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梦与锡兰,静赏茶香古迹,巡礼海天佛国。

12
萌小喵 (浙江) LV.11
2016-11-01 16:06 528/17
  • 出发时间/2016-09-29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0000RMB

写在遇见之前

关于出行
       原本今年的十一小喵和杨先生已经不打算出门了,但是越是临近假期越是心有不甘,斯里兰卡广受盛誉,签证方便,元素丰富,随即就确定为目的地。

关于签证
      斯里兰卡签证属于电子签,如有翻墙软件,电脑登陆网站:www.eta.gov.lk,正确填写护照号码、姓名及电子邮箱等信息付费即可,一般24小时内出签,用手机翻墙可能在支付环节出现无法显示的问题。电子签证审批通过后,携带电子签证批准函打印件及护照,购买一个月内往返机票即可赴斯里兰卡。淘宝代理签证很多,价格不比自己办理贵,255元/人左右,简单方便。

关于机票
       上班族假期有限,只能选在国庆等旅行高价重灾期出游,两人来回价格11146人民币,价格不具备参考性。本次机票选择了斯里兰卡航空,上海——科伦坡来回直飞,每天都是同一时间。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T1——科伦坡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
      斯里兰卡航空 UL867 空客330(宽)  01:10——05:55   历时7h15m 
      科伦坡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T1
      斯里兰卡航空UL866 空客330(宽)  14:10——23:50    历时7h10m

关于行程和酒店
      行程是常规的走法,科伦坡——锡吉里耶——康提——努沃勒埃利耶——加勒——科伦坡,由于时间问题,省略了一些比如霍顿平原的景点。
      最简单的酒店选择莫过于打开蚂蜂窝、Agoda、Booking,三家网站排名在前几位的看一下评论和位置,满意即可下单。
      附一张行程表和住宿情况,景点有标注的是门票价格,最后一栏价格即为住宿价格。

关于包车
       斯里兰卡出行并不方便,基础设施落后,路况糟糕,急转弯十分频繁,自己开车是下下选。公共交通可以载你到大多数常规景点,价格也十分便宜,一定程度上可以体验当地人的生活,但是耗时长,毫无舒适度可言,对于时间有限的旅行者们并不推荐。对于小喵来说,包车算是上选了,行程自由安排,时间更为宽裕,但价格也蹭蹭蹭往上涨,由于小喵有一天的行程需要司机开车10个钟头,咨询了好几家都遭到了拒绝,后来总算找到一家肯接单的,价格按照公里数来计算,一共2400人民币,同个区域内的行程变更不影响价格。我们的司机师傅从不迟到,这点应该给个赞,后来发现他一般会提前15分钟到,然后准点call我们表示他已经在等了。英文口音不重,交流还算顺畅,除了是司机还算是半个导游,一些路过的,有意思的地方都会做一些简单的介绍,并咨询要不要停下来看一看,全程尽量满足小喵的各种要求,比如寻找高跷渔夫和海边铁轨。至于推荐的餐厅就只能用so so来表达,毕竟斯里兰卡和国内的口味差得有点大。回国的时候司机师傅各种推荐以后有朋友可以直接联系他,价格比淘宝代理要便宜几百。

关于网络
      在淘宝搜索斯里兰卡随身wifi发现大量“网路不畅”后决定购买当地电话卡。机场出口处就有几家营运商可以选择,电话卡需要激活,工作人员会帮你搞定所有设置,小喵随大流选择了Dialog,1300rs,包含上网9G、当地通话和国际长途各50分钟,每次切换网络及使用电话后都会有余额提醒。和大多数蜂蜂反应的情况一致,在高山和偏远地带网络并不顺畅,只有2G,无法上网,一般情况下,网络还不错,热点4台机子使用没有大问题。

夜奔,初见

       佛教圣迹、空中宫殿、茶林遍野、高跷垂钓、欧式古堡、宝石王国……缤纷或绚烂,你很难用一个确切的词来形容斯里兰卡。这个南亚次大陆南端的小小岛国,接近赤道,终年如夏,有人称颂它是佛祖流下的一滴泪,也有人虔诚地认为它是一叶菩提,在僧伽罗语中,“斯里兰卡”意为“光明富庶的土地”,但我更喜欢它的旧称,锡兰。
       隔着7个半小时的航程,我听过它无数的赞美,也从别处见过它的容颜,但在飞机降落在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后我才发现,这里无关光明,无关富庶,有纯粹的笑容也有人性的贪婪,自为一方乐土,那些身着纱丽,对你羞赧一笑的少女,那些不受伤害,不懂防备的流浪猫狗,都是这片土地的骄傲。
 

       斯里兰卡航空的温度打得很低,整夜的飞行免不得有一些疲惫,有些意外的是,原定5:50降落的飞机在5:30就已稳稳停在机场,行李托运的速度也比国内迅速很多。接客的司机们在门口排成一排,手上举着乘客名字的拼写,和司机约定是6:15接机,我们便先跟着同是自由行的乘客去Dialog办理电话卡,运营商不止一家,相比较之下,Dialog的套餐优惠一些,RS 1300的套餐用得节制点,7天不是大问题。
       司机先生很准时出现在机场,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便带着我们前往大象孤儿院。而在机场门口到停车场不到1分钟的路程中,会有很热情的当地人积极地帮你拿行李,然后索要高额的小费。我们差点吃了这个亏,好在司机先生帮着赶人,关上车窗我们选择便视而不见。

