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走在高反边缘的追色苦旅 七藏沟徒步

  • 出发时间/2016-09-30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其它

多久没看过 远空的繁星
多久没听过 花开的声音
每天像时钟 转动个不停
流逝着时光 重复着生命
是否还记得 最初的约定
是否还怀念 错过的曾经
趁酒精还没 把青春耗尽
快点去寻找 丢失的梦境
就带着梦想去旅行
背包里只装着憧憬
比阳光纯净 比蝴蝶轻盈
走过的背影 是别人的风景
就带着梦想去旅行
心若有梦永远年轻
不管阴或晴 不问远和近
未来不确定 才更值得前进

缘起

两年前的三月跟团去了次九寨沟,虽然不是最美的季节,但已经被那里的美景吸引,计划着在某年的十月下旬再去一次,但汹涌的人流和可怜的年假无法让自己狠下心再次启程。

当年去九寨沟的半路去了牟尼沟,大巴车上下来就感觉到高海拔的威力,头比脚更重,需要扶着景区的木栏杆才能安全前行,觉得自己是个对高原反应敏感的游客。

今年端午节去了神农架,最高海拔3100多米,没有明显高反,有点小窃喜。回来后同去的队友邀请我去七藏沟,网上也搜了一下七藏沟的文章,原来就在去九寨沟的半路上,风景也不错,而且人少,于是算是在心底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很可惜,相邀的那个户外俱乐部该线路一直处于“核算中”的状态。倒是和另外一个户外俱乐部的领队闲聊时说起这个国庆节他带队七藏沟,真是无巧不成书呀。后来又看到其他网站上八月去七藏沟拍回来的照片,又顺便去那个俱乐部和他们的几位大咖聊了聊,然后心底的种子基本上快发芽了。

七藏沟集合地点在成都上海过去最经济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个人习惯是报名的同时把火车票也一起买了,所以放弃了便宜200元的早鸟价就等着火车票开售,没想到铁老大调图,9月初还没开售国庆的火车票,就算开售了估计也不一定买得到。不想再冒险了,飞吧。。。

计划行程

整个七藏沟行程是8天,因为10月8日和9日是周末,公司强制休年假,干脆买了9日的回程机票,打算在成都参加一个2天的当地短线。(队伍解散后的行程单独成文,请拨冗关注。)
D0:9月30日 请1天年假,成都集合
D1:10月1日 成都出发,到达松潘川主寺附近,入住客栈
D2:10月2日 从卡卡沟进入七藏沟,到达长海子露营地
D3:10月3日 离开长海子营地,到达鱼海子营地
D4:10月4日 从鱼海子营地去看红星海子,原路返回鱼海子营地
D5:10月5日 离开鱼海子营地出七藏沟,入住茂县客栈
D6:10月6日 离开茂县,回到成都,颁发《挑战证书》
D7:10月7日 队伍解散

演出开始了......

零:9月30日 上海 - 成都

一大早赶去机场,人不算多,但私人行李太多,大约超重3公斤,办登机牌的美女问下来我只有1个人后没有问我收超重费,好人呐。很顺利,提前两个小时就到了登机口,航班也没有延误的通知。飞机舱门关好了,到点了也没有起飞的迹象,广播通知说流量控制。百无聊赖,关掉的手机再打开。

延误了1小时之后终于起飞了,想必飞机也是有油门的,到达成都的时间只比预定的到达时间晚了15分钟。

成都双流机场出口指示牌不够醒目,接我的人让等在L2,原来是一个玻璃外形的通道的代号,还好及时问了机场工作人员。一路上还算畅通,一会儿就到了预定在洗面桥那里的宾馆。领队说晚上开碰头会,放下行李就在酒店附近溜达。

宾馆旁边的地铁站很干净,看上去很舒服。

附近的居民区

站在马路边上的女子是在等公交车吗?如果成都的女性都像她那样,那肯定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虽然是第二次来成都,但第一次是晚上来凌晨走,没时间逛。这次时间多,走得半径就大一些。
除了常见的公交车以外成都还有社区巴士,木架子外形很是惹眼。

