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斑斓多姿的秋天遇见你——再行箭扣

12
罗罗 (青岛) LV.15
2016-10-26 20:18 658/8
  • 出发时间/2016-10-21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箭扣的秋天,掂记了好几年。
初会箭扣是在娇嫩的初夏,当时满眼的绿意葱茏,独自行走在遍布沧桑的长城上,很展意很刺激也很过瘾。箭扣长城险峻秀美,只经过她的初夏当然不会满足,当时就打算一定要会一会箭扣的秋天。
 

年年盼望,年年打算,年年眼看着别人去了又回。今年忽然就动了心,冒然有了行动的念头,很快便成了坚定的计划,如约不成伴,就是我一个人也还要再去走走。

缘分就是这样悄然而至,临要起程了,才知道,箭扣已经开始被动手术了,漂亮的天梯和鹰飞倒仰正在维修,其他路段也会逐步修护,修好以后会暂时不对外开放,那意思是不是就要圈起来收钱了?原始的长城被修好了,野长城再不野了,想来我是不会再去的了。怪不得要这么仓促而坚定地今秋非去箭扣不可呢,想必是冥冥中的安排让我去和心中早有的这个愿望做个了结。

说起这次箭扣之行的伴儿,人太多,就以有的有的来说吧。有的是铁杆,知道我有这个计划,不管怎样都要当这个伴儿的,有的是被邀请的,有的是之前不被接受出发前一天才加入的,有的是出发前三个小时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而且大部分人是没有基本的户外装备没有任何户外经验。敢和她们一起玩箭扣的人,胆子真够大的。潇一听那个阿姨都要去登箭扣,立马就说:那我也要去,连阿姨都可以去。就是这样的队伍,让箭扣长城情何以堪?

可也奇怪,就是这样的一帮人,出发前才置办齐了鞋包手套登山杖的她们就那样成功地征服了箭扣,这不是大大地降低了箭扣的危险系数?我以后再说箭扣如何如何地惊险,如何如何地难以攀爬,还有谁会相信呢?此是后话,且从头说起。

出门旅行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是结对了伙,找对了伴,这一点很重要。 
按时出发。一上车,一个问另一个:吃药了没?答:吃了。再一个问:这不吃药都没法儿出门?
我大惊:都这样了还怎么爬长城?
都小点声笑,好好坐车,还有晕车的,得坐在前排副驾,好给司机端茶倒水。

拉了一车的司机,个个都能开车,冒着点点细雨,都要求无论如何也在要当夜赶到西栅子村,第二天好一落巴稳地爬山。
十个半小时的路程,过省界的时候堵了一个小时,服务区休息的时候换了半个小时的轮胎,其他的时间都在路上。不停地吃啊,说啊,笑啊,然后就是四仰八叉地优雅睡。轰动得全车又是打光又是拍照地好个忙活来拍摄各种优雅,这纯是一群没事找事自得其乐型的人。

那些有事没事不能来的小伙伴儿们,可以凭空想象,一辆车里,有脂粉香,有水果香,有点心香,有萝卜发酵以后的清香,想想就醉了的,但实际上,不时爆发的大笑,将所有的香气冲撞得荡然无存。有人说什么都不怕,就怕车上的人大笑,这样的一车欢声笑语,要想静静都不能。

住的地方是大炕,谁都想睡个靠边的地方,独自想静静。这时的谦和礼让不好使了,争执不下的时候,只有一个办法,抓阄。在服务区借了笔,写好了纸团,过了北京就抓阄,抓到几号睡几号。本来我的号是最好的一个号,结果却是无语的,没法多说了。

怀柔是一个漂亮的地方,我们深夜路过的时候,都魅惑于她在夜灯下大气素雅清新的美丽。过了雁栖湖进入山区,夜好安静,黑黢黢的群山在暗夜中连绵起伏,或悠悠远去,或扑面而来,那种黑在一个没有一点自然光的夜里,黑得那么透彻。我建议停下山,下去在这条会车都困难的丛林夹道的小路徒步,感受一下这种扑天盖地的黑。嗯,没有人呼应,那就算了吧,只得透过车窗,在千回百转中,看着山来了又去了,悄悄地让各种像形的大动物跑近来又跑远去。车灯里依稀可见路旁的叶子红得招摇,这个地方的叶子都红了,长城之上也必定是红叶漫地。

