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乌孙古道:天堂地狱走一回

关于乌孙古道

       乌孙古道是一个统称,也是指古代从乌孙国到龟兹国,穿越天山南北的通道。而天山新疆包括阿尔泰山和昆仑山三山中最重要的山脉,在新疆内横亘1700公里,自东部的哈密地区起,向西一直延伸到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刚好将新疆分为南北两半。
      乌孙古道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控塔里木绿洲,主要有三条,东面的从新源那拉提穿越天山,直通巴音布鲁克草原,现在已经修成公路:中线从特克斯的琼库什台往南,经包扎墩达坂和古战场,翻过去是南疆的黑英山山口;第三条是最西面的夏塔古道,从昭苏县夏塔乡可直抵南疆阿克苏。此次我们走的乌孙古道是中线,全程约120公里左右:琼库什台--包扎墩达坂--科克苏河--阿拉皮也沟--天堂湖--阿克布拉克达坂--奥孜克里克峡谷--黑英山。
        最早徒步走通这条路的人是第一个登上珠峰的蒙古族人安少华,目前新疆的十几条经典路线几乎近一半是他探出来的,他当时探路这条路线时用了10天左右。现在攻略比以前成熟了,大致6天可以走通,这我们遇上了风雪天气,走了7天。


出发前的准备

      出发前大约准备了一个多月,包括装备,食物准备,整理打包,还有很重要的体能训练。
      基本装备帐篷、锅具、炉头直接蹭好搭档猫鱼。睡袋按照队里提示,买了温标0°C~-10°C的睡袋,但是没有带气垫,以至于后来遇上大雪天气时,晚上被冻成狗,几乎没法睡。其他穿戴装备冲锋衣裤、保暖内衣裤、抓绒、羽绒、排汗透气内衣裤、袜子、鞋子等按需准备。食物的话,早餐是粥或者麦片;中午是山之厨;晚餐是粉、饭、粥等,新鲜菜蔬到乌市之后采购即可;还有零食路餐,如果条件允许为每天准备一个水果,绝对会让自己成为最幸福的人。
      出发前一个多月的体能训练,每周四天,每天六到八公里。但是结果证明,这并没有什么用,一样还是妥妥地被虐成狗!被虐成狗!被虐成狗!

Day1:出发,雨雪初考验

         从乌市坐卧铺火车至伊宁,到达伊宁时,北京时间7点左右,新疆时间比北京时间慢两小时,天还是黑的。转大巴往八卦城特克斯县。到达特克斯县已经快中午1点,还要再继续前往徒步的起点琼库什台牧业村。“库什台”在天山的深处,是指“苍鹰众多的地方”,也指地高而偏远。
        到达起点时已经下午五点。天下起了雨,气温下降,大家哆嗦着在雨中整理行装,驮包交给马帮运送,自个背负一天物资。
      已经确定百分百会下雪,风雪天气的降临让这次的行程难度加倍,极有可能原定的6天出山,会延迟至7天。原本在乌市时的那种满怀期待被这场风雪重击,大巴车离开的时候,有一种被抛弃在荒野的凄凉,好想跟着大巴直接返程。
       雨越下越大,大家披雨衣行进。道路是水和着泥浆,泥泞到把人粘住一样,行进速度特别缓慢。不久下起了雪,地面很快就铺上了一层厚雪。

        天色渐黑,没想到第一天就要走夜路,而且还是在风雪中走烂泥巴夜路,突然就被弄崩溃了。这一天,我们也只走了4公里左右,远远没达到计划的15公里。但是也没有办法,夜深人倦,只能扎营。这时雪的厚度已经没过脚踝,应该有十几公分厚了。我们到了扎营地,但是马帮还没有到,站在风雪中等待,身子紧缩,打着寒颤。
      马帮到了之后,捡了驮包,我觉得自己此时已经被冻僵了,失去了行动能力。猫鱼非常利索地在雪地里搭起了帐篷,其他人也都陆续搭好帐篷,钻进帐篷里躲避风雪,各自在帐篷里准备晚餐。我和猫鱼先烧水喝了板蓝根预防感冒,然后拿雪化水煮了螺狮粉。一口热汤下肚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猫鱼一边烧水一边骂自己神经病才来这,花这么多钱去哪不好,欧洲也可以玩一趟了。我说好想去冰岛看极光,去津巴布韦维多利亚瀑布,而不是在这雪地中的帐篷里忍受着大姨妈,强撑着感冒未愈的身体,冷得瑟瑟发抖。
     吃完饭,穿着羽绒衣钻睡袋躺下,0到-10度温标的睡袋,还没有气垫,简直是找死。贴地的背部阵阵发凉,尽量侧躺着,让接触地面的身体部位最小,纵然是这样,身体还是冰凉的。这一整晚,特别漫长,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到底自己有没有睡着。好像夜里听到猫鱼叫我,我想发声回应,疲惫到怎么也发不出声来回应。明天会怎样?明天雪会停吗?明天撤退吧。


