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印象中东 之 犹太国奇迹

7
看海的人 LV.7
2016-10-20 22:00 126/2

(一)行程花费

Day 0   上海
Day 1   特拉维夫       雅法古城、包豪斯中心、特拉维夫港、拉宾广场
Day 2   特拉维夫       独立宣言大厅、犹太人博物馆
Day 3   耶路撒冷       哭墙、苦路
Day 4   约旦河西岸    拉马拉杰里科伯利恒
Day 5   耶路撒冷       圣殿山、锡安山
Day 6   提比里亚       加利利湖

(二) 随行笔记

Day 0 - 上海 阴

计划了很久,也期待了很久,但真到出发的时候,心情反而有些平静了。2016注定是艰难的一年,难在抉择。但也更坚定了以色列一行的决心,去找寻那在离散时期的勇气和信念,执着复国和文化复兴的决心,也希望以此来激励自己。为了避免迪拜转机的问题,最后还是决定背小包,只打包一小箱非必须品。
土航是欧洲排名第一的航空公司,果不其然,机上的膳食用具讲究,还有专门的餐盘。只是我的饮食习惯还不能完全适应西式的。本来以为有免费的机上wifi,后来发现经济舱还是要收费。无聊中看了两部电影。一部探讨生命中重要的元素 -- 假如猫消失,一部是印度数学奇才的传记 -- 无尽的数字。

Day 1 - 特拉维夫 晴

伊斯坦布尔匆匆转机,同乘的是一位台湾的研究员,Dr.魏。他这次是随团来考察以色列的IT产业发展状况。以色列中东的硅谷,可以说研发实力仅次于美国。闲聊中他提到前不久战胜韩国围棋李世石的AI 关键代码是一个台湾人写的,当然他也提到很羡慕大陆现在的一些互联网公司的现状。
过海关时被要求去办公室坐一会儿,以为是要请我喝咖啡,其实只是采个指纹罢了。换汇时又碰到台湾朋友提及此事,他们表示惊讶。因为他们并没有经历这个流程,也许是因为商务签,也许是因为他们的护照更硬吧。
今天是犹太教安息日sabbath day所有公共交通都停运了,只能从机场打的去市区,好歹车价是政府统一的。虽然特拉维夫自称是a city never sleep,但是这一天,整个城市真的仿佛沉睡了。平时热闹的Carmal 市场也看不到人影。

搁下行李动身去old jaffa,一个旧时的港口,本打算租自行车,但发现价格不便宜,步行也不过半小时。事实证明这个城市确实比我想象的小很多。城区内到处是涂鸦,几乎占领了每座墙,尽管涂鸦水准普遍不高。甚至连拉宾广场的雕塑上,都有孩童的幼稚涂鸦,这在中国简直无法想象。不知道这项艺术是何时开始在这里流行起来的,耳边偶尔传来十几年前的美国rap歌曲,尽管美国一直都是以色列的最亲密盟友,不过在文化上却没有同步,街上连kfc 麦当劳也不见踪影,这个也许和犹太教的饮食习惯有关。
路过Neve Tsedek时(一个早期犹太定居点),一个犹太大叔亲切地与我打招呼闲聊,还教会我说“你好”,用希伯来语。事实上以色列人给我的感觉是友好的,不止一次有人向我点头微笑。
包豪斯街区的风格特点在于房屋转角用圆弧处理,转角阳台,外墙白色或混凝土色,是德国移民带来的,现仅存于此,是世界遗产。其实我并不觉得有多美观,按这逻辑中国的民居都能申遗了。窗上有时飘动着破旧的以色列国旗,仿佛暗示着复国主义精神的衰亡。
特拉维夫的海滩让人感动。并不是因为地中海有多美,海滩沙子有多细。而是因为我看到人们带着小狗一起在海边嬉闹的场景,充满欢乐。日落了,天空又开始变换色彩。暗红,橘红,浅黄,一丝草绿,淡蓝,湛蓝。日落也标志着安息日的结束,城市终于开始慢慢苏醒。

Day 2 - 特拉维夫 晴

独立宣言会堂离住处很近,步行几分钟。大厅不大,保留着当时的情景。讲解员绘声绘色地讲述如何在沙漠里建立定居点,如何从也门如显神迹般地搭救犹太人,又如何在强敌环伺的时候宣布建国。这里应该是最能感受犹太复国主义的地方了吧。来参观的是一批美国人,老人居多。而美国则是以色列的最重要的支持者和伙伴。最后播放了一段当时的录音,讲解员还带领大家哼唱以色列的国歌。

