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水性徽州 随性自驾 (流水账)

  • 出发时间/2016-09-25
  • 出行天数/20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9000RMB

头语

十月一号我外甥办婚宴,所以十一前一周连上十一,加上十一后一周是我这次的假期,目的地就是徽州古镇。虽然我的老家在徽州,但那些古镇很多都没去过,借这次回家参加婚礼之际,顺便把周边古镇转了。
我是个懒得做计划的人,本着说走就走的原则,带着媳妇,收拾行装出发了。

本篇旨在记账备案,没有过多描写与情感宣泄。图片为配合文字使用,有手机拍的也有胶片拍的,更多胶片照片集中放在了最后,重点看字。

屯溪 黎阳

流水账开始.......................................................................................

9月25
平稳到达黄山市。北京坐高铁g27五个半小时到达黄山,然后花2块钱在火车站边上坐公交到达市区,挺顺利的,约1小时到达一马路,下车推着行李步行到黎阳in巷,入住不见山客栈。客栈是一所老宅子改建的,具现代风格,如果抛去徽派建筑不说,这里其实跟全国的其他景区里的旅店并无二致。
我们登记的是其中一间小厢房,最便宜的一间,¥268。不见山客栈在黎阳in巷东边牌楼的右手第一家,环境还不错,根据原有格局改建的非常好,颇具艺术气息。因为临时歇脚,所以从北京出发之前就定下了这个地方,不想到了再找客栈,累。在之后的旅行中,我们发现徽州这样老宅子改的客栈很多,很多。
我们在老街徽州人家吃的晚饭,说实话,不是特别好吃,平庸之餐。景点附近的饭店基本都是如此。边上还有很多家餐馆,人挺多的。市面很热闹,喝着小酒吃着小炒,看着街景倒是挺有意思。对于一个在外流浪的徽州人,看到家乡如此商业化,热闹非凡与时尚变迁,我都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伤感。大趋势的推动与小地方的求发展改变了许多,不管糟粕还是精华,失去了的记忆总觉得是一去不复返了。与我,只能接受,但有些事情我们还是需要多思考多琢磨,或许跟风是种捷径,但也可能是鼠目寸光,一叶障目的例子很多,北京就是其中之一......跑题了,说好的没有情感宣泄的,洗漱休息,明日正式启程。

俺租的车(拍摄器材:iphone)

南坪 关麓 齐云山

9月26
一早起来就租车去了,还不错,神舟租车办事效率很快。我租的是新款朗逸,价钱最低的,车出乎意外的很新很干净。因我是老客户,所以我可以不用刷信用卡,刷银行卡就行,租期19天,5054¥,如果没有十一这几天包含在内价格能便宜差不多1000。虽然贵了些,但为了方便就得咬牙付款。取了车后,很兴奋的开着车回到不见山旅店拉行李。想着还有20天的假期,心情就像怒放的花,像奔腾的江,像早上无限温暖的阳光。
我没有计划,想到哪就去哪。临时搜了一下,决定今天就是南坪和齐云山了。
有车就是方便,本想先去齐云山,可是到齐云山时正是11点,太阳当头热的不行,在北京刚熬过酷暑,结果来到老家又接着受热,害怕爬山热于是决定先去南坪。又开了半个多小时到达南坪,门票43,这个定价很艺术。
南坪属于待开发景区,设施简陋,基本保持村落原貌,很安静。村子比较大,古建筑保护的相对完好,主要卖点是几个大的祠堂,有多部影视在此地拍摄,给这里带来了不少人气。唯一不完美的是村里没有水源少点灵气。村子大概一小时就能转完,如果想拍点片子的话可以多转会儿,村民的出现能给相片提升些古朴气息。村子里有住宿和餐馆,我们转到1点多然后在永春饭馆吃的饭,花了80¥,还不错,老板挺热情质朴的,饭菜也合我口味。因为是周一,游客很少很少,饭店老板说节假日人还是挺多的,说我们来的挺是时候,除了热点。
出了南坪,我们又去了关麓,票价35。关麓离南坪很近,3公里。逛了南坪再看关麓就觉得关麓小多了。关麓的卖点是联排别墅,不是,是联排古建。主要的是汪氏八兄弟的老宅子,不过保留完好的只有老四的宅子了。由于文革时期的土改以及之后的分家和自然损坏,真正的联排现在已经看不到了。该村的房子内部结构都基本相同,横向发展,有别于其他徽派建筑纵向的格局。除此,关麓没有其他值得参观的了。也就一小时我们便出来了。然后前往齐云山
到达齐云山是下午3点50,买了票(75¥)加上进景区的小巴车票(35¥)和保险(3¥)一共113。来之前预定了小壶天旅馆,网上查到的还不错的一个小旅店(140¥/人)。老板在小巴车上山的终点站接的我们,步行约10分钟到达旅店。因为人少,老板给我们了一间可以看见香炉山和远处群山层峦叠嶂的房子。说实话,这个旅馆的条件很一般,山上的其他旅店其实也差不多,要住条件好的只能去山下的宾馆了。老板娘很热情,跟我们详细讲述了怎么转山上的这些景点,说现在5点了,你们就去玉虚宫那边,上一线天到毓秀亭,看日落。于是我们便赶在日落前登到了毓秀亭,因为天气原因,落日不是很明显,雾气昭昭的不够壮丽,远处的山挺美,可惜这落日了。天空渐暗,我们回到旅店时山下的村子已经灯火通明了。饭菜是老板的岳父母做的,老人家70多岁了,身体健康,行动自如,她说前天来了一百多号人都是她做的菜,忙死了。饭菜不错,我喝了3瓶啤酒。吃饭间与老板一家子相谈甚欢。

