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远方的诗和田野

转载男神,老实说我又佩服你一把,真的,复制粘贴都好心塞,你又修图又写好牛叉!!!请收下我的膝盖!!!

远方的诗和田
写在开篇:
        许久没动笔了。黄瓜打电话说,没去成,想看游记故事,让我务必写点。我也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
        一路上,多次被问:你怎么想到来喀纳斯玩?
        静心思索,大概是,喀纳斯够美,也够远!
        喀纳斯之行,始于和老妹的闲聊,确定了自己每年应该至少有一次远足。
        最终成行,最大的动力,却是囿于迷途的未来。
        当工作、感情与生活在同一时间节点出现了分支,抉择就犹如一张无形大网,牵扯着四肢欲要奔往不同方向。为免于“五马分尸”,我只好将目光投降远方。远方,是逃避,是放逐,还是寻觅,我没有答案,只想够远。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一路下来,似乎收获远大于期望,尽管我并不知究竟明悟了些什么。只在冥冥中感觉,虽然束缚自己的大网仍在,但身体好像更强健了一点,挣扎的力量也更大了一点。
        前路未知,忽然想感恩。感恩有一位开明的领导,帮我出谋划策;感恩有一个关心自己的老妹,总惦记着替我分忧解难;感恩老友小闫同学,帮我推演分析各条道路;感恩黄瓜同学,很骚很酸,说了句:珍哥,国庆想见你,你去哪儿,我去哪儿;感恩小陶同学,快马加鞭一天一夜,只为与我同行一段;感恩家人,对我始终的理解……
        老妹原本计划与我同行,如黄瓜一样。结果却如黄瓜一样,放我鸽子。我知道他俩都很郁闷,却不想安慰。让他们对我带点负罪心理,我感觉蛮舒畅。他们都有孩子相伴,也并不寂寞。何况所有攻略是我独立完成,他们都是,蹭!一个人出行,刚好能更彻底地释放自己,正如生活的道路,终究要自己来选择。
        喀纳斯之行,提前数月谋划,翻阅攻略,查询路线,安排行程,筹备物资。所幸一切如愿,背上三四十斤的行囊出发了。
 
行程计划:
        火车出行,因为穷,又不小心在医院消费了两千多。回想起来,突然发觉是个英明决定。时间的意义,应该在于,你是否在做自己!
9.30:北京西-乌鲁木齐
10.1:乌鲁木齐-北屯
10.2:北屯-布尔津-禾木(班车比拼车便宜不少)
           目标:图瓦人村落、禾木晨烟、日落(没看)
10.3:禾木-半路客栈(徒步15km+,拍照游玩)
           目标:徒步景色,半路客栈晨雾、日落
10.4:半路客栈-贾登峪(徒步15km+,拍照游玩),贾登峪-喀纳斯
           目标:徒步景色,喀纳斯卧龙湾、月亮湾,观鱼台日落(没赶上)
10.5:喀纳斯-贾登峪-布尔津-北屯-乌鲁木齐
           目标:神仙湾晨雾、北屯市特色
10.6:乌鲁木齐-北京西
           目标:新疆小吃、大巴扎、月明楼
后因小陶赶来,改行程如下:
10.3:禾木-贾登峪,徒步30km+,略去半路客栈日出日落,增加三湾游玩时间。

因时间不足,我的路线设计为布尔津-禾木(班车)-贾登峪(徒步)-喀纳斯(区间车),图中黄线 

人物小记:
小杨:结识于贴吧,四川成都人,乌鲁木齐-北屯-布尔津的往返时间与我重合。体力变态,尤擅山路。贾登峪-禾木,30km+路程,半天走完;禾木-小黑湖-喀纳斯,35km+路程(其中禾木-小黑湖,15km,上坡),一天走完。全程重装,仅在禾木-小黑湖路段,背包搭乘阿育哥马匹。
小陶:结识于贴吧,新疆库车人,乌鲁木齐-喀纳斯全程与我重合。重度贪玩。原定与我10.1在乌鲁木齐汇合,全程结伴,却被领导抓去加班。结果逃班一天,10.3半夜十二点多与我和查查在贾登峪汇合。据说大学四年为了出去玩,没买过衣服,连生活费都搭进去了。喜欢光头强……
查查:结识于禾木徒步,福建福州人,禾木-贾登峪随我徒步30km,耗时10小时,未掉队。据称有跑全马的经历,颇有毅力。新近迷上摄影,本姓查(zha),起初我称之查摄影师,后来不知何时,大家都喊查查(zhazha)。心机小白痴一个,认识我一分钟,居然把单反给我,自己离开个把小时。伪文艺女青年……
阿育:结识于禾木客栈,深圳人,贾登峪-北屯返程路段与我重合。性格耿直,我和小杨都认为300元的骑马费,阿育哥一口价500。脚程好,50+年龄,据称轻装一天30-40km不成问题。出游随性,因小黑湖雪大,路线纠结成喀纳斯-小黑湖(徒步)-喀纳斯-贾登峪-禾木(区间车)-小黑湖(骑马)-禾木(徒步)-贾登峪(徒步)……

