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八日游北印,初探众神共舞的国度(待续未完结)

  • 出发时间/2016-09-28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000RMB

如果用最简单的语言来评论印度带给我的印象:在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

印度美,美在人种,美在风景,美在宗教,美在建筑——这是去印度之前,这个国家带给我的印象,来自电影和书籍,也正是这个印象,让我这个狂热的文化与宗教痴迷者兼半个旅行爱好者把这趟印度之旅列入了2016年must do list。

作为一只工作狗,守着少得可怜的假期,只好把行程范围缩小到了北印度,9月29号出发,10月7号回,在印度停留的时间约8天。

出行准备

1.机票和行程单:购买机票攻略不详述,一般情况来看从香港往返最便宜。行程单需要打印,在印度入境、进机场安检、打印登机牌时经常需要出示行程单,此外也可以凭借签证和从香港出发/返回的行程单直接进入香港,不需要港澳通行证和签注,十分方便。

2.护照及签证:印度旅游签证包括电子签和贴纸签两种,电子签便宜一些,但为了在护照签证页里留个纪念,我还是选择了贴纸签,具体办理流程交给了万能的淘宝。

3.保险:提前购买境外旅游保险,如果有突发状况,至少可以弥补一部分损失。

4.现金:印度货币卢比,可以在中国银行提前一天预约兑换。嫌预约麻烦的话,也可以直接在银行兑好美元,到印度之后再在机场用美元兑卢比(也挺麻烦)。关于要不要带信用卡,如果不在大商场或酒店消费的话,吃饭、打车、买东西基本上不需要刷卡,这个酌情。

5.背包/登山包:印度很多街道地面上都有翔,尤其是瓦拉纳西,不建议拖拉杆箱,准备一个45L~60L的登山包足矣。

6.药品:印度饮食卫生状况并不好,即使身经百炼的中国人过去也很容易跑肚拉稀,需要准备好足够3~4天吃的调理肠胃治疗拉肚和呕吐的药物,细菌感染往往伴有发烧症状,退烧和保暖的装备也最好备足。

7.转换插头:欧标的就可以。

8.衣物、洗漱等日常用品:即使是夏天去,也最好带上至少一件保暖衣物,如果赶上晚上在机场候机过夜或坐空调火车,冷气开得还蛮足。另外准备一只口罩,在印度会经常乘坐吸土前进的交通工具。

9.相机

10.重要资料备份:护照信息页、签证页、行程单、保险单、酒店订单、攻略等资料最好复印3~4份,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保存,如果有同伴,可以与同伴交换保管一份,有备无患。

11.随身wifi:淘宝上就可以搜到,费用不贵,但也并不算太好用,即使在德里这样的大城市也经常没有信号或速度超慢,印度的公共wifi也并不普及,最好是到当地办一张idea手机卡,信号好,速度快,但如有落地急需通讯的需求的话,还是可以准备一个随时wifi,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还能解决一些问题。

12.一寸或二寸照片:在当地办电话卡时需要提供照片,如果没有照片需要交更多的费用。

9月30日,德里,夜晚的街区没有女人

香港出发,几经转机,终于在当地时间下午3点多到达我们在印度的第一站,德里。
走出德里的英迪拉·甘地机场,我们在接机处转了两圈,寻找从我们预定酒店来的接机人员。最初我们想在airbnb上订民宿,但又听了有过印度旅游经验的人的建议,印度的民宿环境可能堪忧,于是我们改订了蚂蜂窝上挂出的阿占塔酒店Hotel Ajanta,并给酒店发了邮件请求接机。
然而转了两圈依然没有看到举着我们名牌的人,失望与疲惫之下,我们一边吐槽着酒店的不靠谱,一边寻找路边的出租车奔赴酒店。
租车行驶在新德里的街道上,街道两旁的房屋不高,基本都只有三四层,房屋上挂满了各种英语和印地语牌匾,路边到处是穿着纱丽克米兹和披加马的行人,黄盖顶的tutu车在人群和车流中穿梭,我们的车里放着印度风情的音乐,在这一幕幕真实的场景中忽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受袭来:这个让我心心念念的印度,我居然真的到这里了。