一个叫那里的旅馆略过车前,怎么给旅馆起这样的名字,要说起来,有人问到怀柔住在哪里?住在那里。那里是哪里?就是那里。到底是哪里?那里就是那里。好好说话,那里是哪个地方?那里那里就是那里。看看吧,这怎么说得清,怀柔的那里到底是哪里。

就这么一个旅馆的名字,也值得念叨上半路。要不是这条小夜路拐弯实在太多,多少有点惊心动魄,分了司机的心可不是小事,才把话题转移到夜的浪漫和林间小路的清幽上。除了手握方向盘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觉得还没有享受够夜色的美好就到了目的地,还有那个在山路上晕车的人也除外。

天亮了,终于可以爬长城了。山里空气清冽,我早早起来去门外转了一圈。山就在眼前,长城就在不远处的山尖上。几年不见,山下很变了样子,原先的大片空地修了房子,成了停车场,沿路更多的房子和农家乐蓬蓬勃勃,瘦小的小山村猛然长大了很多。通往山里的路还是老样子,只是更清晰了。八个英国人也和我们住在一起,天刚蒙蒙亮,他们就出发。他们去山上拍拍照片就下来,然后去桂林

我们吃过热乎乎的早饭上山的时候已经七点半,碰上一支又一支也一起上山的队伍,从此就粘在了别人的队伍中,不管是快还是慢,总是摆脱了这支队伍然后进了另一支队伍,人叫那个多,而且大多是山东各地来的。济宁淄博潍坊烟台文登莱州滨州青岛城阳。。。,难不成,这个周末是箭扣长城山东日?好不热闹。

上山的路已经走成了超级高速公路,好走好认,山林里的秋天红的黄的绿的,颜色搭配得正好,雨后的空气清如薄荷,踏着落叶,赏着秋色,走得有点气喘吁吁也不要紧,心情如高山流水的古琴清新悠远,透过层层的叶子隐约看到长城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她磅礴的气势。说起来,身处在通往长城的山路上树林中,感觉这里的秋天还真不如崂山的秋润泽鲜艳有灵气。

等到登上了长城,谁还会去计较哪个秋更明艳呢?这可是箭扣长城,秋色只是点缀,主角是长城,还是箭扣的。

说了半天,才来到魂牵梦萦的长城。还从初次见面的地方上来,在这个敌楼的各个窗口流连,别的不知道这个地方好的人,上了长城匆匆奔前而去,我们在这里送走了一起上来的队伍,送走了下山的英国老外,等来了后边的队伍,三百六十度地楼里楼外地拍长城内外。

有伴儿的好处之一,是可以有人帮你拍照,留下一个和长城在一起的影子,凝固曾有的一个瞬间。当有一个相当有摄影技巧的伴儿时,就应该感到庆幸了。

这可是箭扣的秋天啊。看吧,浓浓淡淡的燕山山脉水墨画般地层层延展开去,万山红遍,丛林尽染,一条巨龙起伏在如烟如梦的画卷中蜿蜒而去,前不见首,后不见尾,使得整幅画卷波澜壮阔气势恢宏。于是人人惊呼,人人赞叹,山河壮美,长城秋色无边。

来之前确有忐忑,不知道选的日子能不能见到色彩斑斓包围中的箭扣长城。上来一看,上天厚爱,给我们安排一场这样眼睛的饕餮盛宴,这不正是我想要的么?

只是人声鼎沸,要想静静都不能,怎么会像独自一人走在长城上一样去感受曾经流逝的时光,那曾有的历经沧桑六百多年的金戈铁马与千古风流,也在喧嚣中荡到了远处层恋叠嶂的山里。

近几年,箭扣的名气太大,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趋之若骛。仅仅几年不见,长城还是变了,初来时的城墙本来还有多半人高,需要爬上来才到城楼,而现在,城墙塌了一个豁口,残砖散落在地上,成了一面斜坡,倒是轻移莲步就可上来。心痛,若你来我来,不伤她纤土寸沙该多好。

长城上还是植被繁茂,基本保持着人迹罕至时的格局,但地上踩实了的陷入泥里的碎石还是说明来走过的人太多了。

再往里去,残砖断垣越发破败,散落下来的更多,这一段原始古朴的长城还是在经受着越来越多的破坏,她的沧桑还能承载得了这样的喧哗?