边走边找出售气罐的户外用品店,问了好几家,终于在武侯祠大街那里找到了,这气罐后面功劳大着呢,暂且按下不表。在户外店里碰到了素未谋面的特地从东北过来参加活动的队友凉风,相见如故,结伴去看了看白天的锦里。上次来锦里看的是夜景,没有路灯的地方就往回走了,所以感觉白天的锦里更大些,抑或是实际上确实扩大了景区面积。

锦里一墙之隔就是武侯祠,还有一位四川历史人物刘湘的陵园。
再回到宾馆放好东西就出去觅食,晚餐时间到了。在宾馆旁边有家宜宾燃面,第一次听说燃面,看见人多就进去凑热闹,可以解决不会点菜的难题,别人桌上的看上去不错就依葫芦画瓢也来上一份

燃面和凉糕,味道都很不错,尤其是凉糕里的红糖水超有感觉,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它不输给现在的冰激凌或者蛋筒。
吃好晚饭集合开行前会,明天就离开成都

壹:10月1日 成都 - 松潘川主寺

成都 晴  | 松潘川主寺 晴
六点半退房,先和当地领队老表碰头。有人打包早餐想在大巴车上吃,司机说味道大让我们吃完再上车,不过他可能对烟味有较强的选择性气味免疫,后来行车途中他竟然边开车边吸烟,活脱脱一派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节奏。

出城比较顺利,又接上当地另外两名领队大雄和小武等人就开上了都汶高速。上了高速车速就降下来了,早上喝多水的队员下车小解后还可以小跑追上大巴。 

一路上高速服务区车满为患,入口处车子也排上了队,只能继续往前开。司机很为我们的钱袋子考虑,下了高速后有收费的私人洗手间也没停,后来在好几个队员上前了解距离洗手间的时间后终于停了下来。从7点左右上车到11点半,确实挺考验肾功能的。洗手间门口的收银员手里一沓纸币眉开眼笑地收着钱,超市的大音响里重复着著名景点九寨沟那里的物价有多贵,不遗余力地想激发起游客的购买欲。

可爱的司机师傅帮我们联系了一家餐厅,所有的菜都非常清淡,不知是不是标准的羌族餐,很适合我的口味,九寨缘,价格不贵,WIFI也很给力。(图片来源:LISA)

吃完继续上路,沿途好多中国中铁的成兰铁路的施工场地。经过松潘城不久,终于在下午4点半之前到达了当地马帮家。

虔诚的婆婆在诵经

还有懂事的哥哥带着弟弟玩。
刚吃午餐没几个小时,马帮家又请我们用餐,吃不下,然后一个人带上相机到村里转了转。

马帮的主人给我们每人一个印有化肥字样的带内衬塑料袋的编织袋,让我们明天早上把帐篷睡袋等路上不用的物资放进去交给马队,自己轻装背个小包就可以了。
没有像其他徒步队伍那样在七藏沟起点处(卡卡沟)扎营,我们入住了一家农家客栈。

客栈一楼是餐厅,肚子又饿了的几个人一起坐下来又点菜吃晚饭,好大一盆牦牛肉,其他都好,就是辣椒多了点。和以前吃的牛肉不一样,牦牛肉又嫩,牛筋少,而且不腥。(图片来源:LISA)

吃完回房间为明天进沟做准备,3300多米的海拔不是吃素的,弯腰低头蹲下再起来整理行李,几个回合下来脑袋已经开始发晕,感觉仍像是坐在行驶的大巴车上。

贰:10月2日 进沟 - 长海子露营地

川主寺卡卡沟 晴
早上气温大概在10°C左右,到马帮家吃了稀饭馒头后,司机把我们送到卡卡沟口,期待已久的七藏沟徒步即将开始。

大概8点半我们慢慢开始往前走了,走了没多久就看到和我们一样的徒友们停留在一路基上,打听下来是当地的居民要收过路过桥费,然后又听说已经打了110了。一会儿就看见一辆越野警车飞驰而来,然后大家顺顺利利地前行了,感谢警察蜀黍。一路上好几辆当地年轻居民驾驶的大排量摩托车超越我们的徒步队伍,不知是否要去前面继续设卡收费。

