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斯堪的纳维亚的微笑 - 挪威13日,芬兰+瑞典3日自驾

58
乔萦 (上海) LV.18
2016-10-29 20:30 709/5
  • 出发时间/2016-09-17
  • 出行天数/17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6000RMB

诸神的黄昏

      "她看到世界重新复活
      大地冉冉从海里浮起
      青山碧水万木一片绿
      泉涧淙淙依然旧模样
      苍鹰在天际盘旋翱翔
      为了去叼山顶的游鱼……”
      这是北欧神话的最终章,在炼狱一般的诸神的黄昏之后,新世界犹如天堂来到人间。
      当我踏上斯堪的纳维亚的土地,在长长的17个昼夜里,大部分时间里稠云密布,雨雾迷蒙,阳光被阴郁所吞噬,就好像神话所描述的那样,英雄在吟唱末日的悲歌;
      然而,由维京人创立的新秩序,引导他们的后人一代代重新建立了信仰和文明,他们的富足、乐观、平等、幸福和对生活的热爱,使这片土地成为令人向往的神之领地;
      他们所拥有的海洋、高山、峡湾、森林和草地,更像是神话中的梦之乐土,而当我终于等到秋日的北极光在天空绽放,像北欧女神的精灵肆意飞舞,那样震撼、那样壮观,人世间的所有仿佛都可以抛在脑后,我相信,那便是神给予每一个幸运的人最好的礼物。
      这一刻,就让神话慢慢解冻,让旅程慢慢开始……

      (视频包含了本次行程看到的3次极光爆发,拍摄于Lofoten群岛的Reine村,Tromso北极大教堂,北角露营酒店)

田园

      风在林中迅速地移动。 
      空虚休眠,水波寂静。 
      那棵老云杉树站着回味 
      他在梦中吻过的白云。
      北纬59度,我们从这里开始了旅程,像那首歌所唱的那样,我们路过高山湖泊,路过森林,也路过人们的花园和幸福。

      神秘园有一首叫做<The promise>的曲子,缓慢的,柔软的,如怨如慕的小提琴缠绕着渐渐消逝而去的钢琴声。窗外滑过的北欧田园风光,恰如这一幕幕音乐场景,这样的美,就好像珍藏了一辈子的爱情。

      我们的车穿行过洒满阳光的森林,山间飞瀑淙淙,林中涧流潺潺,剔透玲珑的小屋子里住着王国善良的居民,一切就好像童话,连空气都是花草的芬芳。
      我可以尽情的想象,人们沐浴在秋日的阳光下,在露台漂亮的小桌子前享用一顿午餐,孩子们在平整的草坪上玩耍、踢球和骑自行车,趁着这样的好天气,可以坐着小艇出海,又或是从城市里运来木料和油漆,修补自己的房屋……
   

      我们路过繁花似锦的生,也路过庄严肃穆的死。
      在小教堂外我们听到了管风琴的奏鸣,那是一个小小的葬礼,牧师在念祝祷,亲人们手持玫瑰,跟随牧师唱着圣歌,没有撕心裂肺的恸哭,只有安静、肃穆和祥和。
      我记得那是个阴天,有一些细碎的雨飘过,仪式结束后,棺木将会被运送到教堂边的墓地,最后被泥土、青草和鲜花覆盖。亲人们可以随时到墓园来,这里芳草萋萋,有绿树和河流,是小村庄最美的地方。
      我不是一个基督或者天主教徒,但我相信伴随着鲜花、颂歌和祝祷,逝者一定是走在去往天堂的路上。
      这是一个连死亡都如此美丽的国度,亲人们感到悲戚哀伤,但不会哭天抢地,伤心欲绝,最后捧着一抔骨灰,去买比房子更贵的产权墓地。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那样有尊严的活过,并且最终,被世界温柔的拥入了怀中。

