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茶卡,遇见另一个自己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有的人念旧
小时候心爱的气球飞走了
总是希望能够找回来原来那个
于是跋山涉水、披星戴月地去找
找到了才发现
跟想象中的气球不一样
可毕竟已半生耗尽
于是只能带着这个气球
和寻找它的回忆慢慢变老
这是个旅途
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旅途
而终点,是你的心
在没找到它前
请不要轻易相信那只气球

1


记得年少时常听这么一首歌:
《同名男子》,讲的是这么个故事:
一个男人终于逃离了那个逼人说谎的城市,
在旅途中遇到了一位与他同名的男子。
交谈中发现两人虽同名,却命途迥异。
与之对照才惊觉自己一直生活在别人眼中,
不敢做自己,甚至连爱恨都无法遵照自己的
内心从事。
顿时深深觉得自己活的太虚伪、不够洒脱,
辜负了自己,可当他决定想要随他一样去尝
试改变,同名男子却早已不知去处……

艺人是老套艺人,旋律是老套旋律。
而歌词,却随着年岁的增长,每一次听都能
有新的感悟。
不知道大家是否如我一般,
经常会反思这些问题:
真实的我,到底是什么样子?
为什么我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事到如今,我还有的选吗?
可我该如何改变?
真改变了
会得到什么?
会失去什么?
我承受得了吗?
绝大多数的人会从第一个问题问到最后一个,
然后陷入沉思。
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成败得失之间,并没
有绝对的换算公式,也推导不出理所应当的
解答。即便是问了,也只能是问问而已,这
算是第一个阶段。
只有少数人会进入第二个阶段,即开始尝试
去改变,可刚刚探出一脚,发现深浅难测,
于是缩回脚尖,原地踏步,再也不敢折腾。
更凤毛麟角的,能到达第三阶段,一旦趟出
去了,就勇往直前,拥抱改变而面无惧色。
这些人,是真英雄,我敬重他们。

可要想去到终点,还得回头找找原点。
如果可以,我想问问“原点处的那个我”,
咱还有的选吗?
如果有的选,是往前冲呢,还是留在原地?
冲出去死半道儿上了怎么办?
没死半道儿上,能混出个人模人样的吗?
这些问题只能向心去求,
都需要找找“另一个我”,去问问答案。

可,那个我,在哪儿呢?
听说柴达木盆地里有个天空之镜,
文成公主抛下的铜镜所化,离天空最近,
能照见人的心,能照出另一个自己。
所以,我们去看看,和那个自己好好谈一谈。

茶卡的观赏和拍摄最适合在雨后不久的晴天,
盐湖含水量充足,能形成更完美的镜面反射。
于是我们驱车80公里,从黑马河宿营地出发。
两个小时行程,我们到了茶卡镇,这时的
天空很蓝,白云很慢,一切都恰到好处。


茶卡,是藏语盐池的意思,
它还有另一个名字,达布逊淖尔,
蒙语里也是指的盐湖。
所以其实从语义上来看,大家都错了,
应该直接叫青海盐湖、茶卡或者叫
达布逊淖尔才对,否则就变成了盐湖盐湖。


对地理感兴趣的人到了这儿,应该能轻易地
猜中,没错,这儿原来就是一片海,否则哪
来的那么多盐呢。
其实不止是茶卡,整个青藏高原在久远的地
质年代,一直是海洋的一部分,经过了漫长
的地壳运动,青藏高原不断从地平面隆起,
而青藏高原中的盆地,低洼地带中的水还来
不及退去,就逐渐形成了一个个的内陆湖泊。
年月渐久,这些内陆湖泊由于长年得不到水分
的补偿,高原的蒸发量又大,陆续干涸后,
变成了一块块的盐湖、盐池
茶卡,是其中最大的一个。

顺着马路走到火车站,标志性物件儿就是这
列废弃了的火车头,是旧旧的土黄色,锈迹
斑斑,诉说的是它与茶卡共同的峥嵘岁月,
几十年来,它不知运送了多少盐工,多少盐,
往返于盐场和生活区,盐场的日照时间长,
一天下来,光线照射能给人的身心带来极大
的疲惫感,到处都是镜面反射,就像光波炉。
盐工们看到这列火车,就意味着他们终于可
以返回生活区休息了,就像下课铃声一样……


候车间歇,我仔细地看了看火车站旁的这座
礼堂,盐工礼堂是石头砌成,分两层,无论
是上层的长窗,又或者是下层的大门,那种
浓浓的伤痕风深深地烙印在上面,不禁让我
想象起五六十年代,从中国各地被组织安排
来这里开采盐矿的盐工们,知青们,以及当
时他们参加的各种晚会、演出、汇报、会议、
电影、样板戏、批斗、学习,等等等等。
青春,应该都是在这里消磨的啊……