Day2:包扎墩达坂与夜路

      第二天醒来时,心情很矛盾,既希望天晴继续走下去,又希望下雪可以给自己一个撤退的理由。
     实际上今天是大晴天,风雪已过,太阳高照,万里无云,雪山都在发光,不能撤退,没有撤退的理由。虽然不能撤退,但是好天气确实也让心情明亮起来了。
    拉开帐篷,皑皑白雪铺满山间,帐篷都被积雪紧紧包围,鞋子也被冻僵,费特大劲才能穿上。收拾整理打包东西,费劲费时。猫鱼烧好水,也煮好了泡面,在群山环绕中,雪地里,营帐边吃早餐,这种体验很特别,四周空旷,眼前花花绿绿的冲锋衣,山上的树特别像圣诞树,树上积了雪,就感觉在过圣诞节一样,然后脑袋被冷到特别清醒。

        基本上因为我没有经验,收拾整理驮包太慢,导致自己和猫鱼出发时,大部队已经出发很久了。原来的路被这场大雪覆盖,现在的路是今天走在前面的部队踏出来的,因为天气好转,后面走的时候,路上的雪结冰或者化水,道路非常泥泞,湿滑。刚出走一两公里,前方就有人开始下撤。于我而言,这时候已经开始了,如果不是不可抗原因,已经没有了撤退的念头,喜欢有始有终,即使走到终点发现也许结局并不美丽,但依旧喜欢故事是有结局的。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无论是大部队还是小分队,所有人都走得特别快,虽说是轻装,但是路况糟糕,再加上经过昨天一天折腾的情况下,这徒步速度比平常走路的速度还要快,我被惊吓到了。我也许耐力还可以,但是速度真的提不上去。走在前面的猫鱼十步一回头地看我有没有跟上,总觉得自己扯了她后腿,硬着头皮往前走,一路呼吸紊乱、急促,跌跌撞撞,勉勉强强扯住队伍的尾巴。稍微停歇一下,都有可能会落后一大截。一路风景也没能好好欣赏,累到话也说不出来。
       直至中午一点半,遇到硬壳夫妇在路边休息吃午饭,我们也停下来休息吃饭晒太阳,才稍稍缓了口气。陆陆续续其他伙伴也停下休息。大家烧水泡山屋山之厨,一边聊天一边坐在石头上好好欣赏这山,这雪,这蓝天。这是今天里最美好的时刻,这一刻才是来这里的意义啊。

        饭后继续行进,路途中遇到二爷在等后面的队友,蹭了能量豆,吃完真的能量满满。我们继续行进,二爷继续等人。一路缓坡上行,就是一直到不了顶,不久硬壳指着前方说就快到达坂了,我以为我们就快到达坂顶了,就想这达坂还OK啊,只是缓坡上行而已。然则我还是太单纯了。到了一个小坡顶,前方一长段草原平路,河流蜿蜒穿梭其中,默契姐在危险的过河路段指导大家过河,尽头是陡峭的之字形达坂,这一刹完全崩溃。