南坪。(iphone拍)

关麓。(iphone拍)

齐云山(iphone拍)

齐云山 唐模

9月27
我6点半就醒了,赖了半小时才起来,洗洗下楼吃早点(一人10¥),然后开始爬山。我们直接去的最高峰,一路上坡有点累,加上天气炎热,没多会就汗流浃背了,在最高峰的那个亭子下方有个平台,这里是个极佳的观景台,如果起的早来这里看日出想必是极好的。这里与昨晚的毓秀亭看日落形成了两个最佳观景地儿。我们稍作休整便下走继续往前前往神秘长廊。中间路过一个有石刻的崖壁,上书“最高峰”等一些其他文字,字很遒劲。再往前走一点就是神秘长廊,其实就是一条狭长的山道,相传这里是以前道士炼丹的地方,因为会出现一些神秘光芒所以叫神秘长廊。到了神秘长廊我们就没往前了,返身回走。如果继续走可以到毓秀亭,再从毓秀亭回到村子。我们回到最高峰下方的三叉路口时是9点半,此时有游客上来了,我看到有一胖子的后背全湿透了,衣服贴着肉,肉隐肉现的。等我们下到村子里,游客多了许多,大概有5波游客100人。回到村子我们进道观参观了下,参拜的人不在少数,据小壶天饭店老板说,这里的香火很旺的,很多人组团过来。在道观我遇见了小壶天饭店的老板,他一身道服我竟然没认出来,原来他在这里上班,朝八晚五,也蛮逍遥。
中午吃完饭稍作休息我们便下山了(吃住共消费470¥)。等了20分钟中巴车才启动下山,车里闷热的要死,空调一点用没有。到了停车场,开上租来的车,我们直奔唐模,路上耗时约70分钟。
齐云山还不错,下次有机会还会再去。
到了唐模,我们入住的是银杏别苑家庭旅馆,虽不是老宅子但挺干净利落,相比昨晚的小壶天饭店要强上一倍,而且价格还便宜一点,130¥。放好行李,我们驱车前往蜀源村,听说那里有很多向日葵。到了实地才发现这里的向日葵太少了,虽然拍照够装了。记得那年去新疆,那一望无际的向日葵.......
蜀源溜达了半小时我们继续往前行,看路牌前方5km有个灵山村,反正时间还早,看看去呗。去往灵山的路很漂亮,山路崎岖,竹林漫山遍野,桂花香味扑鼻,路边的村民在烧着麦杆儿,烟雾缭绕,挑柴的老农不紧不慢的走着,田园风光尽收眼底。
灵山村很快就到了,在一个山窝里,站在大路边眺望了下灵山村,老宅子几乎没有了,大多数都是仿徽派的新式两三层的洋楼。
返回唐模。洗完澡,老板的饭菜也做好了,我要了瓶酒跟媳妇开吃啦。这几两天,所到之处的饭菜都不差。吃完饭,老板的父亲在自家门口的溪边拿着ipad看电视剧,我过去跟他聊了起来。老板的父亲以前是这个村的村长,谈吐很有条理,说话深入浅出,讲政治,讲风尚。老村长很高兴与我们聊天,跟我们讲解了唐模村名的由来,汪氏家族的兴衰,村里祠堂的修建历史和不同姓氏家族的演变。此外,还跟我们讲述了过去村里的一些典故和当下旅游业的发展状况。可以看出,老村长虽身居偏门,但利用时下发达的通讯设备以及与来往客人的沟通,掌握了当今社会的发展态势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老村长津津乐道,我们洗耳恭听,老板在一旁时不时穿插两句,形成了一幅积极发展社会安定大团结的美好画面。
9点多,掉雨点子了,我们便各自回屋,洗洗睡了。听说明儿有大雨……

齐云山(iphone拍)

齐云山(iphone拍)

唐模。(iphone拍)

