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斯里兰卡✧2016-10

18
ein LV.7
2016-11-01 17:03 178/5
  • 出发时间/2016-10-2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10000RMB

先总结


从几年前去了尼泊尔,一直期待能来斯里兰卡
果然不负众望
斯里兰卡上山下海,玩的很愉快

以下是跟携程团的日程
▲ 需要注意着装的景点,必须盖住肩膀和膝盖以上的身体
◎ 需要脱鞋参观的景点

以及这几天的天气预报

以下是我们住的酒店,以及booking.com的评分

鹿园酒店 The Deer Park Hotel  7.6
生命之树酒店 Hotel Tree of Life 7.0
钱德里卡酒店 Hotel Chandrika 7.9
班托塔俱乐部酒店 Club Bentota 7.2
特拉维尼亚酒店 Mount Lavinia Hotel 8.1

全程的酒店都还让人满意,但是位置比较偏
我们过上了远离现代社会的安逸生活
这与科伦坡的繁忙有很大反差
整个行程自然分割成了“科伦坡”和“其他地方”两部分

要说最亮点的话,应该是班托塔的海滩
沙子像面粉一样细腻

不好的地方,就是中间2天几乎都在开车
如果在努沃勒埃里耶多停一晚就好了

Day 1 斯里兰卡航空

斯里兰卡航空
SriLankan Airlines

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
Bandaranaike International Airport



中午把公主车骑回家
我一个人做饭吃

午睡的时候,我爸打来电话,说航班因为台风取消,已经辗转其他路线
不能赶在我们出发前回来了
午后又下起了雨

晚上一起在家门口的餐馆吃了晚饭
9点钟打车去机场

10点整,车停在了首都机场T2航栈楼的大门前
还没下车,领队的电话已经打到了我姐的手机上

与团友在出发大厅里集合后,领队做了个简短的行前介绍
我们团一共16人
除了我、我妈和我姐,这个3人组以外
有3对小夫妻、独自一人的S姐
还有3对夫妻组成的一家6口

我们的领队,(我叫他“首相”)
额头前高高吹起的一片云,配上一副金边眼镜
翻领T恤、西服裤,配上一件灰夹克
说话声音酷似中学语文老师

环顾了一下团友们的穿着打扮
整个旅行团透着一股子乡土气
倒是和“斯里兰卡”这个不太洋气的目的地有些般配
我想“大概什么样的人去什么地儿旅游吧?”



“首相”热情洋溢的赶着我们办理登机和出境手续
斯里兰卡现在实行的是电子签证
我们只提交了基本信息和护照首页照片,就收到了出签的e-mail
打印出来就是一张纸
上面有出签的个人信息,要求本人核对
“如果信息有误造成不能出入境,重新办理签证需要另外付费”

我在网上看到游记说,出境时需要出示这页出签通知和往返机票
实际上工作人员啥也没要,只核对了护照
我们就顺利登机了~



跟团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坐目的国国家航空公司的航班
这次是斯里兰卡航空直飞科伦坡
听说斯航被评为中亚地区最佳航空公司,朕甚是期待!

斯航空姐的基本制服是孔雀绿的纱丽,上面有孔雀羽毛的图案
飞机还没起飞,就托着盘子来送饮用水
然后分发了耳机

机上的娱乐系统可以选择中文
电影库很大,英文新片、经典老片都有
还有斯里兰卡各地的导游片
me before you (2016)
now you see me 惊天魔盗团 2 (2016)
the queen of desert (2015)

中文电影有
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 (2016)
我的特工爷爷 (2016)
一个勺子 (2014)

还有印度语、斯里兰卡、泰米尔语的电影
可惜了没有中文字幕

音乐有斯里兰卡传统风格的歌曲、瑜伽和冥想的纯音乐
戴着耳机睡觉非常合适

空乘又送来机上菜单
饮料有咖啡利口酒 kahlua 、多种开胃酒、葡萄酒、各种国际品牌啤酒,还有果汁可选
飞机餐有鸡肉、鱼肉和素食,共3套可选
餐后提供咖啡和锡兰红茶

玩了半天,飞机还在地上慢慢走着
这服务朕甚感欣慰!



飞机起飞平稳后,空乘很快推出了餐前饮料车
车上各种喝到一半的洋酒
每次我在飞机上喝酒,都会有好一阵睡不着
想着不喝酒,但又没忍住

正好我这一侧是中文空姐,她回答说“kahlua要稍等一下"
我只好先要了杯橙汁
中文空姐对远处的一位兰卡空姐说“这里需要一杯kahlua”
没想到,一杯盛着冰块的kahlua很快就送过来了

坐在我外面的是位跟旅游团的大伯
中文菜单摊开在小桌板上
兰卡空姐指着菜单,询问大伯想吃什么
大伯听不懂,我就翻译给他听,“让您选...”
话还没说完,大伯就应和着“哦,哦~”,伸出食指在菜单上点了点
不知道大伯是有心还是无心
点的正好是素食餐

空姐拿出一份素食餐放在大伯桌子上
嗯,我要了鸡肉

吃完饭,空乘开始派发入境卡,悄悄卖机上免税商品
当然了,有导游在,不需要自己填入境卡~

机舱里有点热,眯了几个小时之后,机长通知飞机开始下降
空姐收回了耳机和毯子
机上娱乐系统仍然可以接着看默片

斯里兰卡时间早上5点多,到达了科伦坡的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
Bandaranaike International Airport

此时的科伦坡天将破晓

“首相”带队办理入境手续
重要的信念就是“不要急,慢慢来”
趁着团友们等行李的时间,我换上了短袖上衣和拖鞋

到达出口前,有很大一片免税商店
都是LG、三星、洗衣机、电冰箱这样的大型家电
让我一下回想到20年前,我爸每次去非洲公干都会领免税票
可以去免税商店置办一点家电

这些聚在通道里的销售人员,对我们视若无睹
看来也是卖给本国人的吧

来到到达大厅,“首相”指挥我们换当地现金和更换当地手机卡
3G手机卡是旅行团赠送的
里面有通话时间和几个G的数据流量,省去了移动wi-fi

我姐去换钱,我举着3部手机跟随大部队去换手机卡
一个胖胖的兰卡人数好全团的手机,交给Dialog的工作人员操作
工作人员动作很麻利儿,还会选设置菜单

我一边看他弄,一边掏出了润喉糖
胖胖的兰卡人回过头来对我说,“一个人吃可不好”,说的是中文
我说“你吃吗?来一个?”
我在他手上倒了一粒
他问“是什么味道的?”
我说“柠檬的吧“,心里暗想“卖电话卡的中文都说这么好?!”

