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雾游

17
彳亍 (上海) LV.4
2016-10-28 01:05 459/3

2016.10.22—2016.10.23
我的第一次户外徒步之行,
选择了号称华东第二虐的“七尖”,
由于中雨,强度难度倍增,
作为一只户外小白,混迹于户外大神之中,
自成一股泥石流。
据说,我能走下来就是大学毕业了。。。

满城风雨

        周五的早晨倾城大雨,那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接下来迎接我的会是什么。忙忙碌碌就到下午,和爱米坐上地铁,混迹在下班高峰中,有着一种格格不入的帅气。集合过后就是一路的吃吃喝喝睡睡,夜晚的霓虹高架配合着雨滴,构成了我最喜欢的沿途风景,一番辗转,我们于深夜抵达农家。

走的人多便是路

       第一天的早饭是稀饭馒头榨菜鸡蛋,周围是不熟识的同伴,抵达登山口恰好看得云开雾散,大家一通拍拍拍。

       我和爱米按捺不住的动来动去,一声令下,便沿着马路向上,不到十秒便被叫喊走错了,回过身,走近,看着路沿旁一条泥泞的,仅容一人通过的,径直向上的小路,五雷轰顶,哭笑着说自己"too young too naive"一路高抬腿,不到五分钟,汗水便流了满面,好不容易到了一片开阔的上坡路,爱米看着喘气的我,笑到不行,我拿着纸背过身狂擦脸,骂自己stupid,脑子秀逗了那么早爬起来涂脸,现如今刘海和睫毛膏齐飞,汗水共BB霜一色。

       第一尖为西天目山,与我而言就是一个下马威,彻底刷新了我对此次户外的理解,为了转移注意力,一路背古诗,想到什么背什么,词穷语尽时抵达第一尖,整个人都high了起来,吃了某个南京队员的葡萄干,大家嘻嘻哈哈半天。原来,西天目山顶是个气象站,已经废弃了,四下白雾茫茫,什么也看不清。自从拍了张照片,就决心再也不把头发散开,再也不摘下帽子。

       下坡的过程是欢快的,看着大家脚步飞快,我也肆意的向下奔去,一个不留神就是自由落体式的着地,摔得屁股生疼,只能由人架起。接下来就是实测最高的第二尖龙王山啦~
       开始时一路并无风光,随后进入草丛中,"哎呦"头撞在横亘出来的树干上,"啊呦"脚绊在缠绕的枝条间,自顾不暇,最后还是爱米一路提醒才免了我接二连三的哎哎呦呦,黄色和泛红的树叶落得满地,零落映衬着绚烂,走在后面的姐姐放着缥缈的梵音,心竟慢慢变得沉静。就这样我们爬上第二尖,几个早已抵达的强驴已在各种摆拍,霸气力量外露,我在一旁直呼好帅,还免费欣赏了八块腹肌,此处省略一千字。

仗杖走天涯

       匆匆吃了一个苹果,套上雨衣,我们又奔赴在了去往药王峰的路上,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应该都会对这个名字记忆犹新。听着音乐,哼唱着,行走着,路边有不知名的植物,隔一段路一个路标,四下只有风声,吹散雨滴一片,我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路,就像是人生,寂寥而又充满希望,缓缓向前,不知前路,不美丽却有不问的生猛和不说的勇敢。
       为什么要爬七尖,可能是因为它们迥然不同,各有各的风格,像极了天南海北。
       我们追不到前面,后面追不到我们,随着那个橘黄色的身影走走停停,到达休息的小峰。沿着所谓的路,遇到另一批同行者,迎接我们的是一大堆岩石,中雨也不期而至,依靠对讲机在一片瓢泼中问清路线,开启手脚并用的攀爬模式,期间的艰辛不得赘述,只知到达药王峰顶时已是全身上下里外湿透。上山几多艰难,下山只多不少,噫吁嚱!

       一眼望去几乎垂直而下的岩石,突突兀兀,为了放低自己的重心,一次次蹲坐着向下挪着,积了水的石面隐藏着风险,找不到落脚处只得背身向下。山路崎岖且蜿蜒,右面岩石,左边崖,中间的路甚至不足以放下两只脚,前面的姐姐一个重心不稳就摔了下去,所幸距离下面的岩石不高,而且有背包的缓冲,还是伤到了胳膊,踏在平路上回望岩石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

溯溪和涮菜

       接下来就是横切千亩田了,和之前相比,这是好走的一段路,但很消耗体力,雨还在下,在山间聚集成一股一股小溪,开始还会有所闪避,到后来就是一脚踏入,无所顾忌,鞋子溅上泥泞又被冲刷,水在鞋里横冲直撞,帽檐上,雨衣上滴落的,分不清是雨还是汗。问夜色还要走多久,事实证明:夜色的五分钟我们至少乘个六吧,想想他们在山间奔跑的影子,好想成为一个野人啊~

