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深秋北上两千六百公里,为的是那割舍不下的青春--赤峰行(老四婚礼)

20
流浪狗 (深圳) LV.9
2016-10-23 18:29 219/6
  • 出发时间/2016-10-15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00RMB

前传

接到亮仔的电话最早是2016年元旦后没几天,电话中他说:哥们,我第一个通知的你哦,你得提前做好准备,2016年10月16号小弟婚礼,希望你能参加。时至今,整整十个月

这一天终究要到来了,我们大学玩的最好的哥四个里面,他排老四,我们叫亮仔,内蒙赤峰人。我们的大哥是山东滨州邹城县的人,2011年就结婚了。二哥也是山东人,临沂的,至今未婚。

本篇文字基本以记叙本次参加亮仔的婚礼和追忆年少青春为主,作者已快而立之年,捎带些许装×的文艺气息,文章顺序杂乱,主体不鲜明,耽误您阅读时间,着实抱歉。作为生命中的一段难得经历和经历后珍贵的感悟,只想行以文字镌刻下来,祭奠此刻时光,仅此而已。

加之该次北上之行所到之处,赤峰,是我以前从来没去过的地方。赤峰算是我最北去的地方。最西算是西藏,最南算是深圳,最东可能也就是秦皇岛了,之前最北也就到达过河北承德靠南的兴隆县。从地域上看,本次旅程的意义于我有多种,既兴奋又紧张。

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明确答应亮仔去参加他的婚礼,直到2016年10月12号他的电话响起。话语中,希望我能到场的心情,我感受到了,毕竟有四年未见。由于公司16号有个很重要的观摩活动,很难请假,我就以这个为借口搪塞了他,他也表示理解。东莞赤峰将近2600km。只是听得出他的失落。

放下电话,老二的电话来了,与老二闲聊近一小时,他已经决定要去赤峰。他与亮仔的关系比我建立的早,大学那会儿,他们俩一个宿舍。我是后来加入的。但并不影响大学时我们的哥们感情。听说我已经放弃去赤峰的计划后,言语中也能感受到他低落的心情:行吧,那就我自己去吧,免得亮仔尴尬,哈哈…

放下老二的电话,我沉默了许久……

脑海中一直翻转大学时我们一起疯狂的画面。从学校外破败的小吃街的烂醉,到烂醉后对心爱姑娘的想念,及无数次因为心爱的姑娘未能在一起的抱头痛哭…从校园中一起玩滑板、歌唱比赛、打游戏到一起爬泰山、看日出及爬泰山路上偶遇的三个来自沈阳的姑娘…老二和我因为无聊,某天在天津华苑坐最长的一路公交溜达,一个多小时后,在公交车站的草丛中撒了尿后,原路折返;老四和我在寒风凛冽的十二月中旬,晚上吃着冰凉的雪糕从天津工业大学去天津图书馆买图书;亮仔因为一个喜爱的姑娘从天津连夜赶到西安后,遭拒绝后,在西安一街巷昏黄灯光下,抱着一满瓶白酒,吹了起来…

后来的很久都不愿回想,很容易陷入深思,让人痛苦。

只身天涯的我们,孤独的行走在地球各个角落,各自盛开凋落。

老大去了青岛,后来老二也从天津去了贵州,今年刚从贵州去了青岛,老四从天津回了赤峰…而我也从天津来到了广东

我们哥四个散成沙。

我努力从回忆中抽出来,静坐在电脑前,立刻开始查看东莞赤峰的路线。距离太远,只能选择飞机,东莞广州佛山均没有直达赤峰的飞机,只能从北京转机。总之,最后终于敲定了来回还算合理紧凑的路线,下单后,我就截图告诉了老二。并告诉他暂时不要告诉亮仔,亮仔已经被我忽悠到完全觉得我不会过去了,想给他一个惊喜。内心窃喜的同时是无比的激动。

赤峰,我来了…

关于行程

DAY1东莞沙田至佛山沙堤机场
DAY2佛山沙田机场至北京南苑机场,北京南苑机场至赤峰玉龙机场,转而酒店
DAY3亮仔婚礼
DAY4赤峰市区游走
DAY5赤峰红山国家公园
DAY6赤峰市区游走
DAY7返程

全程2600km

关于人数

老二是从山东青岛去的赤峰,他在青岛工作,跟老大在同个城市工作。

本次行程算是两人。老二和我。

东莞--佛山(2016.10.14)

真正意义上的出发应该是2016年10月14日晚上六点开始,中午领导同意我请假后,激动的心情燥了一下午。六点下班儿后,我立刻开始收拾东西。前几天也大概想了一下,去赤峰需要带什么,因为此时的赤峰应该是很冷了,而南方短袖的节奏让我不得不带上外套什么保暖的衣服。好几年没有在北方生活过,但是北方深秋初冬的刺冷感觉,天津的五年大学时光给我好好启蒙了一下。

