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带娃自驾游加西,九天的旅行和洗礼

17
stoneclizs LV.4
2016-10-29 00:00 417/5
  • 出发时间/2016-10-04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11000RMB

本文是老婆的原创。
十月四号到十二号,我们带着孩子去加拿大玩儿了一趟,这次旅行是老公提议老公规划老公领队,他一人担当票务、导游、司机和翻译的角色,我和丘丘则负责一脸懵懂尾随其后,不问何去何从,旦享美食美景。可是这世上哪有这般不劳而获的好事?这次旅行的“痛并快乐”,每个人还是推脱不了各自承担,包括我儿子。当然,最辛苦的仍然莫过于“能者多劳”的那位,“能力越强责任越大”哈。

准备阶段

这次旅行是我们第二次独立带孩子出游,第一次是半年前去南京,挑战不大,而此次是任重道远,语言不通,无亲无故,不得不考虑周全,老公的功课也因此做得极为周密。机票提前两个月订好,海南航空,北京直航卡尔加里,三人往返一共一万三千人民币。酒店提前预定,沿途入住四个酒店,事先让携程打探了“有没有拖鞋和热水壶”,答复是“三家有,一家没有”,无奈只好全带上,我们要特别感谢那家说没有的,诚实。提前预定酒店很有必要,有的酒店不接待孩子,因此少了一些选择,而十月初的酒店仍然很紧俏。

选择自驾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带孩子,时间很难规划,跟不了团;第二,老公很自信,虽然在整个旅行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的这份自信备受挑战和打击。提前租好了车,三千人民币,租车行的中国办事处还体贴的寄来了导航仪,有IPAD那么大,操作繁琐,直接弃用。老公在手机里下载了个离线导航软件,旅行的前半程我们全靠它勇闯天涯,后半程剧情逆转,上演的是地图和老公相爱相杀。为了以防万一,我的手机里也下载了这个软件作为备份,但最终没有用上。为了提前熟悉租的这款车,老公还特意联系了一家销售该车的4S店,谎称要买,试驾了一次,设想可谓严密,思路也很清奇,可惜然并卵。另外,国际驾照和加元也是在国内提前准备好,近期汇率5.05,没什么波动。

行李方面,我们三口带了一个28寸箱子和两个背包,洗漱用品和拖鞋,开水壶,内衣裤,开车导航需要的手机架、存好音乐的U盘和车载充电器。出发前关注了几天卡尔加里的天气,十度左右,带厚外套即可,但是一念之差还是带了三个人的羽绒服,箱子直接被塞满。所谓“一念天堂”,雪从我们抵达的第二天开始下,时断时续,一直下到我们回国才收手。出发前向去过加拿大的朋友取经,她特别强调要带药,因为忽然变冷孩子容易感冒,为此我们把感冒药退烧药消炎药胃肠安和创可贴都塞进了行李,结果孩子没用上,倒是帮了大人的忙。另外,我们借鉴了之前南京之行的成功经验,丘丘走哪睡哪,与行程格格不入,手推车是兼顾游览和带娃的必备神器,不远万里的背着,结果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成为百无一用的累赘。
物质准备已经极尽能事,我们还能准备得更好吗?

下面说一说这个团队的精神准备。作为领队的老公是自信满满的,毕竟整个做攻略的过程他已经神游了数遍,这种感情投入远远大于实际旅途本身,要是能加上VR技术,估计去不去也是两可。但是,如果把我儿子这个变量考虑进去,整个行程就变得极具个性,不是任何虚拟现实可以取代的,这道理放在我们的人生里也同样适用。小家伙早就期待着这次旅行,多少是因为可以少去几天幼儿园的缘故。中秋后他已经开始抵触幼儿园,理由是“老师不让剩饭”和“老师厉害”,每天晚上睡前都陷入焦虑,担心一睁眼又要去幼儿园。我们怕他情绪低落、免疫力下降、生病耽误行程,干脆提前几天替他请了假,他也信誓旦旦,说旅行回来后一定会去。他在家呆了四五天,能吃能睡,心情也很放松,但是一天到晚在沙发上看《熊出没》的样子着实让人忧心。至于我自己,只希望借着这次旅行放松一下,可以冠冕的放一放写作计划和绵延几公里长的书单。我捋了捋家里和自己的所需,发现飞这么远竟然没什么要买,勉强需要一瓶香水,还主要是为了对得起签证。事实证明,计划和现实如此登对,我们夫妇十分般配,一个心里没种草的家庭主妇,和一个志在游山玩水的男性领队,完美自洽。

看起来万事俱备,只待启程,但事实上至关重要的一个心理准备,我们连想都没想过,这种疏忽给整个行程带来了莫大痛苦。

第一天 出发(10.4)

话还要从出发前一天说起,丘丘中午没睡觉,晚上吃完晚饭马上不省人事,七点,睡了一轮,第二天早上七点才睁眼,精神矍铄。我们吃了姥姥姥爷带来的早点,姥爷开车把我们送到天津站,十点火车开动,半小时后到达北京南站,然后我们马不停蹄上了机场巴士,一个小时后到达北京机场。无论是火车上,还是巴士上,丘丘的耐性勉强靠他对旅行的向往和零食维系。那包零食从出发的前一天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吃了,其新鲜感没等到上飞机就快要hold不住了,倒是火车站和飞机场的种种设施设备不断吸引着他的注意,我们要不断停下来回答他的问题,这花费了不少时间,都在预料之中。