大流散博物馆在特拉维夫大学里,主要介绍被灭国后,犹太人在世界不同地方继续生活的历史。也提及了河南开封的一支。博物馆里最让我感兴趣的倒是关于现存世界各地的犹太社团的不同宗教仪式。有的拄着拐杖诵经,有得则拿着颗大葱似的植物诵经。仅在以色列当地,不同教派就有着鲜明的不同,十分有趣。
今天在邮局换了些本币顺便买了些邮票,汇率其实和机场一样,机场会额外扣除些所谓CM的费用。门口的大叔说街边的店更划算,因为没有税。
晚上又路过Carmel市场,热闹的景象于昨天仿佛两个世界。

Day 3 - 耶路撒冷 晴

耶路撒冷的交通很便利,在这里正统犹太教的人随处可见,明显可以感觉到这里是犹太教的中心。
西墙是第二圣殿的遗址,犹太人在这里哭泣、忏悔他们未能保卫战住他们的家园。这里是犹太教唯一留存下的古代遗迹,可以想象中东战争中重新夺回了西墙,对整个民族意义有多大。有两个年轻的士兵请我帮他们照相,我也顺便跟他们合了影。原来他们是趁执勤休息的间隔过来的。按照犹太教传统,一天要礼拜三次

正巧有一个家庭在那里为男孩举行成人礼。先是由主持人诵读托拉,声音时而婉转,时而高亢,犹如在歌唱。而后他们为孩子绑上经匣,从前额到手臂,黑带缠绕,披上传统的白巾。被引领到安放律法经筒的石室,取出托拉回到仪礼桌前。主持人这次开始诵读取出的托拉,毅然忘我地沉浸在经文的世界中。随后就是由男孩自己诵读托拉,接受父母的祝福。突然有人抓起一把糖砸了过来,又是一把。孩子们迅速地围拢过来哄抢散落在地上的糖果。一个长者递给我一粒糖,问我知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我说大致明白。他笑着说,这个孩子16岁了,今天开始他就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了。接着主持人合上托拉,高举起经筒,让所有人抚摸亲吻。再由刚成年的男子抱着经筒亲自放回石室中。和其他人一样,他站到在西墙前,祷告忏悔。最后整个家族聚集到外广场上,为这重要的日子留念合影。
按犹太教的传统,男女在西墙忏悔是隔开的,所以家族里的女性只能隔着栅栏观看这个仪式,所幸栅栏不高,不妨碍她们分享这一喜悦。中国自古也有成人礼,但是现在已经淡化了,现在觉得其实这种仪式还是蛮重要的,可以让小孩铭记自己身份的转变,更加自律自立。后来跟一个新西兰犹太人聊到此事,他说在新西兰他们也有,只是形式不同。毕竟他们没有西墙。

在西墙逗留了太久,圣殿山也关了。只能在老城打转转,最后沿着苦路,跟着一群修道士去摸索耶稣的足迹。耶路撒冷的很多街道英文名、希伯来文名、阿拉伯文名都不同,唯有这条路的名字在三种语言中都叫Via Dolorosa。可惜我毕竟不是基督徒。

Day 4 - 约旦河西岸 晴

昨天在旅社报了个约旦河西岸一日游,早上集合,团里有来自各国的朋友,德国新西兰英国巴西美国韩国,可以说是联合国部队了。西岸的第一站是约旦河,耶稣洗礼的地方,国境线就是河中央。河道不宽,有外国友人下水体验了一番。虔诚的人会毫不犹豫的走下水去,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印度人会毫不犹豫地走下那我们看来肮脏无比的印度河。
第二站是Jericho,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1万多年的历史),也是最低于海平面的城市。先知Elisha在这里显示神迹,绕城七圈使城墙坍塌,并使这里的泉水变得可以直接饮用。而我更感兴趣的是这里的特产,lady finger banana。