晚上计划先到佛山沙堤机场附近,坐明早七点半的飞机。

从我所在的位置到佛山沙堤机场附近的酒店,需步行约四十分钟至东莞虎门渡口,再从东莞虎门渡口坐轮渡到对面的广州南沙区虎门渡口公交站(约半小时),再从广州南沙区虎门渡口公交站搭公交到金州地铁站(约半小时),再从金州地铁站搭地铁到佛山祖庙地铁站(约一个半小时),再从佛山祖庙地铁站打车到**酒店(约二十分钟)。

我真正出发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半了。旅途真正开始了,看着珠江边的霓虹闪烁,想着未知的旅程,激动的心情从脚底传来,直穿脑门儿。

虎门轮渡。

轮渡拉着车、人在珠江横穿的时候,心情还是很澎湃的。珠江边的景色美极了。

虎门渡口主要是连接广州南沙和东莞虎门的轮渡。货车、轿车、行人均可以上渡轮。行人免费。

广州南沙虎门渡口公交站。从这里到金州地铁站口约20分钟左右。

南13路和南18路均可以从虎门渡口站到金州地铁站,但是南13路晚上六点半就不运行了。我到公交站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

地铁

△图示的地铁运行路线就是今晚要走的路线。全程75.2km。

△祖庙地铁站

△到祖庙地铁站时已经晚上十点了,走在佛山市区的街道,手机忽然想起,猜就是老二打来的电话。

昨天老二就已经开始出发去赤峰,他搭火车从青岛北京,再由北京赤峰,提前一天到,我们约定今天晚上电话联系,他们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通电话,给亮仔营造一种我是彻底去不了赤峰的假象。

电话接通后,我透过耳机听到那边吵杂的声音。老四接电话的时候,我表达的自己的歉意,并调侃到下次他结婚的时候再去参加。微醺的他,借着酒劲儿,把我骂了一通。其实他并不知道我正在马不停蹄的往赤峰赶呢。但是我必须要忍住,对哥们之间的感情,我觉得这种隐瞒算是一种浪漫。所以,憋得我好难受。寒暄后,我叮嘱他们哥俩早点回去歇着,别饮多酒。

为了防止露馅,我匆忙挂下电话。

佛山后,打车到提前预定的旅店,放下行李后,开始了我最喜欢的体验,扫街。我最喜欢的就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人游荡在小街道,总觉得街道越小的地方,餐馆里面的饭菜越香。这是惯例。

在小街道解决完晚餐,回旅店休息。夜已深。

佛山--赤峰(2016.10.15)

△为了防止误机,早上四点半就起床了。退掉旅店后,来到附近的街道,买点早餐。沿街零星的灯光从营业的摊位发出,我以为他们早上为了准备早餐早起的,谁知道,都是通宵营业准备打烊的。

南北方的夜生活文化,这个应该算是差异很大之一。

佛山机场

佛山沙堤机场是军用机场,早上来到机场的时候才五点,机场大门军人站岗值守,不能进入。直到快七点的时候才让进去,很明显,我来的太早了。

△清晨的太阳光透过云间缝隙照射下来,天气不错,澎湃的内心又止不住的小兴奋。

△28000英尺上空。

△上午十一点就到北京了,飞机降落过程中发现,雾霾是越来越重。这是诟病。我亲爱的祖国帝都,祝福你早日彻底摆脱雾霾。

从飞机机舱出来后,这种冷的感觉那么熟悉。如14年从广州天津一样,也是十月份,从南方到北方,三小时的路程,温度却相差十几度。

因为距下一班飞机起飞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难得来北京,就从南苑机场搭公交到市区转悠一下,不过没能走太远。主要是觅食。早上没怎么吃,中午先找个地方垫一下肚子。

△砂锅豆腐。不知道在南方为什么那么难找。该店是“香河肉饼”店。主要卖肉饼,附带砂锅类食物,砂锅米线、砂锅豆腐等等。四年前在北方的时候经常吃的食物,不管时间再过多少年,那熟悉的味道却永远忘不掉。

△候机室候机。

△一个小时后就可以到赤峰见到他们哥俩儿了,兴奋溢于言表。只是今天的霾真的很大。

赤峰上空看赤峰如帆布纹路般的土方图案,内蒙黄土的荒凉既视感。

△层峦叠嶂的山峦。

赤峰内蒙古。我来了……

△在机场门口等候老二过来接我的时候,远处吹来的风不算凉,之前就是怕温差大,得添厚衣服,但此刻看起来不用。天气很好,比北京好多了。看到那么多蒙D车牌,让我不禁想起蒙K车牌的鄂尔多斯。12年7月份的时候路过那个地方,相比赤峰鄂尔多斯没那么荒凉。第一感觉。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吧,老二来到机场,因为老四今天要忙明天结婚的事情,所以他今天就没有过来。