        在这个达坂脚下,完全放弃了紧跟前面队伍的念头,只能按自己的节奏慢慢爬行,是的是爬行!上半身重量已经完全放到撑地的手杖上了,基本上上身弯曲到和地面平行。很快猫鱼的影子就不见了,其他人也 不见了。达坂陡峭,山路是一人行走的宽度,一面是悬崖。腿一抖,脚一软,一个不小心就会翻下去,没了小命。偏偏腿已经很软了,小心翼翼尽量贴着山的一面往上爬。在这一段路上,很害怕自己挂掉,逼着自己集中精神。心里特别愧疚,要是在这里挂掉,太对不起爸妈,一路上心里反复念着自己对不起爸妈,一定要活着出去,靠着这份愧疚的心情,才爬完这个达坂。
        一步一步往上蠕行,孤独地走着,你知道你的前面不远处或者后面不远处有人也同样这样走着,可是你会觉得现在全世界就只剩下自己了,因为没有人可以帮你走,你必须自己往前走,这是一场一个人的战争。天空渐渐暗淡,看到之字达坂的顶峰终于近在眼前,稍微松口气。到达山顶,狂风呼啸,一切都很凌乱,看到眼前的此番景象,你会知道之前的崩溃那都不叫崩溃,另一个达坂傲娇地横在眼前,它就在那里,岿然不动。默默在心里叹一口气,加了件羽绒服,继续往上挪动。
        到达第二个达坂的顶峰,天已经昏暗了,能看到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下山的路有些结冰,很湿滑。脚底要用力抓地以防摔倒。一开始还可以稳步前进,后来就渐渐乏力,摔一跤、摔两跤、摔三跤……因为是雪路,摔跤倒也不会疼,就是爬起来费劲。最后生气了就干脆一屁股坐下,滑下去,只是屁股凉飕飕的。后来经过一块大石时,摔了一跤,刚好摔在两块石头中间,吓到魂都飞出来了,一看前后都没有人,要是直接摔到石头上,昏躺在这里,最后就等人收尸了。对不起爸妈,我差点丢了小命。
        惊魂未定,继续往前走,终于看到前方有人带着头灯在指挥。走近了,他问我是谁,我说是小莫。他说哦,是小莫啊,我是东风,你漏了我的名字没说哦。原来昨天玩名字游戏的时候,我忘了东风大哥的名字我可怜兮兮地向东风大哥诉了会儿苦,他帮我把头灯带好,说营地不远了,让我自己先走着。听到营地不远了,打起精神往前走,拿出手机播放音乐抵抗可怕的安静,一股舍我其谁的意气,往前走着。没一会,因为温度太低,手机自动关机,乐声没有了,四处静悄悄,真是可怕,在城市期望安静,在这山野祈祷热闹。看到不远处的营灯,心情开始轻松起来。
       蹦跶着蹦跶着,到了营地就大喊猫鱼,结果别人很不客气地说,你哪里的……,原来是走吧的营地,不是我们自己的营地,傻掉了,整颗心被冰封。天很黑,看不出来路在哪里,站在走吧营地外边,不知道该往哪走。等了一会儿,来了其他人,有人说往左走,有人说往右走。我心里想都不靠谱,说再等等。后来等来几个人还有硬壳夫妇,领头的是东风。东风看到我说,你怎么还在这?迷路了啊,不知道营地往哪走了,天黑看不到路了。东风领着我们几个迷途羔羊一样的可怜人,往营地走。后来头灯没有电了,硬壳夫妇一前一后帮忙照这路,心里暖洋洋的。拐了弯,看到遥远前方的一片营灯,是真的很遥远,至少得走一个小时。心里无数遍想,为什么要来乌孙,我的体力、我的经验、我的心里准备都不足以应对这样艰险的徒步旅行,我既对高估自己感到郁闷,又对自己体力和经验感到失望。更担心未来几天是否会拖猫鱼后腿,拖队伍后腿。回到营地已经是晚上十点,猫鱼已经搭好了帐篷,烧着水,给我冲好板蓝根,又开始忙活起晚餐来。此刻好像是迷路回到家的小孩,特别想哭,又觉得太幼稚,终究是忍住了,而且受到猫鱼这么细心的照顾,我还有什么好哭的。我只是被这一天给吓呆了,吓傻了。
         庆幸的是今天营地上没有积雪,一天雪山行进25公里,加上翻越达坂,高强度的徒步,整个人都疲了,今晚也许可以睡个好觉了。明天会如何?不知道。

Day3:草原游乐场

      随着海拔的不断下降,寒冷离去,日光开始温暖。经过昨天的教训,今天很有紧张感。但这却是最轻松的一天。昨天我们还在雪山中穿行,今天竟完全是另一番景色。积雪消融,枯黄的草原显露,四周山脉郁郁葱葱,翡翠色的科克苏河蜿蜒在山间,相比之于昨日,此景更胜。

       今天我们的队伍基本走在了一块,总算是在有说有笑中行进。兴致高之处,硬壳拿出音箱放音乐,跟着律动,步子变得轻松,大家情绪也亢奋起来。二爷拿出无人机,第一次太冷,起飞没成功,第二次圆满完成航拍使命。如果说昨天是一场战争,今天有点像草原游乐场。 