从一个斜坡上去,就爬上了一处坡地,视野立马开阔起来,一片红色,大家纷纷拍照。

没多久,驮着我们物资的马队叮叮铛铛从身旁经过。

大约11点半,路过一个牦牛牧场,一路上没有碰到收过路过桥费的了,继续往前正准备找个地方吃午餐,就碰到收长海子营地露营费的,每人50元,当地居民用树木设了一个关卡。

感觉不是很好,但也能理解。过了这关卡,我们就在小溪边停留吃午餐。正午的太阳很厉害,晒得后背要出汗,喝了许多水,埋下了隐患。

吃完继续上路,一路美景相伴。

也有一些户外朋友,背着所有的物资,佩服他们的体力和勇气。

阳光很强烈,气温大概超过20°C,路程很漫长,官方数据是16公里,很热,嘴巴很干,但摇摇水壶,水已经剩下不多,必须省着点喝,零食也不敢吃。马儿们也累了,在路边休息。

好多同行者在路边的阴凉处坐下来休息。

大概是下午4点钟的样子,我已经感觉到水的珍贵了。如果没吃东西还能坚持走,但没有水喝简直是寸步难行,而且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达营地,就只能小心翼翼地喝上一小口含在嘴里慢慢咽下去。然后又有海拔提升,太阳光的强烈照射,隐隐约约感觉到有点头晕和头疼,休息也越来越频繁。当马队经过的时候我们需要让路,有时候真希望有源源不断的马队经过,这样我就可以多休息上一段时间。恍惚间又坚持走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又戴着墨镜,感觉是睡觉的时间到了,找了一块石头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但不能睡,摘下墨镜,虽然阳光刺眼但不至于昏昏沉沉的起睡意,想睡又不能睡的滋味太难受,而且喝水还不敢喝个痛快。在两根登山杖的支撑下,趔趔趄趄地往前走,好几次脚踢到了路上凸起的石头。
忽然听到前面有人说什么“长海子”,抬头一看,真的是一片水域,墨绿色的静静的一大片水面在前方迎接我。在白色的山峰和黄绿间杂的树木衬托下,WOW,太漂亮了!

霎时间,睡意没了,也忘记了头疼和头晕,精神为之抖擞了起来。马队又经过了,他们说再走半小时左右就到营地了。经常徒步的人最爱问“还有多远?”这次我也不例外

果然再往前没走多远,远远地就看到有五颜六色的帐篷已经支起来了。迫不及待地打开水壶,一仰头来个底朝天,给我个痛快吧!哈哈,其实也没多少,没法痛快。

ALEX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旁,陪我走了一段说LISA已经到营地了,但信怡他们还在后面,要告诉他们一下营地怎么走。

其实接近营地的一段路含水量很足,很多地面流淌着小溪,不知算不算沼泽地。有好心人搬来石头垫在溪水中,大家就依次通过。

露营的地点就在马帮集中的地方,他们把编织袋从马背上卸下来清点好数量之后我们就可以去认领自己的袋子了。这时大约下午五点半,太阳被西边的高山一档,气温立马飞速下降,老表叮嘱大家快加衣服,高海拔是非常忌讳感冒的。

我一到营地就找水喝,来晚了,喝完了。然后厚着脸皮就去马帮那里找,有个简陋的木头房子里水还在烧,没开,舀了一勺,不想再喝第二勺了,嘴巴里没味道。后来我们的马帮负责人小马师傅说要喝马茶就去找一个白色的帐篷,那里有。跨过地上交错的帐篷防风绳,穿过尚未燃旺的柴火堆升腾起的青烟,终于找到那个帐篷,其实就是一个低矮的天幕,需要弯腰才能进入。老大爷蹲着从他的锅里一勺勺往我的保温壶中加水,看得见锅底有深色的茶叶,不忍心要灌满一壶,说了一声“谢谢,扎西德勒!”后决定自己也去烧吧,虽然烧不到100度,当地居民能喝,一会儿我也试试。