游记故事:
        乌市前往北屯,与小杨汇合,结识了无敌、北大海和另外两个广东姑娘,六人拼车去布尔津布尔津北京有2个多小时时差,行车时间在早上八九点,正值当地清晨。车行途中,广袤的戈壁、无垠的旷野、农家小木屋、慵懒的牛羊,还有那绵延到天边的公路,大美新疆风情尽展眼前。耳边咔咔声不绝,手机与相机欢呼吟唱。我很淡定,因为我知道更美的风景还在后面,此时用眼记录就好。(其实是我五岁高龄的老爷手机待电不足,相机又在背包里未取出,囧)
        忽而飞来一大片胡杨林,半蘸秋黄,晨雾低低盘旋在林间地面,真实上映了一幕舞台剧中的天界仙林,辉映着旁边的田园牧歌,惊傻了一车外来人口!北大海最先不淡定了,手机拍照不过瘾,改成了录视频,视频也抑制不住骚动,又把脑袋探出了窗外,看样子颇有揪下脑袋扔在几百米开外的林间赖着不走的想法,内心小九九疯狂奔腾,一直奔到嘴边。
        “咱今天别赶时间了,就路上边走边拍吧?我刚刚打电话问了布尔津客运站,早班车9点发车。等咱到布尔津,最早也九点半了。”北大海嘴上跟我商量,眼珠却被胡杨林拽着,脖子伸的老长。
        我也贪婪望着远处仙境,却没同意,误一天,后面行程全打乱。北大海临时起意来喀纳斯,本身并无计划,其他几人也没完整计划,所以没人反对我。看劝说无效,北大海嘟囔了几句,放弃了,继续望着窗外风景,直到车子开出老远。
        到达布尔津客运站已近10点,我和北大海确定直达禾木,一路小跑去买票,幸运地赶上了班车最后两个座位。小杨和无敌只好拼车去贾登峪,然后徒步至禾木,两个广东女孩提前定好了去白哈巴。班车行驶一半路程,众人已然被道路两边的层林尽染、美景如画所折服,隔着大巴玻璃咔嚓不停,还不断擦拭水汽,想留下更清晰的画面。我拍了几张,突然意识到,禾木村应该都是这样的景色,还是省点电,进村拍更漂亮的吧。后面几天,果然证实了我的英明,层林尽染随处可见,审美疲劳……
        车程四小时,驶入禾木村。入眼即是原木搭建原汁原味的图瓦人小木屋,错落有致;禾木河宛如玉带般,抚村而过;村边秋色醉人,牛羊在雪山环抱下慵懒吃睡,间或用一双双澄澈而无辜的大眼,好奇地打望着我们一波波游客;忽有牧羊人骑马潇洒而过,在白云草地间,扬起一首首古朴的曲调……

 图瓦人部落——禾木

禾木河抚村而过

村边秋色

小木屋

小木屋客栈

驴友驿站

禾木村民自家小木屋

禾木村旁白桦林

禾木“土著村民”

也是“土著村民” 

村旁树林

村旁树林

禾木

村头草地

扎营改住宿-小陶订的客栈

哈族小姑娘和她家的小羊 
        禾木在计划中是要看日落的,只是阳光太懒散,下午五六点钟就躲进云层休息了,我只好为第二天日出踩踩点,然后去逛村落。小陶在禾木提前订了床位,加班来不了,床位退不掉又没转让出去,于是我忍痛放弃了扎营。在客栈,结识了阿育哥,又与小杨汇合。此小变态的体力很让我佩服,即便如此,我也完全想象不到,他第二天居然走完了禾木-小黑湖-喀纳斯。在我提前查阅的资料中显示,此段路即便骑马也要一整天,还要看天气情况。
        当晚,三人在客栈里把酒言欢,享受着图瓦人的悠闲自得。酒,是阿育哥在喀纳斯遇到几个骑宝马摩托车的土豪送他的,阿育哥没说是不是土豪的小三送他的;下酒菜,是我乌市买的馕,还有干粮豆腐干。恰巧,阿育哥回程居然跟我和小杨重合,果真缘分不浅。顺带的,我们也敲定了后续几天彼此的行程及汇合时间。
        也是当晚,接到小陶的消息,这个重度贪玩的家伙准备第二天逃班。发消息时已经星夜启程,预计第二天半夜到,以便加入我后半段喀纳斯的行程。颇为感动。我也修改了我的行程,略去半路客栈的停留,加速赶路,方便提早汇合。
        还是当晚,小杨在客栈院子里扎营。凌晨三点,悄悄潜回我们的房间,说冻懵了,回来找衣服穿……活该这小变态挨冻,在四川还没出发时,我就警告过他喀纳斯夜间寒冷,他完全没当回事。
        次日,三人早早起床,因为阿育哥要赶早出发,骑马到小黑湖,然后徒步回来。小杨与阿育哥同行,借阿育哥马匹背负一段路程的行囊。天色尚黑,却看到观景台上灯光闪烁,想必资深摄影迷们已经架上三脚架抢占好位置了。禾木晨烟,是禾木的著名景色。作为一名伪摄影师,我自然不会放过。悄悄找了个山坡边不起眼的好位置,架上八爪鱼,连上手机,静静等待绝美景色的到来。阿育哥和小杨没我这么高的拍照热情,却买来几块热油饼递给我,温暖了整个身心。关于景色,我觉得有个形容词很合适:童话般。 