第三站是ramallah,这里已经飘扬着巴勒斯坦的旗帜,巴勒斯坦士兵守卫着这里的人民。导游带着我们穿梭在街头,领略了集市的魅力。车上导游一直谈论着阻碍和平进程的是某些政府,甚至和平组织。巴以的人们都是期望和平的,宗教冲突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大。极端派是少数。同时也八卦了阿拉法特被毒杀的事情,尽管当局一直予以否认。
最后一站是Bethlehem,圣诞教堂正在整修,里面搭满了脚手架。主要工程包括将屋顶拆除,替换腐坏的部件,并加盖防水层。在桁架中插入钢筋等。地下室是耶稣降生的神圣的地方,人们依依合影留念。然后更吸引我的是巴以隔离墙。墙比我想象的高,墙上布满了呼吁和平的涂鸦。最有名的是Banksy的作品,以前看过一部关于他的记录片,即便是纪录片中他也没有露脸。那时他还被政府追捕,而现在已经有人花重金专门收藏他的作品了。曾几何时,犹太人被迫生活在隔都里,而面对巴勒斯坦问题,他们也选择了相同的方式。也许从另一面,这也默许了巴勒斯坦的独立。

导游说要带我们体验下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就把我们带到了一家水烟店,来都来了,那就抽几口吧。
晚上和室友去享用了特大号的Asada,薯条真的吃撑了。

Day 5 - 耶路撒冷 晴

清晨赶往圣殿山,路过西墙,忏悔的犹太人比前日多了不少,聚集在那里,男女老幼,好像在上早课。
通过木栈道上山,过了安检,穿过大门,眼前瞬间开阔了。圆石清真寺似一颗硕大的珠宝嵌在地上。阳光映照下,金顶比太阳更耀眼,马赛克外墙比天空更深邃。 哈里发奥马尔为了削弱南部对立者的宗教影响力,在北部耶路撒冷,穆罕默德夜行的地方兴建了这座清真寺。体量现在看似不大,但在当时无疑是雄伟壮观的。1995年时约旦国王侯赛因又给寺顶镀了金。可惜的是伊斯兰博物馆下午才开放,这次只能铩羽而归了。1980年约旦申报耶路撒冷为世界遗产,而有趣的是当时以色列实际占有该地。

下了山从狮门出,远远望了眼橄榄山和山上的墓地,决定给自己再留个念想。
锡安山就在老城西南角,那里是大卫王的墓,参观的时候和西墙一样男女分开,有犹太教徒在墓前诵经。而楼上是传说中的最后晚餐发生的地方,只是硕大的空屋,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难体会基督徒的那种心境。绕回到锡安门,看到城墙上坑坑洼洼,布满了弹痕,不知是哪场战役留下的痕迹。
以色列博物馆和死海古卷博物馆在新城区西侧,也许是担心接下来的行程,没法静下心仔细地浏览。最后还是匆忙赶回旅舍取了行李出发去海法

Day 6 - 提比里亚 晴

思量了一晚决定放弃海法,直接去Tiberia。希望在以色列度过悠闲的最后一天。看攻略说是加利利海徒步一圈的话要一天,心想那骑车的话应该几小时就可以了。后来发现并非这样,上下坡且不说,光逆风就够受了。2个多小时才骑了1/5,果断放弃。
与小伙伴汇合,在海边喝着啤酒吹着海风。海面偶尔驶过一艘木船,好似方舟。岸边有人铺开毯子,躺着抽水烟。在以色列的最后一顿晚餐是汉堡,和第一顿一样,算是有始有终吧。

(三) 其他

以色列的消费偏贵。也许因为水资源缺乏,这里的水特别昂贵,一般的汉堡套餐也有40Shekel
市内公交一般6NIS,建议买公交卡。海法公交是先买票后上车,没人查票全凭良心。
说到当地的货币,一开始有些疑惑,因为同样单位面额,字母拼法却不同。后来才明白Shekels 是英文复词,Shaqalim 是希伯来文,其实是一样的。

推荐书籍:《耶路撒冷三千年》、《以色列史》
邮政: 7NIS
更多照片: http://photo.163.com/akaachea/train/57573001

补:离开不久就听闻耶路撒冷又发生哈马斯的恐怖袭击。在以色列街头经常看到实枪核弹的士兵,看来这貌似平静的氛围下,还是暗流涌动着。巴勒斯坦问题远未解决。曾一个以色列青年闲聊,他很推崇新加坡模式,但是新加坡并没有宗教问题,民族问题也可基本忽略。要在伊斯兰国家的包围中求得生存,唯有自强和外援。自强的途径就是教育,以色列平均教育水平全球第二,700万人口,建国(1948)至今诞生10位诺贝尔奖得主,不得不让人佩服。

本篇游记共含4473个文字,1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这样的旅行,挺有意义!

2016-10-21 16:02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2016-10-24 10: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