      我想起我的故土,那些存活于唐诗宋词里的田园牧歌,带着禅意、带着东方式的智慧,白发渔樵,秋月春风。我不知道现在我们还有没有真正的田园,在广大的不发达地区,农村是浓黑色的悲凉和一记响亮的耳光,在富饶的江浙沪,农民们富裕起来的标志,是金碧辉煌的小别墅和豪华的小汽车。
      我并不是说这样不好,但田园终究不是欲望的复制和堆砌,亦不是用财富来标榜回归。
      当我看见挪威人用他们卷起的草垛堆出自己的名字,用心选择和邻居不一样的油漆粉刷自己的房子,给房前屋后换上新鲜的花草,我相信那是一种心境,也是一种人生哲学。
            

绝壁

      挪威举世闻名的“三块石头”,由于行程的限制,我们只安排了布道石。
      布道石(Preikestolen),这块位于吕瑟峡湾(Lysefjord)边上的天然巨石,垂直落差604米,因形似牧师布道的讲坛而得名,它是挪威峡湾旅游的一个标志。在游览吕瑟峡湾的众多方式中,攀登布道石也是最为热门的一种,相比起奇迹石和山妖之舌,它是最平易近人的。
      为了最大程度展现大自然的原始风貌,布道石上几乎没有攀登栈道或楼梯,也没有任何围栏和警示牌等保护措施,只会在沿途设一些指示方向和距离的标识。这是挪威人对自然和环境的尊重,这样的方式,也让游客们和大自然有了最密切的接触。

      布道石的难度并不高,走走停停,一个半小时便可到达目的地。
      乱石堆砌的步道尽头,壮丽的布道石悬崖赫然出现在眼前,就像任何一本介绍挪威旅游的杂志所展现的那样,它犹如被巨斧劈凿,耸峙于幽深的峡湾,游船如一叶扁舟飘荡于它的脚下。这让人望而生畏却又忍不住一探究竟的美,具有磁石一般巨大的魔力,召唤着世界各地热爱大自然的人们。
      布道石如此,奇迹石和山妖之舌更是如此。
      挪威的天气多云多雨,晴朗的时段屈指可数。俯瞰吕瑟峡湾,云脚低的像要揉入水面,山间有风,看不见倒影。明信片上的蓝天白云,静水流深,只能存在于想象中了。

      来自各国的游客聚在这块天然的大平台上欢声笑语,像在举行一个跨国party。雄奇壮观的天然巨石,好像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大家友善的开着玩笑或互相拍照。
      站在巨石之巅,想象那被我错过的奇迹石和山妖之舌,那样的诱惑,会叫我此后夜夜想念。我一定会再来,去经历崎岖山路的折磨,去拥抱那更为壮阔,超越人类想象力的风景。

峡湾

      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国家,像挪威一样拥有如此支离破碎的海岸线。在古冰川时期冰河的啃噬之下,大陆与海洋之间以一种奇妙梦幻的方式融合,那就是千百个动人心魄的峡湾。

      峡湾幽深、神秘,珍珠般洒落在连绵不绝的山间。
      我们沿山路飞驰,秋风黄叶、雨润烟浓,一个又一个的峡湾总是在数不尽的山路拐角等待我们,展现它们的妖娆多姿。有的如小小的湖面,平静清幽,将倒影揽入怀中;有的如开阔的大海,波光粼粼,一眼望不到尽头。在那样的水边,有绵延的森林将天色渲染成墨绿或金黄,隐约可见挪威人彩色小屋的檐角屋顶,又或是有小船静静泊于水面,像是在等待疲倦的水鸟归来……
      纵然天气总是不如人意,似乎老天有意藏起峡湾夺目的光彩,不让匆匆而过的游客轻易得到这世间的无价之宝,纵然我总是不断在惋惜,若是晴朗该有多好,但世事又岂能皆是圆满,这十七天的旅程,上天所馈赠我的已是太多太多……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中,收录了盖朗厄尔峡湾(Geirangerfjord)和松恩峡湾(Sognfjord)的分支纳柔伊峡湾(Nærøyfjord ),在峡湾之国,它们如同皇冠上的明珠,成为挪威呈向世界的又一张名片。
      我们的游轮缓缓行驶在纳柔依峡湾,阴郁的天空竟然在峡湾上方露出小小的一片晴朗。湛蓝的天色揉碎在平静的水中,勾勒出曲折幽长的峡湾轮廓,正如它美丽的中文译名,柔肠婉转,楚楚依人。