咨询了柜台,提前三小时值机,我们还富裕一个小时,在肯德基解决了午饭,此时丘丘很不耐烦,拒绝吃饭,老公啃完汉堡去取了提前预定的WIFI,我们俩觉得网络通讯足够用,都没开国际漫游,后来发生的事驳斥了这种想法。丘丘拒绝午饭后又要求吃炸鸡,我们等他吃完,时间刚刚好,领登机牌,托运行李,很快通过了安检。

等待登机的时间,老公带着丘丘四处转悠,我去完成闺蜜们交代的免税店任务,听说T2的化妆品和烟酒比市面便宜一半,实际上没那么夸张,也就便宜几十而已,买的东西可以寄存,回国后再付款提货。

很快到了广播登机时间,拜丘丘所赐,我们优先登机。在飞机上安顿下来,吸引孩子的是座位上的显示屏、耳机和小桌板,我把零食、蜡笔画本和U形枕替他备好,准备迎接第一次挑战—逼仄空间中的十小时飞行。
对于大人而言,看三部电影,吃两顿饭,再小睡一会,十小时很快过去。而丘丘在飞机上看了动画片,画了画,发了几次脾气,然后睡了一大觉,落地才醒过来,让我们省了不少心。此次飞行,他的战利品是飞机上的一次性耳机和封在果冻碗儿的包装水,我帮他装在没用过的垃圾袋里一直带着。

第二天 到达(10.5)

下了飞机,丘丘又变得精力充沛,我和老公却感觉特别疲惫。手机通过定位自动更换了时区,我们出发时是北京时间10月4日下午四点,到达时是卡尔加里当地时间10月4日下午一点,两地时差14小时,加上十小时的路程,失去掌控感的生物钟表示无可奉告和莫名焦躁。

租车的地方和航站楼相隔一个小过道,办手续时,柜台的人顺带推销保险,之前网上有人提到过这个保险和国内办事处收取的费用重叠,老公拒绝了,对方有点小不满。我和丘丘等在一旁,到处都有直饮水的龙头,丘丘当喷泉玩了很久,也喝了不少。半小时后终于等到提车,预定的车型临时租光了,给我们换了一款相近的。我们在地下停车场领了儿童座椅,提了车,跟着手机导航上路了,天气晴好,身着单衣不凉。第一站:班夫小镇。

卡尔加里距离班夫有一百三十公里,走高速,路两旁是深秋的田野,满眼枯黄寂寞。这一路上潜伏的危机,原因只有一个:困。丘丘在后座上很快睡着了,我则挣扎在半睡半醒间,隐约听到导航里不紧不慢、昏昏欲睡的机械女声:“距离目的地还有100公里。”...“保持直行。”...“距离目的地还有90公里。”...“距离目的地还有80公里。”...“距离目的地还有30公里。”听到这句,我的精神为之一振,看来自己真是睡着了,老公独自干掉了大部分路程。这时老公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彻底清醒了过来,他说:“我困得眼前一片模糊。”高速公路上,对向车道偶尔一辆货车或者皮卡呼啸而过,身边是熟睡的宝贝儿,开车的司机严重缺觉在疲劳驾驶,我后脊梁骨顿时冒出一层冷汗,睡意全无,后悔没在卡尔加里休整一晚再出发。老公把车开到路旁邻近的小镇Canmore,停下车用湿巾擦了擦脸,此时丘丘也醒了,开始不耐烦的发脾气,我也没有什么耐心了,只是告诉他不要闹。随后我们回到高速上,虽然还是疲惫,三口人似乎都是清醒的,在导航仪的鼓励下,终于抵达班夫镇,入住了此行的第一家酒店。

我们住的地方叫“班夫山旅馆”(Brewster’s Mountain Lodge),两晚1400人民币,房间里有两张大床,没有电视,没有冰箱,也没有浴缸,更别提拖鞋和水壶了,算是一个相对简易的酒店。班夫是一个很小的镇子,服务于班夫国家公园,从酒店出来走过一座小桥就到商业区,商业区也是小小的两三条街,房子都没有高于两层的,其中除了餐馆,就是卖旅游纪念品的,完全是景区的一部分。

攻略说,阿尔伯塔省的牛排是不可错过的地道特产,因此,虽然每个人都很累,我们还是整装出发,去吃了牛排。老公的英语水平,虽然日常交流没问题,但却看不懂菜单(为什么菜单只有文字没有图片呢),这里的服务员以小费为生,服务周到,热情体贴,连说带比划,我们终于点好了两份牛排和一些配菜,算上小费和税金一共500多人民币,至于口味嘛,真心不在行。计划餐后去超市买点水果和零食,但是丘丘不高兴也不配合,在大街上乱跑,闯了路口,人和车都停在那等他。也许是孩子太累了,于是我们直接回酒店休息去了。

这一觉,从晚上七点开始,一躺下就失去了意识,睡得天昏地暗,一夜无梦。

第三天 班夫国家公园(10.6)

凌晨三点半,丘丘醒了,表示不想再睡。我们陪他吃东西,画画,又聊了很多熊大熊二和光头强的事,对付到早上六点半,开始起床穿衣洗漱,此时窗外还是一片漆黑。七点多,我们穿戴齐整走出酒店,天已经亮了,车上结了一层霜,空气里飘着细小的冰晶,带羽绒服是多么明智的决定。

