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北大环线

4
蚂蜂窝用户 LV.1
2016-10-30 22:45 47/1

写下是为了避免忘记,经历是为了不枉此生

每次看马蜂窝,就觉得人民的生活水平真的提高了,有那么多人出去旅行,那么多人都是模特,拍出那么美的照片。也许是自己太狭隘了,越走越发现自己渺小,那么多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别人都早就做过了。就像自己来到北京才发现,有钱的人那么多,优秀的人也那么多!同队的一个大姐60岁了,说她和她妹妹都很爱玩,满世界都跑遍了,现在开始国内跑,还说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觉得自己也年轻了。世界这么大,人的种类那么多,想法也真是不一样。从前觉得环游世界很文艺很独特,等发现很多人都在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后又不喜欢这个理想了,仿佛理想变得大众之后就不再圣洁高远了,也许还是应该好好工作,投入到一个可以不断深入的工作或事业中。然而工作上我也并没有什么突破,命运似的进入事业单位,以后也只能寻求在爱好上突破自我,突破别人就不太可能了,或者干脆承认吧,自己就是这么卑微渺小的,有那么多人早就走在你前面不知道多少步了。然而都不重要啦,慢慢经历成长,和自己慢慢沟通。
同队中还有一个94的安徽姑娘与她98年的表弟一起,真是很先进,要是我在大学的时候也有足够的资金和认识能参加这样的户外旅行团该多好啊!希望以后我的孩子能有足够的见识和思想去选择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盲目和顺从。
九月三十号晚上坐大巴车前往西宁,途径宁夏内蒙,一路上景色特别美,直到一号晚上十一点才到达西宁的酒店,洗澡收拾之后一点才睡下。
二号六点就集合前往青海湖和茶卡盐湖。青海湖特别美,和洱海很像,与在云南不同,这次可以漫步在青海湖边,欣赏海天一线的美景。湖水特别特别蓝,也特别特别清澈,我们每人花60元打理,进入的不是正门,是有青海湖碑文的湖边,还有两头牦牛可以骑,可以拍照。我在车上说起我在云南跑马被坑30元的事情,被前座的杨金金听到,她之后便和我们搭伙一起玩耍了。外向的人可以一个人旅行,何况还是88年做运营很久的人。我在想我会有这个勇气吗?
这次跟随天涯队特别开心,没有男友在身边便少了几分娇气和不合群,可以肆无忌惮地瞎聊,反正彼此也不熟悉,也不怕暴露自己的什么缺点,也不想靠装淑女来博取男性的关注,因为不缺男友,便可以一切随心所欲,这才是真正的旅行。而且1999加1000多的门票吃饭花费真是超值了。领队牛牛说一个女生特矫情,半夜和男友吵架要分房睡,我想了想自己 ,似乎也有过这种无聊的行为,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以后完全不必要通过这种行为来博得关注和爱。

之后驱车前往茶卡盐湖,盐湖是我很向往的一个地方,看游记时看到很多美丽的照片,可是现在盐湖被围了起来,刚下过雨湖也有些浑浊,完全没有天空之境的感觉,更无法排除镜面倒影的照片。

现在旅行,更多的就是摄影之旅,你说好吗?也没什么不好,可是每个美景前都是手机,不知道景色会不会害羞。我也是这样,在观赏途中总想着怎么拍出好看的人物来,而没有静静的感受这种氛围。但是怎么说呢,我们太健忘了,所以必须要记录才能永存。

一路上总是回忆起云南的场景,后悔没有爬过雪山,也已经忘记了阿黑哥阿金哥是哪个民族的称呼,所以好像认真感受和认真聆听也不过如此吧,也许不用那么功利,那么有目的性,只需尽情享受当下的时光,尽情聊天,拍照,呐喊,怎么开心怎么来呗。总会有个不经意的瞬间在往后的岁月里不经意被想起,那将是一种此去经年的感受。

从茶卡盐湖匆匆回到车上,驱车前往德令哈住宿,德令哈是一个自治县好像,百度过的内容此刻又已忘记。

德令哈的住宿不错,晚上和灰灰,两位大哥,灰灰的同座以及金金一起吃饭,十七哥和金金灰灰是主聊,我感到一些不适,一种天然的提防与排斥,所以结束吃饭后就赶紧回去洗澡睡觉,又到了一点钟了。后面两天我和小彩没有和他们一起吃饭,可是两个人吃饭也挺无聊,所以最后一天晚饭又加入了他们,那时感到有一些亲近和欢愉,可见我也确实是个慢热之人。

三号依然是六点半集合,目的地是玉门关和雅丹魔鬼城。玉门关是通往敦煌的必经之路,不管你要不要看这个遗址都要买门票。路上遇到要检查人脸和身份证,据说是因为这里为新疆甘肃青海三省交界处,很乱,所以查的很严,有种在国外的感觉啊哈哈。

虽然遗址只有一个小土堆,称之为小方盘,说是以前士兵值班的地方。看到这些黄土斑斑的高墙,让我觉得像是去到了埃及,又好像是在考古现场,一种被历史吞噬的感觉汹涌而来。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古人不知是否料想到来自遥远时空的未来人会在这里踩上一脚,那么我们现在生活的地方,我们习以为常的衣食住行,会不会也在将来被插上栅栏,建起售票处以供后人缅怀呢?

