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咖喱国历险记

10
pansy312 (南京) LV.8
2016-10-30 23:33 571/5

恍惚梦中,听见窗外热闹烟花声,想起今天是Diwali。然而,看看身旁家具,再摸摸床,这不是已经在家了么?哦对,昨晚已经回来了。可为什么,魂儿还在那个咖喱国游荡呢……

印度,这个对单身女性来说极不安全的地方,几乎所有人都会说,找个借口推掉吧,让公司派其他人去。然而,禁不住千庙之城的诱惑;念念不忘,窗外那尖尖的庙,漫步的牛,睡死的狗,滑翔的乌鸦。我来了,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要多看一眼你,金奈

金钱篇

金奈的好感,还停留在上次成群的牛,高大宽广的树冠,石子横飞的路,荒芜的地。就是喜欢这么原生态又不做作的城市,连堵车时听到的喇叭声,都那么生动有趣。

这一次,我的认知又被刷新。首先是新加坡樟宜机场转机,很多店铺没到六点不开门。T3的Transfer B,那位lady标准的口音,令我放松的接待,以及清晰指点如何找到休息室。再下来,是Chennai机场入关时,没找对INDIAN e-TOURIST VISA (eTV)的入口,一紧张,电子签到了嘴里只剩第一个e。大爷乐了,手一指旁边空荡荡的柜台,原来那才是电子签入口。正在办理,又一位工作人员把我落在刚才柜台的装着证件和现金的小包递过来。天,我怎么这么马虎。

Hilton Chennai前台的Hari(自称是哈利波特的那个哈利)帮同事仔细为我解释服务项目和收费,还用一张纸手写下来(包括手写姓名在名片上),生怕我看不懂。领我进房间后又是一样样解释完毕,才准备出门。我傻乎乎要给他小费,被婉言拒绝,说这就是他的工作。

有一天出门前,找不到换好的零钱,想着是不是前一天放在桌上,被整理房间的人当成小费了。后来还是在自己的包里找到。

公司楼下餐厅不能使用现金,同事们轮流陪我,又是介绍又是付钱。直到最后一天我才知道,可以刷信用卡。当我要还钱,得到的答复却是,请客人吃饭是这里的传统。

周末随Venki和她老公的车,一路南下200多公里,去我想要看的“古老”神庙。后来才知道,城里那些七八百年的庙,他们认为不够老,就没带我去。不!够!老!知道这个评价的我,下巴快要掉下来。庙没看成,我们一路看海看城堡看黎明之城。她垫付了一些费用,我要还她钱时,她就很认真地说,你要是这样我就生气喽。虽然是英语,我却瞬时穿越到国内,朋友坚持要付账时的语调,有点生气有点凶。

胃不思乡

Hilton Chennai的Vasco据说是金奈最好的亚洲餐厅。然而口味超淡的我,还是寻寻觅觅不辣不咸不油又不甜的食物。

服务生Siva神奇得像一位天使。自从第一天说明自己的口味,经他推荐或端上来的食物都好像为我度身定做,入口惊喜。比如雪白如脂的dosa,厨师像做弥撒一样,手指弹落湿面的雨滴,凝在加热的案板上,那雪花般脉络,可以透过阳光。Sambar在其中,就是很妙的搭配,我能吃得一点儿不剩。

有天晚上即将离开餐厅,被他拦住并递上绿叶裹住的甜点,据说是吃了以后能看舌推断婚姻的India paan platter。口感嘛,十分有趣,有蜜,beatle leaf是苦味的,还有些咯牙的果壳。不知触动了哪条神经,语言已经无法形容这种混合口味,却忍不住一直笑。

poora是很接近老妈温暖牌的一种饼,略干,非超薄,也是要配酱吃的。可是分不清,和potato parapa到底有什么不一样,难道加了土豆的就不叫饼了?更分不清,和那天中午吃的鸡蛋馅儿的Stuffed parotta,有多大区别。