我们首先开车到镇上的麦当劳吃了早点,汉堡加咖啡是8.5加元一份,分量比国内略大些。无论是快餐店还是酒店,这里提供的唯一热饮就是咖啡,其他都是冷饮,丘丘说要喝豆浆,妈妈没带豆浆机,还是凑乎喝凉果汁吧宝贝儿。之后我们去超市IGA采购了水果、零食和饮料,花了不到30加元,如果不换算,能体会到扎实的货币购买力。初步体会,这里的果汁、肉、蛋、奶性价比很高,水果蔬菜比较贵。丘丘在超市里非要买一个东西,他现在是见什么要什么的年龄,不过这次我耗费了大量唇舌终于成功拒绝了他。其实,他要买的是一盒足部去死皮磨砂轮的替换装,里面有两个砂轮,标价19.9加元。我答应丘丘在网上买给他,还在淘宝上找到了品牌和包装完全一样的东西,金华出品,售价2.3人民币。

从超市出来,我们到镇上的信息中心买了通票并领取了旅游向导小册子,通票98加元,包含班夫、贾斯伯、幽鹤、库特尼四个国家公园,之后几天的景区都包含在内,直接贴在前挡风玻璃上,以备路上关卡查票。开车上山,我们跟丘丘说“去爬山”,他特别兴奋。

很快到达了一个小停车场,下车后走二百米看到一个湖,这是第一个景点,明尼万卡湖。码头的木板上积了一层雪,湖水自然是清澈见底,游人三三两两。这里可以乘游船,只是人家还没有上班。丘丘开始不耐烦,不断问去哪爬山,我们说现在就是在爬山,他不同意,觉得我们根本没有“爬”,然后他又吵着要抱抱,无奈羽绒服太滑抱不住,僵持了一会儿,老公把他扛回了车里。

车继续往山上开,在一片地势平坦的地方,前面的车走走停停,离近一看,原来是一群麋鹿在野餐,一只长着巨大漂亮鹿角的公鹿机警的监视着身旁的人和车,五只母鹿自顾着低头吃草,好几辆车围着它们,游客们在车里兴奋偷拍,我们也凑上去跟了很久。

告别鹿群,我们沿山路开了一会,又返回之前的湖边,游船已经开始卖票。为了防止丘丘再让抱着,这次我们带上了手推车,但是因为穿着羽绒服,手推车有点挤,丘丘坐上去觉得不舒服就马上下来了,从这里开始,整个行程拒绝坐手推车。老公推着车,丘丘不愿坐,这样互相别扭着走到湖边,第一艘游船已经起航,我们买了第二艘的船票,两大人一小孩,115加元。

手推车寄存在码头的仓库里,我们上了船,船长和讲解员都是二十多岁小姑娘,热情活泼。我们在船上一边听着英文的介绍,一边随她指引欣赏两岸风景。我只能听懂只字片语,而丘丘则完全不知所云,因此,上船没五分钟的工夫就睡着了。游船时间40分钟,我看到的是前排两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外在卿卿我我,另一排上五六个年纪更大的老外在高谈阔论,湖的左岸是灰白色的山头和灰白色的树干,湖的右岸是灰白色的山头和更加密集的灰白色的树干,至于这里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随它去吧。回到岸上,老公扛着孩子,我推着手推车,走回停车场,基本上结束了这一天的景区之行,原本安排的硫磺山缆车只得放弃。

我们开车回到镇上,在酒店对面的银龙中餐馆解决午饭,两个菜一个炒饭,68加元,超级大份,吃不完打包回酒店,第二天才扔的。中餐馆的服务员看丘丘一直睡着,操着广式普通话跟我们说:“倒时差最重要的就是白天忍着不睡,但是等你们好不容易倒过来了,也要回去了。”丘丘回到酒店继续睡,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俩也睡着了,那时是下午两点左右。

睁开眼已经晚上六点了,丘丘还没醒,老公留在酒店看孩子,我出去买晚饭回来,顺便逛逛我一心惦念的那些小店,一举两得。天色已经黑下来,我揣了手机和一些零钱,出了酒店还没走到桥上,就看见一只公鹿在啃草坪中的松树,我壮着胆子从它身边走过去,却看见对面的女孩已经站住,我回头瞄了瞄,人家公鹿一脸忘我,没有受到干扰。走到了绝对安全的距离,我才停下来拍照,听说遇到鹿是非常难得和幸运的,如果遇到熊,那是中彩票的概率。

镇上小店卖的东西大同小异。服装店多是冲锋衣、羽绒服,还有棉靴、帽子、围巾和手套,这里的人对衣着不太讲究,估计是天气的原因。纪念品无非是一些明信片、冰箱贴、树脂工艺品和枫糖制品,除了枫糖,其他东西都有“中国制造”的嫌疑,令人兴味索然。印第安人的东西是纪念品的一大卖点,图腾、皮具、弓箭、捕梦网,估计整个北美的景点都喜欢拿印第安文化当特产兜售。只有一家卖艺术品的店面让人眼前一亮,其中的铁艺是用生锈的铁皮做成的动物折纸,手绘的餐具上面挂着艺术家的照片和简介,绘画以油画和水粉居多,描绘当地自然景色。

我当天早上许诺丘丘给他买巧克力店的超级巨大棒棒糖,早上路过时人家还没开门,晚上过去人家已经打烊,只好在便利店买了两个奇趣蛋充数。这里的奇趣蛋和国内不一样,玩具包在塑料壳里,壳外面裹着巧克力,4加元一个。顺手带了一包本地牛肉干,7加元,量很少,味道不错。带回两个巨无霸当晚饭,单买5加元一个。