“首相”过来监督我们换卡的进度
顺便介绍了一下这位胖胖的兰卡人,他是我们的当地导游

一切都搞定了,“首相”清点了人数,招呼大家拖着行李去找大巴

 一回头,我妈就不见了
我姐说“你妈去厕所照她的发型”
眼看着大家往大门走,我赶紧跑去找我妈

我妈临时起意,又上了个厕所
等我拉着她赶回大厅,只剩我姐一个人推着行李箱等在大门外
我们跑步来到上下车区
胖胖的导游站在路口看着我们,助理小弟正要关上大巴的行李舱

走上大巴,前几排已经坐满了冷漠的团友
好在后面还有半车空位
我们就每人各自挑了一排坐下,塞翁失马,倒是很宽敞

大巴开出了机场
这真的算不上是个好的开始!

Day1 早饭和大象孤儿院

品纳维拉大象孤儿院
Pinnewala elephant orphanage



在行驶的大巴车上,本地导游开始做自我介绍

他的中文名字叫尼山,听起来像“お兄さん”
他曾经公派到北京留学
交了一个中国女朋友
毕业时女朋友的父母不同意她来斯里兰卡,于是就分手了
兄さん再回中国时,女朋友已经结婚了
这就是兄さん的初恋

兄さん现在已经结婚生子
是个挺着大肚子的老叔叔了

兄さん拿了几本当年的影集传给我们看
我差点就吐在了影集里
斯里兰卡的路况搞得每个人都开始晕车恶心

还没来得及欣赏路边的风景,就到了今天吃早饭的地方



一下车,大家就被树上的菠萝蜜吸引过去
围着菠萝蜜拍照
兄さん说“现在还不是菠萝蜜的季节”

“因为斯里兰卡有榴莲、有菠萝蜜、有椰子,
一年四季都有果实可以吃,所以我们没有保存的方法
果实成熟以后,吃完就没有了”
所以想来斯里兰卡吃热带水果,可要看准季节了

“一般都是猴子和鸟先吃,然后人再吃,吃完就没有了”

饭馆在一片遮天蔽日的树林里
从外面看像是临时简易房,里面却装修的很有殖民气质

"首相”说这家餐馆以前一直是自助早餐,今天突然改了
每人一份煮蛋、香肠,还有一份水果
团友们围坐在一条长桌旁,偏偏就没有我们3个人的位置
只好和“首相”坐在了旁边一张4人桌上

刚一坐下,首相就压低声音说
“怎么搞得呀?我昨天特意打电话给姐姐,让阿姨早点上车抢第2排的座位呀!”
我妈一番诡辩,又说她坐后面晕车得厉害
提出想坐“首相”旁边的空位
首相只是低头笑着不说话
我说“人家有规定,第一排危险不能坐游客,你别为难人家”
我妈瞪着我说“领队都答应了!我肯定系好安全带!”
首相扶了扶金边眼镜,脸上挂着笑

吃完简单的西式早餐
我们重新上车,前往品纳维拉大象孤儿院
大概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我妈还真和首相坐在了第一排
把自己的包和衣服都丢在了后面,叫我替她看着

路边长着许多高大的椰子树,上面结了金黄色的椰子
树下是一户接着一户的人家
庭前院后布满了开花结果的绿植
迷迷糊糊中,大巴已经停在了路边

尼山说“大象10点钟在河边洗澡,我们现在就去”
“这里有大象粪做的纪念品,只有这里能买到,大家可以买”
“其他纪念品就比其他地方贵”

尼山先带我们去河边
通向河边的这条路,俨然是条繁华的商业街
把在路口上的是SUV SL
再往前走是大象粪的官方纪念品店(里面有厕所)

路面上散落着像小背包一样圆滚滚的大象粪
尼山提醒我们说“小心地雷"
要是走路不注意,恐怕会被“地雷”拌个跤

路的尽头沉入河滩,两侧的看台延伸进了餐饮店
这时游客中一阵骚动
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原来是大象来了

大象身上挂着铁链,有象师在旁边牵引着,往河滩走
工作人员驱散行人,不许游客靠近
与此相反,象师四下里寻找愿意花点钱和大象亲密接触的游客呢

象师把大象带到河里的某个位置
就把它身上的铁链拉起来,系在钉进岩石里的桩上
一根链子拉住前脚,另一根拉住后脚
大象就只能在左右几步的范围里活动,看着很可怜

象师拿着带铁钩的长棍,指挥大象侧躺在河水里
开始帮大象泼水、擦洗
以前看纪录片,大象都是甩着鼻子给自己喷水
喷出的水花金灿灿的洒在背上
这里的斯里兰卡大象都是一动不动的泡在河水里,只把鼻孔伸出水面

几只大象星星点点分散在宽阔的河滩里
新鲜了一会,我妈便说“大象还是不够多,场面不够震撼呀!”
看了看表,说“还有1个小时就都看这个?”

四周响起一种类似汽车喇叭的笛声,声音越来越大
工作人员重新把游客赶上看台
路口的栏杆缓缓放下
原本坐在树下卖东西的蓝卡大叔,也起身站到花坛上
我也赶紧找了个高地儿站上去

伴随着围观群众的惊呼声,源源不断的大象风尘仆仆朝着河边小跑而来
这回没有一对一的象师,也没有铁链
我们就站得这么近,感受到它们摇头摆脑地擦身而过
虽然心里还是提醒自己要注意安全
仍然由衷的为默契的相处之道感到了不起

新加入的大象们步履轻松,成群结队的淌过河水,去占领新的浅滩
我想起CCTV的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
介绍了一位大象孤儿院的象师
他照顾的大象性格孤傲,不能融入象群
每天都单独带它到河边洗澡,尽量与其他大象保持距离,防止发生冲突
我猜最先到河边的带铁链的大象,就属于这种情况吧?
我姐说“那性格不好的大象可够多的呀”