Garlic naan是我尝试的另一个口味清淡的饼,非常有弹性,能拉得很长。

当地人会为不同的酱料不同的饼取不一样的名字,做出固定搭配。远不是我们国人所想的那样,印度就只有飞饼。好吧,人家也以为我们就只吃大米。

我说想吃肉,他就端上Chicken tikka,大大满足了对肉的渴望。然而在金奈的两周,肉类的吸引力一降再降,反倒是清汤寡水的阳春面和小馄饨经常勾起幻觉。

临走前一天,强力鸡血已经消耗殆尽,瞌睡得不行,晚餐时先点了一杯Espresso,没加糖。清醒一点后,又点了杯Chennai Coffee。然而我这种牛吃草的人,怎么喝得出咖啡豆与咖啡豆之间的区别。倒是后来别人殷勤送上的Special milk,有坚果的颗粒,口感倒也不错。想来可能是最后一夜,就又询问Siva有没有特别推荐,总是特别依赖又信任他的建议。

不想考虑工作考虑明天,今夜,只想在美食和香气中打发时光。出去走了圈,再回到位子,桌上多了一大杯牛奶,表面泛着黄色泡沫。刚才送上Special milk的服务生过来,神秘地问我,这杯和上一杯,我更喜欢哪个。品了一口,愉悦的心情随清新的口感而生,一顺而下。我很老实地说,还是这杯更中我意。他这才解释,是Siva特别为我调的masala milk。当时满满的感动和惊喜,懂我口味又肯用心,这样的员工,什么样的公司不需要,什么样的客户会不满意?

不过,我想我可以说话更婉转的,不小心可能伤了其他同样努力的人。Masala milk成分:Turmeric powder, cardamon, milk, salt。

故事还没完,我忘了自己乳糖不耐受,竟然喝完了那一大杯!结果整晚翻来覆去不能入睡,即使睡着也是每一小时定点醒过来一次。

第二天还要工作,很没精神,问餐厅经理吃什么养胃。除了自己点的生姜水,经理为我送上一份Khichadi,不是oat 纯燕麦粥,而是混合了其他香料的,看上去色彩较多的粥。他们都说,这对我的胃口和身体都有好处,而我说服自己尝试后,也感觉确实没那么恐怖。他们还反复询问,今天就吃这么点,够不够。

除了餐厅人员,司机也能做我的引路使者。有天下班后,载我去Kaaraneeswarar Temple参观,返程路上很兴奋地与我分享他家人的照片和视频,看得出房间内布置十分简单,看不到大件的家具。他一天需要工作24小时,其中可以轮班时休息两三个小时,然后第二天休息,继续忙兼职。他的工资只有一千多,即使加上妻子的两千多,勉强能还各种贷款。听我说想吃samosa,就沿路慢慢开,一边寻找可能售卖的店。连锁店Hot Chips里,人家说没有,他就帮着买了我提过最爱的masala tea,教我如何在不锈钢小杯与托盘之间来回倾倒散热。本地人的喝茶方式,就是靠边站着,直接喝,很洒脱。难忘那滚烫的水温,以及他和善的笑,说喝茶要慢慢的。

感谢Hilton Chennai,两周内长了两斤肉。一度认为秤坏了。回来照镜子,腮帮子圆润了,好开心!谁说去印度一定会水土不服只能吃肯德基麦当劳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

迎接我的天鹅姑娘

窗外彩虹色的房屋,人们在平台上晒彩虹色的衣服。有点意大利五渔村的错觉。

这是哪位处女座帮我摆的?吓得我好几天不敢碰乱了位置。

被精心包起的蓝莓杯子蛋糕,是一位皮肤很白,印度东南部地区姑娘的杰作。她也经常被认为是菲律宾或是中国人,只有开口才知道来处。

Rava dosa,蔓越莓酱在盘中划出漂亮的流星尾巴。非常迎合我的口味,酸酸甜甜,没有咖喱味。

喝着酸酸的rosehip and hibiscus tea,配上略甜的草莓杯子蛋糕,一个人的气氛,刚刚好。旁边有小哥拿着电蚊拍找蚊子,很安心。

话说下图的饺子,其实就是馄饨,还是鸡肉馅的最好吃,很像妈妈做的猪肉馅饺子。这里把肉类都处理得过老,包括虾。
至于面条,和炒面差不多,也不是我喜欢的口味。
水果有凤梨、西瓜、苹果、哈密瓜。果汁有胡萝卜、桔子、苹果、柠檬,可选性没有泰国多。有一种红色类似萝卜的水果(蔬菜?),能瞬间把果汁变血色。

