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原谅我们天生太热血,把山变成摇滚乐

20
枫声 (杭州) LV.3
2016-10-24 00:01 817/6
  • 出发时间/2016-10-06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300RMB

前奏:一段闷骚的SOLO

        那一日的亲身经历与所见所闻,可以戏谑的成为吹牛扯淡的谈资,也可以朴实的当做一场没有文化的苦旅,更可以是安逸生活里挑战、审视自己的一次洗礼。相信大部分的队员会铭记很长时间,在中途没有补给的情况下,七尖路上可能会遭遇的困难几乎全部遭遇了……        
        曾经习惯写人类看不懂的、天马行空的意识流乱文,因此对于游记这一纪实、抒情文体,实在不知该如何下手。想来想去,搬来了流行音乐的组织结构,这是潜意识里的一个冲动,冲动的只想把它演奏成一首乐曲,而这首乐曲,也只能是摇滚乐。
        第一篇游记,送给一日七尖。
        然后……

        先弹一段solo吧~
        全身被雨水浸透,手脚泡出惨白的褶皱,凛冽的寒风钻入骨髓,吸走最深处的热能,泥浆包裹的小腿上,蚂蟥唇印夺目鲜红……
        从生龙活虎到生无所恋,从精神抖擞到面无表情,从气势昂扬英姿飒爽到蓬头垢面遍体鳞伤……七尖像  一个神魔,站在高处,阴险的笑着,轻浮的摆弄着自己的杰作——十六个面目狰狞的小泥人……

        再来一段和弦吧:
        秋凉
        晨露起
        暗黑前行
        仙人指龙王
        千亩仰天长
        最忆风雨大仙路
        心醉
        痴梦醒
        高亢舞动
        热爱碾累苦
        笑里平步欢声
        难得江湖知音人

        连绵的山峰山谷构成音乐共振的波浪线,穿梭舞动在大地天空搭建的广阔舞台,飞鸟走兽打着节拍,一草一木皆是音符……

主歌: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2016-10-05  13:00
从杭城的阴天里穿出,西天目山脚下的小村庄格外清新明丽,非常自觉的开始期待明天可能出现的壮观日出,甚至遥想了下东天目山顶的日落。时间尚早,把背包扔在农家旅馆,一群人晃荡着来到西天目景区门口,看到国家地理那黄黄的门,再也矜持不起来。You jump !I jump!难得有在旅游景区玩耍的风骚状态。

如果没有扎眼的汽车,这就像是一道穿梭时空的门,从人群飞向那干净的蓝天,那纯洁的白云。
如此清朗,你们觉得明天会是个什么天气呐?

既然照片上来了,介绍下团队成员吧。从左往右依次是老吴(飞毛腿A),旭日(零户外经验,上海的朋友),Justin(零户外经验),之所以(飞毛腿B),几十年,孤山,咖啡(加了盐的),枫声,沈醉,博古通今内涵叔,野狐(零户外经验),老农(领队),半度微凉。没错,少了三位,侠客(江南忆)估计那会儿在照顾床,明珠未到,还有拍照的胖子穿越(活动组织者、收队)。

浪完了,准备回农家吃饭。看着山巅上的美景,有种强烈的冲动想爬上去看晚霞日落,但发现大家兴致不高,就此作罢,谁也不会想到,那会是此行从客观表面上看最美的风景了。

等待吃饭,一派宁静祥和。野狐说此图构图极美,同感,无法描述,总感觉有内容有故事,如果是名家画作,想必也能流芳百世。

吃饭,能感觉到大家都在为明天做准备了,米饭一盆接一盆,菜吃得盘底精光……而这时,穿越已经比往常加了几道菜了,如果再加,想必也还是能吞下!

饭后和野狐、微凉来到三楼上的露台,三个成年人开始数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
当山凉惊醒童话中的青年们,好吧,该回去做另一个梦了。

这一天,可谓万事俱备,所有能量都蓄势待发,虽然晚上接了两个电话没有睡很多,但一切真的都很好。
顺境中的人们容易忽略潜伏的困难和危险,但困难和危险对于准备充足的人是可以忽略的,我们,就是准备充足的人。
来吧,七尖!!!!!!!



呼呼……


2016-10-06  2:30
闹钟不解风情,美梦沾染了灰。
恍惚着洗漱、换装,下楼吃早饭,两大盆蛋炒饭,三盆番茄蛋花榨菜汤。

没错,就只给你们看这些了。
如果再加几盆,还是只给你们看这些!