清晨的禾木,仍在沉睡,仿佛做着一个幽蓝的梦,恬静又温馨

当晨曦温柔地抚摸着禾木,炊烟袅袅升起,融入晨雾消失不见,禾木村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伸伸懒腰,醒过来了

禾木晨烟,看图欣赏

童话般的画面
         等不及晨曦乍现,马夫已来催促,阿育哥和小杨先行出发了。我则心满意足地欣赏完禾木最迷人的苏醒时分,直到阳光铺满大地,才背起行囊,准备徒步。然后,就意外地捡到了一个零徒步经验的妹子,突发奇想去徒步,与我搭伴。正是查查,一个心机小白痴。
        当一个相识仅一分钟的陌生人,把她手里贵重的单反交给我,说自己要个把小时后才回来。我瞬间觉得人生观有些颠覆,是我长得如此人畜无害?还是她很傻很天真?尽管这份人与人之间简单的信任足弥足珍贵,我还是委婉地提醒她不该如此草率。歪头思考了一下,查查记下了我的手机号,大概她觉得,这已经是很好的防范措施了,甚至她都没有拨打一下,确认我的手机号……我终究无法用实际行动教育她人心如何险恶,只好老老实实等了她近两个小时才一同出发。(后来,我和小陶曾一同郑重地教育查查,以后不可如此随便轻信他人,查查却一脸自得地说她识人有术。我很配合地,回应了她一脸鄙视。)
        这之后,就开始了我和查查长达十个小时,30KM+的徒步路程,一路边走边拍…… 

 等待查查,无聊闲拍

试玩查查的单反

试玩查查的单反

徒步起点-查查摄 

路边风景

远处藏在云里的雪山 

路边的牛
        徒步约5km左右,正与查查聊到无敌,不远处,徒步歇息的人群中传出了我的名字。定睛一看,可不就是无敌嘛。我与查查相视一笑:说曹操,曹操到!无敌一行人从半路客栈前往禾木,胜利在望;而我们将越过半路客栈直达贾登峪,路漫漫其修远兮。几分钟后,互相加油打气,各自启程。后续又遇到数波相向而行的队伍,听说我们要直达贾登峪,纷纷为我们鼓劲。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真好!
        前行不久,手机进入无信号区,好在马道清晰,也没有岔路,不担心迷路。阳光渐隐,天竟然开始下雨了。看了看刚刚还说不喜欢冲锋衣的查查,我不由笑了笑,取出自己的一次性雨衣,给她裹上,裹成粽子,像只怀孕的粽子。下午三点半,抵达半路客栈,算算时间,四个多小时15km+,也不算太慢,反正不赶时间。查查消灭了个桶装面,减负,然后继续赶路。 

光影交汇下的牧场

悠哉的马匹 

阳光时隐时现

徒步走过的马道

田园风光——查查摄

查查登场

小小桥

查查与奶牛

走过山间小溪

路边放哨白桦树

下雨了,裹成粽子的查查,怀孕的粽子

一路沿禾木河顺流而下,此时河水仍是碧绿

抵达半路客栈
        半路客栈附近,手机有了信号,收到小陶的汇报:火车晚点,汽车堵车……我安慰道:不急,我们徒步到贾登峪最早也八九点,如果太晚就在布尔津先住下。小陶答复,晚上一定赶去贾登峪,贵一点也要去。再次感动。徒步行程继续。一路走,一路拍,一路聊。穿过田园牧歌,越过丛林溪水;讨论着碧绿的禾木河,为何悄悄染成青蓝;取笑着查查半路客栈露天上厕所,光天化日耍流氓。聊着晚上的住宿安排,聊着喀纳斯大拐弯的美,就这样聊到了布拉勒汗桥。

