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秋日三游武汉长江大桥有感

10
史海钩沉 (深圳) LV.7
2016-10-27 19:41 342/2

       对武汉长江大桥的憧憬,来源于毛泽东的《水调歌头·游泳》:“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记得在高中的时候,曾反复的吟诵这首诗,生活在大西北的我,当读到“长江水、武昌鱼、天堑……”这些字眼的时候,在一本翻的褶皱累累的地图册上,不停的寻找着长江、武昌,看着武汉长江大桥几个字可以发呆好久,想象它的宏伟,想象这条飞架南北的大桥,应该婉若蛟龙,气势非凡。
     后来,选择了历史学专业,对武汉长江大桥的历史也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知道的越多,越想在大桥上走几个来回,越想抚摸大桥的每一寸栏杆,越想站在高处远眺,感受那种“极目楚天舒”的情怀,感受那种“天堑变通途”的豪迈!
     终于,这次有机会到了武汉,学习之余,横跨武昌蛇山和汉阳龟山之间长江大桥就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寒露之后,武汉的天气已经转凉了很多,晚上的江边寒风习习,江边的梧桐落叶随风飞舞,泛黄的银杏叶也在枝头摇曳,幽幽的桂花香和着江边的腥味,更加显得秋意盎然,警惕干练的武警战士、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流、呼啸而过的高铁、不紧不慢的普通列车,这座大桥显得很忙,但却不乱。
      信步走到长江大桥纪念碑前,在霓虹灯掩映下,高高耸立的几个大字“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加显得绚丽夺目,那段热情洋溢的岁月渐渐的在脑海中闪现:从1913年开始,詹天佑等人在规划粤汉铁路的时候,就考虑到粤汉铁路与京汉铁路的接轨,并初步设计了铁路公路两用的大桥方案,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先后五次规划,都因为内外交困的原因,而未能实施。新中国成立后,茅以升先生担任大桥总设计师,在苏联的援建下,1955年9月开始兴建,1957年10月全部建成通车,全桥长6300米,高八十余米,下层为两列火车并行的铁路桥,上层为并行六辆的公路桥,桥共八墩九孔,每孔跨度128米,终年巨轮航行无阻。“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也是是我国万里长江上修建的第一座铁路公路两用桥,不仅将武汉三镇连线一体,也打通了被长江隔断的京汉、粤汉两铁路,形成完整的京广线。
       从纪念碑观景台前行,用脚步丈量这座举世闻名的大桥,我不停的走,还向桥下不停地观望,有许多的大船在江里游弋,也有些许的观光游览船穿梭于江边的码头间,伫立在大桥中央,武昌蛇山上的黄鹤楼、汉口龟山下的晴川阁若影若现,唯一遗憾的是汉阳的鹦鹉洲淹没在了江底,“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晴川依旧,汉阳树长青,萋萋芳草连同鹦鹉洲,只能永远的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了。凭栏远眺,距离不远的鹦鹉洲长江大桥,红色的灯光带使得它格外的注目,对面汉口江滩霓虹闪亮,鳞次栉比的高楼显示出其经济迅速发展,不愧为“外滩”的称号;不时开过的高铁的轰鸣,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大桥上,继续前行,不知不觉中,就走了头,感觉思绪还在江上飘落,那就返回去,再走一遍。
       桥上行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站岗的两位兵哥哥,我看着他们,他们看着我,好像很奇怪的样子,也是,大半夜的在桥上晃来晃去,估计他们怕我想不开,在刻意的注意我吧。返回华师后,睡梦中依旧在桥上漫步。凌晨5点钟,怎么也睡不着,想想8点30分才上课,索性再次走到江边,清晨的大桥,还是昨晚的那座大桥,很冷清,只有站岗的两个兵哥哥,很诧异的看着我,我也充满敬意的看着他们,就算默默的打了招呼,走到桥中央,回头一看,兵哥哥还在看着我,估计他们以为我着魔了。慢慢的前行,脑海中想了很多事情,一个接一个的念头,有的甚至是无厘头的,自己都觉得可笑,等回过神来,发现东方已然泛白,江面上泛起薄薄的雾,“烟波江上使人愁”,估计当时崔颢的心情也是这样吧。
      终于,学习的日子结束了,也意味着离开美丽江城的日子到了,作为最后的留念,再次来到长江大桥,从纪念碑开始,一步步的丈量这座大桥,又是一个来回,把我对大桥的思念一步步的烙在桥上,烙在江上的薄雾中,也把这座大桥的风采烙在我的脑海中。

本篇游记共含1626个文字,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未完待续哈哈!

2016-10-28 11:28

没更新完吧,等楼主更新哦~

2016-10-31 18:53
相关目的地:   湖北
290972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