一会儿彭彭就来喊开饭了,营地餐是领队老表、大雄和小武操刀的,厨艺还真不错。米饭和汤都是用高压锅煮出来的,还有炒菜,感觉就像念书时的食堂一样欢乐,大家一窝蜂上去抢着盛饭夹菜,看来大家都没有高反,哈哈。在3800多米的海拔吃上一口热汤热饭热菜感觉非常舒服。

老表说今天第一晚睡在高原,头高脚低姿势可以减轻高反症状。所以找了一个稍微有点坡度的刚刚翻过土的地方搭帐篷(好多空地有马粪,有心理障碍,没法下地布)。

户外的营地通常都辟在附近有水源的较平坦的地方,长海子营地的水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戴着头灯穿过齐腰的灌木丛去打水。打好水回来竟然迷路了,回到自己的帐篷花了好长时间

烧水也有点坎坷,有一锅水快烧开了,一不留神竟然把锅打翻全洒了。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继续在寒冷的峡谷里烧水。有位队友高反不舒服,先给她倒了一壶热水和一个自制热水袋,最后用热水洗脸洗脚犒劳自己,真是一件很享受很美好的事,然后就钻睡袋了。

睡了有一会儿,彭彭在帐篷外面招呼说快出来看星星,非常漂亮。还有人在询问如何拍星星。确实是很想看星星,但是好累呀,今天肯定不止16公里呀,你们是强驴,我还是乖乖地睡觉吧,哈哈哈...

半夜里醒来几次,被动物发出的声音吵醒,辨不清到底是何种动物,还有咀嚼东西的声音,后来有人说是骡子,声音离我的帐篷很近,我都有点担心会不会攻击我的帐篷。不过担心也没用,不可能半夜搬家,再说马帮和领队都没有说类似的注意事项,想多了也是没用,继续睡我的觉。

叁:10月3日 翻垭口到鱼海子营地

一夜太平无事,起来发现外帐内侧都结冰了,还好睡袋温标买的够低,睡得很香很暖和。拔营的时候大家相互帮忙把帐篷上的冰给抖掉,掉在地上白白的一片,够冷!

勤快的老表在给我们准备早餐。地上都是霜。

吃好早饭9点我们又出发了,其实我扎营的旁边就是今天的起点。一上来就是爬坡,从3800米开始,目标4200米。

经历了昨天的洗礼,有的徒友明智地一出发就选择了骑马。

回头一瞥,从远处的山坳中启程。
往前看,小阶段的胜利近在咫尺。
刚开始的那段泥土比较硬,冰还没有融化。走到后来有阳光照耀的路面就湿滑了,彭彭在前面提醒大家小心脚下。

终于翻上了4200米的垭口,下面的照片拍摄时间是11:19,将近用了1小时20分钟爬升了400米,这是整个七藏沟穿越的海拔最高点。
有些认识的人不理解为什么节假日好端端的不在家葛优躺而要出去找罪受,这个问题爱户外经历过户外的人肯定会报以淡然一笑,有些答案只有你去了才知道

领队彭彭的背影。

翻过垭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段向下的横切山路。ALEX在等我。

虽然说是下坡,但还是有几个稍低的几个垭口要翻,体力好的两位徒友跑去远处的小凸起上劈情操。

走过一废弃的牧场。

一路下坡,远处的最低处是今天的短期目标。

又到了一块平地,左右两个牧场,坐在草地上回头看刚才来的路。
发现其实有一条捷径,在照片的右边裸露出泥土的那段路,就是坡度很大。而我们是绕到左边走了一段“S”型的路。后来听彭彭说,他走的就是那条捷径。

