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的嗡嗡

140
亚父 (杭州) LV.45
2016-10-25 20:52 2857/342

在马蜂窝内,我也喜欢常常嗡几声,有不少得到蜂子们的喜爱,也有的沉寂下去,总之,大多都有几十人喜欢吧,在这里,像过客一般,热热闹闹的来,轰轰烈烈的去,挺有意思的……

用雷登分色树脂片滤镜放在镜头前拍摄的武当山,色温转换很低了。

这张图片两天获得611个蜂蜂的顶赞。令我吃惊,大概与亘古千年的名城西安和那片形似巨龙的云彩有关,也可能喜欢的是夕阳四射的丁达尔现象。

拍照讲究前景,这种虚化的前景自我感觉挺挺柔和,看了一下,喜欢这张片子的多是小女生。

夕阳永远是那个模式,只是徽派建筑的前景弥补了它的浅薄。

盛开的花朵与含苞的小荷,就是母亲与孩子的相依。

茫茫无际的大沙漠,本来就是撒野的好地方!

把土司官寨放在黑暗中,还原它的本质。

虽然我有点腻歪常常见面的西湖,但它的秀美与文雅依然长存。这类明信片似的小清新作品总是得到一些年轻人的喜爱。

这张照片一天获得68人点赞,来之不易,这是我在啪啪的连拍中把两个渔人定格在网中,也许大家喜欢的不是网鱼,而是网人。

这是婺源旅行中特意避开景区,自行到婺源北线寻找心目中的徽乡发现的古村及古桥,此类乡村古桥在皖南及赣北还有保留,等修成了通衢大道,这种景色也就会随之慢慢消失。

九寨沟永远是美景的标杆。

景区虽是国粹和世遗,但游人尚少难以捧热,票价也较低,在凄风苦雨中挨过了500年,至今不易,请继续吧,毕竟是个伪皇帝。

去过三次,次次有惊喜,我喜爱徽州,天上人间。恨不得娶个徽州女人,住在那徽州山野,桃树掩屋,油菜花围垄,品着猴魁,欣赏着那山那雾,还有那诗和远方……

黑云压城城欲摧,只有这样,欲摧才不能摧!

西湖荷塘中总是有这些小精灵在忙乎,不知疲惫的飞来飞去劳作,看它那傻乎乎的憨态,不知它蜂蜜攒了多少?能否换得索尼相机乎?

进龚滩第一步就走到了收费亭,后来才知道沿路都是进镇的小道。不收费,立马感觉像踩了一脚牛粪。

这个嗡嗡竟然少有人点赞!原来那么多蜂蜂赶去色达,感觉似乎哭着喊着要出家,原来都是为了显摆的。世俗之心啊,难测!

田园渔歌,人造的幸福

翠鸟像个绅士一般,冷静地审视着这个花花世界。

杭州吴山上面的城隍庙,城隍爷好像是文天祥,这个城隍值得顶礼膜拜。

依然是喜欢徽州,这张图片获得点赞也不少,起码30人以上吧

锡林郭勒草原的一处喇嘛庙宇。

咆哮的虎跳峡

下了十五天的雨,终于看到了梅里雪山日照金山!摄影其实是个苦差事……

本片获得82人顶赞,看来喜欢简约风光的人还不少

这张嗡嗡两天来已经获得200多人顶赞,也有点令我困惑。回想我以前获奖及各类刊物刊登的作品,总的感觉是不论色调、明暗、构图种种,反差的拉开都是不可或缺的。

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是用墨镜遮挡在手机镜头前拍的,所以有星形光芒,很有意思吧!

五彩滩得需要恰到好处的阳光,才闪耀出炫目的光彩!

慕士塔格雪山,号称冰川之父

拉拉提的晚霞

哈萨克骑士

千年的古隧,偶然的相遇,这就是历史撞出的火花

雾失河湾,月迷津渡,喀纳斯望断无寻处……

这幅一天有38人点赞,不失我初心。

本篇游记共含1206个文字,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