最上方单独的是sambar,这个不算plain doza,因为面里揉进了其他成分。将来只有凭着照片去觅食了。

实在不喜欢这个酥烧饼,本姑娘不爱油,不爱啊不爱。

想象一下,早晨的阳光照在盘子上,手边的dosa透明如纸,有着雪花的脉络,叫我怎么忍得住不拍照?

按我自己的口味,食物就该是这样的。请注意左下角是鸡肉,难得遇到原色的食物,只有蒸煮的会如此。
多亏有Siva,会不断提出新的挑战,对Indian food的尝试。在长达两周的历险里,食物成了最大的收获。

又是鸡肉,鸡怒了,为什么又是我!

India paan Platter,令我忍俊不禁的奇妙感受,据说舌头显示的结果还不错哦。

谢谢你Mothe,永远记得你的笑,耐心为我解答菜品的词汇。

Appam,用较深的小圆锅,慢慢旋转而做成,有点油有点咸,我更喜欢清淡的dosa。

即使同样都是dosa,在不同的天气不同的厨师手里,也会有不同的展现。当然,趁热吃永远是最好的。

没啥推荐,就是喜欢这个造型。

临别时,小小的惊喜。你是瓦力的猴子兄弟么?

Diwali前夜,大堂在准备地面的装饰。

穿上同事准备的Saree,装作本地人踱进餐厅,Vasco的小伙伴们惊讶连连,强烈要求一起合影。被问最多的就是,这是你第一次穿Saree吗,走路可习惯。

菜单篇

omlette确实清淡,因为本来就是西式的炒嫩鸡蛋。

Tomato chutney作为不刺激的酱料,也是很好的选择,并没有我无法忍受的那种辣的程度。

午餐与Baniyaram with tomato chatni的邂逅,可以说有点后悔,终究还是不能吃辣。

秋葵在这里有一个美丽又恐怖的名字——lady‘s finger。

Dal有着略脆的口感,经常藏在液态的酱汁中,给我小小惊喜。

Chick peas就是鹰嘴豆,蛮普及的。

Idly总带有点酸味,吃不惯。倒是Idly noodle清淡得好,清淡得妙,配的是椰汁,一片洁白。

Paneer是我尝试过的最接近中国食物的——豆腐,只不过是牛奶做的。

sura puttu是略干的一种配菜,和sambar一样,轻松扫光。

这里的凝乳Curd要么淡而无味,要么加上生的洋葱,不合我口味。酸奶却是有甜有咸,又十分浓稠,混合起来不难喝。

海鲜之夜,尝试了烤grouper fish,结果厨师没有一分为二,而是整条鱼烤,非常原生态,没有全熟,我吃不下。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公司食堂里的vanjaram,烤得够老,搭在米饭之上,每一口都很满足。

kachori是中间厚四周薄的酥皮烧饼,可人家偏偏用curd来配,再撒上lentil。三种口感,一种菜肴。能说人家不重视吃么?明明规矩很多的好不好。

没有配翻译或图,是因为我们有Bing啊,可以搜索啊。做个吃货,做个有心又勤奋的吃货。

另一种大米,看起来像爆米花,没什么嚼劲,水分多一些。

据同事介绍,这米饭必须以左侧sambar为始,右侧甜点为终。我实在吃不惯那个甜点。中间第三列是烤干的苦瓜。所有配料都是我的风格,不辣。

每次看菜单都晕啊,有没有这么多二的几次方。Uthappam更像披萨,馅料放在饼上

在这里点过stuffed parotta,就是把土豆味的馅儿填进饼里。所有食物都是现做,所以耐心是必须要有的,五分钟只是虚指。话说这里人做事真的不急哎,逼得我也把性子拉长再拉长。