潜口 呈坎 唐模

9月28
照例6点半就醒了,闹钟都不用上,说真的,我上班都没这么勤快。赖半小时,起床洗漱,磨磨蹭蹭到8点。我们坐在溪边,吸着醉氧,听着鸟鸣,吃着早点,惬意惬意。吃完我们便开车出发去呈坎
途径潜口镇,这里有一个明清古建筑园,免费的,不过车场收了我10块停车钱。来到大门,工作人员让我做了登记,说了句注意烟火便放行了。
这里的古宅子都是从徽州地区各个地方转移过来的精品,想想都觉得这是个了不起的工程。转移过来之后又进行规划设计,使各个宅子错落有致的摆放着。
这里有各种格局的徽派建筑,或许是为了增加人气,几乎每个老宅子里都有个手艺人坐镇其中,有木雕传承人,有书画艺术家,还有茶叶制作人等等,其实都是生意人,在老宅子里兜售着自己的产品。
明园和清园是分开的,对于我们参观的来说分不清太大区别,只觉得清朝的房子要奢华阔气些,明朝的要简约典雅些。
潜口出来,20分钟便到了呈坎呈坎门票真他娘的贵,107¥,比宏村还贵,网购也要95,进去走一朝之后我真想打人,除了入口那块荷花池景色不错之外,里面简直就是屎,而且一往里走,就有村民拉客讲解。
呈坎原本是我挺期待的一个景点,想着107的票价应该不错,可是事与愿违。一入村口,有村民便贴上来给你讲解本村历史,不想听都不行,跟着你在后面叨叨个不停,我来这个村子就是图安静,想听自然会去找解说员的。村民契而不舍的叨叨瞬间就降低了我对呈坎的印象,其实她们要的费用不多,才10块钱,但这种方式我接受不了。如果不是因为罗家祠堂的惊艳,我对呈坎真的一点好印象没有。
罗家祠堂里面非常高端霸气,前楼的门板、房柱、横梁、地砖、柱台还有高高在上的那块匾都令人啧啧乍舌,后楼的三纵台阶、护手石雕、镂空的雕梁画栋无不让人惊叹过去的匠人巧夺天工的手艺。当地人称这个为新祠堂,说老祠堂比这还大,可惜毁于战争中,一把火烧得就剩个高墙了。
我们中午在环秀桥徽州土菜吃的饭,三个菜一共花了70。味道挺好,菜量偏小,我们吃了个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离开了呈坎,我们又去了灵山村,因为从这边这条路也可以回唐模。昨天晚上,老村长跟我们聊天时说到了灵山村,我们昨天只是从高处看了个大概,想想反正也有时间,再去进村里看看吧。灵山村这里不是景点,只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庄,记得昨天老村长说,曾经的灵山村是很大的,很繁荣,这一片的生意往来都是在灵山村进行的。可惜,我们在村里走了走,除了村口的牌楼和桥楼,还有一个八角亭,村里其他古建保留甚少,留下的也都是穷苦百姓的破房子,几乎没有可参观价值了。此时细雨蒙蒙,多少给这个落败的村子又增添了点伤感与惆怅。
由于雨越下越密,我们便回到了唐模。在旅馆躺着,听着外面的雨声和风声,感觉甚妙。

潜口古宅。(iphone拍)

呈坎。(iphone拍)

灵山村。(iphone拍)

唐模 徽州古城 屯溪

9月29
早上起来,外面还在下雨,不大,很密。
我们的车停在唐模法国家庭旅馆那,也是从那进的景区,所以景区真正入口到家庭旅馆那段我们还没去过。
我们吃完早点便朝村入口的方向走去。先到了小西湖,村里人又唤做孝子湖,是当年的一个富商给他的老母亲专门建的。再往前是个大牌坊,上书同胞翰林四个大字。听老村长说,当年村里有对许姓双胞胎,一同考了进士,后来被康熙钦点翰林,然后双胞胎回家建了这座牌坊。这个牌坊规格很高,“徽州牌坊一个半”里的半指的就是这个牌坊。再往前就没什么了,八角亭,大树,入口...
雨密密得一直下,还好我们备了鞋套,挺好使。唐模村里只有观音桥不错,站在观音桥里看溪流和溪两旁的房子挺美。
10点半我们结账走人,在银杏别苑客栈住了两晚一共消费了570,还行。
唐模相对呈坎要安静些,我喜欢这样的幽静。
开上车来到棠樾,由于还在下雨,而且票价不便宜,也觉得这里的牌坊估计都大同小异就没进去,调头直奔徽州古城。
我们先去了古城里的一家饭店吃饭,好像是叫龙凤徽菜馆。菜不错,价稍高。到这吃饭还有个原因,从这条路进古城不要门票。古城里没啥,我觉得唯一值得看的是许国的八角牌坊。“徽州牌坊一个半”里的一个指的就是这个。的确宏伟,精雕细琢,叹而观之。接下来我们四处转了转,看了俩老房子,看了看街边的有意思的小店。2点开始回屯溪
约么3点到了之前预定了的滨江时尚酒店。雨停了。酒店环境不错,服务态度也好,房间比较大,拉开窗帘就是新安江,价格才159,感觉很值。简单收拾后,媳妇要去老街邮局寄明信片。
从滨江时尚酒店到老街邮局步行约20分钟,媳妇写了十几张明信片,天就暗了。我们找到了几年前去过的那家饭店--黄山徽菜馆--点了臭鳜鱼及俩蔬菜,最后又加了份香煎臭豆腐。说实话,吃了这么多处的臭鳜鱼,还是这家店的合我口味,因为老板做的跟我做的味道差不多。
今天有点累,9点多我就睡了,一觉睡到第二天7点。

唐模。(iphone拍)

徽州古城许国大学士牌坊。(iphone拍)