过了半路客栈,顺蜿蜒的喀纳斯河逆流而上

翻过小坡,回望来路,已然近20km~

查查说,要拍全身照,要拍到大背包,要拍到挎包,要拍到手提大塑料袋,要证明是在徒步

喀纳斯河大拐弯,美轮美奂,河水已呈青蓝色

 遭遇偷拍——包旁边挂的馕,乌鲁木齐买的,背到喀纳斯,背回乌鲁木齐,直到回京,仍未吃完…… 

哈族牧民家,本想买鲜牛奶喝,结果只有奶茶

5元一碗的奶茶,喝半碗洒半碗……

抵达布拉勒汉木桥,离终点只差最后5公里——查查摄

布拉勒汉木桥下,喀纳斯河青蓝透亮 
        布拉勒汉桥距贾登峪5km,桥边提示,要翻一座1300米的高山。我并未在意,当时完全没料到,这最后5km,居然花了我们两个多小时,所耗体力完胜前面8小时25km+路程之和,不仅差点把我们累趴,还一直走到伸手不见五指(虽然也有走了一天的缘故)。翻山走过三分之二路程爬上一个陡坡时,我出了一身汗。歇脚时突然意识到,这一天除了早晨阿育哥送来的几块油饼,我居然途中忘了吃饭……难怪感觉自己出的是虚汗。赶紧狼吞虎咽了一些干粮,顺便解决了些查查拎了一路的奥利奥味道的红枣。查查说枣没洗,凑合吃吧,我拿了几颗一看,居然个个都带着些黑泥,简直无语。不过户外也没那么多讲究,用手蹭干净凑合吃了,味道还是蛮不错的。后来住进毡房子才知道,那黑黑的不是泥,是查查买的奥利奥,混在枣里成了泥……山中无信号,在我的带领下,最后1km险些走上岔道,幸亏遇到客栈老板括别大哥。
        当括别大哥邀请我们坐他的摩托去贾登峪时,查查说了句让我及其意外的话:“让我们自己走完这最后一段吧,走了十个小时马上到终点了,我想坚持到最后。”这跑过全马的姑娘,果真有股韧性!也许正是这种精神,支撑着她一直没掉队,甚至没喊累。看着她瘦小的背影,突然觉得那里住有一个高大的灵魂,比我还高!劝走括别大哥,我们继续爬坡,二十余分钟后登顶。当远远看到贾登峪城市的灯光,确定走出了山林时,一种胜利在望的喜悦弥漫全身,忍不住想奔走相告,可惜四下已经漆黑一片,只有我和查查同时伸展双臂,啊啊啊地喊着……(说来惭愧,一路上查查自己背着不轻的书包,手里还提着些吃的,我竟然没帮她分担一点。尤其最后5km,她估计是硬撑着没放弃。这还是第二天徒步逛三湾、爬观鱼台时,看着蔫了的查查,我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继续前行,需要下山坡。四下一片漆黑,靠着我的头灯探路,俩人小心翼翼地下山而行,却同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往哪儿走才能找到客栈?远远地,半山腰处亮着汽车远光灯,我决定带着查查去光源处看看,最不济也能打探一下消息。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行程,走过一片山坳,终于来到了车灯前。
        待得双眼适应了强光,蓦然发现,车旁等待我们的居然是括别大哥,和他帅气的弟弟木黑。看着他俩,忽然觉得他们如同航海人的灯塔一样,浑身散发着圣洁而温暖的光芒。括别大哥邀请我们去住他家的毡房子,三人一百元,这价格在贾登峪的旺季,好像已经低于地平线了。当是时,我对毡房子并没概念,更没想到,一个毡房子足以容纳十余人。资料显示,多人间床位费,100元/床位起步。这也直接导致我第二次放弃了扎营。括别大哥甚至跟他家人说,我们是徒步过来的,很辛苦,便宜些就好了。待人如此,我想,这就是真诚的涵义吧。
        进毡房子一看,我瞬间热血沸腾疲劳尽消。占空间一半多的大铺,铺满花毡;屋顶、四壁、帐幔,满是刺绣;墙上挂着一件件艺术品般的男女民族服装;门旁一只满含熊熊烈焰的炭炉,燃出了一派古朴又浓郁的哈萨克族民生风情……这不就是我心心念念了很久的原始蒙古包吗?我去!简直喜从天降!我最渴望的原汁原味的民族风情,突然就这么神奇地拥有了!立马跳上大床,来回蹦跶起来。我跟查查说,我一会要在床上打滚!查查鄙视了我一眼,可我看得出,她的兴奋不亚于我。当我把住宿照片发给小陶时,小陶立马发来语音,啊啊喊着:“牛叉!今晚不管多晚我都要过去!”当时已经晚上九点多,小陶还没到布尔津布尔津到贾登峪,车程三个小时。晚上拼车的人都难找,她却大喊:“多贵我都要去!”这家伙……已经癫狂了!我只能劝说,赶紧找伴,注意安全。(撰写此文时,突然想到,哈萨克族的房子,我为何以为是蒙古包?赶紧百度了一下,原来蒙古包和毡房子是有区别的:毡房子顶部偏圆锥形,蒙古包顶部偏圆弧形。请原谅我的无知,怪不得括别大哥一直说的都是毡房子。)