      从纳柔依峡湾转入艾于兰(Aurlandsfjord),阳光很快被云层吞没,一阵雾,一阵雨,我们在弗洛姆(Flåm)靠岸,登上精致复古的观光小火车,开进饱蘸烟雨的高山森林中。
  

      是谁将峡湾地区的云,用东方传统山水画的技法,渲染的如此浓淡明辨,意境悠远。远山近树,入眼俱是深黄浅绿,在这阴晴不定的时节,山色烟光皆为一体,连沁人心脾的空气都仿佛要滴出水来。

      秋色旖旎,漫山遍野的树如一张张金色的竖琴,任西风拨弄出一曲曲清越的秋歌。从松恩峡湾到盖朗厄尔,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一路天光云影,美不胜收。

      夜宿峡湾边上,听雨淅淅沥沥一夜,希望能等到一个晴好的天气,然而第二天依然是薄雾浓云,峡湾的明珠盖朗厄尔,我最终没有迎来它的璀璨夺目。但站在老鹰之翼(Ørnesvingen)俯瞰这蓝绿色的山谷,光线在水中明明灭灭,层云忽聚忽散,变幻着身姿……盖朗厄尔之秋,依然令人心醉神迷。

     而几十公里之外的精灵之路(Trollstigen),更是用它令人目眩的十一个发卡弯,成为盖朗厄尔迎来送往世界各地游客的纽带。从观景台俯瞰,公路像是飘荡的五线谱,来往的汽车是跳跃的彩色音符。

      其实,在峡湾之国又何止只有一条精灵之路。沿着海岸线,我们驶过的扭曲盘旋的山路数不胜数。这些天然的景观引导者,调皮的设置了一道道谜语,让人猜测在那一个又一个急转之后,有怎样令人赞叹的峡湾。
      我想起我们的长江三峡,白帝城上的彩云,神女峰间的迷雾,怒潮奔涌,激流险滩,重峦叠嶂,更有渔歌猿鸣,听来悲怆万分。那种从流飘荡的潇洒与浪漫,带着浓厚的东方写意色彩,曾像一个千古神话一样吸引着我。如果没有三峡,我们缺失的不仅仅是千万灿烂的篇章,那些倚赖三峡而生,与三峡的日月山水一样生生不息的民族风骨,亦将从我们的历史中消失。
      但是,它的的确确已经不在了。也许有一天,对大自然的不敬畏、不尊重,终会招来主宰一切的大自然的报复,只是为此用生命买单的,却总是最无辜的蝼蚁。
      我愈加热爱挪威的峡湾,在这个总是飘着雨的国度,它们令人目不暇接。那山海相连,天水相接的胜境,那亦真亦幻,如诗如梦的秋色,是给予热爱它的人们最最珍贵的礼物。

城镇

      水的潋滟,山的温柔,造就了峡湾边城镇的精巧灵秀。
      晨光初露的奥达(Odda),小镇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游船静静的泊在港湾,只有早起的游客在哈当厄尔峡湾(Hardangerfjord)的一隅徘徊,看野鸭们在倒影中凫水嬉戏。

      作为旅途中歇脚匆匆而过的一站,世外山林般的奥达已经出乎意料,码头小镇努尔黑姆松(Norheimsund)则更加惊艳。
      哈当厄尔的平缓水流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田园诗般的峡湾小镇,它们五彩缤纷,掩映在浓翠蔽日的森林里,依偎于镜面一样的水边。宝石蓝的水色,犹如芬芳的美酒让人沉醉。