没走多久就看到了“鱼海子营地欢迎您”,已经到阿翁沟的地界了,仿佛说好了是的,这里也收50元营地费,右手边就是村委会硕大的印刷精美的收费公告。

今天太顺利了,下午两点不到就到营地了。大雄到的早,买了可乐泡在水桶里,每人一瓶,好多年不喝这玩意了,WOW,喝上一口真是太爽了,不过下次还是自己带盐汽水吧
这里就是我三天两夜的家了,真不知道怎么打发接下来的时间。

把帐篷支起了,趁太阳好,所有的东西摊出来晒晒。

马帮索朗和他的几个兄弟从溪边搬来大石头帮我们搭灶台,劈柴生火,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

我帮忙烧火,小武配菜,大雄和老表炒菜。

一群等待开饭的

慢,先消一下毒,哈哈~。
炒肉片,糖醋排骨,黄瓜,还有鸡汤,竟然不带重复的,好吃!

太阳下山了,远处的山峰被均匀地抹上一层铁锈红,惊艳了整片天空。(未经过软件后期处理

猜猜这是谁在玩光绘?

有生以来海拔最高的篝火晚会开始了
藏民兄弟也来捧场
和我们的杨老师PK

大雄 - 天空中最亮的星

今晚终于有闲情欣赏天空中的繁星了

照片来源:凉风)

不早了,洗洗睡吧...

肆:10月4日 去红星海子 然后原路返回

早上起来,昨天黄昏的铁锈红还在沉睡,而身后的云彩已经接过了接力棒。有句气象谚语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希望这句话不要灵验呀。

帐篷边有匹白马,在晨曦的衬托下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
整整一个寒夜就在一个不大的直径范围内活动,不知有没有什么饲料供应给它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营地上渐渐又热闹起来,有的队伍在拔营,不过今晚我们还在此扎营,今天去红星海子,然后原路返回,来回16公里,可以。

吃好早餐,看见旁边的马队在制作一种饮料,好几种材料放在一起,然后用开水冲泡,有点类似芝麻核桃粉。一问,原来是酥油茶,听说能防高反,厚着脸皮要了一点尝尝味道。曾经喝过的队友说酥油茶难喝,咽不下,我觉得还挺好喝的,有点淡淡的苦味,还有一点淡淡的咖啡的香味。后来马队的人说是用马茶做的酥油茶。不管怎样,对酥油茶第一印象挺好。

出发没多远就有一条小溪拦路,树干支起的桥。也可以往后退十多米,有一处可以跳跃过溪。

才过树干桥,又蹚浅水滩。
也可以往前走十多米有桥,不过那里有人镇守,过桥费5元。

昨天晚上我们的几个领队和当地的马帮谈了一个今天骑马的好价钱,两位男强驴竟然抛弃我们一骑绝尘而去,就剩下我们四个人徒步去红星海子。当然拍美照也就没他们份了。哈哈哈,老板~~,单人照、集体照各来一张

上面这张是小武还是大雄帮我们拍的,超有感觉呀,拍完就快马加鞭地赶路。可惜我走不快,彭彭只能停下来等我,在靠近草海的地方终于赶上了,因为他们在那里撒欢拍照。(如果找到他们的照片我来加上)

我们经过草海的时候天气还是挺不错的,但是到了红星岩垭口下面天气阴沉起来

8:50左右从鱼海子营地出发的,到达红星岩下方是11:30,补充点能量然后开始冲红星岩垭口(海拔3998米)。
从下方需要爬到上面山脊最地处,坡度约70度,上升约400米。徒友们的背影从山脚下如蚂蚁搬家般在初秋的丛林中若隐若现。