(图1:阿占塔酒店Hotel Ajanta所在的街景,大概是住宿一条街,密密麻麻分布着大小宾馆)

阿占塔酒店在新德里,环境还算不错,配得上它在蚂蜂窝上所得的评价。在房间里稍事休息后,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办一张idea手机卡,国内带来的移动wifi在这里并不好用。
酒店附近就有一家提供手机服务的小店,店面狭小,墙上贴着大幅oppo和vivo的海报。idea手机卡260卢比一张,需要提供护照和证件照才能办理,办理后并不能立即使用,开通时间大概5、6个小时,开通后需要再次回到店里让店员帮忙完成最后的设置。
办好手机卡后,天已经黑了,下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晚饭。我们在攻略中搜到了一家叫Karim的穆斯林餐厅,餐厅位置在旧德里,据说上过各大旅行平台的推荐,看着距离我们酒店2公里这不远不近的距离,我们决定步行前往,顺便逛逛德里的街。

印度之前,几乎所有知道我要来的朋友都提醒我,当心性侵,远离男人。那时我还在力争,你们这些都是刻板印象,哪个国家没有强奸,再说,又怎么可能每个去印度的女生都会遇到这种事!
我在努力为我心目中的美好国度圆着说辞。

然而当我走在德里夜晚的街道上时,竟然自带了一种迫害妄想心理,有行人从身边经过都能让我感到忐忑和惊恐。
夜晚街上路灯稀疏,光线很暗,在这样的光线下,与肤色本来就暗沉的印度人擦肩而过,只能看到他们一只只白眼珠在打量我们这几个外国人,然而他们的表情已融合在夜色中,看不出这种打量是一种好奇还是带有其他含义。先入为主的防备感又袭来,我使劲提了提衣领,把它一直提到脖子根。

“啊!!!”走在我身后的小楠一声尖叫,冲到了我们队伍前面,“他们摸我腿,还笑!”
惶恐和担心这么快就发生了。

当我们回头去寻找那两个人时,夜色为他们提供了很好的掩护。但就算找到他们又能怎样?我不知道我们这个三女一男的小旅行团能够做些什么。在这个初来乍到的国家,陌生的规则和认知,大概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放弃步行,打车前往。

黄顶盖的tutu车是印度的标志之一,在我们国内各大城市陆续被禁的电动小三轮,在这里承担了重要的交通任务。小tutu的司机车技惊人,透视般的眼睛能看穿夜色中远处的一切路况,车速飞快,急刹,急转,急速起步,坐在这有些嚣张的小车里上下颠簸,反倒让我觉得安全了。

(图2:坐在小tutu里在车流中穿梭)

小tutu带我们到了餐厅附近,这里是一片穆斯林街区,街上热闹拥挤。环顾四周,到处可见戴着无沿小帽穿着各式穆斯林服饰的男人。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再次环顾四周,到处都是戴着无沿小帽穿着各式斯林服饰的男人——没有女人!
回忆我们刚刚步行的那一段路程,穆斯林街区以外,与我们擦肩而过的居然也都是男人,没有女人,这是晚上七八点钟的首都新德里

在用完餐回去的路上,沿路终于看到了零星的三四个女人,或穿着纱丽,或穿着黑袍,无一例外的是,她们身边都有男人紧紧守护,没有单独行动的。

(图3:在男人护送下的印度女孩)

我想起三年前那趟肯尼亚之旅,首都内罗毕夜晚的街道灯火通明,打扮入时的非洲姑娘们或在逛商铺,或三三两两坐在路边喝饮料,或挽着男伴走入了附近的夜店,这是距离索马里最近的国家的首都,一个笼罩在抢劫、袭击的恐怖暗影下的城市。入夜的内罗毕城撕下白日里安静又繁忙的面孔,换上了一套嬉皮又有律动的行装。大概在这里的人对于娱乐的追求已经深深掩盖了一切不安定因素带来的对夜晚的畏惧。

而今天在印度首都见到的一切,倒让我感觉,这里真不像是一个首都城市,没有林立的高楼,没有规整的交通,没有我们在首都城市里习惯的一切要素,有的是没有女人参与的夜生活。

是出于宗教,还是出于治安,或是其他什么约定俗成的规则打造了这样一种夜晚的氛围?

