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漂失的童话堡 v2.0】茵莱湖(缅甸)记忆:等爱的无啼花

267
alickli (北京) LV.34
2016-10-30 21:10 4463/112
  • 出发时间/2016-09-10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6000RMB

别着急。续上一杯茶,雨很快就会过去。暴风雨后,湖面上的天空会更清澈。

你无法预测云从什么方向飘来,就像你不知道它会把雨落在哪里。

当天空忽然飘起雨花的时候,你不知道你刚好路过谁家门前的小围栏;
你不知道1个小时之后,原野上会有几道彩虹;
你不知道谁会与你躲在同一座屋檐下,共度这一场短暂而温热的雨。

热带的湖边,有无数个理由驱使你避开它的雨季。可是,当你决定背上背包的时候,那并不是因为你有一双美丽的雨靴,不因为风雨肆虐后清澈的天空,也不因为淡季时一个人路上的宁静。

出发,你只需要一个简单的理由,那就是你思念她,想要回到她身边。

两年前,同样是雨季,我来到蒲甘,录下了一段童话堡和公主的故事。
http://www.mafengwo.cn/i/5362614.html

倘若把蒲甘比作这金色国度中一座繁荣的古都,那么茵莱湖,也许就是这座金殿背后,一片绿色的荫凉。

在这座花园深处,浩瀚的茵莱湖畔,散落着星星点点的村庄,随波荡漾的浮岛,还有那无数历经昔日的辉煌,如今却遭人遗弃的佛塔。

游荡在湖边的废墟中,轻轻地掠过每一寸赤色的泥土,用脚步去丈量湖面的宽度。
你会遇见锦绣大地上的饥饿,夕阳下千篇一律的渔夫,和那没有电的小木屋房檐下,一面面陌生人温暖的面容。

当心你的鞋子,那荒墟中一朵朵不知名的小花,它们正骄傲地盛开在路边,芬芳在你的脚下。

果真,茶杯空了,天就晴了。别忘了戴上你的太阳镜,湖上金色的晚霞会很耀眼的。

好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出发了。
咦?和我一起躲雨的人,她已经走了。

在路上

时隔两年,她的影子又一次浮现在梦中,漫漫长夜里,我又开始怀念她金色的微笑。

LP出了新版,这次终于可以不再为自己蹩脚的词汇量而烦恼了。
除此之外,在推荐榜上,有一个地方悄悄超越了蒲甘,成为这金色国度文化之旅的首选,它就是第一次缅甸之旅时,被我故意遗漏的地方:茵莱湖

不要以为它只是一个湖;不要以为你能获得的,只是明信片上永远不变的夕阳下的渔夫——就像我曾经的错觉那样。

他会用他的浩瀚与深邃突破你的想象,从你拔腿迈出的第一步开始,从你靠近他的那一瞬间开始。

北京昆明,从昆明曼德勒,从曼德勒到格劳。

出发点,Kalaw,一座幽静的高原小城,它并不是茵莱湖的大门。不过,对于决心用脚步去丈量大自然的旅行者来说,格劳可能是一个通向茵莱湖最好的起点。

处处都是熟悉的东南亚文化,然而小城坐落在缅甸东部掸邦高原上,因而在这里,你很难会感到炎热 。

如果想要探索周边,大约十分钟的路程就可以走到城外,那淳朴的乡土气息会扑面而来。

倘若时间宽裕,不妨在小镇上过上一到两夜。
这样,就有充足的时间去镇子上探寻一下高原小城人们优雅的生活。

去中心市场同时“艳遇” 迷人的少女,与和蔼可亲的老奶奶,从她们的服饰上寻找时尚变迁的痕迹。

你也可以走得更远一些,爬进那比体育馆还宽阔的大溶洞,发现里面藏着数以千计的黄金宝藏……

当然也别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去镇上的家庭式徒步服务中心找到未来几天和你一起上路的队伍。