爬到半山腰,休息的片刻回头望,竟然能看到远处的草海。

大约40分钟我们就翻到了垭口,风很大,大家赶紧加衣服。
然后接着往前走,远处露出一小小的水面。
骑马到山脚的强驴们早已爬上来了,但一个队员也没有发现。

渐渐的,看到的水面越来越大,再走近就能看到很多先到的徒友们已经下到海子边了。

云层很厚,温度较低,风力不小,找了块岸边较大的石头,彭彭招呼大家拍集体照。
据说高山的海子都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大呼小叫亵渎圣湖会引起山神的愤怒,然后就会风云突变,晴天下冰雹也是有可能的。
我们比较低调,找队友喊几声没回应就算了,可感觉还是惹怒了山神,竟然下起雨来了,相机镜头也飘到那么两滴。拍完没有过多的逗留就往回走了。
后来我们下去的时候听大雄在对讲机里说出太阳了,没亲眼见到阳光照耀下的红星海子,有点遗憾

原路返回,和彭彭一起从垭口下,下到山脚,我跟他说:你不用再押队了,我自己走,我认路。他竟然同意了。有领队在后面跟着你吧,安全是安全,但有压力,停下来拍照老是拖在队伍最后一个,多多少少有点不好意思。现在回程是自由自在了,想拍几张就拍几张,想怎么拍就怎么拍。从1点半开始一直到5点半才回到营地,现在想想这个下午是七藏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下面请大家看照片......

路边有一些已经枯死的老树,树干上都开始长苔藓了。
还有远处被烧黑树干的,目测距离不远,但跑过去近看还是花了点时间。

又回到草海了。

包括昨天,一路上看到地上很多喇叭状的紫色小花,星星点点安安静静地在红色的灌木丛中独自美丽。一花一世界,再小的生命、再普通的人都可以拥有高贵的尊严和自信。

走着走着看到下面有一片水面。水赋予景以灵性,景赋予水以内涵。
于是偏离主道,放下背包,沿着梯度慢慢往下靠近。
水面很平静,没有风,隐约能听到高处徒友们双腿交替前行发出的裤子摩擦声,还有叮叮当当的马铃声。
默默站立片刻,“众鸟高飞尽 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 只有敬亭山”,唯愿时光在此守候停留。

这张照片就是在早上四个人合影的前方拍的,此时太阳已经西去,一切是那么的清晰。

收过桥费的已经下班了吧

这位红外套的大姐和我一样,也是独行侠,走走停停拍照。

远处过来一骑马的哥们徒友,独自一人悠哉悠哉潇洒地从奔腾的小溪中走过,表示羡慕他的骑术。
(就是早上一堆人排队过的那座双木桥)

早上匆匆忙忙地赶路,竟然错过了营地前方的鱼海子。
这是一片数十米宽的滩涂,深深浅浅的,水面上有几块大石头,想到滩涂的中央需要费一些力气,说不定还会鞋子进水,所以没有几个徒友愿意从主路下去,看到成成和阿德两个人在旁边拍照,还有上面提到的那位红外套的大姐在路边犹豫是否要下去,确实景色不错。
仗着有防水的中帮鞋撑腰,来到了滩涂的中央,用手机拍下了这些照片。由于水面很宽,所以水流不快,少了些汩汩之势。

再次回到主路,对面山坡上白色的黑色的是正在觅食的马儿。
弯曲的水道散发着天然之美。

快回到营地了,高高的经幡柱子,一顶顶颜色各异的帐篷,轻柔的炊烟若隐若现,在这大山深处,一动一静,愈发有一种想象不出的静谧。

欢天喜地自由散漫地回到营地,立马向彭彭报告已安全返回,5:30,和上一次碰到彭彭已经足足过去了四个小时。
老表和大雄正在热火朝天地准备晚餐。隔壁队伍的队员看到美味嚷嚷着要“叛变”到我们这里来搭伙。

风很大,时不时有雨滴飘来。
吃罢晚饭,老表建议大家早点进帐篷休息,把外面的东西能收进去的都收进外帐里面。
今天感觉挺轻松的,就去不认识的篝火旁烤火取暖,是老表和大雄的朋友他们。
大家围在篝火旁边唱歌聊天说笑,一个脉动的饮料瓶在圈子里传递,里面装的竟然是白酒。几个马帮高高瘦瘦的藏族小伙子表演节目,他们也不在意被风吹来的因新添加的柴禾产生的烟雾和火星,或许已经习惯了。