由于天黑和大雾,车错过了预定登山口,再掉头开回来,就当增加消化食物的时间了。

2016-10-06  4:35
西天目山登山入口。

虽然都看不清脸,虽然有人亮了,但这是唯一的全队登山合影了,征途开始后就再也没机会凑齐16人拍照。合影完成后,没有做准备活动,大家就撒开腿兴奋的冲上去了,我暗地里骂了一句,卧槽,才刚开始啊!

某胖因为一个人走怕野猪,不再偷懒直接上药王峰,和大家一起走,但是受吨位限制,爬坡不能太快,落单还是怕野猪,哭着喊着要我等他一起走。想起来也好笑,某胖曾经也是一个人经常深山老林探路的主儿,这会儿居然怕起野猪来,醉了醉了,我说就算有野猪,也早被你那狼嚎般的音箱给吓跑了。(说到探路,必须给某胖点赞,所有路线必定自己亲自踩过一遍才带队,不像某些自以为户外经验丰富凭借别人转述或电子轨迹就敢带队上山的领队。)
就这样,本来习惯性走前面的,最终变成了尾巴。
喜欢走前面,只是单纯的为了先看一眼没有人类的风景,然后转身拍一张全队攀爬的正面照片。
比如这样的(原谅我不得不用历史活动照片镇一镇楼)

比如这样的

而这次在后面的发现,尾巴的好处,就是可以看到前面一个个屁股扭来扭去,虽然都是汉子的,也是一道别样的风景,并且拥有前队享受不到的更多的休息时间,而最后在这样一个高强度的登山运动中意外收队,也是让我目睹了人体自我调整并克服自身极限的壮举,虽然没有尽兴挑战自己但也恰到好处,此是后话,言归正传。


从一开始,七尖就用黑暗的大雾嘲笑这队不自量力的无知人类,还想呼吸最清新的空气?还想看美美的日出?想得美!

看到这样的情景,也能理解穿越的担忧了,能见度这么低,鬼知道草丛和小树林里有神马?!如果不小心撞到小野猪,大野猪突然拼命冲出来,那是没得躲啊。如果踩到散步的毒蛇,它能不能咬穿我的裤子呢?还有那么几个时刻,特别想关掉所有光源,就亢奋的在黑暗中伏行,像一匹追踪猎物的狼,耐心等待最佳的攻击时机……
脑洞持续敞开着,不知不觉走完了防火道,钻进了小树林。树枝张牙舞爪,在雾气的笼罩下更添诡异,这时,如果来几声猫头鹰的哭声和笑声……呜哈哈哈哈哈,不小心就撞了头。
在天微微亮,勉强可以不打头灯的时候登顶了,第一尖,仙人顶。本来是准备这里看个日出什么的,但大雾依旧在,悻悻的瞟了一眼气象台,瞄了一眼残破的“天下奇观”,停都没有停就直接继续前行,搞得第一次走野外路线的野狐都愣了“第一尖这样就完了?”“嗯,完了!”
话音刚落,说时迟那时快,飞毛腿A-老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真的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很快又消失在前方的密林里。
穿出密林就是开阔的防火道,这种道路走得最舒服,起伏不大还软绵绵的,简直都想原地转圈玩了。偶遇一队露营,除了一位大哥在站岗估计都在睡梦中,没做惊扰匆匆走过。
七尖毕竟是七尖,怎能让你一直走舒服的路,第一个下行陡坡拦在通往龙王山的路上,有小伙伴中招滑到,幸好无大碍。

下陡坡与老农汇合,稍作休整,又开始钻入小树林,路是不规则的石头路,这里便是传说中的天龙古道了。

龙王山三岔路口。因为要原路返回并且因为大雾没什么风景,部分队友就不准备上龙王山顶了。但是来了,以我的风格那必须是要登顶这七尖第一高峰,于是乎和野狐、几十年、Justin几个加速前行,路上遇到已经折返回来的两个飞毛腿老吴和之所以。

来自内蒙的高大汉子野狐,嗯,必须强调高大。走山路依然是大步流星。

几十年大哥,轻松一笑,神交龙王。
结束龙王山之行,开始下一个30-45度左右的长坡。

一直走在前面的微凉,喜欢户外运动,不喜欢说话。微微一笑很清凉。

又到平缓防火山脊线

短暂的休息,某胖卖萌,摆了个销魂的姿势……

等待人员集齐,再出发。
药王峰不远了。

七尖前半程的风景,若是天气好,龙王山顶开阔的视野,防火带绵延的山脊线,还有药王峰那五花八门的几处大小石头。而此刻,大雾封山,风景也只能靠想象。但无论怎样,照片不能少!