毡房子内景,相机广角不够,手机拍的太差,桌上又堆着我和查查的杂物,这照片简直太烂了,仔细慢慢看吧
        等待小陶汇合期间,我到括别大哥的毡房子里闲聊。木黑普通话太差,勉强听得懂,稍微复杂一点的就无法表达了,只会嘿嘿傻笑,一脸憨厚的样子,英俊的面庞杀伤力极强。(反正第二天早晨告别时,司机师傅催了半天,查查还在那儿跟木黑合影!)当晚,我跟括别大哥也敲定了第二天的早餐。一暖瓶奶茶(木黑说那是他们的咖啡),加上一大盘油饼子,总共60元,这价格,太亲民了!
        半夜十二点多,小陶终于赶到,带着两个拼车的小伙伴,每人120的车费,价格还算合理。我在毡房子外的路边迎接,打开头灯的闪光模式,远远为司机引路。司机到达时,却故意开过了一些,然后回头逗我:“小伙子要去哪儿,搭车吗?”没等我说话,他自己就哈哈笑起来,夸我用头灯闪光引路,太聪明了,隔着两公里外就看到了!我当然得意一笑,这么聪明的事情,从我聪明的脑袋里想出来,一点也不奇怪。还有更聪明的没跟他说呢,这三更半夜的,马路上只有他这一辆车,肯定是载着小陶他们,怎么可能骗得过我,还骗问我是否搭车!
        与小陶汇合,的确很兴奋,这丫头看着也很兴奋,只不过迅速爬进被窝呼呼睡着了。也难怪,头天下班立马星夜赶路,快马加鞭一天一夜多,终于跟我汇合,铁打的汉子都有点扛不住。 五人合住毡房子,括别大哥只是象征性地多要了50元。所有人都很疲惫,我则尽职尽责地做了会客栈小二,打水、取炭、烧火……然后也睡去了。
        这一觉睡得并不舒服,前半夜肩膀和脊椎骨疼痛的很,毕竟背着三四十斤的大包行走了一天。后半夜则冻醒了,其他人据说也都早早冻醒了……这个,虽然是我的错,但也不能完全怨我啊,我真不知道这煤炉一晚上用多少炭,如果知道,我当然会多加一点……大家都冻醒了,却都老老实实地赖在被窝不起床不吭声,继续眯着,一帮懒虫!我赖到八点,实在不舒服,第一个起床了,出门,然后第一个受到了刺激……
        毡房子外,一派银装素裹,突如其来的大雪把贾登峪打扮得美如待嫁姑娘,纯洁又素雅,迷得我不要不要的! 
        我出门闻了闻美人身上的气息,陶醉了几分钟,然后立马冲回毡房子,开灯大喊,外面下雪了!赶紧起床!太漂亮了!一众人噌的都爬起来了,估计早就冻得想起床了,只是外面比被窝还冷,哈哈。我则拿起相机,出去咔嚓咔嚓了!当括别大哥把早餐送来,查查只吃了一块油饼子喝了碗奶茶就跑出去继续拍照了,还抓我出去给她打义工。临行却抱怨,说没吃多少东西。这……这不是她自己为了拍照吗?我承认都是大雪惹的祸,那样的清晨太美雪景太迷蒙~