从格劳到茵莱湖,大约有几十公里的徒步山路,如果你在Google上搜索“Kalaw Inle trekking”,你会阅读到许多有关这段路程的来自背包客的溢美之词。
然而,如同搜索结果几乎都是用英语、法语、荷兰语书写一样,这段路暂时还极少会遇到天朝同胞。

于是,当操着各种语调的“来历不明”的人和你一起组成临时小团队的时候,有趣的文化碰撞,便也是旅途中一份计划外的收获。

我选择了LP中推荐的SAM Family,在Sam大娘的“宏观调控”下,我加入了一个由加拿大大叔,法国小伙,韩国一家人和以色列女孩组成的徒步小分队,为期2-3天,大多数行李可直接托运到目的地,一路上基本不需要什么特殊装备,一件雨具,一瓶水,放松你的心,睡个好觉,明早跟着本地向导一起上路就好了。

路边的风景 Day 1 - 树

一夜过去。清晨,阳光洒在小和尚的僧袍上。

雨季出行,总是需要一点点运气,期待着每天早晨打开窗帘那一刻,太阳公公送来的惊喜。

队伍集合完毕!Minga一声,马上出发(缅甸语的你好为Mingalaba)。
团队成员相互认识下?不着急,一路上我们有的是时间。
(注:GPS轨迹图为徒步活动结束后导出)

出发点是一棵标志性的巨型菩提神树,今年是个丰收年,快乐的小朋友在起跑线上为我们庆祝加油。

这是我们队伍的小向导,一位从乡村走出来的大二女孩,她的名字叫Woodee。看到她,我们大约再也不需要担心头顶上的乌云,因为她的脸上永远带着阳光和微笑。

走进乡间腹地,热带高原的平川上,色彩浓烈,风景如画。一路上,红土地的道边,各式小花正尽情地开放。

默默无闻的老牛,热情憨厚的农夫,我们每天丰盛的餐桌上,饱藏着他们的汗水。

骄阳下面,田间辛勤耕作的大多都是妇女。头上顶着艳红的大格头巾,是勤劳者们鲜明的民族记号。

热烈的阳光,湿热的空气并不会成为她们的困扰,相反,它们是这片肥沃的土地上,上天赋予她们唯一的礼物。

偶尔,当一片薄云短暂地遮住阳光的时候,她才暂时放下那手中的农具,露出那天然娇柔的面容。

茵莱湖尚未谋面,我们见到的,是她的子民,她的孩子,用她慷慨的支流灌溉出来的美好人间。

走上几里路,路边就可能冒出一个袖珍的小村庄,Woodee常常带着我们随意走进一户人家,喝杯茶,坐下聊聊天。

你不必小心翼翼,担心房子的主人对游客的钱包跃跃欲试。大多数时候,和男主人握个手,感谢一下女主人为你泡的茶,就是全部你需要做的事。

午餐是柴火烧出来的农家饭,只需要借用一户农家的后厨,Woodee小姐亲自下厨为大家烹制。

没有山珍海味?相信当你决定徒步完成这段山路的时候,就不会对此感到意外和介意。

(此处因尚未得到大家确认而缺失一张全家福)法国小伙儿总要吃干净盘子里的每一粒粮食,韩国一家每当端上一盘新菜的时候总要站起来鞠躬致谢,临走的时候,所有人会一起合作,把桌面和地面收拾得干干净净,把垃圾全部带走,这是粗犷的徒步者们对自然,对一路上陪伴我们的路人的小小的敬意。

午后,继续行进。今天的计划是18公里。

在Woodee的专业引路、大家的开心交流和路边美景的陪伴下,长途跋涉不再艰难,对于久居都市的城里人来说,行走是拥抱大自然最好的方式。

当然,当你因心情愉悦而放松警惕的时候,或许下一次豪迈的踏下脚步之后,你就可以深切感受到昨夜雨后淤泥的粘度。

于是,一天下来,你多姿多彩的鞋子,或许就是你向朋友圈里炫耀的最佳物证。

然而分享,你恐怕还需要等待几天。不用说一路上没有手机网络,当我问到晚上落脚的地方是否可以充电的时候,Woodee笑着对我说: not possible(不可能).