vanjaram,好好吃,但是我觉得有点咸。

这是陪同事去车行办手续时,领到的免费饮料,出奇的好喝。生姜的辣不同于Chilli,在我能接受范围之内。

蛮有名的连锁店,好可爱的价格,减掉个零就是人民币价格。

kachori,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虽然上面点缀的豆豆有点意思。

路过这家店,司机领我买了杯masala tea,只要两元。不锈钢的小杯架在有点深度的不锈钢托盘里,反复交换几次,散散热,就这么站在屋子中央,看着旁边湿婆的分身画像,一小口一小口喝。司机还说不用着急,一定要滚烫滚烫的才好喝。

菜单

香蕉叶配食物,简直是视觉的享受。然而要一口气吃完,还真得有点食量。这是同事点的,我就只看看而已。对的,是要用手吃的。我每次尽力尝试,总比不上他们有技巧,拌得又匀,吃得又干净。为什么一说用手吃饭就看不起呢。一颗不剩的吃完,才是对食物的亲近和尊重啊。

curd配米饭,再加上干苦瓜,有趣的体验。脆饼只是零食。话说为什么吃饭还要吃零食呢?

在Spence Plaza购物时,老板很贴心地送来我念叨个不停的Samosa,而且是特意点了小个儿,不辣的。好感动!
后来酒店厨师把原该晚上出现的samosa硬生生在早餐时为我特意做了一份,其实他们平时是不提供这个的。再次深深感动。被宠的感觉,真好!

陪我逛街的Teja自然要吃辣的,而且个头也有半个巴掌那么大。这里的零食真的很有分量~~~~~~~~~~~下午时分,在公司楼下沿街小店旁,都是一圈圈人围着吃,我就好奇他们那么饿么,晚饭还吃得下么?呃,我平时被称作饭量奇好,到了这里也只有被评价为胃口好小好小哦。

来个惊悚篇的,这些,都叫做零食!

好看不?这是用来一口嚼的,口味非常奇特,也是能逗乐我的那种。

最后买了这种,不由得想起已仙逝的紫仓君的鼠粮和它鼓鼓的腮帮子。

这不是稻子,是茴香,旁边俩是芒果干。这是元宵节猜灯谜么?

这根烤玉米可不简单,是俩妹子陪我三轮车转公交车,最终步行到达T Nagar的Chennai Silk,购物完成后,在路边买的。不管油墨有没有毒,干不干净,就着路灯啃。我特意点了不加辣椒粉的。看配图,是不是更有食欲?

还有个不知卖什么吃的男子,一边用铲子摩擦锅边发出悦耳的共振声,一边推着双轮车(两个轮子是一前一后而非并排的)往前走,时不时用手扶正车顶。

口水擦一擦,人应该有点除了吃以外的追求,比如风土,比如人情。

MARINA海岸线

金奈有着世界第二长的海岸线,几乎每一个遇到的人都推荐一定要去看看这美丽的海滩。

周六,我们一路向南,左边是海,右边是盐田

Tiger Cave

没有老虎,一只也没有。倒是有几只悠闲的狗。

海滩上叫不出名字的花,有着勃勃生机。

不知被谁遗忘的眼镜

这里的海滩是情侣的约会地。不过同事好心提醒我,随便拍照,即使是背影,也可能被打哦。所以……我就只敢放这张远远的,远远的偷拍啦。

更喜欢的是这张,有动感。

这里也会有蜻蜓(豆娘?),好兴奋!

苍天借我神力,扶起这颗大大大猕猴桃。呃,吃货的世界观。

印度同事说,咱拍照就要这么蹦,蹦得越高越好。

这就是我喜欢的,金奈的树。

路边卖椰子是这个架势

这么热的天,竟然有人划船。我们只下车看了一眼,工作人员就上来说要收费,唉。

马路左边是海,右边……我不知道。有点中国画的意境。

这里是Chennai Fort附近,一个地图搜不到的古堡。

有多古呢,只剩遗迹了。哇——嗷!