一夜大雪后的贾登峪 

括别大哥住的毡房子 

纯洁素雅的贾登峪

应我要求,木黑发来一张自拍照,哈哈 
        吃饭闲聊时,括别大哥说,他以为我和查查是情侣。等我比手画脚解释清楚我、查查、小陶,以及另外两个一同拼车小伙伴的关系后,木黑一脸纯洁地望着我,操着一口生硬的普通话,憨憨地笑着说,你很厉害!我哈哈大笑,感觉木黑实在可爱至极,虽然,他已经结婚三年了。饭后,括别大哥帮我们找了辆车,免费送到喀纳斯景区门口,尽管只有三公里,还是很感谢。景区门口可以微信扫码支付门票,无需排队。旁边,有个年轻美女引导,双颊微渗高原红,却更增添了她的漂亮清纯,在我们跟前异常热心地解释如何操作,第一步第二步……告诉我们可以领取微信返还的红包,乃至于跟我们一起竞猜谁返的红包更大,末了还不忘嘱咐我们可以兑换航班折扣。这样的热心程度,真不知道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友好,还是我们受到了特殊关照,恍惚如好朋友一般。糟糕,忘了拍照。
        一行五人进景区,上区间车,然后,喀纳斯就这么毫无保留地敞开胸怀拥抱我们,把她的美她的灵她的雍容华贵深深吻进我们脑海。小陶昨夜拼车的两个小伙伴,要去白哈巴,与我们行程不同,于是五人在游客中心合影后互道珍重而别。晚上住宿定在阿斯哈尔家,阔别大哥的一个远房亲戚,床位100元/人,价格也算合理。而我意志坚定地必须扎营,不为省下100元住宿费,只为对得起我三四千公里背过来的三四十斤重的装备!安置行李,吃过午饭,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三人火速直奔卧龙湾。卧龙湾和月亮湾,路边都有观景台,山坡下有徒步栈道,两湾之间相距3km左右。而我们三人打定主意要徒步游览,甚至抛开栈道,深入到喀纳斯河边探索独特的美景。也正因此,之后三四小时的游玩,注定将终生铭记,魂萦梦绕。
        天气多变,短短三四个小时,阳光、雨、冰雹、雪、仙雾……各种天气轮番上阵!忽而阳光穿透云层,远处日照金山神圣无边;忽而细雨淅沥,喀纳斯河俊美的涟漪伴奏着雨打落叶轻声相和;忽而小冰雹缠绵,珠帘荡漾拂过雪山掠过层林沙沙奏鸣;忽而大雪纷飞,微覆漫山遍野轻裹小溪游人一片圣洁祥和;忽而仙雾氤氲,半挂山腰惹得松桦娇羞小屋赧颜半遮面;忽而,太阳又出来了……

 区间车上,已看到景色迷人

 喀纳斯新村的小木屋

阿斯哈尔大哥家的毡房子

捣蛋的纳合江

 小陶和查查,我指导的动作,哈哈

卧龙湾,请原谅我滤镜忘了消水面反光,为了看清龙形,把图片调成这个渣样…… 

徒步游三湾—— 卧龙湾,下雨了

 徒步游三湾——雨停了

徒步游三湾——太阳出来了

徒步游三湾——阳光洒在层林上

好半天才看明白查查拍的是什么,好艺术的感觉,桦树皮

 徒步游三湾——天放晴了

 徒步游三湾——指导查查拍喀纳斯河水

徒步游三湾——又下雨了,擦不完雨点的镜头

 徒步游三湾——小冰雹来了

 徒步游三湾——小景醉人

徒步游三湾——远处措不及防的日照金山,惊艳了整个天地,大爱!我们的拍照欢呼引来一众游人一同惊叹拍照

徒步游三湾——雪刚停,雾未散,太阳又出来了

徒步游三湾——赶紧摆拍,背靠背!

 徒步游三湾——悟空的筋斗云,自己溜来喀纳斯

 徒步游三湾——这是月亮湾吗?抱歉,喀纳斯河水太惊艳,忘了月亮……
        一路边走边拍,三人已经玩嗨,不断探索各处美景。查查迷上学摄影,不过总觉得自己拍得不够好,隔一会就拉着我帮她拍景拍人;小陶说她自己拍的不好看,用眼欣赏就足够了,回头等我的照片,却也按捺不住时不时掏出手机咔嚓几下。我负责探路,寻觅各处拍照地点,兼顾指挥二人各种拍照动作。时间不觉流逝,3公里路程,我们居然玩了三四个小时,爬上月亮湾观景台,已接近五点。想着还要去观鱼台看日落,匆忙上了区间车赶路。
        观鱼台区间车120元/人,太坑,我们决定徒步。没多久,查查就疲态尽现,看来昨天的徒步,对她体力的消耗还是有点巨大。考虑到时间已经不早,三人商定了两辆野摩的,总价200元往返。然而,终究还是没赶上观鱼台日落,甚至当我们登顶时,观鱼亭都关门了……好在观鱼台风景还是很壮美的,倒也不虚此行。