        今天只有十五公里,路况稍好。在到达营地之前需要骑马过科克苏河,先行队伍有可能积压在河边排队过河,所以可以不必着急赶路。队伍在河边稍作休息,烧些热水泡咖啡泡茶,难得的惬意。背了两天的微单,因为冷和赶路的关系,从没拿出来过,终于可以出来露个面了。

        到渡河的河边时,默契姐在河边等着收队,说等齐人了一起过去,还说过河后两公里左右就会到营地,大家真是振奋不少,终于没有达坂在等着我们了。
        太阳下山了,科克苏河河水越来越冰冷。河岸一棕一白的两匹马今天已经驮了一百多人过河,现在已经疲惫不堪,身体还在发抖。可是它们还要渡我们过河。内心很愧疚,但是也没有办法了。辛苦你们再坚持坚持就结束了。过河时很紧张,怕摔下马掉河里,死死抱住马夫大哥,也不敢看一眼河水。硬壳下马时不小心摔到手,所幸无大碍。

        渡河后,走了远远不止两公里也还没见到营地,默契姐说好的两公里了呢?而且途中又经过上坡下坡,队伍走着走着又散成了几队。最后糟心的是走错路,又爬坡返回,太消耗体力。到达营地前还要过河。一棵大大的枯树四十五度倾斜横在河中,大家跨坐在树上,双手撑起身体,一点一点往对岸挪动,到对岸后,树木离地面有两米多高,二爷接应大家下岸。

       这次到达营地虽然没昨天晚,但也天黑了,好在海拔更低了,气温也没那么低,总体而言,没有前两天辛苦,可以在帐篷外看看星空,可以好好煮饭吃。和扎营在周边的潘潘,雄鹰叔叔分享了紫菜蛋花螺肉汤,和橙子姐朱朱分享了芋头腊肠饭,顺便蹭了朱朱的橙汁。硬壳是个美食家,大展厨艺,烧的菜很好吃。

Day4:Hello,欢迎来到天堂

      到了第四天,开始慢慢习惯早上整理驮包,煮早餐,拔营,没有了最初的那种慌乱和紧张。
        今天要渡河,需要带上溯溪鞋、防水袜等渡河的装备。行进没多久,就遇到第一条河。看到河的时候,我呆了,河水水流湍急,水深可至大腿,极大可能下半身全湿透,这完全不是我们预计可以自己渡河的状况。
    当地牧民拉了马在河口,两百可带一个人渡七次河。河水既深又冰冷,如果衣服湿掉,极易感冒咳嗽,如果生病,后半程就太糟糕了。当机立断选择骑马过河。不过还是有重装队员自行渡河,他们是真正的勇士,佩服万分,感叹小女子还是太弱了。

      渡河集中在今天路程的开端。渡河之后,开始缓坡上行。午饭休息时间,照例是山屋山之厨,大王couple分享的新鲜黄瓜,惊艳了大家,齐声惊叹,瞬间一抢而空。
      饭后继续上行,越来越陡。雄鹰叔叔真的如雄鹰飞一般从我身边掠过,只在风中留下陌小莫走快点的加油声。经过前面几天徒步,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节奏,重点是按着自己的节奏走,不能老想着要追赶别人,不能有压力。就像零红蝶说的压力也是消耗体力的。这样的节奏虽然还是落在后面,但是没有第二天每分每秒都濒临崩溃的 感觉,稍感舒适。
      眼前走着的山是一片绿色的草原,随着海拔不断上升,渐变成黄绿色,最后是被残雪覆盖的白色,大石块遍布。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冷。千辛万苦爬到山顶,体力几乎消耗完,都感觉到太阳穴响起红色警报。但是山顶上山脉连绵向前伸展,倒似一片平原了,这片平原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无论我们怎么走,远方还是远方,前方行走的人,像一个小点,好久也不移动,有一种世界末日逃难的感觉,如果问我绝望是什么,我想这就是绝望

      经历过绝望,才会让希望刻骨铭心。绕过一道道弯,安稳如镜的天堂湖开始显露,抚慰踏遍千山万水,一路风尘仆仆的来客,仿佛在说:欢迎来到海拔3100米的天堂湖,欢迎来到天堂。今晚我们在天堂湖边扎营。一匹马正在我们旁边吃草,它的身后就是群山环绕下蓝色的天堂湖。也许在这一刻,对于前面所有的艰苦,都觉得值得了。