我跟老二都商量好了。老二从赤峰北京也买的机票,照着我的机票买的,主要想返程的时候能有一段路一起走。为了给亮仔一个惊喜,我让老二忽悠老四以老二到机场取机票的名义,老四开车送老二来机场,掐着我三点到机场的点,我们来一场偶遇。

后来老二说他有事情忙来不来,我也理解。反正不知道我来了就行,惊喜在哪里给都可以。

我和

△老二。我和老二在机场等车的时候,闲聊中得知,他昨晚已经将我们策划那么美好的一个计划给泄露了。原因是昨晚他们吃饭喝酒的时候,老四一直念叨我怎么没来什么的,老二一个那么心软的人就招架不住了。

交友不慎啊。

不过,我并没有想象中的失落,毕竟来赤峰这件事情对我的吸引力大于其他所有,带来的兴奋也是。

我俩在机场门口等大巴的时候,吹着高原上的风。聊着我们这些年的经历,觉得此刻什么都比不上此刻的惬意。

到酒店后,我跟老二说得去剪个发型,打理一下,来的太匆忙都没来得及整理一下。发廊在酒店斜对面,一当地的中年妇女帮我剪的。大姐剪到一半儿的时候忽然间问我是不是南方人。我一脸错愕……老二在旁边起哄说,是。我反问大姐,你怎么看得出来,大姐说长的秀气。

之前也听过别人评价过我长残的脸。但我不是南方人。居于中原地带,略靠淮河以南,主食以大米为主,河南信阳人士。你可能会觉得是南方人,但我没有南方人的细腻,没有北方人的粗犷,个人觉得地理位置对一个人的性格、品行确有影响的。所谓一方山水养一方人。

不过大姐的赤峰话说的很好听,主要是调的转弯。再想想之前老四说话的口音,肯定了老四确实是赤峰人。

到酒店放下行李后,我俩开始了扫街模式。我们住的酒店在赤峰火车站正对面的一条马路--邵乌达路。离赤峰站特近。酒店旁边的一个巷道往里就是那种标准的生活气息很浓的饭馆、菜市场、地摊…熙攘人群中,我俩边走边吃。从黄瓜到烤肠,再到牛奶等,看到什么都想吃,只是胃微微不舒服。

△我们附近的商店几乎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白瓶蓝标42°的牛栏山二锅头。只有白牛。

内蒙给我的感觉就是牛羊肉,到内蒙不吃涮锅,是可惜了。基于这种情结,老二和我跟着手机的导航来到了离赤峰站不远(靠东北)的一家涮锅店。

吃完涮锅,早早回酒店休息,累了,今天。

赤峰--婚礼(2016.10.16)

昨天赶路一天,身心俱疲,但是见到故友,激动大过一切疲累。昨晚并没有按时入睡,而是在涮锅店喝酒至深夜。后来老四过去了,四年了第一次见他,没有想象中的反差,彼此之间一个眼神就都明白了。坐下来就直接干掉一杯。哥仨聚齐的时候,开始了我们在大学里面的喝酒作风,一杯两口或三口。我们边吃边聊到饭店就只剩下我们这仅有的一桌客人。

夜幕下的赤峰,弥漫街道的空气还是微微泛凉,我们坐在涮锅店中,六目微醺的眼神,谁TM也不会想到,我们竟有一天会从四面八方来赤峰相聚。

回忆伴着聊天声还有微醺的酒劲儿沉沉睡去。

醒来时已经八点多。老四的同事专门从通辽赶过来,我们住在一起。他早早起来打开笔记本电脑玩红警,惺忪双眼迟迟不想睁开。今天是老四的大喜之日,必须保持好的状态,对,再给我一首歌的时间睡会儿…

由于昨晚太仓促,红包什么都没有买,起床后的我俩开始在赤峰街道找商店和银行,买个红包和换点新币。老四举办婚礼的酒店就是我们入住的酒店,叫巴林石主题酒店,就在邵乌达街边。事情办完回到酒店门口已发现结婚的充气标识及横幅已经立起,他的亲戚朋友在门口摆烟花爆竹,准备迎接新人到来。他的发小前天为老二接风洗尘,所以他俩算是认识。远远望见我俩,他的发小示意我俩过去帮忙。