走到这里时,有个陌生小伙儿很激动地跑过来问我从哪儿来。同事非常警惕地把我拉一旁去了。

多亏了随行摄影师(兼职好好老公),帮我们记录下每一个开心的瞬间。

在这里看到仙人掌,难道我到了墨西哥

香蕉叶盛饭,香蕉叶装饰店面

盐田,晒干的盐会高高堆起,盖上干燥的叶子,看起来就像准备过冬的草料。

印度的大米有很多种,我只食用过两种。光是看着绿油油的嫩苗,就欢喜得很。

风吹草低见……羊群。这回色调倒是保持一致了,其他地方总是看到一只羊一种花色,不带重样儿的。

这里的狗睡得真投入,这位算是斯文的。还有笔挺挺四条腿的,像道具一样横在路边。

快乐因子

这里的人和动物,吃着全天然的食物,无论有没有房,有没有床,依然能睡安心的觉。

饭菜吃不掉,没关系,我们帮你分掉。自己带饭菜的,就把菜都放中央,每人用公勺分一点。分享,是再自然不过的一种行为。

没有过度污染的工业(沿街虽然有垃圾,却极少见白色垃圾袋),包装袋多为薄薄的牛皮纸,却包裹得很严实。不攀比房子和车子谁的大,女式传统服装各有各的绚烂,却只有三个名字:Saree,Lehanga,Salwar。

大街上,有汽车有摩托,有穿着整齐也有略简陋的,但是每个人都神情平静。你有钱,与我何干。

容器

印度,喝水的习惯和我们略有不同,他们会背上至少一升容量的大瓶子(当地人双肩包很常见,说是方便),不直接接触瓶口,就那么悬空倒。这是因为他们认为瓶子只是装水的容器,每个人都可以分享自己带的水。甚至办公室的饮水器上方,也只有两个塑料杯子,不见纸杯(除了咖啡机有很小的一次性纸杯)。

如果说,杯子是水的容器,那么,身体就是欲望和快乐的容器。欲望多了,快乐就少了。而无论欲望和快乐,金钱、地位、豪宅……最终,都会随着最后一声呼吸,远离身体而去。在这有限的三万多天里,我应该用什么装满这皮囊,好让走过的路,不那么乏味,聊天的话题,永远新鲜,离开时,不那么遗憾。想到这,双十一变得不那么令人激动,路过免税店也只是帮朋友带了些清单上的商品。

车开到这,已经离酒店快两百公里了。我事先并不知道今天的行程安排,以为只是去看古庙。后来才了解到他们很想实现我的To do list,见我手机中记录的一些地点,于是海滩、城堡、古庙,就靠谷歌地图连成南下的路线。

Auroville黎明之城,是本地人推荐的一处静修之地。回来以后,我才从网上找到关于它的介绍,原来是真实存在近五十年的乌托邦。

擦肩而过的骑自行车的人,是这里的村民,放弃了花花世界,安心做一个忠于自己信仰的,乌托邦的臣民。

睡莲的棱角,很是锋利。

进门处的平面模型图

最吸引我的,竟然是这棵榕树。是一棵,却已成林。

天生的卷发,在孩提时最为明显。我很难分清不同人家的孩子,都是一样紧贴头皮的卷发啊,甚至男孩女孩我都看不太出来。对于头发的装饰,是黑色的发卡,白色的鲜花。浓得化不开的花香。

传说中的灵魂曼荼罗:Matrimadir,需要提前预约,还要斋戒两日。

Auto rickshaw,需要RTO也就是相当于交通警察局颁发的驾驶证才可以上路,可搭乘三位乘客。我们体验了下风的速度,真是什么都不敢往外拿。

同事用针叶在叶面写下我的名字。与有些人刻树不同,她说这样以后叶子掉落了还会再长。

Kaaraneeswarar Temple

没有选择其他鼎鼎大名的庙宇,却歪打正着地拜访了这座当地人都知道的庙。恰逢下班后,庙里人很少,所有石柱都是手工打磨而成,精致的程度让我无法相信。甚至圆锥倒角也如同车床做出,每一个都一样大小。