我的老家

9月30
离开酒店,给老家几位长辈亲戚买酒耽误了些时间,中午约12点才回到老家,我父母已经与前两天到了老家。接上父母去吃饭,下午休息,然后到饭点了,又去吃饭。

农村的婚宴比较有意思,流水席三天,早中晚全在主人家吃,好不热闹。村里卫生要差点,我们一边吃一边赶苍蝇,时不时还能吸两口猪窝里的味道。不过,大伙都没有太在意,说说笑笑的互道祝贺。
晚上我喝多了,没断片儿,就是晕,想吐却是吐不出来……

10月1
一早又来到表姐家吃早饭,肉丝笋干面。比我们在外面吃的要好吃。
上午,父亲想要去阳台村看看,那里曾是他教书的地方,如今镇里房子盖的到处都是,路也变了,父亲不知道怎么走,然后我打开导航,开车跟着导航指引前进。前一半路还好走,后一半路有些崎岖,最后4公里的道路变得狭窄,只能通过一辆车,不过沿路的风景很美,空气清新。路的一边是山,一边是溪,山石缝里也在往外渗水,有些地方哗哗的涌着山泉水。跟着导航到了目的地,父亲下车说,怎么不见村子?
路边有条上山的台阶,很长,父亲说上去看看。说实话,我抬头往上看根本看不到房子,我都怀疑阳台村还在不在了,但我相信父亲的直觉没有错,跟着父亲慢慢往上爬。石阶弯弯长,加上太阳直晒,父亲汗流浃背,爬了20分钟时歇了会儿,然后继续上爬,石阶两旁都是田地,有一个村民在除草。往上又走了20分钟,终于看到房子了,村口有4棵大树威武地屹立着。其中一棵大树下有位老太太正坐在石凳上歇息,父亲上前寒暄了几句,然后继续踩着台阶进了村子。村里只有几户村民,一打听才知道,由于这里出现山体岩石断裂,很有可能会山体滑坡,政府已帮助村民实行了外迁,剩下的几户由于新址的地基还没有建好,所以还在这里居住,等都建好了就搬出去了,再也不回来了。父亲说,50年前,他在这里的小学教书,那时年轻,走这路还很轻松,带着烧饼干粮一个人从老家走过来,40公里的路,早上吃完早饭出发,走到这里正好吃晚饭,就是一路上遇不到一个人,时不时地窜出一条四脚蛇来容易吓人一跳,教课之余有时会跑到对面山上的村子里玩,吃饭,回想起来无限感慨。
阳台村在半山腰上,与我停车的地方海拔相差80米,从这里望向对面山上,发现那座山上还有个村子,不大,估计那个就是父亲教书时去玩的那个村子。那个村子叫皮坦,大概有个十几个房子,远远望去,万绿林中一点白,很是漂亮。真应了那句诗句“山有一丘皆种木,野无寸土不成田。”
父亲去了村里的小学,这么多年过去,小学已经做了新楼了,很小的一栋两层楼,也就4间教室。父亲给新学校拍了张照,边走边跟我讲着以前的故事。村口的4棵树是红豆杉,年久的那棵有400年,很粗很高很茂盛,国家二级保护树木。下山时,父亲说,我20年前就想来了,一直没机会,这次你开车来终于满足我的心愿了,这让我觉得这次租车非常值得。来到停车的地方,我们在山谷的溪边转了转,便开车往回走了。
中午还是在我表姐家吃饭,下午没出去,睡觉,晚上再去表姐家吃饭,这顿饭是正餐。18桌,很热闹,餐前放炮,新人敬酒时放炮,发礼物时放炮,挺有意思。在农村完整的参加一次婚礼也是颇有收获。

老家的大水牛。(iphone拍)

阳台村。(iphone拍)



10月2-5
在亲戚家转圈吃饭,大鱼大肉,香烟美酒,吃的我是乐不思蜀,飘飘欲仙。
放3张餐前照......看的我又饿了i

上下晓起

10月6
中午在二伯家吃完饭,稍歇了会儿便开车出发。表姐是开超市的,给我们拿了两箱水,一大家子人目送着我离开了老家。
我们出了村子,上了高速,直奔婺源晓起村。
我们定了下晓起村的百福楼,住宿条件一般,130¥,临溪,楼顶有平台,不过风景一般。进村是由一本村人带进去的,俩人给了60¥,比正规买门票要少一半。放下行李我们就出去玩了,此时细雨濛濛,我们打着伞在村里转。说实话,村子里实在没啥看的,除了那棵神樟。村里到处是卖木质工艺品的,大到箱子椅子,小到筷子梳子。
晓起最出名的当属皇菊了,两个皇菊泡杯水,去火润喉,飘逸回甘。我们是在杜鹃山庄吃饭时,点完菜老板给我们泡了点喝,泡开的皇菊像个黄色的绣球很是美丽可爱。杜鹃山庄的饭菜还不错,花了98¥。
雨一直下,吃完晚饭回到百福楼仍能听见外面淅沥沥的细雨声,很舒服。10点不到就睡了,睡了8个多小时。

下晓起。(iphone拍)