嵌入山间的宝石,日落后的喀纳斯

天边微微可见的黄昏,提醒着我们,来迟了 

天边微微可见的黄昏,提醒着我们,来迟了 

 观鱼台背后,依然景色迷人 
        观鱼台归来,天又黑透了。回到客栈,三人饕餮了一份大盘鸡,弥补一天的辛苦。当晚探得消息,早七点有免费车直达神仙湾。预留些收帐篷时间,我把小陶手机闹钟定在了5点50(自己手机电量耗尽)。由于准备工作比较充分,喀纳斯夜间温度虽然低于-5℃,我并未觉得太冷,当然也没觉得多暖和。凌晨四点多,在一个奇怪的梦之后(居然梦到了我的正副部长),醒来了。拉开满是霜冻冰渣的帐门,看到满天繁星映照着喀纳斯村古朴的小木屋,忽然想拍照。可我相机在小陶和查查屋里,半夜敲门不合适,况且三脚架还丢在了去观鱼台的路上。手里小陶的oppo恰好有个专业模式,于是行动起来,搭配一只拖鞋,一只头灯,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心理美美地想着,我这也是用手机拍星空的大神,回头弄张牛叉照片,手机拍的,多拉风!心满意足地拍出了几十张dng原片后,又钻回睡袋躺了几分钟,暖了暖身子,起床了。(回京后,对着25.1M/张大小的dng原片,尝试各种解析,甚至专门下载安装了lightroom,最终发现宽容度太差,全是废片,只剩下蓝瘦,香菇!)
        洗漱时,阿斯哈尔大哥带来一则我们关心了很多天的消息:小黑湖失踪10多天的女孩,找到了,据说救活了。我和小陶、查查开玩笑说,这简直是荒野求生的大神级人物啊,以后可以为师指点他人了。然而仅仅一个小时后,剧情陡然反转,排队候车时,另一队与小黑湖女孩的妈妈同住一个客栈的户外朋友告知我们真相:小黑湖失踪的女孩早已没有生命气息,只是为了避免一直留在喀纳斯的女孩妈妈得到噩耗出现意外,所以先把女孩妈妈骗去医院后再告知真相。我们不禁唏嘘起来。这个结果虽然早在预料之中,但当真相摆在面前,还是觉得太过残酷。愿逝者安息吧~
        候车近一个小时,终于抵达神仙湾,同时再次与小杨汇合。时间尚早,不见神仙不见湾。边玩边拍又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迎来了神仙湾最美的时刻。神仙湾的景色,同样有个词很很应景:梦幻。 
图片

 大清早起床等车,无聊的三人凹起了造型

时辰尚早,不见神仙不见湾的神仙湾

 蓝天白云下,雾海沉浮,人间仙境,当仁不让

返回布尔津途中,一片林海雪原,天上的云吃的太胖,掉落人间……
        至此,五人小分队集结完毕,共赴北屯市,乘夜间火车回乌鲁木齐。火车发车前,我跟小陶抓紧时间去市里溜达了一圈。我原计划是想来份哈密瓜搭配乌苏啤酒和格瓦斯,吃到饱,然后顺带采购点民族特色商品。无奈时间太仓促,民族特色商品没找到,连累的哈密瓜、大乌苏、格瓦斯,全部泡汤。倒是吃了顿新疆丸子汤,汤鲜肉足,意外之喜。(回京的火车上,对哈密瓜仍然耿耿于怀的我,在哈密站停靠时,采购了哈密瓜,并在当晚直接当饭吃解决掉一个,终于略微弥补了我哈密瓜吃到饱的心愿。至于因此回京后喉咙肿痛,至今仍在吃消炎药,我就不多说了。)次日上午,小陶带着大小杨,领略了新疆特色美食——烤包子。2元一个,羊肉份量足得仿佛不要钱。对此,我和小杨都赞不绝口,直呼过瘾。贪吃的我,不仅烫坏了口腔粘膜,还胀到午餐毫无食欲……这个也不细说了。然后就是乌市赫赫有名的大巴扎,以及从当地人口中得知的批发市场月明楼。
        终于,踏上各自回程的火车,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及至回京,恍惚经历了一场梦,梦中都是亲切和善的笑容,都是兄弟姐妹之情。然而真实城市的味道,却是如此冰冷。近在咫尺的人,冷漠远如天边。一种难言的失落感,袭遍全身。我知道,钢筋混凝土包围的城市,一切在所难免。无法强求人人敞开心怀,唯有时时拂拭自己早已蒙尘的心灵,保持那份人之初的纯真。
        喀纳斯已远,记忆仍在;热爱户外,满载下一次期待!小伙伴们,有缘再见!
        或许,诗和田野,不应只属于远方。