僧人端着盛有红色粉末的盘子,我学司机也取了些,点于额心。多余的粉末,可倒入柱上的空桶。而转至另一处大殿内,众人伏在犹如等车时的护栏上,往一个小房间里看,据说里面住着神。

我来得巧,只再等了五分钟左右,黄色的帘子便被掀开。远远地看见里面有僧人往一根长柱状神像上倾倒白色粉末。每一次倾倒,众人齐声念念有词并在胸口比划。我虽不懂她们在表达什么,却也被肃穆的气氛感染。一旁的老人还特意让出位置,方便我从正前方观看。

没有金饰佛像,灯火通明。只闻见一阵幽香,整个大脑都清醒了。墙壁边围栏内,有一些黑色基座摆放着小小的油灯,旁边配着白色长巾,想来就如同供着信众的牌位一样吧。

出得门来,尘世艳丽色彩,我却手抖拍不好照片了。据司机说,这庙不算大,一进二进之间也没花什么时间。倒是有些大型庙宇,光走进去就要花上个几十分钟。

这些是石制的,纯手工完成,很难想象。

每建一座庙,必定要在对面挖一个湖,盖一座亭。湖中之水,就是供庙宇使用的。

早上一般五点到五点半,庙宇就开门了。晚上八点之前也很热闹,一家人都会来庙里。只有下午酷热,庙里不会有什么人。

庙宇都是免费参观,若是放心,鞋子可直接脱下放在门口。或者,可以往旁边走几步,看见有房间的,就是有人看管的寄存处,也是免费的。

只要有庙的地方,门口定会有人不停编制花环售卖,黄色的菊花,白色的茉莉,还有我叫不出名字的。或供奉神像,或夹在发间,可香上一整晚。

入乡随俗
Do in Rome as Rome does

想了解一座城,最好的方式就是从当地人的日常开始。你吃什么,我也吃什么;你穿什么,我也穿什么;你听什么,我也听什么。只可惜,这次没有看成电影,也没敢坐上别人的摩托车后座,留待下次再补了。


走入餐厅,我会先询问有没有不特别辣的,再问清成分和做法。讨得食材原料,就迅速记入手机记事本里。食物,果真要用手抓吃得更香,吮着手指,和食物做对话。在刚开始的一周里,经常吃到胃撑,这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后来逐渐尝试混合口味更重的。红茶比绿茶更合我胃口。果汁嘛,偏爱带姜汁的,暖胃。

穿
同事送了Saree,这是不挑身材的。但是里面的衣服就要自己去商场配了,我们去的是Velachery的The Chennai Silk。商场货架距离较近,穿行略困难。服务员会帮忙挑选搭配,因为实在是,颜色太多!还有就是尺寸,普遍偏大,找个36码的不容易。不过上身还是要紧一点好,最后买了34码的。四件衣服两百多,洗标上没有成分,线头也多,追求精品的还是不要来了。最后盖章的小伙儿很有意思,高高举起手中两枚章,快速在一摞购物袋上的发票上敲击,蹦擦擦的节奏哦。若是不喜欢无袖,衣服内侧有同色布片,让商场缝上就是,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口袋,太有创意了!


一进房间,就打开床头的闹钟收音机,听着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和说话不带喘气的主持人。他们说什么,无非也是点点歌,说说心情吧。而我的心情呢,和窗外盘旋的鸽子一样,自由、开心。金奈的当地语言是Tamil,据说待上三个月就能学会皮毛。而Hindi并不在南部流行,所以人们还是要用英语交流。所谓的普通话,竟然是英语,难怪流利程度比我们强。

奇遇

酒店餐厅对面就是轻轨,第一晚,我就看到自己手机品牌的广告华丽丽印在车身上。更令我瞠目的是,等这个方向的车缓缓开走,对面的车身上赫然印着公司的产品广告!