视野中的人们都穿着厚厚的外套,只有我俩短袖。我想赤峰人嫣然习惯了冷和习惯了对抗冷。

中国的地大,从婚礼的习俗就可以看到。至今参加的婚礼得有十多场了。

小爹。我小爹结婚的时候,那年我好像八岁。小爹的婚礼应该是我记事后的参加的第一个婚礼,好像是97年的时候。我小爹在我的印象中应该算晚婚,我奶奶总念叨他,但他结婚的那年具体多少岁,其实我是完全不知道的。婚礼是在爷爷奶奶的新房子里举办的,说是新房,其实用了得有三四年了。婚礼那天的司仪是村子里能说会道的人,一般都是长辈。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在婚礼的前两天都会陆续来家做客。农村婚礼一般都是婚礼前五天就开始筹备,请大厨、租桌椅板凳及锅碗瓢盆。真正的摆席是婚礼的前两天。一场婚礼下来陆陆续续来吃酒席的人少则五六百,多则上千。摆席期间每餐会至少开十桌,一桌十人,如果当天来的人多的话,第一波吃完后还会再摆第二波。所以婚礼期间的热闹程度毫无疑问。整个家族的亲戚都会变成婚礼的帮手,迎接上门的亲朋好友。小时候,就喜欢热闹,除了春节,参加婚礼可能也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情。如果婚礼在春节期间举行,那就更让我们这些小朋友开心至极。小爹当时的婚礼纯粹的在农村举行的,至于洞房如何闹、有没有闹,那时候我还太小,完全没有概念。

凯。凯是我的大学同学,平常一起玩过,关系还算凑合。他家是天津本地的,离我们学校不是很远,他结婚的时候我也有幸被邀请参加他的婚礼。当时因为念书,没多少钱,我们同学们去参加婚礼纯粹是图个热闹,没人会在乎礼金。那是11年吧大概。当时,我们一行人从学校打的去的他家,他家在一个六层小区的四层,中午酒席就在他家旁边的酒店二楼,因为他得先安排我们去酒店,所以如何接亲、闹亲没有参与进去。酒店里的婚礼流程基本和其他地方没什么区别。依稀记得新娘是我的老乡。不过几年后,某天无意间看到他的微信发布的最新动态,身着西装手捧鲜花站在一辆婚车前,一打听周边的朋友才知道,他二婚了。

鹏。鹏在前文中提到过,山东滨州邹平人,在青岛工作。我们哥四个里面的老大。他结婚的时候是在他的老家山东邹平。得知他结婚的消息后,与几个大学同学一道从天津到了他家中。他结婚之前的11年10月我去过他家,当时我们哥仨一起去的。主要是去泰安泰山,登泰山前顺道去他家溜达一圈。山东人的以酒迎客的作风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已经深深的体会过,当时迎接我们的是“天地缘”--白酒。我准备去参加他婚礼的那一刻我就知道酒是躲不掉的。到他家的那晚是他婚礼的前一天,他找几个家里的哥们专门陪我们这几个哥们,已记不清晚上喝了多少酒,总之怎么回的酒店我都忘记了……第二天凌晨三点就起床,跟着车队去接亲。到女方家门口后,进女方家的门可谓困难重重,娘家人各种亲朋好友的各种阻拦,都必须用红包一个个解决。在进最后一道门的时候,新郎西服的胳膊根儿处都不知道被谁扯破了。新郎手捧鲜花,大口喘气,稍稍狼狈的单膝求爱。迎亲后,在回新郎家的路上,新郎的老家哥们竟也没放过新郎,直接把新郎抬到电线杆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我们哥几个也加入整蛊环节,活生生的用透明胶带死死的缠在电线杆上,直到新郎求饶。带着这么美好的整蛊前奏,婚礼于当天中午在他们家门口举行,具体细节已记不太清,总之,热闹非凡。

袁。袁是我部门领导,14年元月结婚的时候请我当伴郎。他老家是云南的,生长在北京,工作在广东。结婚也在广东。第一次当伴郎还是有点紧张,婚礼参加过,但从来没有这么直接的参与整个婚礼。提前一天我们来到酒店,该酒店是我们公司旁边战略合作伙伴,到机关出差基本都是入住该酒店,环境习惯了。新娘是东北沈阳的,在广州结婚只能选择在市区内找一家酒店当做女方家,早上很早起床后,我们直奔酒店接新娘去。记得,袁刚开始请我当伴郎的时候,一直念叨我,人伴娘挺好看的,好好把握机会。在见到新娘前我都没有见过伴娘。虽是他们结婚,但我莫名其妙的感觉我的参与感好强烈。坐电梯到达新娘房间门口后,新郎在外面可劲的敲门,红包也塞的差不多了,屋里人想看一下外面的情况,开门刹那,屋外一堆人立刻往屋里挤,终于破门而入。新娘端坐在床上,婚纱裙摆摆满床,新郎进去后,要找一个东西(忘记了是什么东西),新郎满屋子翻找,十多分钟后终于找到。出发前,我要将伴娘的胸花别到伴娘胸口。些许紧张。事后,都说我的手一直在抖,其实没抖。从酒店出来到中午吃饭的酒店大概要四十分钟左右,在芳村附近,路上新郎、新娘、伴娘和我在一个车上。聊天时,得知伴娘是河南南阳人士,老乡。免不了又被他们以这个为话柄调侃。婚礼晚上开始,我和同事们提前到场后开始布置酒桌、餐具。西装革履的我,透过酒店零星反光的金属装饰看到自己精神状态不错,差点爱上自己。果然人靠衣装。婚礼进行的时候,有个新娘传花球环节,昏黄的射灯下,新娘将花球转交给伴娘,旨在让伴娘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当时我和伴娘站在舞台下不远处,我感受到了伴娘的抽泣,可惜当时身上没带纸巾。女孩子在结婚的时候还是容易感伤的吧,自己嫁出去舍不得父母,看别人嫁出去舍不得自己的闺蜜。其实婚礼中,挺打动人的一个环节就是新娘的老爸把新娘的手转交到新郎的手上时,容易让人伤怀。作为伴郎,我和伴娘被安排在舞台边的一桌,吃饭间,相互碰了几杯红酒。因为这桌基本都是新郎、新娘的朋友,记得,我和一个从香港过来的一朋友聊得挺多,他也说特别喜欢内地北方人的直爽性格和内地的酒文化,只是他的普通话着实让我耳朵受累了。后来的多年,袁和整个公司的同事都会把我和伴娘作为谈资,闲暇之余调侃一下。她是一个也喜欢旅行的女孩,14年春节前她约我吃过一次饭,火锅,她付的钱。我请看的电影《有种你爱我》。我们看完电影从广州上下九步行街道别的时候,我对今天她请饭表示不好意思,她说那明年找个时间还我吧。后来就再见了,后来就再也没见了。