说起售票,很多人说门票太贵,也有很多游客说这是大自然的恩赐,凭什么你围着栅栏就开始收费呢?似乎有道理,可我不敢想象没有了栅栏之后的场景。由于交通不便,许多人力财力有限的人便无法欣赏到这样一个属于全人类的美景。由于缺乏管理和约束,自私之心会使有些人想将公有物据为己有或者随意毁坏。就像敦煌,政府不管不顾才使得王圆箓不得不把大批的佛经卖给外国人,才使得张大千可以随意临摹涂改和剥落壁画,看到这样的记载真是让人痛心疾首。

雅丹地貌是世界文化遗产,而敦煌的雅丹地质公园是国内最大的雅丹地貌。共分为四个景点,有狮身人面像,孔雀和舰队,不过是根据土块的形状分出了几个观赏点,总体来说大同小异,有一种在美国西部的感觉。让我想起大连地质公园,似乎地质公园都是很有意思的。不知道雅丹地貌是什么纪。叫魔鬼城的原因是风大吹起沙子听起来很像鬼哭狼嚎。常年的风吹使得地面上的黄沙被吹走,过滤下一层黑色的沙子在表层,远看就像海一样,很壮观。导游说这些黑沙表层踩上一脚要十几年才能恢复,却依然有很多游客想要近距离接触它们,然而他们的接触也只不过是为了拍到一张没有干扰人群的照片而已,这又不免让我想起新闻报道有人在景区题字、画画、求爱。还有在莫高窟非要举起手机的游客,还有那个在大同修壁画的姑娘。看来我们小时候受到的集体利益大于个人利益真是收效甚微。

从雅丹回到酒店,又是不早了。住在敦煌,我们没有和他们去市里找饭吃。而是自己点了冒菜外卖,太辣,吃的不好。

四号去莫高窟和鸣沙山月牙泉。莫高窟的参观时间非常有限,应急票只能参观四个窟。一共也只开放八个窟,每个窟的讲解时间只有两三分钟,引导员就不断催促人流的流动,根本无法仔细观看。只是壁画确实很壮观美丽,墙壁上满满的画着一尊尊小佛像,几千年前采用的植物颜料使得壁画现在看上去依旧如新。
据说莫高窟和甘肃麦积石窟、大同云冈石窟以及龙门石窟并称中国四大石窟,莫高窟最大最珍贵,从王圆箓发现藏经洞后渐渐地成立了敦煌莫高窟研究所,专门研究敦煌,甚至像红楼梦成为红学一样形成了敦煌学。所长创始人是个画家,叫常书鸿,于右任又是谁?都忘了。看的四个窟第一个是佛和道士同在的,据说和王圆箓有关,因为王圆箓是个道士,由一个道士发现佛家的藏经洞也是缘分哪。第二个是一个巨高的大佛,31米有,但是没有乐山大佛高,这使得我好想去看乐山大佛哦。第三个是个卧佛,据说是按照武则天的形态做的,你说彩绘是从唐代开始吗?第四个是宋朝的,一进去就可以看到宋朝官员戴着乌纱帽的服饰,突然觉得应该去了解各朝代的服饰。

鸣沙山月牙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看,骑骆驼和骑马差不多,骆驼走在沙地里反而比在平地里平稳,坐在驼队中,走在沙漠里,一定会想起西游记和丝绸之路的。历史知识真是太匮乏了,回去要好好温习历史补习敦煌壁画的知识。月牙泉清澈碧绿,神奇的存在于漫天黄沙中。不知道为何现在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景色没有那种脑袋嗡嗡作响的震撼赶了。也许是看多了吧。看来以后还是少看图片比较好。

四号总算回去得早了。住在嘉峪关,而且是在市里,我们找到了一家粥病店,点了两个菜,两个周还有一碗米饭,吃的光光,太爽了。

五号七点才集合,总算睡个好觉。今天的目的地是西夏古城黑城和怪树林。西夏是十六国时期的西夏,俨然一个考古现场,展现了一个西夏都城的城墙,还有一些土堆被标记了总管府、站前街之类的名号,也不知道是如何推算而来。有一些佛塔很清晰完整。这让我想起了在莫高窟排队时听到一对情侣在争论佛教的问题。说佛的形态与当地人的形象类似,比如韩国那边的佛就是瘦高。我似乎曾经看到过这样的说法,好呀藏传佛教与其他佛教的区别,有待回去继续了解吧。

怪树林就是一堆枯死的胡杨枝干。是哦胡杨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腐。三千年的等待!由于河流改道使得这些胡杨死了。形成现在的壮观景象。坐在高地上看日落,美美的美到眼花。拍照拍到手软。

五号晚住在额济纳,又和他们一起吃饭了,还喝了酒,在微醺的状态下回到了家庭酒店,这里的人们很舒适,房价只有两千多,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一晚住八人每人150。可见他们有多爽了吧。以后就在景区旁边投资买房,收收厕所钱,不要太容易哦。

六号到了胡杨林景区,传说中的亮点挺让人失望,四点起床五点就到六点半坐在沙坡头上等日出一直等到八点也没等到,开始沿着8754321道桥的顺序逛,七道桥的胡杨林没有全黄,也有一些姿色,考虑到时间问题准备直接去二道桥看胡杨林倒影,结果走错路走到了三道桥红柳海,不好看,还走了很多路,然后酒赶紧回去集合了。不过做人嘛,要平常心,看过就好啦。

现在在回去的车上,没有网,好急啊,你说回去还能习惯上班的节奏吗?下一次旅行又会是什么时候呢?

本篇游记共含3799个文字,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这样的旅行,挺有意义!

2016-11-01 15: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