未到Auroville时,路边有个露天餐厅叫Happy for Food。头顶的绳网,拦住了簌簌而下的落叶,却拦不住鬼头鬼脑的乌鸦。每当有客人离开,它们就大摇大摆落在桌上,大口吞食剩菜。吃饭时,还有苍蝇不断俯冲偷袭。然而,我们仨吃得很开心。最重要的是,饭钱只有六十三人民币。

同事说有处沙滩,卖黑色海水珍珠价格不贵,于是我们停好了车就一直沿沙滩走。这是以前法国人占领的地方,可惜我忘记名字了。

买完了东西,听着海浪拍打看不见的沙滩,却在路灯下遇到个画着不知谁的肖像的男子。同事帮我询问是否可以为我画像,对方说只需要十五分钟。调整了位置,置于路灯的明亮光束下,他一边微笑,一边快速运笔。不时有好奇的路人驻足,看一眼他手中画稿,再看一眼我。我心里那个忐忑啊,画成什么样了。想笑又有点僵,刚扭头他就说,要看着他。就像理发师说不许动,我也这么定格了十几分钟。拿到成稿的一瞬间,我心想,眼睛真有神。再看,这脸怎么变短了。果然是什么人眼里就什么样的我,这是把我画成印度姑娘了。

返程路上,我们找了家酒店的楼下餐厅吃晚饭。刚洗完手坐定,饭菜也等来了,电,突然停了。没有人发出不耐烦或生气的声音,大家都很安静。老板手端一盏灯,和店员吩咐着什么。同行的朋友说,不碍事,一会儿就好,有备用电源。我则咯咯笑着说,要不要来个烛光晚餐。只过了几分钟,灯又亮了,我们继续手抓饭。

停电的事,在酒店的最后一天之内也发生了三次,但都是暂时的,无需害怕。相信光明总会到来,而我们要做的,只是默默等待。

黑珍珠,背景就是那位画家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画稿已小心地用塑料薄膜包好。

以下照片不按特定次序,随手而拍,是我所路过的金奈的样子。

过安检时小朋友的拉杆箱

印度捷特航班的扶手,超简洁。

坐着吃饭,还能与手机广告偶遇,缘分呐。

走哪都是风景

甘地纪念公园。当地人问我知不知道甘地,天,谁会不知道他?!

水管破了,嗯,不是城市内涝,也看不到海。

这是一个宗教种类很多的国度,和他们的语言一样复杂多样。据说Diwali期间,穆斯林依旧要工作。而轮到穆斯林的假期,印度教徒们就上班,多和谐!