       辗转之间,我们终于抵达了扎营的农家。兴奋一秒钟,换了衣服就躺在帐篷里,大吃特吃,和爱米聊到发现所有人都去吃饭了。
       没有位置的结果就是蹭到了领队们的火锅!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和粑粑年龄差不多却看着像四十的晓晖,可爱的狮子大叔(原谅我不知道名字),让人膜拜的安老师(我到那个年龄估计只能坐在阳台上晒太阳),夜色(嗯,老大),小翟(超级靠谱的小哥),陈云(暖心天蝎男),逗逼(就是辣个橘黄色的身影),还有那神(请脑补我满眼崇拜和欢喜)。欢声笑语冲淡了所有的艰辛,一激动就立下了Flag:明天不下撤,走完七尖!

你滑草来我滑泥

       清晨吃了早饭,背上背包,踏上了前往仰天坪的路,经历了找不到路,前队变后队再变前队,我很荣幸的成为了倒数第二人,而倒数第一是小翟领队。仰天坪啊仰天坪,就是个大泥坡,纵使有了爱米的冰爪也是滑的停不下来,我竖叉,我斜叉,我飞天,抱着树干,扯着枝条,一路无摩擦,多亏了以小翟和孤舟的脚为支点,才和爱米安然下山。
       中午的口粮格外丰富,配合着我黑黑的手指甲,简直不忍回忆。

大仙顶你在哪

       没有人告诉我们,爬第七尖要先翻一座山,从抬手挡枝叶到后来任由它们噼里啪啦,上上下下,每一段平路都成了恩赐,爱米爆发出惊人的好状态,穿梭其中,完全可以想象到她抛下我以后在山间的肆意奔跑,我在后面走走停停,听着雨滴声就恍了神。现在回想第七尖,脑海里就是抬头望也望不到顶的雾,和永远的上坡。停下来双腿和双手都有些微微颤抖,因为流汗太多,陷入极度缺水的状态。在意识都涣散了的时候,唯一残存的就是向上爬,因为没有退路,每次抬头看到前面的安老师,一步一步,就觉得自己可以撑下去,我们都不想留遗憾。一遍一遍问小翟还有多久,那神回来接我们,站在上面,就像是一个标志,指引我向前。
       看到大仙顶的时候我很生气,因为太丑了,风还那么大。

       下山的路好走许多,都是连续的下坡,藏在路边的小莲花反复诵读着"阿弥陀佛",没有水的我和孤舟坐在溪水旁,灌了一瓶溪水下肚,吃了压缩饼干,体力才少许恢复。走着走着就只剩了我们俩,太阳下山,寒气四起,暮色要四合,最后还是走了夜路,也因此才带了孤舟的头灯耍帅,一片漆黑中,听到那神喊"八佰伴",一下子笑出声,心情超好。就这样半明半暗的下了山,和山下的队员们汇合,结束了12小时的奔波。

后记

       你写遗书了吗?
       酒过三巡后,晓晖曾这样问我,我愣了一秒而后说没有。我似乎至今仍没有理解这个问题,也至今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两天的经历。爱米后来很多次的提及一个词:后怕。我无法感同身受,也许是少年轻狂的不知畏惧,也许是内心深处的不安分。
       究竟是什么让我选择如此坚定的参加这次徒步?也许是对生命的热爱。
       我走过了50公里的距离,翻山越岭,经历了穿行于草丛竹林,枝叶不断扇打在脸上的疼痛,感受了风吹雨打,汗和雨混合流淌,眼镜水汽永不消散的迷蒙,体验了岩石攀爬的手脚并用,绝望坡一路下滑的不停歇和山间涉水前行的不犹疑,历经了意识涣散的意志支撑,缺水后的狂喝溪水和太阳落山的发冷,搭在房子里的帐篷听不到雨落的声音却是潮气四起,夜晚的公路看不到漫天繁星却有头灯的光束,我走了下来,满身泥泞,面带笑容。
       在此之前,我想过无数分享的言语,到最后坐在车上是一种无法言说的静默,和人间失联的两天,像是在往日和现在之间划下了巨大的鸿沟,那些未曾经历的一无所知,不想谈及的疏离。
       如果你曾和我一样。

本篇游记共含3138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2016-10-28 12:27

孤舟来踩踩,哈哈哈!美丽的姑娘,行文流畅!赞!

2016-10-28 15:31

不能去旅行的时候就跑来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过过眼瘾~

2016-10-31 12:55
相关目的地:   杭州   浙江   临安
6360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