跟着人流向前,想快走也快不了,正好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环顾来打量这种不事雕琢的美,闹中取静,比第一次更细致地寻找流年的痕迹。

西大墙下的单边墙堵着,排了一长溜儿的队伍。单边墙下的路基已经塌毁,只容一人通过。记得那是初次走过的第一个险段,自己一个人攀上了颤微微的仅一脚宽的城墙,再攀回到高处城墙内的路基上,心还小悸了一下。此后走过的险路多了以后,这面墙在记忆里已经不成为难过处。而今又这样过队伍,自然不必当成险要之处,人人都能过,咱们自然也轻松。人都有这样的从众心理,人一多,就不会有害怕不敢做的事。

我最后一个通过,看着前边小心翼翼通过的那个有恐高症的她,在心里窃笑,立在城墙之上,仅眼角余光瞟到窄窄的城墙之外的沟壑,那小心肝是不是也在轻颤?

向上的路是陡坡,碎石断砖嵌在泥土里,手脚并用地爬吧,谁也不用牵挂要帮谁,谁也不用掂记谁能来拉你一把,自己试着踩牢抓实地爬吧。

好过瘾,就是人多,太热闹,爬两步贴在墙上歇两步挺费时间。

西大墙上的灌木两边的路越发明显,两边两排色彩艳丽的背影,都低着头呼哧呼哧地挪动也很壮观。小心地避开人潮,偶尔在边上手搭凉棚地远望近瞧,也不失乐事一桩,远观明目,近瞧乐心。

这一次再走箭扣,明显地注意力已经不在箭扣的险峻难行上,心态更放松,不再有前不见人后不着影的焦急,险境方能揽胜,欣赏风景欣赏风景。

一个自诩来过一次的人非要把西大墙说成是天梯,他告诉同行的人这里之所以这样陡,是因为这里被叫做天梯,天梯就是陡,难行。这人的师傅肯定糊弄了他,所以他会一直不知道这里哪里。陡然善心启动,我也是没治了,非要告诉他这里是西大墙,因为上去就是北京结,你看那边还过来一条长城,这里是三条长城的汇合点,再过去是鹰飞倒仰。那哥简直要大声起来,声明他已经来过一次,是从那边往这个方向走的,过了鹰飞倒仰和北京结就是天梯,就是这里。好吧,心里不由得叹息一声,不应该,不应该,我是不不用管他们是不是真正地知道这是哪里才对呢?跟自己说过多少遍了,不必太认真,就是偶然碰到自以为是的人也让他那样认为好了。心态真好,把说过的话丢在风里,蹭蹭地爬山去。

北京结,地标式的地方,那棵松呢?不见了,地上只有一个小土包,树没了,再也没有机会从那棵北京松的枝丫间去瞭望鹰飞倒仰了。好让人失落,就像赶老远地去拜访故人,故人不在家一般地没着没落。人不在家还会回来,这树能回来么?物事的消亡就这么简单。

我在北京结前的空地上空落落地走来走去,千方百计寻找一点寄托,拍照,拍照吧。

北京结的视野开阔,看多姿多彩的秋色正合适。远处的鹰飞倒仰在花团锦簇中显得温情了许多,拖着长长的翅膀,启势欲飞。这一片的山势相对和缓一些,舒舒展展地铺陈着浓墨重彩。长城的北坡秋色相对浓重一些,南坡的秋色相对迟钝一些,相必下个周就是南坡的歌舞场了。

远处天边刚刚还有的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隐去了,天边正露出一片雪青色,丝丝白云流转,远处青山如黛,近处红黄绿染,值此秋风飒飒之时,再这样手抚青砖咏叹时光消亡掉的一切,真是要错失良辰美景了,展开丝巾,向长城秀秀即墨娘娘的情怀吧。多亏那些最上镜的娘娘没有来,我才有机会去抢个镜头。

下了北京结,去向鹰飞倒仰。一路要不停地驻足,拍照拍照,天空柔美,秋色夹道,心情愉悦,走在这画卷中,已经不记得人世间还有的柴米油盐,天地间唯有长城上的我们包裹在赏心悦目的绚烂中,尽情地徜徉,还有什么好计较的,把那小心情拿出来,任性地飞吧。