大象,原来你也会折耳朵

       大象孤儿院 Pinnawala Elephant Orphanage ,是目前世界上两所大象孤儿院其中之一,这里收容掉入陷阱受重伤的、脱离群体迷途的、因战火负伤的及患病的幼象。从机场驱车而来大概3个钟头,门票RS 2500一人,与当地人的票价相差甚远。门票分为二联:一联在孤儿院,用于观赏大象和小象喂奶,如需和大象近距离合照便需要给工作人员小费,孤儿院的纪念品价格稍显昂贵,一本大象粪便制成的普通笔记本需RS 1500;二联在对面的河边,用于观看大象洗澡,沿街都是纪念品商店,可以还价。

       我们到大象孤儿院时天气比此前的天气预报要好一些,没有雷雨也没有暴晒,算不得好,但对我们而言已是幸运。孤儿院的规模有些小,一块黄土地与背后的丛林便是大象们嬉戏的地方,厚实的皮肤与土地的质感十分相似,它们温顺而谦卑,或许是习惯了游人的来来往往,它们不会踏出黄土地的边界,至多款款的在你面前走过。这里的驯象人看到拍照的游客便盛情邀约来与大象近距离合照,他们手持细棒,教导大象前来做出一些笨拙的姿势。

        其实,这里的大象过得并不特别好,需要被训练搬运木材等表演,做得不好了便会遭到驯象人的鞭打,有些还未被驯服的大象仍然被系上铁链,有的活泼些的,靠近人群多一点也会遭到驯象人呵斥,可是对比起流离失所,这里或许已是佳境。
       有一只大象在与游人拍照后,静静地站在石界边发着呆,它轻轻地晃动长鼻子,眼神里有一点半点的疲惫,可仍然像是一颗珍珠,映照出这片土地的纯净和美好。这是一种点燃拥抱渴望的眼神,突然很想上前去抱一抱它,因它笨拙而不愚钝,善良而又温暖。突然,它摇了摇耳朵,像是一把折扇,让人忍俊不禁。相机捕捉到这一幕时,我冲杨先生惊喜地喊,你快看,折耳象!

       9:30小象喂奶表演就开始了,也说不上是表演,不过是普通的喂奶,驯象人牵着小象在棚内绕一圈供游人拍拍照,一只小象一口便可以喝掉一罐奶。

        到了10:00左右,驯象人会赶着院内的大象,浩浩荡荡穿过街道去河边洗澡。有些象调皮一点就会朝着人群处走,然后在游人的欢呼里被驯象人呵斥走。到了河边,象群都挺直了腿,在水里迈步,走得稳健,象鼻伸到水里就喷起一支水柱倾盆而下,也有成群结队往身上喷洒黄泥的,也有互相磨蹭喝水嬉闹的,比起与游人拍照,洗澡更为自在与惬意。

岩石,也有记忆吗?

       漂浮在空中的狮形巨石宫殿,这样一种形容听起来是不是比较像神话?锡吉里耶狮子岩 Sigiriya Lion Rock ,斯里兰卡八大世界遗产之一,迦叶波统治时期修建的古代宫殿遗址,叹为观止的“人工奇迹”。如果你翻阅过这里的历史,那每一块赤橙色的岩石都像在与你诉说着摩利耶王朝那辉煌的7年,如果你仅仅是慕名而来毫无准备的游人,这里不过是一摊乱石废墟。
       传说西元447年,卡西雅伯弑父登基,为逃避弟弟莫加兰复仇,沿山建造了这座极尽奢华的空中庭园,更多的是军事要地。当年的狮子岩约莫两百米高, 山顶面积约两公顷,石面平滑方正,庭中建有国王的石制宝座,蓄水池,宴会厅,议事厅,国王寝宫等。蓄水池的储存皆来自雨水,可供宫中一年所需,当水池水位过高时,溢流的水由山顶流向花园,形成高低不一的喷泉,甚是好看。

      在第一次听闻狮子岩,我只知它是一处空中宫殿的遗址,不知远在他年它形如雄狮,盘踞一方。在网络上搜索到这样一张复原图,对比它在别人游记里的图样,不免觉得可惜。

       从大象孤儿院径直开来需要3个半钟头,远远就能望见狮子岩的模样,30美元的门票让人心生不满,这是此行最昂贵的门票了。好在天气开始变得晴朗了些,在狮子岩上看一场日落的期盼似乎也是要实现了。
       而当我越来越靠近它,行前的可惜不复存在,它兀然挺立在那里,气势辉宏,接受来自世界的仰望,骄傲地不可一世,或更甚以前。狮头风化又怎样,在它最完美的时刻,不过是一座奢华的城池,而在当下,它是一段成了谜的历史,世人源源不断地来瞻仰,有人费尽心思去猜测它当年的模样,有人穷尽一生去探求它成型的过程。那些岩石有记忆么?如果它们愿意开口去诉说这几个世纪的风雨,会不会消陨地更快一些?

