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京秋—“我必让你每天都看到不一样的我”

北京的秋天,来得很急,想要留住他,他却又很无情,一声完整的道别都不留下。

一处

这一种红果,每天上下班都见得到,却始终不得其真名,心里也曾悄悄叫它“赤果果”。尤其在秋雨过后,它挂着晶亮亮的雨滴,我就开始想象它像樱桃一样甜甜的味道,却又怕是有毒的果子,所以年年见它,也只可远观,万万不得亵玩焉。

银杏大概是秋天最有特色的树了,而且每一棵银杏树都有不同的颜色。有的仍是绿的,有的青黄交接,还有的早就变成金色的了。都说银杏大道的的银杏最美,我虽不曾去过,去年深秋却也顶着彻骨的寒风去天坛看过类似的,的确是漫天漫地皆黄金,可惜游客太多,且都是胡乱抓起地上的银杏叶洒在头顶叫人抓拍的,伴着到处狂飞的黄叶和各种男女老少“咯咯咯咯”的大笑声,韵味还是少了许多。

所以最爱上下班路上的这一路银杏,虽不密集,也无盛名,只有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但也正是如此,才有了独特感。遥记某天早晨,正在赶往单位的路上,一抬眼,便看到一位知性的女性,戴着黑框的眼镜,穿着过膝的黑色一字长裙,手抱一本旧书,快步潇洒地走在银杏树下,突然就想哼起美国民谣。

不止有银杏,一路上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树(或许并不是不知名而是我太孤陋寡闻),看起来都是红的黄的,却又不是同一种红,不是同一种黄。可期限都太短暂,不足一周就只见枝干不见叶了。

这又是单位附近的另一条路了,色彩缤纷。可惜了秋日无限好,只是近严冬。

别处

除了在单位附近兜兜转转,我也改变趣味去爬了爬山。在北京呆久了,很怕人多的地方,尤其是景点,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汇聚在一起做同一件事情,文艺不再文艺,清新变成闹心。好在有爱爬山的朋友通晓香山周边各类野山,于是跟着走了一趟,觉得不错,并由此得出一条结论:散养不一定比圈养差。

也有红叶,有森林,能登高望远,可随心拍照,这不知比去看人头好多少倍呢。

越是想要用力拥抱自然,越觉无力拥抱自然,他太无形,太瞬息万变,叫人无法琢磨,只得不断继续拥抱,去猜想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不过这样也好,总说人有喜新厌旧之嫌,大自然就正大光明地让你去“喜新厌旧”。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你第二天看到的他,绝不是第一天的样子。

P.S.我自仰头向天笑

本篇游记共含877个文字,2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文字太少了,意犹未尽

2016-11-01 16:4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