长城上的路不好走,上不好上,下不好下,很少有坦途。

向着鹰飞倒仰去的路上有一处断崖,四米左右,站在底下需要仰望,这是此程第一处需要攀爬的断崖。边上的牌子,写着前方鹰飞倒仰维修,前路不通,请绕行。绝大多数的人从旁路绕走了,我的铁杆同伴问我怎么走,我说上,然后她就义无反顾地爬上了那处挡住了大多数爷们的断崖。这处断崖上有一棵可以借力的小树,我俩还想念了一下崂山天心池路上的那棵越长越粗壮的可以借力而上的小树,和这棵,异曲同工。

一路前行,果然此路不通,再爬上一处随时可以塌掉的小断崖,过了一个城楼,就看到了长城上修路的工人,禁止通行。

只得远远用眼光摸摸了去往鹰飞倒仰的一路,还有转过去的小天梯和天梯,封起来的这一段才是最值得一走的精华,站在鹰飞倒仰上极目远眺,那多彩的绚丽就会在眼下流淌,还有那个像怪兽横卧的大山头,在秋天会变得柔情一些么?算了,看不到了,就这样凭空想象一下来安慰自己那颗已经受到伤害的小心灵吧。

和几个同行的勇士一起掉头回来。两个男英雄从城楼的脚手架上下来的时候,我们也从断崖退回绕到了墙外,几乎同时下来。

这一绕,就绕过了鹰飞倒仰和天梯。 

踩着簌簌的落叶,厚实的叶子打滑,得仔细点走,一路念叨着看谁先腚蹲,我们就一起笑她,也没看到,也没捞着笑。 

本来是在山东人的队伍里走,不小心问一下身边的收队,却换成了葫芦岛的队伍,顺便把我们也收编了,一路侃个大山走着还不累。从一路夹杂的山东队伍中忽然到了兄弟省市的队伍中,还真有点新鲜。

又得爬直上直下的城墙翻到长城里面去,这就到了天梯的脚下,天梯的最下一段已经坍塌,不能通行,天梯上还有人往上上,既然来了,不上去走走是遗憾,有的人便上去一领风骚。天梯我感觉还好,谈不上险,就是陡点,有楼梯,慢点,属于好走的路段,天梯再往上,到小天梯,再到鹰飞倒仰的路走起来可是激情飞扬的,够劲!

到天梯已经十一点半,我们就在天梯脚下吃饭,小休整一下吧。面对着高高盘踞在山头的长城,迎着锦山绣谷,和着身边来来去去的人流,这顿饭虽然凉点,随便一点,还是吃的津津有味。潍坊的队伍还就着我们的饭局开了一个隆重的小会,我们有幸列席。不觉庆幸,得亏我们的队伍小,不用如此地大张旗鼓。

饭后,在这样色色生香的大背景下,免不了又在石上旁若无人地卖弄姐妹间的亲昵,并要摄影师友情帮我们记录,直拍得摄影师看不下去了才罢。

有的人有的人去爬天梯,我看包。看着看着就不能好好看了,背着相机左右转着通过镜头观美色。心生一计,不如去到这边的城楼顶上看包还是居高临下,还能放眼观景,岂不更好。

老远看到还有的人在天梯脚下并没有上去,便喊过来给我当写真模特。好个摆拍,惹来旁观也顾不得,只管顾影自怜。

长城的这一段应该说在景色的配置上是最美的,山势起伏回环,长城跟着山势,高高低低,左摆右转,避免了平直高低的单调,生动而富有韵味,再搭配上丰富的颜色,使身在其中的人犹如入了画卷深处,哪里还舍得出去。

天梯再往前走是将军守关,更是美得不要不要的。这边的绿色更多一些,从而衬托得红的黄的颜色更鲜亮,使颜色层次分明,大大提高了对比度。近的远的城楼错落有致,长城连着城楼缓缓而来,这一幅画卷的铺陈最秀外慧中,值得好好鉴赏。哪一段单独拿出来构图都可以编一个很美的故事,于是有的人就成了故事的主角。

最紧要的是我们可以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机会制造出长城上只有你我的空旷廖远,造就一份只有你我可以言说品味的意境,或浪漫或温情或豪气冲天或柔情无限,不一而足,箭扣长城给了我们这一片美色,就是让我们来同息共融的吧?