       猫鱼因为溯溪鞋弄丢了,返回去找耗费了不少体力,而且感冒咳嗽,整个状态很差。这次营地水源离我们有些远,还得爬个小坡才能取水。前面受到猫鱼那么多的照顾,今天也应该是我出力的时候了。借了雄鹰的水袋和净水器,打水回来,烧水喝药。身体太疲惫,食欲不佳,煮了粥喝。猫鱼一直咳嗽,为了让她分散注意力,把手机里存的《琅琊榜》给她看。晚上山风大作,帐篷被吹得呼呼地响。而且我们的帐篷因为地钉不够,有几个是用筷子固定的,猫鱼一直担心,帐篷会不会被吹到天堂湖里去,或者我们连人带帐篷一起被卷进天堂湖里。我嘴上说她胡思乱想,但是心里也怕得很。实在是太冷了,大家都躲在帐篷里。猫鱼开玩笑说,如果此刻外面丢了钱她也不要去捡。后来我遗憾的是,在天堂湖扎营的晚上,没有出帐篷好好看看天堂湖的夜晚和天空。


Day5:一时天堂,一时地狱

      昨夜狂风大作,山风吹得帐篷呼呼响,让人没办法踏实睡觉。后半夜风终于变弱了,不用担心帐篷被吹跑了。因为躺着太冷,从帐篷这端折腾到另一端,变换着各种姿势,也没法舒服点,就这么折腾过了一夜。早上拉开帐篷,天堂湖就在出现眼前的那种体验,就好像是上天的一种赏赐,其中喜悦,只有你站在这里才可体会,否则不可言说。所以也可以原谅不得安睡的昨夜,人啊,忘性就是这么大。所以我们才能一直笑着向前。

        太阳渐渐升起,阳光洒在天堂湖的山尖,山上的雪在阳光下发出金光。湖水晶莹剔透,随着阳光,变换着不同的颜色,倒映出山的影子。四周也开始暖和起来,我们也不用冷得畏手畏脚,终于可以愉快玩耍了。二爷千辛万苦带来的皮划艇充好了气,在天堂湖边所有人瞩目下,皮划艇下湖出发。他在天堂湖划皮划艇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们环天堂湖徒步到天堂湖的另一端与他汇合。走的时候,朱朱一个人站在湖边,安静地看。我从她身后走过,那一刻觉得全世界好安静。

        雄鹰叔叔说,大王在这里向小游求婚了。回去后,看了大王制作的求婚的视频,特别的真诚,男孩子能这么细心真的不多见,美好的爱情一直都在,愿我们可以一直相信爱情,祝福万分。

        大家在天堂湖的另一端汇合,每人都沾二爷光,过了一把皮划艇的瘾,我们第一次玩皮划艇就是在天堂湖,这太带劲了。雄鹰叔叔拿出了大宝贝哈密瓜,大家兴奋地围着雄鹰要吃哈密瓜。为了人人有份,为了多吃几口,雄鹰切哈密瓜的刀法,堪比削刀削面。我们围在雄鹰旁边就像是嗷嗷待哺的雏鹰,喊着雄鹰爸爸。哈密瓜特别的甜,是这辈子吃到过最甜最好吃的哈密瓜,没有之一,大概以后也无法超越了。天堂湖边的哈密瓜在这个120公里徒步旅行中之于我们的意义,可以比得上唐僧肉之于小妖精的意义。

        还有小姨妈分享的可乐,小游分享的果汁,所有那些日常的食物在这里都变得不一样,我们每一口的品尝,幸福感都要爆棚。也许在生活中很多东西,我们都很容易获得,一顿美味的佳肴,一件保暖避寒的外衣,因为容易,所以我们从这些东西里获得的幸福感总是在不断地边际效益递减。如果我们不再关心获得的容易与否,更多去体会这些食物和东西本身的意义,也许会更容易幸福。
        雄鹰换上了他的超人服,只是没有了小红裤,真是太可爱了。其实他本来就是超人,是队伍的绝对能力者。

        今天我们没有像其他旅人行色匆匆,我们在天堂湖边玩了很久才出发。从天堂湖的马道绕过湖面,湖边是陡峭的山体,马道是牧民在山体上凿通的。走在马道上,被山体忽然滑落的碎石惊吓到,后来发现落下来的是冰块,所幸没有人受伤。经过最美的虎口,每一个人都留下了漂亮的剪影。后面还有390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在等待我们。