后来也参加过多次婚礼,内心越来越平静。见证了那么多幸福时刻。

……

△祝福新人

赤峰火车站

中午吃饭时,被老四的朋友灌得差不多晕了。叔叔阿姨轮番过来寒暄。挺温暖。

后来我俩去酒店后,放下单反,俩人又出去扫街。打完台球后就找一家面馆吃面了,太晕了。

纯敖汉双井拨面。拨面。没图没真相。但是真的很好吃……

吃完面后,回到酒店,我俩就开始昏睡。不料晚上七点左右,老四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俩和叔叔阿姨请我俩吃个饭。着实有点尴尬,本来没打算去的,拗不过老四,于是决定去了。当晚吃饭的有新郎新娘,新郎父母,新娘父母。双方的叔叔阿姨都很热情,聊天中得知叔叔在深圳这边也搞建筑。

本来就没睡醒的我俩被叔叔强行邀酒,盛情难却,我来又饮起酒来。我端起酒杯对新人说,兄弟多年,也难得,今天终于看到你成家了,今后好好经营自己家庭,但是,咱们的兄弟感情啊…该忘就忘了吧…叔叔阿姨听到这些,哈哈大笑。饭间聊了好多,叔叔们都很健谈。终于在不知道几时时候回酒店睡去。

北方人真的好客。

赤峰--游走(2016.10.17)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快十点。我俩踱步街道寻觅早餐。可能是新人结婚,天气极好,天空有种空旷的难以言喻的蓝。

昨晚计划今天到赤峰的公园看看。虽然公园不能算是一个陌生城市具风土人情的场所,但公园对我来说却别有滋味。全国大大小小的公园也游览过不少,从静态植物到行走的人群,可以感受到一个城市的温度。路边招收后,出租车停了下来,跟司机打听我们从手机上导航搜索到的水上公园。其实距我们住的地方很近,过个桥便是。不过出租车也还算便宜,起步价6元就可以到。过桥后准备下车的时候,司机说水上公园没什么看的,一眼就看完了,并说附近的红山公园不错。感谢完师傅的建议后,我俩还是固执的来到水上公园一探究竟。出乎意料的是进去后几乎看不到休闲的人,清净的让人无法自拔。我俩信步拍照留念。


穿过公园,边上有条沿河的自行车胶皮道,只是河里没水。跨过自行车道来到河边发现有一男子站在路边来回踱步,再往干枯的河床地下看,长满杂草的河底有一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在鞭打一穿着校服的小学生。小学生随着鞭打的节奏发出阵阵惨叫。我想该是又犯错误了。而家长教育的方式很东方。旁边的男子看到我们好像准备拿出手机搞些事情的时候,直奔我们过来。他向河里的女人吼叫了一声,我也听不懂是什么。我猜小学生该是他俩的孩子,他俩该是夫妻。想来,二十多年来未受过父母类似拳打脚踢的教育,实在是幸运。愿那个小孩能懂事,他的父母能宽心。

水上公园游完,回到这个熟悉的街巷。如动物本能般的寻觅食物。这次没有去拨面馆,而是在隔壁餐厅叫了荞麦面。面黑,劲道。只是汤汁很难渗进面中,总体感觉还凑合。第一次吃,没失望。

