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9关外行纪5关外旧都沈阳:最后的骑士

14
天下无伤 (无锡) LV.9
2016-10-20 14:18 258/2

小站八:DAY9.27·沈阳·最后的骑士
        从义县坐2068次回到了沈阳沈阳站这座1910年建成的百年老站有奇特的双面性格,和平区这面,是古老的日式面孔;铁西区的另一面,却又是一副21世纪的现代面孔。从东广场看,沈阳站是典型的“辰野风格”,与东京站几乎一模一样,从正立面看,车站为三段式,中央和两翼有大小不同的三个绿色铁皮塔楼,上面有圆形天窗,红白色的身体和灰绿的塔楼组合,视觉色彩突出,进入候车大厅,仿佛来到了旧上海的民国旅馆。从西广场看,新面孔沿袭了老站暗红的色调,敞开式的大厅,玻璃的穹顶,百年后重新改造的新时代气息氤氲其中,现代化的西广场前却还保留着一座日本人留下来的水塔。
        沈阳,源起于辽代之沈洲,因位于沈水之北,元朝时而称沈阳,后努尔哈赤从东北起兵,将沈阳作为“盛京”,贵为皇都,近代军阀张作霖统一北方,其称为“奉天”。“盛京”、“奉天”总觉得夹杂了太多的皇权之味,当它重新被称为沈阳,似又恢复了这座城市理应有的基调,靠着它的阳气方刚,走在了新时代的路上。

1、一条胡同里的两座大宅
     能够留下来的老房子,大抵都是有着不凡身世的,要么是皇宫贵族的宫殿王府,要么是富甲天下的豪宅大院,对于山西来说,它的代言是皇城相府与晋商大院,对于沈阳来说,则是一条胡同串起的两座大宅——盛京故宫、张氏帅府。它们虽属不同的时代,却又有一种同命相怜的意味,都是一个时代的开始,却又是它的结局。二者的主人都从这里出发,剑指中原,却再也没有能回到故乡。
        

紫气东来楼

清宁宫

        一座远离了政治风雨的前朝宫殿,就是一本干干净净打开的史书,可以激发后人凭吊的情怀,盛京故宫便是如此。努尔哈赤奉“天命”建立后金、定都盛京,皇太极在盛京扩建宫殿与皇城,改国号为“大清”,顺治帝在此即位,跨过山海关,走向了那座前朝的紫禁城,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八角亭状的大正殿与十王亭还带着关外的野性与满人的牧歌气息,只有缠绕柱上的金龙,昭示着其君临天下的霸气。
        大正殿一侧的寝宫区最为吸引我。清宁宫虽贵为皇太极与皇后居住之所,屋内粗粝的铁锅、宽大的万字坑,却亦保存着传统的满族习俗与萨满教的祭祀风俗,那大铁锅上方升起的烟囱,底阔顶尖,笔直向上,清宁宫的烟火就是从这里袅袅生出,清宁宫前的“紫气东来”楼是整个宫中登高观景最佳之处,而真正的清宫紫气,却应该就是从清宁宫升起,飘散开来,后世的人间烟火生生不息,而这座盛京的旧宫从此退后一步,远离政治中心的漩涡与战争的洗礼,静静地守着这关外的故土,一守就是三百多年。
      

大正殿

        清宁宫两侧的配宫,有两姐妹最为传奇。一位是关雎宫里皇太极最爱的爱妃海兰珠,我在大正殿前还看到了今人表演的皇太极迎娶海兰珠一幕,可惜那位让皇太极倾心的宸妃在皇子夭折后几年便亦病逝,她的离去,让皇太极抑郁寡欢,一年多后亦在清宁宫离去,没有踏上长城彼岸的紫禁城。
        另一位则是永福宫的庄妃,虽未获皇太极之最深厚的爱,被爱冷落的庄妃,却亦造就了她沉凝浑厚的气息,日后,辅佐顺治、康熙完成了清朝由开创向盛世的转变,庄妃亦成就一生传奇,成为了我们最耳熟能详的“孝庄太后”。

        

        来帅府前,我一直认为,只有东北这片土地才能出产这样的父子,白山黑水养育的东北牌土匪野性粗犷与东北人的自尊,使东北人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壮,张氏父子便是那东北人的“唐土古镜”。
        张氏帅府与盛京故宫仅一墙之隔,府内主要由一座四合院与一座大青楼组成,如果说中式的四合院代表了老帅,那西式的大青楼便是属于少帅。