      二爷说我们翻过达坂就吃午饭,艾破说翻过这个达坂只需要四十五分钟……结果没吃午饭,翻完了所有的达坂。
      经过第二天的包扎墩达坂,多少有些心理准备了。所以当到达第一个达坂顶的时候,从没想过结束,第二个达坂存在是意料之中的,但是意料之外的是,还有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然后月亮已经出来了。大家朝着月亮的方向爬行。猫鱼说我们是追月亮的人,我觉得我们再继续爬都要上天了,旁边的重装大哥说,我们就是走在天堂啊。嗯。天堂好冷。这次达坂没完没了,再一次成功把我们打击懵逼。每次到达达坂顶不是兴奋,而是祈祷再祈祷不要再出现达坂了,可是每次都有“惊喜”。在每一个达坂底的时候,都想扛不住了,过了这个达坂还有的话,就要崩溃了。但是每出现一个达坂,都还是必须倾尽全力,挑战自己的极限,也许我们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多高,能走多远。爬达坂不敢看远方,因为远方看起来很近,却怎么也到达不了,只盯着眼前两米路,踏踏实实地走,在不知不觉中达到。
      最后一个达坂,马匹都不愿意前行了,在马夫斥呵下,缓缓前进。前面的一重装大姐不慎摔倒,她身后的大哥拉着她,后面的大姐用登山杖顶住她的双脚,才避免滑下山,实在是太危险了。大哥试图把大姐拉起来,可能是负重太重,雪路陡峭又滑,尝试了几分钟才能站起来。我和前面的重装队员保持一定距离,以避免他们摔倒滑下撞击的危险。好在最后大家都安全到达坂顶,这大概已经是我的极限值。

      到达坂顶之后,我们就快速沿着马道下山。我们的营地照旧在最远的地方,勉勉强强在天黑前到了营地。到很晚的时候,对面山闪着头灯,走吧队伍在满山找自己的队员,这么黑的夜晚找不到自己的营地真的可怕,不管是谁,希望能安全回去。
      我们帐篷旁边扎营的是自己进山的两个江西南昌大哥。煮了红糖水分享给我们。这对于我和猫鱼两个感冒君,而且是在感冒药告急的情况下,简直是雪中送炭。晚上他俩看到我们洋葱炒腊肠,说他们带了羊肉,提议我们帮他们洋葱炒羊肉,然后大家就合餐了。羊肉还是很新鲜,不需要什么调料,撒点盐味道就很好,就是那种肉本身的鲜美。大哥俩去年走了狼塔,今年本来打算走新乌孙,但是因为路桥冲毁,只能走老乌孙。这样的夜晚,这样的食物分享,故事分享,很开心。
        今天感受了天堂湖的绝美,又经过了达坂的暴虐,真是一时天堂,一时地狱。

Day6:奥孜克里克峡谷25公里穿越

       奥孜克里克峡谷蜿蜒40多公里,异常难行。今天要徒步峡谷25公里,全程乱石堆,渡河十几次。
       刚启程时相对轻松。不知道怎么的从渡河开始就有点不好了。今天的日哥也不对劲,脸色苍白,整个人软绵绵的。问了yellow日哥怎么回事,原来是拉肚子了,太惨。这几天下来,大家身体快要被掏空。yellow问我是否还好,我说还好,只是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干嘛,就有点像机器人在做机械运动。yellow说,你这可不行啊,你要知道自己干什么呀,危险啊。我晃晃脑袋,尽量让自己清醒起来。是该清醒起来了,一不小心摔在乱石堆中,或者一不小心掉河里都不是闹着玩的。

       中午在一个破败的小屋休息,可以挡些风,还有些风从门口呼呼地往里灌。硬壳到了之后坐在了门槛上,屋里暖和了好多,真是燃烧自己温暖万家的好硬壳。大家围坐一圈,才几天,脸上就落满了沧桑,像是躲避在这小木屋的难民。有人说沧桑是岁月的沉淀,一点都不对,沧桑是风雨的摧残,根本就不需要沉淀!午饭时间又是山屋和山之厨的showtime。潘潘是孜孜不倦的净水工,雄鹰和大王是劳模,二爷的姜茶暖了胃,橙子姐默默照顾大家。休息够了,继续前进。补充过能量,身心轻松,多希望电量是永远满格的。

