如洪水般泛滥不可控的城市流动性。

身后的小城被包裹在寒冷的晴天里。

斯特拉斯堡(2)

Emile是94年的,但他有一种完爆我认识的所有同龄人的成熟。他很酷,却不带任何棱角。

他是我在斯特拉斯堡的host,我在他家住了三天,不过因为天气原因,也算是在他家宅了三天。他有一个室友,西藏女孩,四岁的时候母亲改嫁法国人了,之后全家一起移民法国,所以干脆只会说法语。家里还有一只猫,蛮俊俏的,是he. 

到他家的时候晚上10点过,他正要出门工作,他有先带我把房子看一圈,我有一个单独的房间,开着墙上的夜灯,很是漂亮温馨。知道我掉了手机后Emile把他的电脑留给我用,然后就留我一个人在家了。

出门后他有发信息给我说希望今天晚上我不会无聊,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餐,然后带我去市中心转转,我们会坐有轨电车穿过一个湖。我觉得是很贴心的呢,不像外表看着那么高冷,不过其实他不高,174而已。

后来我知道Emile其实很厉害,有三个本科文凭,现在是舞台设计硕士第一年,他已经提前完成了所有的exam, 从现在到10月他可以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筹办一些欧盟出资的活动,类似于戏剧节,音乐节,也有一些夜场,总之满欧洲地跑,桌上的火车票简直是成堆的。

第二天早上我打开房间门的时候,Emile在厨房里忙,有探身跟我说hello. 等我洗漱完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客厅,咖啡,新闻,和卷烟。另外还有一个木质餐盘, 四块烤面包片,黄油和各式果酱,两块巧克力安静地躺在里面。Emile淡淡地说那是给我的早餐。和他一起看着新闻,我在斯特拉斯堡完成了第一顿幸福感爆棚的早餐。

Emile的知识很丰富,英文也比我好很多,我们走在这座小城的街头巷尾,他用很多专业词汇给我介绍着,伴随着我一路的Ah ha. 当然有的时候他也会东拉西扯和开玩笑啦。
中午他有带我去吃Flammenkueches. 我向他分账的时候他说Maybe next time you buy me a drink. 所以我到现在还是欠他一杯酒的。

四月末的斯特拉斯堡很冷,大概只有4度,还起风,飘雨。下午我们呆在家,暖气,音乐。Emile喜欢盘腿坐在椅子上,卷他的烟,还有大麻,我们就这样谈天说地。他给我谈欧盟比较多,仍然还清晰的一个观点是如果英国退出欧盟,一年会失去16%的经济点,所以英国是不会冒这个风险的(没想到英国退了😅)我们所说的申根签证里的申根其实是个地方,离法国不远。

第二天我们有一起宅在家喝啤酒,看冰与火的权力之歌。

晚上的时候来了一个精瘦的法国男孩,发型很奇特,前面那撮毛是绿色的。后来还有一个臀部很丰满的法国女孩来。他们修理了CD机,完成后放入了黑胶唱片,优雅的老歌萦绕在了耳边,房间有开特殊的灯光,于是4个法语speaker就开始扭动起来。

我和Emile说晚上我要和一个朋友出门,Emile说晚上会冷,就把我带去他房间让我挑衣服,当一个法国男孩打开自己整整齐齐的衣柜让我随便挑的时候,简直幸福感爆棚呀。我有选一件灰色毛衣和一条黑色围巾。

我跟Emile相处了三天,不过发生了很多,有尝他做的pasta,有一起看搞笑视频,他有给我列举为什么在欧洲日本人比中国人受欢迎得多的多的原因(某些原因不忍直视)……


我觉得Emile是很有追求也很用劲的人,后天能做的已经在他的年纪达到了极优,品味,知识,经验,情商……不过有些不能改变的东西还是会让他埋一些自卑在心里,他来自小镇,家境贫寒,身形瘦小……

我是独生女,但Emile给我一种big brother 的感觉,如果我真有一个哥哥,大概也会和他在大冷天坐在一起聊学识,趣事,还有私事吧。

Emile是那种只要认识过,就能让我成长很多的人。

我走的那天他有送我去车站,后来抱了我一下,不再只是形式化的面礼了,我很高兴这样。

巴黎(1)