       一路烈日当空,毫无遮蔽,攀登在石阶走道上,越往高处风便越强劲,像是狮吼般,愈发势不可挡。经过旋转楼梯便可以看到仅存的22幅仕女图。据记载,整座狮子岩原绘有五百余幅壁画,多为迦叶波一世的嫔妃,壁画里的女子们头戴宝冠,身披缨络,如天女一般,有些上身裸露,勾勒出姣好的身姿,有些眉眼带笑,透露出彼时的温婉。这些壁画的外围被黑布遮挡起来,也已经不允许游人拍照,我们参观的时候偶遇了日本的电视台拍摄纪录片,或许这样的记录比照片更有存在感。
       通过长长的走道方可来到狮爪平台,那对带着锋利趾甲的狮爪顽强地抵抗着岁月的洗礼,留与参观者以具象,让人能够填补它千年前睥睨天下、耀武扬威的画面。穿过狮爪城门,登上一条紧贴崖壁的狭窄铁梯,便可抵达峰顶,凭着平台上的残垣断壁,大致也可判断出这座宫殿当年的规模和布局。

        我们耗费了1个多钟头来攀登,实在是抵不住这流火日光,登顶后便急于寻觅绿荫休憩调整。在见到那棵枝叶茂密却叫不出名的阔叶树木时,与半路结识的旅者们发出了一样的感慨:终于见到了,那株出现在无数游人照片里的树。我们坐在树荫下愉快地说着彼此锡兰之行的见闻,聊到兴致时笑得也是放肆,一旁的大叔提醒要当心这树上的马蜂窝,抬头才发现,树干处密集地聚拢着一大群马蜂,我与交谈的青年男子都吓得脸色煞白,要知道,这里的马蜂足以瞬间要了性命。

        我们登顶的时间尚早,3点半也是等不到日落了,随处走走去看一看也是值当了攀岩的辛苦。峰顶的视野极其开阔,有一丝“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味道,却没有那么凌厉,站在至高点,远处是满目青翠苍茫,低低头,扬扬手,白雾和辽阔就挂在手上,近处是天际无边,抬抬头,伸伸手,白云和空远就绕在臂上。

       不得不说,狮子岩的风太过强劲,八面而来,帽子急切地便想跟着风去流浪,我戏说,每一张照片里都是压着帽子的造型,而最恼人的莫过于长裙也可能遭遇走光的尴尬。这里的马蜂也非善类,沿途均有大小的马蜂窝,时时都应小心为上。下山的路较来时显得更为险峻,快到停车场时能见到成群的长尾猴,自在地走在过道上,不懂避让,不怕招惹,可爱也是无他了。

        锡吉里耶的住宿是为了一句“泳池可以远眺狮子岩”选择了Sigiriya Hotel,后来才发现,周遭的住宿都可以见到。这里或许是少有人家,餐饮并不发达,一般只能依靠酒店自助餐来解决,这里的晚餐人均RS 2000左右,称不得美味,多半有些无功无过的感觉,但住宿体验仍是不错的。

石窟里也有佛光

       丹布拉石窟寺 Dambulla Cave Temple 距离狮子岩约半个小时车程,在公元前1世纪,这里是斯里兰卡最引人注目的石窟圣地。金佛寺与石窟寺连成一体,入口便是一尊金佛,座下莲花繁盛,即便天色阴沉,金色佛像仍是熠熠生辉。

       朝圣过金佛寺往左侧山道上行便可到达石窟寺。山道有些陡,攀爬不算容易,途中四处可见长尾猴子。进入石窟寺不得穿鞋,门口会有付费保存鞋履的地方。

       白色寺门并不起眼,而石窟内的万千雕刻与壁画却巧夺天工。这里充斥着浓厚的宗教艺术气息,大小80多个石窟,全部凿于悬崖峭壁之上。石窟顶上全是按照岩石的轮廓绘制而成的精美图画,多为宗教故事和宗教人物形象,有佛陀释迦牟尼和菩萨,也有其他各路神仙,壁画色彩绚烂,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窟内遍布着竖立的雕像,斜倚的卧佛,有些依着岩石的本身雕刻而来,有些则在山下细细打磨搬运至此,形态各异,惟妙惟肖,连眼角的禅意都被完美诠释,因着匠人心中有佛才会有这样的呈现吧,石窟内的每一尊雕刻、每一幅壁画,仿佛都是这个佛教岛国世代传承的虔诚。

       离开石窟寺的时候,天色突然开朗起来,回头一眼便是佛光万丈的感觉。

吟唱花与叶的诗

       康提皇家植物园 Royal Botanic Gardens 是亚洲之最,也是世界上最好的热带植物园,种植收藏了超过4000种斯里兰卡本土以及海外引进的植物,赤道热带的骄阳和康提地中海式的气候让这里四季如春,绿植茂盛。我们到这里已是下午2点了,门口挤满了放学来游玩的学生们。
       植物园被分成几个主题园,我们没有跟着人群走,毫无目的地往人少处观赏。院内气派的林木与碧绿宽旷的草地让人误以为这里是富庶的。

       还没有走出几步,终是下了一场雨,我们躲在阔叶林下避雨,巧遇了同来避雨的学生。他们眼里有热诚也有期待,我眼里有期待也有试探,尽管了解到当地人乐于成为游人相机里的风景,但未经同意仍觉得有些不礼貌。我举起相机轻声问了一句:May I?得到了极其热情的回应。为首的几个孩子冲着相机欢快地摆着姿势,拍了几张后示意我稍等,随后喊来全班的孩子一起入镜,特意的,还把最小的孩子领到了中间。