晚上快五点的时候,我们准备换房。老四和弟妹开车过来约好晚上一起吃饭。也是涮锅。但这个地方比上次我们去赤峰站旁边的那家档次及菜品好甚多。老四、弟妹、老二和我,我们四个聊起天来也没多少拘束。饭间,得知他们明天准备飞云南度蜜月。

……

我和老二当时就傻眼。但是没表露。我们还要再过两天才走,主人却先撤一步。其实相互都理解,他们结婚请假也不易。我和老二未来两天就得自己玩了。

吃饭完,按照先前约定,一定要去老四的婚房看一下。16号凌晨接亲的时候本来可以过来先看一下的,但是因为那天早上没起来,就错过了。而老四明天就要离开,他回来的时候,我俩肯定又撤掉了。所以,也就今晚能好好看一下他的婚房了。

看到如此温馨的婚房,虽然不大,但是看起来很温馨。想到将来某天自己可能也会拥有这样的一套婚房,内心欢喜的同时是无尽的惆怅,不知道何时能解决自己。老二也一样。

之后,相互道别,晚安。



赤峰--红山(2016.10.18)

饸饹(但是当地人都叫he、lo)。长的特别像米线的面。

吃完早餐,我俩赶往先前计划好的地方,也就是今天要好好玩玩的地方--红山。前两天去赤峰水上公园的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推荐我们来红山看看,所以就来了。比较重要的是老二第一次来老四家的时候,他们俩为了看日出凌晨四点从老四的家一步一步走到红山脚下,再爬上红山的,可是当我问老二他还记不记得的怎么走的时候,他却一脸茫然。老二对于路和发生过的事情的记忆让我有点抓狂,甚至都不可思议。按照他的意思,完全记不得了。

在公交总站下车后,沿着马路一直前行,就看到一个道路指示牌。左边西水地,右边红山小铺,直行红山国家森林公园。

按照惯例和经验,登山前得备好水资源。街边的平房要不是墙上写着商店,真的看不出来一点商店的迹象。店主大爷告诉我们应该回到刚才那个路口右转,西水地方向,那边有条进山路是陡而险,是条不错的进山道路。路口右转大约六百米左右就可以看到一个旧式拱形大门,抬头仰望,背后的大山犹如大背景贴在蓝色空中。

登山入口。

拾级而上。台阶及山里的规划设计远不如之前登过的山东泰山广州白云山等,这里显得就很简陋,如北方赤裸山谷般低调、沉寂。踱步慢爬,清静幽雅。但是我一直没弄明白一件事情,明明有台阶,又立了“此处危险、禁止攀登”的标识牌,矛盾。后来慢慢爬上时,才明白,因为山势的陡峭,安全防护的措施并没设置,一旦那些耸立的石头稍微滑动,就有可能直接沿着台阶掉落至山脚下的公路。所谓危险才有刺激和新鲜感。

像类似上面的涂鸦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的一种街头文化符号。

CF北京一区:735705…马玉清**
加q:86890791 免费看裸照,可视频聊天!
哥,妹妹到此一游(***)

红山入口处。

△红山国家森林公园

△远远望去,赤峰市区。

△登山阶梯中间立起来的钢管及链锁,锁扣已被切断,估计当年用来加固的链条也是被小偷偷走。目前,只剩下埋在地下的立柱,立柱间的链条均不见踪影。

△早上出发时,天气还蓝的透彻。不过此时远望赤峰时,却发现一种压抑的感觉。

△雕刻在山剖面上的碑文。

赤峰已渐渐模糊。

△据说是山枣。一路上吃了好多。这种枣是野生枣,长不大。

△矗立在山腰的一线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一线天。

△“李小染是王八蛋”

山顶上有大片已经发黄的草丛,想来,春季或夏季的时候,上面一定是绿油油一片。深秋时节显得比较落寞。

△耸立在远处高高的烟囱,烟囱中排出的废气随着微风自由飞舞,笼罩着美丽的赤峰

△这是红山背后的视角,远远望见大片黄土地上点缀的平房。

△老二。

△红山遗址群。

△一片荒芜

△蟑螂

图片就不多贴了。

下山的时候,我俩没有走正常的水泥路,而是沿着小道绕了很大一圈。期间多次我都是一个人在前面等老二好久。老二抱着手机,时不时右手推着眼镜,心事重重。工作伙伴打电话给他,业务上的事情出了差错。我劝导他,既然回不去,解决不了问题,那就放任,待回去后再好好解决。但后来,效果并不好。仍旧一直忧心忡忡。

折腾到中午十二点我俩才真正到达出山的大门,下山的路上,竟没能碰见一个人。

从红山大门到公交站后,搭上公交我俩开始往回折返。本来计划下午去辽代古墓博物馆的。后来一致决定,吃完午饭先回去休息一下。久不登山,体力消耗严重。

后来并没有去辽代古墓博物馆,而是去了赤峰博物馆。恰巧又感伤其装修。博物馆外围全是钢管脚手架,不过幸运的是,只是外围装修,内部可以正常参观。已经四点多了,下午五点就闭馆。匆忙的我俩直奔主馆。

