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遥远的诺邓

36
沉没是金 (昆明) LV.5
2016-10-27 22:07 2655/21

最早知道诺邓是从一部电影的名字《遥远的诺邓》,但却一直没有看。这个地方位置不算太好,偏远,周围没有什么太有名的景点,本身也只是个小村子。一直想去,只是觉得为了去那里花太多时间在路上,不是太值得。所以,一拖再拖,直到这个国庆,想寻找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终于来到诺邓

 一早开车从昆明出发,经过大假头一天拥挤、龟速般昆明-大理高速公路到大理,再走了150公里二级路,花了8个小时终于到达诺邓。才到村子里,正要找住处,就开始下起来大雨。随意走进一家宅院,看着雨从天井里落下,一点也不烦躁,随遇而安。

      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好像轻易把人融入这个地方自然安静气氛里了,开始把平常绷紧的肩膀松弛下来,慢慢打量这周围的一切。

雨后,村子里不宽的石板路明亮干净,饭后沿着古道散步,在山腰看见如火山喷涌般的晚霞。

   刚刚入夜,就少闻人语。天空中雨云还未散尽,今晚无星无月。晃悠着,漫无目的的随走,一眼一眼看眼前朴素的图画。

  晨雾慢慢布满山岚,南瓜、豆角的藤叶,在田边、路旁爬的很是茂盛,中间零星夹杂些紫色、蓝色的牵牛花。阳光下,蛛网闪闪发亮,想起那首更像童谣的谜语:小小诸葛亮,独坐军中帐,摆成八卦阵,专抓飞来将。

     弯曲的石径,墙缝里一小丛绿色,一间土坯房修饰过的院落,粗陋的篱笆围起的小小花园。简单、平常,但我的眼没有放过这一点一滴。

    路边的院子里堆着些个头很大的老南瓜,这些不是主人家用来食用的,应该是拿里面的瓜子做种子或者做成谈天、盘是非的必备利器---南瓜子。沿着石径往上,来到玉皇阁。很久已经没有进过庙宇了,凡是要收费的,再有名都不去,一是没有钱,二是觉得凡是要收钱的庙宇里面供着的不是菩萨、神仙,而是要赚钱的老板和掌柜。这个地方还保持着方便之门,几个山门随意进出。听说今天还有老乡要组织洞经演奏,但来的早了,没有遇到。

  在祠堂的院落里,有两只小喵嬉戏,一个在楼上一个楼下,相互紧紧盯着,表情生动有趣。那个石缸是原先用来种荷花的吧,不过装水、粮食可能性应该更高。

   昨晚在青旅门口见到的小狗,不知什么时候出现面前,很乖,轻抚狗头忍不住逗弄了一番。

    可能每只被栓住脖子的猫咪都不会有好脾气,爪子亮的很锋利,差一点被它抓破皮。

       曾经的衙门,后来成了豪门大宅,当走过三重门后你会发觉---你已经出屋了。

     大多有些年代的村子应该都有一颗这样的大树,这里往往成为村子的中心。有个小小的广场和原来的盐司衙门。

  房屋依山高低错落而建,貌似拥挤杂乱,却每座屋子都保持足够明亮空间,往窗外一看,没有遮挡,周围景物便入得眼来。

     隐居在山里、白云下面的诺邓村 。

      诺邓盐井而兴盛了几百年,最后因海盐的兴起而回归安静。盐是人生存的基本必需品,历来统治者的盐税一直非常重,是国库收入重要支柱。在这方面没有哪个封建王朝不懂经济,是人不管贫穷富足都要吃盐,盐只能官府专卖,加上很重税,每个人只要活着,不用去税务局,就是纳税人了,保证没有一个偷税漏税的。诺邓现在的盐井已经封闭,面对这些号称是井盐制作的盐,我存着深深的疑问,不过作为文化纪念品,还有实用价值,也是不错的。

    柿子还在青涩,拿来切片吃,脆爽清甜的口感我觉得比熟透的要更符合自己胃口。牵着马的村民,从几枝菊花旁走过,就像几百年前要去驮着盐去向远方的马锅头,马蹄声,踢踏、踢踏敲击在石板上渐行渐远.......

本篇游记共含1405个文字,4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