      到了卑尔根(Bergen),又是另一番景象。
      这座风华绝代的港湾城市,把古老奢华和现代简约糅合在了一起。积淀千年的文化艺术精华,和现代挪威人的机车酒吧派对,以及饕餮美食的鱼市,在碧湾(Byfjord)两岸碰撞激荡,让这座总是飘着雨的城市,显得格外高贵而又风姿绰约。
      尤其在夜晚,流光溢彩的布吕根(Bryggen),将中世纪的简朴风貌展现在世界面前,成为挪威最标志性的景观建筑。

      走在卑尔根的街头,热闹的酒吧、餐馆中正在举行各种各样的聚会,街道两旁的玻璃橱窗里灯火辉煌,这种乐酒今夕的生活方式,在我经过的所有挪威的城镇和乡村,都是绝无仅有的,似乎清冷高傲的挪威人,将他们性格中热情奔放的那一面,都给了卑尔根。然而卑尔根又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它带着深远的文化底蕴,同时又有浓厚的小布尔乔亚情怀,它既有欧洲都市的繁华气象,又脱不了维京人孤标傲世的气质。
      我喜欢卑尔根

      特罗姆瑟(Tromso),北极圈内的”极光之城“,其实是挪威海中的两个小小岛屿。做为北极之门,它带着及其浓郁的冰雪气息,北欧之神似乎就在离它不远的地方。

      在这个与神灵如此接近的地方,挪威人似乎得到了更多创造和设计天赋,他们的民居综合了更多的现代艺术元素,他们的教堂更是卓尔不群,不凡于世。
     那就是特罗姆瑟的标志建筑——北极大教堂。

      梦幻般的白色三角,犹如世界尽头的一座冰山,简洁优雅,神圣高贵,那简直是怎么都看不厌的完美造型。

      教堂内部的彩色玻璃,透射着挪威北部的日光,与温暖的金色吊灯融和,终日散发着美丽的光芒。

      夜晚的大教堂,正面清冷如故,背面却迷幻得犹如极光的序曲,等待夜空中一场场魔幻秀的上演。名副其实的“极光之城”,在这里我们遇见极光在教堂尖顶上烟花一般开放。我们对着它欢呼雀跃,生怕错过它每一个流水的一瞬,路过的挪威人却连头都不会抬,在他们眼中,这夜空的精灵也许就和路边的小花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吧。

      比特罗姆瑟纬度低一些的芬兰罗瓦涅米(Rovaniemi),用他们招牌的圣诞老人形象打造了另一个童话世界。从烟囱里送出五颜六色礼物的圣诞老人,大概是这个地球上最忙碌和最受欢迎的人了。

      北极圈从圣诞村(Santa Claus Village)穿过,秋日的拉普兰正慢慢穿上节日的盛装,迎接圣诞的到来。

      虽然知道是个甜蜜的陷阱,但是在这个用童话俘获了全世界的小村子里,每个人都幸福的吃圣诞餐,买圣诞纪念品,寄明信片,以及和圣诞老人交谈。不过与挪威王国高冷的物价相比,芬兰共和国圣诞村所有的花费都显得特别亲民。

      在芬兰,圣诞老人教会我们一个单词——"Ruska",那是芬兰语中形容秋季彩色森林的单词,但也许是刚好错过,我们在拉普兰地区,树木已经渐渐落下了叶子,准备穿上冬季的白雪新衣,反而是在波罗的海沿岸的瑞典,蓝色的天,蓝色的海,红色、棕色和金色的树木,五彩夺目,分外耀眼。

      瑞典的晴朗天气令人心醉,徜徉在斯德哥尔摩老城中心,看着水鸟在波罗的海的风中穿梭,瑞典王国的旗帜高高飘扬,不由心旷神怡。这一路从城市到乡村,从森林到苔原,无不富饶美丽。北欧人拥有世界上最高的人均财富,但他们崇尚低调简朴的生活方式,大多数人开着小排量的普通轿车,穿着H&M的衣服,背着大众流行品牌的包,相比野心勃勃的进取,他们更愿意回归生活,并坚决捍卫享受自由生活的权力,这样的返璞归真,让他们散发着更为高贵和优雅的气质,并感染着每一个到北欧来旅游的人。