五点左右,老四的发小电话联系我们,晚上约在市区一起吃个饭。老四先度蜜月去了,他安排他的发小照应我俩。从博物馆出来的时候,感觉到傍晚的空气如此湿冷。夕阳打在博物馆顶斜射街道。忽然天空中飞来四五架战斗机,间隔半分钟左右,往南飞,不知所谓何事。沿街看不到公交站牌,街边环卫大爷、阿姨告诉我们往前500米左右有一个站牌,9路和99路均可以到我们要去的大栅栏公交站。几分钟前,老四的发小跟我们说在大栅栏(当地人不读大栅栏),正郁闷的看手机找地点的时候,我抬起头不满的数落老二。

“不会吧,问个地点都问不清啊?哪里有大栅栏(赤峰当地方言)”
“他说的就是这个啊大栅栏(赤峰当地方言)”

后来,看大栅栏比较像,于是就搭公车去找这个地方了。因为公交车需倒车的缘故,我俩在换乘站下车后开始搭下路公交。等十多分钟无果,决定搭乘出租。上车后,出租阿姨操着我很爱听的赤峰口音给我们解释,当地人的大栅栏就是我们要去的大栅栏……我俩相视而笑,瞬间石化。到地点后,老四的发小听到我俩的遭遇,三人相视而笑。

吃饭的地方就是昨天晚上老四带我们来的涮锅。但是,我俩没好意思点破。主要是他说了一句:带你们来吃点正宗的涮锅……

酒足饭饱后,回到住处。渐深夜,睡去,明天在赤峰的最后一天,好好珍惜。

赤峰--怅惘(2016.10.19)

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我俩散步似的沿着去水上公园的方向走去。阳光温暖。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水上公园边上的桥,在一个巷道,路两边很多卖吃的。来回转了好几圈后,最终还是决定吃香河肉饼。餐前的鸡蛋汤真的好喝。2元/碗。

明天就要南下,离开赤峰。答应小庄的内蒙特产,至今未准备。吃完饭我又拉着老二扫街,买了点牛肉干、奶茶、奶酪。想着赶在晚上邮局下班之前,把特产寄回深圳。马不停蹄的我俩准备好特产到最近的邮局后,正好赶上邮局快下班的时候。慌忙中把所有的单据填好,前台阿姨回执后,才放心。出邮局没多远,仔细看了看回执单,阿姨把我的“庄”打成了“张”…后来的某天,小庄收到包裹后,笑着跟我说。我哈哈一下。

△邮局出来后回宾馆的路上,兰州拉面馆的羊肉泡馍。

△街边的西红柿鸡蛋汤。2元/碗。今天的鸡蛋汤是真的喝够了……不过很好喝。

喝完鸡蛋汤从店里出来,已经傍晚,街道霓虹闪烁。最后在赤峰的夜,明天离开这里,就都分开了。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再聚一起。想到此,难免有点小伤感。

回到住处,迟迟不肯睡去。怕明天的到来,总想在一起都多待会儿。晚上十点半左右,为了打发时间,我和老二约吃夜宵,他说出去买点吃的,我在宾馆等他。忽然,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没在意的我随便就翻看一下…

信息显示,明天上午赤峰北京的航班取消。

瞬间我就错愕了。恰巧老二敲门回来。他从超市采购好多泡面和肠。我立马叫他过来,给他看航班取消的信息。他还不以为然,因为他没有接到信息。我用宾馆的电脑查中国联航官网,官网上也发布航班取消的信息。已经百分之百确认航班取消了。只是,老二还是不死心,一直打电话给携程。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劝他赶紧收拾行李,买火车票赶北京去,免得又错过明天下午十二点北京广东的航班。匆忙中,我俩定了凌晨1:27的火车,上午十一点左右到北京

我计算着,十一点到北京,出站后就开始打车直奔南苑机场,算十二点到,再取票、安检等等…想着就头大,万一火车晚点、路上堵车就很难赶上飞机了。不过,一切顺其自然吧。我和老二相视一笑,刺激。

在手机上预定好火车票,我俩叫滴滴到车站把车票取出后一致决定去整点酒来纪念一下这么刺激的旅程。半小时前,我俩还在商量吃点夜宵聊会儿天明儿早起的事儿,结果,一条信息直接把我俩干到火车站。从火车站取票后出来,冷风呼呼的吹,夜晚的赤峰冷的让人哆嗦。我俩来到火车站对面的街,在一家川菜馆买了份酸辣土豆丝和饺子,又到旁边的超市买了两瓶小瓶二锅头。在街边一打烊的超市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我俩边吃边聊。还是觉得这种事情的发生有点意思。