       阵雨后的植物园散发出清新泥土的气息,虽然天仍未放晴,还孕育着一股热浪,但因有绿荫的遮蔽,脚步也变得轻盈。这里开得最妖冶的莫过于三角梅了,或者说,似锦繁花中我只认得这一株。

        一路走,一路赏,一路拍,可惜的是怎样都叫不出它们的名字,有些写着“SriLanka Only”便停下脚步多看一些。原以为,来植物园是为了附一场繁盛的花事,而这里或高耸入天,或阔叶伏地的绿植却是主角。偶尔阳光穿透云层经过枝叶的缝隙洒在地上,你分明地看见叶的脉络与光的影踪。

       许是园林让人变得纯净,越往前走越觉得这里清秀可人,每一处转弯都带来惊喜,这一处是盛典般的拱门,那一处是修剪细致的草木,满目葱翠,周身绿意。这里地绿植肆意地吸取日月陈酿,任性地生长着,它们安静地热闹着,用茂盛把生命吟唱成诗,而点缀其中姹紫嫣红的花便是韵脚了。

名唤康提

       别人说,到了斯里兰卡,就一定要去圣城康提,这个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城市。植物园本就在康提,但离康提的城市中心仍有半小时的车程。而在康提决不能错过的也一定是佛牙寺,司机先生告诉我们6点半佛牙寺有祈祷仪式,建议我们晚些时候再去。
       我们所住的皇后酒店 Queen's Hotel 就在佛牙寺对面,除了是酒店,它更是康提历史里的美丽篇章,带着强烈的殖民建筑色彩,占据在佛牙寺与康提湖旁的绝佳位置,成为一道光鲜的风景,让人不由地停下脚步。酒店内部复古但不陈旧,尽管隔音有些糟糕,但老式电梯让这里多了些韵味。

       听取了司机的建议,简单收拾了行李,我便和杨先生绕着康提湖散步,像是生活在这里地人们一样,惬意地挥霍着时间。这个不算大的人工湖在外人看来似乎缺少了点看头,但你却要承认,黑鸦漾碧波,水鸟惊平静,与别处不同。

佛牙舍利,虔诚之境

       康提湖环行一圈需有40来分钟,绕回到起点便可以进入佛牙寺了。佛牙寺 Temple of Tooth Relic 始建于15世纪,因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的牙齿成为信徒的朝圣之地,经历代国王不断修缮扩建,整个建筑规模日渐宏伟。这里的安检比别处严格许多,男女分开进入,寺内需穿着得体,手臂与腿均要适度遮挡,门口提供 RS1000每人的存鞋处,若是自己收好也可以省去这一笔花销。
       寺院建在高约六米的台基上,着以白色,象征着纯洁和平,建筑分为上下两层,厅堂套厅堂,主要有佛殿、鼓殿、长厅、诵经厅、大宝库、内殿等。中心大殿内设有石雕、木雕、象牙雕、金银铜铁铸饰,从入口的穹顶到内殿的墙壁、梁柱都布满了彩绘,宛如艺术博物馆。

       国宝佛牙供奉在二层的内殿,正中是一尊巨大坐佛,佛前莲花朵朵,佛烛桌案,香火缭绕不绝,殿左侧的暗室则为供奉佛牙之地,平时并不开放,我们也无缘得见。
       许多虔诚的信徒双手合十长跪在二楼藏舍利的阁楼前祈祷,也有的信徒抱着幼童席地而坐,漫溢的梵音已渗透进她们黝黑的皮肤,深邃的眼睛,也平和了他们的内心。 
       这里供奉的莲花都带着露水,透出一股不染俗世凡尘的气质,这里的信徒眼中都闪着光芒,仿佛无论贫穷富贵,只要来到这里便是一世安好。我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却在这里感受到了神圣的力量,仿佛一块碎石,一枚烛火都渡世人以安宁。这一种信仰,叫佛牙。

       黄昏时刻,仪式开始,无数信徒前来瞻仰、祈祷、膜拜,响彻寺内的鼓声和唢呐,很容易便抚慰了五味杂陈的内心,置身于此,生活中的纷扰也随着盏盏烛光闪烁而消失不见。

采茶姑娘茶山走

       我们在每个地方停留的时间都不长,还没能多看一看日光下的康提,便要盘山去 Nuwara Eliya 。锡兰红茶,这个一提到便会从脑海冲向唇齿,并以呼啸的姿态,压过那些海滩、古城以和文化遗产的标志。因喜茶,奔赴 Nuwara Eliya 的茶园也是此行我最为期待的旅程之一。茶园的选择并不止Mackwoods一家,沿途盘山而来也有大大小小的茶园,品相并不差,司机先生也推荐了其中几家,问我们需不需要去看看,相比较之下,Mackwoods位置更高,规模更大,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并没有下车细看。

       茶园的气候与山下截然不同,云雾缠绕,风是带着寒意的,初秋的毛衣都会觉得有些单薄。下车后,可以跟随茶厂的采茶阿姨在工厂内参观产茶流程,她们会用简单的英文从茶坯的好坏说到制茶的难易,关键处会稍作停顿,努力纠正口音带来的影响。

