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吃货眼中古都之鲁迅博物馆

  • 出发时间/2016-10-06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其它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10月07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10月6日-10月6日,
我计划去北京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呈现一个吃货文盲眼中真实的未必是正确的故土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前言

文化,就是认同感。
何为认同?

只知真,于对错无知。但求自安自心。

偶然于必然:孩儿们的课外作业是来这里,假使名称换为故居,偶也不会去了,明明只是客居于此,小住几日,很多地方竟然臭不要脸地称为故居。就不要说换了主人公,假舍换成了其他人,比如某某某纪念馆未必有这么强烈的参观欲望,反正厚着脸皮跟在三个初一的孩子后面...

北京交通及进馆攻略

纪念馆的位置相当好,好就好在离公共汽车站非常近,在这个坐车必称地铁的年代,依旧是个讽刺。博物馆是免费开放的,可是,记得一定要带身份证之类的证明,我和老婆等于是因为三个孩子都带着学生证所以才混进去的。

在我的认知里,真正的尊重就是回归真实

有一种歪曲叫作神话,所以我想去掉他身上被强加的圣衣。
建筑面积相对小的四合院,中间的空场儿很大。
有个小花坛,正中很直接的就那么一个展厅,只可惜进得门来,乱七八糟有种扭头欲走的感觉。还好,这里不是展区。

       穿过莫名其妙的前厅,后面是正式的展厅了,上下两层,虽然中间偶尔插入与鲁迅毫无相关的康梁、还有鲁迅的死敌,假如对那些怀一颗蔑视的心,感觉还很不错,终归那些都是小丑,把他们和鲁迅放在了一起,不经意间起到了反衬的效果,想来展馆的人也未曾料到吧?因为那些是被当成正面人物来歌颂的,可惜,高下真伪立判。

树人改名前唤作樟寿,谐音不堪,屡受顽童耻笑之事众人皆知,字豫才也属常识,可一直没有废弃,还是参观之后才了的。

这些大约都是最初时的样子吧?描绘家乡,为祖父誊写,连署名都是长孙。后边的小说虽说已经化为投枪,可背景依然是他的家乡。这些其实都跳不出传统文人的圈圈。

对诸弟的情感,跃然纸上,

上了铁路学校,天赋使然吧?没有成为詹天佑。和正常人一样,没有把格致理解成格除物欲而后致知。但从这里又走了很长时间的一段弯路,日本求学,和那时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并没有显现出什么特别。

除了学医的正事儿,干了些业余爱好,比如

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的,记忆不深了,大约是在回国后。从日本回来,并没有从医。而是走门路进了中学教书,至于如何谋进的教育部,印象就更不深了。但是从后来到大学任教的经历看,绝对是学有所成的大家。可值得思考的是,鲁迅除了家学私塾之外,并没有接受正式的文学艺术的教育,那他的学识是如何具备的呢?我们这些末学后辈又应该如何对待文学这个字眼儿呢?是不是可以在其身上获得别样的启示呢?

当了小干部之后,职务上是否干出了成绩没有史料记载,不过反正比以前稳定得多,有了散碎银两,就更有实力干点儿自己想干并且烧钱的业余爱好了。

这个时期的鲁迅貌似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混个衣食无忧的小官儿,还会放个实缺。这些或许是他故意麻醉自己的鸦片吧?印象中这个阶段的鲁迅还大肆购买佛教典籍,应该算的证据。但毕竟时事造英雄,因为轰轰烈烈的大运动来了。

于是不可方物的绝世之作就此诞生,且一发而不可收。直至永恒,,,,,,,,

然后,这个貌似不食人间烟火的,收获了他的情感,但同时几乎把所有文人,那个体系的文人得罪殆尽

对于酸腐的连文人都算不上吃货,一直在疑惑,鲁迅曽有文章纪念刘和珍君,为何对广平称兄?就好像我们对20岁的小女孩儿叫哥,有趣么?

然后,漂泊于江湖,从厦门广州,其间的经典文章,吃了也不嘴短,貌似无耻,其实谁无耻呢?还有诺贝尔文学奖,萧伯纳的那个照片,不知道为啥这里没看到?

这张照片,是整个博物馆最喜欢的。因为后面的林语堂,假如他们俩个没有反目该有多好?性格,性格,无法改变。

这是他终生的爱好,其实,就是普通文人热爱的小玩意儿,不信就去看看荣宝斋。

可爱的爱情结晶,不止海婴。

千夫所指与晚生后辈的不同态度,何为人性何为冷血?

人世间有一种感情超越了血缘和性,总结称为知己。人生得一知己,实在太难了。鲁迅和瞿秋白,堪称典范。之所以称为典范,原因是,他们的看法并不完全一致,甚至有争斗,但彼此不记,坦诚心扉,就像谈恋爱彼此义气相吸,试问这种情感有多少呢?

人作为一个有机的生命体,肉体终究会逝去。但哲人留给后人的思考永世不会断绝。万没想到,此刻竟然是多少周年。我笑了,周年又有什么用处呢?我即使无赖,但终究不是咀嚼死人骨的酸腐文人,因为我从来就不是文人。
神话与妖魔,竟然在鲁迅的一体之上完美的统一了,这是不是又留给我们晚生的一个滑天下大稽的笑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深思?
孩子们,包括那个高高瘦瘦面庞文静在我意识里是个文学少年的,也未超一个小时就迫不及待的和同学去做游戏了,害得孩子们饥肠辘辘地在那里等我,实在是汗颜。

依然有坑儿,奈何?

展厅的西侧,有个纯正文物的展厅,大家有机会还是值得一观的。
我只是草草的转了一圈。
孩纸们等着去北锣猫猫的那种小资餐饮店铺,这么多年没有一次出去玩儿会不留遗憾的,这次依然不例外,我也是醉了。都转了就会都写出来,给看了游记且计划到此的朋友们一个可遐思的空间,想来感觉也坏不到那里去吧?

本篇游记共含2038个文字,7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