回到酒店丘丘还没醒,我们隐约感到“倒时差”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但这事我们出发前竟完全忽略了,导致现在全无章法。另外我迅速学习了一下,海拔每升高100米,大气含氧量下降0.16%,班夫的海拔在1300米以上,而天津呢?5米。这或许是嗜睡的另一个原因。
当晚我们俩睡觉时间是10点,还是疲惫至极,沾枕头就着了。

第四天 初见路易斯湖(10.7)

这一天又是从凌晨开始的,四点钟,丘丘醒了。他扒开窗帘看见外面漆黑一片,有点心烦,声明自己不想再睡。我们哄着他在被窝里玩了一会儿,吃吃喝喝,然后画画讲故事,最后实在拉不住,他开始在两张床之间跳来跳去。我们为了让他多睡一会儿,许愿天亮后带他去买纪念品,他欣然接受,然后拒绝睡觉,他的词典里就没有“交易”这回事儿。七点刚过,我们全家已经整装待发,我收拾行李的工夫,老公带丘丘先行到酒店的餐厅,俩人没一会儿又回来了,人家还没开门。七点半我们顶门去吃早点,餐厅很小,从点餐、收银到做饭,只有一个人前后忙活着。热饮仍然只有咖啡,于是丘丘也喝了半杯。早餐花费28加元,两份成人套餐,量不小,三个人吃正好。

退房,然后我们履行承诺到镇上的礼品店,丘丘自己选了两个冰箱贴和一个捕梦网,三样东西16加元,其中一个印着“中国制造”。

早上的小镇,有不少人在遛狗,这里的人特别青睐大型犬,难道是为了抵御森林里不时冒失闯入的野兽吗?我们在车里亲眼看见一只雌鹿尾随一个遛狗的人,他的狗不断回头向雌鹿狂吼。另外,街边的垃圾桶不但有盖,还有一个扣手作为开关,据说是因为熊会在夜里来镇上翻垃圾,弄得一片狼藉。

我们驱车开往下一个落脚点:路易斯湖,途中还有一些值得一看的景点。
第一次停车的地方叫“弓河瀑布”,是梦露《大江东去》的取景地。丘丘向来喜欢瀑布、喷泉和花洒之类的东西,所以下车看景很高兴。

第二次停车是在这个瀑布的下游,那里有一家城堡酒店,叫“费尔蒙温泉酒店”,价格不菲,据说是当年梦露拍电影下榻的地方。我们进去参观了一圈,装修奢华,露台面对着雪山,视野广阔,还有个露天游泳池,在严寒中蒸腾着热气。丘丘以为要住在这里,我们告诉他,这里很贵,只有非常有钱的人才能住在这里。他说回家后把他的画装订成书,卖了,就有钱住在这里了。我们称赞了他的好主意。

第三次停车,据说我们是要游览“弓河峡谷”,但是路被封了,告示上说“河道维修”。
第四次停车,是“弓河峡谷”的另一入口,同样封着。丘丘一下车就说肚子疼,我们赶紧到路旁的小店给他买了杯热巧克力,他嫌烫,回到车里,他一边喊肚子疼,一边嫌烫,我给他贴了暖宝贴也不管用,我用两个杯子来回兑热巧,递到手里还是说烫。我们在他的吵闹声中重新上路,老公在前面开车,我在后座上和他对付,渐渐也失去了耐性,他说“不爱妈妈”,我也懒着理,不一会儿他闹累了,自己睡着了。
车开在“加拿大一号公路”上,两边是茂密的森林,森林和公路之间用三米高的铁丝网隔开,免得人和动物互相惊吓。公路的中间,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个“过街天桥”,通往两边森林,是给动物过马路用的。

中午我们抵达“路易斯湖酒店”,被告知下午三点后才能办入住。三公里外就是路易斯湖景区,景区外面有一个服务站,开着一些纪念品店和一家中餐馆,除此以外,这个地方别无他物。我们先在餐馆搞定午饭,虽说是中餐馆,外卖也有汉堡薯条,20加元一份,够贵的,但是超级大份,丘丘睡着,我们俩在车里各自解决了一份,还给孩子留了一盒。然后我们开车到湖边停车场,老公去看湖,我在车里陪丘丘,等他看完回来,我再去。

我感觉路易斯湖是此次旅行比较重要的一环,我们在这个单独景点住了两晚,前后来湖边看了三趟,老公在向我介绍时说,这个景观震撼了无数人,当年被发现时,人们以为找到了世界尽头,好多女孩儿见了这个湖就直接留这儿不走了。难为他一颗安利之心,连少女心都用上了。
景色,固然是美轮美奂。视野中从上到下依次是:湛蓝天空,白雪覆盖的山顶、绿树成荫的山腰、晶莹剔透的湖水,湖边提供小船,可以租一艘泛舟湖面,去看看湖中心的水究竟有多清。湖边矗立着一座高大上的酒店,和之前那家城堡酒店同属一个品牌,好地方都让他们家占了。这个酒店的下午茶是需要提前n长时间预约的,不过我们带着个叛逆娃就没机会享受了。据说这里总有摄影师日夜蹲守,期望拍到出类拔萃的照片,这些作品网上都能搜到,如果说人家拍的照片是“上帝打翻了调色盘”,我们肉眼所见就是银装素裹的中国水墨。

