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宁夏,水洞沟,匆匆之我见。

有话先说

本游记未经作者允许不得转载哟。各位看官请自律。

旅程开始

       长河落日圆,借用一句叫人联想起西北大漠苍茫荒凉的古诗和随手拍下的一张落日下的黄河,讲一讲匆匆一见便手痒留文的四小时时光。
       行程并非我预先计划,而是匆忙之下拿出各种旅行APP查攻略粗粗筛选下才决定前往游览的。然而去过才知道,此行不虚。
        游记的起点,如题如头图,宁夏灵武,水洞沟。距离银川市中心约35公里,国家5A级风景区,国家地质公园。

        我,生于江南,长于江南,所往之处也多是南方。习惯了桃红柳绿,再见到黄土高原上的西北都市,哪怕是以“塞上江南”著称的银川,比之南方的水润盈泽,距离感还是相当强烈的。而城市的周围围绕的大多是沙山、黄土,风来便是尘沙漫漫,所以远远望去总觉得有一种朦朦笼罩。
      
       

         抵达银川时恰逢一场秋雨,骤然的降温猝不及防。当地已着大衣羽绒服,而我依从来时所查天气预报只着五分袖的衬衫、七八分长的牛仔裤和单鞋。此时的江南还徘徊在入秋的门槛外,与夏末尚未脱离,温度仍会时常攀上三十左右,而银川却仿佛直奔冬日而去。虽然听闻西北昼夜温差大,为防万一还是带上了长袖的外套,却不想赶上一波冷空气来袭,随身衣物着实不能将我包裹住不受四度低温的侵袭,只好窝在酒店尽量不出门。同伴建议,要不买件厚外套挡个风吧,朋友圈更是有人指点我去买上特产的羊皮袄子羊绒织衫。谁知那冷空气来的突然,走的也快,丝毫没有留恋,买来御寒的暖宝宝也终究还是没派上用场。
         

        去往水洞沟的一早,天气预报显示当地白天气温最高会有26度。日破云层直射而下,空气中涌动的是热流,估摸着中袖衬衫足矣。于是带上必备之物,做好防晒护肤,整装出发。
         滴滴喊来了专车,直上往河东机场方向的青银高速即可,一路有指示牌,相当醒目,很是方便。
        到达景区是在十点左右,可门前却有些冷清,若不是导航提醒目的地已达,我都未曾注意到公路边那一片不起眼的开阔地就是我将要游览的起点。真如先前所了解的那样,水洞沟并非热门景点,与镇北堡西部影城、西夏王陵的受追捧度不可同比。
         立于景区大门下,黄土垒起的巨型人面和古文石雕仿佛提醒着来人即将要踏入的是一片原始部落。而背后的天色蓝的清澈蓝的澄净,于是打开镜头,趁着人少赶紧将这幅色彩相融的画面收入。

         水洞沟景区主要是该地考古挖掘出的遗址,距今三万年左右,属旧石器时代。游览的第一步便是入口左手处为此建造的一座博物馆。

         博物馆不大,考古文物展示以及遗址体验。到时正好赶上半点,于是也没顾得上看文物就顺着工作人员的指引去了体验馆。随后又一不小心走出了博物馆,未见到文物展示,稍留遗憾。
         所谓体验,其实是将水洞沟文明的来历以一种类似4d电影的方式做了全面的介绍,将彼时水洞沟人如何繁衍生息做了阐述,而山洪、火灾、地震等体验又将这一文明如何遭到毁灭进行了模拟,使聆听者身临其境。时长约10分钟左右。
        

         人类的迁徙自非洲大陆开始,经过长途跋涉,去往地球的各个角落寻找适合生存的地方。
        在印象中,黄河流域的半坡文化和长江流域的河姆渡文化一直是教科书上介绍的中华文明的摇篮。按照之前人类遗迹的发现,在中国乃至亚洲并未有旧石器时代驻留的痕迹,所以水洞沟遗址的发掘自然让世界承认华夏文明远比想象中的要早很多。
         远古人对水洞沟的选择,使得水洞沟文明在浩瀚的世界历史长河中出现,做为三万多年后的中国人对脚下的这片古老大地油然而生出一种尊敬,还有一种能与世界比肩的自豪感。

         有了游览背景的铺垫,会让自己带上一颗想探索了解更多的心。
         张三的店,是根据水洞沟村村民回忆复建的旧址民舍。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发现水洞沟文化的两位外国古生物学家学者,以及后来中国考古学家在发现及发掘此地期间就暂时寄住于此。而张三并非真叫张三,只因姓张行三。
         按景点简介的说法,也许当年不经意在此地发现动物头骨化石的比利时传教士也没有想到,他其实是发现了一个沉寂无人知晓的史前文明,后人正是遵循了他的足迹才有了惊人的发现。