今天晚上没有星星可看,以为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却不知还有惊魂一刻

大概9点多,躺下有一会儿了,忽然听到旁边帐篷里有个女徒友在低声呵斥“快走,快走”,但就是没人答话。虽然很好奇,但我不是个爱看热闹的人,就静静地用耳朵跟踪事态发展。

“他在吃苹果!”那女徒友喊出了声。徒步途中如果有水果吃确实是一种享受,就是背着重,但也至于等睡着了去偷吃人家的苹果呀。

听到叫喊声,她的队友也来了,有人说,“快去叫养马的!”

WORD吗呀,原来不是人,是有马在觅食,享受起苹果来了。一会儿马帮的人来了,呵斥了几句,然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朝我的帐篷方向过来。哎呀,会不会把我的帐篷踩坏了,我吓得连忙把帐篷里的灯打开,只看见帐篷一阵抖动,马蹄声贴着帐篷边缘而去。(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是帐篷的防风绳被马给勾了一下,已经和地面固定物分离了。)

外面的风很大,经幡被风吹得趴趴作响,打在帐篷上的雨点也越来越密,在天然的摇篮曲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伍:10月5日 离开七藏沟

醒来的时候,已经听不见风声了,只感到有许多一团一团的东西从帐篷上滑落。开灯,拉开帐篷拉链,哇塞,竟然在下雪。

白马脚下一块地方都没有雪,冻了一晚上。手里没准备任何东西,但白马还是不甘心地试探有没有好吃的,肯定是饿坏了,要是手里握了一把草那该多好(握草?!你以为你是魔术师呀?)。这是我和马匹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估计马主人还在睡梦中吧。

收集雪烧水洗脸刷牙,知道为啥帐篷这么干净了吧。

吃好早饭,拍好集体照我们又出发了。今天是在七藏沟的最后一天,还好雪停了。这时9点半还没到。

一辆装着满袋子的拖拉机驶过,引擎发出的声响在山谷里回荡,它不是在路上开,而是在溪水中前进,有个人还趴在车斗后面的编织袋上,在我看来绝对的超级拉风。

一路上云雾缭绕,别有一番美景

走着走着又开始降水了,一会儿是雪珠子,一会儿是雨点儿。

中间有一段路被雨水淹没,好多人爬上山坡来绕路,但因为坡陡又滑,堵上了。老表和彭彭他们几个背起女队员就从淹没的道路过去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走!(请看最后的彩蛋
从旁边有杂草的地方通过

降水除了造成路不好走以外,水位也是急涨。
老表站在寒冷的溪水中保护徒友们过桥。

彭彭干脆蹚水过河 反正前面鞋子已经进水了(照片来源:信怡)

上岸后看见一个无人居住的小房子。

雨停了,气温上来了,手机也有信号了。。。

远处红顶的建筑物那里就停着接我们回去的大巴,但需要先走过近处的砂石加工厂。

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来到河边,望着奔腾的河水兴叹,桥在何方?一座独木桥也找不到!不知此河中是否有老鼋出手相助?

正踌躇间,老表竟然站在一辆推土机上来接我们了。WOW,没有比这更87和拉轰的过河方式了!

(照片来源:彭彭)

在兴奋和欢笑声中轻轻松松地过河了
砂石厂开足马力生产中

马上要和七藏沟告别了,看看来时的路,心中空落落的无法言语

终于出沟了,所有队员安然无恙,领队们大步流星......