我们回到路易斯湖酒店办入住,两晚1600人民币,停车时丘丘醒了。酒店环境明显比上一家好,开放式,没有走廊,车可以停在房间门口,落地窗对着草坪,能看见松鼠从树上蹦下来。房间里的设施也齐全些,有电视、冰箱、水壶和浴缸,只是水壶里水垢难除,我们仍然用自己带的壶烧水。当天晚上刷微博,看见很多人讨论“女房客用酒店的水壶煮内裤”的事,不论真假,心有余悸。
傍晚,老公独自出去买回晚饭,还是午餐时的那个中餐馆,一个菜一个炒饭,量很大,46加元,垄断嘛。老公顺道在超市补充了饮用水、果汁和零食,这里的物价和班夫不相上下。
当晚,我们泡过热水澡,九点多睡下,本以为时差几乎倒成功了,不尽然。

第五天 雪中的路易斯湖(10.8)

丘丘四点醒的,我陪他边看电视,边把前一天中午剩的薯条吃了。估计酒店里的频道不全,调来调去,都是美国大选和美国的自然灾害,加国好像大哥身边的小弟,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存在感。据说,如果美国的小孩问妈妈“加拿大是什么样的国家”,她妈妈会告诉他:“加拿大是人人都有保险的北方的蜜糖之国。”
看电视、吃零食、画画、讲故事、泡澡,天亮的时候,丘丘已经度过了自己的上午。我们三口在酒店吃了付费的自助早餐,共50加元,种类十分丰富,丘丘几乎没吃。
随后我们带着两杯咖啡,开车到了路易斯湖,此时大雪纷飞,游人比前一天少多了。山峰被雾气覆盖,山间的松树上挂着雪,湖面没有船,我拍了些照片,又陪丘丘团了几个雪球,实在冻得受不了,赶紧回到车里,咖啡已经凉透了。

回到酒店,中央空调的热风熏得人昏昏欲睡,不想再出去,就在酒店里泡面解决了午饭。下午,雪渐渐停了,老公领着丘丘从落地窗出了房间,到院子里散步,他们遇见了松鼠,还采回来一朵蘑菇和一根麦穗。期间,孩子问爸爸,为什么这的停车位这么大呢,他爸解释说,不是因为地方大而是人太少。

晚上,我们又到那家唯一的中餐馆吃了晚饭,两个素菜菜量奇大,这次丘丘吃了一大碗饭配菜,我却困得没胃口。
回到酒店六点多,丘丘眼神涣散,不一会就睡着了。我们感觉大事不妙,这一觉,估计是他的午睡,时空颠倒,这孩子的时差好像卡在了东十二区。我搜索“倒时差”,找到一篇比较详细的攻略,是一个旅居海外的母亲带孩子回国探亲的日记,他们的策略是:“妈妈先倒时差,爸爸不倒,这样孩子夜里醒了有人陪;大人按照国内时间作息,该吃饭吃饭,该拉窗帘拉窗帘,但是不要强迫孩子;孩子夜里起床可以在卧室玩,不许去客厅”等等,这些方法使“孩子四天成功倒好了时差”。我们的旅程还有四天,为了保证老公白天开车有精神,就由我来陪丘丘吧,于是不到七点,我也睡了。
夜里十二点,孩子醒了,这超出了我的预料,而我显然还没有睡够,为了让他不吵醒另一张床上的老公,我给他找了些微博里的视频看,有些内容似乎不太适合他,也顾不上了,因为每点开一条视频我都会睡着,然后被丘丘一次又一次叫醒。这种感觉非常难受,在我的印象里,我和丘丘两次大的冲突都是因为自己太困又不能睡引起的,第一次是在他一岁半的时候,第二次就是这回,我怒气冲冲的责备他:“你就是这次旅游的灾难!”他被吓哭了,我又困又羞愧,也哭了。然后,老公把孩子抱过去哄睡了。

第六天 再见了,路易斯湖(10.9)

早餐时,大家又和好如初,我们在房间里吃的面包、饼干和果汁。然后收拾行李,退房。天放晴了,我们驱车来到路易斯湖边,再看它一眼。拍了很多照片。丘丘在商店里挑了一些石头,靠山吃山,这里的每种小石子都被起了名字出售。付账时,丘丘对叔叔说了“thank you”,这是他第二次说英语,第一次是一年前对运动馆的外教说“See you next time.”。平均每年学会一句,呵呵。

补充燃油之后,我们驶上了“冰原大道”,开往“贾斯伯镇”。
“冰原大道”是加拿大自驾必开的两条路之一,另一条是加东的枫叶大道。另外,美帝的加州一号公路也是值得日后一去的地方。路两边先是茂密的树林,杨树掉光了叶子准备过冬,松树不为所动。随着海拔的升高,森林渐渐减少,更多的是白雪覆盖的奇山峻岭,时而推进时而退去。