         水洞沟村在被发现前一直有人居住,平房土屋还有地穴。地穴是较早的建筑,原始人居住的主要场所,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和爱斯基摩人的冰屋异曲同工。也有全部建在地下的,顶部筑有天窗,冬暖夏凉,也可称地窖式住屋。这样的居住样式一直被沿用到近代。

         往北面,从水洞沟村坐观光车去往下一程,明长城灵武段遗址。这个景点紧挨着水洞沟发掘遗址,是景区的另一大看点。
         灵武,古称灵州,设县始于西汉。自古便是汉族抗击外族入侵的防线和战场,如匈奴人、鞑靼人、瓦剌人。而在汉朝之前,宁夏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也饱受如义渠人等少数民族的骚扰。
         说到义渠,是不是有那么点熟悉?《芈月传》中有一部分情节说的就是秦宣太后与义渠王的故事。
         而回程之后我又查阅了有关资料,才知道原来灵武的历史那么丰富多彩,是个人文与自然共存的所在。甚至也有说灵武才是“塞上江南”。

         遥望黄泥筑就的烽火台,一队骆驼沿着城墙缓缓向东而行,声声驼铃押着前行的节奏。
         五六百年前,这里城墙高耸,工事磅礴,是明朝边关将士抵御外族入侵的屏障,是男儿保戍家国马革裹尸的战场,是响彻兵戈铿锵的兵家必夺之地。只是曾经的铁甲铮铮已经湮灭在历史变迁里,而如今我们能看到的这段长城如巨龙伏地沉睡,面目已非,再无当年的雄壮气势。
         
         

         登上光秃秃的墙垣,举目远眺,残土破石,四周荒芜,即使明日高挂,仍然难掩苍凉。也许这就是大自然为西北之地定下的属性。
         意外的是,我在观景台上居然看到了界碑。听人说这段古长城的北面就是内蒙古鄂尔多斯,不知道我一不小心有没有跨界呢?
         

         明长城遗址附近树有一块石碑,碑上是毛泽东所做《清平乐·六盘山》中的名句:不到长城非好汉。
         当年长征,毛泽东路过宁夏,并在当地与围剿红军的追兵周旋,斩关夺隘,最后顺利取道进入陕北与其他方面红军汇合,完成了长征壮举。诗里所提到的长城正是宁夏境内的古长城。

        从明长城下来,按照推荐的游览顺序还是回到水洞沟发掘遗址。由芦花谷进入考古发掘地,近距离的一探旧石器时代留下的遗迹。

         水洞沟考古遗址占地还是较大的,基本遍布芦花谷两侧。据说先后经历了六次发掘,而最近的一次就在两年前。可惜对此实在没有研究,对照着说明介绍的土层、剖面云云,还是一片茫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才是正确的。

         远古时期的水洞沟是被大自然优待厚爱的,而现今的水洞沟则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貌。
         连绵空旷的沙地,自由生长的生命,除了蒲公英、枸杞、胡杨、白杨,都是些我不知名的存在。它们无言的承受着天地的给予,倔强地在西北恶劣的环境下轮回一季又一季。
         我们总是不吝赞美之词说出对大江南北景色的喜爱,却总是用苍茫荒凉来形容对西北黄土的认识。

         芦花谷的终点在一座大坝下,三条大道殊途同归,牛车、步道、骆驼都在此转入红山湖。

         旅途中会遇到很多凉棚,可以停下歇息,毕竟行走在太阳底下暴晒过后还是需要补给的。很意外的是,在一色常见的吃食之外,居然会有银川市区迎宾楼的五仁冰棍,味道赞的哟。价格也不贵,5元一根。当然,还有10元一瓶的老酸奶,不过味道就稍次了。

         红山湖的出现一下子就将人从粗犷的画风中拉入柔美,湖边柳树依依,蒲草如丝,仿古游船泊在岸边,忽略置身的是塞外荒原,会有回归江南的错觉,连温度都降下几许。
         此湖源头来自灵武当地清水营,而清水营的地下泉水流经水洞沟本是去向黄河的。后来此地居民为了蓄水灌溉,拦水筑坝。而开发水洞沟时将原有的低坝改造加固加高,形成了现在所看到的一道新坝。因地处红山,故名红山湖。湖里遍布芦苇和其他水生植物,还有野鸭嬉戏,在阳光下水波潋滟,确实风景不错。
        而美好的地方自然也有一段传说。相传秦始皇在清水营取土夯筑长城的时候,掘到了一口泉眼,因怕触怒龙王,把长城筑在了泉水流淌的两侧,所以此段长城也称水岸长城。而历朝历代在水洞沟就地取材对长城不停的修筑,又形成了大峡谷。到了明代,驻守边关的将士利用峡谷峭壁开凿了藏兵洞抵御外敌。顾名思义,一个有水有洞的峡谷,就被取名叫做了水洞沟。 