四合院里眺望大青楼

        
 四合院·老帅
        张学良在其自传里曾这样描述其父亲:“我父亲与生俱来的彪悍性格,事实也是当年我东北地区英雄好汉的共有特性。直鲁地区原多见慷慨悲歌的粗线条人物,这种粗线条人物一旦移民边疆,就要更加边疆开发者所持有的粗犷了。这种现象不特有东北边疆是这样,当年在美国开发中西部的牧童们亦复如此。”我曾去过张氏父子的祖籍地河北大成,曾经的燕国旧土,总会让我想起那太史公笔下易水河畔的荆轲和那一去不复返的慷慨悲歌。
        背井离乡来到东北的张氏,到了老帅那一辈,那是一个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的时代。从记载来看,老帅身短小、目炯炯有光,精悍之色见于眉宇,虽出身草莽,却乃恂雅一儒生,故人畏其威而怀其惠。此中气魄,致其啸聚豪强,称霸一方,虽其常自嘲乃绿林大学毕业,但从陈胜吴广、刘邦项羽揭竿而起到北魏拓跋、辽金元清踏过长城逐鹿中原,上千年的群雄逐鹿中,其机遇、智慧、能力与性格,乃成为决定其成败之根本因素也。
         在中国近代史上,老帅乃一极具争议之人物,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其有绞杀李大钊等爱国人士之不肖一面,亦有坚拒与日合作签五路条约、做“大辽皇帝”而被日所害之民族气节。作为观阅历史之后人,我们亦不能单方面解读历史人物之地位。在“近代中国”这座大舞台上表演出将入相的演员,演绎的是一场从封建逐渐向现代转型之大戏,舜犹人也,各阶段之英雄豪杰乃时代之特殊产品,有其阶段之通性,亦各有其贤与不肖,我们对老帅有些太过严苛了。
        1928年6月4日清晨,在北京的角斗中失败的老帅意图告老还乡,却在故乡之皇姑屯车站被怀恨已久的日本人炸死,他没有能够再回到属于他的四合院,从东北出发的最后一位骑士,以这东北式的悲壮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如今的皇姑屯车站早已更换了门庭,老帅被炸身亡之地留下了一块黑色的石碑怀念着这段历史,东京审判之时,以老帅被炸为标志,1928年被算作了日本侵略罪行的开始。

 

大青楼

大青楼外的赵四小姐旧居

大青楼·少帅
         少帅,挚友唐德刚先生称其集花花公子、政治家、军事家于一身的“三位一体”的传奇人物。
        论及其“花”,民国似无人出其右,可睹一荻之痴情,读史者便知,若其只是酒色之徒,哪会获取此般芳心与一辈子的相守,一生得此红颜知己,足矣。张氏帅府后门外的一幢小楼,便是赵四小姐之居处,独处府外的赵一荻,望着大青楼里的汉卿,默默许下了陪伴其天荒地老的誓言。少帅被囚56年,若无赵四身旁之陪伴,少帅恐早已熬不到重获自由的那一日了。
        论其军事能力,二十出头,便独握大权,雄踞一方,更具有老帅不曾有之现代化的统帅理念。
        论及其政治生涯,少帅在回忆其一生时说:我的事情到36岁以后就没有了,从21岁到36岁,这就是我的生命。    
       15载流星岁月,却经历了三次高峰,东北易帜、调停内战、西安事变,流星般的政治生涯却绽放出恒星般的璀璨光芒。东北易帜,拒绝日本,他手中有孙先生的绝笔“天下为公”;调停内战,用其睿智与家国情怀,阻止蒋阎冯之内战,渴望统一;西安事变,不惜牺牲自己的一生来拯救民族的赤子之心,周总理称其为“千古功臣”,这是他政治生涯的顶点,亦是终点,在那样一个乱世,他的善良像西班牙那位与风车作战的堂吉兄,他以孩子般的天真来对待刀光剑影。
        如果我们以“春秋大义”来观察少帅,他是一位动机纯正、心际光明、敢作敢为而永不失赤子之心的爱国将领,囚禁五十余载,其终皈依上帝,这是绝望之中的潇洒。唯大英雄方显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少帅必是其一也。
        三十岁离开帅府,他投入了这段乱世,故乡的人一直在等待其回家,这座大宅亦空巢了几十载,却再也没有能够等到主人回家,万里之外的十字架下,他安静地睡去了。如今的它敞开环抱,迎接所有人来此,当我走在其中,脑海中总会回荡起张氏父子的传奇人生与那段民国的乱世岁月。