后座上,丘丘已睡,我也非常疲惫,随着颠簸半梦半醒,隐约听见老公让我看右侧的山峰。“快看!鹰爪山!”他说。“为什么叫‘鹰爪山’啊?”我的意识仍然模糊。“就是形状像鹰爪。”我听到他的解释忽然恼火起来:“形状像鹰爪?这也太没文化太low了吧?你就带我们来看这种东西?”说罢很快又睡了过去,留他一个人徒劳的反驳。再醒过来时,车还在开着,景色也还是那些山,车里放着《非洲交响曲》,我怀疑自己世俗粗鄙,这遗世独立的景致和高山流水的旋律,或许更配,我再次沉沉睡去。老公则自顾自的边开边嗨。
在服务区吃了些东西,下午突降大雪,为了安全老公一口气开到了贾斯伯镇。入住“通金酒店”,两晚1700人民币。这个镇也是围绕景区而建的,比班夫大一些,镇上有一条铁路贯穿其中,货运列车缓慢行进,看起来相当怀旧,引得游客纷纷拍照。

老公出去买回晚饭,中餐,又在超市买了些零食饮料,从牛肉干的价格来看,这里比班夫便宜些。
饭后,为了拖延丘丘睡觉的时间,我们带他到酒店的小游泳池泡了一会儿。雪又开始下起来,不时有老外穿着短裤拖鞋在户外溜达。
丘丘游完泳回到房间很快就睡着了,我们站在床边看着他熟睡的小脸蛋儿,对他的身体素质感到庆幸,随即各自服下一颗散利痛缓解头疼。经过了前几天的洗礼和互相伤害,我们都对此次行程有了新的认识,老公不再坚持贯彻他严密的游览计划,有些景点,去不了就算了;我也不再期望丘丘时差正确,自己尽量多睡,以便随时起床陪他。

第七天 缆车踏雪(10.10)

丘丘凌晨四点起床,我们俩也都起来陪着,看电视、吃东西、画画,到了早餐时间,大家都已经饱了。
开车出发,第一站是Patricia湖。湖边有不少小木屋,很安静,不好说有没有人住。我们沿着木楼梯走到码头上,近距离观看湖水,水中有些小鱼,还有两只鸭子游过去。相邻不远处是金字塔湖,一座小桥通往湖心,丘丘不愿下车,老公独自前往游览。

中午我们回到镇上,午饭孩子一定要吃炒面,幸运的是,这有家粤菜馆有广东炒面,孩子吃了两大碗。
下午,乘缆车上雪山。两个大人84加元,五岁以下儿童不要票。乘缆车的人很多,排队将近半小时。山上天寒地冻,手机电池难以适应低温,自行关机了。有个早年在中国生活的印度人趁排队时和老公攀谈,话题的落脚点是向我们传授基督教和回忆曾经在中国的时光,这家伙是机械工程师,现在定居芝加哥,在教会兼职。
随着缆车缓缓上升,落基山的景色尽收眼底,地面有如一张地图使我们的行程一览无余,山脉间遍布着数不清的山峰,山峰之间则形成或大或小的堰塞湖,难怪全程的景点不是山就是湖,难得的是,它们竟然都有自己的名字。

缆车一路向上,把我们带到山顶。雪很深,一脚下去就没过了脚踝。丘丘特别高兴,拉着我往雪地深处走,他穿的是一双矮腰运动鞋,鞋袜全透了。山顶开着一家餐厅,我们在这买了热巧克力取暖,吃饭的人不少。“窗含西岭千秋雪”,景致难得。在回程缆车上,一个加拿大妈妈盯着丘丘的羽绒服看,说这款式太cool了,还带滑雪镜。老公表示这衣服穿上更像太空人。几天的行程,感觉加国人的穿衣实在是称不上时尚。

回酒店的路上,老公感觉一个后轮有点瘪,怀疑路上不小心扎了。我们将就着回到酒店,想到第二天还有三百多公里的路要赶,不敢怠慢。他在地图上找到一家附近的修车行,开过去找人看看,我则和国内联络,给他的手机开通国际漫游,以便向租车行咨询修车费的支付问题。当时是下午四点,也就是北京时间早上六点,这个时间,估计我妈已经起来了。我把信息发过去,妈妈马上致电10086,答复是早上八点以后受理该业务。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老公开车回来了。他在镇上类似旧车修理厂的地方,找到一个修车师傅,这个背心短裤自称是机械师的家伙检查了车的情况后认为“轮胎没扎,即便有跑气的地方,再坚持开两天完全没问题”,另外,即便需要修车,也要先联系租车行。得到专业人士的帮助,老公打消了顾虑,给车胎打足了气,顺便加满了油,就回来了。PS,这里的加油站有自助充气机,投入1元硬币即可。

我们又重新出发去了趟马林峡谷,在森林里踏着冰湿、崎岖的山路走了很久,前后都没有什么人。天越来越晚,我越走越怂,担心万一中了彩票遇见熊,逃跑体力够不够,装死演技行不行。老公和丘丘全无顾虑,悠哉的溜达着,还不时停下来欣赏山涧中的溪流。我回头看他们越落越远,心里起急。
回到车上,一个没看住,天窗出现了。丘丘一直觊觎车上的各种按钮,我们一直不敢让他乱碰,毕竟这车我们也不熟悉。这回倒是他的敢于尝试帮我们发现了天窗的存在,还是全景,从此我们坐在车内也能享受蓝天了。

晚上六点,老公的手机收到短信:国际漫游已开通。
当晚我们去肯德基吃的晚饭,老公进去买出来,我们在车里吃的,丘丘睡着。
我们一回到酒店也马上睡下了。贾斯伯镇给我们的感觉是安静、美丽、休闲、民风淳朴,老公非常喜欢这里。

第八天 艰难回程路(10.11)

