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茉莉花乡不见茉莉,却见老南宁

2016年10月15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10月的某天-10月的某天,
我计划去横县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一个有老南宁味道的城市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横县,距离南宁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小县城。因为以前的邻居是横县人,我们常常吃到来自横县的大粽子,常常听到横县茉莉花节,所以觉得横县并不陌生。可就是没有去过。
  直到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横县去出差,辅导成人高考,才去了这熟悉又陌生的小县城。

这是2015年10月拍的

这是2016年10月拍的

南宁这些年发展很快,连我都快不记得她曾经的样子。园湖花鸟市场拆了,南环路扩建了,水街改造了,中山夜市也被各种台湾美食,烧烤占据了,有时候真觉得自己都快不认得这座城市了。
  一些朋友来到南宁,就问我南宁哪里好玩?南宁有什么好吃的?好吃的倒是有,可是好玩的真是想不出,因为这个城市不大,很新。几十年前,广西的省会是桂林南宁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只是这十几年依托着东盟博览会,作为面向东南亚的门户,迅速发展、崛起。所以说,南宁还真没什么历史可言。
   但是小吃还是很多的,在南宁不会缺吃的。可是本土的小吃越来越少。街上找家桂林米粉比找家老友粉要容易的多,南宁的什么马蹄糕,酥肉,炒粉虫这些越来越难找。
   横县虽然距离南宁有点远,但是终究还是一个“同宗同脉”的,南宁中山路拆掉的骑楼,可以在横县随便一条小街看到;南宁的菜市早就没有了“粉虫”,而横县的市场上还是有的;南宁城里普遍讲普通话,而在横县还保留着传统的“白话”或是我也不懂的方言;南宁的酱菜酸野摊渐渐做成了连锁店,而在横县的街上还是可以看到令人垂涎三尺的酸野摊,木瓜丁。。。。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广西有很多名不见经传却又很震撼的庄园。那时看到介绍说横县也有那么一个庄园,只是名字不太记得了。走在横县的小街上,无意间看到“施家大院”的牌子,顺着就进去看了,可惜已成危房,不开放参观了。带着的小妹妹问我,为什么还有人住那么破的房子?他们是因为没钱么?
   如果现在还住这破房子肯定是没钱,然而以前住那么大的房子,肯定很有钱。果然,这屋子的主人曾经是横县的首富呢!只是这大宅子何去何从呢?

 据说横县的这条江叫邕江,南宁的那条母亲河也是邕江,只不过这一段的邕江水多么清澈,这里的风景也是别样的美丽。人家和我说,以前在这江边的渡口,乘船三天三夜就可以到广州了,据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有得坐,现在没有了。是啊,坐火车一晚上,坐高铁三小时,谁会选择三天三夜的方式到广州呢?

  小县城总让我有些淘宝的感觉,很多东西又便宜又好,特别是吃的。什么自然熟的香蕉,自产自销的桔子,自制酥肉米粉,反正在这里,我觉的十块钱还是挺经得用的。记得去年我还在横县的菜市买了菜回南宁,就因为觉得便宜。今年就不干这事儿了,太重了.....
   但是今年在集市上走过时看到人家卖鸟,画眉40块,山雀有3块、5块。看着这些网袋里的鸟儿,心生悲悯。前几日在南宁的鸟市才买两只野鸟放生,又买鸟放生吗?有一句静思语说:“行善是人的本分事,不仅日行一善,千善万善都要去做。” 我不支持那种刻意买一堆来放生的放生活动,我觉的放生这种事情是遇见时该出手就出手。自然的,我买了三只山雀,小小的很可爱,而且有冠,眼带的位置是红色。我想着带回南宁再放,我怕放在这县城,抓鸟高手太多,回头又被抓了去。
   带回南宁,我先放它们在家里玩了一会,发现有一只与我特别投缘,竟然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可以信任我,还愿意站在我手上,给它吃葡萄喝水,它都很乐意的接纳。另外两只就难以驯服,脾气特别大。有一只准备放它的时候,鸟儿在我的手上看到了外面的风景,着急的叫,然后还咬我。那只乖乖的鸟儿我就留宿它在家里一宿,它吃饱喝足后飞到柜子顶睡觉了,第二天它也回归了自然。祝福它们永远平安。

本篇游记共含1546个文字,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