原谅我还是悄悄溜到前面来了,这个角度才是最爱。

小音箱里此刻是97版齐秦的《狼》……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中
……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咖啡,内功深厚,气力绵延不绝,高手。

走到这时候,七尖发现我们还蛮爽的,对大雾似乎也无感,于是开始尝试送出太阳来炙烤,没想到这一队神经病看到太阳居然欢呼起来,碰了一脸灰只好又收起光芒,大雾也是随着风忽浓忽淡瞬息万变,像七尖的脑电波,在想坏主意。

药王峰顶没有停留,随手拍了某胖射某照。

下了药王峰的乱石阵,让小姑娘帮忙拍了个小合影,野狐的腰弯的也是……

接下来的千亩田之行其实是违规的,因为七尖已经被人为的截断了,但是既然来了,厚着脸皮也要穿过去,何况我们是文明之师,我们提倡带走不可降解的垃圾,我们不砍伐保护区的一草一木,我们不猎杀任何野生动物。也许过不了多久这里会重新打通,也许会有人开辟新的七尖道路,但这一版的路线注定是绝版的,不会有第二次。

千亩田的保护区里不知道保护的是神马奇珍异宝,已经全部栅栏围起来,被大雾笼罩下的朦胧场景,总是让我联想到盗墓笔记或者鬼吹灯里的某个隐秘险境。东关彻底成了一道关隘,一堵没有门的墙横亘在出关的道路上。

是时候听,秋意浓。

被这里的护林员骂了一通,下次再敢从这过,留下买路钱!哼!

过了东关岗站,感觉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因为,缠绵缱绻了一上午的大雾,消失了。甚至看到了一点点的——蓝天。


写到这儿,已经是开始写这篇游记的第三个业余的夜晚,也是七尖穿越后第七个夜晚,遗忘曲线开始慢慢发挥作用,靠着数量不多的照片来拼凑着略有迷乱的记忆。
桐坑岗到仰天坪这段路算是最后的相对舒服的线路,也是比较容易走错路的一段。

小丛林啊钻啊钻……

这儿,且当做美景吧。杂乱的荒草,杂乱的色彩,散发着最原始的生物气息。

那儿,也当做美景吧。规整的梯田,规整的阡陌,弥漫着最平实的人间烟火。

这一前一后的对焦,首尾相顾的深情一瞥,将行走在天地间的长龙永久的刻在了青石旁。
也许我们不会再重逢,也许我们还会和不同的人从这经过,但始终改变不了我们一起来过这里,同行的友谊本就如此简单,本就如此单纯,简单到哪怕我们从未说过一句话,单纯到哪怕我们从未对视过双眼。
别误会,我们没有基情,我们很有激情。
因为我们,将要去挑战最后的艰程!

副歌:风雨大仙顶

 “腿没有任何力气,膝盖无法弯曲而且痛的很,抖的列害,不受控制,胳膊倒是不痛不痒,但是真的是无缚鸡之力,登山杖插入土地,要拔两次才能拔出来,头有点昏沉,非常的困,闭眼几秒钟就能睡着,连喘气都觉得累,同时心脏还是不进不慢的跳动,没有因为运动而增加血量供给的样子。休息一分钟,只能坚持五分钟,意志上也近乎放弃,生无可恋的状态,当时还想,妈的,以后做任何事以这种状态作为努力标准,老子什么都能干成。” —— 野狐


当每一个人雄心勃勃的踏上征程之后,谁也不曾看穿这样的结局,连想也没想过。
什么可以激发一个人的潜能?
没有退路!
意志力可能突破人体能力的极限吗?
不可能!


在这里,梯田的尽头, 全队做了最后一次集中式休整。
由于两个飞毛腿在前面太快,怕他们走错路,在这里把对讲机给了飞毛腿B,后来发现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一方面他们不需要对讲机,另一方面我对路不算熟悉,最后意外进行黑天收队,对讲机很重要。

穿越扬起手臂指向远方:“那里,最高的那座山就是大仙顶了。”
好像也不远嘛。
GO ! GO!GO!别坐了,起来嗨!