是的,翻过一座小山,进村儿了,大约18公里的里程,还没感到疲惫就到了。

村子中央坐落着一座古老的寺庙,傍晚,天边泛起了火烧云,大大小小的男孩们,穿着裙子(龙基),正在寺庙前的空场上面踢足球。

寺庙里的小和尚,今天也获得师父的特许,卷起宽大的僧袍,加入了藤球运动员的行列。

另一个调皮的小和尚和小伙伴们玩起了恶作剧,见有外国友人来了,连忙收起了顽皮的天性,邀请我们到寺庙里喝茶去了。

不论外界如何喧闹,寺庙内永远是一界净土,于是,我们没有去打扰正在认真研磨的方丈,只是静静地参观之后,便悄悄穿上鞋子离开了。

几滴雨打湿了房檐,很快,太阳又奋力从西边的云霞中钻了出来,把一天中最后的余光献给了这片并不富裕的土地。
屋檐下的小和尚岿然不动,仿佛天空那瞬息万变的浮云,已然存在于心外的宇宙。

傍晚,辛苦劳作了一天的人们走在回家的路上。

老人和小孩儿,坐在房门外高高的台阶上,他们早已看惯了天边的火烧云,他们只是企盼、眺望着牧归的家人。

我们也该回“酒店”了。是的,小村至今尚不通电,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在日光完全湮没之前,完成全部一天的活动。

检查寝室的人数?不必走进那黑黢黢的小木屋。
是谁最后一个归来,是谁把鞋子摆得这么整齐:-)

路边的风景 day 2 - 花

一觉睡到天亮,当全世界失联,只有早晨的太阳才与你有关的时候,你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那台无法充电的手机和变成砖头的电脑。

对着院里悠闲的老牛,在大缸里面急头白脸洗好一顿脸。

回到房间里,惭愧地发现居然只有我的被子还没有叠好。

早餐要吃得饱一些,没有人问几点出发,因为这是一个与数字无关的世界。

上路,趁阳光还没有变得很毒辣的时候。

如果让我为这段徒步之旅的难度做一个量化,那么我会告诉你:我们队伍中年龄最大的韩国大妈,她62岁了,不但没有掉过队,而且她的包里,还藏着好多分享给大家的礼物。

今天的计划里程数是16公里

Woodee说,翻过这座山,就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大湖啦。

咯吱咯吱的牛车,觉得它总是慢吞吞的,可一溜烟的功夫,它就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寂寞的时候,唱首山歌——车儿还在山坡等牛,吃草的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要试图挑战路边小水塘的深度,保不齐突然就冒出几只大水牛,不知道是它把我们吓了一跳,还是我们惊扰了它的白日梦。

一天多的相处,大家都已经不再是陌生人了,特别是Woodee,她已然成了我们大家打发寂寞的“十万个为什么”。

为什么蓄水池上会写着Love?
为什么干农活的都是女人?
为什么小和尚的长像都一样?
为什么厕所里没有厕纸,却总摆着一堆小竹棍儿?
……

Woodee总是不厌其烦地认真回答着各位大虾海阔天空的提问。
不过,唯有一类问题可以难倒她,那就是各种路边的小花,它们都叫什么名字?
大家和Woodee开玩笑说:既然这里没人知道花的名字,那么你尽可以用自己为它命名。所以,你可以说:它的名字就叫——Woodee Flower(无啼花)。

大家笑了。
于是,从这以后,一路上就出现了好多Woodee flower(无啼花), Woodee tree(无啼树),Woodee fruit(无啼果), Woodee noodle(无啼面条)…… :D