刚拿起相机,准备拍摄“壮观”的大象洗澡的场面
突然间狂风卷着豆大的雨点光临了河滩
看台上的游客们仓惶夺路,退进了餐饮店的凉棚里

本来凉棚下布置了一排面向河滩的椅子和咖啡桌
几个金毛买了饮料坐在里面发呆
瞬间雨水落成了一道人墙,将金毛严严实实的挡在了后面
服务生很友善的询问进来躲雨的游客,是否想看看饮料单?需要喝点什么?
大家都一脸茫然,躲避着随风飘进来的雨滴
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会停

就好像河中间的云彩没有雨
大象依然不紧不慢的在河中迈着步子

大约5分钟后,雨停了
工作人员站在水阀上,给河中央的大象喷水
刚拿出相机,又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我们索性去了旁边的
HOTEL ELEPHANT PARK
斯里兰卡,饭馆也叫 hotel

服务员给我们介绍了最好的位置,一个挑出的露台
大象就躺在下面的河里
这里角度绝佳,没有拥挤的游客,还淋不到雨
剩下的时间,我们边喝果汁,边看大象

临近集合时间,我们才离开露台,往回走

半路遇到大象粪纪念品店
因为大象粪里有许多棕榈叶,可以用来造纸
我买了几个大象造型的纸制冰箱贴

虽然每处介绍提到品纳维拉大象孤儿院,都免不了要质疑它的经营方针
认为它不仅收养孤儿和受伤的大象,甚至还繁殖大象
已经违背了设立“孤儿院”的初衷,一味敛财
我还是希望大象在这里生活得好

尼山和首相站在SUV SL的店门口,收集从河边出来的团友
于是有时间去店里面逛一逛

SUV SL大部分的产品设计以大象为主题
有服饰、家居、儿童用品等等
色彩鲜艳,特别有斯里兰卡的味道
如果衣服脏了,或是鞋坏了,可以来这里买件大象T恤、短裤,再买双人字拖

雨还在滴滴答答的下
带伞的团友打着伞,没有伞的也不至于淋个湿透
尼山说“今年的雨季看样子是提前来啦”

Day1 午饭和金庙


丹布勒石窟
Dambulla Cave Temples


刚坐上大巴,车还没开,恶心晕车的感觉就上来了
必须转移注意力,盯着窗外的风景认真看

这里的人沿着公路居住
无论简陋还是豪华,一律修建西洋式的小别墅
我和我姐都很喜欢这里的住宅
我们猜测是受殖民影响
但外形看起来矮小阴郁,类似日本人的西洋风格
像《名侦探柯南》里那些一到晚上就停电断通讯、深山里的西洋别墅
像我在尼泊尔-那加廓特,住的那家山顶的日本旅馆

用我姐(结构师)的话来说
"房屋通透,便于通风散热;起脊较高,出檐较深,有利于屋顶排水”
非常适应斯里兰卡高温多雨的天气条件

吸引我的,是从院门引一条小径到门廊前
门廊里放几把椅子,兰卡人就坐在那里看报,或是面朝公路发呆
院子里结着椰子和芒果,屋后是广袤的草地和树林
生活可以这么简单

尼山说斯里兰卡的土地,买了以后永远属于自己
除了大城市有很少人会租房子,一般人都会买地盖房子,再传给下一代
现在几乎没有地可以买了
而且斯里兰卡不允许外国人买地,只能从当地人手里租房子

说话间就来到一处热闹的城市
我还以为到了康堤
不远处,临湖的巨石山上,端坐着一尊白色的佛像
市中心车水马龙,静静的立着一座时钟塔

尼山说这是他的老家,以前和同学爬上过那座有佛像的山
这座城市叫,库鲁内格勒 kurunegala


我们来到湖边的一家餐馆吃午饭
平台下就是绿茵笼罩的湖岸,可以远眺山顶的佛像
湖水一波接一波的赶上沙滩
啊,我平心静气的等待着几天后的大海


饭菜,是当地口味的自助
有咖喱蔬菜、鸡块、油炸薄脆配辣酱料、煮熟的土豆和胡萝卜等等
主食是细鸡蛋面(名牌上都写的英文)和米饭
难得会让我更偏爱面条

斯里兰卡的米吧,不像北京的米那样油乎乎的有点粘软
盛起一勺饭,米粒像沙子一样,哗哗往下洒
吃起来,米粒满嘴跑
边嚼心里边唱着庾澄庆的《蛋炒饭》
“嘿 蛋炒饭 最简单也最困难 饭要粒粒分开 还要沾著蛋!”

尼山说“下午我们开车去看一个世界遗产,金庙”
golden temple
也叫作丹布勒石窟寺
Dambulla Cave Temple
丹布勒石窟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

传说公元前103年,
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的国王——瓦塔伽马尼 Valagamba
继位不久,被南印度的侵略者赶出了阿努拉德普勒
他得到僧人庇护,藏匿在丹布勒石窟长达15年
当他打败所有侵略者,夺回王国以后,在此修建了寺庙作为报答

丹布勒石窟,是斯里兰卡保存最好的、最大的石窟式寺庙
然而短短几句就能概括它2千年的历史

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中,介绍了无畏山寺的主持
他很崇拜中国的法显和尚
法显和尚在公元409年,到访狮子
在法显和尚的《佛国记》中,记述了当时的所见所闻
这些内容在斯里兰卡都是没有记载的
斯里兰卡人通过法显和尚的记录,可以了解自己的祖先
所以他们都知道法显和尚,很尊敬他

相比较,我们在布拉格看到的随便哪一栋房子,尽管历史要短得多
但都有历代的传承故事可以娓娓道来



大巴停在一处路边的餐饮店
尼山说“马上就到金庙了,我们在这里上个厕所”
“大家买点吃的,就当是上厕所的小费了”

大厅里坐着几家人在吃午饭,大概都是开车经过此处
一家本地人正儿八经在用右手抓饭吃
我们买了一瓶可乐和一瓶闻名已久的姜啤

姜啤的姜味确实很浓,像是加了姜汁的可乐
说不上有多好喝,还挺爽口

大巴又开了几分钟,尼山说“金庙到了”
跟着尼山走出停车场,就隐约看到了一尊巨大的金佛
转到金佛正面
可以看到“Dambulla golden temple”的霓虹灯牌
下面还有一个小招牌,写着“buddhist museum”,我长出了一口气