晓起 篁岭

10月7
6点多我就醒了,拉开窗帘见没有下雨便起床洗漱穿衣下楼。老板还没起床,我大喊了两声,把老板叫了出来,老板揉着双眼,下楼来给我打开了大门......
趁着人少而且空气清新凉爽,我来到河边和村边的田地看看有啥可拍的没有,很遗憾,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拍摄的画面,只随意拍了拍村民的生活状态。
村里还没有小吃店,老板说村外有,我们懒得出去,其实是怕查票,饿着肚子沿着溪流往上去了上晓起。以前的村民都在上晓起,后来一部分搬了下来,所以我住的这里叫下晓起。
上晓起与下晓起差不多,基本都是新房子了,只有几个破旧不堪的老宅子,没有什么太大参观价值,所以我们走马观花的转了一圈便往回走了。
在上晓起的西北方有一个旧学堂改建的民宿叫今生今室,挺不错的,很漂亮,如果有钱,想在这个村子住个几天的,选择这里还是不错的。
回来后,我们发现有小店卖馄饨米线的,我们一种要了一碗,馄饨还不错。

下晓起,早晨洗衣服的村民。(Rolleiflex 2.8f拍)

十一点多,我们离开了晓起村,前往篁岭。
篁岭不远,半小时就到了。我们昨天预定了山上唯一的一家酒店,618¥,不过因为入住酒店可以免门票(120¥)和缆车钱(60¥),所以算下来,俩人住一晚的话600多的价位倒不算贵。我们把车停在车场,拖着行李箱上了缆车。
篁岭是在一个山腰上的村子,很漂亮。原住民已基本全部迁走,如今的篁岭已经打造成一个没有人文只有景观的度假山庄了。村里的古建修缮的非常好,整体的规划建设花了心思,各个景观一看就是做了细致的分析与研究。酒店住宿不是一处,它分了很多块儿,比如我住的600价位的是梯田景观房,在村子的南边,打开窗就能看梯田,当然这会儿没有了,等到来年油菜花开,这边的客房应该不会是这个价格了。
此外,还有晒秋景观房,这会儿正是晒秋季节,所以那个就要贵了,在村子的北边高处,而且是分散的,一个小楼里多的是四套客房,少的只有一间客房。有的客房临街,有的比较偏,清静。客房内设施完善,配套用品很齐全。
我们到了之后,收拾好行装先去了垒心桥,然后绕了一大圈,经过梯田走另一座桥回到住地,然后上街溜达,街上有小吃,臭豆腐、馄炖、粽子、烤红薯...都挺贵的,味道一般。街上少不了类似其他景区的各种小店,看看得了。
到了篁岭,必看的就是晒秋。我们上到北边高处,从上往下看,一匾一匾的红辣椒和其他颜色的不知名的作物点缀着灰瓦白墙,甚是好看。赞美之余,我由衷地佩服篁岭的开发运营者。
长假最后一天,本以为会没多少人,结果这里的游客还是不少。听工作人员说,人少多了,前几天这里人挤人都走不动,我突然想到vx上看到的长假期间万里长城上的人头攒动,心情似幸灾乐祸般大好。
晚饭在天街食府吃的,虽不算贵,但味道一般,还不如那些农家菜。另外说一点,这里的服务员多是本地附近村民,大概没有受过严格的训练,所以服务水平有待提高,虽然人都很朴实。不是说不好,只是觉得还能更好。
晚上7点左右,店铺便纷纷打烊了,夜色下的山庄一下子清净了许多,路边的流水声也顿觉悦耳。

篁岭晒秋人家。(Rolleiflex 2.8f拍)