那天我一个人在巴黎晃悠,刚从Center pompidou出来,在一家餐厅吃一块醮了类似芥末酱的牛排。

看到what's up里躺着一条来自Lorenzo的信息,他问我欧设申请的怎么样了。结果聊了几句之后发现我们恰巧都在巴黎,而且相距350米远。

Lorenzo是我上次去米兰拜访欧设的时候认识的,现定居米兰,为汽车品牌工作,韩国文化迷,目前在创立自己的网络杂志。我也有问过他杂志进行的怎么样了,不过他发过来的都是比较专业的意大利文,我看的二懂二不懂的,倒是看到了“fotografia"这个单词,心想说不定我以后从欧设学成毕业了还能和Lorenzo有合作机会呢。

我们约在4:30Fanc门口见。我是迟到了半个小时站在了fanc门口,当我着急地链接着根本连不上的无线局域网时,一抬头就有一个胡子脸要和我贴面礼,Lorenzo的毛发是棕黄色偏红,突然出现很容易被吓一跳。

旁边还站着一个意大利男孩,是Lorenzo的弟弟Leonardo, 金发,蓝眼,红色运动鞋,黑色长风衣,一米八出头,当然,作为一个典型的意大利时尚咖,他可是玫红色的耳钉,十字架耳坠,鼻环,唇钉样样齐全。

嗯,Lorenzos是h黑色的眉钉。

那天巴黎只有7度,大阴天,刮风,但这两人在室内商城个人都戴了墨镜,后来才知道他们俩昨天晚上去Club玩了,今天眼圈黑的不能见人。

上次在米兰被 Lorenzo带去在他的朋友面前遛了一圈回来以后,我也就没这么怕见生人了,何况Leonardo的性格是安静美好型。于是我就在巴黎街头和两个意大利小哥走在一起,顿时觉得自己气场特别强大,我的法语水平是0,意大利语是5,所以还有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Leonardo19岁就来法国上大学了,中间去西班牙交换了一年,现在24岁,定居在巴黎,总之法语特别好,一下子又一种找到组织,找到党的感觉。因为他也是在酒店工作,我感觉他的人物形象应该是仲尼的<<谢谢你曾来过我的世界>>里的茶米。

Lorenzo还很能神总结。我说法国的时尚更优雅,意大利的更具街拍范儿,Lorenzo骄傲地总结说we're more fun. 我说我的室友有过一个意大利男友,但他是个混蛋,他在她有一些生理问题的时候和她分手了。这次他的总结是Everyone had an Italian ex bf.

 饭后Lorenzo是打算和我一起去看凯旋门的,但就在出地铁闸门的那一刹那:Lorenzo, wait a minute, someone took my phone!

巴黎(2)

晚上11点,巴黎的夜,那不叫微凉,那是很冰。

焦虑地等待了五分钟过后,Antonie出现了,我有一种被解救的感觉。他是我在巴黎的host, 我会形容他是一个法国怪男孩吧。
金色长发,微卷,两颊深陷,戴一副大框眼镜,一副学术男的样子,后来我知道他是个建筑精算师,大概每天真的会做很多算数吧。

Antonie操一口法式口音过重的英文,和他沟通的时候我的耳朵是负荷工作的,他还会掺很多笑声在句子里,算是锻炼我的听力。

让我意外的是, 他对中国的印象很好,他认为中国已然是第二个美国,并且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过美国了,虽然相较去年,中国今年的经济有所下滑,不过十年后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国家。听的我也是怕怕的,什么时候法国人对中国有崇拜心理了!?