北屯火车站留不下我们的足迹,我们却记住了彼此的身影 
 
番外篇:
part1:充电
        去往乌市火车上,老爷机用电量告急跟我倚老卖老。抢不到充电口,又舍不得用充电宝(后续多天难以充电),我眼珠一转,歪脑筋打到列车员身上,清一色的小姑娘。列车靠站时,站台10元钱买了一包大枣,抓了一把,堂而皇之找列车员聊天去了。一顿搭讪神侃,却得知,她们手机上车就被没收,充电也根本不允许。瀑布汗。好吧!硬是分了些大枣给列车员,最后,竟打动她冒着违规风险,用窗帘和抽屉掩饰,帮我充了一两个小时的电。实在感激,贿赂成功!更意外的是,晚上她还送了我一套她们的工作餐(一盒米饭,一盒土豆炖鸡肉),说是感谢我的大枣。尤其是,味道居然比我中午买的30元一盒的车餐好吃!(摸着良心保证,实在是因为中午的米饭夹生,素菜无味,绝不是心理因素!)
        当然,这也成为小陶后来打趣我的料点,说那女孩看你帅,想搭讪。我乐得相信这个解释,只可惜,我与列车员并未互留联系方式。
part2:徒搭
        其实一直羡慕徒搭。乌市换乘间隙,出车站买馕,居然遇到好心大姐,江苏人,跟小军一个省的人,愿意载我过去,用她的电动三轮车。我是超级开心,虽然不是我主动想搭车,但结果一样,反正蹭到了免费车。嘴上跟大姐闲聊着,脑袋里想着电影里徒搭别人皮卡,躺在皮卡后箱嘴里叼着茅草的桥段,心里美滋滋的。我这三轮车,也是有后箱的!乃至买馕时,幸福都得到了延续,陌生的本地小美女送了一小串葡萄给我。当我提出拍照,或者合影时,看着小美女匆忙躲闪,害羞通红的脸庞,似乎感觉自己得到了新生。
part3:遗失
        虽然知道新疆安检严格,我还是带上了自己好几十大洋买的高级折叠刀,想着刃长刃口弧度都满足要求,无所谓。最终,还是没能扛住乌鲁木齐站不到50米距离设下的连续三道安检,倒在了最后一道安检手中,又是一美女!我解释着刃长、刃口弧度的资料,美女一口咬定,我的折叠刀带自锁,属于管制刀具,说按规定直接没收。对我呢,则又是查条款,又是说抱歉。好吧,这一个看脸的时代,我终究没任何脾气地被没收了心爱的小刀。后续在爬观鱼台时,又不慎丢失了我的八爪鱼。嗯,都是小财,失就失了吧。
part4:肠胃炎
        回京火车上,认识了骚浪贱的阿毛一行人,14天徒步新疆游,仅小黑湖一天住宿。有钱有闲真羡慕。阿毛游记中有个梗,禾木村30元买了狐狸尾巴(真假不论),后续一行人抢着挂在自己包上,轮流挂,然后轮流挂(肠胃炎)。阿毛说狐狸尾巴一定骚气太重,挂在包上没几天,必定中招肠胃炎。火车上中招的是他们队伍中的九一,很浪,肠胃炎时蔫地不吃不喝异常乖巧。梗中更奇葩的是,他们出发捡了个没任何徒步经验的妹子,妹子带了款泰国产的中药××肠丸,神药,神的是几乎每个人都吃了,因为肠胃炎;神的是,没任何经验的人带的,给老驴用……想想我出行几天,因为犯懒不想带药,居然安然无事,果然还算强健。
part5:安检
        北屯前往布尔津,途径一安检站,每人都要拿着身份证对着摄像头去刷机。我的身份证验了好几秒,愣是没通过。后面一本地姑娘说,笑一下!我咧了咧嘴,居然通过了。这好神奇!我身份证照片也没笑啊,这莫非是让我们来新疆玩的,一定要带上笑脸吗?嗯,反正笑一笑更好,真诚待人,你好我好大家好!
part6:运气
        前往乌市的火车上,对面卧铺有一乌市本地人,帮我查阿勒泰地区天气,2号、3号、4号、5号,预报全是雨,他问我干嘛去。我无奈答复,火车票提前俩月就订好了,现在人都拉进新疆了,总不能马上回去吧?尚未见雨,内心已经凉了好多~
        游玩喀纳斯时,的确下雨了,不过并未影响行程,而且有幸见证了了短时间各类天气轮番上阵的大片现场。甚至因为这样的天气预报,导致喀纳斯今年的黄金时间完全没有人流如潮,让我们得以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下,静静感悟这片人间净土。要知道,去年同一时间,喀纳斯人满为患,去往景区的公路上,堵车8小时,景区一床位难求。而我们,何其幸哉!
        再对比一下前几天听到天气预报的失落心情,感慨良多。世事无常,祸福相依,且行且坦然。
        (完)

本篇游记共含12895个文字,8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0-21 10:41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2016-10-21 11:26

引用 逃之夭夭小陶 的图片:

咸的还是甜的呀?

2016-10-21 11:45

引用 丸子 发表于 2016-10-21 11:45:18 的回复:

咸的还是甜的呀?

回复丸子:咸的亚配他们做的饼子吃还蛮不错的

2016-10-21 13: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引用 逃之夭夭小陶 的图片:

2016-10-22 08:14

引用 逃之夭夭小陶 发表于 2016-10-21 13:44:30 的回复:

咸的亚配他们做的饼子吃还蛮不错的

回复逃之夭夭小陶:嗯嗯,甜的我不喜欢

2016-10-23 11: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为楼主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游记点赞!佩服

2016-10-24 09:57

引用 可可和阿崔 发表于 2016-10-24 09:57:39 的回复:

为楼主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游记点赞!佩服

回复可可和阿崔:是吧,我男神写的,我也觉得写的好。😊

2016-10-24 15: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逃之夭夭小陶 的图片:

这个村子的房顶看起来都像太阳能面板一样

2016-11-23 20:3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