       来这里的人,更多的许是坐在茶室里喝上一杯纯正的锡兰红茶。Mackwoods的红茶是免费的,奶茶和蛋糕需要另外付费,因着个人喜好,我们单要了一杯红茶。茶室的墙壁被漆成浅墨绿,装饰着好看的陶瓷茶具,做工不算精美,但款式和颜色透着清新可爱。整个茶室里弥漫着清新淡雅的茶香,这里人品茶不如国内的严谨端庄,红茶更多的像是锡兰人生活的一个部分,喝茶没有刻意,却已是习惯。
       琥珀色的茶水有着精粹的甘甜,静品浅啜,滋味淡而持久,醇而不过,加一小勺白糖,就着窗外的山色,慵懒祥和的感觉在内心萌动,这是锡兰红茶独有的安谧。

        喝完一杯红茶,窗外的颜色鲜亮了许多,日光穿破了薄雾,远处山峦的轮廓瞬间清晰了起来,一茆一茆的圆润丘坡,逶迤不绝,层层叠翠,犹如哈尼梯田的样子,曲线紧挨着曲线,无限延伸。茶园里的绿色也变得通透,晴空下,它们盈盈地闪动着,像厚积的绿云,清风里,它们轻轻地摇曳着,如浩渺的绿波。

       远处的茶山是无从进入的,只有茶厂部门的茶园可以供游人体验留念,时节已是旱季,嫩叶已经被采摘完,但丝毫无碍心情,更增添了些无需雕琢的美。到这里就只管脱俗静心好了,看着日光在绿茶上饱涨开来,山石甬道在婉转间蹉跎,把自己当成一枚茶芽,在还未散尽的露水中打坐,等待刚睁眼的雏鸟噙着,任这绿光挑逗,凭这山风轻薄,让周身的毛孔自己醒来,吮吸明媚风光。

       在茶园里只记得看云蒸雾蔚,只感受清风徐来,忘了这山头也是赤道边际,管他阳光温煦,日照依然强烈,脸上擦了ANESSA并没有觉得不妥,可当夜的肩头就狠狠红了一块,火辣辣的疼,原本的娉婷怀春只能用悔不当初来替代。

粉红邮局,想寄一封情书给你

       粉红邮局,Nuwara Eliya镇中心的标志性建筑,如果说这个小镇是英伦风的,那无疑那座邮局便是其中的典型,说是粉红,其实是红白相间的建筑,尖尖的挂钟塔顶,赤红色的砖墙瓦梁,带着英国独特的哥特复兴潮流,像一座童话城堡。

       邮局仍在正常使用,面积略小,除了唯美的浪漫主义外形,内置是比较简单的,几只邮筒,几间办公室,一目了然。邮局内有很多人在书写着牵挂和思念,通过一张明信片,一封挂号信,漂洋过海去到最爱的人手边。原本也想写一封寄回国,但这里的明信片着实不好看,何况最爱之人也已在身边。若非如是,此情此景,一定要写一封小情书,仔仔细细地贴上邮票,怀揣着满满的情愫塞进邮筒,期盼着收信人看到时,嘴角弯起的弧度。

映在格雷戈里湖里的是笑脸

       格雷戈里湖 Gregory Lake 是镇中心最大的人工湖,也是 Nuwara Eliya 的核心地带,门票RS 200,离粉红邮局仅有5分钟车程。
       晴空下的格雷戈里湖碧波荡漾,游船在湖面划出道道涟漪,在日光下镶起层层金边,草坪上格桑花、百日菊开得繁盛娇艳,像是油彩,湖边绿树红花伴着游人的嬉笑,氛围很好。这里当地人比游客更多,他们三三两两坐在红毛担子树下,畅聊着什么,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也有一些年轻的男子和姑娘们围坐在一起游戏,让人觉得亲切与熟悉。

       不知道为什么,当地人似乎很喜欢拍照,不过是沿湖走了几步,便有一名当地姑娘前来搭讪,说想一起合照。起初,并没有听清,以为是招揽游船生意的,简单回绝了便往前走。姑娘的神情从一开始的害羞期待变成了失落,带着一丝不甘心与祈求,她上前再跟我说了一句:“Just one,please!”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她所说的是与我合照。而当我与她拍完之后便接受到了更多的邀约,他们热情而友善,在镜头里露出自然而灿烂的笑容,我不知道在他们的照片里,我的眼睛是不是眯成了一条缝,我的头发有没有整理干净,但我知道,我和他们一样,笑得真诚与漂亮。  

茶厂,酒店,傻傻分不清

        离开Nuwara Eliya我们便往Heritance Tea Factory 去,沿山路渐行渐高,原本还是宽敞的双车道变成了细窄的山间小道,路况只能用糟糕来形容,这让我和杨先生不免担心起来,这样一条路能通向怎样的酒店呢。而让我们惊喜的是,这是我们此行最完美的住所。
       长扁形的建筑矗立山巅,绿白相间的砖墙,简约而不简单的设计。这里曾是一座著名的茶叶工厂,如今带着旧时的光辉,变成世界知名的酒店。酒店内的摆设完整地保留了原来的陈设和布局,一层的公共区域自然堆放着制茶工具,每张桌子上规整地摆放着四杯不同口味的红茶,茶碟里有细细研磨的茶叶末。酒店吧台更像是一处茶叶贩卖处,旁边一面墙展示着它的光辉历程。在这里,你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茶厂还是在酒店,感觉独特而新奇。