丘丘凌晨醒来,我们也睡足了,欣然起床陪他玩儿。总说对孩子要接纳,但是接纳他人的前提永远是接纳自己,承认自己需要休息,允许自己充分休息,然后才有能力接纳孩子的随心所欲,有时这并不是什么素养或者道德,仅仅是体力上的。
吃吃喝喝到天亮,我们退了房,重新驶上“冰原大道”,回程很长,预计中午可以到达卡尔加里。公路积了雪,有些地方直接结了冰。网上的攻略说:“冰原大道值得多开几次,因为风景随天气多变。”这条路,来时我一直睡着,走时我已完全睡不着,说景色随天气改变,不如说天气随地势变化,高处飘雪,低处天晴,之间是雨夹雪和雾气,我们一路向前,在不同的天气间频繁更迭。暖和些的地方遇见过几次鹿群和羊群,人家泰然蹲坐公路中央,车辆只能想办法绕着走。

服务区的汉堡套餐也是20加元,餐厅里人满为患。我们吃完午饭离开服务区没多久,前面路上停了几辆车,老公下车去看,原来是路面结冰,一辆车侧滑到悬崖边,还好被围栏挡住,不敢再开。我们原地等了十分钟,一些路过的人下车帮忙,有的去找救援,有的帮忙推车,又过了一会儿,穿着救援背心的人过来移开了几辆车,只见对向开过来一辆巨大的铲雪车,所到之处,路面重现。我们随即继续赶路。

路过一个计划中的景点,悬崖上的玻璃栈道,最近这种挑战本能的玩意儿国内也很流行,很多猛男上去之后屁滚尿流,被老婆孩子拖下来,所谓“执子之手,把子拖走”,四肢发达和内心强大并不相关。这个景点因为雪天路滑封了,我们也没有一试身手的主观意愿。
路途遥远,丘丘睡一会儿,吃一会儿,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发脾气,我嘻嘻哈哈的应付着。温尼科特说:“父母要在和孩子的斗争中幸存。”“幸存”二字特别传神,孩子表面上打击你,但心里却期望你扛住打击。每次宝贝儿说:“不爱妈妈。”我都报以标准答案:“妈妈仍然爱你。”这个对白这几天反复使用,僵化乏味,于是后来他再抛出这句台词,我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呵呵。”

又开了许久,再次堵车。老公下车想走到前面看个究竟,十分钟后,他回来说“没走到头”,而且“沿途的车辆都已经下车聊天、吃东西、喝饮料”,俨然是十一长假的京津高速。冰原大道和加拿大一号公路是通往卡城的最佳途径,现在道路完全堵死,我们又等了二十多分钟,感觉没有希望,只好随一些车辆掉了头。导航软件悠悠的说:“重新规划路线。”这一规划,我们绕了个大圈,总是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身在何处,四周无处不是天边,其实我们开的是十一号高速路,途中车子穿行于山谷和湖边,景色很美。多开了一百多公里之后,晚上五点才到卡尔加里。中途不得不加油,在一个偏僻小镇里幸运的找到了加油站,不过这个老式加油机不太一样,还好遇到了一个自己开车带着孙子的老奶奶也来加油,热心教会老公如何操作。

重新开上高速路,画风变成了农场田园,话说这里的农场大但是牛羊却不多。高速路上好多车是从埃德蒙顿过来的,中途还遇到小堵车,原因是警察拦下了一辆皮卡,把司机押上了警车,感觉像警匪片。
到了城里,软件就更不给力,经常带着我们开上单行路。城里的路况与小镇不同,之前落脚的几个镇上,多数路口不设红绿灯,司机看见有行人要过马路,远远的就会把车停下,素质高入云际。但在卡城,多小的路口都有红绿灯,绿灯一亮,车流呼啸而过,小命全托付给遵守规则。
我们在城里绕了许久,终于找到此行的最后一家酒店“Best West Calgary”,前台是一个印度人,口音很重,排在前面checkin的一个欧洲人连连说sorry。房间里除了基本的设施,还配有厨房,炊具厨具一应俱全,可以说是此行入住的条件最好的酒店了,700多加元一晚。不过,即便是这家酒店,也没有拖鞋。最令我耿耿于怀的是,所有这四家酒店都没有梳子,这种日用品自然免不了“义乌制造”,超市却卖几十加元,实在觉得不值,于是全程五指叉伺候。

当时是晚上五点多,从房间窗户望出去,路上没什么人,几辆车寥落的停在路边,远处的高楼没有灯火,更远的位置,两座烟囱冒着烟,整个街景灰扑扑的,呈现一片后工业时代的末日景象。这个石油重镇曾经遍地富豪,随便一个采油工人都是年薪20万加元,如今石油卖不上钱,很多人供不起房就搬走了。即便如此,物价却依旧坚挺,我们去了趟超市,发现这里的食品比景区还贵,一袋同样的牛肉干要多花好几加元。

晚饭找了一家鲁菜馆,菜价比景区便宜些,但是分量也小了,两菜一饭,外加一碗炸酱面,菜的味道很正,但面条已经泡得没法吃,一共46加元。炸酱面是丘丘点的,菜还没上他就开始肚子疼,我们只得全部打包回酒店。到酒店他又好了。
吃过晚饭,丘丘喊着“不想睡觉”,话没说完就睡着了。这个房间的大床又高又软,我们都睡得很舒服。

第九天登机回家(10.12)