尼山和首相把大家集合起来
尼山说“我们从这边开始爬山,不想爬山的就在这里等”
6口之家挥着手说“我们不爬了,不爬了”
S姐一个人站在原地犹豫,“哎呦,我爬得上去吗?我还是不爬了吧?”
我妈说“还是爬吧,都到这了”

于是我们十来个人就开始稀稀拉拉的往山上走
有台阶、也有坡道,不算太辛苦
尼山和首相都知道我妈年岁最大,走到拐弯处就等着我们,再休息一下
整个气氛都特别舒服

快到山顶时,可以俯瞰山下的景色
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淹没在绿色的“地平线”之下,只有红白相间的微波塔耸立其中
尼山指着天边的黑影说,“那就是我们明天要去的狮子岩”

上山的路中安装有电灯
电灯从山腰一直延续到位于山顶的石窟寺入口

斯里兰卡参观寺庙,必须脱鞋,着装不能露出肩膀和膝盖以上的部分
许多游记都建议穿双厚袜子,这样走起来不烫脚、不扎脚
我想他们一定没去过40多度时的清迈

尼山招呼我们把鞋子脱在一起,有专人照顾
大家歪七扭八的赤脚踩在石板铺成的路面上,还是可以忍受
台湾许嘉凌主持的《惊奇大冒险》里
兰卡导游建议她进寺庙脱掉袜子,认为这样才能和神灵接触

穿过大门,我惊讶的以为眼前是排殖民建筑
尼山说“在外面稍等一下,1号窟里面有旅行团在讲解”

真的来到这里,我才看懂石窟寺的地图
前面(黄色的部分)是室外平台,穿过门廊,里面才是摆放佛像的石窟
靠近入口的山崖旁,有一颗菩提树
往里走有一口莲花池
由近及远,分别是编号1、2、3、4、5号石窟

门廊被刷成了雪白,每个石窟的入口前都有一个突出的门楼
明明是西洋式的
不过,据说寺庙在18世纪时还重新粉刷修整过

抛开寺庙正面风格的问题
里面的旅行团出来后,尼山带着我们进入了1号石窟
迈下幽暗的台阶,迎面而来的是佛像身上如水纹般的衣褶
这是一座利用岩石、整体雕刻出的卧佛
在窟中难以看出全貌

1号窟的绝大部分空间被卧佛占据
卧佛躺在高台上,高台与墙之间的通道可以站立1个人,2个人就要侧身而过了
入口开在正中
前面已经站满了团友,我只能往卧佛双脚的这一侧走
卧佛的双脚巨大,脚底绘有花纹
斑驳的红漆中闪耀着金色,大概曾经覆盖过很多层颜料

尼山说“看卧佛的脚,如果两个脚趾错开,这就是一尊表现涅槃的佛像”
“如果两个脚趾是对齐的,那就是释迦牟尼在休息”
(也有可能我记反了)

卧佛的头前、脚后还各有2尊小佛像
因为有个金毛子旅行团进来,我就被活生生挤出去了



1号窟叫作“万神之王寺”,2号窟叫作“大王寺”
(这是LP翻译的中文名字)

2号窟与1号窟的风格是一致的
但2号窟肯定是整个石窟寺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
它的面积更大、佛像更多
而且它的照明更好,更容易欣赏到岩壁上鲜艳的壁画

尼山叫我们集合到一个铁笼子前
笼子里放着一只金属桶
尼山指着头顶的岩壁说,“每天都有水顺着这条线滴到桶里,这个是圣水”
尼山往桶里看了一眼,说“旱季太久没有下雨了,现在没有水”

3号窟与4号窟的年代较短
于是尼山叫我们猜5号窟有多少年的历史
有人猜1000年,有人猜100年
最后尼山公布答案说,“73年”
“因为以前都是用天然颜料,不会褪色,现在都是用人工的颜料上色”
“所以5号窟看起来和前面的石窟一样的旧”

我把剩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位白头发老爷爷的身上
他可能是独自一个人,手里拿着相机
每看完一个石窟,就坐在雪白的门廊里,望着外面
他可能是累了,又不赶时间

上身穿着乳白色的衬衫,背后透出汗水,下面是浅褐色的长裤,挽着裤脚
当然他也赤脚踩在地板上
像极了电影里开始追忆鲜活往事的老年男主角
与其他游客的疏离,使他看起来那么浪漫

我们离开石窟寺时,他一个人坐在菩提树下
山下吹来的风应该很凉快
(希望他感觉幸福)

我们回到存鞋处,正准备付每双25卢比的看鞋费
首相说,“导游已经一起付过钱了,不用再单独付了”
看鞋人朝我们摇了摇头
斯里兰卡印度尼泊尔一样,都属于“摇头是、点头不是”的国家

存鞋处后面的平台上,有许多猴子
先穿好鞋的团友们都去看猴子了
这种猴子正是纪录片里提到过的“僧帽猴”
它们一般都生活在寺院,因为头顶上还有一块很滑稽的毛,连我也能认得出来

听团友说,猴子抢了一个路人提在塑料袋里的西瓜
总之猴子都不是好东西



除了猴子以外,还有一群身穿白色制服的长腿兰卡男青年
一开始,被我误以为是寺庙的保安
他们右臂戴着红色的袖标,上面有“NP”两个大写字母
每个人都拿着手机,见到中国女孩就求合照
他们是自信满满的一类人

首相说他们是空军
我觉得是海军,因为他们左臂上绣着船锚的标志
“NP”有可能是Naval Provost的缩写?

http://www.navy.lk/slnuniforms/

和长腿青年们一边对视一边往山下走
走出金庙时,还依依不舍的和我们挥手再见

团友们都深刻感受到了兰卡青年对中国姑娘的喜爱
尼山说“斯里兰卡女孩喜欢黑一点的男孩,男孩喜欢白一点的女孩”
“你们到斯里兰卡来,都是美女”

有句话说“人的价值取决于它所处的位置”
东南亚,有机会当“白富美”了

停车场旁边有个金椰子摊
招牌上写着“king coconut 70rs”,不到4块人民币一只金椰子
它的外皮是光滑的金黄色,按着还有些弹性
在马路两侧的椰子树上随处可见