       行进了二三小时又休息了一会。我和猫鱼、硬壳夫妇还有yellow没有防水袜,湿着的双脚和裤子禁不住冷风吹,只想尽快到营地,便先行出发。按二爷说的我们六点左右应该可以到营地的。可是走着走着总觉着不对劲,营地的影子始终不见。转过一个弯是失望,转过另一个还是失望。看到一个营地欢呼雀跃,走近了不是,告诉我们还得走一个小时,看到另一个营地,还不是。我们的营地永远是最远,遥远到不知道在哪里。别人告诉我们还差一个小时、5公里都只是安慰而已。yellow一度担心,我们会不会错过营地。不过路只有一条,确实是没有看到营地,硬壳确认了海拔,确信我们没有错过营地。
       天色开始昏暗,河水越发的冰冷。我们开始紧张起来,如果天黑,不容易观察路的方向和路况不说,渡河也很危险,难以判断河的深浅,太可怕了。想到这,我们又加速往前走,最后渡河也不管不顾地淌过去了。硬壳今天像是装了个马达哒哒地往前冲,还是背着猴子过河,绝对的中国好老公。我是对夜路已经有阴影了,怕得要死,也是用尽了洪荒之力,和大家一起往前冲。

       天色黑了,道路勉强可见。最后经过一片胡杨林在对岸,那边冒出点烟火,我们猜想是不是营地。但是看不到帐篷,起初喊了两声没有回应。意欲要走。总觉不对劲,应该是营地,或许是树林遮住了帐篷,我大喊探险之地,大家也一起喊探险之地。终于那边出现了个人影大喊过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只是到营地之前,我们还得渡河。河水比白天冰冷了好多,大家一边嗷嗷叫着渡了过去。湿哒哒地上了岸,默契姐在篝火旁招呼我们过来烤火,万般可怜地喊着默契姐,好想把今天的苦水都倒光光。
      我们到达营地已经是八点半,估计后头二爷、小张、KK他们大概离我们半小时左右,可是天已经黑了,后面的路一定非常艰难,祈祷他们快点安全到营地。晚上十点全队人员终于全都安全到达营地。
      快到营地的时候,看到一大群羊,硬壳跟牧民买了只羊,最后的一晚,可以吃个痛快了。晚上把剩下的食物都煮了,熬了粥,炒了大白菜和腊肠,煎了鸡蛋,煮了汤。一大哥一直在旁边看我炒菜,看我手生的样子,笑话我在家不做饭,跑山里体验生活。yellow晚饭和我们一起吃,给晚回来的日哥留了粥。拉肚子太折磨人,希望日哥恢复点体力。橙子姐也来喝了点粥,还给我和猫鱼送了感冒药,还有的汤和大家分享喝光。然后大家围着篝火烤羊,烤鸭。新鲜的烤羊肉散上点点盐,味道非常鲜美,羊排尤其好吃,原来这才是羊肉对的味道。烤鸭也非常美味。虽然经历了噩梦的一天,但是此刻就是我们一路所梦想的:繁星点缀的夜空,我们围坐在一起,大王泡茶,雄鹰切羊肉,硬壳烤着羊肉,日哥烤着衣服,猴子帮橙子姐烤着防水袜,我们其他人围坐着烤火,有肉,有酒,有茶还有石榴,特别特别满足。
 

     所以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唾手可得的幸福,极致的艰苦带来极致的幸福感,这一路真的又爱又恨。

Day7:出山,回到人间

        从北到南,北疆南疆风格迥异,草原变成了荒漠戈壁。

        早上起来,左脚脚后跟上侧,隐隐发疼,可能是昨天走得太急,一路狂奔,不慎有些拉伤了。有点担心自己是否能完成今天最后10公里的徒步路程,而且仍然是乱石堆加几十次渡河。

       纠结自己是否要骑马,可又很想徒步完成全程,但是又担心高强度运动的累积会不会加重脚伤,然后瘸掉。我的想象力也许过于丰富,我的担心确实是很多,谁叫我胆小又怕死。我掂量着,十公里也是不是很长的距离,五个小时大约可以完成,大概也许可以尝试的,心一狠,就和猫鱼、yellow先行出发了。刚好和默契姐一起,很有安全感。
      因为脚疼的关系,只能单脚使劲,跟大家的距离渐渐拉开。在我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他们停下来等我,那时心里是挺暖的。今天渡河的数量全新升级,更宽,更深,更急,更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卷卷裤脚渡河,后来见河就淌,连裤脚也懒得卷了。不过今天渡河对我来说反而是好事,每一次渡河就像做了一次冰敷,缓解了左脚的疼痛。
        早上的时候yellow送来一杯咖啡,害怕要上厕所,说不喝,后来没忍住喝了,这会果然见效。徒步路上要上厕所真是一件尴尬又麻烦的事情。