两个飞毛腿先上了……
几十年、咖啡、孤山上了……
我和野狐上了……
都上了……

七尖捋了下长及双膝的胡须,拔了一根,吹了一口气:“别得意,看我无边无际的小丛林和淹没道路高过人头的杂草如何折磨你们,再看我大起大落的陡坡如何虐死你们!哈哈哈哈哈……”

于是,我们用脸开路。
于是,有小伙伴用屁股下陡坡。

已经记不清走了多久,一成不变的丛林,一成不变的不见天日,双腿机械的动,呼吸平稳的和。这绝对是锻炼忍耐力和调节烦躁情绪的绝佳场地。直走得脑子一片空白。。。
豁然,出来了,换成杂草包围。开始下一个60-80度的陡坡。
我用双杖撑着下行,总算屁股没有粘过地。想想第一次用双杖能用得非常顺手,我也是挺有自学天赋的。这陡坡实在是陡,这陡坡实在是长,可惜当时没有用海拔记录数据。下了一段,回头看暂时还不太会用登山杖的野狐,我看到了如临大敌的一种表情,我说慢一点下别滑到,他说已经滑到好几次了。想必还有几位队友的屁股也是热爱这陡坡的土地。
下到底,右手边的岔路就是东关下撤点了,前面将是几个大坡到大仙顶。在这里,“战略性”的喝了罐红牛。继续启程,开始爬坡。

在这个上坡时,第一次走野外路线的野狐,由于登山杖没使用好,下陡坡过程中消耗太多体力,能量接近枯竭了,没有力气并且头晕,躺在草地上想睡觉。看着这样一个大汉躺在枯黄的草地上,我想笑但笑不出来。从上坡开始,他就在用意志力硬挺,但物理能量不足,意志力也无法克服。对此我也只能判断是血糖太低,那就吃,维维嚼益嚼和一罐八宝粥下去,竟然很快就见效了,甚至有点满血复活的样子。后来跟医生朋友求证,也判定是由于平时运动量太少突然一次高强度运动导致的低血糖。把他背包里的东西转移过来,压慢节奏,再次启程。这家伙路上几次说让我先走,他一个人慢慢走,我当然拒绝,这个时候,一个人是危险的。后面缓缓爬坡的这段路,可能是他有生以来最难走的一段路,刻骨铭心。

七尖没有消停,它穿上道服,走上求雨台,嘴里念念有词……走到这里,算你们有种,给你们来场雨吧,再给你们加点风……小样儿们,颤抖吧!

于是,头发湿透了,然后裤子湿透了,然后鞋子湿透了,然后鞋子里满是冰冷的雨水,感觉身体更重了。
本来这个季节我们潜意识里是不会有那种生物的,可是我们失算了,低估了它们的活跃能力。
七尖在放出风雨大招后,默默的祭出了又一个杀招——蚂蟥。庆幸的是,直到终点,在光明下审视自己,看到那一片片鲜红,才知道有蚂蟥,减轻了不少心理负担,更庆幸的是,我和野狐的高帮加长袜并没有中招。所以,我能够不负责任的说,没有蚂蟥的七尖不是完美的七尖。

爬坡,爬陡坡……听着自己无声的呼吸,看着眼前灰暗的风景,没有任何的杂念,感觉自己已融化进这原始的自然环境,纯粹的像个婴儿。不知道,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返璞归真。

爬完坡,路线开始平缓向右,却是一条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的路,没有退路,只能向前。雨水顺着树叶滴落,我的感觉就像是在穿梭热带雨林,虽然我并不知道热带雨林什么样,虽然这一点都不热。
野狐再次补充八宝粥和士力架进行二次复活,我都震惊了,感觉他就像一台机器,加了油马上运转!
天渐渐黑下来,终于,大仙顶的石头堆出现在视野,山顶的透骨寒风让人不敢停留,本来在爬坡时野狐还想着拍个照纪念下,结果我问的时候,他说算了赶紧下去吧。这时我们两个已经在队伍最后,某胖在东关带着一位队友下撤了,看来是默认我来收队了,然而我对讲机已经给飞毛腿了……天黑草高,路真的很难辨别出来。摸索着下了半个小时,遇到了几位队友,野狐问我还有没有高能量食品等会儿再补充,我说有,实际上是没有了,幸好他身体没有再罢工。继续往下走,由于我对这里的路不算太熟,也只能告诉他们一直往下走,遇到岔路顺着“阿弥陀佛”一直往下。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老农说,这些布置在林间的小音箱是用来吓野猪的。而此刻,这来自山野丛林的梵音,正轻轻敲打每一颗急躁殷切的心,每一颗疲惫无奈的心,每一颗坚韧不悔的心,似要将这一队苦行者渡出苦海。无论身体是强是弱,无论灵魂是空是盈,在佛号掩映中,便是普通的一草一木,平实,平凡,平等。

终于走出了丛林,终于走上了台阶,终于走到了禅寺,终于走过了山村,终于走完了石路,终于……走尽了公路。
七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它歪着头打量了一番,“嗯,还不错”。
我们褪去人造的皮囊,我们穿上这里的水土。
我们,挥手告别。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尾声:因为山在那里