交了钱,老板就拿一只椰子,削掉它的顶部
用弯刀在上面砍上一刀,乳白色的汁水立刻喷溅出来
插上吸管就可以喝了
每个团友家庭都买了一只,用来自拍

听说金椰子汁比其他椰子都要甜,里面的肉还可以吃
爬完山,来一个椰子正好解渴又补充体力
试喝了一口依然是酸溜溜的
更没人提挖肉吃的事了

上车以后,我姐小声问我“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博物馆修得像主题公园?”
听说还是日本人修的,真的有点可笑

Day1 酒店和水库


迪尔公园酒店
The Deer Park Hotel

格里塔勒水库
Giritale Reservoir



结束了今天的行程,我们开车前往酒店住宿
一路上经过许多佛像和寺庙

当我们发现大巴车总是围绕着同一片湖泊奔驰时
树林间的太阳变成了火红的圆盘,向着山脊一点点落下
忽然树林像拉开的窗帘一样向后褪去
伸向湖面的浅滩展现在眼前
但此时只剩下湖水和山影
太阳已经不见了

尼山说“我们的酒店到了,大家准备下车啦”

今天要住的酒店,叫作
The Deer Park 鹿苑
我姐说“这是几个酒店里,评价最好的一个了”
我倒是无所谓
因为丹布勒附近啥也没有,住在哪里都一样

下了大巴,尼山说服务生会把行李送到各自的房间
先在大堂里休息一下,等着分钥匙

开放式的大堂建在山坡上,向下是饱览湖景的草坪
我拿着迎宾饮料,迫不及待的冲了下去

草坪的尽头,放着一排“床”
因为位置比公路高出几米,躺在这里即可以欣赏湖景,又很私密
也有可能为了酒店,才砍掉了附近路边的树

我看着滩上停放的小船
心想,明早一定要去湖边转一转

分给我们家和S姐的,是同一栋别墅里的左右两个房间
我姐(皮皮)和S姐说好,晚上睡觉的时候再过去

打开房门,正对着楼梯
一层是小客厅和洗浴卫生间
二层是电视机和床,房顶上还安装了吊扇

卫生间里有澡缸和淋浴喷头
淋浴喷头被安排在了绿色一侧的角落,头上只有木栅没有屋顶
墙边种着绿植
大概外面下大雨的时候,屋里也会跟着一起下大雨
我居然有点盼望着在马桶上看下雨呢!

我们的房门外就是游泳池
斯里兰卡早晚的温差很小,晚上也没有凉意
院子里站着许多穿白制服的人,我便上前询问泳池的开放时间
(这些人...明天再揭秘)
他们帮我叫来了泳池的管理员
管理员说,“早上7点开始,晚上8点结束,你一会儿会来吗?”
我说“来呀,来呀,我需要从房间拿浴巾吗?”
管理员说“一会我给你拿”

我跑回房间换上泳衣,拉上我妈来看我“游泳”
管理员很热情的和我打招呼,还拿来了浴巾
游泳池有上下2个圆形的水池,之间有段瀑布造景的落差
由于天已经黑了,我就去了下层照明较好的水池

下层的泳池水深1.2米
正好帮我回忆一下怎么游泳
仰面漂在水上,可以看看今天多云的夜空

这次行程里的所有酒店,无一例外的偏远,评分也不高
看见酒店名单之后,我心里特别不高兴
现在觉得享受这些也很好
可以一个人独占游泳池
天黑了躺在床上聊聊天,天亮了到水库边散散步

洗完澡,7点半去泳池边的餐厅吃自助
靠窗的一条长桌是预留给我们的,还有2位乐手驻唱

不论饭菜怎么样,服务生都特别好
我们3个人点了一瓶啤酒,不仅啤酒是冰镇的,玻璃杯也是冰过的
服务生说只有TIGER的啤酒,却拿来了LION的杯子
这有点奇怪呀

乐手特别为我们弹唱起了中文歌曲
6人家庭里的老大爷说“弹来弹去都是台湾的,这可不行,我教他们弹个咱们的”
想来想去,老大爷唱起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老大爷唱一句,让乐手弹一句
连个整歌也听不上了
最后老大爷背起手风琴,自己秀了一段

说起这个老大爷,我和他在飞机上差点吵起来
吃过饭后,空姐把餐盘收走了
机舱内的灯还没熄,我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就准备睡觉,放倒了椅背
这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斜后方是这位老大爷
他说“你把椅背放倒,我们后面的地儿就太小了,你稍微把椅背立起来一点行吗?”
我很不耐烦的说“躺下睡觉很正常,你没权利叫我立起来好吗?”
我看了一眼,坐在我后面的是他老伴儿
不过我还是动手调了椅背
老大爷推着我的椅背说,“就叫你立起来一点,你往后一倒,我们水都洒了”
我真是不高兴了,他老伴赶紧按住他说“算了,算了,别说了”
这事才这么过去了

下飞机集合以后,我才发现老大爷是团友
幸好他也没再和我计较

我妈说:“这个人在大巴上不停吹嘘自己有什么背景,去过哪里,领队一直在讽刺他”
我心想,首相可是个全心全意哄你们高兴的人民公仆呀

吃完饭,有的团友就回房间了
我们全家都觉得餐厅比房间亮堂,摇着啤酒坐在这儿聊天
耐不住服务生的暗示
结了啤酒钱,准备离开餐厅

服务生很善解人意,推开餐厅的玻璃门,推荐我们坐在户外的位置
他拉开椅子,请我们坐下
自己背着手站在旁边,有的没的闲聊了几句,查了查户口
最后他推荐我们去酒店的商店看一看
我们就找台阶下了

逛完商店,我和皮皮就摸黑在别墅闲逛
路边停着一辆吉普车,车斗里坐满了穿制服的军人
照常理说,兰卡人都会迎上来打个招呼
可他们坐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尼山说过,“这边有不少军营,可能会看到一些军人”
我们也没多想,就早早回去睡觉了

Day2 水库和前总统


格里塔勒水库
Giritale Reservoir

马欣达·拉贾帕克萨
Mahinda Rajapaksa



丹布勒的日出时间,大约是早上5点55
我把闹钟设在了5点40

闹钟响过,我打开窗帘,天色已经朦朦亮
我妈说“太早了,外面都没有人吧”
我向下一看,小路上有一个背着背包、穿白色制服的男人
我说“有人!酒店员工都起来干活了”
我妈说“那可不”

洗漱完,拿着相机准备去湖畔
推开房门,吓了我一跳
泳池里有个人在游泳!
他背对着我,戴着泳帽和泳镜,一时看不出来是谁

酒店里的工作人员确实已经开始了准备工作
大家都停下手里的活和我道早安

照着门卫指给我的方向,穿过公路,下到了水库岸边

我是个需要经常待在开阔地方的人
站在望不到边的浅滩上,不用刻意深呼吸,也感觉身体透气了

据说公元1世纪
斯里兰卡的国王就懂得修建人工蓄水池了

wiki上介绍说,格里塔勒水库修建于608-618年
是波隆纳鲁沃(Polonnaruwa)统治时期最深的水库
(我们今天下午就要去波隆纳鲁沃)
最深处达23米

从湖边的栈桥就能看出
等到雨季光临时,水库的水面还要上升好几米
现在裸露着的广袤绿地,都将沉入湖底
想一想都觉得很壮观呢!