篁岭 思溪 延村 西冲

10月8
7点起床,洗漱穿衣,带着相机来到昨天上到的北边高处,再拍几张晒秋景观。天气很好,只是头顶的云层变化多端,蓝天稍纵即逝。
再看,东边山上雾气昭昭,南边山头云游四海,西边远望阴云密布,很奇特。眼下街上行人甚少,不禁遐想多年之前,此情此景当属何人?
8点半我们去天街食府吃了早点。9点再上街,游客已来袭。我们也不想再转了,该看的看了,该拍的拍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抽抽烟,看看天。
10点多,我们收拾好行李,退房下山。
突然间有点迷茫,下一站不知道去哪了,这就是那句潇洒的说走就走的弊端。
搜了搜,找了几个地儿,然后跟着感觉走,开车到了思溪延村(思溪村和延村合并为一个景点)。路程1个小时,没走高速。
到了延村门口停车场,这里没几辆车,很冷清。车未停稳便冲过来三个妇女同志。要解说吗?住宿吗?吃饭了吗......烦死我了,可是看着她们朴实褶皱的脸我不忍朝她们动怒,关上车窗,她们也不走,就在你车边待着。我将车开出车场停在稍远的路边,然后搜了一下附近的旅馆。凭感觉随便点了一个,拨通了电话。2分钟,旅店老板骑着电驴出来将我带到了她家旅店。
售票处的大门是管那些不住店的大批人马,我这种骨骼特异临时抱佛脚的另当别论了。不过票还是要买的,一人60¥。我住的旅馆叫沐锦秋坊客栈,2层大房,200¥。客栈紧边上是另一个入口。照旧放下行李便去了景区。延村里面说实话也没啥,为数不多的旧宅藏在满满的新房里,有些还锁着门进不去,还有些被改成了民宿,禁止进入,所以能看的就剩民俗风情鸡鸭狗猫了。没多会儿我们就出来了,思溪村先没去,我们开车经过思溪村继续往里走,想去看看还没有成为景区的村子。
看见一个路标,西冲,拐弯驶入,几分钟便到达了。村口有个俞氏祠堂,挺大的,大门紧锁。再往前有个小停车场,停车步行而入。
打眼望去,这里的旧宅似乎要比延村多,实地转了一圈下来还真是,可是旧宅虽多,但好的不多,基本都是平民百姓的老房子,私人住宅,且多半大门紧闭,也就看看外观了。
经过有一家旧宅,大门未关,媳妇不想进去了,我则轻声迈了进去,想看看里面的样子。这是旁门,走两步又进了一道门,在门旁便能看见里面屋子了。大堂边上坐着两位老太太,我停下脚步,探头看着这濒临倒塌的房子。面朝门口的老太太满头银发,穿着毛衣,看见了我,瞪着我看了好久才张口说话,可是我没听懂。随后她向我招手,示意我进屋,另一位老太太也是满头银发,穿着布衣,扭过头来看见了我,说着什么,我猜想也是邀请我进去。
我不好意思的进了屋,点头表示感谢。穿毛衣的老太太指着大堂中间的长凳,大意是让我坐,我刚要坐下,突然天花板上掉下来一大块土,啪的一下摔在长凳旁的地上,四分五裂,也弄了我一头灰,我抬头看见天花板上的塑料布掉了一角。穿布衣的老太太从边上拿出一块布,起身要帮我擦长凳,我赶紧上前接过抹布,说,我自己来。待我坐下,两位老太太跟我说起话来,她们不会说普通话,说的是婺源话。以前徽州的一府六邑就包括婺源县,所以这里的话我能听懂一些。通过交谈,我得知,这栋房子以前是个小学堂,读书用的,后来改成了住宅,然后几经更改,最后穿毛衣的老太太住进了这里,现在这栋房子只有老太太自己住,她的子女住在另一个村子,很少过来。屋主老太太今年86岁,布衣老太太今年83,布衣老太太是邻居,是过来陪屋主老太太聊天的。屋主老太太有一只眼睛得了白内障,已经看不见了,聊天中她费力的扶着高凳起身给我看她的眼睛,然后坐下,说她们现在很苦,没有扶持,有时都想死了算了。

姐妹。(iphone拍)

看着两位朴实无华风烛残年的老人,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她们,只是说着,生活会越来越好的。走之前,我帮她把刚才掉落地上的灰土扫了扫,离开之时,老太太说,有机会再过来啊。离开西冲村,在回延村的路上,我还想着那两位老太太,想着老太太的子女怎么不接她过去住?
5点回到旅店,在住处吃的饭,还行,粉蒸鱼味道有点独特,头回吃。

思溪延村 牯牛降风景区

10月9
早上吃完早点,老板娘带着我们去了思溪村,免费给我们做讲解。思溪村相对延村来讲要好看一些,村边有条河很宽敞,有村民在洗衣服,还有人在划着竹筏捞河里的垃圾杂草。这里有栋老宅子是拍老版聊斋的取景地,不过今天闭门不接待了。老板娘跟我们说,这个房子的子女正在打官司争房产。我脑子里突然就闪现出了很多因为房子兄弟姐妹反目的官司,money面前,亲情不堪一击。随后,我们又看了看其他几个老宅,有个百寿的什么房子挺不错,老板娘说这个房子的木雕刻花了14年。
不到1小时就看完了,然后回客栈收拾行李。
这里虽然古建一般,村子也不大,但这儿的客栈却很多,都是大的老宅子改建的,后听老板娘说,这里到了油菜花开的时候会来很多人,客栈全部住满。(吃住一共消费370¥)

延村。(Rolleiflex 2.8f拍)

自此,古镇我是看够了,想想要不找个自然风景区看看吧,本想去千岛湖的,一是远点,二是景区太大,玩的累,最后一衡量,驾车来到了祁门县的牯牛降风景区,入住景区里的牯牛山庄。之前打电话预定牯牛山庄时,接电话的态度非常差,很没耐心。到了之后,前台的说那是市区总部的接待电话。好在这里的接待人员态度还不错,化解了我之前的怨气。
牯牛山庄的位置很好,景色真不错,坐在酒店门前的水库边,感受大自然到和风细雨和润物无声真的很舒服。这里的主要景点就是峡谷,可是路线太短,部分驴友的线路我也不敢去,主要是嫌累,所以简单走走得了。峡谷里从山上流下的水清澈无比,汇入一个个石塘里碧绿透彻,美的令人窒息。峡谷边的栈道有些是可以下去的,可以走到池塘边戏水,不过水很凉很凉。
晚上在餐厅吃饭,评价就是:能吃,贵!厨师的刀工细腻,腊肉冬瓜汤里的冬瓜薄的跟宣纸一样,笋衣蒸咸肉竟然一点咸味没有,厨师是怎么做到的?
晚上,景区里很凉,得穿件外套才感觉暖和点。因为人不多,所以格外安静,服务员说前两天人多得很,房间爆满。