         离开此段水路,按照门票所含交通工具,去往大峡谷有陆路和水路可供选择。我选择了坐骡车,放弃了乘竹筏。
         小风吹来驱散开蒸腾而起的热度,我坐在骡车上一面听着赶车人哼唱着陕北民歌“花儿”,一面舒展开双脚想松弛一下一路走来的疲乏,外加赏着四野风光,并未注意到裸露在外的脚踝和脚背已经蒙上了薄薄的一层沙土。待我无意间挠痒才发现,指甲缝里全是黄泥灰,更别提我一双鞋子上积下了多少浮土了。

         越接近藏兵洞以及红山堡这些明长城边塞防御体系的重要架构,雅丹地貌就更加明显。我坐在骆驼车上,走过魔鬼城,走过大峡谷,望着被风沙侵蚀的断崖残壁,除了感觉到荒谷土林的雄浑,还有一种“念天地之悠悠”的苍凉感。
         

         藏兵洞修建在峡谷两侧的悬崖断壁中,是我国现存唯一完整的古代长城立体防御工事。洞内上下相连,四通八达,收尾相护,迂回隐匿,根据战事需要还有不同的功能区分,是一座庞大的地下兵城。
         参观路线分为了两部分,先参观的是粮仓,后才是屯兵处。如果没有人带路,黑暗的通道,不时的上下爬坡,忽而出现的岔路口,迷路简直轻而易举。
         也许正是峡谷地貌的诡异,易守难攻,敌方有来无回,不敢轻易来范,除了洞内各种防范机关陷阱得以保存外,连当时的粮食、武器、文房四宝等古物,都几乎保存完好,令人赞叹古人对于选择此处作为军事堡垒的智慧。

        藏兵洞的后面是仿古互市、马市,在当时就是边境商贸市场。边境的居民虽然被隔在了长城南北,但是依然保持通商,因此也颇为繁荣。

        从藏兵洞出来,其实游览路线已经接近尾声,剩下的红山堡其实是当时明朝驻守边军的住所地。由此出景点,接送游客去景区大门的柴油观光车已经静候一旁。

          我的游览线路基本按照景点先后顺序而来。随文插图会有略微调整,但不影响过程。要说存在的差错,可能会出现有些景点和景区官方的讲解有出入,毕竟我全靠自己的脑子来记录,难免有不完整的地方。
          另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欢和不喜欢,水洞沟在我的眼里是历史的痕迹,是文明的保留,而在别人的眼里也许只是一些土丘沙石,所以若是因看了这篇游记去到水洞沟一游却失望而归的,这也只是各花入各眼,不必吐槽我。

关于游览的若干事项

游览前的准备:
        夏秋游览必备之物包括遮阳伞、遮阳帽、防晒衣、墨镜、围巾、水,背包或可以装下衣物的包袋。最好是穿运动鞋、舒适的平底鞋。

游览中的事项:
1、关于门票。
         每年的4月到10月是游览旺季,景区的大门票好像是76元,囊括随意参观的博物馆展厅、古村落、芦花谷、明长城等区域。我是在网上订购的套票,130元,含景区除了骆驼、牛车的各种交通工具以及藏兵洞门票。个人建议还是购买套票比较方便,套票所含乘坐的交通工具路径是必经之路,也是行走最为方便之路,感觉还是很值得的。当然,如果有闲有时间,全程徒步也不是不可以,无非就是不走寻常路看不到大多数景点而已。
2、关于讲解。
         自由行不必担心没有导游陪伴,当地有工作人员或者志愿者在每段景点讲述景点故事,也可以关注景区的微信,听语音讲解。要是幸运些可以蹭别家的旅行团。而整个游览路线一般是不走回头路的,总游时在三至五小时,就看每个人的脚程以及游览细致度。
3、关于景区内的消费。
        景区里常见的吃食除了文里提到的冰棍、老酸奶,还有其他各式冷饮、饮料、小吃,花费都不算太大。而各种旅游纪念品的价值也不大。
        从明长城到红山湖码头可以自费骑骆驼,40元一人,距离在1.4公里左右,但是芦花谷内景将无法游览。而从芦花谷到红山湖有牛车,几乎与步行道平行,较步行道稍短些,30元一人,距离约1.3公里左右。如果愿意走路的话还是走走为好,野趣较浓。
         如果没有购买套票,按人头算,费用大致如下:博物馆体验厅20元;电瓶车10元;骡车或竹筏(二选一)20元;驼车20元;游船20元;藏兵洞30元。当然,景区内还会有些在我看来是为了增加趣味性而建的景点,如原始人生活体验、鸵鸟园喂食、鳄鱼馆、滑索等,收费在10到30元不等,属于可忽略性质。
         骡车驼车上如果需要赶车人唱曲助兴,标价是一首5元。个人觉得若是决定请人家唱了,就爽快的付资,若是不舍得花费,就不必动此念头。虽然有的赶车人会事先表明愿意唱上一唱,大家给付自愿,但好歹也是烈日下的辛苦钱,权当是给人家为你娱乐的小费罢了。

本篇游记共含5459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2016-10-22 13:26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2016-10-24 09: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