北极

      北极,曾经是一个遥远的字眼,远的就像天上的北极星。但当我们踏上挪威的国土,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它就在峡湾的尽头,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沿着海岸往北,大西洋公路美丽的弧线,犹如一根项链,将西部峡湾珍珠般的小岛串在了一起。

      正是大西洋上的暖流,让高纬度的挪威大部分国土都覆盖着森林,它像一只巨大的温度调节器,带来温润的气候,同纬度的西伯利亚苦寒之地,在这一时节早已是一片苍茫。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

      一路看不倦的秋色,到北极圈时天色已晚,只能匆匆留影。

      极圈内的秋天深了,如同戴着皇冠的神在写诗。罗弗敦(Lofoten)群岛上慵懒的日光散落在云水之间,北极星已悄悄的走到了头顶。

      离北角越来越近,挪威海的澄澈清冷,犹如遗世独立的冰山美人。霎时晴、霎时风、霎时雨,冷山倒映在天光云影之中,掠过云层的鸟雀把秋水叫寒。

      苔原上的驯鹿成群结队迎着夕阳奔跑,天色欲晚,它们很快便隐没于苍茫天地之间。

      终于到达欧洲大陆的顶点,北角(Nordkapp),北纬71°10′21″,它是挪威海和巴伦支海的分界线。天地寥廓,低矮的苔藓细密的覆盖裸露的沙石,好像来到了世界的尽头。

      那是一块从悬崖边伸出的海岬,岩石上伫立着镂空地球仪的雕塑,夏季,人们在这里迎接午夜太阳,冬季,人们在这里等待极光。

      凛冽的风在悬崖上翻滚,四下寂静无声,只能听见波浪的起伏。北冰洋一望无际,包含了人们太多向往,隐藏了太多未知的神秘。它是如此接近地球的极点,海水仿佛天外之水,呈现出迷人的冰蓝色,疾风吹过,海面泛起点点白头浪。      
      北冰洋,人们说这是一生一定要来一次的地方。
      一生太短,要路过的风景很多,但对挪威的思忆最绵长……

极光

      看到极光是我们此行最大的奢求。为了兼顾峡湾和极光,我们选择了秋天出行,但此时正是挪威的多雨时节,进入极圈以后,太阳每天都躲在云层中,从博多(Bodo)乘游轮去往罗孚敦群岛,四个小时一路颠簸,风大浪急,更是令人沮丧的下起了雨,几乎浇灭了我们的希望。

      雷讷村(Reine)是斯堪的纳维亚最美的村庄,它无数次出现在挪威的旅游宣传册上,夏日的山明水静,冬日的白雪皑皑,都令人无限神往。然而因为绵绵不绝的雨,连它都失去了应有的色彩。

      但我们还是等到了极光,不是吝啬的几道光线,而是漫天飞舞的,像是一场盛宴般的极光,它在整片天空跳跃着、变幻着,那样慷慨,那样华丽,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们面前。

      漫天繁星在极光中闪耀,犹如钻石一般。那铺天盖地的极光,让人激动的热泪盈眶,就好像身处梦中那样不真实。是的,我不敢相信自己能亲眼看见极光的爆发,那需要多少上天的眷顾呢。也许这种等待上天垂怜,却不执着强求的心态,才能迎来这地球上最奇幻的景色吧。

      雷讷村的极光持续了很久很久,似乎要让幸运的游客,把它的每一种姿态都尽情留住。
      午夜时分,大西洋的波涛在涌动,那令人颤栗的浓黑的夜色里,冰冷的风裹挟着水汽扑面而来。只有极光在怒放,那是一个多么具有生命力的精灵,它的美妙超越了人类任何一种舞姿,除了惊叹,世界上所有的语言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在极光天空里的红色小木屋入睡,伴随大西洋的海浪声,我记得自己似乎在梦里都在极光中奔跑。迷迷糊糊被熹微晨光叫醒,竟然看到了一小片晴朗的天。
      阳光下的挪威,所有的地方都是天堂,雷讷便是天堂的宣传画吧,虽然晴天短的只有一个小时,但我何其幸运,能将这样的美景揽入怀中。这就是我梦中的雷讷村啊,它跟所有宣传画上一样,是那样一种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