时光再过五百年,长城上的风也会对后来人说一说五百年前曾经有那么几个女子,因为留恋这里的美好,把她们的快乐挥洒在了这里。仔细看一看,流转的时光里会不会留下那群女子的或胖或瘦或高或矮的身影,容貌不说,快乐是美丽的源泉。

远远地能看到箭扣了,今天剩下的路没有难度可言,便洒了丫子,各奔各的。

铁杆的伴儿神了,一直处在打头的位置,转眼就不见,抬头一看,肯定能看她或手脚并用地爬坡,或手脚并用地下坡。我只好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好给她拍背影,让她的红衣服做长城秋色的点缀。

最后的两个互为保镖,走得不紧不慢节奏感极强,中间的两个,一会儿跟上来,一会儿等等后边的两个。

奇怪的是前前后后的人漫山遍野地都在喊我的名字,我只得追上等到再恨恨地跟她们说,不要这样肆无忌惮地喊叫我,难道不怕我的名字被印在长城的砖石上?不怕长城的风把我的名字记住卷走?不怕喊得到处盘旋守护长城的乌鸦也会叫我的名字?

都给我打住,长城就这么一条路,都自己琢磨着走。于是无路可走的欲哭无泪和前后无人的凄苦无助都曾暂时地袭击过她们。

前边的仨走到箭扣,坐在台上等了后边的仨老长时间,等到太阳西斜到山头,才看到远远的高坡上坐在地上挪下来三个影子,据说这一路,全身能用的部分都用上了,手脚屁股膝盖,行这样的路是不是好过瘾?

下去大坡就是箭扣,在这个角度能很好地看到箭扣的满弓扣箭的全形,气势磅礴又如蓄势待飞的巨龙,让人不觉想用高喊来抒发一下情怀。抑或盘腿坐在青砖之上,对面的长城静静地卧在眉目如画的青山上,如此去寻自己想要的静静,静观内心深处的自己也不失为一份美妙。

今天的路就到这里,剩下的明天走。热心的驴友特意给我们指了一条不用去涧口交钱下梯子的路,我们在这就着暖阳吃完东西就直接下山。

包里有一个大大的水果罐头,背了一天,吃掉吧,减减负。还没吃上罐头的时候我去请路过的驴友帮我们拍合影,拍完合影我又去台上摆丝巾蹦高,蹦完了回来一看,我背了一天的水果罐头连汤都没有剩下来,这件事是不是值得让我想起来就念叨几遍?

一天下来最轻松的时候就是在行程即将结束的时候,眼看着离回家躺在床上的距离越来越近,精神状态几乎要恢复到满血的状态。太激动了脑子就容易不转弯,有的人竟然站在梯子跟前还要问问是不是从梯子上下来。“不是从梯子上下,你从梯子边上跳下来”,指导也很简洁利落。

下山的路满是落叶,渐渐融入到饱满的秋色中,兴起,去落叶中躺一躺,今天还没用上的脊梁也算是用上了。

下到山下,走过的全程基本上都在视线之内,长城随着群山环绕着这几个散落在山间的小山村,山和长城的剪影好安详。(此片借用驴友,谢过)

一夜无多话,我睡得不好,这一晚睡在两个人的中间,打通腿,结果两个人都斜着睡,把脚齐齐地给了我,我要放下胳膊,正好压了她们的脚,善良的我把胳膊放到了头顶。于是两个人跟商量好了似的,你一下我一下地蹬我的胳肢窝,一蹬我就醒。也是夜间主意少,竟任由她们胡为,挨到了天亮,熬得眼睛都是肿的。

第二天的路险,曾极力动员大部分人不要上山。她们都是极有主意的人,说什么都不行,来了就不能错过。

清晨五点三十八的时候催促大家都快点,我们争取按照说好的五点半出门,实际上四个人五点五十才出来。趁朦胧走得快,四十分钟上到涧口。村子里有鼎沸的队伍在集合,我们匆匆赶到他们前边去,想着别和他们一起挤长城。 

紧赶慢赶,老远就听到了长城上人喊马嘶乱成一团,还有比我们更早的。 

人多好做伴,慢慢走吧。所以预计的哪段路能走多长时间不好使,堵车的时间太没有办法控制了。如果心态好,堵着的时候,悠悠地赏着远景观着近景,形形色色都是不错的。 

清晨的长城,没人的地方肃静安然,真的可以触摸到那份历史沉淀的厚重。最显眼的是青魆魆的山的影子,山顶的城楼是山的冠上顶戴,庄严静谧。而有人的地方就跟开了锅似的,热气腾腾。