欢乐驱走了乌云,一路上居然没有下雨,就连Woodee也承认,在东部掸邦的雨季,这简直是个小小的奇迹。

终于,在历经了好多身边的Woodee Flower之后,我们翻阅了最后一个山口,第一次眺望见蓝色的茵莱湖,它静静地流淌在神秘的高原盆谷,云层压抑在它的上空,好像随时准备溶入那宽广的湖水。

道路变得宽阔了,路边出现了一条纤细的小河。
我却开始盼着路途再慢一些,远一些,让路边的Woodee花再盛开的长一些……

事与愿违,小河变得越来越宽,直到丝丝水系化成了一条大河,前方没有了路,只有一条长长的小船在这里等候,Woodee说:湖边到了,大家上船吧。

船夫发动了船尾的马达,引擎的声音瞬时盖过了岸边的溪水和鸟鸣,那最后一株Woodee花的清香,也被一股机油浓烈的气息无情带走了。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茵莱湖上,第一次走近它,发现它竟有如此宽广,浩瀚,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大约1个小时的湖上旅程,快船把我们送到了茵莱湖地区真正的门户地带——良瑞镇。
大家就地分手,把短暂的缘分储存成不变的记忆。

方便总是有代价的,不过小镇并没有书上描述的那样脏乱差。和所有旅游集散中心一样,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一切和旅行相关的物质需要。

重拾人间烟火,仿佛乘载我们到来的不是那飞快的小舟,却是哆啦A梦的时光飞船。
半松半紧的插头,半连半断的Wifi,半冷半热的淋浴……
在这里,你不必要求太高,此处不是梦想,只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

茵莱湖上

茵莱湖的第一个清晨,四个漂亮的小姑娘从我门前飘过,提着空空的大篮子,是不是正在去往大森林采蘑菇的路上呢?

今天,我的徒步计数表说不定会突然降到零哦。因为今天的交通工具只有一个选择——船。

小哥儿发动了船尾的引擎,离开良瑞,湖面变得越来越宽阔,遇见湖口处等待多时的渔夫,好像明信片上的图案忽然跃进了蓝天白云下的画面一样。

大约半个小时的船程,小舟穿越了1/3个湖长,掠过一片安详的睡莲,慢慢靠近了岸边的金塔

上岸了,第一站。遇见满载而归的阿姨,她身后的路,一定可以通向传说中的水上CBD——五日市场(5 days market)。

不出所料,吃的喝的穿的用的……这里啥都有。
大叔,您这气质,不该出现在周末电视台的主持人黄金档么?怎么跑这来吆喝火龙果来了?

小丫头,是不是趁妈妈不注意偷吃篮子里的小果果啦?别问我为什么,你肉嘟嘟的小嘴儿出卖了你:-D

我承认,我是来偷看美女的……可是,你为啥如此用心地望着我……

外乡人也不一定只有凑热闹的权利,旅游纪念品,遇见了中意的,就把它带走吧。

不是每个人的篮子里都会有菜,

但是所有人回家的时候,手里都会捧着一束鲜花。

那是献给平凡生活的色彩,那是献给佛的敬意。

找回小船。下一个目的地只有海阔天空,没有苍茫大地,那是浮在湖面上的村庄——Floating Village。

这里不是土豪麾下的海上度假村。竹竿支起来的房子,是沿袭着古老简朴生活方式的水上人家。

白天,男人都去湖上打鱼了,留下小孩儿和年轻的太太们在家里打理家务。

若你愿意,可以爬上木板搭成的小楼梯,探索小木屋里传来的“木兰当户声”的来历。

梦工厂或是孵化器?不论Workshop里面多么繁忙,友善的村民也不会忘记给你一个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

