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孟游记】布拉格:傍晚的婚礼,清晨的葬礼

22
Mirabell (上海) LV.8
2016-10-24 19:31 221/2
  • 出发时间/2011-12-22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6000RMB

        我在意大利留学时,欧洲的旅游目的地中,布拉格是特殊的一处。虽是欧盟成员国免去签证的麻烦,但路程并不算短,要搭飞机,不是欧元区,又要换货币。然而,不便的理由终敌不过这座城市慑人心魄的魅力,文学的、建筑的、历史的、童话的......那么,就出发吧,还等什么呢。

        从米兰布拉格只飞了一个来钟头,出了机场按照酒店给的详尽的路线指引,坐大巴,转地铁,上电车。电车叮铃到站,下车一抬头,一群白鸽嗖地掠过淡绿色的教堂圆顶,金色的圣像反了一下光,教堂的钟声正响,石子街道两旁的建筑精美雅致,路边摊的一整锅热红酒冒着热气,混合着梅子香气的酒味已然扑鼻而来。纵是已见识过不少欧洲城市的我,也在那一刻惊呼了起来,词已穷,只知重复着“太美了!太美了!”

        落脚的酒店在这样一条古宅并立的街上,从房间推窗探身,便是如此一幅景致。接下来的几天,我总是早起,只为在宽大窗台上发呆地看着布拉格的清晨。(下图)

布拉格的圣诞夜

        冬季日短,到达当日,待放下行李收拾停当出门转悠,天色已渐暗。但由于圣诞节前夕的关系,却又到处行人如织,好不热闹。没走几步就来到了伏尔塔瓦河,绝美的查理大桥上圣像林立,桥两端是高高的桥塔。我对着滔滔的大河,按下了iPod的播放键,《伏尔塔瓦河》的旋律瞬间响起,绕了半个地球而来,最想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对着伏尔塔瓦河听《伏尔塔瓦河》呢。过了桥便是老城区,老城区的一些偏僻宁静的街巷迄今依然保持着中世纪的模样,街道用石块铺成,街灯是古老的煤气灯式,电车很有节奏的在街巷中行驶,街道两旁尽是风格各异的建筑,一幢连一幢,流光异彩般从眼前闪过。如今的布拉格广场临时作了圣诞集市,各种好吃好喝的小摊,各色好看好玩的玩意。

       入夜的布拉格如同一个精灵的城市。旧式马车载着好奇的游客穿梭在广场,马蹄撞击着石板路发出清脆的得得声;城堡的阁楼忽明忽暗闪烁的灯火,仿佛故事里的公主会随时出现在窗口;酒馆里嘈杂的音乐和清脆的玻璃杯的碰撞声,让人感到温暖与亲切。此时仿佛置身在欧洲的中世纪,抑或是一个童话的世界,让人本能地忘却时间的存在,掉进了时空隧道,迷失在布拉格
        广场旁的天文钟下已开始聚集人群,原来快到整点了,我仰头加入了队伍。八点整,天文钟响起了音乐,上方的两个小木门打开,耶稣的十二门徒的小木偶依次转了一圈,下面的骷髅小人牵动了铜铃,音乐结束,游人渐渐散去,我还立在天文钟下,贪心地听它敲满了二十下。天文钟的表盘极为精美复杂,不亲眼所见真是难以想象,上面的表盘是时间,下面的是星座月份,可惜我看了三天,还是没有完全看懂。(下图)

        在广场的一边,有异样造型的人出现,有的身穿斗篷、头戴尖帽、手提一盏煤油灯,有的直接打扮成魔鬼的造型,时不时还吓唬一下路过的小孩。他们是专门给游客讲布拉格的鬼故事的人,这趟入夜的特殊行程叫做“ghost tour”。布拉格民间流传着许多鬼怪故事,什么小巷里的无头骑士啊,广场地下的吸血鬼居所啊。这些人便是要带着感兴趣的游客,在夜里走一遍城中闹鬼的小巷老宅,讲讲在这些地方的鬼怪传说。也难怪,古老的城市总是要与传说相伴。

查理大桥上的婚纱

       在圣诞集市吃了烤得香喷喷的巨大面包圈,捧着加了梅子煮的热红酒喝了一路,突然,一对身穿婚纱礼服的年轻人走过我身边。女生的雪白婚纱就那么大方地拖在地上,男生紧紧地牵着她的手,两人旁若无人地快步穿过街道,旁边一个摄像师背着单反相随。他们就这么一路走到查理大桥,在桥上站定拍起照来,姿势自然,神情甜蜜。天哪,婚纱照还能拍得如此率性!