        站在酒店门口的平台远眺,群山环绕,大约是海拔略高,植被清爽,空气显得格外清新。酒店后的小院子里陈列着一节火车模型,踩在踏板上,山风吹过,像是提前体验了一把高山火车的感觉。

        沿着入口往下走两步有一座精致的花园,玻璃石子铺就的小径引人入胜。水红,霞白,翠粉,鹅黄,釉青,这座花园的色彩被精心设计过,用姹紫嫣红来形容都有些俗气了,晴空下,席地而坐,就这样等着一株花红稍经一触,落下碎碎的瓣,等着重新着色的草,时光变得轻美而缤纷。

        天色渐晚,山上的温度已不适宜外出,酒店的自助餐厅7点半准时开餐,不像之前的食物那么单一,餐厅里从蔬菜到海鲜一应俱全,让人胃口大开。这里的服务比之前的都更好一些,就餐环境也更为温馨,暖黄色的灯光映照着窗外的夜空,点上一支蜡烛,我笑称这是我们第一次烛光晚餐。

呼啸而过的不止火车,还有风

        茶园火车,从 Nuwara Eliya 到 Elle这段旅程被称之为精华段,受时间限制,我们只选择了这一趟作为体验。后来与其他旅行的蜂蜂交流后发现,从Kandy出发的那段更有味道,窗外的风景尽管逊色些,但转弯更多,拍摄效果自然更好。我们的行程并不顺利,由于到车站时间太晚,只能买到三等座的位置,面临与当地人一同挤成沙丁鱼的境遇。火车一进站,人群便蜂拥而上,以最快的速度抢占位置,我们也是幸运的,走错了车厢后仍有座位容身。后来的人就不那么幸运了,只能站着挤着,随着哐当的火车运行偏着身子。锡兰本地人也是喜爱这趟火车的吧,孩子们都眼巴巴趴在窗口,把头探在外面的风景里,大人们也径直坐在窗边,靠在门口,眼里透着热爱。

       
       火车在每一站停靠的时间都很长,出发前会鸣笛示意,几乎不用担心错过哪一站。过了两站后,人少了许多,我们挪了挪位置,与旁边的游客攀谈起来,我们说着那一班飞机的空调太低,狮子岩的日晒太烈,佛牙寺的梵音悦耳,几乎忘了,自己是游客这样一种遗憾而感恩的身份。

       我们势必要体验一下挂火车的,手紧紧抓牢门框,努力地探出身去,处在相对静止又静谧的车厢和动画一般播放的风景中间,像是在两个世界的结界,风是使者,在你耳边萦绕。可是挂火车也并非那么轻松,一个不小心也是容易掉下去的,车速保持在30-40码左右,要时时注意前方的山洞,对于杨先生而言,拍摄也十分困难,努力许久,效果并不如人意。

        在将近四个小时的旅程中,复古的铁皮小火车穿梭在绿海碧波里,让人感觉这里似乎没有被浮躁、喧闹的现代文明打扰,甚至会产生一种时光倒转的错觉。这时候,如果能在火车上冲上一杯红茶,嗅着缕缕飘荡的茶香,伴着火车慵懒的节奏,感受着沉淀千年的自然风景,恐怕是完美了。

古堡里的一束光亮

        结束火车之旅已是下午2点,我们经历了此行最为漫长辛苦的车程,终于在7点半抵达Uwanatuan的住所。司机先生表示,这里离加勒古堡很近,第二天不用早起出行。

        也许是更靠近赤道,加勒的阳光灼热了许多,那一天几乎晒得人睁不开眼睛。
       17世纪,荷兰人在加勒建造古堡,以荷兰式城堡为中心的12个棱堡及防御设施建筑充满了异国情调,融合了欧洲的建筑艺术和南亚的文化传统,是欧洲人在南亚及东南地区建筑防卫要塞的典型代表。历经四个世纪,城堡内灯塔、要塞、教堂、别墅、街道保存完好,这座城堡内分布着许多房子和带小商品的旅店供游客居住。

        古堡里最为标志性的建筑应当是这座灯塔了,也许是对大海心怀敬畏,总觉得,在漆黑冰冷的洋面上,灯塔的微光便是织梦的信念,这一角夜光照亮了家,让远方变得不那么遥远。

       灯塔下是漫无边际的印度洋,一片蔚蓝,这片海几乎没有一刻是温柔的,海浪不断冲击在岩石上,猛烈时卷起两米多高的浪花,气势如宏。沿着海岸修建起坚固的城墙,突出的旗岩,与灯塔遥相呼应。

        古堡里一些建筑已经斑驳陆离,透着军事要塞的壮观。信步而去,我们在这座浅黄色的建筑前遇到了一名锡兰小伙,他告诉我们他喜欢与游人交流外面的世界,为了获取我们的信赖,他郑重地表明他不需要任何小费。他问我们,会不会爱上这里,我们的国家是什么样子的。也告诉我们,不要在古堡内乘坐tutu车,不要购买任何物品,这里物价虚高,并不是真正的锡兰本色,只需要漫步与享受。