东北大学

2、东北大学的初生渴望

白山兮高高,黑水兮滔滔;
有此山川之伟大,故生民质朴而雄豪;
地所产者丰且美,俗所习者勤与劳;
愿以此为基础,应世界进化之洪潮。
                                 ——《东北大学校歌》
        这是刘半农作词、赵元任作曲的东北大学校歌。1923年,张作霖始建东北大学,1928年8月16日,皇姑屯事件刚过两个多月,张学良继任东北大学校长。提出了“研究高深学术,培养专门人才,应社会之需要,谋求文化之发展”为办学宗旨,采取了系列新措,东北大学从此进入了发展的新时期。张学良校长重金礼聘,广招良师,梁漱溟、罗文干、冯祖恂、刘先州等一批名师执教东大。1928年8月,结束欧洲旅行考察的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应张学良校长邀请来东大,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建筑系。
         东北大学的旧址如今变成了辽宁省政府,常人无法进入,我只能到新的东北大学去漫步,汉卿会堂、汉卿路,东大的今日不能忘却少帅,走到建筑学院门口,一个刻有1952的石灯笼让我停下了脚步,我仿佛看到了80多年前那对意气奋发的年轻夫妇,对中国的建筑学充满了初生的渴望。

3、热血铁西
        沈阳的热血,当民国时期张氏父子的传奇故事默默散尽,以变成“共和国的长子”的重工业基地而延续下来。铁西,便是沈阳的热血之魂。
        共和国成立伊始,百废待兴,由张氏父子遗留下来的工业实力,让其迅速得到了“共和国长子”的尊贵身份,以完成国家复兴的使命。50年代的铁西,各大重工业制造厂齐头并进,铁西上空竖立起了成百上千的大烟囱,铁西工人创造出了近500个共和国第一,“铁西精神”亦成为民族的精神脊梁。
        经济变革,传统体制的发展遇到了瓶颈,严重失衡的“工一色”产业结构,让铁西成为了“东北现象”的典型代表,被戏谑为中国最大的“工人度假村”,数以万计的铁西工人生活困难,看不到未来的希望,王兵曾经用DV拍摄了一部纪录片《铁西区》,记录了这个时代的真实铁西.
        本世纪初,国家振兴老工业基地的战略,让铁西开始转型,10年的转型,如今的铁西新区已经不再是“工人度假村”,蓝天白云与良好的绿化,让这里成为了宜居之地。
        从初始的辉煌到巨变中的阵痛再到如今的浴火重生,铁西的变迁,成为了中国工业的一个缩影。在曾经的沈阳铸造厂原址上修建了现在的中国工业博物馆,当那些冷却了的钢筋铁骨变成文物,成为了见证工业变化的一个个雕塑般的符号,沈阳这座城市的热血却依然在默默延续下去。

4、中街:中秋之夜
        从努尔哈赤定都盛京到现在,有一条街的变迁成为了这四百年的见证,这便是现在的中街。
        明末,辽东开原、广宁、抚顺的马市贸易繁荣,使位于三大马市中心沈阳的商品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1625年,努尔哈赤迁都沈阳,将明朝所筑砖城进行改建扩建,按照中国历史上流传的“左祖右社、面朝后市”之说,将原来的“十”字型两条街改筑为“井”字型4条街,便是现在中街区域的雏形。从大清皇封御赐的荣耀,到今天闻名遐迩的繁华,中街见证了沈阳商业文明的发展历程。
        来到中街时,恰好是今年的中秋节,中午,在李连贵熏肉大饼店吃饭,点了一盘熏肉、两块大饼、一盘皮冻、一碗蛋花汤,蘸上酱的熏肉加上大葱卷在饼里,吃起来既简单却又很是美味,大饼也算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充当了“月饼”的地位。晚上,一个人在久光百货里吃了一碗牛肉饭,一个年轮蛋糕,吃完出来,坐在咖啡店静静地看着圆月,想起了千里之外的故乡,深夜,我还要继续上路…

本篇游记共含4648个文字,4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2016-10-20 15:26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10-24 09: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