既然有这么大的湖面,为什么没人捕鱼呢?

岸边停着一辆摩托车,和一辆崭新的TuTu
没看见车主,我和TuTu玩了会自拍

仔细看看TuTu的内饰,这个车主也是神人!
挡风玻璃上面贴了张金色的“护身符”
“护身符上共有5个神像,端坐正中的当然是佛祖
佛祖左侧第1个,是印度教的大象神,第2个可能是佛祖的徒弟
右边是印度教的湿婆神和他的老婆吉祥天女

挡风玻璃左侧挂着一串花环,右侧挂着一只玩具猴子
两侧各贴着一张女明星的照片
斯里兰卡全年平均温度28度,车主用长毛绒装饰自己的爱车
还在上面盖了一层防尘的透明塑料布

最要命的是,右脚边还放着一瓶“Black Label Whiskey"

我试着往浅滩的最尖端走
这里有许多种鸟
其中一种鸟,体型较小,身上有黑白花纹
恐怕离它们还有20、30米远,就听到它们像警笛一样的高频叫声此起彼伏
而且越往湖中间走,风越大
溜达了半个多小时,就返回酒店了

我发现斯里兰卡的道闸不是电动的,只配备了一名门卫坐在旁边
一般道闸的立柱后面挂着重物(大石头)
门卫走过去,把道闸头上的绳子解开,道闸自然就扬起来了
没实现智能化之前,人家过的也挺好的



走进酒店时,几个团友正在草地上拍照
我妈也刚巧拿着相机出来,我俩就在酒店里转了一圈

临水库这一面,树林中有一排栈桥相连的湖景别墅
每间别墅有一个挑出的阳台,摆放着躺椅

昨晚服务生推荐给我们的户外座位
也同样是面朝着草坪和水库,吹着水面上的风,坐在一片树荫下
和夜里的一抹黑,分明是两个世界

看见早晨的阳光照在游泳池上,我就忍不住了
赶紧跑回房间换泳衣
亏了我们的房间离游泳池超级近,我套了件T恤就出来了

游泳池的管理员和我打招呼
他说下面的泳池还在清理,让我先使用上层的泳池
上面的泳池正对着我们住的别墅,旁边就是餐厅的玻璃门
里面站着好几位自助餐台上的厨师
顾不上那么多,我就脱了外衣,游去了

上层的水池,水深大概是1.5米到1.8米
趴在边上,向下看下面的水池和树林,尤其是早晨照过来的阳光,景色特别棒

玩了20来分钟,我妈在房间叫我回去,冲冲好去吃早饭
这时餐厅门前站了小10个人
有的穿着白色制服,有的穿着纱笼,都攒着手不讲话
我爬上岸,裹起浴巾擦身上的水
一个穿蓝色纱笼的男人走到餐厅门前
一部分人跟着他进了餐厅,仍有几个人守在外面

他们都挺严肃的
所以我穿着泳衣从他们中间穿过去时,也没感觉太尴尬
我妈说“今天这是有领导组来餐厅检查卫生?”

等我收拾妥当,风风火火跑进餐厅
其他团友们已经吃起来了,还是昨晚靠窗的那张长桌
那几个穿纱笼的人,就坐在前面的长桌上,一言不发的吃着早餐

首相和S姐也来得晚,我们坐在一起边吃边聊
首相抬头说“呦,他们吃完了”
顺着他的话,我们扭头去看
正巧,穿蓝色纱笼的男人从桌前走过,还特意向我们点头致意

这可不是普通人碰面,一点头说声“吃了吗"
首相也有点懵,几乎抬起屁股欠了一下身,嘴里嘟囔了句“这怎么个意思”

穿蓝纱笼的男人,走出餐厅,背对着我们坐在了面向水库的椅子上
其他人都站在他两侧
我们在屋里还没来得及开口八卦
几个年轻人面带着狂喜,经人引荐来到他身边
年轻人单膝蹲在他脚边,双手合十
穿蓝纱笼的男人,伸手去摸他们的头顶

我在清迈时,看见过托钵僧人这样摸信徒的头顶
屋里一下就炸了锅了
S姐说,“哎呦我的天,这还和宗教扯上关系了?”

穿蓝纱笼的男人,逐个摸了几个年轻人的头顶
然后站起来和他们拍合照
餐厅里的服务生,也都在盯着外面看
我拉住一个服务生,问他,“那个穿蓝纱笼的大人物是谁?”
服务生笑了,说“我们的老总统”

我怕听错了,扭头去和首相求证,“他说老总统?”
首相和S姐都赶紧围过来
服务生一脸“你们都没见过世面”的表情,小声说“是的,斯里兰卡的老总统”

首相赶紧问“第几任总统?叫什么名字?”
团里Y妹妹的老公拿出手机,让服务生输入他的名字
真的搜索出了前总统的百科!