街边吃完夜宵后,就直奔候车厅。主要是外面太冷了。就快到凌晨1:27的时候,候车厅的显示屏显示晚点约18分钟。本来之前计划的好好的,到北京直接打车到机场,时间可能刚刚好。这晚点真的搞得我不知所措。老二些许担心的口吻打探我。我安慰到,没事的,航班取消了、火车晚点了,这样不是更刺激……

口是心非。

上车后就沉沉的睡去。早上九点左右才醒来。

赤峰--离开(2016.10.20)

北京北的时候,据说是提前八分钟到站。昨晚在赤峰火车站候车厅等车的时候,显示屏显示火车晚点十八分钟,后来又追上来了,心里踏实许多。不过,我依然以风的速度飞奔出站口,老二在后面一直追赶,通道内就看到我俩一追一赶,真担心被警察制止下来问啥情况。从北京北出来后,看到出租车方向的指示牌,立马狂奔过去。到路边后闪念打个滴滴,但是看到路边排队的那么多出租,瞬间决定直接做出租车去南苑机场。上车前,我回头望一眼老二,他气喘吁吁的向我跑来,只是还没到跟前我就上车准备走了。我向他招手,保重!!!

北京的堵是出了名的。虽然坐上出租车,新的一轮内心挣扎开始了。西二环的路况相对还好,只是快到南三环的时候,就开始堵了。看到前面缓慢行驶的车辆,出租车司机说这边有个很大的批发市场。许多周边甚至外地的车辆都会到这里进行物资集散。内心的焦急加上北京的霾,我在强压自己的慌张。

十二点半的飞机,十一点三十三分我还在出租车上。而此时的我还没有进站。我定位后发现已经到南苑机场了,十分钟内应该可以抵达。内心长长的缓了一口气…

抵达南苑机场后,飞机还有五十分钟起飞。内心的石头算是落地。我在进站口抽根烟缓解这十几个小时的囧途。烟熄灭后,自助取机票的时候发现无法取票,旁边的大姐告诉我得到人工台取票。我转身,看到人工台排了那么长的队…看来囧途还在持续。一旦取不了票,就要错过此次航班了。我冲向最前排,对他们表示抱歉,我能不能先取。征得人们同意后,我把身份证交给前台。前台是位很漂亮的女孩儿,她说起飞前半小时机票出票系统关闭。此时我还有两分钟。

顺利取出机票后,开始安检。心中的石头真真的算是落下来。

由于昨晚没休息好,北京佛山三个小时的航程,一直处于迷糊的状态。昏昏欲睡。只是,飞机内的广播一直播放飞机遇到气流,处于颠簸状态,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不要随意走动。我特别讨厌失重,这次飞机来回颠簸让我失重无法安心休息。从来没有过这么颠簸的体验。几乎全程都是处于颠簸状态。落地后,算是放心了。

赤峰出发的那晚,就知道又一号台风形成,直奔东莞方向。好在当天的航班没有影响。不过听说当天下午六点航班取消。我是当天下午四点到的佛山。从佛山下飞机后,坐70km的地铁到虎门渡口,到渡口时已经晚上七点。登船口LED显示“台风天气,渡口停航”。

在渡口等船到对面的不止我一人。一对三十多岁的妇女,其中一位还抱着孩子,她们今天去广州珠江新城,回来后也刚发现渡口停航。两位大姐就是东莞沙田镇的人。大家商量后一直决定拼车到对面码头,途经虎门大桥。只不过要绕很远。得一小时左右。不得已,只好拼车过去。

晚上到住处已经九点左右。身心俱疲的我,洗漱后倒头就睡。

晚上十一点,由于台风“海马”影响。接到上级紧急通知,随时待命,准备撤离。憔悴的我,眯瞪双眼,在走廊上静静听风呼啸。

这趟旅程,从开始到结束,那么的出人意料。或许,这就是我惯常的生活节奏。新鲜的才能刺激到自己已经殆尽的激情。而立之年前的疯狂还在继续。作死的心还在不停跳动。

谢谢您能抽出您宝贵的时间阅读我这杂乱不堪的文字。其他游记还在整理。

感恩。

本篇游记共含12964个文字,1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10-24 07:56

结束了嘛?有种不过瘾的赶脚= =

2016-10-24 09:59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2016-10-24 11:25

引用 松花蛋和球球 发表于 2016-10-24 09:59:33 的回复:

结束了嘛?有种不过瘾的赶脚= =

回复松花蛋和球球:持续更新阶段,好几篇游记都是虎头蛇尾的,我再加油。写游记太费脑了

2016-10-24 11:29

引用 wxn兮兮 发表于 2016-10-24 11:25:23 的回复: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回复wxn兮兮:应该还好吧。我去的时间段不是假期。不会往人多的地方凑。红山人少,清净。

2016-10-24 11:3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