涧口往上去镇北楼的方向,刚起步的地方本来是一段几近直上直上的断崖,现在已经被踏成了斜坡,滚满了碎石。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减少在古长城上的人类活动,但我自己会保证少来,人类的力量太伟大了,不光能在这样的险峰上修建人类智慧结晶的长城,还可以不用几年就轻轻的改变以致慢慢地毁掉存在了这么多年的长城。时间的河啊,你携石裹沙地湮灭了多少存在?

今天的路能有昨天路程的一半,但难度是陡然上升的。这一段的山势起伏更大,势险而更有韵味,长城跟着山势走,直上直下的陡崖在鬼见愁前有三处要攀爬,下坡的路也陡,鬼见愁是最大的的一处,是需要攀爬的崖壁。

因为地势险要,路更难走些,这一路几乎都在排队。慢慢走,慢慢看,安全第一。

本来自己一个人走的时候,觉得这段路极难走,迎着涧口小布达拉之前的断崖少有人走,多是从旁路绕出去。如今,这些断崖成了常规路,老远一看,红的绿的黄的各色的身影踞在崖壁上慢慢地向上蠕动。这些崖壁如今已被爬了出来,可攀援的地方很多,路越走越多。再加上人多,多数人上得义无反顾毫无惧色。我们两个人勇往直前,再两个人绕得旁路,都走得激情澎湃,心满意得。

太阳升起来,阳光打到对面的山谷里,把漫山遍野染上金色的光辉,满眼都是充满爱的温暖。

背阴的山谷里照旧是层林尽染,风光无限。这段路上的山体裸露在外的石多,多呈白色,使整个画面的质感更强,更见国画的韵致。险路的惊心动魄和山色的绝美结合得到位,便生了不虚此行的感动。感谢机缘巧合给了我这样一次别开生面的体验。

借着等那两个人的机会,把我们的丝巾再次在长城上舞起来。总想把山的冷峻,秋色的温厚和长城的古朴与丝巾的柔美好好渲染渲染,但想象的总和技术不能同步,只得作罢。

不料对面排队的队伍鼓噪起来,显然远观飘扬的丝巾是美的,特意为对面懂得发现美懂得欣赏美的驴友停留了一会儿。那个远远地喊着让等他来拍的哥儿,不好意思不等了,我们带着摄影师的。

等到了后来的两个人,一起去爬鬼见愁。鬼见愁也不是几年前的鬼见愁了,以前的塌了,现在的改在上次我走错路而误爬上去的地方。当时是没有路的,现在爬得有了明显的印迹,磨光了的石头就是路。

依旧是手抓牢,脚蹬稳,胳膊腿的力量相谐调,最明显的是有舞蹈功底的大长腿要占优势得多。有惊无险地上来,得为另两个交钱买梯子的点赞。

在这种后无退路的情况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上了。走过了鬼见愁,这两个也可以大言不惭:再没有不敢走的路。以她们的状况,能走下箭扣的全程,不只是她们自己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旁人也为她们竖大拇指,超越自我是此行最大的收获。

上次走鬼见愁到镇北楼的那一段上坡路走得很崩溃,想必是体力在最后的不济,加强了这段路的难度。这次再走,完全找不到走紧十八盘,憋着一口气上到顶的咬牙坚持的感觉。倒是不时地前后观赏着美景,走得清风拂面,畅意无比。

很常说的一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行走的初心就是要去发现美,欣赏美,体会美,感受和大自然相融合的快乐,方能不虚此行。

秋天的箭扣长城是一种温暖的色调,和春夏时的咄咄逼人完全不一样,好喜欢秋天箭扣的俊朗隽秀。

一个哥儿坐在台上赏美景,随意地攀谈起来,他是昨天从九眼楼走过来的,来过多次。他夸奖我们:你们走得挺快,刚还看到在那里玩丝巾,这么快就上来了。
看吧,这长城上的丝巾有多么招眼。