当然他也有給我普及一些关于法国的地理和历史知识。比如北非以前是法国的殖民地,第二语言是法语,所以巴黎黑人爆多,地铁65%以上的人都是黑人……有关房屋建筑,二楼和四楼每家是独立的阳台,三楼和五楼是一层楼共用一个大阳台……

Antonie家没有Wi-Fi, 他的手机也没有数据流量,他提倡人与人之间保持最直接也最本真的沟通。

他会因为各种兴趣爱好早上8点去剧院排练剧目,晚上8点去参加陌生人坐谈会,并且总是神采奕奕的和我讲他自认为有趣的事。

我在巴黎的最后一天,他有用心做一回我的导游,我们去看了某个著名的教堂和埃菲尔铁塔。

其实雨一直都有下,沿着河岸走的时候,雨滴开始变得沉重而饱满,于是我们找了家搭在透明雨棚里的餐厅喝热巧。

Antonie只是很迅速地喝完就去上厕所了。

我捧着热巧看着雨棚外模糊的巴黎街道,想着大概伦敦也是这么一座城市吧,很贵,阴雨天不断,充斥着众多游客的浪漫幻想,留学子弟对未来的憧憬,非法移民的部落团体和底层生活以及年轻人的漂流放荡。

Antonie回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我开始要离开他,睡上一觉,在斯特拉斯堡醒来。

雷恩

我是坐了火车,再飞机,再专线巴士,再长途汽车,最后从最末的12站台下车,满心忐忑,一路寻寻觅觅,终于在1号站台见到了她。

我们应该有两年时间没有见过,也没有联系过了吧,其实高中的时候还做过同桌的。那时候的我眼里,她是一个成绩太好,太规矩,太喜欢穿校服的女孩。我以为我们是不会深交的呢,我以为她会在国内安分的读个大学,然后做份稳定的工作,比如老师。我以为了很多,不过在雷恩这座小城里一切都颠覆了。

肖岳外表没有多少改变,一样的清纯朴实,友好,我见到她时是一种情不自禁想咧开嘴笑的感觉。他有帮我提箱子,尽管她比我小只很多。

后来我觉得她是一个很organized女孩,还成熟体贴。她有很认真的带我转雷恩,尽管这座城市比罗马小很多。

我会一直记得市中心定位在“和平大饭店”还有附近的一个公交车站,我和肖岳曾三番俩次的坐在那里讨论经过的法国男生的衣着,最后我们大概是公认一个一米七出头的大叔衣着非常之优雅得体。

她有专程带我去附近的小镇玩,我是在那个小镇带着肖岳完全不要脸的疯狂讲价。

对她来讲,我们还做了一件比较尴尬的事,连续两个晚上在同一家西餐厅向同一个小哥点餐,小哥也是记得我们第一次点过什么啦。我是觉得肖岳你再在第三天晚上去那家餐厅,小哥大概会向你要电话号码了,遇到一个钟情我的餐厅还法语说这么好的亚洲女孩实属不易呀。
(当地特色食物crep)

她还有给我介绍一些法国本土品牌和早餐快餐连锁,很是细致。

即使是最后一天肖岳上午有兼职,而我下午五点过就得走,我也是逛了一个博物馆,吃了一顿大学食堂,看了一场法国电影,买了一条粉色吊带裙,日子被安排的井井有条且充实。

心想如果有人来罗马找我,我大概只是带她把市中心逛半圈然后进一家昂贵的餐厅按着菜名好听的点一通,最多晚上带她去Trastevere晃一圈。

我有瞟到几眼她的自拍,她很是不好意思,感觉这个女孩也有点小闷骚呢,少女心一定在她体内茁壮成长吧。

没有想到像我这样毫无旅游计划的来到肖岳面前,连法语的再见都不会说,手机没网络,随时都联系不上,晚上睡觉还抢被子,又有冲动的购买欲……居然收获了喜滋滋的两天。

我走的时候,她有抱我,还在我背上搓了几下,很搞笑,我感觉我是在这两天突袭了肖岳平静的生活。

本篇游记共含6213个文字,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10-19 15:46

引用 colar 发表于 2016-10-19 15:46:11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colar:只要不是奇怪的问题🙃

2016-10-19 19: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上了这么久的班都没有休过假,是时候请假出去玩了!

2016-10-24 20:53

请问那边气温怎样?下周三过去

2016-11-12 00: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荒荒在路上 发表于 2016-11-12 00:34:16 的回复:

请问那边气温怎样?下周三过去

回复荒荒在路上:很冷

2016-11-12 23:2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ini 发表于 2016-11-12 23:23:00 的回复:

很冷

回复Mini:谢谢你的回复,我今天到了。 还好 不是特别冷

2016-11-18 02: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比一般游记有意思~

2016-11-27 08: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