        我又想到了小说《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想到这段布拉格之恋。来之前我已想了好几遍,可真到了这里,呼吸着这座城市的气息,才忽然有种本该如此的感觉。只有这里,只有布拉格,才能承载如此的爱恋。德国的童话是属于孩子的,而布拉格的童话是属于恋人的。在电车站,有大衣下裹着薄纱裙高跟鞋,牵着男友的手跳上电车的女孩,他们可能是去参加朋友的派对;查理大桥上,处处是情侣在旁若无人的接吻。我甚至能想象得出,《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汤马斯在某家小餐馆第一次邂逅泰丽莎的情形。在布拉格,爱情如同空气,也如同生命。

亲历哈维尔的国葬

       我到布拉格的时候,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刚刚在几日前去世。在旅馆电视里,看着新闻中捷克人自发地护送哈维尔的灵柩,从市区一直到布拉格城堡区,一路上把查理大桥挤了个水泄不通。新闻匆匆而过,只依稀记得说几日后将在圣维特大教堂为这位捷克民主先驱举行国葬,具体是几日,也并未在意。到布拉格的第二日清晨,我早早起来,穿过静谧而典雅的街道,爬上通往布拉格城堡的几十级石头阶梯,想去看看童话般的城堡建筑和圣维特大教堂的绝美花窗。

       一上到城堡区的山顶广场,突然觉得气氛不大对。广场中央拉起一道宽宽的通道,直通行政院大门。一列列穿戴极为正式的卫兵扛旗迈步穿过行政院,往后方的圣维特教堂走去。好几辆电视转播车停在一起,还搭起了巨大的投影屏幕。背着长枪短炮的摄影记者的数量之多绝对意味着今天有重大新闻要发生。我定睛看了看巨大的投影屏幕,正在播的是一架刚刚降落机场的飞机,飞机停靠和下人的方式笃定地表明机上来人是某国政要。不一会儿,一架又一架飞机降落机场。再一会儿,一辆又一辆的黑色轿车驶到圣维特大教堂的门口,车上下来的貌似都是人物。而圣维特大教堂则被卫兵和工作人员围得严实,除了迎来的人物可以进,自然是不予对外开放。各种信息在我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得出了结论:今天是哈维尔的国葬。

       国葬虽是极为正式严肃的仪式,但这位前总统的葬礼并未把人民拒之千里。布拉格的城堡主要区域为三个相互连接贯通的院落,圣维特大教堂在最里面的第三个院落,现任总统办公室在第二个院落。观礼的民众可以直接进到第一甚至第二个院落,那里和广场一样也竖起了巨大的屏幕,现场直播着一墙之隔的圣维特教堂里面进行的整个葬礼过程。一大群带着黄领巾的青年从城堡下的台阶走了上来,打头的举着他们组织的旗帜,抬着小花环,队伍里面大的二十来岁,小的不过六七岁,但也不知究竟是个什么青年组织。

      我随他们也进到了第二院,人虽渐渐多起来,但并不拥挤,且甚为安静,此时离葬礼开始还有不少时间,我就站在大屏幕下看直播,想说各国政要都来了些什么人。大屏幕此时播的都是教堂门口下轿车和步入教堂的情形,看了一会儿,突然黑色轿车里出来一个中老年女人,那神态气度和之前的人的肃穆庄严不大一样,形容起来就是一拽兮兮的样子,而且看起来还非常面熟,我正想着,车上又紧接着下来一位红鼻子白头发的中老年男人,这下连同前面一位立马认出来了,希拉里和克林顿!萨科奇也来了,不过他美丽的夫人并没有一起来。各国元首或特使依次入场。

      葬礼正式开始,宗教仪式与世俗仪式相结合,交响乐队和教堂唱诗班轮换着,一个接一个的致辞。布拉格的大主教主持了弥撒,教堂里的人们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去。阴沉的天气终究下起了雨,但雨不大,刚好在露天站立的人们头发上、衣服上蒙上浅浅的一层。而葬礼的仪式也从天阴到下雨,再到雨停。在人群中的我虽不属于这里,却被整个城市的默哀所牵动。大教堂前的人潮、蜡烛、鲜花,竟如天鹅绒落地般的寂静,也许正是对这位天鹅绒革命领导人最诗意的哀悼。
      葬礼的最后,哈维尔的灵柩从教堂中运出,装上了教堂门口的一辆黑色轿车。院中的人们此时不约而同地掏出自己的钥匙串,摇动起来。这是天鹅绒革命时民众抗议的象征,寄意统治者交出钥匙,即权利。如今在哈维尔的葬礼上,捷克人再此摇响钥匙,算是对他最后的送行。灵车下山的通道已有卫兵一路站岗,人们穿插其中,握着玫瑰,等待灵车经过时最后的致意。很快,刚刚戒备森严的圣维特教堂内重归静谧。

        在葬礼结束后的几日,瓦茨拉夫广场的悼念蜡烛和鲜花仍是源源不断。这个广场就是当年布拉格之春事件时,坦克开进的地方,而这个冬天捷克人是否会叫做布拉格之冬呢?

        哈维尔的所有纪念画中,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张,画面中,他面向大海深处走去,只留给世人一个背影和一长串脚印~

本篇游记共含3302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10-26 12:25

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出去走走就好了。真心不错,图片修饰一下可能会更棒吧。(只是一个小建议,嘻嘻)

2016-10-31 09: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