来到镇北楼下,有人看梯子,收钱。梯子上写着五块钱一位,大姐说每个人给两块就行。边墙上坐着一个人,说不用梯子就从这边爬上去。当然得爬,又不是没爬过。我爬上墙,在楼上找抓手找落脚点,后边上来的小哥儿说,墙上的眼都堵上了。大家群策群力,上边的援手拉了我一把,就那么上去了。随后鱼贯而上的驴友在后面排队都走了我的路,那个瞅着人多跑梯子上来的人说,我给人断了梯子的财源,大家都没有花钱买梯子的了。那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别引起梯子主人对我的不满。

镇北楼是箭扣这段长城的最高点。站在楼上四望,视野最为开阔。远山飘渺,在层层画卷的边缘,是水青色的天边,云雾缭绕,清新雅致,衬得近处的五彩纷呈格外盈目。也就当得这个季节,才会呈现这般美丽的秋韵秋致。那边的牛犄角边的秋色饱满得也要溢出来,长城在那边拐了一个长长的大弯逶迤着向慕田峪去了。

看了野长城,还会对景区的台阶路有兴趣么?问了她们,都表示索然无味。反正去走景区的台阶路肯定会把我走成瘸腿。

就此在镇北楼打道回府。后来有驴友发来他们去慕田峪长城的照片,也是美不得了。整齐的长城在秋色的掩映下,也是美丽非凡。发一驴友的片片润眼。

下山的路,山色好像比箭扣那边还要盛些,几乎在红色中穿行。在林中能听到人语喧哗,那是挤在长城上等待通过的人们,太多仅容一人通过的路段。听去离得很近,但只闻人语不见人,是空谷传音么?

这两天长城上的人真多啊,下山的时候碰到上山的队伍络绎不绝,带着美好的心情跟所有的人微笑,他们也是笑脸相迎。一个姑娘头上戴了一朵鲜花,这个季节还有这么娇艳的花可不容易,不由地夸奖了一句:好漂亮。姑娘随即说谢谢,我的后两个字没刹住车也蹦了出来:这花。姑娘说以为是说我漂亮呢,原来是说花。姑娘你就是花呢,如花,如你我,盛开的生命都是美好的不是么?

这边山的叶子就是红得透,在山脚下看一座挨一座的山都是红彤彤的,烘托着长城的雄伟,凭添了不爱红妆爱武装的豪情,发散出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和气魄。

再美的地方总有挥手道别的时候,别了,箭扣长城,如我不再来,那是我已经把你深深地藏在了心里加以珍重。愿你再过五百年还在这里静静地守候着岁月,承载那些已经凝固的历史。

挥手作别了长城,我们走上回程的山路。更是一路惊艳,犹如在画里的仙境穿行,两侧青山斑红点点,夹道的红叶摇首致意,白天比晚上更漂亮呢。宁愿就这样忽略车里的惊呼靠在车窗上不言不语地一路走一路走,想静静就有了可能。

这两天不知道是话说得太多了还是笑得太多了,嗓子痛。
最后隆重地致谢,感谢陪我出行的伴儿们,感谢你们让我的箭扣之行圆满快乐。正是有了你们我才见到了瑰丽的箭扣秋色,有了你们我才有了快乐的分享。如果没有你们我不会这么快乐,最重要的是没有你们,我的嗓子也不会隔天痛得说不了话。感谢!

本篇游记共含9727个文字,9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的游记好赞~!~激发了我写游记的动力哇~学习ing

2016-10-31 01:02

行走的简单记录,谢谢

2016-10-31 08:42

每次想粗去玩了,就来看看别人写的游记哈哈!!

2016-10-31 12:53

为你点赞

2016-11-02 16:39

本来也应该去的,意外辞职离开北京了

2016-11-02 16:5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心似狂潮 发表于 2016-11-02 16:50:46 的回复:

本来也应该去的,意外辞职离开北京了

回复心似狂潮:秋天的长城很震撼呢

2016-11-03 07:58

引用 胜利 发表于 2016-11-02 16:39:54 的回复:

为你点赞

回复胜利:有机会应该走遍箭扣的春夏秋冬

2016-11-03 07:58

引用 liudu_kongjian 发表于 2016-10-31 12:53:49 的回复:

每次想粗去玩了,就来看看别人写的游记哈哈!!

回复liudu_kongjian:我也是,每次出发都借鉴学习很多的游记

2016-11-03 07: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