火车缓缓开动,我的心思也从咔吱作响的铁
轨处延伸开去,想想这样的一个产盐之地,
自古应是兵家必争吧。
古时候,人们对盐的依赖更甚今日,今天出
门买包盐,一块钱吃俩月。可古时候呢?
不靠近沿海,不靠近盐湖,哪来的盐?
必须依赖物流业,也就是人和马,成本高昂。
可偏偏人也是从海里来,人体内的细胞液都
含定量的盐,摄盐量太低,人是容易得病的。

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们怎么能放过这个既可以
谋巨利,又能够控制百姓的行当呢?所以,
从古时候起,茶卡盐的开采便有史载:
《汉书·地理志》:“金城郡临羌西北至塞外,
有西王母室、仙海、盐池。”
所说的仙海即是青海湖盐池即是茶卡。
西宁府新志》:“在县治西,五百余里,
青海西南……周围有二百数十里,盐系天成,
取之无尽。蒙古用铁勺捞取,贩玉市口贸易,
郡民赖之。”
看看,古时候拿铁勺能给擓出来盐贩卖,
真有那么松软么?


这是我在“天空之镜”站拍摄到的,湖面上大
大小小的盐窟不计其数,远处大一些的窟窿
直径非常大,甚至能容得下一个人,也就是
说很可能一不小心,你就掉进去了。不过不
必担心,一般盐窟的洞口会裸露出氧化成黑
色的矿物质结晶,所以大概也不必太担心。



小型的盐窟,就长这样,一层层地往下,知
道口径并不大,但却看不见底。不用手touch
一下,是不会甘心的,于是我真就这么做了,
洞壁上满是结晶,其实并不光滑,甚至扎手。
用手长时间触按在洞壁上,也并没有任何震
动,说明洞里的盐水是并不流淌的,再往里,
手被卡住了,却依旧是深不见底的结晶洞壁。
可见,覆盖在盐湖上是一层厚厚的结晶盐盖,
如果不撬开足够大面积的盐盖,当时的蒙古
别说勺子擓了,就是用凿子也很难凿得出盐来。



穿过环湖处最拥挤的人潮,到了盐湖中央,
这儿没什么人,也不见了嘈杂声,
我的视线终于再也没有障碍!



由于前几天的降雨,让这里的云层显得有些
厚实,但天空仍然比较清澈,白云悠悠,堆
叠在湛蓝的天空中,盐湖很大,所以天上的
天和水中的天,天上的云和水中的云离得特
别近,在目所能及的远方汇聚到一起,很容
易让人产生置身天境的幻觉,跟坐飞机上看
着平行的天和云似的。而比坐飞机更棒的是,
在天和云之间,还能有两个你。
一个是你,另一个是自己。


2


天空的颜色很怪,
浓云薄去透出的微蓝,
夹杂着湖面中倒映出远山的黛绿,
恰似清池中晕开后的淡墨,
这一刻我很能理解方文山写到的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



只是我等的并不是你
是我自己



风很轻,缓缓送来远方的气息
我张开手,想以丝巾为媒,
和风说话
可风不吐片语



我抬头问天
想和云说话
云卷云舒
并不理睬我



在这个平面空间的夹缝中
我似乎只能低下头看着茶卡
还有倒映着的那个我
呵,看来天地间
也只有我,和她了。



不妨试着问问
你在听吗?
我的困扰你了解吗?
还记得原来的我长什么样吗?
到底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能有什么收获?
这重要吗?
生命究竟是过程,还是结果?
我该怎么办?
我是走呢?还是留呢?还是走呢……



她也不应我
于是我试图到处走走
走着走着
她竟然跟着我走了起来
步履蹁跹
嘿,我们聊聊吧



我踏着水花
开始试着跟那个我说说话

我们聊到了
儿时玩沙的那个黄昏
寄宿时最爱的抱枕
高考的那个的清晨
象牙塔里的夜奔
还有隔壁公司的大婶

聊遍了一起走过的旅途
路过的高山、湖泊、森林、沙漠
我们几乎无所不谈
她对我的抱怨和惆怅总是表现的很爽朗
而对我的欢喜和哀伤,又变现的很释然
我的梦想,我的欲望
我的堕落,我的迷茫
她都看淡,都看穿

她说:你其实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装什么装?



我很混乱
幸好
混沌中有一只手掌
抓紧了
我要走出这片迷幻



走出那片令人迷失的湖面
带着一身冷汗
回首看看
盐湖中央一片茫茫
她,已不在望


驻足前瞻
还好
盐滩还是那片盐滩
渡船还是那艘渡船
我仍有欲望
却不再茫然







本篇游记共含3337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2016-10-20 11:44

引用 孩子的黎漠 的图片:

很棒的旅行,给你点赞

2016-10-20 16:41

引用 xiangyuyang 发表于 2016-10-20 11:44:07 的回复: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回复xiangyuyang:谢谢。

2016-10-22 08:2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10-24 20: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