大叔手下的织布机,总觉得它更像一架三角钢琴,而这里变成了舞台,编织着一个叫做未来之梦的圆舞曲。

时间有限,今天的任务,是将茵莱湖上著名的风景用小船串联起来。
匆匆走马观花,掐算着日子的旅行总是让人难以找到沉静冥想的机会。

时而阴云密布,时而艳阳高照。茵莱湖不再年轻了,而湖上的天空,却总是那小孩儿般难以捉摸的脾气。

猫跳寺,如果你在互联网上搜索茵莱湖推荐景点,应该不会过滤到这个关键字。

“快给朕剥个花生!对面的铲屎官听见没有!!喵呜~高山茶配上小鱼干,也是极好的。”

不知是不是被喵星人施了魔法,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下午。
小船夫决定把我原封不动地押送回良瑞镇,水中的睡莲依然荡漾,那些擅长才艺展示的渔夫,却不知去何处寻找旅游杂志上的金色背景去了。

回到镇上,距离看星星的夜晚,还有充足的时间需要打发。
做着美梦的汪星人已然摒弃了烤肉的诱惑,梦着远方的我,又该用什么方式去承接屋顶上的月光呢?

或许,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无意中我看到路边一家偏僻的不起眼的小店,正当我拿不定主义的时候,这位出门迎接我的老奶奶的出现,她慈祥的面容征服了我的犹豫症。

常常,我们选择餐馆的第一步是翻一翻门口的菜单,然而老奶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却是:Sorry,we don’t have menu actually。原来,摆放在小台子上的不是菜单,却是一段主人的话。当我刚刚读了前面几行之后,我就知道,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菜单。

这是一个极其别致的小餐馆,经营她的,只有三个女人:84岁的老奶奶,打工赚学费的16岁的小姑娘,还有这座小馆的大厨兼CEO——老奶奶的女儿,也就是门口那封信的作者Zizi。

没有菜单,没有价目,这里的每一道菜都是Zizi用心研发出来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佳肴。朋友们都说我是味蕾迟钝的人,然而,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传统缅甸菜,没有之一。

在这个朴实的小店里,让我感到有趣的是,占据店中最重要位置的,竟不是传统的佛像,而是一个女人的画像——昂山素季 (http://en.wikipedia.org/wiki/Aung_San_Suu_Kyi),画像上面写着有关她的关键字——Freedom to lead。

于是从这里开始,美食不再是今晚的主题,如同Zizi说的,研发美食只是她的业余兴趣。
我们的话题变成了政治,自由主义和自然主义。老奶奶休息了,打工的学生回屋学习去了,留下我和Zizi,坐在木门堆上,把整个夜晚交给了一个永远讨论不尽话题:Freedom,就连屋顶上的星光和彩云,也被抛在了脑后,倒是幽暗的灯光和爱凑热闹的小黑猫儿惺惺相惜,陪我们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夜晚。

金色的废墟

时间飞快地流逝,悄无声息。

最后一个清晨,隔壁寺庙里的朗朗经文声把我唤醒,一群鸽子展翅高飞,变成了这段悠长旋律的休止符。

为了既可以自由自在,又能够走得更远,我选择了这个漂亮的伙伴——一架身态轻盈的变速山地车。

昨天浮在湖上,驾着小船测算湖的直径。今天,行在湖边,脚踏飞轮,遍历湖的周长。

环湖骑行示意图
(注:GPS轨迹图为骑行结束后导出)