这一天,丘丘睁眼是早上七点,我们欢呼雀跃,祝贺他终于倒好了时差,旋即想起班夫中餐馆服务员的预言,我们回国的航班是当天下午四点。
房费含自助早餐,这一顿丘丘吃得不错,表现出了对“牛奶泡麦圈”的喜爱,吃了两碗。我回国后马上给他买了一盒差不多的麦圈,他已失去兴趣。

上午的时间有两个选择,去卡尔加里的购物中心还是动物园。想到宝贝儿的喜怒无常,和他一贯表现出的对动物的无所谓,我们决定去购物。
十字铁奥特莱斯是卡城最大的购物中心,我进去之后马上懊恼不已,这么大的商场,即便没有购物需求也一定能买上不少,无奈我们只有两个小时,相比台湾韩国那些动辄把游客反锁在商店里的“购物旅游团”,我们这种“反购物旅游团”也未必能赢得人心。
这仅有的两个小时还大部分花在一家户外用品商店里。我们在店铺门口看到两只足有五米的棕熊雕塑把门,这不是熊大熊二吗?越往里走我们越被深深的震撼了,整个空间还原了野外生存的场景,还有各种1:1的动物标本,商品包括钓鱼工具、露营装备、野炊设备,还有一排排的猎枪和弓箭。我们在这人造荒野中徜徉了许久,流连忘返,什么也没买,权当去了趟动物园。

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我想要的那款香水没有货,倒是有一家lush店,顺手捎了几块手工皂。最后给丘丘买了双鞋,卖鞋的是个年轻犹太人来自以色列,非常外向热情,还向我们请教中文“你好”怎么说。我问他这潮鞋是不是中国制造的,他笑答,所有商品都是中国制造。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行程,所有店铺里的店员都特别友好,主动向每一个进店的客人问好,我还有点不习惯。
为了不耽误航班,我们十二点半准时离开了购物中心,开车前往机场。此时的导航更加呆滞,兜兜转转怎么也找不到路。租车的合同里是要求还车时邮箱加满的,否则按溢价的费用补齐油费,但是我们怎么也找不到导航软件所说的加油站,最后只好认头赔钱。其实,油价只是上浮了百分之十而已,即便如此价格比国内同品质汽油还是要便宜一些。

眼看飞机在不远处的停机坪起起落落,我们就是找不到通往航站楼还车地点的路。老公下了车,向路边的一个大爷问路,大爷给他描述了一番,老公返回车里取手机,想让大爷在地图上指出,大爷一摆手:“算了,跟我来。”人家在前面开车带路,我们亦步亦趋,终于找到了租车行所在的地下停车场,好几个租车行的车都停在这里,大爷下车问我们是哪家租车行,得知了名称后,大爷继续开着他的车,把我们带到了我们当初提车的位置,老公赶紧下车表示感谢,大爷又一摆手,开车走了,只剩我们唏嘘不已、感激不尽。

还了车,紧锣密鼓的找柜台、办值机,海航的柜台是几位四零五零的老姐姐在服务。没领登机牌的就这么十来人了,可姐姐们仍然不紧不慢,不但举止优雅,高抬轻放,还和每一个乘客拉家常,加上系统不好用,不停打电话联络,真是急坏了我们这些排队的人。
托运完行李,发现安检门前人海茫茫,我们相互安慰着加入队伍。不一会儿,海航的姐姐过来挨个儿找人:“谁去北京,跟我走”,她和穿制服的人交涉了一下,我们幸运的优先通过了安检。话说这里的安检和巴黎机场有一拼,我背包里的湿巾、暖宝贴和指甲刀都被掏出来研究了一番,难怪这么慢。
候机时,老公接到一个来自国内的电话,银行打来的,原因是他的信用卡刚刚发生了一笔1600美金的交易,询问是否真实。出国旅游信用卡被盗刷的事儿我们时有耳闻,却没想到一出来就能遇上。银行马上帮他停了卡。国际漫游没白开啊。
登机。这回,耳机、显示屏和小桌板失去了吸引力,丘丘很快就不耐烦,连问“为什么还不起飞”。我趁机教育他:“海关不同意就不能起飞,有时候你早上不起床,妈妈无法上班,飞机就像这样起飞不了,大家都得等着,所以你是不是应该按时起床?”他不置可否。
这次旅行虽然困难重重,但是也特别精彩,虽然时而情绪暴躁偶尔互撕,最终还是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加西的自然风光固然秀丽,感情体验则更可谓丰富,有点“奥斯国历险记”的意思。未知是一种强大的外力,在它的推动下,我们别无选择的将“接纳、妥协、包容”这些早已知道的概念践行了一遍,无论去哪儿,旅行的洗礼在于看见自己。
十小时后我们抵达了北京机场,机场巴士、高铁、姥爷接站,我们按原路返回了家。
新的挑战等待着我们,丘丘又要倒时差了。

本篇游记共含14536个文字,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非常棒!欢迎楼主有空来围观《在秋日的童话里激情穿越》http://www.mafengwo.cn/i/6248849.html

2016-10-29 16:42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2016-10-31 15:57

就按你的路线玩了!

2016-10-31 21:25

引用 plmephisto 发表于 2016-10-31 15:57:32 的回复: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回复plmephisto:谢谢鼓励,第一次带娃出远门,还是diy确实积累了不少经验和教训。

2016-11-05 15:06

引用 sxzq_niu 发表于 2016-10-31 21:25:27 的回复:

就按你的路线玩了!

回复sxzq_niu:旅途愉快!

2016-11-05 15:0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