牯牛降。(Rolleiflex 2.8f拍)

牯牛降 宏村

10月10-11
早上在餐厅吃的早点,一人10块,包子都是凉的。吃完饭我又去峡谷溜达了一圈,水太清了,那一汪池水绿的跟ps过似的,怎么就那么绿。
景点里有个茶庄,喝茶卖茶,祁红茶不贵,比谢裕大便宜,我后悔没买点。
10点多,我们开车离开了牯牛降。牯牛降附近有个历溪村,因返程路过,就去看了看。历溪村口有个门岗,我没注意直接开了进去,反正也没人拦我。历溪村里没啥,除了祠堂外其他房子都一般,结果祠堂还维修没开放。有人说这是明妃的老家,我也不知道。转了半小时我们就走了,上了高速,直奔宏村——因为不知道去哪了,干脆剩下的几天故地重游吧。
上次来宏村是5年前了,这次到了之后感觉宏村的变化翻天覆地。游客多的跟菜市场买菜的一样。
我们订的是伴月楼,一晚300¥,房间推开窗就是月沼,居高临下看着游客来来往往,热闹非凡。上次来宏村住的是得月楼,就在伴月楼隔壁,现在得月楼重新装修之后贵的很,我已经住不起了。据伴月楼老板说,得月楼老板的弟弟以前在外打工,近年宏村旅游发达,弟弟发现家里生意不错,于是回家要与哥哥一起经营得月楼,起初还挺好,后来兄弟俩经常吵架,加上房产也有弟弟的份儿,所以,弟弟的回来让哥哥很苦恼。而且,据说弟弟比哥哥高调,说话嚣张,有些目中无人,说伴月楼完全是沾了得月楼的光才能有生意做,伴月楼老板是个知足常乐的人,不与之争,只是附和。老板还说,其实得月楼的哥哥还是挺好的。
到了晚上8点,宏村依然热闹,堪比北京的大栅栏王府井。老板说,现在吵得很,不像以前那么清净了,都变了,别说你们,我都有些不适应。
第二天6点起床,看看窗外月沼边已有7、8人在拍照了,怎么都起那么早。我下楼去南湖,拍照的人还不是很多,不过没多久,也就半小时,拍照的人越来越多,想拍个没人的场景根本拍不到,算了,回去吧。
媳妇也起来了,然后在月沼边一家早点摊吃的,花了25¥,不好吃。
上午,开车去了木坑竹海,妈的,爬的累死了,本来还想着去黄山呢,看来没去是对的。木坑的村子里有好多鸡,也不怕人,可以离得很近给它们拍照。最有意思的是有棵松柏树上站着好多只鸡,要不是有一只动了我们都没注意鸡上树了,没一会儿,鸡的主人过来了,说,他家没鸡窝,鸡全在树上,然后指着树顶上说,你看那还有好多,我们很好奇它们怎么上去的,鸡的主人说,它们先飞上低的树枝,然后一点点蹦上去的。
中午在木坑的竹云阁吃的饭,因为人多且主厨没在,所以等了好长时间,味道还行。木坑现在有一半都是客栈了,我记得5年前来的那次这里还冷清的很,好像只有一间客栈,现在旅游业的发展让原本清苦的小村有了新的发展,让村民勤劳致富有了方向。
吃完回到宏村,闲逛,晚上在颖月餐馆吃的,说实话,其实在哪家吃味道都差不多。

宏村。(Rolleiflex 2.8f拍)

西递

10月12
早上在宏村里另一家吃的早点,馄炖加烧饼,30¥,不便宜。时间充裕,继续溜达一小时,然后前往西递
因为宏村的大变样,所以勾起了我想去看看西递的现况。
12点前到的西递,入住贵府堂,2层观景房200¥。一个老宅子改建的客栈,楼上楼下有很多老板收来的雕花门框窗框,很漂亮,老板家人很实在,有种回家的感觉。老板的父亲以前是打铁的,经常去周边的村子打铁,边打铁边收一些自己喜欢的门窗以及牛腿木雕,慢慢地,便收了好多,然后又卖了一些,现在,客栈里的墙上挂的全是,地上还摆放了许多,有些的确是精品。这里没有黎阳in巷的不见山客栈装修的精致,但主人的朴实更让人舒服些。
中午在旅店里吃的,味道不错,也是老板的父亲做的,老父亲说,我只管做饭,别的不会,哈哈。
晚饭一样在这吃的,小菜炒的很精致,也很美味。西递的晚上就安静了许多,6点多,游客就很少了,零星的游客让漆黑的小村不那么寂寞,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iphone拍)