       路上短休,路过的马夫说还要过十次河,累觉不爱。默契姐很有兴致地说起他们带队的其他线路,可以看出她对这样的工作的热爱,心生佩服。歇息过后,我们要一鼓作气走出去。大概是出山心切,后面的路程,大家走得更快。我还是必须按自己的节奏走,然后要特别小心,以免加重脚伤。后来落下比较远,河也是自个过。后来回想起来觉得后怕,事实上这太危险了。假如摔倒被冲走,完全没有人发现的。渡河还是应该三五结伴等同伴渡完河,再行进是比较安全。
      在转过一个又一个弯后,终于看到公路。出山啦,我们终于出山了。真是含泪大喊。终于回到了人间。
      出山的山口是黑英山乡,因为雨雪的关系,延迟了一天出山。原来定好库车到乌市的火车,已经过期。需要从黑英山坐8小时小巴至库车,从库车换卧铺大巴前往乌市,大约15小时。一路上安检特别严格,也特别多,好几次全员都要下车检查,行李也要过安检。在车上一路折腾,迷迷糊糊睡去,我们就要回到乌市了。

后记

       走完乌孙古道出来,有人说你真有勇气。其实与勇气无关,因为在走之前,没有预料到天气的变化,如果在了解状况下,也许不会选择这样艰苦的徒步旅行,不过也不后悔这样的选择,这段经历是很特别的体验。也有人说这是升华人生的一趟旅行。但其实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一分钟可以思考徒步以外的事情,只能考虑当下,注意调整呼吸,注意步伐,准备食物,扎营,拔营,整理驮包这些就完全占据了大脑,完全没有时间思考人生。
       出行之前的那一个月里,常常失眠,对于一些事情执念太强。从乌孙回来后,竟然倒床就睡,那些执念也没有了。然后回想当初为什么会那么执着,却也想不起来原因,只觉得那样的自己太傻。有时候人就是钻牛角尖了,必须把他扔到另一个环境才会拐过弯来。LuLu说我好像更热爱生活了,对的,我更热爱吃了。
         回到乌市,总领队零红蝶他说他走在前头,一直走一直走,然后就在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不为什么,就是经历啊。是啊,人生不为什么,只需要经历而已,愿我们既可以体味日常生活的温馨与细碎,也能品尝万水千山的美好与艰险。
        毕淑敏有一篇文章叫《提醒幸福》,她说幸福是需要提醒的。这趟艰险的旅程提醒了我们许多幸福的事情,吃一个哈密瓜,喝一口可乐,温暖的被窝,这些都是幸福。以前觉得《提醒幸福》这样的文章太过鸡汤,现在读来竟觉句句真理。
      最后要感谢整个团队,感谢一直照顾我的猫鱼,感谢领队云二、艾破、潘潘,感谢温暖的硬壳和猴子夫妇,感谢细致的橙子,感谢能力超人雄鹰,感谢女超人朱朱,感谢甜蜜情侣大王和小游,感谢基友组合yellow和日哥,感谢可爱的小姨妈,感谢摇摆的小张,KK,还有感谢自己。援引《提醒幸福》里的一段话致大家:当我们从天涯海角相聚在一起的时候,请不要踌躇片刻后的别离。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有无数孤寂的夜晚可以独自品尝愁绪,现在的每一分钟,都让它像纯净的酒精,燃烧成幸福的淡蓝色火焰,不留一丝渣滓。让我们一起举杯,说:我们幸福。

本篇游记共含12000个文字,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做攻略呢,下个月粗发,果断收藏啦

2016-10-28 13:25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2016-10-31 10:02

引用 xiehao_ 发表于 2016-10-28 13:25:56 的回复:

正在做攻略呢,下个月粗发,果断收藏啦

回复xiehao_:下个月应该很冷了,注意安全,装备要带齐全了,祝旅程愉快!

2016-11-01 09:2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tx_bb 发表于 2016-10-31 10:02:05 的回复: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回复tx_bb:找个咖啡店,自己去,待一天,就可以码出来了

2016-11-01 09: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