甘地像,拍不到正面

你开你的车,我骑我的摩托。

看到红色广告贴的那个筐没?里面是一棵树苗。参天大树就是这么被呵护着长高长壮的。红墙内是著名的Anna University。

金奈的轻轨

酒店离机场很近,开车三十分钟就可到达,所以经常能看到飞机特写。

还是轻轨

那天晚上我们开了这么远,就俩收费站,一进一出。不过交警拦住我们车,说不应该贴遮阳膜。在印度,这是违法的,必须保持车窗透明,从外面能看到里面。

这里的甘蔗汁是乳白色的,非常甜。小伙儿从前面抽出甘蔗后又送入,反复了三次。

地面的灯光其实是反光,即使没有路灯,也能把来路照得一清二楚。又环保又实用,真是个好点子。

Anna University墙外,可能是位学生。这里路过的校园,环境都很好,绿化不用说了,狗狗们也很惬意。重要的是没有那么方正又难看的教学楼,很像一个大庄园。

路上看到这种尖顶,不过是庙宇的某一进的高塔,寺庙么,藏在后面呢。所以说,楼高不见得寺庙就大。

公司院内的古树

画面中心思想是,男女平等,不要嫌弃女婴。

刚开走一辆手机品牌广告的列车,就见公司logo赫然显示,世界真奇妙,巧都巧到一块儿去了。

这种黄色的花,是不能佩戴到身上的。而买花时,也不要贸然去闻,会被认为很不礼貌,亵渎了神灵。

泰国良药走天下,连印度小伙伴也极为信赖。话说这两周怎么总有人感冒,吓得我以为是流感。

人人都爱的双肩包,谁背谁年轻。

这是——轻轨的时光隧道

轻轨站给人一种还没修建完毕的错觉,其实是瓦砾太多。

看到不少公交车,也看到很多门都不关的,而最坚持不懈的是这些追着车奔跑的人,真的是抓住就不撒手啊,看得我惊心动魄。

The Chennai Silks
当地人都说,等到了Diwali,到处是灯光、焰火,超漂亮,我为什么不留下来。这……我得问问领导。

鼎鼎大名大名鼎鼎的T. Nagar,又名Velachery。并不是我想象的那种露天集市,而是几座繁华大商场,之间的路比较难走。人们会坐在商厦外的台阶上,也有一些金属座椅,并不显得人多而过于拥挤。路过的手挽着老婆大人的男人们,胆敢盯着我看,不怕回去跪搓衣板么。

Diwali前一夜,晚上九十点钟,双向车道上车行不畅,等候轻轨的人也相当多。都是回家的人,和春运一样。再过十几个小时,我也要踏上回家的路了。

酒店正宗印度餐厅的外面,有意境。对了,他们都问我为什么不去B bar喝点酒,难道我看上去那么像爱喝酒的人么?

还是Anna University的外墙,说是学生们画的。

好了好了,终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再多不舍,也总有回归的一天。也许,下一次相逢,会有更多惊喜。

Spence Plaza淘到的宝贝疙瘩蛋们

这个不是买的哦,是同事太太用了四个小时编出来的。最欣赏他说的那句,我让我太太自己选择,是工作还是在家。

司机介绍的另一处商户买的,从275还到100人民币,我是不是心太软了?喜欢,喜欢就好。

当当当当……看看能不能做出一样美味的masala tea呢。可是有人说,masala tea只有在印度才喝到那种味道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买的是啥,反正同事帮我挑的,不辣又有特点,只有印度才有哦。

附上新加坡转机的一些花絮。

这是盛记甜品。杏仁露好喝,但是那个糕,吃不惯。上面撒的是肉松,偏咸。

传说中的卫生间。这个垃圾桶是感应的,可能用量过大,故障导致不够灵敏了。

清晨六点,在T3航站楼里乱转,钢铁侠也才刚醒。

候机室里的早点。当时面露疲惫,打扫卫生的大爷很心疼地提醒我,去那边弄点吃的哦,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呢。

吃完坐下,大爷走过来又说,那边的味道超好哦。起身去看,类似麻辣烫。当时实在不敢碰辣,就又坐下了。

看图,不说话

航站楼之间的有轨车。返程时看飞机上的报纸,说是出了事故。急刹车导致一位老人向后跌倒,昏迷不醒。

超有名的TWG茶马卡龙,然而,我,不爱,吃甜!只有深色中的一个略淡些。只好送给印度同事了。

十天的行程,用了五个晚上来总结。写不出的,是内心的温暖感。酒店的司机和公司的同事总会问一个相同的问题——今天你过得开心吗,真的开心吗?这句问候只能用三个字来回答,好开心!再补上一个大大的,法令纹深深的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就是你们为我付出的时间,一分一秒,一笑一言,都记在心里,永远难忘。

本篇游记共含11244个文字,1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2016-11-02 11:54

非常棒!欢迎楼主有空来围观《在秋日的童话里激情穿越》http://www.mafengwo.cn/i/6248849.html

2016-11-02 13:32

引用 大漠雪狼 发表于 2016-11-02 11:54:02 的回复: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回复大漠雪狼:怀揣一颗好奇心,走到哪里都是旅行。

2016-11-02 18:23

金奈机场到市区有轻轨么?

2017-05-30 03:2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千岛浪 发表于 2017-05-30 03:28:37 的回复:

金奈机场到市区有轻轨么?

回复千岛浪:抱歉哦,我还没有尝试过轻轨,酒店提供了接车服务。对你所说的市区的定义不是很清楚,如果了解目的地,可以参考谷歌地图。

2017-05-31 20:3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