我路过不起眼的村外的小寺庙,遇见配置相同,XXS号的自己,羡慕他有一条我没有的花喇叭裤。

我扎进热闹的小码头,看欲将远行的人们寻找着忙碌的船夫,流浪的狗儿追逐着勤劳的小僧。

独爱这样的节奏——一个人,没有计划,没有目标,甚至想找一个可以迷路的岔路口,也要走上很远很远的——看不见尽头的路。

无意中走进路边无名的小村,静静的屋檐下,聚集了一群漂亮的小天使,男孩子呢?我猜都去操场上踢球了吧。

偷偷钻进热闹的小学校,小操场上有多少个孩子,镜头里面就有多少张笑脸。忧伤去哪了?我猜随着升高的太阳蒸发了吧。

当路边的风景变幻时,心情也随着时晴时阴的天空,时明时暗的大地,时蓝时绿的湖水,时宽时窄的小路变换色彩。

当路边的风景不变时,芳香的泥土,柔润的清风,又把路上的回忆,昨天的思念载入脑海的记忆体。

翻过一座小山坡,突然袭来的,可能是一阵沁人的花香,也可能是一场蛮不讲理的暴风雨。

雨具多半都是多余的,你唯一该做的,是立即搜索并一头扎进周边最近的一座房檐。
幸运的话,屋子里面会有村民为你打开门,欢迎你到家里坐一会儿。这时候,你会开始盼望着暴风雨能坚持得久一些,那样你就可以有理由再续上一杯刚刚从山上采下的香飘飘的高山茶。

即使你路过的只是一座无人的小屋,或许上天也会为你在这里安排一段屋檐下的缘分。
多数时候,你们无法用语言沟通,不过也许你会喜欢——当你没在看她的时候,她偷偷看你的样子。

茶杯空了,天就晴了。你可以鞠个躬起身离去,也可以为了表示感激而主动要求买一点茶叶。不过没了暴风雨和主人的招待,也许那同样的茶却再也沏不出那记忆里的味道。

继续向南,人烟渐渐稀少,房屋渐渐稀疏。

最后,我来到了茵莱湖南岸的最远端,不知不觉中,自己竟已置身于无数佛塔之间。

可是,这里却没有万人痴迷的金殿,而是一派凋敝残垣的荒原。

游荡在佛塔的废墟中,任凭想象那曾经盛极一时的年岁,无数人顶礼膜拜的人间胜景……

曾经,这些至尊奢华的佛像,我们以为它们是人们精神的寄予,灵魂的依托,梦的宿主,爱的源泉……

可事实上,他们也依赖着他人的宠爱。
当失去了世人的宠幸,那昔日里的尊贵金身,衰落得只留下年湮世远,满目疮痍的废墟,在一段短暂的繁华岁月之后,却书写成一段握在他人手中的——被选择,被宠爱,被抛弃的命运……

在那废墟的旁边,绚丽的夕阳里,无数只小花娇艳地盛开着。

我又想起那一路上没有名字的花。
我想起了Woodee,想起了zizi,想起了每一面陌生人的记忆和温暖……

一路上走来,我们享受她们带给我们的阳光,善意,微笑和感动,她们是我们眼中美的源泉。
可是,我们或许忽略了,她们也是一个个饥饿和渴望的种子。茵莱湖的孩子,当失去了世间的爱,她们也将如同那一座座湖边的废墟,在这个镀满金光的国度里,在这片湖水未曾湮没的水岸边,散发着荒凉的美。

Woodee,她是全村的骄傲,村里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可是,她也是家里其余7个孩子的姐姐,由于缅甸经济低迷,经济抚养和家务的责任,早在几年前就已压在这个不到20岁的阳光女孩身上。
Zizi,在很多年以前,她的父亲因领导自由主义运动而惨遭迫害,直到昂山执政之前,Zizi还只能藏在山沟里面,靠屋后的几棵玉米充饥。
……

还有无数个陌生的路人——精干的船夫、健硕的牛郎、餐馆里的小服务生,屋檐下躲雨的小姑娘……那些所有担负着生活艰辛,却一直坚持对我们绽开笑容的人……

她们是那些地狱里的天使,丢失了童话堡的公主,那些一路上伴着我们欢笑和感动的、却没有名字的花,无啼花(Woodee Flower)。

她们不期待我们的施舍,我们看不见她们的悲伤。
她们需要的,只是一点爱,一丝这片金色国度里的温暖和希望。

当心你的鞋子,她们就在路边,在你脚下,娇艳地盛开在茵莱湖畔浩瀚的水岸。

谢谢。
(全文完)


2016年10月于北京

本篇游记共含8082个文字,16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