虽是好奇,但此时我也全然无心去做这样的田野调查,一心只想回到酒店。或许对游客来说,晚上不出门也同样是明智之举。
被摸了腿的小楠依然心有余悸,我有些庆幸自己穿了厚实又蓬松的长裙。

(图4~图8:Karim餐厅,清真餐食,好吃放心)

(图9:德里路边的男人厕所)

10月1日,德里,我们成了移动景点?

“Photo?”在贾玛清真寺的广场上,一个托着相机的印度女孩问我,她的男伴也在身边,笑盈盈地,满脸期待。
我在揣测她的意思。看起来她不像那些在景点以拍快照为生的小贩,也许她想请我帮她和男伴拍合影吧。
“OK!”我伸手去接她的相机。
“NO!”她缩了下手,把手里的相机递给了身边的男伴,另一只手在我和她之间来回比划,嘴里讲着我听不懂的印地语,但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想跟我合影。她的男伴已经退到了几步之外,举起相机。
“OK!”我站到她身边。咔嚓——
虽然配合了她,但我还是满头问号,为什么想跟我合影?然而容不得我仔细想,身边就又涌来了一拨印度人。

“Photo with you?”领头的青年搭讪到。
“OK!”
然后一群青年凑在了我身边。咔嚓——
接下来,他们已经不再询问我,开始一个接一个跟我单独拍合影,然后又三三两两再分拨拍几个人的合影,我就杵在原地,微笑已经开始僵硬,身边的印度青年们依然好兴致,不停地换着排列组合,咔嚓——咔嚓——
终于在送走了这一拨印度青年之后,我回过身找我的同伴,却看见雯雯和小楠也正被一群印度人拉着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这是什么情况?

(图10:在贾玛清真寺广场上与路人合影)

贾玛清真寺是一座莫卧儿王朝时期的建筑,由红砂石和大理石交错建成,没有用任何木料。它是世界三大清真寺之一,位于旧德里。清真寺的大门砌在高高的石阶之上,大门两侧有又高又尖的宣礼塔,从大门进去不是正堂,而是宽阔的庭院,庭院最中间是一个长方形圣水池,供信徒净身。清真寺的正堂位于进门后的左侧。清真寺里到处是信徒和游客,但辽阔的庭院和一种宗教自带的静谧的威严让这里并不显得嘈杂。

(图11:贾玛清真寺大门)

(图12:清真寺庭院和一角)

(图13:庭院中的圣水池)

除了印度教之外,伊斯兰教大概算得上印度的第二大宗教了。在印度,有许多的印度教场所并不允许异教徒进入,他们对自己宗教的一切的“纯净性”都有着乖张的坚守,相比之下这里的伊斯兰教对于异教徒就包容得多,单凭服饰就很容易将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区分开来。

清真寺的正堂里一群穆斯林正在虔诚地做着礼拜,背对着庭院,几步远处就是异教徒们来来往往的参观游览,他们的祷告和叩拜依然有条不紊,丝毫不受打扰,也没有人对游客们制造的各种噪音异响感到不满。

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结界把这里分割成了凌绝于地缘之上的两个世界,一侧是专注的穆斯林世界,那里没有穿梭往返观光的异教徒,只有至高至圣的安拉,而另一侧是忙碌的游客世界,这里没有伊斯兰教的宗规戒律,在这个世界里伊斯兰教才是人们眼前与记忆中的过客。两个世界彼此抵触着,谁也无法逾越边界,然而这两个世界又在这个神圣的宗教场所里统一共存。

无论我离那些虔诚的信徒有多靠近,我始终站在游客的世界里。

(图14:虔心礼拜的穆斯林)

(图15:清真寺正堂内景)

(图16:清真寺内,身后的游客穆斯林各有姿态)