      原以为看到一次极光已是极大的幸运,但特罗姆瑟再次给了我们惊喜。又是在一个阴雨天气,当天空短暂放晴,极光便登上了属于它的舞台。
      极光之城是一把双刃剑,它的极光更为耀眼,像一道道绿色的强光在挥舞,离城市那么近,仿佛就在树梢,触手可及;然而灯火又如此辉煌,给天空织了一层金色的纱,将漫天的极光挡在了视线之外。
      饶是如此,当我们手拉着手,看极光烟花一样在北极大教堂的彩色尖顶撒落,我相信那一定是北欧之神赐予我们一生一世的幸福吧。

      捕捉极光除了极大的运气,也许还需要一点点灵感。在离欧洲北顶点只有30公里的霍宁斯沃格(Honningsvaag)城外,一个紧靠着北冰洋的避风港湾,我们第三次看到了极光,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钟。
      仍然是阴云密布的天气,窗外北冰洋上的寒风肆虐。我在屋里的某一时刻,似乎听到了极光的召唤。出门一抬头,天上的星星已经从云层中钻了出来,极光呈现出从没有见过的强度,鲜艳的绿色边缘甚至呈现出紫红色,它随着韵律强有力的跳动,那一刻我连呼吸都几乎停止,生怕错过它的每一个瞬间。

      云在极光里飞快的流动,我望向那绿之深处,不知道隐藏着怎样的神秘力量,才可以创造出如此惊心动魄的美。

      北极星正高高悬挂在夜空正中。
      这是一场众神的狂欢,在斯堪的纳维亚血色的黄昏之后,他们勇敢而坚贞的魂魄,化为飞舞的精灵,跟随着秋天来到人间。那是他们的音乐和舞蹈,那是他们的历史和故事,那是维京人一代代传唱至今的不朽的英雄赞歌!
      

微笑

      离开北欧以后,我时常会回忆起那个微笑。那是在卑尔根的夜晚,人烟渐渐散去的布吕根,金色路灯柔和的铺满了街道,从碧湾吹来的习习凉风摇晃着这个城市五彩的光芒。一个穿着风衣的年轻人,在朝我们迎面走来时,非常友好的对我们微笑。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印象如此深刻,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太像奇诺李维斯,还是因为卑尔根的夜晚太迷人。其实不仅仅是卑尔根,在挪威瑞典的每一个角落,我都能深深感受到王国优雅的气息,固然因为绝美的北欧风光,更因为那里财富和地位的相对平等,在此基础上的自由和博爱,并非虚无的空中楼阁,而是渗入到北欧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所建立的新秩序,或许正是北欧神话在人间最美好的投射。也许他们缺乏一些积极向上的进取心,但那里,最接近天堂。
      就像这个雕塑一样,那是斯堪的纳维亚对世界的神秘微笑,也是一抹来自天堂的微笑。

本篇游记共含8162个文字,15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写的好感人的!新世纪的徐霞客

2016-10-29 22:0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乔萦 的图片:

我勒个擦啊!!!
太牛掰了!
好想看到其他的两块石头!

2016-10-31 19:09

引用 zwxjerry 发表于 2016-10-31 19:09:26 的回复:

我勒个擦啊!!!
太牛掰了!
好想看到其他的两块石头!

回复zwxjerry:去了才知道,另两块站上去的感觉有多么美妙,可惜目前只能想象一下。

2016-10-31 20:0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乔萦 发表于 2016-10-31 20:06:22 的回复:

去了才知道,另两块站上去的感觉有多么美妙,可惜目前只能想象一下。

回复乔萦:能去且去才是最幸福的~

2016-11-01 19:59

特罗姆瑟自交去圣诞老人村吗?

2016-11-06 01:0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