断断续续的碎时间,总算写完了,原来写这样一篇游记,也特么是需要毅力的。

喜欢喝酒的人都明白,与知心者饮,觥筹交错间,千杯难抒情怀。喜欢爬山徒步的人不都明白,为什么会有一日七尖这类的存在。简单点的回答,就是登山界的绝句——“因为山在那里”,所以需要更强。不简单点的,在循序渐进充分准备后去挑战未知的自己是一种充满兴奋与激情的追求,突破自己对所热爱的事物的掌控瓶颈。有人会认为很虐,有人则会觉得刚好,还是像饮酒,有人一杯喝倒,有人千杯不醉。没有人为虐而去虐,只有人因热爱而更强。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在一日千八的牛人甚至一日鳌太的大神们面前,微不足道。如果很不幸的被你们很不屑的嘲讽了,我会很心悦诚服的接受。
我们终究只是一群普通的喜欢户外的人,我们终究是一群普通的热爱自然的人。我们会因为看到壮丽的自然风景而开心,我们也能在枯燥的行走中找寻快乐。在一呼一吸匀称的攀登节奏里,在汗流浃背站在巅峰的一瞬间,用眼发现,用心感悟。

谢总说得好,“只要心中有爱处处是风景”。但这样简单的一句却不是所有人能懂,就像很多喜欢音乐的人不能懂摇滚乐。
心中有对原始气息和大自然的热爱,入眼的都是风景。
最后也只能是,懂的人自然会懂。
莽莽户外,高山流水,知音无限。




【因为草原在那里】

如果我是一滴清水
就从山谷激荡的溪流与安静的磐石间腾起
像轻烟,像浓雾
拂上绿草,攀上青山
撞上白云
终于,我和你站在了一起
有我,你更加神秘
有我,你更加壮丽

如果我是一只飞鸟
就用嘹亮的喉咙和缤纷的旋律纵情歌唱
时婉转,时悠扬
穿过丛林,掠过山脊
飞过蓝天
终于,我投入你豪迈的胸怀
有我,你变得灵动
有我,你变得柔情

可我
终究是一匹寻不到草原的狼
我留恋这里
我所踩踏的每一丛杂草
都承着我的掌痕
我所攀登的每一块岩石
都印着我的毛发
我所擦肩的每一片新叶
都与我情深义重
我所凝视的每一株木棉
都与我神魂相通

可我
终究不能停留这里
因为奔跑是我的生命
因为自由是我的源泉
因为传说在超脱所有梦幻的尽头
因为草原在翻越所有山川的天边




乐谱:小白不知道的事

七尖是户外界的一种说法,是指从西天目山-仙人顶到东天目山-大仙顶(或者反穿)山脊穿越要翻过的七座主要山峰,实际还有其他几座山峰,是浙江十大徒步线路之一,整体路程42公里左右,上升总高度4000-5000米, 号称”华东第二虐“。因为强度、难度,穿越七尖对于很初级驴行者仍是个梦想,在浙江的户外界颇有名气。

1、仙人顶(1506米)
2、龙王山(1587米)
3、药王峰(1551米)  
4、千亩田(1554米)  
5、桐坑岗(1503米)
6、仰天坪(1248米)
7、大仙顶(1479米)

10月5日13:00杭州武林广场地铁站B出口集合,出发前往西天目山农家吃饭住宿。10月6日凌晨2:30起床,洗漱吃早餐,3:30出发,4:35开始爬西天目山,20:30全队结束行程。

第一队 : 老吴、之所以轨迹

本篇游记共含7680个文字,5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在旅行中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或者事了吗?

2016-10-24 15:25

真是太精彩了,先收藏,然后再细读!

2016-10-31 09:55

引用 fsgxgxlinda 发表于 2016-10-31 09:55:38 的回复:

真是太精彩了,先收藏,然后再细读!

回复fsgxgxlinda:谢谢

2016-10-31 17:50

活动召集期间有一位姑娘报名说觉得七尖很好玩,想跟去玩玩,问她平时运动多不多,答不多,爬过什么山,答北高峰,感觉怎样,答累得不行了、、、

2016-10-31 18:55

不知道是MD的护膝牛叉还是双杖给力,这次爬完膝盖反应还比不上清凉峰。

2016-10-31 18:58

回来后3天处理当天穿的鞋子时,在装鞋子的塑料袋里发现了两只活着的蚂蟥,虽然很佩服它们的生命力,但还是拿打火机把它们给烤了。

2016-10-31 18: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