        加勒,既是一座小资情调的小镇,也是一个姿态万千的古城,散发着自由慵懒的味道,你可以漫步在荷兰风情的街巷,流连在各种博物馆,也可以驻足在珊瑚砌成的城墙之上,独享日晖染黄的每一栋屋梁,带着雄浑与苍凉。

高跷和鱼也有故事

       高跷与鱼会有怎样的故事?在斯里兰卡最南端加勒Koggala一带,渔人们倚着高跷似的竹竿,在近海挥动着没有饵的钩,这水里贪嘴的沙丁鱼便是故事最重要的结局。
       应允了我们找寻高跷渔夫的要求,离开加勒的早晨,司机先生带着我们往美瑞莎的方向沿海前行,约莫开了半个小时看到一处插满高跷的沙滩,许多游人在此拍照,却不见有渔夫,再往前行驶一段有另一处垂钓地,渔夫们窝在遮阳棚里等待着我们这样的羊羔入口。
       在2009年《孤独星球旅游者》还未刊登他们之前,这些人以鱼为生,因没有钱买渔船,便在近海扎起木桩,每日早晚坐在简陋的木架上,上下翻弄没有钓饵的渔竿,等待愿者上钩,形如脚踩高跷站立海中的垂钓者,被誉为高跷渔夫。而在此之后,他们便以游人为生,想拍摄垂钓画面的旅者只能掏出腰包,给予每人300-400卢比的费用。在讨价还价无果后,我们只能支付了4人1500卢比来进行拍摄,毕竟错过是心有不甘的。

       商定了价格,这些渔民们便脱下多余的衣物,涉水到木桩前,轻松地坐上了三角区。这些不知应该称作表演者还是渔夫的人们也还算是认真,鱼竿向海,在海浪和晴空间划出浅银色弧线,彩色的民族衣布自然地融进海色里,他们并不互相攀谈,努力地搜索着可能上钩的猎物,半途,其中一人在热情地邀请我们也上杆试试。
       内心而言,总觉着,花了钱的拍摄少了纯粹的意味,换着角度拍了拍便作罢。就在我们即将离去时,那名邀请我们上杆的渔夫冲我们喊,Fish!司机告诉我们,钓上鱼了。那名渔夫随即大步跑来向我们展示他的收获,那一丝喜悦总是掺不了假的。
       始终赞同着这样一句话:“脚一离地便是离开了一种生活”,在印度洋的潮汐里,前方是广阔无际的海洋,回头是渐渐消失的天边,只有岸上的生活才是那些渔夫们的信仰,倚在“高跷”上,或许是为了让信仰离他们更近些,而我们的小费让他们更贴近地面吧。

海,海,海

       当天下午我们便抵达了科伦坡,最为出名的海边火车并没有时间乘坐。据了解,海边火车能看见海的一段不过是靠近科伦坡的短短几站,我们放弃了漫长的火车旅程,转而让司机先生载着我们去寻找最贴近海边的那段铁轨,这里的轨道没有设防,随意便可进入,来往火车有些频繁,不顾及些仍是危险的。也臆想过海边火车的浪漫,但真真的见到时,才发现原来一段旅程可以美好至此。
       印度洋的海浪席卷着满怀热切,汹涌地拍打着轨道旁的岩石,海水星沫随风滴落在铁轨上,在阳光下散发出淡淡的咸腥味道。火车款款而过,海风从车窗灌入,海浪声,鸣笛声,相机定格声,掺杂着惊喜与赞叹,谱写着一曲唯美的乐章。
       沿着铁轨徐徐而行,枕木的手紧紧牵着,承载着行者的离合悲欢,那么长,那么久。靠着铁轨坐下,猜测海浪的心思,那么汹涌,兴许,是期盼着能带走这一段的时间和忧愁。
       

宝石之城

        拥挤,热闹,繁华,嘈杂,科伦坡的第一眼并不美好,即便车道变宽,建筑华丽,但堵车也十分厉害。这里有与此前热带风光截然不同的城市风貌,如果说此前的景色或是一杯果汁,或是一盏清茶,那这里更像是一杯杂果宾治,混合了斯里兰卡的纯正和城市的新鲜。我和杨先生在对比这里与杭州台州哪个更繁盛一点,最后觉得,也是远不如杭州的吧。
        我们例行去了ODEL看看,想买一些伴手礼回来,但除了茶叶和Spa Ceylon,并没有足够吸引眼球的东西,价格也比外面贵一些。我们照着一些小众推荐的店面出去走走,Paradise Road 里面倒有些稀奇古怪的特色。而剩下的那一个下午,我们抱着可能被宰的心态绕到一家做本地人生意的宝石店,和蓝宝石度过了美好时光。如果一定要买蓝宝石,就一定不要去那一条宝石街了,多是旅行团和国内游客,找一家正规的宝石店,出具正规证书,裸石更实惠一点,成品的工艺和国内相差甚远,3克拉以下可以尝试一番,再好一些的就要有专业素养了。