大巴停车场,有几个卖手工艺品的当地居民,可能家里养马,见人就是一堆甜言蜜语版普通话,神了,我还都能听懂。
“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你心眼好,你买一个吧” -- 不买!
“我今天还没卖出去一个,这个送你吧” -- 不要!
说腿不好,要用她的珠串换我的登山杖。-- 不换!
你的包换不换珠串?-- 不换!
这些藏民真是销售高手,实在摆脱不了纠缠,买了两串!
销售高手闪亮登场!

今天从9点半出发,到达停车场下午1点半,用时约4小时,官方数据13公里。然后坐上大巴车到茂县住上一晚。
晚饭吃得太饱,然后就去附近县城逛了逛,路上基本没什么行人。
中国古羌城晚上的灯光工程漂亮;中国羌族博物馆虽然广场很大,但很低调,没有灯光。

陆:10月6日 返回成都

吃罢早饭原本想把满是泥巴的鞋子裤子等提前快递回家,没想到在茂县的快递费是上海的好几倍。放弃,到成都再说。
好多队友没吃早饭,大巴司机就把车开到中国古羌城那里的大巴停车场用早。
一睹羌族标志性建筑 - 碉楼

一路通畅,4个小时后下午1点多就到达成都入住文殊院附近的酒店,然后开始找今晚庆功宴的食肆。后来预定了昨晚当地的队友推荐的离酒店不远的袁老四--玖五至尊,好霸气的包厢

彭彭颁发《挑战证书》

柒:10月7日 队伍解散,我继续逗留

今天是团队在成都解散的日子,火车飞机各显神通回家。我请了年假,彭彭傍晚离开成都,利用半天的时间我们就去成都博物馆新馆参观,真是个好地方,具体怎么好,后面几天又是怎么过的,去哪儿玩了,请移步另外一篇游记吧。

这次七藏沟徒步穿越,哇塞,第一天人是累得不要不要的,风景是美得不要不要的,天气是春夏秋冬任意切换的,高反是你一兴奋就来作怪的,领队是上得厨房下得急流的,真TM够终生难忘!

啰里啰嗦地写了一大堆流水账,主要目的是为了在不远的将来在老年痴呆症边缘挣扎时至少还有那么几根救命的稻草可以翻出来反刍一下

感谢四位领队的付出和照顾,还有队友们的帮助和支持,谢谢你们让我拥有一个非同凡响的假期,借用一句彭彭的话,希望有机会我们还能再来一次终身难忘的旅行。

最后,是彩蛋福利....

本篇游记共含10175个文字,17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发布了就不能再修改错别字或增加其他信息了,有几张照片出自同行的伙伴们而忘了添加来源,借沙发表示感谢
最后的彩蛋好像在手机端无法浏览,那就请移驾久未宠幸的电脑吧。

2016-10-23 11:32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10-24 01:06

引用 心难绝 发表于 2016-10-24 01:06:27 的回复: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回复心难绝:回复心难绝:不管是否因为看了我的游记而让你萌生了这念头,愿使出我全部的洪荒之力支持你写游记,期待来自你精彩的旅途故事。

2016-10-24 08:59

一直想去一直都没去,拖延症简直无可救药了

2016-10-24 17:59

看封面我还以为是一直徒步八天!!

2016-10-24 19:38

引用 peter_man 发表于 2016-10-24 19:38:05 的回复:

看封面我还以为是一直徒步八天!!

回复peter_man:呃,让您失望了

2016-10-24 19:58

引用 zhangfan07 发表于 2016-10-24 17:59:09 的回复:

一直想去一直都没去,拖延症简直无可救药了

回复zhangfan07:通常去的目的地越远,会越早成行

2016-10-24 20:01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10-25 12:26

引用 xingpeng 发表于 2016-10-25 12:26:14 的回复: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回复xingpeng:应该羡慕你才对,去了那么多的国家

2016-10-25 12:54

很佩服能徒步的人。炒鸡厉害!

2016-11-14 19:29

引用 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发表于 2016-11-14 19:29:37 的回复:

很佩服能徒步的人。炒鸡厉害!

回复唯有美食不可辜负:新疆有很多徒步经典线路呢

2016-11-15 11: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