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暮宿黄河边

7
陶然亭 LV.2
2016-11-02 11:10 69/2


       7月24日上午,我们离开兰州,进入甘南,沿途草原上的羊群时隐时现,犹如一道绿蜡芝麻卷,勾起了多日来受尽折磨的食欲,金灿灿的油菜花中越来越多的高原红告诉我们已经进入了藏民聚居地。中午时分,我们来到夏河拉卜楞寺,这是我国藏传佛教黄教的六大寺院之一,对于佛灵,我是心怀敬畏,因此路谒寺庙,总是在外逡巡,唯恐无知惊了圣人。戴戴进了寺庙,剩下我俩就在寺外到处乱晃。天气好的没话说,天空湛蓝,对于我们这些雾都中的人来说蓝的有些过分,走在小街上,买了藏家自制的牦牛酸奶来喝,刚挨上舌尖就吐了出来,原来我们的味蕾已经适应了甜味,即使这没有任何添加剂的酸奶再绿色、再天然,我还是宁愿接受甜味的俘获,就像享受明知是谎言的吹捧。小街的店铺里有许多僧侣在看店,其中也有女僧人,原来是店主的家人。在甘南,家家户户都把自己家里最聪明的孩子送到寺庙出家,学习佛法,因为僧俗共临,普通藏民对宗教的虔诚,便也在这日常生活的一朝一夕、一方一寸的潜移默化中慢慢形成并根深蒂固。
        下午5:00左右,途径格桑花大草原,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却美得令语言失色,查克﹒奥里尔的那张经典的Bliss“蓝天白云”也不外乎如此吧。
        大巴车寂寞地行驶在西北人迹罕至的公路上,前后都看不到同行者,直到每个人都被落日的余晖染成金黄色,我们仍不知暮宿何处。几天来的行程大家已经习惯了群主的随性,大家无心去问路归何处,彼此间很少说话,默默失语在这落日草原下。马尔克斯说过,“生命中曾经有过的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我想,旅途中所有的美丽光鲜,其实最终是为了将每个人骨子里的寂寞和孤独撩拨出,让我们在这个纷繁无暇的世界中意识到自己曾经刻骨地存在过。
        夜已黑,大巴车仍在行驶,忽然车厢里昏昏渐睡的我们被一个急刹车惊醒,但见几个骑摩托车的藏民挥手拦住了我们的车,大家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我们无意中触碰了藏家的禁忌,难道要引发不曾想过的冲突?以下是老公微信中关于此次事件的记录,不再赘述,之所以会落掉一名驴友,我唯一的解释就是,包括司机还有群主在内的我们完全沉浸在孤独的自我中,当然事情的后续就是接下来只要是集合喊到的时候,大家都戏谑的问一句“勇哥到了吗?”(被丢的那哥们儿)。
        晚上10点,我们两辆大巴穿行在黑黢黢的大山中,到处寻找合适的露营地。有一处经勘探后不适合,大巴重新前行,却把在车后指挥倒车的一哥们忘记了。车在黑暗中急行,约跑出三公里时,一个藏族小伙骑着摩托车极速超车并示意我们停车。司机以为是要做我们生意,不理。片刻,两辆摩托车疾驰而至,两个藏族小伙交叉在车前驶过,摆手大声招呼,看样子也是让停车。司机大哥开始紧张,问大家谁得罪了藏民,同时开始加速。一会,又一辆摩托车追上来,这次上面是俩人,后座上是丢在车下的那哥们,大家恍然大悟,停车,并齐声大赞几个藏族小伙!丢的那哥们也有机智,用仅会的一句扎西德勒,加上手舞足蹈,让热心淳朴的藏民明白了他的意思。
        若不是这个插曲,若不是后来车上的一个队员产生了发烧一样的高原反应,群主今晚是否会魔鬼一样的拖着我们夜行?月黑风高中借着车灯亮,我们停在一处空地上,大家打了一通电话叫来了120,夹道目送着这位队友被120接走,心里也在相惜着这样虐身之旅自己还能撑多久?群主说今晚我们就露营在黄河边吧。看不见河床,听不见水声,只见满天一条银色的朦朦胧胧的缎带,炊烟一般的轻柔,大家都说那应该是星河,是城市中永远也看不到的星河,是留存在我们这一代儿时记忆中的星河,是只有在没有灯光,静的能听见邻人呼吸的黑寂的旷野中才能看见的星河。
        满天星河中我们摸黑打开自己的睡袋,几十号人同睡在一个屋檐下,入夜起了风,睡袋里彻骨的冷,满脑子清醒的都是木兰辞,真不知木兰姑娘当年没有睡袋的情况下怎么熬过来的?也不知旦辞黄河后,我们是否也将去往黑山头,听那胡马鸣啾啾?
        再次醒来,周围的驴友们都在窸窣的收着睡袋,清冽的朝阳下司机师傅已经在擦洗着车窗,周围走一遭,才知道我们昨夜露宿在甘肃玛曲黄河大桥边,河水安静地流淌着,空旷的使人想哭,日暮乡关处,黄河岸边愁,2014年7月25日清晨,出行进入第八天,这已经是我离家出行的极限,我知道我已经开始没出息的惹上乡愁……

本篇游记共含1780个文字,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楼主,图文搭配才更好哦(其实我是想来看攻略的)

2016-11-02 16:10

不错不错,楼主快出来写点详细攻略哇~

2016-11-07 12: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