“Photo?”这是只在游客的世界里才会存在的搭讪。在大门口,在圣水池边,在庭院广场上,无论我们走在哪里总是有一拨又一拨的印度人过来求合影。进入清真寺需要用长袍遮住身体,还要光脚。下午两三点钟,阳光把地面的红砂石烤得炙热,赤脚走在上面又扎又烫,每一步都是煎熬。是我太娇气了,这里的印度人好像感受不到温度,一个个光着脚慢慢走在广场上。

感觉脚下要起火了,我终于坚持不住,就对跟我合起影来没完没了的印度人说了一句“对不起这里太烫了”,说完便跑到圣水池边释放我的脚。

“No problem!”那几个印度人跟着我来到了圣水池边,“One more,please.”

回身寻找我的同伴们,除了刘宝宝在跟几个刚认识的同胞在聊天,雯雯和小楠身边果然也同样围满了印度人。

我一度觉得,这个世界里的游客对我们几个东亚人的兴趣要远远多于对这座古迹和宗教。

(图17:和同伴们利用圆形屋顶合影,当然也引来了印度人的围观)

(图18:宣礼塔上与同伴的合影)

(图19:塔上俯瞰德里城)

离开清真寺我们前往红堡。这也是莫卧儿时期的建筑,作为莫卧儿王朝的皇宫,选料上跟贾玛清真寺相似,也是用红砂石建造而成,外表看上去恢弘庄严。

(图20:红堡外观)

(图21:红堡一角)

(图22:红堡正门)

雯雯身体不适,决定在红堡外等我们,小楠留下陪她,只有我和刘宝宝买票进去。

红堡外不远处就是街道,狭小拥挤,年久失修。没有交通灯,汽车、人力车、行人和流浪狗在马路上来回穿行。过马路的人嫌车太莽撞,而车又嫌人挡住了他的路,鸣笛声和叫喊声此起彼伏,好不嘈杂。地上厚厚一层尘土,还有动物和人的排泄物,想要穿过马路,不仅仅要在繁忙的交通流中寻找夹缝,还要时时注意脚下。

而一墙之隔的红堡内又是另一个世界,正殿在远处庄严矗立,一尘不染的中轴线道路两旁是修剪规整的草坪和树木,衣冠整齐、神态从容的游客信步其中,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些游客一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或贵族。没有鸣笛与叫骂,只有游客与鸟虫的碎语声。

这里的一切,有生命,没有生命的,无一不在维护着几个世纪前的王朝皇室的尊严。

太舒服了,这里太舒服了,尤其是刚经历了外面那个肮脏又混乱的市井。我们慢慢走,走一段歇一段,这片刻的宁静太宝贵了,并不急于回到外面那个乱序无章的世界。

(图23、24:红堡里)

“你们快粗来!我们都变成移动景点了!”雯雯和小楠在另一个世界里,发来了求救信号。

不太情愿地从长椅上起身,我和刘宝宝出来与她们汇合,远远看见一个来求合影的印度人正在跟雯雯告别,旁边依然有人想凑上前,她们看到了我们,向我们挥手打招呼,打断了旁边那个人蠢蠢欲动的企图。

雯雯和小楠讲起了刚刚被求合影的盛况:“我们开始站在那边,一群人围上来要拍照,还要我们配合摆出各种姿势。然后我们赶紧转移到了这里,又一群人过来要拍照,甚至都排起了长队!”

在异国他乡,受到这样激烈又麻烦的热情对待,该以怎样的态度来回应,一时真是难以拿捏。那份舒适的宁静消失了,再想享受,还要花上250卢比的门票钱,宁静也是有钱人的享受。

“我问了他们为什么喜欢跟中国人拍照。”小楠说。
“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不为什么,就是喜欢!”

真任性!

(图25:红堡外的合影)

未完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5636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好,出行前又学到不少知识!

2016-10-31 19:27

看完楼主的游记,现在正在刷机票

2016-11-07 11:50

引用 jifangyuan 发表于 2016-11-07 11:50:19 的回复:

看完楼主的游记,现在正在刷机票

回复jifangyuan:哈哈,值得一去!

2016-11-08 15: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