       Ministry of Crab是科伦坡美食的巅峰了吧,由于预定时间太晚,我们的用餐时间定在晚上9:20。饥肠辘辘的我们打算先去The Lagoon随便吃一些垫垫肚子,不料遭遇了此行最不愉快的宰人问题。酒店去The Lagoon至多400卢比,突突车司机一开口就要10美元,我们还价至500卢比便上了车,谁知到了下车给钱时,司机问我们索要1000卢比,说是一人500卢比,我们和他随即吵了起来,我冲他大声喊着NO! 坚持不再多给。好在杨先生有一张面额500卢比的纸币,否则怕是难从这个恶毒的司机手上再找回来。
       车走之后,我们才发现被送错了地方,但是阴差阳错地到了Ministry of Crab,心有余悸的我们决定在此等上2小时,并不再多走了。幸运的是,等了一个钟头,餐厅的工作人员告知已有座位。

        面对菜单,每一种味道都想尝试一番,餐厅服务员看我们纠结不下便推荐了最受欢迎的 Garlic Chilli Crab 和 Ice Tea,这样的组合真是让人食指大动。等了有些时候螃蟹才被端上桌,蟹黄色彩鲜亮,蟹肉美如银鱼,盘底浅浅一层汁水,伴着细腻的蒜蓉和辣椒末,香气四溢。
       本来想吃得斯文一些,可是这丰美无比的味道让人难以自持,我索性放下刀叉,用手吃得形象全无。这滋味也只能借用李渔的说辞:“蟹之鲜而肥,甘而腻,白似玉,而黄似金,已达色、香、味三者之至极,更无一物可以上之。”
       锡兰本土的特色食物着实让人难以下咽,但这一家螃蟹却是无愧于米其林三星的称号,从不喜吃螃蟹的杨先生都欣然提议再来一只,而回国后想起斯里兰卡,最怀念的竟是这一顿螃蟹的味道。

       我们最后一程的酒店订在Cinnamon RED Colombo,住宿楼层在7层以上,打开窗帘便可以审视科伦坡的夜,楼顶的的无边泳池与这座城市融为一体,距离印度洋10分钟步行距离,离开的上午,日光倾城,我回头看它一眼,满满的不舍和怀念。

最后的最后

       在锡兰时,我与杨先生对着难以下咽的咖喱满腹抱怨,对着曼妙风景毫无抵抗,自己也不曾想过,回国后竟急切地想为它写一首赞歌,或许,锡兰最让人动心的,不是你所路过的风景都带着故事,而是你所遇见的每一个人,只要四目相对,对方都会露出雪白的牙齿向你微笑,让你不由自主地爱上这样一个国度。

本篇游记共含13779个文字,19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1-01 18:21

引用 萌小喵 的图片:

最爱这张,啦啦啦

2016-11-01 20:2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萌小喵 的图片:

2016-11-01 21:12

引用 青柠檬檬哒i 发表于 2016-11-01 18:21:34 的回复:

回复青柠檬檬哒i:

2016-11-02 08:46

引用 网络咖啡 发表于 2016-11-01 21:12:21 的回复:

回复网络咖啡:风无敌大!

2016-11-02 08:47

引用 munich 发表于 2016-11-01 20:27:18 的回复:

最爱这张,啦啦啦

回复munich:毕竟在烈日下凹了很久很久……

2016-11-02 08:48

引用 萌小喵 的图片:

原来之前是长这样

2016-11-02 17:08

引用 我是你猫叔叔啊 发表于 2016-11-02 17:08:53 的回复:

原来之前是长这样

回复我是你猫叔叔啊:也是网图,据说是长这样的

2016-11-04 10:37

引用 萌小喵 的图片:

大爱这幅~

2016-11-04 20:02

引用 萌小喵 的文字:

在将近四个小时的旅程中,复古的铁皮小火车穿梭在绿海碧波里,让人感觉这里似乎没有被浮躁、喧闹的现代文明打扰,甚至会产生一种时光倒转的错觉。这时候,如果能在火车上冲上一杯红茶,嗅着缕缕飘荡的茶香,伴着火车慵懒的节奏,感受着沉淀千年的自然风景,恐怕是完美了。

美!

2016-11-05 20:24

哈哈好像所有人都有千与千寻情结 想要寒假去从北京衣服真是很尴尬  想要多了解一些注意事项!!可以私信个联系方式吗 微博/微信/qq都好 

2016-11-06 13:56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11-07 01:01

引用 应墨风 发表于 2016-11-04 20:02:28 的回复:

大爱这幅~

回复应墨风:拍摄现场简直叫做妖风四起,角度不好,只能靠截图

2016-11-07 09:31

引用 miracle 发表于 2016-11-07 01:01:24 的回复: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回复miracle:不休假无工作!休假才是正道!

2016-11-07 09:32

引用 低空飞行 发表于 2016-11-06 13:56:41 的回复:

哈哈好像所有人都有千与千寻情结 想要寒假去从北京衣服真是很尴尬  想要多了解一些注意事项!!可以私信个联系方式吗 微博/微信/qq都好 

回复低空飞行:抛开千与千寻,那段风景是真好!QQ:1404680717,备注蚂蜂窝就好啦

2016-11-07 09:33

引用 萌小喵 发表于 2016-11-07 09:31:37 的回复:

拍摄现场简直叫做妖风四起,角度不好,只能靠截图

回复萌小喵:截得恰到好处

2016-11-08 18:50

引用 应墨风 发表于 2016-11-08 18:50:49 的回复:

截得恰到好处

回复应墨风:其实拍了很多张,各种懒得P

2016-11-09 10:3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