西递 屯溪

10月13
早上起的较晚,7点多起的,简单洗洗就下楼了。已经有游客进村参观了,一波一波的,没有宏村的频次高。我拐进一个小巷子,看见一间瓦房的顶上有人在干活,便拿着相机走了过去。我问屋顶上干活的人,我可以上去给你们拍几张照吗?那人说,你上来吧,小心点。我顺着木梯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扒着梯子举着相机跟他们聊了聊。
他们是受房主委托帮忙清洁屋顶的。这个活比较麻烦,基本上需要把每块瓦片拿开,再用扫把扫干净,然后再把瓦片盖好,有破的不完整的就扔了,换上新的。他们干这个活,一个人可以拿200块钱。我说那可以啊,不低啊。其中一人说,也不是天天都有这活干啊。我说,我5年前来的时候,这里的老房子都不让做客栈。一人说,是的,那时候政府不让弄,看不得我们挣钱,我们挣钱他们眼红。后来开放了,看其他地方弄的火热,又允许弄了,我们这里还是比较穷,有些开客栈的还好些。我说这里的空气好水好啊。他们说,也就空气好,水也不行,我们都喝桶装水,现在接的自来水不好喝,客栈多了,游客多了,污水也多了,所以地下水也都不如以前了。
之后,他们自顾干着活,我下了木梯,回了客栈。这家客栈还卖衣服,伞等一些杂货,我买了件唐装,媳妇买了条围巾,一共80¥。9点吃完早饭,我们找个地儿坐着,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休息着。10点多,我们开始往屯溪返。
我们还是入住的滨江时尚酒店,因为之前入住的感觉很好。晚上,我们又去了老家臭鳜鱼符合我胃口的黄山徽菜馆。这一顿,我们吃了两条臭鳜鱼,还有另外俩菜,我真的吃撑了。酒足饭饱,来到新安江边溜达,看看江边的夜景,缓步回了酒店。

西递,清理屋顶的村民。(Rolleiflex 2.8f 拍)

尾话

至此,旅行结束,流水账完毕。下面说说整体感受:

1,黄山市不大,车辆比较多,上班期间市中心主要路段也是会堵车的,自驾的请注意市区出行时间段。另外,市区的一大景点就是电瓶车超多,它们的走位都很随性,开车的一定要小心,包括有些行人也是不看路的,说转弯就转弯,所以能躲多远躲多远。
2,南方的雨是不打招呼的,有时说下就下,说停就停。抬头看天阴了,最好带把伞,可能不下,但有时就下那么一会儿你都没地儿躲。当然,一双防水鞋也是必要的。
3,由于水源杂草较多,所以蚊虫不少,而且都很有攻击性,在你不知不觉中就被咬了,等你感到瘙痒时已经红肿了。所以,你要么提前喷上驱蚊剂,要么不要让皮肤裸露在外,尤其是腿部。
4,有些村子景点是可以逃票的,比如...算了,我不能教你坏,毕竟我都买了票啦,告诉你们了我心里会不平衡的。
5,正规酒店网上订。一般客栈先打电话,到了之后再还价。
6,徽州的古建筑还是黄山市内的具有观赏价值,看完黄山市的就没有必要看婺源的了,婺源的还是以油菜花为主吧,古建做背景很好。而黄山市的古建保留完整的还属宏村西递,两者取一的话,我偏向西递
7,县道,乡道目前修的都不错,只是有些窄,而且要注意骑电瓶车的和行人。
8,这趟旅行不论住店参观吃饭,主人都很友善,向陌生人打听周边情况没有遇到爱答不理的,都非常热情。其实人与人交往是相互的,游客保持礼貌,旅游才会愉快,当地人保持友善,当地旅游才会吸引游客。
9,没有经过他人允许最好不要举着相机直接对着拍,哪怕对方是个小孩。除非你偷拍不被发现。
10,这次看古镇真的看吐了,下次改看自然风光了。
11,还是提前做计划比较好,不然会跑冤枉路,不过我宁可跑冤枉路也懒得费神。

胶片拍的一些片子

这次一共拍了17卷120胶卷,挑一部分放上来供参考。黑白卷用的是ilford delta、FP4和Tmax,彩色卷用的是Ektar和RdpIII。

本篇游记共含13796个文字,5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0-30 12:25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2016-10-30 16:25

看完游记更想去了

2016-10-31 13:55

引用 nice米老鼠 发表于 2016-10-30 16:25:08 的回复: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回复nice米老鼠:看房子的话随时都行。看油菜花是春季看红叶就秋季了。

2016-11-04 14: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写的很详细,最近打算去这里体验一把,是不是天气有点太冷了?~~还有,住宿听过木鸟短租吗,听朋友说挺不错的,好像都是民宿,楼主听说过吗?希望介绍一下

2016-11-04 15:26

引用 苏大苏 发表于 2016-11-04 15:26:05 的回复:

楼主写的很详细,最近打算去这里体验一把,是不是天气有点太冷了?~~还有,住宿听过木鸟短租吗,听朋友说挺不错的,好像都是民宿,楼主听说过吗?希望介绍一下

回复苏大苏:这会去太冷了,没暖气,又潮,北方住惯了已经受不了南方的冷了。不过有的人专挑冬天游江南,估计是另一番景象吧。木鸟短租没听说过,不了解。

2016-11-08 11: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