看看百科上的照片,再看看站在餐厅外的这个人
感觉挺神奇的
首相说“没错,就是他,前总统,拉贾帕克萨!”
我们几个人的兴奋溢于言表
"咱们代表中方,同斯里兰卡前总统共进了早餐,进行了亲切会晤呀“
“回去以后就可以吹牛了”

首相提醒我们8点半在大堂集合,出发去狮子

回房间拿背包时,看见阳光正从镂空的屋顶照进来
 皮皮锁门的时候,我问她,“你看见澡堂子上面是露天的吗?”
皮皮说:“嗯,看见了”
我说:“不会有人爬上去向下看吗?“
皮皮说:”后面是条小路,应该不会有人吧“
正说着,就看见别墅前后都站了许多穿白制服的人
他们大概都是前总统的保镖吧

Day2 狮子岩(一)

锡吉里耶 狮子岩 
Sigiriya Lion Rock Fortress

波隆纳鲁沃古城 
polonnaruwa Ancient City



大巴车开出酒店,尼山就对我们说
“今天早上大家遇见的是斯里兰卡的前总统”
“我们对这个总统是又爱又恨,他很有可能还会竞选下一届总统”

首相说“他的名字叫拉贾帕克萨”
“刚才他走了以后,我在他坐的那把椅子上坐了一会,和他的保镖聊了几句"
“现在我给大家汇报一下,情况是这样的!”

我们酒店是前总统手下的国土资源部部长经营的,附近有座有名的寺庙
前总统来寺庙拜佛,在这里住了一晚
本来VIP房是朝着水库的独栋别墅,但是不方便安保
结果总统就住在了游泳池边上,和我们住的是一样的户型
大家在院子里看到的那些人,都是总统的保镖
我们从昨晚到今天早上都在总统级别的严密保护之下

是应该感到安全,还是后怕呢?

尼山接着给我们介绍这位前总统
拉贾帕克萨领导武力围剿猛虎组织,2009年结束了25年内战
斯里兰卡人民都因此很感谢他
但是他连任以后,修改了法律,使他可以一辈子当总统
而且他开始腐败

以私人身份和中国政府签合同,把土地给中国,自己拿利益
(应该是指科伦坡港口的项目)


我早听说科伦坡港口项目因为总统更迭、彻查腐败等原因曾长期停工
我们的科伦坡莲花电视台,也在新总统上任后多生枝节,一并在停工审查之列
尼山说“斯里兰卡中国是好朋友,错不在中国

纪录片《魅力斯里兰卡》中提到了60年前的《米胶协定》
由于橡胶价格暴跌,使斯里兰卡陷入经济困境
彼时中国正遭受西方资本主义的禁运封锁
中国政府用大米以较高价格换取斯里兰卡的橡胶,得以支援抗美援朝
斯里兰卡建立了贸易关系

如果和在斯里兰卡工作的中国人聊天
他们会觉得用“穷人事多”来概括是非常恰当的



今天上午参观 锡吉里耶 狮子
Sigiriya Lion Rock Fortress
下午参观 波隆纳鲁沃古城
polonnaruwa Ancient City


下了大巴,立刻感到阳光曝晒
因为尼山昨天说“遗迹中也有寺院,建议大家的衣着过膝,表示尊重”
我穿了7分长裤,热得不行

尼山指示我们都去方便,狮子岩上面没有厕所
我在厕所里遇到一大群穆斯林少女
我们互相看着都新鲜,一起拍了合照

她们穿着拖地的黑袍子,戴着各种颜色和点缀的头巾,很漂亮
但是爬山应该会很热
尼山说“都是马来西亚的游客”

狮子岩位于整个景区的中心,西侧的平地上有大片花园遗迹
著名的壁画和镜子墙都在狮子岩的半山腰上
岩顶上覆盖着曾经的宫殿
光看看平面图,很难理解

狮子岩的故事发生在公元5世纪
国王塔都塞纳 Dathusena ,有一个庶出的儿子,叫卡塞帕 Kashyapa
他禁锢父王,夺取了王位
王位真正的继承人、皇后的儿子、卡塞帕的兄弟—— 穆伽蓝 Mugalan,逃亡印度
卡塞帕担心兄弟穆伽蓝回来报仇
将王国的都城从阿努拉德普勒 Anuradhapura,迁往了锡吉里耶 Sigiriya

锡吉里耶在卡塞帕的统治下
修建了繁杂的宫殿、花园和防御堡垒

18年后,穆伽蓝击败了卡塞帕,将都城迁回了阿努拉德普勒
锡吉里耶又变回了一个佛教寺院
一直延续到13、14世纪
此后锡吉里耶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直到16、17世纪,康堤王朝曾将锡吉里耶用作军事哨所

1831年,英国殖民时期,锡吉里耶被重新发现
随后开展了考古活动
锡吉里耶就是“狮子岩”的意思

除了壁画和镜子墙以外
卡塞帕为了防御兄弟寻仇,而修建起的这座堡垒
据说是最好的古代城市规划之一

尼山买来门票发给我们,提醒大家一定把门票带在自己身上

门票是张很大的硬卡
左边印有狮子岩壁画和锡吉里耶的介绍,中间是票面信息
票价30美金,4350卢比
斯里兰卡也实行本地人和外国人两种票价
最右分成三联,分别写着“西侧大门”、“镜子墙”和“博物馆”

我妈和S姐又打起了退堂鼓
S姐说“昨天要不是阿姨鼓励我,金庙我也爬不上去”

我说“狮子岩是斯里兰卡最有名的景点,不上就白来了!”
首相也打包票说“爬这个不累,中间看看壁画,边走边玩着就上去了”
S姐拖着金边眼镜说“那好吧,听你们的”

尼山指着我身后一个兰卡(中)青年说“这位是狮子岩的导游”
我和他打了个招呼,他笑着说“你很漂亮”
我说“啊,谢谢”

尼山说“这位导游会带着你们去爬狮子岩,不爬的人就和我留在下面”
六口之家又举手说“我们不爬!”
真是挺NB的,4350卢比的门票又浪费了

我妈说,老大爷在大巴上吹嘘他们家去过南极和北极
他老伴儿还给大家看手机里企鹅的照片
我妈感叹道“哪个景点都不上,你说这算是去过还是没去过?”
我说...“又不是只有南极有企鹅”


经过西门的检票厅,我拿出了100分的状态,开始参观第一个景点
路边的金属信息板上写着“inner moat”
啊?我们什么时候已经跨过了外城墙和外护城河,都没注意

内护城河的河沿上站着一只翠鸟
昨天开车在路上也看到过,它一身湛蓝的羽毛,在阳光下很显眼

穿过内护城河、内城墙,在主干道右手边有一片长方形遗址,称作
the "miniature" water garden

光从遗迹看,以前曾有非常复杂的建筑格局
信息板是这样介绍的:

这个微缩的花园,包括亭子、水池、花园和水道
从前往后,由5个环绕水池的建筑单元组成
水池底铺设了抛光的大理
上面有缓缓的流动水

水上花园最早在公元5世纪时,由卡塞帕修建
遭到废弃后,在10、13世纪曾经重建

在北侧和南侧,还有相似的水花园,目前没有发掘计划


从内护城河到狮子岩下,被称作锡吉里耶花园
sigiriya gardens
共分为3个部分
岩石下是平台花园 terrace garden,有两条台阶通向镜子墙
平台花园下方是巨石花园 boulder garden
余下的部分就是水上花园 water garden

水上花园也分3个单元
第1个单元,是十字对称的4个水池
第2个单元,是两侧的“夏宫”小岛
第3个单元,是在巨石花园下面的巨大水池

走过这片“微缩”遗迹,才是水上花园的第1单元的原貌
4个十字对称的方形水池
被“微缩”水上花园占据了一角
余下3个水池的状态截然不同,有的干了,有的开着莲花
恨不得飞到天上去看个究竟
有时间的话,真应该去博物馆里好好预习一下


我们一直紧盯着狮子岩向前走
但花园也是锡吉里耶重要的一部分,它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景观花园之一

继续向前走,主干道两侧是狭长的喷泉花园
信息板上的名字叫做
fountain garden
位置大概在(水上花园第2单元)两个“夏宫”小岛之间

信息板上的介绍是这样的:

喷泉花园表现了斯里兰卡古代卓越的水利技术
主干道两侧各修建了2个对称的喷泉
喷泉的水源,来自两侧“夏宫”的护城河
依靠简单的重力和压力的原理,通过地下管道送水到喷泉花园
另外一个特别之处,是利用蛇形的设计来控制水流

狮子岩的南侧有一个蓄水水库
整个锡吉里耶的护城河、水池花园,通过地面和地下管道网络相连
据说雨季水量充沛的时候,依然能看到两侧的喷泉涌出呢

主干道左侧是水上花园第3个单元的水池,和讲经场

在卡塞帕将锡吉里耶变成堡垒之前的公元前3世纪到公元1世纪
狮子岩周围的岩石下修建了许多岩洞,供僧人居住
岩洞刻有滴水线,还刻有铭文记录

拾阶而上,就进入了巨石花园
蜿蜒小径在巨石下穿梭
从防御堡垒的角度来看,这是一道道易于防守的绝佳关卡

再向上,就是平台花园
从这里看狮子岩的西面,一目了然
上面锈蚀的金属网保护的部分,就是仅存的狮子岩壁画
下面杏黄色的走廊是镜子墙

栈道上的游客多如麻
我妈倒是很开心,说“不着急,歇够了再走”

镜子墙的入口是第2个检票处
一个兰卡(中)青年站跟在我身旁,对我说“准备好你的门票”
然后又说“拿好你的相机”
“壁画的部分不能拍照,你知道吧?”

我想起尼山说,有扶游客爬山,或者给游客讲解,然后要小费的情况
我对这人说“谢谢你,我们有一个导游在前面”
他点点头说“我知道”
然后展开手里的旗子,说“我也是你们的导游”
我一看他拿的是携程的旗子
笑死我了,这是刚才夸我漂亮的那个导游,实在没认出来

在山下时,尼山也一个劲嘱咐我们不能给壁画拍照
可是明明大家的游记里都拍照了啊?
心里特别委屈

从山下看通往壁画的螺旋楼梯筒,悬在半空特别惊险
亲自爬起来完全两码事
1/3的女游客穿着拖地的黑袍子,1/3的女游客穿着拖地的纱丽
队伍走走停停、走停、走停

我正靠着笼子等着,看见首相已经从旁边的笼子下来了
首相摆着手说“看完了,看完了”

据说在狮子岩还是卡塞帕的宫殿时
整个岩壁上都画满了女神的壁画,大约有500人之多
现在只有岩洞里还残留着18人的画像

终于走进平台里
工作人员指挥着那些穿纱丽的妇女走动起来,不要停留,对我们还算客气
平台外面挂着遮阳布,室内精致的像个画廊
女神像排开在细长条的通道

每个女神近似于真人大小
能亲眼看到这些壁画,给我心里带来莫大的喜悦
她们细眼弯眉,嘴角含笑,头上挽着精致的发髻、身上佩戴着镶嵌珠宝的首饰
藕节似的手指拈着莲花


科学的发展离不开时间的积累,但艺术却不是这样

看她们丰乳纤腰的半身像,我一直好奇包裹在腰间的花布下会有怎样一双玉腿
仔细看过壁画之后,我发现画像的下半部分并没有受损消失
所有的人像都止于一团看似“祥云”的色块之上
比起“贵族少女和女仆”的说法,更让我相信她们是天国的仙女

仙女捧着莲花,漂浮于尘世与空中宫殿之间
这不是很浪漫吗

从另一侧的螺旋楼梯下来,回到镜子墙内的走廊

镜子墙是以砖为芯,覆盖了大量的鸡蛋、蜂蜜和石灰的混合物,再用石膏打磨抛光
如果卡塞帕走过这里,墙上会映出他的影子

镜子墙约有2米高,据说墙上有许多8-10世纪的涂鸦
因为拦了一条1米多远的隔离线,游客必须贴着岩壁通过
我出戏的以为此处要注意“高空坠物”

走过镜子墙,前面是一段悬空的栈道
从这里可以俯瞰狮子岩的西侧花园
在主干道的延长线上,有一尊站立的白色佛像
栈道下的半山腰上还有一片遗迹

再往前走,就是狮子大门的平台
lion gate

Day2 狮子岩(二)

Day2 波隆纳鲁沃古城(一)

本篇游记共含17531个文字,18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赞赞

2016-11-03 20:15

图不错,有什么故事可以听听吗?

2016-11-03 20:28

没完呢吧?感觉没写完哈

2016-11-07 12:51

引用 wangyiyonghuvivi 发表于 2016-11-03 20:28:03 的回复:

图不错,有什么故事可以听听吗?

回复wangyiyonghuvivi:刚刚开始写,还没写完~

2016-11-07 16:44

引用 院子里的白杨 发表于 2016-11-07 12:51:45 的回复:

没完呢吧?感觉没写完哈

回复院子里的白杨:刚刚开始写,还没写完~

2016-11-07 16:4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